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船開了幾小時了,李狂藥就醉醺醺地睡着了,半夜裏,當他醒來時,竟然一個人都看不見了。租漁船的是兩男一女,他們都穿着救生衣,即使不小心掉下水,還是有機會呼救的。李狂藥揉了揉腦袋,責罵自己,是不是喝酒誤事,人家大喊救命,可他沒有聽見?這下可好了,三條人命,一下子就沒了。

“喂!有人嗎?”李狂藥大喊一聲,沒聽到回答,只有呼呼地海風聲。

好一會兒了,沒有一個人回答,海面上也不見其他漁船,或者漁燈。李狂嗓子喊幹了,藥回到船艙裏,想要再喝一口酒,潤一潤嗓子,可一回去卻見船燈旁邊貼了一張字條,在開船前卻還沒有貼在那。李狂藥拿下字條,掃了一眼,上面寫着:“我們出去一會兒,麻煩船老大在這裏等我們一天,一天見不到我們回來,你再自行離開。袁字。”

“這幫後生仔,又去搞什麼,可別像我當年那樣!”李狂藥無可奈何地感嘆。

茫茫東海,藏着無數的祕密,每個人到這裏都有各自的目的,李狂藥不願意深究,隨即又去喝酒,洋洋地望着月色,心裏空空的,喝再多酒也不能填滿。到了半夜,平靜的海面風吹雨打,雷電交加,李狂藥想要把船開走,可是爲了等人,他又強留下來。直到一天過去,風雨停了,那三個人還沒回來,李狂藥不放心多等了兩天,還是沒有消息,他才一個人把船開回去。

舟山有許多個碼頭,李狂藥停在一個小碼頭上,夜裏跳上岸,想要回家洗個澡,這時有個老頭子就喊了他一聲。李狂藥停下來一瞧,那老頭子也是漁民,常和他一起喝酒,算是忘年交。老頭子走到碼頭上,問李狂藥跑哪裏去了,這兩天有個女人來找他,等了又等,今晚已經離開了。

這個村長有點兒彪 “有人找我?她長什麼樣?”李狂藥激動地問,很久了,他沒有再這麼激動過。

“她啊,可漂亮了,小李你真有福氣。”老頭子笑道。

“她叫什麼名字?”李狂藥大聲地問。

“我問了,她沒說。”老頭子惋惜道。

李狂藥更是惋惜,不知爲什麼,他總覺得來找他的人是丁細細。可恨的是,老頭子什麼都記不住,問了很久,還是答不上來。李狂藥站在碼頭上,等了好一會兒,當月光被烏雲擋住了,他才默默地拖着步子走回他住的小樓裏。一邊走,李狂藥一邊想,丁細細還好嗎? 美女明星看上我 她可能會來找他嗎?不對,丁細細應該要很久纔會醒來,那時他已經死了,不可能再有機會見到丁細細……

走到了家門口,李狂藥剛打開門,卻見門上貼了一張紙,上面的筆跡很眼熟。拿下來一瞧,李狂藥端詳了一會兒,他就微微一笑,什麼疲憊都退去了。

————全書完———– 世界上一直都有各種各樣的靈異事件,我接下來要說的,便是真實發生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期,重慶墊江,一個叫張家坎的村子發生的詭異事件。

張家坎的村子裏有一大富人家。

這大富人家姓張,樂善好施。

張家坎一共一百二十戶,村裏大多數的人,都尊敬老張家,逢年過節,哪家吃不起肉,張家會送一些給窮苦人家。

張家三代同堂,上有七十餘歲的一位老奶奶,這位老奶奶年紀大了,不便走動,整日則待在自己那小屋裏,抱着自己收養的一隻黑貓生活。

一九九一年的夏天,終於到了老奶奶要下去見老太爺的日子了。

步步攻心:總裁的劫愛計劃 張家的衆人給老太太換上壽服,請在大堂的竹榻上,連着兩天,老太太氣息若有若無,滴米不進,但就是咽不下最後一口氣,張家的子孫則慌神了。

一個七十餘歲的同村老者聽聞,來到張家老奶奶旁邊,開口問:“阿姐啊,你是不是還有想見的人?”

老太太看着自己常住屋子的方向,眼淚流了出來,也不說話。

這老人家便問張家的子孫:“阿姐的屋子裏面,有什麼東西嗎?”

張家子孫想了想,老太太的長子慚愧的說:“阿叔,我們做生意忙,平日裏,就一隻黑貓陪伴着母親,或許母親是想念那隻黑貓了,但我們哪能把那隻黑貓給放過來見我母親啊。”

老人家一聽,點點頭,張家子孫做得對,臨死的人是不能見貓狗這些東西的,別說貓狗,耗子都不能見。自古有種畜生截氣的說法,就是說,人活一口氣,氣沒了,命也沒了。這氣看不見摸不着,但百八十斤的活人,全靠體裏這口氣撐着,人要死了,氣也就跑了。萬一不巧正好貓狗路過,截了這口氣,那就能成精了,吃人敗家,不在話下。

所以誰家要死人,得把家畜看好,不能靠近臨死的人,可這老太太感情和黑貓太深,不看到黑貓順不下這口氣,這可難倒衆人了。

老太太的長子嘆口氣,罷了,便讓自己兒子去把那隻黑貓逮來。

老太太的長子如今已經四十八九,長孫也有了二十來歲。

長孫聽了父親的話,逮來這隻黑貓,把黑貓抱到老太太跟前,老太太不捨的看了這隻黑貓一眼,然後吐出這口氣,閉上眼睛死去。

可這隻黑貓多日和老太太呆在一起,也有了感情,如今看老太太死去,也是大叫起來,好像在哭泣一般。

衆人見老太太嚥氣了,便把老太太擡入棺材裏面,沒想到剛把老太太放入棺木,那隻黑貓竟然掙脫了長孫的手,跳進棺材裏面。

這可把所有人嚇了一大跳,老太太的長子逮出黑貓,使勁的就砸在地上,吐了口痰,暗罵不吉利。

接着衆人準備封棺,突然,老太太就坐了起來。

所有人又被嚇了一大跳,還以爲詐屍了,結果老太太的長子上前問候一番,老太太竟然還沒死。

這衆人可就尷尬了,靈堂都擺設好了,結果老太太沒死,不過老太太沒死,總不能把她活埋了吧?

撤了靈堂,又把老太太請回了她自己的小屋。

可接下來怪事就發生了。

給老太太每日送去的飯菜,她都沒吃,但也沒見老太太被餓着,並且張家坎的蛇蟲鼠蟻全部不見了。

甚至還有人看到老鼠成羣結隊的跑出張家坎,好像在逃離什麼災難一樣。

接下來的事情更嚇人,張家坎的小孩,開始莫名其妙的失蹤,不到七天,就已經丟了三個小孩,還有人甚至看到張老太太夜裏在村子裏面走動。

雖然詭異至極,但誰也不敢去張家詢問。

周圍的人雖然不敢問,可張家自己也感覺到詭異。

老太太一共有兩個兒子,一個孫子。

大兒子叫張振國,二兒子叫張振興,倆人平日在外面做生意,而長孫則是叫張峯,有了二十來歲。

這日,張振國,張振興在大廳商量了一番,都感覺自己的母親不對勁,然後張振興便提議道:“哥,不然我們讓小峯去請個先生來看看?”

“恩。”張振國點點頭,雖然文革過去,國家呼喚相信科學,打倒封建迷信,但農村裏,還是會出現各種奇怪的事情,一旦這種事情發生,就得靠着陰陽先生來解決。

隨後張峯得知了自己父親和二爸的意思,便趕路往集市上去,找先生。

當天傍晚,張峯才帶着一個五十多歲的先生走回了屋子。

這先生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腰上挎着一個包,並沒有什麼仙風道骨,反而就跟一個種地的農民,相貌看起來也很樸實。進了張家之後,便皺眉起來。

張振國和張振興已經在大廳等候多時,一看先生到了,張振國便客氣的說:“請問先生大名?”

“我叫王濟道,事情經過,我已經聽這小兄弟說了。”王濟道看了看這張家宅子,眉頭依然緊緊的皺着。

張振國問道:“先生這是?”

“難怪你們家會出事。剛纔我進門就注意到了,你們院子的門竟然比廳屋的門要高。”王濟道說。

“先生,這有什麼講究嗎?”張振國客氣的問。

“門高勝於廳,後代絕人丁,門高勝於壁,家人多哭泣。”王濟道想了想說:“你們以前得罪過木匠嗎?故意把你們的廳修得比大門矮上一截。”

“這,這該如何是好?”張振國年紀大,已快五十,很相信這風水之說。

王濟道說:“先解決你們屋子裏那隻妖孽,你們屋宅這是小麻煩,那可是大麻煩。”

“我母親真的變成妖怪了?”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的張振興問。

“變沒變,到了晚上不就知道了?”王濟道笑了一下:“等天黑了,你們跟我來就是。”

這王濟道據說是附近極其厲害的一個陰陽先生,文革的時候就因爲他這一身本事,差點讓紅衛兵把他命都給折騰沒了。

到了夜裏,王濟道帶着張振國,張峯一起蹲守在老太太的門前,而張振興因爲有客人談生意,已經去小鎮,沒有留在家裏。

老太太的院子裏很安靜,王濟道安靜的坐在門口,而張振國和張峯則有些害怕,因爲他們之前已經進屋子看過了,老太太並沒有在屋子裏面,這七十多的老太太,大半夜不再屋子裏,會去什麼地方呢?

到了夜裏十二點,原本靜悄悄的院子門外,傳來緩慢的腳步聲。

隨後幾人就看到老太太一瘸一拐的從大門走進院子,夜裏院子很黑,老太太並沒有發現王濟道等人。

老太太走近門口,張振國和張峯纔看到,老太太的嘴裏竟然全是鮮紅的血液,好像喝了血一樣,而她的左半邊臉烏紫,而右半邊臉竟然是一半貓臉,手指甲也變得很長,顏色烏黑。

老太太在王濟道發現她的時候,也發現王濟道等人,她臉上頓時露出兇狠的神色,張嘴發出一聲類似貓的怪叫,然後撲向王濟道。

王濟道手中拿着一柄桃木劍,一劍就衝老太太的胸口刺去,可這桃木劍卻扎不穿她的身體。

老太太雙手忽然抓住王濟道的胳膊。

王濟道的兩隻胳膊被老太太的指甲刺了進去,鮮血涌了出來。

王濟道疼得額頭冒出汗漬。

至於張振國,張峯早嚇得六魂無主,躲在牆角顫顫發抖,指望他們幫忙是沒希望了。

偷吻成癮,前夫強勢寵 王濟道一口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鮮血吐在老太太的臉上。

這口血吐在老太太的臉上,老太太的臉就跟被潑了硫酸一樣,冒起青煙,老太太發出慘叫。

王濟道顧不得胳膊的疼痛,衝上去撲倒老太太,死死的把她按倒在地上,回頭喊道:“拿繩子過來。”

張峯雖然害怕,但見老太太的屍體已經被王濟道按住,小心翼翼的拿着繩子走上來,遞給王濟道。

王濟道死死的把老太太綁住。

“叫人準備桃木,燒了她。”王濟道累得氣喘吁吁。

老太太躺在地上,不停的掙扎,開口衝張振國說道:“振國啊,媽一把年紀,還沒死呢,你們就想燒我?你不孝啊。”

“媽。”張振國一聽老太太的話,神色立馬猶豫起來。

“到了現在還敢蠱惑人心?”王濟道瞪了張振國一眼:“愣着做什麼?你媽已經死了,現在這是被貓串了氣的屍怪。”

張振國一聽,咬牙就奔出院子,讓附近的村民準備桃木。

叫聲把原本在屋子裏面睡覺的張峯妻子也引了過來,張峯妻子叫劉翠,已經懷孕七月,她走過來一看到老太太的模樣,瞬間嚇得臉色蒼白,

“有什麼好看的。”王濟道發現劉翠走過來,擔心出意外,呵斥道。

王濟道剛說完,這老太太不知道爲何,竟然突然掙脫了繩索,然後衝到了劉翠面前,王濟道反應快,在老太太沖到劉翠面前的同時,他就已經死死的勒住了老太太的脖子。

“妖孽,給我安穩點!”王濟道使勁的喊了一聲,隨後老太太竟然動靜真的小了不少。

忽然,老太太嘴裏吐出一口黑色的氣,這口氣一下子就鑽進了劉翠的肚子裏面。

“啊。”張峯妻子肚子好像傳出劇痛,倒在地上。

“糟糕!張峯,按住你奶奶。”王濟道看情況不對,把老太太按地上,隨後讓張峯壓住。

王濟道此時也顧不得男女之別,撕開劉翠肚子的衣物,劉翠隆起的肚子已經變成黑色。

王濟道咬破自己右手手指,然後用鮮血在張峯妻子的肚子畫了一道血符,呵斥道:“急急如律令!”

一掌拍下去,這股黑氣這才漸漸不見。

“王道長,我妻子沒事吧!”張峯緊張的問道。

“先燒了老太太再說。”王濟道說完,掐住老太太的脖子,然後就把老太太拖出去,村子裏面的村民已經行動了,聽了張振國的呼喊,已經收集好桃木,王濟道把老太太押着丟進桃木堆裏,然後用火把點燃,老太太在火焰裏面不停的掙扎,怪叫。

足足燒了十分鐘,才消停了下來。

可此時,劉翠的孩子竟然要出生了。

王濟道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皺眉說:“鬼催生,不吉利啊。”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張家立馬請了接生婆,爲孩子接生。

王濟道擔心又出意外,就和張峯一起待在產房門口。

“先生,我妻子沒事吧?”張峯左右徘徊,緊皺的向王濟道詢問。

“不好說,你這孩子還沒到出生的時候,是剛纔一口陰氣進了你媳婦肚子裏面,硬生生的將孩子催生出來的。”王濟道搖搖頭:“難說,難說。”

“不好,難產了,保大還是保小。”突然,接生婆跑了出來,張峯開口說:“保大的。”

“保小的!”突然,張振國走了出來說:“這可是我的孫子,怎麼能讓他死掉?”

“爸,你這是封建思想,小的沒了還可以再生啊。”張峯焦急的道。

“保小的吧。”王濟道說:“這孩子本身就是被一口陰氣催生的,如果讓她胎死腹中,不能出生,到時候陰氣加怨氣,變成的厲鬼,我都收不了。



“是。”接生婆點頭轉身走了進去。

又過了一會,裏面傳來了嬰兒的哭啼聲,王濟道也不管那麼多的顧忌,第一個衝進去。

進去之後,從接生婆手中搶過嬰兒,這嬰兒竟然睜着眼睛,並且一隻眼睛是黑色,一隻眼睛是白色。

“果然有問題。”王濟道皺眉起來。

張峯和張振國一聽,暗道糟糕,張峯連忙問:“道長,我這孩子有什麼問題?”

“黑白眼,陰陽眼,問題可大了。”王濟道搖頭嘆氣,思索了一會,他把孩子遞迴給張峯,隨後拿出一塊玉佩:“這塊玉讓這孩子從小佩戴,不能離身,二十歲之前,每年的七月十五鬼節,不管什麼事情,都要帶着他到我那裏來,少一年都不行,不然這孩子命可保不住。”

“是,是。”張峯接過玉佩,隨後跑到劉翠旁邊,想見自己妻子最後一面,可劉翠此時已經嚥氣。

隨後張家又張羅了一場葬禮,而張家坎丟掉小孩的三戶人家,張家也賠償了一大筆錢財。

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了,張家的人,沒有人願意再提起這件事。

爲什麼我說這件事情是真實發生過的呢?因爲我家就在張家坎。張峯是我的父親,而王濟道吩咐每年七月十五要帶到他那裏去的孩子,就是我。 我叫張秀,今年十九歲,重慶師範大學,大一學生。

之前的故事,是我聽張家坎的長輩說起的,而每年的農曆七月十五,我父親都會帶着我到王濟道的家裏待上一晚上。

其實仔細想想,去那王濟道家裏也沒有什麼特殊的,王濟道每次會用一種很臭的水擦在我的眼皮上,接着就讓我自己待在屋子裏面睡覺,讓我不論如何都不許出去。

“想什麼呢你。”我旁邊的秦江推了我一下。

我這纔回過神,說:“想我小時候的事呢。”

“切。”秦江白了我一眼說:“趕緊買東西過去吧。”

“你說,我們這麼玩,會不會不吉利啊。”我心裏有些不安穩的問。

“你是不是慫了?我們說好的,誰怕了就滾犢子,然後不許追羅雅茜。”秦江笑得很開心。

這羅雅茜是我們宿舍四個人的集體女神,平日裏,我們爲這姑娘沒少吵架,今天晚上,秦江提議,一起到城郊的亂葬崗呆一晚上,誰要是慫了,跑了,就不許繼續追羅雅茜。誰留到最後,就是勝利者。

我們宿舍另外兩個傢伙,一個叫郭子凡,一個叫沈凱。

要麼說這世界怎麼是文化人的天下呢?

商量妥當後,郭子凡和沈凱這倆傢伙就馬上去尋亂葬崗了,而我和秦江,則是偷偷摸摸的跑出來,買紙錢和香燭。

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到時候真遇到什麼髒東西,紙錢一丟過去,那鬼大爺不給我面子,總不能不給錢面子吧?

我和秦江偷摸買了一書包的紙錢和香燭,然後揹着包,坐公交車,往重慶的西郊趕去。

郭子凡已經找到一處亂葬崗了。

這亂葬崗建在了一座荒山上,上面全是雜草,裏面的墓,也只有少數有墓碑,有些墓就是一個小土堆。

我們四人站在亂葬崗的山下已經是傍晚了,天色暗淡了下來。

何如當初莫相識 亂葬崗中間有一個荒廢的涼亭,我們四人在這裏,把東西放下,秦江就掏出給撲克牌,笑着說:“來,我們打會牌玩。”

“恩。”我們三人都同意了。

我現在心裏其實已經慫了,天還亮着的時候還好,現在天黑了下來,想着周圍黑乎乎的全是墳,光想想都有點滲人。

打了一會牌,我們四人都有點心不在焉。

“嘎嘎……”

忽然,涼亭外傳來烏鴉的叫聲。

“這,江哥,不然我們還是走吧,不玩了。”郭子凡是個胖子,膽子奇小無比,之前在宿舍發現了一個老鼠。

作爲一個大老爺們,發現老鼠反應應該是怎麼樣的?

秦江是衝上去一腳把老鼠踩了個稀巴爛,我和沈凱倆人還算好,這胖子直接跑廁所吐了起來,後來幾天不敢看那個老鼠死的地方。

“你要走自己走啊,我可不走,你們全走了纔好,這樣就沒有人和我爭雅茜了。”秦江笑嘻嘻的說。

“那我真走了啊。”郭子凡說。

“滾吧,這裏走出亂葬崗可要十分鐘,你這傢伙敢走出去?”秦江一臉不相信的看着郭子凡。

郭子凡考慮了一下,說:“那個,秀哥,江哥,不然你們送我一下?”

“滾犢子。”我罵道:“就這比膽,還想和我們搶雅茜,得了吧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