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杜小姐記得這麼清楚,看來對我還是記憶挺深刻的。」傲紫笑道。

「傲紫少星主是海螺星域赫赫有名的青年才俊,整個海螺星域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啊!」杜玉鳳說完,目光落到地上被打碎的茶几上,說道:「少星主為何發如此大的脾氣,我下人可是得罪你了?」

剛才,女僕人給傲紫泡茶的時候,傲紫突然發飆,將茶杯打碎,茶水撒了一地。

激蕩的元氣還將女僕震傷,場上的氣氛才會瞬間變得如此緊張。

「杜小姐,她有沒有得罪我,你看不出來嗎?」傲紫突然指著地上的茶杯碎片,說道。

杜海洋、杜玉鳳,還有喬之,三人目光落到地上,頓時臉色大變。

只見剛才還好好的茶水,突然之間就變成了綠色,還散發出一縷縷毒煙,一看就是劇毒之物。

「敢給少星主下毒,不知死活。」

坐在傲紫旁邊的星月長老突然出手,一掌拍在那僕人的腦袋上。

周圍的人沒有一個會想到,得月長老會突然發難,反應過來已經遲了。

那名僕人直接被一掌拍得七孔流血,死翹翹。

「星月長老,你膽敢在海螺城殺人,活得不耐煩了嗎?」杜海洋霍地站了起來,悖然大怒。

「杜城主,此人想毒害我家少星主,我殺他難道不行嗎?」面對杜海洋,星月長老絲毫不懼,陰陽怪氣地說道:「難道你們海螺城連自衛都不行,只能被人殺,不能還手?」

「你……」杜海洋指著她的鼻子。

旁邊的文士喬之一直都沒說話,這時候站了出來,說道:「正當防衛是沒問題,只是這毒是誰下的,還不能冒然下定論?」

「喬之,你的意思是說,我陷害她了?」傲紫怒道。

「我沒有這個意思,只是凡事都要查得清楚,弄個明白。」喬之扭光,目光望著杜海洋,說道:「城主,咱們府里不是正好有個高明的醫師嗎,讓她過來看看便是。」

杜海洋馬上就想到了趙麗貞,點了點頭,對杜玉鳳說道:「玉鳳,你去叫趙小姐過來,順便叫個下人過來,準備清理一下這裡面。」

杜玉鳳點了點頭,馬上出去找趙麗貞,路過的時候,順便把葉雄給叫上。

這種時間,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傲紫過來是故意找茬的。

趙麗貞跟葉雄身份都不簡單,他們既然寄居在海螺城,不用白不用。

……

葉雄來到大廳門口,一眼就看到杜玉鳳跟趙麗貞,兩人同樣從外面回來。

看到葉雄,趙麗貞翻了翻白眼,一副冷傲模樣。

「葉雄,你在門口呆著,我一會叫你,你再進去。」杜玉鳳吩咐。

葉雄:「……」

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頭。

當門衛也不錯。

葉雄站到門邊,找了個能看到裡面的位置,站得筆直。

這模樣不去當看門的,太浪費了。

杜玉鳳跟趙麗貞走進去,剛進去,周圍的人目光全都落到她身上。

特別是傲紫,目光震驚之中帶著驚艷。

合體後期,還有如此美艷,實在不多見。

豐滿的女人,他最喜歡了。

杜海洋身邊什麼時候還有這樣的高手,他怎麼從來都沒有聽說過。

「趙姑娘,你過來看看,這地上的是什麼毒?」杜海洋站了起來,客氣地問。

趙麗貞點了點頭,走到那名被拍死的僕人身邊,半蹲下來,用手指沾了一點毒液。

那毒液也是厲害,見膚遊走,馬上整隻手指都變成紫色。

趙麗貞沒理會那些毒,讓其遊走,伸手到自己的鼻間,聞了一下。

「趙姑娘,小心。」杜海洋提醒。

「區區迅游毒,也敢逞能。」

趙麗貞手臂輕輕一甩,那些毒液居然像鼻泣一般,被甩了出去。

這一招手段,讓周圍的人,看了暗暗驚奇。

「趙姑娘,此為迅猛毒?」杜海洋問。

「沒錯,就是迅猛毒,不過這迅猛毒只是常說之名,真正的名字叫波依多雅之毒,是一種生長在在波依多雅星球的地方,生長出來的蟲子為主毒的,城主請看。」

趙麗貞手掌一翻,掌心之中多了一把白色粉末。

輕輕一撤,粉末全都落到地上的紫色毒液之中。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些毒液突然浮現出許許多多細小如發的針線蟲,在蠕動著,看起來觸目驚心。

杜海洋大喜,連忙說道:「趙姑娘,這位是中節星少星主傲紫,他說我們的僕人向他下毒,這名女僕在我們府上已經幾百年,忠心耿耿,我們實在想不出她為什麼要下毒,趙姑娘能不能查出來,這她是不是她下的?」

在來的時候,杜玉鳳已經將事情的經過跟趙麗貞說了。

趙麗貞點了點頭,然後伸手將地上那個打碎了的茶杯拿來,細細看了一下,然後放下。

周圍的人目光全都盯著她,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

「這茶杯上,沒毒。」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傲紫霍地站了起來,怒道:「這位姑娘,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面對傲紫咄咄逼人的目光,趙麗貞迎視著,冷冷道:「我這話還說得不明白嗎,這毒是你自己下的。」

一言激起千層浪。 「姑娘,東西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你知道這話會產生多麼嚴重的後果嗎?」星宇長老怒道。

「敢污衊我們少星主,你活得不耐煩了嗎?」星月長老邁出兩步,怒道:「少星主,屬下請求教訓她一下。」

「教訓我,你敢嗎?」趙麗貞冷哼一聲,喝道:「要不咱們簽生死狀,現在就來?」

這一句話,讓星月長老直接就慫了。

對方可是合體後期修士,她只是中期,境界上已經差了。

雖然只差一個境界還是有扳回的可能的,但是對方可是一個醫師,很有可能會用毒,這樣的對手,跟她簽生死狀,她一點都沒有把握。

「啞了,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趙麗貞冷嘲。

「你……」

「星月,別跟趙姑娘一般見識,我倒是想聽聽,趙姑娘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毒是我下的。」

這時候,傲紫反而鎮定了下來,不動聲色地問。

「要證據是吧,行,我告訴你。」

趙麗貞站了起來,淡淡地說了起來。

「海螺星是海螺星域第一星,凌駕於所有星球之上,地位不可撼動,那是因為海螺星域有一位震古鑠今一般的人物,落日神將古風……」

「你胡說八道什麼,九大神將之中,什麼時候有古風這個人了?」星月長老怒道。

「古風當神將的時候,你還沒出世呢,你知道個屁!」趙麗貞冷哼一聲,繼續道:「古風退出神將的時候,黑暗神將路瑤才當上九大神將之一。當年,古風退位的時候,一個人答應過他,只要他活著一天,就不動他一根寒毛,正是因為這個人一句話,整個海螺星才有了兩萬年的和平。」

葉雄在門口,一直在看趙麗貞裝逼,心裡很不爽。

但是聽到這話之後,他的精神猛然就醒來,耳朵豎了起來。

原來,海螺星的老怪物,是前落日神將古風。

落日神將,在葉問天的記憶之中,有過這個名字。

他的兵器叫落日弓,威力不遜色於其它神器,所以才有了落日神將之名。

宇宙之中曾經傳聞,整個宇宙,能接下古風三箭之人,不足一個巴掌之數。

可見他的實力,恐怖到何種程度。

後來,落日神將突然宣布退出神將之列,從此下落不明,現在看來,是故意讓位給路瑤了。

路瑤上位之後,然後就有了神山之變,還有最後的神將之戰。

這麼看來,落日神將的離開是有原因的。

趙麗貞嘴裡的「一個人」,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

除了夢幻女神伊莎,誰還有這麼大的能耐,讓落日神將主動讓位?

看來神山之變,還有神將之戰,早就在伊莎的預謀之中了。

「說得比唱的好聽,你的話鬼才相信。」傲紫冷哼。

「你不知道很正常,因為你父親傲天就是那時候的一代人,一個老狐狸而已,他讓你來海螺星,怕是來查探古風死了沒有,一旦他死了,海螺星就少了定海神針,你們中節星就可以吞併……你們繞了這麼大的彎子,到頭來,還不是為了弄清這些,逼他出手。」

傲紫,星月長老,星宇長老,臉色全都很難看。

從他們的表情之中,不難發現,趙麗貞的話極有可能,說中了他們的心思。

「少星主,還需要我繼續說嗎?」趙麗貞冷冷道。

傲紫手指在桌面上,不停地敲著,半晌之後站了起來,說道:「杜海洋,我真沒想到你身邊還有如此高手,真是讓我沒有想到,這次就當我認栽,咱們後會有期。」

說完,他站了起來,就要離去。

「慢著,要來就來,要走就走,還殺了我們一個下人,你當我們海螺星城主府是什麼地方?」

杜玉鳳站出兩步,擋住他們的去路,憤怒地吼道。

「杜小姐怎麼,還想留下我吃飯不成?」傲紫索性坐了下來,說道:「那我就索性不走了,但是,如果我少一根寒毛,到時候我父親怪罪下來,你擔當得起怒火嗎?」

「在海螺星殺人就要問斬,這是眾所周知的。」杜玉鳳說完,目光落到星月長老身上,喝道:「你可以走,但是她不能走。」

出手殺人的是星月長老,不是傲紫,他沒資格讓傲紫留下來。

傲紫朝星月長老打了一下眼神,星月長老會意,突然嗖的一下,化成一道流光,朝外面遁去。

天步九重 飛出門口,她發現門口站著一名僕人,順手一拍掌出,準備殺了他,給對方一個下馬威。

邪皇寵妻:降魔小妖后 反正殺一個也是殺,殺兩個也是殺。

葉雄站在門口,臉都黑了。

尼瑪,老子已經夠低調了,躲在門口避難,這也能被波連。

真是人黑了,喝水都會塞牙。

對方既然對自己不客氣,他當然不會客氣。

葉雄瞬間元氣激蕩,佛魔有晴,一掌拍出,所向披靡,摧枯拉朽。

一聲慘叫傳來,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勢,星月長老被一掌震飛,跌回大廳上,在地上滾了十幾下,這才停下來,嘴裡連噴幾口血,差點沒暈死過去。

這還是葉雄怕波盪太大,下了輕手,不然這一掌,不但她死,整座城主府都得毀了。

周圍的人全都驚呆了,傻傻望著葉雄,半晌說不出話來。

特別是傲紫,下巴都快要掉到地上。

海螺星一名守門口的手下,一掌將自己的護星長老打得半死,這說出去,有人相信嗎?

「你……你到底是……」

誰字還沒說出口,星月長老直接暈死過去。

葉雄拍了拍手,嘴角抽了抽,說道:「我是名花匠,不過,現在是端茶遞水的了。」

傲紫看了眼趙麗貞,再看了眼葉雄,最後看了眼杜海洋,臉色崩得鐵青。

「很,很好,你們海螺星真是讓我大開眼戒,連個看門的都如此牛逼。這次算我認栽,星宇,咱們走!」

「少星主,星月長老她……」星宇長老弱弱地問。

「殺人償命,誰也不能帶走她!」杜玉鳳大喝。

「這事沒完。」傲紫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星宇長老無奈,只得跟隨他的後面,拋下星月長老離開。

這次前來,不但沒能查出古風死了沒有,還折了一名護星長老,夠憋屈的。 晚上,城主府後花園。

星光下,草地上,一張圓桌。

桌上全都是美味佳肴,食物跟美酒擺了滿滿一桌。

為了答謝趙麗貞,杜海洋特地弄了桌小小的感謝宴,感謝她的相助。

如果不是趙麗貞,今天估計事情沒那麼好辦。

趙麗貞原本不想參加的,但是最後還是答應了。

至於葉雄,由於出了一掌將星月長老攔下,也有幸被邀請。

當然,他過去只是陪趁。

小小的酒席,人不多,除了杜海洋,杜玉鳳父女之外,再就是文士喬之,還有葉雄。

只有五個人。

「趙姑娘,我敬你一杯,感謝你相助。」杜海洋站起來,目光落到趙麗貞身上,閃爍著亮光。

這種目光葉雄見得多了,杜海洋怕是早就對趙麗貞上心了。

趙麗貞實力強,人長得豐滿漂亮,屬於讓男人看了很動心很想推倒的那種,杜海洋上心很正常。

「城主,這是我應該做的,不用客氣。」趙麗貞回了一句,舉杯相碰,兩人一飲而盡。

「趙姑娘,喬之也敬你一杯。」軍師喬之也站了起來,敬了趙麗貞一杯。

趙麗貞沒有拒絕,依然是一飲而盡,不咸不淡。

葉雄還是第一次看到趙麗貞這一面,沒想到,她也有不冷漠的一面。

以前,在酒桌之上,葉雄幾乎都是主角,但是現在,他成了一個陪襯。

「葉雄,我敬你。」好在杜玉鳳給他面子,跟他碰杯。

「多謝小姐。」葉雄回道。

「別小姐小姐的,你不過是暫時呆在這裡,咱們這個小小的海螺星,怎麼能容下你這個尊大佛。」

腹黑總裁要抱抱 此言一出,杜海洋跟喬之不由得都詫異地看著葉雄。

從他們的目光之中,葉雄能看出來,顯然他們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玉鳳,這位是?」杜海洋好奇地問。

「我就是一個小人物,小姐高抬了,來,咱們一起喝一杯,今朝有酒今朝醉。」葉雄舉杯。

「葉兄弟得沒錯,今朝有酒今朝醉,咱們今天能在一起,那是非常有緣的,來,趙姑娘,咱們一起來。」

一行五人,一飲而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