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現在你們的軍令在我的手上,也就是說你們手中的兵馬,你們手上的兵權全部都由我一人掌握,所以從現在開始你所有人,必須聽從我的號令!」

許曜一拍桌子手中的軍令全部漂浮在半空之中,他雙手握著所有的軍令一運氣,那軍令的上方逐漸浮現出了一道綠色的虎符。

其他看到許曜居然用軍令來向他們發號施令,心中無比的震驚同時又非常的後悔,不知道許曜會拿著軍令對自己下達什麼樣的命令。

「將反對的家族名單給我放出來。」

許曜對著身旁的下人說了一聲后,一張白色的紙出現在他們的面前,而上邊血紅的字跡上寫著那些家族的名字。

這些名字全部都是違抗了許曜的命令,沒有將軍令上交的家族,他們已經明確的提出了要違抗許曜命令,對方甚至已經明確的提出了,自己不會放棄手頭上的權利,所以他們的名字被寫在這張紙上,字跡被標為血紅色。

「至今為止在這張紙上留下姓名的總共有五個家族,天亮之前這五個家族必須從永恆之中消失,同時他們手中的軍令也要搶過來,將他們所有的俘虜都關押到天牢之中。」

許曜說著將一道道虎符分給了台下的家主,雖然許曜的手中還拿著軍令,但其中的虎符已經將他們的權力全部都歸還。

那幾位大家族的家主拿到了自己家的虎符后,心中隱約的有些欣喜,這種大權失而復得的心理,頓時卻讓他們安心了不少。

隨後當他們一想到,所有違抗的家族都會在夜間被剷平,都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他們沒想到許曜的手段居然會如此的狠毒,居然以自己作為武器去進攻其他的大家族,今天夜裡恐怕整個永恆的王城都不太安分。

雖然他們手中已經拿回了手中的權力,但這也只不過是許曜暫時賜予他們的權力,真正的軍令還在許曜的手中。

而且他們的軍隊全部都駐紮在王城之外,城內有著自己的護衛,但在這城內實力最強的當屬於王城禁衛軍。

許曜拿著手中的御令調動了禁衛軍,讓他們配合著這幾位家族,將其他五位反抗自己的家族覆滅。

雖然五位家族都已經做了一些準備,他們紛紛加強了自己家族的護衛,心中也隱約的預感到有事情要發生。但是誰都沒有承受得住禁衛軍的鐵甲,很快他們家族在禁衛軍和當地一些大家族的打擊下,全員淪為俘虜,然後他們原本不願意交出的軍令,也被武力強行奪取。

這些軍令剛剛交到許曜的手中,許曜就將其中的虎符拿了出來,將他們部下所率領的軍隊全部都分給了其他的家族。

除此之外還從這五家之中搜出了不少奇珍異寶,這些身外之物,許曜都分發了下去。

第二天一早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人紛紛來到大殿之上,他們一聽到違抗的人全部都沒了,反而是一大早就將軍令上交給許曜的家族,另外合夥吞噬了另外五個家族,而分到了不錯的利益。

其他一想,如果選擇與許曜合作就相當於站在了與國家合作的平面上,如果選擇違抗,那可就是相當於要跟國家做對。

想到這裡他們紛紛的跑到了右邊的簽名處,將自己家族的名字簽了上去,並且恭敬的上交了軍令,不到三天的時間,所有的人都將手中的權利和兵權全部都交到了許曜的手中。

許曜已經完全的掌握了永恆帝國的所有兵力,此刻已經成為了將中之將,帥中之帥,成為了統領一切的將領。 九頭鳥不安分地看着四周,喝的還是自己帶來的農夫山泉。

蕭不全笑道:“也罷。當年貓教徒弟老虎,也懂得留了一手。我蕭不全今日落到這樣的下場,沒有什麼話說。蕭大師,今日咱們三個一起死,黃泉路上也有伴。”

我啐了口水,吐在蕭不全臉上。蕭不全笑得擺擺頭,沒有伸手去擦掉,只是隨着口水慢慢地變幹。

三個大麻袋套上,蕭不全罵道:“九頭鳥。咱們行騙不殺人,是騙子行業的組訓,欺師滅祖,你不得好死。”

三個大漢套上之後,用大行李箱裝好,運到了行李車上,一路行駛到了江邊。蕭不全敲響了車子:“老狗,傻兔。可以了,跟你的人已經回去了。”車子停在江邊,兩個漢子把行李箱打開。蕭不全道:“裏面每人五十萬,換個正當職業,足夠你們重新開始了。不要再跟九頭蛇了。他是個神經病,老夫也自己清理門戶。”

兩個漢子點頭道:“江湖悠遠,不復相見。”

江邊一艘快艇停靠着,老狗和傻兔上了快艇,很快消失在江面上。蕭不全把我和高墨放出來:“難爲二位了。”

我笑道:“口水吐在臉上都無動於衷,還真是好境界。”蕭不全道:“九頭鳥要是那麼容易上當,還不定數。剛纔來的那個喝農夫山泉,還不是九頭鳥。”

“娘個呸,你們騙子還真是牛逼,一套一套地來。還有幾個替身。”高墨也是忍不住罵道。

蕭不全道:“咱們還有下一場。”在江湖停好了一輛車,裏面準備好了工具。蕭不全動手,又是一陣折騰,這會我他娘變成了剛纔的假的九頭鳥,換上了一雙滿是灰塵的皮鞋,兩襪子也是一隻阿迪王,一直就是安踏的。

還是回到了未央飯店。這回見的是安倍脣。蕭不全這回把自己易容,變成了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太太,口紅加胸前頂了兩個饅頭,屁股上面還加了兩塊墊子,一件大紅袍套上加紅色手套,加上一個坎肩,搖搖晃晃地就進了未央酒店。

身上噴上了濃厚的六神牌花露水,站在他身邊,看了兩眼,我就一股噁心感。

看來騙子不好當,這樣的裝扮,真是讓人難以接受,方圓五里不敢走蒼蠅。

活脫脫一個烈火奶奶。

蕭不全道:“等下見了日本人,咱們不說話,不管什麼事情都不在理就是了。”

進門之前,我讓高墨和蕭不全,每人裝上了一張護身符,怕的就是安倍脣動陰招。

蕭不全大紅袍濃妝,臉上還點了美人痣,口氣一變,活脫脫的都市貴婦人。

我有點納悶,爲什麼蕭不全去見安倍脣的時候,要換上這樣的裝扮。蕭不全把我拉到一旁,如此這般這般地說了兩句。

高墨敲門進去,開門的是個不太高的日本人,裏面已經談起來了。

我笑道:“對不起,來晚了。安倍先生已經來了吧。”

那人嘀咕了兩句日語,進去了一會,就看到安倍脣換上了日本和服,走了進來,看了我一樣,掃過了高墨,最後落在了蕭不全的身上,發出了奇異的光芒。

我伸手在蕭不全屁股拍了兩巴掌:“還愣着幹什麼?進去。”蕭不全沒站穩,一個晃盪,安倍脣伸手扶住了蕭不全。蕭不全捏着手:“討厭。”

安倍脣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蕭不全道:“老闆,是這位帥哥嗎?”這一擺手,濃厚香味散開。我點頭道:“對。”

安倍脣引着我們進去,拉起了蕭不全的手,幸虧戴上了紅手套,不然一雙老手是個人都看出來:“阿姨,你小心點。”

安倍脣被蕭不全迷上,進了房間,動手動腳。

我和高墨進來,把礦泉水放在桌上面,在沙發上面落座。對面的那人,跟我一模一樣,也是拿着一瓶礦泉水。腳上面也是兩隻不一樣的襪子。

安倍脣請蕭不全坐上:“阿姨,你先坐一會,我還有事情忙。”也是狠狠一巴掌拍在了蕭不全屁股上面。

一聲脆響。

蕭不全嗔怒道:“討厭。”我是不敢再看蕭不全了,怕萬一忍不住,笑場的話,那就一切前功盡棄了。

安倍脣笑道:“來了兩個真假的九頭鳥。有點意思。”

安倍脣打死也會相信,眼前的九頭鳥都是假的。

安倍脣的手指動了兩下,從沙發下面鑽出了兩隻醜鬼,一隻蹲在我的面前,另外一隻蹲在假九頭鳥身上。

我當然不能跳起來。對面的假九頭鳥自然看不到醜鬼。

一隻醜鬼爬到我面前眼珠子轉動,看着我的眼珠子。

我現在才明白,爲什麼騙子不好當了,不管什麼時候,都要保持鎮定和從容。

比如,這個時候,醜鬼的手從我的後面八匹狼皮帶伸了進去……他的嘴巴就在我面前,張開嘴巴,看得牙齒裏面似乎有什麼蟲子在爬動一樣,好黑的牙齒。自古行行出狀元,要幹成狀元還真不見。比如說,眼前濃妝豔抹,極品貴婦人的專門提供上面服務,的蕭不全。

誰說騙神好當,我跟他拼了。

安倍脣道:“兩位,哪個是真的,說來聽聽。”

假九頭鳥道:“我是假的。”

我艹,完全不按規矩出牌。

我張嘴道:“我也是假的。”

安倍脣搖搖頭道:“是嗎?”醜鬼的手一直爬到臀部上面,另外一隻摸到了胸口處。對面的假九頭鳥,比我好不了多少,他看不到醜鬼,但是應該是可以感覺得到有人在摸他的。

摸,是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男人摸女人,女人摸男人,當人是一種不錯的感覺。

但是人被鬼摸,是一種獨特的感受。我被摸過了好多次,但是對面的假九頭鳥肯定是一回嘗試到了這種妙不可言苦不堪言的滋味,不知道是作何感想。

我道:“開個玩笑。我是真的。這份有效的合同我帶來了,按照約定,安倍先生,你給我四千萬。”安倍脣哈哈笑道:“都是騙子貪得無厭。”

假九頭鳥道:“我纔是真的。我帶的合同就是真的。”

安倍脣一句話不少,吵了半天,最後我沒有辦法,只能示弱。

最後出現了轉機,安倍脣一巴掌打在假九頭鳥身上,醜鬼順着他的鼻子鑽了進去。假九頭鳥開始跳舞,唱了一首《最炫民族風》。安倍脣道:“九頭鳥先生,現在我看看合同。”

我把合同丟給安倍脣。安倍脣看了兩眼,旁邊的顧問一類上前看了兩眼,點點頭。安倍脣示意倒酒慶祝。

假九頭鳥的人也被送出去,鑽進倆醜鬼的假九頭鳥完全瘋了。當晚,蕭不全被安倍脣留下來。錢是轉到九頭鳥的戶口上的。

我和高墨離開了未央酒店,在孟小魚公司過了一夜。第二天,蕭不全來找我,丟給我是昨天的合同。蕭不全告訴我:“九頭鳥其實已經死了。死在騙子的世界裏面,被手下害死的。”

我嘆道,騙子世界太複雜了,九頭鳥不是有九個腦袋嗎? 寵婚撩人:辰少的惹火小蠻妻 怎麼會被手下弄死的。

蕭不全笑道,騙子的所有竅門只有三個字。

沒真的。

按照約定,蕭不全退回了鷹飛集團騙老人一部分的錢。

蕭不全道:“但很多被團伙的人揮霍,天天玩嫩模都是要錢的。而且天天住總統套房。我年輕的時候,住的都是五塊錢一個晚上小旅店,哪能這樣花錢。”

蕭不全恨鐵不成鋼。

安倍脣給他的一千萬一分錢也沒有吐出來。孟小魚得了合同,還給了蕭不全一筆錢。

蕭不全道,蕭大師,你是個不錯的苗子,想不想當我徒弟。

我搖搖頭道:“我啊,心態好了,看到老人吃不飽飯,好人看不了病,我就覺得難過。我怎麼會下得了手?”

蕭不全道:“我被九頭鳥架空之後,鷹飛集團弄的養老計劃,真的跟老夫沒有關係。不瞞你說,有幾個明星和江城官員可是伸手在這個裏面的。”

說了很多,我有些感觸。

我問蕭不全,爲什麼肯幫我,幫我對付安倍脣。

蕭不全道:“我是那三個人中的一個。”

我驚呆在原地。祖師爺東陵子告訴我,有三個家族可以幫我,用來解開眼前的困難。

難道蕭不全就是其中一個。

我追問道:“告訴我。你是誰?我能看你的真面目嗎?”

醫路成婚,老婆非你不娶 蕭不全道:“我從來沒有人看我真面目。你看了我的真面目,就要娶我嗎?我發誓只給我心愛的女人看我的真面目。”一把年紀的蕭不全,說出這樣的話。我好奇了,難道他並沒有看起來的那樣老,或許和我一樣,年紀輕輕。

我搖頭道,我不能娶你。

他是等了多少年了,我開始懷疑他的年紀了,但是臉上的皺紋了和他的動作。

蕭不全變成高級服務的貴婦人,陪安倍脣的那個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從安倍脣把合同偷出來,肯定廢了一番心血。蕭不全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愉快的神色,很快被掩蓋住。

蕭不全道:“我的作用已經起到了。蕭棋,再見。”他把手機還給給我:“裏面有個號碼,有需要給我打電話。”

我看着蕭不全遠離的背影,我在想,似乎在人羣之中見過他,是什麼時候見過。

他又會是誰?

“喂,你準備幹什麼去,不做騙神的話?”我喊道。

蕭不全喊道:“我想好了。憑我的演技,我準備去香港闖一闖。我聽說《蜜桃成熟時》正在招募演員。或許能夠看上我。”

蕭不全拍拍屁股。

顯得那樣落寞。

帶着面具生活,他豈不是一樣寂寞和孤獨。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孟小魚出手,將周圍的安倍集團的公司迅速攻破。孟小魚給了我一筆錢,請龍奇山出門,動用了幾車人,將一些店子強力突破,砸了稀巴爛,在相應的門面或者樓房裏面,都發現鏡子和八卦鏡,還有一些陰毒的東西,都射向了孟小魚萬國百貨大樓。

在江城地產競標過程之中。 英雄帝國,王都之內。

一位身上穿著顏色鎧甲的年前男子,正看著自己眼前的地圖,極為欣喜的不斷點頭。

這位就是英雄帝國的王儲,被稱之為三皇子的韓永雄。這次兩國聯合進攻永恆的事情,就是由他一手策劃,也是由他一手主持的龐大布局。

在男子的周圍兩側,坐著一位身後漂浮著一把巨劍的老者,這位老者劍眉星目眼神之中蘊含著無限的銳利之氣,身後的神劍輕輕的浮在身後,周身仙氣蘊然,一看就知道是位大人物。

若是有著老一輩的人物來到此地,看到眼前的這位老者,無一不會為之震驚而顫抖。

眼前的這位身負神劍的老者,正是傳說中已經達到了銀仙的劍閣閣主滌罪老人!

滌罪老人曾經在蓬萊仙境遭遇魔族入侵的時候,憑藉一把神劍將對方數百萬大軍殺得潰敗而逃,當屬於整個神州之中的英雄人物,此刻居然選擇站在英雄帝國的身旁,與他們一同策劃如何對付永恆。

「閣主,這次有你們劍閣出手幫忙,他們估計是難逃一敗,我甚至都已經想好了要從他們的手中搶來多少寶物,你看看這裡還缺什麼,你們劍閣要多少。」

韓永雄十分激動的拿著自己手上的合約,那邊寫著若是永恆帝國的認輸需要賠償英雄和獸國極品靈石各一億,若是靈石不足可以用等價的丹藥進行兌換,同時將開啟北城和南城兩門作為通商口岸,稅率由他們來定奪。

這一看就知道是一項不平等的條約,幾乎就是相當於把永恆帝國洗劫一空之後,還要求要定期的向他們繳納保護費。

如果永恆不同意,那麼就會被兩個大國同時踢出局,這樣一來整個國家就會滅亡。這對於雙方來說都不是什麼好事情,所以比起魚死網破,韓永雄自然是更希望永恆帝國的人,能夠簽下這所謂的不平等合約。

而且他也相信永恆帝國的人不傻,知道什麼樣的選擇才是正確的,與其跟他們決一死戰,不如乖乖的把錢交出來,自己好勾活下去。

滌罪老人低頭看了一眼上邊的合約,用著平淡的語氣說道:「我們要一噸的深鋼,一噸的星辰鋼,聽說他們永恆有著一把鎮國寶劍,那把劍我們劍閣也要收。」

滌罪老人看似對這個合約不感興趣,但是提出條件時卻是獅子大開口,彷彿要將永恆帝國的最後一絲資本都榨乾為止,甚至於就連他們的鎮國寶劍都沒有打算放過。

韓永雄聽完之後大筆一揮,又在合約上加上了滌罪老人的條件后,才放下了手中的筆。

「閣主不愧是一代豪傑,下起手來可一點也不比我們輕。沒想到閣主居然對他們的鎮國寶劍感興趣。」

韓永雄將這所謂的投降合約放在了一個木盒子里,就等著永恆帝國提出投降的時候,將這個條件開給對方讓對方簽字,並且乖乖地交出自己所想要的物資。

滌罪老人理所當然的說道:「我們是劍閣,是整個蓬萊神州之中最強的劍修門派,既然如此也理應有著各種各樣的寶劍,我們所看上的劍,那就不一定會屬於我們!」

滌罪長老在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也是極為平淡,但是話語之中所蘊含的霸道卻是絲毫不減。

「那麼我就提前一步慶祝閣主能夠得到寶劍,希望對方能識相一點早點投降,這樣一來我的手中又多了一份競選的底牌。」

韓永雄有些激動的往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一杯酒,隨後也為滌罪老人倒上了一杯,雙方捧起了手中的酒互相致敬,隨後一飲而盡。

「看來三皇子已經對自己競選有著充足的打算,再過不久見到你的時候,估計就要稱呼你為英雄帝國的帝皇了。」

滌罪老人喝了一口酒後,神情也變得緩和了許多。

「不錯,大概還有半年左右父王就要退位,到了那個時候必定會進行一場大選舉。如果我在此時此刻能夠將永恆帝國,拿下那麼我必定能夠贏得皇位!」

韓永雄激動地握著自己手中的酒杯,忍不住地又喝了兩大杯子。

「我們劍閣之所以會選擇支持你,也是因為你有這個權利,希望你不要讓我們失望,這次的事情完結之後,你的功勛應該會超過你的哥哥和弟弟,你將會成為英雄帝國的第一王子,稱為永恆帝皇的正式繼承人。」

滌罪老人之所以選擇幫助韓永雄,就是因為他看出來了,韓永雄是一個潛力股,如果此時他與韓永雄合作,就相當於與未來的英雄帝國的國王進行合作。

能夠與一國之君進行合作,這種特殊的名譽和頭銜無論是放在哪個大門派之中,都可以被稱之為光榮。

如果韓永雄以後真的成為了英雄帝國的帝皇,那麼他一定會對劍閣格外的照顧,這樣一來他們劍閣就能夠進一步的向外擴張自己的影響力。

就在他們策劃著美好未來的時候,門外突然闖進來了一位士兵,那士兵報告也沒有打,就直接沖了進來,神色慌張得甚至連話都說不出口。

「混賬東西!沒看到這裡還有客人嗎?」

韓永雄不悅的盯著這位士兵,若不是看到他的手中還帶有剛剛傳來的情報信,可能就已經叫來其他的手下,將這個不知禮貌士兵押出去,先重重地進行懲罰。

那士兵上氣不接下氣的跪在了地上,一邊求饒一邊對韓永雄說道:「三皇子,請饒恕我的罪過!實在是是軍情萬分火急,絲毫都容不得耽誤!剛剛永恆帝國已經傳來了消息。」

韓永雄一聽是從永恆帝國那邊傳來的動靜,立刻消了氣,好奇地問道:「哦?沒想到他們那麼快就投降了嗎?」

「不……不是……出大事了,他們不僅沒有絲毫要投降的意思,甚至還將所有的兵馬都聚集了起來,似乎真的要與我們決一死戰!」

「什麼?」

此言一出,韓永雄和滌罪老人驚異口同聲的問了出口。

「而且在下還打探到了最新的消息!」

那位跪在地上的士兵繼續說道:「對方將所有的軍令都聚集了起來,交給了一個人保管,那人是永恆帝國的一位門客,名為萬將之帥許曜!」 許曜現在確實是春風得意,成為了萬軍統帥后,不僅入住了新的大殿,還有著一盞金色的大轎子,前後左右共有十個僕人抬著轎子,那拉風觀感,就如同開著一身全金的法拉利出行那般威風。

許曜集結好了全軍之後,第一時間出手了。

對方是兩國聯盟,許曜下的第一個命令,就是拿出了一半的兵力跟隨著這些大家族的年輕子弟們,直接沖入獸國的大營之中。

一夜之間,獸國大營全軍潰敗!

原本獸國想要集結好全部的兵力,一舉攻下永恆帝國的第一座城池,現在他們還在集結階段,等待著後方的物資運輸過來時,就被許曜一波帶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