品茅台看小說

少女手持着黃金杖,面帶微笑的看着他們,道:“你們就是星矢、紫龍、舜以及冰河吧!很高興見到你們,我是城戶紗織。”

“誒——!你是那個大小姐?”於是衆人驚訝,失聲道。

紗織微笑着點點頭,等待着衆人的反應,於是反應自然在她預料之中……

“真的假的?!你竟然是那個高傲的大小姐?”口無遮攔地星矢率先道。

“啊啦拉~!原來在你們心中,過去的我是這樣的呀!”紗織微笑道,完全不在意星矢的話。

“誒……”於是衆人的表情十分精彩。

“喂!大小姐,我按照約定把聖衣帶回來了,你是不是也該遵守約定,讓我跟我姐姐見面呢?”好吧,即便你不刁蠻了,但那關我什麼事?星矢很快點明來意,道。

紗織的眼眸半垂,一臉歉意,道:“很抱歉,我前一段時間出了一點意外,以前的事全部不記得了。”

“唉?失憶?!”說着星矢突然激動起來,“喂,大小姐,這怎麼行! 重生八零翻身記 我可是爲此才拼命熬過這六年來的特訓,並帶回聖衣的!快點讓我們姐弟見面吧!”

“星矢,你先冷靜一點。”紫龍一把攔下了星矢,然後對紗織道,“紗織小姐,你說你失憶了?”

“是的!當我醒來的時候,腦中一片空白。”說着紗織把頭擡起來,看着紫龍。紗織並不覺得她說謊了,畢竟她進入這個肉體的時候,確實什麼都不知道,原來的城戶紗織甚至什麼都沒留給她。

“我覺得她說的是實話。”舜道。

紗織歉意地道:“很抱歉,我確實什麼都不記得了,當然也不記得你姐姐的下落。”

星矢不甘的看着紗織,最終冷哼一聲,掉頭準備離開。

這時,紗織開口了:“星矢,你想去找姐姐也是白費功夫,世界很大,你想一個人找遍全世界嗎?再說……她還是否活在世上……”

“唔……可惡……”星矢咬牙切齒。

紗織道:“星矢啊!雖然我什麼也不記得了,但是我說過的話就一定會遵守。你的姐姐我會動用整個古拉杜財團遍佈世界的密集情報網絡,傾力尋找她的下落。”

“大小姐,你找我們來不是爲了說這個吧!”冰河看了一眼紗織,道。

紗織深深地看了他們一眼,道:“星矢、舜、紫龍、冰河……我可以相信你們吧!”

紗織微微一笑,閉上眼睛……

當紗織的眼睛再次慢慢睜開的時候,只見她手中的黃金權杖瞬間發出光芒,頓時有一股龐大的小宇宙從她身上迸發出來。

億萬豪娶少夫人 瞬間所有人驚呆了……

唔……這感覺究竟是……

小……小宇宙?!

自城戶紗織體內竟傳出如此強大的……

不僅如此,亦是充滿着祥和感覺的小宇宙,着究竟是……

“你究竟是誰?”四小強問道。

紗織微笑着,答非所問:“你們心中的答案是什麼?”

“……”四小強沉默……

“看!你們已經有了答案。”紗織道,“沒錯!我就是雅典娜!”

“雅典娜?!”

……於是接下來的是一番故事述說……

……

“紗織小姐,你讓我們今晚全部住在這裏?”星矢問。

紗織點點頭,道:“嗯!不要睡着了哦~!”

“爲什麼,紗織小姐?”於是有人追問。

“因爲今夜是個不平夜呀~!”紗織神祕一笑,說罷紗織轉身離去。

……

紗織在裝什麼神,弄什麼鬼呢?難道她還有預知能力不成?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不知道大家還是否記得,她不是取消了銀河戰爭嗎?可是五小強還不全啊!爲了去聖域看黃金哥哥們總得先把五小強弄全吧~!雖然紗織決定要把加快故事情節,但不代表她決定放棄最後一個小強……

於是……紗織決定開一個新聞發佈會……

她不是取消了銀河戰爭嗎?可是總得給廣大觀衆一個解釋吧!於是這個新聞發佈會,就順利舉行了,然後在其中找個藉口,讓黃金聖衣登場。緊接着,廣大勤勞的新聞媒體工作者們一定會幫她大規模宣揚開來,於是魚兒就應該上鉤了……

大約算好了日期,下面就是等魚兒登場……

……

當一輝來到城戶宅的閣樓時,這時已經是午夜時分。黑暗的閣樓中,月光透過小小的天窗撒在地上,使得閣樓中光與暗更加明顯。

一輝順利的打開保險箱的門,正打算從中取出黃金聖衣,這時他突然跳開了。

一會沒想到,在這不大而黑暗的閣樓中,竟然還有一個人坐在牆角的沙發上。而沙發上的那個人更加不可思議,說實話她真的沒料到自己在這裏坐了半天,竟然也沒被一輝發現。事實上從一輝踏進這裏的時候,她甚至認爲自己是被人華麗的當成了空氣。畢竟自己跟原裝的那位一樣的廢柴女神,而眼前這位還是一個聖鬥士。她只不過一直在祈禱,自己能夠不被他發現而已,莫非宙斯顯靈了?

如果宙斯顯靈,她大概會被踢出去吧……

“是誰在那?”一輝大聲問道。

紗織站了起來,走上前去,微笑着道:“我等你很久了,鳳凰座的一輝。”

一輝看着從黑暗中走出來的少女,手中拿着一把黃金杖,站在月光下,美的彷彿女神一般,帶着高貴而溫暖的微笑。一輝眉頭一蹙,道:“是你?城戶紗織。”

紗織點點頭。

“你想阻止我?”一輝輕蔑地看着紗織。

紗織道:“我希望你放棄。”

一輝沒說話只看着紗織,那冷漠中帶着憎恨的目光……說實話,紗織有些怕!她不喜歡一輝憎恨的目光,因爲那讓她想到一個詞“忿世嫉俗”。事實上,紗織不怕死,大不了回家,可是她可不可以說,其實她很怕疼……

“你以爲你做得到嗎?”

“放棄吧,一輝!你並不是真正的邪惡。”

一輝一瞬不瞬地看着這個帶着溫暖氣息的少女,眼睛中彷彿有什麼閃了閃……

就在這時,突然一個聲音響起:“紗織小姐小心!”

緊接着四個身影擋在了她的面前,於是五小強齊聚……

“你是就鳳凰座?”

“大家小心!鎖鏈的警戒居然提升到最高點,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碰到。從這個男人身上,我感覺到更強大的……恨意,彷彿……”舜不可置信的看着用面具遮住臉的一輝道。

“真不敢相信,有看過發出這麼大恨意的人嗎?好像他才從地獄回來一樣。”紫龍緊張地道。

“不行了!這個男人的恨意竟如此強烈,鎖鏈已經無法維持防禦姿態了,而想轉變爲攻擊的陣勢……先下手爲強!!”說罷,舜便準備揮起鎖鏈……

就在這時,其他三人叫了起來:“舜!你知不知道那就是鳳凰座的一輝!”

於是一切都按照劇情,一輝搶走了黃金聖衣,而四小強前去追回……

……

看着他們離開,紗織轉身離開閣樓,既然這位來了,那麼很快將有第二批敵人會來到這裏……

……

又過了兩天,小強們一去不復返,結果又到了晚上……

紗織坐在客廳,看着電視,忽然突然停電了。緊接着屋外突然飛來一大羣烏鴉,把偌大的城戶宅團團圍住。

紗織嚇了一跳,連忙從沙發上站起來。雖然她早有心理準備,但親眼所見,還是覺得噁心。漆黑的夜色,屋外被烏鴉團團圍住,耳邊全是烏鴉慘兮兮的叫聲,讓紗織不由毛骨悚然……

就在這時,一直老老實實呆在屋外的烏鴉,突然想受到命令一般,紛紛不要命的撞向玻璃,很快所有玻璃全部撞碎了,烏鴉們一擁而上,頓時連屋裏也被烏鴉籠罩……

紗織皺起眉頭,打開小宇宙,金色的美目一瞬不瞬地盯着烏鴉們,強大的精神力瞬間籠罩,所有的烏鴉頓時全部飛走。

紗織不由鬆了一口氣,事實上她只是看原裝版女神這麼做過,用自己最近幾天在夢裏的混沌與冥想中鍛煉出來的強大精神力去操縱烏鴉,沒想到還真的成功了。

可是……鬆了一口氣,不代表沒事了,因爲幕後操縱着還沒登場……

於是乎“說曹操,曹操到”,就在紗織念道着的時候,幕後操縱這登場……

“小丫頭,沒想到你還有點本事嘛!難怪教皇下令要把你帶回去。”出現在紗織眼前的是一個相貌猥瑣的男子。

紗織看着這個相貌猥瑣的男人,想了半天也沒想起他的身份。不過這實在不能怪紗織,要知道,雖然紗織過目不忘,但她有一個壞毛病。對於相貌醜陋的人會自動從腦海中刪除。不過,這也不一定,畢竟這位路人甲被人遺忘還是情有可原的。

“你是誰?”紗織蹙着眉頭問道。

“嘿嘿!我是烏鴉座的賈密安!小丫頭,乖乖跟我回去吧!”烏鴉座的賈密安道。

“該回去的是你,賈密安!”紗織看他一眼。

“哼!小丫頭,別逼我來硬的哦!”

“你真有那本事嗎?”

說着紗織忽然打開小宇宙,一股龐大的氣勢從紗織身上迸發出來。

“什麼……小宇宙!?”賈密安大驚失色,“怎麼回事!從這個小丫頭身上感覺到的小宇宙是!?”

“不可能……這個小丫頭竟能帶給我如此強烈的壓迫感……讓我的身體無法動彈,有如被被綁住一般……”

“賈密安啊!請你乖乖的回到聖域吧!並幫我傳話給教皇。想見我的話,就請他請自來一趟。我既不會逃,更不會躲。”

“笑話……憑什麼要教皇來見你!教皇身負輔佐雅典娜的重任,更有能指揮所有聖鬥士的實權!換而言之,他可是位居88位聖鬥士頂點的大人物,而你竟敢……”說着賈密安便要向紗織攻來……

紗織見狀,閉上眼睛……

她幹嘛閉上眼睛?雖然說她記得雅典娜的聖鬥士是無法傷害雅典娜的,但是……她只是個小女生,人家害怕嘛~!!

紗織閉上眼睛,等了半天,也不見有反應,於是睜開眼睛一看,只見賈密安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紗織;“這怎麼可能!爲什麼我的拳竟然無法……”

其實……她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

當五小強回到城戶宅的時候,只見一片狼藉的客廳與滿地的黑色羽毛,頓時大驚失色,連忙到處尋找紗織,最終他們在紗織的房間找到了她……

“紗織小姐,你沒事吧!”五小強擔心地道。

紗織微笑着遙遙頭道:“我沒事。倒是你們辛苦了,早點回去休息吧!過兩天我們還要去聖域呢!”

“是,紗織小姐!”

……

在見到小強,是在城戶宅邸的私人機場上,來的人不出紗織所料,只有四小強而已。

在他們準備登機的時候,這時意外發生了……

紗織驚愕的看着眼前這個人,說實話她被嚇到了……

不是這個人很可怕,而是……

瞧!那一頭飄逸的銀色長髮,藍色眼眸的西洋人,穿着一身奇怪的古裝,乘着飛毯,出現在他們面前……

爲毛……爲毛……爲毛琉璃仙會來找她?難道他轉性了?

只見琉璃仙甩着長長地袖子,一手遮着嘴巴,滿臉不耐煩地看着紗織,道:“你就是城戶紗織。”

紗織點點頭,這位大人還是少得罪爲妙……

於是乎,就在衆人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紗織突然只覺一股強大力量把她攔腰捉住,一把丟在飛毯上,然後揚長而去……

於是咱們的女神在小強的眼前被人綁走了……

……

可憐的紗織,原本以爲很快就可以見到黃金哥哥了,可惜她似乎離他們更遙遠了……

於是琉璃仙登場……

插入書籤 就在衆人還沒回過神來的時候,紗織突然只覺一股強大力量把她攔腰捉住,一把丟在飛毯上,然後揚長而去……

於是咱們的女神在小強的眼前被人綁走了……

……

她被綁架了……

而且是在五小強的面前被綁架的……

可是……他綁架我幹嘛!!!!

坐在飛毯上,紗織一動不動,不是她不想動,而是不能動。應該是被施了定身術了吧,紗織這麼認爲。可是……紗織一瞬不瞬的看着眼前的這個萬年不變的絕代仙術師,那個專好男色的琉璃仙,綁架她幹嘛?難道他轉性了?

這話說出來,事實上連紗織自己都不信。

……嗯!等等,他盯着我幹嘛?紗織看着對方,忍不住渾身起雞皮疙瘩……

“咳咳~!你看着我做什麼?”紗織挑着一邊眉毛,古怪地看着琉璃仙。

那琉璃仙盯着紗織,一臉嚴肅,連他身旁的那隻烏鴉都忍不住問他。半晌之後,琉璃仙託着下巴,一臉閃亮自我陶醉地道:“嗯~,還是我比較漂亮~!”

於是紗織囧了,雖然早就知道這位的性格,可是一見真人,還是忍不住被雷到了……

可是換做過去,紗織不一定敢說,因爲這位琉璃仙的美貌還是比較出名的,但現在她還是對自己這張臉非常有自信滴~!於是紗織微微一笑,女神的氣質頓時大開,紗織慢悠悠地道:“阿拉~!你在嫉妒我嗎?”

“嫉妒你?你以爲你是誰啊?雖說你比我漂亮了那麼一點點,但是我爲什麼一定要嫉妒你?!”於是某花癡仙術師發飆了。

“那你爲何綁架我?難道不是因爲嫉妒我的美貌嗎?”紗織笑眯眯地道。

“誰嫉妒你的美貌啊!我還不是因爲人家那可愛的小光司嘛~!”說着琉璃仙便拿出一張照片,然後對這開始大放花癡。

“光司?他是誰?我因該不認識他吧!他爲什麼要見我?”紗織想了想,問道。

琉璃仙一心看着照片,頭也不擡一下,道:“小光司的父親的公司生意不景氣而每況愈下,他的父親也應此愁眉不展,而孝順的小光司爲了替他父親分憂所以決定要見一見作爲敵對公司的你。所以我決定幫之小光司。”

“能給我看一下他的照片嗎?”紗織問道,多麼虛僞的故事呀!琉璃仙明明聰明絕頂爲毛會上這種當?紗織暗中感嘆,卻不露聲色,表現出一臉感動的表情。

於是琉璃仙毫不猶豫的亮出了對方的照片,然後一臉花癡般激動地道:“當然~!你瞧瞧,我的小光司是多麼可愛啊!那光滑細膩的肌膚,水汪汪的眼睛,挺翹的小鼻子~~啊~~~~~我的小光司~~~!!”

看着照片,紗織終於有了一點印象,那是前段時間在老管家給她看的相關競爭對手的資料中,她記得那是本城集團的少公子。看來對方是想利用琉璃仙來害她呢~!

紗織嘴角微微翹起,隨即轉眼又隱匿不見……

紗織毫無興趣地瞥了一眼,道:“這算什麼!我們聖域美男子多了去了!”

“很多美男子?!”琉璃仙一聽立刻來了精神,撲向紗織道。

紗織昂着頭,淡定的臉上,透着遮掩不住地驕傲,道:“那當然,我們聖域的美男多的成把抓!十二宮的戰士更是美的驚天動地!”

“我們立刻去聖域!”紅通通充血的眼睛,興奮的滿臉紅光,口水直流,抓着紗織便道。

紗織沒有說話,只是帶着越來越成熟的女神式的高貴淡定的微笑,優雅而自信地看着琉璃仙。

沒有人注意到,那隻小烏鴉一臉無奈地小聲道:“笨蛋。”

“對了!紗織,聖域在哪?”

“我來指路吧!首先讓我們往希臘去吧!”

……

茫茫的大海上空,紗織看着地圖,琉璃仙好奇的東張西望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