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要你管,反正我說什麼你也不會信,趕緊走了。”我瞪着眼睛恨聲道,幹嘛又跟這個小子扯在一起,心中有些不甘。

“剛纔就是開個玩笑,別當真,我爲以前跟你說的話道歉。”他倒是誠心誠意的很。

真是天要下紅雨了嗎?這麼跋扈的人還給我道歉,不會是下一個陰謀的起點吧!

我扯着冷笑道,“真不敢當,不用道歉,只要你守信以後再跟我無瓜葛就行。”

他皺了下眉頭,聲音有些不悅,“我說夏子靜,剛纔是誰利用我的,求我的時候又是笑臉又是牽手的,現在安全了就把我一腳踢開,沒想到你還是這樣的人!”

我的臉微微一紅,想想也是,我辯解道,“我哪裏跟你牽手了,拉你的衣袖叫牽手嗎?我生氣是你幹嘛親我?裝裝樣子就好,流氓。”

他突然又低笑道,“我要真流氓你會這麼安全?我可是跆拳道黑帶,十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本少爺纔不屑用強。”

我心中一撇,這小子竟然這麼厲害,怪不得那天親吻我速度那麼快,我就覺得一陣風就到我眼前了,根本就躲不過,人還真不能看貌相。

一想到那天的吻我心裏又是一恨,可是好漢不吃眼前虧,我低聲道,“我們趕緊出去了。”

他卻不緊不慢地坐到了牀上,“今天你不給我說清楚了,就別想出這個門,說不上惹我毛了,我就把你送給我舅舅。”

我心中一寒,恨聲道,“吳磊,你不是這麼小人吧!”

他似乎對他能威脅到我十分的暢快,“坐,我有話問,說清楚了,我就會放你走。”

萬般無奈只能坐下,我沒好氣地道,“趕緊問,我們這麼長時間不回去會被人詬病的。”

吳磊似乎又不高興了,冷哼道,“你對我態度好點,怎麼一點不自知你現在的情況,坐好。”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我故意諂媚道,“吳少爺,有什麼就問,小女子絕對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可以了吧!”

我的磨牙聲都能聽的到,他卻被我逗笑了,典型的小孩心態,“你能不能別那麼貧,夏子靜你真的好逗。”

他發現我似乎有些惱怒,做了投降狀,“好了我問了,你跟我舅舅認識嗎?你爲什麼要偷聽他的談話?”

我努力含笑,“我跟你舅舅不認識,但是認識他身邊的那麼女生,她是我同學,不過一直都跟我過不去,所以我想知道她會有什麼陰謀再次陷害我。”

吳磊點了點頭,“聽我舅舅的話他是要對付誰?我很難想到他也有打怵的人?”

我微微一自豪,俺家的老公就是他所打怵的人,還不敢惹,不過我感覺張鵬的意思就是爲了對付亦楓,但我想像不出孟映雪能有什麼招對付亦楓,不過我無論如何都要叫亦楓小心。

“還有,我只真心給你道歉的,其實你是挺正經的女孩子,就是你嘴不太好,讓人誤解。”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道。

我一怒,“吳少爺,你哪裏知道我嘴不好了,不是你找事,我會這樣嗎?我敢肯定在沒見到你之前沒有說過一句過分的話,你憑什麼說我嘴不好。”

他似乎覺得說錯話了,趕緊擺手,“也不是,就是剛踏進學校就聽到你的豔名,所以就有點反感,加上是我姐夫的前女友,我就有了偏見,我給你道歉了你不能不依不饒。”

我倒是有些奇怪了,他是怎麼知道我不是那種女孩的?

“你又是怎麼對我改變印象的?”我很奇怪的道。

“也不是?我姐夫說起你,說不是因爲你劈腿,而是他提的分手,我看出來他很愛你,如果你是那樣女孩他不會上心的。”他有些扭捏道。

這樣一說,似乎前後矛盾,他曾經也罵過蘭兆輝,這麼快就信任他了,算了不糾結了,反正他屬於路人甲。

“沒有問的,我們可以出去了吧!再待下去說不上會有人報警,這人是失蹤了還是怎麼了?行吧!”我耐着性子衝他道。 一到一樓我一眼就看到雲亦楓,主要是他身高腿長,氣質非凡,往那一站總是矚目的焦點,我們三個人幾步到了他的眼前。

“走吧!很榮幸可以送三位美麗的女士。”雲亦楓調侃道。

宋曉華跟程玲捂嘴偷笑,“雲哥,那麼我們就不客氣了。”

看見他我怕纔將心完全放下,只要是面對雲亦楓我的心就會很安靜,什麼都不會怕了。

先將宋曉華和程玲送回到了學校,跟我們道了別之後,然後我們往家回,很近的路程,我卻向他的位置靠了靠。

“似乎玩的不爽?心情不算好。”他低低調笑道。

我點頭,“是有事,我們回家說去。”

“這麼嚴肅。”他衝我笑道,我卻撅起了嘴,一臉的委屈。

回到了家,坐在沙發上我就摟住他的脖子不撒手,雲亦楓輕拍着我的後背,“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我都緊張了,趕緊說好不好,寶貝。”

一時間似乎不知道如何開口,我滿嘴的幽怨,“亦楓,其實這一輩子我真的想好好做人,就是低調一點,找個喜歡的人嫁了,那個人最好是普通一點,我的日子過的平淡一些,真的沒想到還能遇到你,一開始我是極力排斥的,不想兩世都逃不開你。”

他摸着我的臉,有些嚴肅起來,“到底是怎麼了?說的我心裏都發毛了。”

我微微嘆了口氣,“我真的很想過一個普通的生活,可就是過不了,我都懷疑我是不是本身就是事多,怎麼逃也逃不開,整天就是比較操心的命。”

他把我的臉擺正,“子靜,我突然發現我作爲你的老公很失敗,我想讓你過的舒心一點我都沒有做到,是我沒能給你一個幸福的生活是不是?是我做的不夠是不是?”

我攬着他的脖子,低聲道,“跟你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我就是覺得我比較招事情,都是無緣無故的,你說我上一世別人說我賤,說我人盡可夫我可以理解,畢竟非常頻繁的換身邊的男伴,還樂在其中,我現在已經很注意了,沒想到似乎總是逃不開這樣的評價,我覺得我們學校的男生大部分都會在背後議論,然後給我做難聽的評語。”

他摸着我的頭道,“傻瓜,漂亮的女孩都是這樣,不用計較,我還以爲怎麼了,怕什麼,大多都是嫉妒,主要是我的老婆好看。”說完輕輕吻了我一下。

“你知道今晚我看到誰了嗎?”我擡頭問道。

“誰?”雲亦楓將眉頭挑起問道。

“我看見孟映雪了,她不是被你爸媽找人看住了嗎?怎麼會出來呢!她見了張鵬,我覺得她和張鵬有陰謀,我偷聽了些話,沒有實際的用處,顯然孟映雪已經給張鵬做了件事,張鵬應該是答應給她一千萬,現在又要她做什麼,答應事成之後給她三千萬,孟映雪不想做,想要五百萬讓張鵬放過她,但是張鵬似乎是不答應,我感覺她要對付的人就是你,我感覺她也提到了我,似乎就是恨,這個他們的對話沒體現,我就是有種感覺,反正亦楓你小心點,我真的很怕,很怕你有事。”

說完我幾乎是整個身子掛在了他的身上,第一次感覺這麼累,本來真的很想跟雲亦楓簡簡單單的生活,可是就是簡單不了,陰謀與陷害感覺隨處可在,我想躲就是躲不開,還有那個奇怪的吳磊,似乎對我的印象發生了改變,這個人我不想跟雲亦楓說,怕他多想,其實一想到他吻過我,還將我壓在身下,我就感覺自己面對亦楓有些心虛,怕他看出什麼端倪,無端的還很唾棄自己,心裏反正有些亂。

雲亦楓將我摟緊,“人生不會是一帆風順的,只有偶爾出現的小插曲才組成了人生的高低起伏,要是一成不變多沒意思,而且什麼事都有我,不用管知道嗎?讓我來處理,你只要把事給我說就好,別有事放在心裏知道嗎?孟映雪應該是亦睿讓她恢復自由的,他想要孩子,不能讓她成爲囚徒對孩子也不好,不過她出門都是有人跟着的,現在看來不是她買通了亦睿的人就是她甩開了跟在她身邊的人,沒事,我會找人盯着她的,至於張鵬,他做的壞事有些多,有人已經盯上了,不用我出手,所以放心他們不會對你老公造成任何的威脅,而且你老公絕對不會是無能之輩,將心放肚子裏好不好,別煩心了知道嗎?好好上你的學,畢業之後我領你走遍世界各地。”

心中暖暖的,似乎所有的陰霾都消散無影,感覺自己有些庸人自擾,“老公,我現在心情好了很多,你只要沒事就好,我就是有些擔心你,好了,我們睡覺去,今天是週末,明天我睡十點。”

雲亦楓微笑,“明天似乎不行,因爲要回家去,我媽給我說有事商議,可以睡九點。”

我像無尾熊一樣吊在他的身上,聲音軟軟地道,“我要你抱我去洗澡。”

雲亦楓的眼睛在燈光的襯映下亮的驚人,聲音瞬間有些暗啞,“子靜,你在勾引我。”

我裝着很無辜的表情,“我哪有?是你想的齷蹉,你抱着我送我到浴室就好,我自己洗又不是和你一起洗。”

他身體似乎一緊,點了點我的鼻尖,頗有些無奈道,“妖精。”

我趴在他的身上低笑。

事實證明這個男人是不能撩撥的,吃虧的還是女人。

轉天我醒來的時候,感覺身體都散架了,渾身被車碾過一樣,胳膊腿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動一下,痠麻的厲害。

肇事者睡的還很熟,心中一怒就去揪他的眼睫毛,一個男人的睫毛長的比女人都長,我心中恨恨道,然後想下手。

轉眼看到他英挺的鼻樑,我心中有了主意,靠上他的鼻尖就咬了一口,雲亦楓一聲驚叫,我看見他鼻尖上的兩道淺淺的牙印笑的開心,扯動身上,我又低低呻吟起來,昨晚雲亦楓是瘋了嗎?要了一次又一次。

他輕笑,“小壞蛋,醒了。”

早晨他的聲音有些暗啞,卻性感的要命,我的手撫過他的喉結,這個男人無時無刻不在誘惑着我,其實秀色可餐真的不只是形容女人。

將我不老實的手拿開,張開雙臂將我摟住,“還要睡嗎?”

我蹭了個舒服的姿勢,“幾點了?”

他看了看手錶,“還不到八點,再睡會兒。”

我點頭,他的懷抱過於讓人心安,很快我又進睡了過去。

這一覺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由於窗簾也沒拉,室內昏暗,我也不知道幾點了,雲亦楓已經不在身邊了。

我爬起,感覺身上還好,沒有早晨那麼難受,卻聽到屋外雲亦楓壓抑地說話聲音。

“媽,子靜有點不舒服,我們儘量十二點鐘過去,不用帶我們的飯,我倆在家裏吃。”應該是給他媽媽顧雪芬打電話。

顧雪芬說了什麼,雲亦楓接着道,“那好吧!我們儘量趕過去,給子靜留兩個大的。”

我拿起手機一看,原來已經十一點了,還真能睡。

我下地,似乎聽到了響聲,雲亦楓走進,他的頭髮還滴着水,應該是剛洗了澡,衝我笑道,“醒了。”

我點頭。

“趕緊收拾下走吧!今天有澳洲龍蝦吃,我外公找人捎過來的,還是我倆有口福。”雲亦楓笑道。

聽說有龍蝦吃,我趕緊洗澡換衣服,出了門發現自己的肚子一直叫,惹得雲亦楓笑道,“稍微堅持一下,到了家我們立馬就會有好吃的了。”

到了家,雲亦楓開門,玄關處我倆換鞋的時候,我卻聽到了熟悉的聲音,“阿姨,我的毒癮不大,就是剛剛吸,而且現在已經戒了毒,孩子不會有事的,請您相信我,我會生出一個健康的寶寶,而且只要亦睿說話,我不會纏着他,只是有空能看看孩子就行。”

顧雪芬的聲音很冷,“我們家人會從長計議,你年紀輕輕就不學好,還陷害亦睿,不過孩子就是無辜,等下家人都到齊了我們再商榷。”

孟映雪的聲音很卑微,“是阿姨,我也想讓你看在無辜孩子的面上。。。”

孟映雪的話語一停,我感覺應該是被顧雪芬打斷了。

我跟雲亦楓對了一個眼神,他把我的手握緊,似乎告訴我一切有他,沒事。

我倆進了客廳,孟映雪站起,顧雪芬抓住我的手,“亦楓說你不舒服,哪不舒服?”

我低笑,“阿姨,沒事,就是頭有些暈。”

趕緊坐下。

我點頭,跟雲亦楓坐在了沙發上,孟映雪低聲道,“子靜好,雲總裁好。”

她既然如此的虛僞,我又不是不會做人,“小雪來了,趕緊坐,懷孕站不得的。”

顧雪芬一臉的不快,“趕緊坐吧!”

我知道她內心是忐忑的,不知道我會有什麼法子對付她,也不知道我會不會在顧雪芬眼前說她的壞話,所以看起來十分的拘謹。

我甚至覺得她是在怕雲亦楓,似乎都不敢看雲亦楓一眼。

“亦楓,子靜,我把亦睿跟老雲打發出去了,因爲我想讓你們拿個主意,小孟雖然做錯事,但是孩子不管怎麼說是亦睿的,你們怎麼看?” 這件事真的沒有我說話的餘地,不管顧雪芬怎麼想的,只有她自己拿主意才行,我說什麼都是錯,我只有自己的打算就好。

“阿姨,還是你拿主意,畢竟小雪的孩子是亦睿的,現在的科技很先進,可以去檢查,孩子是健康還是不健康能查出來,那個時候再做決定也不遲。”我笑道,表情到位。

雲亦楓似乎頗有些無奈,“媽,這件事你不找亦睿商量,把我們叫過來做什麼?我們會有什麼主意?”

顧雪芬也有些無奈,“亦楓,媽也是沒有辦法,你一向有主見,子靜更是通透,所以我才找你們商量,只要我們的意見一致,不用管亦睿,這些日子他反常的很,也不知道抽什麼瘋?”

我依舊微笑,“阿姨,我們實在是沒有權利管,何況是這種大事,您拿主意就好。”

餘光掃過孟映雪,發現她有些木,似乎被什麼事困惑,一句話不說做着打算,我想起她跟張鵬的陰謀,心中冷笑,一旦被我抓住把柄,我定叫她吃不了兜着走。

“其實我也拿不出什麼主意,如果你跟亦楓結了婚,有了孩子我哪會這麼糾結。”她感嘆道,不忘幽怨的看着我。

我這才知道原來她針對的是我跟亦楓,是逼婚呀!我就更不能跟顧雪芬說了,因爲我現在的年歲還小,再是我的學業這纔剛大二,大三、大四還有情可原,所以我不能聽她的。

“媽,子靜還小,剛十九,我們心裏有數,你就不要操心了。”雲亦楓有些不悅道。

顧雪芬越發哀怨道,“我能不操心嗎?亦睿現在哪有一點想結婚的樣子,我甚至感覺他有想打一輩子光棍的意思,媽不指你指誰?雖然子靜現在年歲是不大,但是二十歲生孩子的沒有嗎?年歲小恢復的也快,而且不用怕孩子沒人帶,有我,我現在還年輕,再過兩年想給你們帶孩子我都帶不動了。”

“阿姨,這個以後說,我會跟亦楓商量,叔跟亦睿哪裏去了,我能說我餓了嗎?”我把話岔開,實話實說我真的是有些餓了。

“我打發他倆去買點東西,我問問他們現在在哪?他倆回來我們就開飯。”顧雪芬還是對我不錯的,聽說我餓了,就有些着急。

“不用,我們等着就好。”我低聲道。

“那好吧!我去看看廚房都做好了嗎?”說完顧雪芬徑自走出了客廳。

我總覺得她是故意的,難道孟映雪給她說過跟我是好朋友,然後讓我去勸她,先不說我不知道顧雪芬到底是什麼意思?更何況我真的是很討厭孟映雪,我才懶得搭理她。

一時間我們三個似乎有些尷尬,孟映雪低垂着頭似乎不敢看我,我卻把目光定定地放到了她的身上。

似乎受不住我的目光,她把頭擡起,“子靜,我知道錯了,以後不會了,你就看在我懷孕的份上就饒過我,等我把孩子生下,我一定躲的遠遠的,不會再出現在你眼前好不好?”

我突然冷笑了一聲,“小雪,我告訴你我永遠不是什麼白蓮花,別人對我惡毒我會以德報怨?對不起這一向不是我的做派,我只有以牙還牙。”

她咬住了嘴脣,似乎很忌憚雲亦楓,我感謝我的老公,只坐在那,一句話不說也會震懾到孟映雪心裏發寒。

“子靜,你是怎麼對我的難道你還不解氣嗎?不是那些個人我怎麼可能會染上毒品,你難道就想我死,我們畢竟認識相識一場,還有小雨不是?”她口氣依舊卑微,但是明顯的有了怨恨。

她還敢跟我提小雨,林詩雨認識她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那個時候林詩雨家裏有錢,也不在於,在孟映雪身上也不知道花了多少錢?到頭來竟然遭到她的算計,把清白都算計沒了,這個人真的不能叫人了,就是人渣。

我的眼神越發的冷漠,“你還有臉提小雨,是誰算計她的?是誰讓她只在中國待了三天就回美國了,你真的是惡毒到了極點,你對付我我覺得在我的意料中,畢竟我來本來就不對盤,連小雨你都能下的去手,你真讓我。。。”

“感到噁心”四個字我還沒說完,孟映雪卻突然跪在了地上,“子靜,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我腦袋一懵,卻發現原來是顧雪芬跟雲正懷、雲亦睿走進了客廳,似乎對於這個橋段真的讓我目瞪口呆。 不知不覺一壺茶已經進了我的肚子,雲亦楓跟雲亦睿竟然說了有三個小時了,我不知道他們到底再談論什麼,屋內似乎一點的聲音都沒傳出來,說明他兩個人一直心平氣和,真的越發讓人疑惑。

整整一個下午,雲亦楓出來的時候我似乎都快要睡着了,他拉起我的手對顧雪芬道,“媽,今晚我跟子靜就不在家吃飯了,我們出去看個電影,先走了。”

顧雪芬似乎有些着急,“這孩子,飯都做好了,吃完正好看電影,不耽誤的。”

雲亦楓微笑拒絕,“媽,不了,我倆出去浪漫一下,今天是個週末,我們先走了。”

我只能隨着他站起臉上一直保持微笑。

顧雪芬聽雲亦楓這麼這一說,忙點頭,“好吧!主意安全,小心開車。”

“知道了,我們走了。”

擡腿往外走,我發現雲亦睿纔出了他的房間,也不知道雲亦楓給他說了什麼,看起來很不精神地樣子,瞄了我一眼,臉上滑過苦笑。

我纔沒時間分析他怎麼了,不關我的事。

我跟他們道別,然後跟着雲亦楓出了雲家。

“你可真行,爲了不在你媽家吃飯,還找個看電影的理由,挺機靈的。”出了小區,上了車我笑道。

“誰找的理由,我們就去看電影,我想起電影院門口有個粥店,裏面什麼粥都有,中午吃了不少油膩的東西我們去消消食,然後去看電影。”他衝我笑道。

“真的假的?怎麼想起去看電影了?”我很驚奇道。

“說的我不懂浪漫一樣,老公要時刻給老婆驚喜,要不算什麼合格的老公。”他的眼神很專注地看着我。

“好好開車,別看我,今晚上有什麼電影?”我低聲道,心中還是十分的喜悅。

“我也不清楚,你想看什麼類型的?”他問道。

“那就愛情片吧!我聽說前些日子影院上映辛夷塢的《致青春》,我們去看看好不好?”我低聲道。

雲亦楓臉上的表情可以說是精彩的很,他似乎想了一想,很無奈道,“子靜,你真夠難爲我的,這種電影給我看?似乎講的是一羣學生是不是?我們看個美國愛情片,我去學學經驗,這種看也沒用,我又回不到上學的時候了。”

我知道看這種電影是在難爲他,其實我也不想看,畢竟現在的心態完全不同。

我記得我上一世我極其喜歡看書,這些網絡的言情小說幾乎讓我看個夠,什麼顧漫、樁樁、匪我思存、辛夷塢都是我的最愛,他們的書我也是百看不厭,現在卻很少拿起看了,不是說不愛看了,只是覺得年歲的增長越愛看些能沉澱出深意的東西,主要是在年齡上,說不好聽的,兩世我都四十多歲了,怎麼可能還愛看小女生愛看的東西。

“那就不管了,我們就不包房了好不好,攤上什麼電影就去看什麼電影好不好?”我出主意道。

雲亦楓點頭,“好,今晚電影院放什麼我們看什麼?”

雲亦楓說的那家粥店就在電影院的旁邊,就叫“一碗粥”,我們走進,人簡直是人滿爲患,不過雲亦楓顯然是認識裏面的老闆,很快給我們找了個包間。

進去之後,包間裝修的很精緻,有鮮花還有心形的投影,很有情調。

粥很快就放上了,有五穀雜糧,還有紅棗銀耳,各式各樣,我就要了碗小米粥,我記得以前跟媽媽一起過的時候,我每天起來上課,她總會給我熬上一碗小米粥,那種清香真的十分的回味。

我跟雲亦楓吃飽飯,影院的下一場的電影竟然是現在很火爆的,沈騰主演的《夏洛特煩惱》,我聽說這部片子很好笑,但是卻沒看過,看看喜劇輕鬆一下很好。

雲亦楓給我買了爆米花還有酸牛奶,我們像熱戀的情人一樣一起去了電影院,電影的確很讓人輕鬆。

昏暗的電影院,雷洛軒的手緊緊地握住我的手,時不時傳了我的笑聲還有他寵溺十足的眼神,我也會不定時的送他嘴裏一顆爆米花,他似乎一臉的無奈,還是勉強吃下。

其實這部電影的構思也蠻好的,夏洛在自己暗戀校花的婚禮上大鬧婚禮現場,在馬桶上睡着回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不僅報復了羞辱自己的老師,也如願地追求到了心愛的女人,讓失望的母親重展笑顏,成了名作家,音樂人。

其實我似乎一直在笑,可是在夏洛給傻春說用自己的所有換馬冬梅的時候,我卻整個人似乎怔住了,其實人何嘗不是這樣,不經歷一次涅槃重生,永遠不知道珍惜這兩個字是什麼意思?

似乎跟我的上一世和現在一世重疊,原來人都是這樣,兜兜一圈又回來了而已,那個人一直都沒有變。

一直到電影散場,我的心都無法平靜,小小的喜劇卻給我們講了個大道理,珍惜與滿足。

手突然被雲亦楓握住,他低聲對我道,“子靜,你有我,不用擔心。”

簡簡單單幾個字說明他看出了我的所想,將他的手握緊,我更不能再有絲毫的鬆懈,既然再活了一世,就一定要握住自己的幸福,因爲這個人是我的最愛。

出了影院,時間還有些早,我們在偌大的廣場散步,前面是大媽們的廣場舞,其實生活真的要開心就好,很多事都是庸人自擾,可惜我活了一世也不通透,還容易鑽牛角尖,其實人就要簡單快樂。

牽着他的手從來沒覺得這麼幸福,我們轉了一圈又一圈,一直熬到了深夜我們才坐車回家,我對自己說從今天起我更要通透豁達,珍惜眼前的幸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