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模樣和地球上的長得都差不多,可是卻總會在很多地方都有區別。

「我們再去查看一下周圍有沒有什麼奇怪的東西吧!」對於這個看不出來歷的小東西,秦毅並不想過去糾纏,只想要快點兒弄清楚這附近究竟有什麼。

如果他猜測得沒有錯的話,這裡應該就是上古秘境的陣法中心地帶。可是,他卻清楚的知道,這個地方不過是進入上古秘境之後沒多遠的地方。

按照常理來說,這裡不應該是中心地帶才對。

「轟!」忽然周圍一陣劇烈的響聲傳來,秦毅驚訝的看著眼前那隻小黑貓就在不斷的變大。

當它的身體變得和秦毅差不多一樣大小的時候才終於停了下來。

而這隻貓更是如同成精了一樣,一雙爪子叉在自己的腰上,學著秦毅站立的模樣,鼻孔朝天的看著天花板。

一行人都被這動作逗得憋不住笑了出來。

「你們來到這裡不會也是為了進入仙境吧?」忽然那傲嬌的黑貓終於開口說話了。

只是它這一開口,卻是生生的把秦毅等人嚇了一跳。眼前的這東西顯然不是異獸,能夠控制身體的發現變換,就已經夠奇怪的了。可是為什麼它竟然還會開口說話呢?

「還真是一群見識短淺的人類,在你們的眼中除了人類和異獸,還剩下什麼?」黑貓一轉身就找了個凳子,一屁股坐了下去。隨後一隻腳高高的搭在桌子上,另一隻腳則隨意的搭在自己的腿上,一陣一陣的抖動著。

「你這兒大爺的模樣,是跟誰學的?」秦毅也拉過一張凳子,很隨意的坐在黑貓的對面。

「哼!這裡被外界的人稱為上古秘境,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這所謂的秘境之中其實就是通往仙境的地方。每個來這兒的人要麼是在還沒有到達的時候,就已經死在路上了,要麼就是進來這裡經受不住挑戰死了。或者就是,有實力非常厲害的人,進入了仙境自然也就不願意再回來了。」

黑貓依舊是鼻孔朝天的模樣,然後利用眼睛的餘光看著瞟了一下秦毅等人。

秦毅額頭上忽然掉下幾根黑線來,這都什麼鬼?一個披著貓皮的人吧這是?

「所以進入仙境究竟是怎麼回事?」紅塵等人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這黑貓。

她們已經作為大帝有萬年的時光了,可是卻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有仙境這麼個東西的存在。

尤其是,還有關於進入仙境的傳說。

「你們目前的實力還不夠資格知道這些東西,回去吧!到了你們夠資格知道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黑貓一臉不屑的看著秦毅幾人。

在它的眼中,這些人都是微弱的存在。雖然他們的實力在外人看來是非常強大的存在了,可是在它這兒還真算不上什麼。

而且,就他們目前的這種實力,再給他們即使萬年的時間去修鍊,都不一定能夠進入仙境。

「這裡有沒有什麼珍惜藥材或者是適合我們修鍊的輔助東西?」秦毅也覺得是目前他們的境界還沒有達到應該知道這一切的時候,就像當初黑大帥不給他解釋紅塵身一樣的。但是到了最後,實力到達一定境界后的他,不也知道這一切了嗎?

所以,目前最重要的任然還是去修鍊自己的實力。

「從這裡走出去大概五百米遠之後,向左轉進入清岩山脈那裡的東西或許會適合你們。」黑貓聽見秦毅的這話之後,忽然收起了所有的傲嬌,靜靜的看了秦毅許久之後,還是選擇了告訴秦毅一切。

「謝謝!」沒來由的,秦毅選擇了相信這黑貓,帶著眾人就要離開。

只是這是浦雷卻忽然沖向黑貓,抽出手中的佩劍威脅道:「快說,究竟要如何才能夠到達仙境?」

關於這裡能夠進去仙境他確實不知道,但是關於仙境的傳說他卻是知道的。在哪裡,元氣是非常濃郁的。每個去到那裡的人類,都會很快的晉陞境界。最後才能夠成為一個真正不可被忽略的存在。

而秦毅卻是如今再想要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急忙對著啞巴他們搖了搖頭。

這時候可千萬不能衝動,這個黑貓給他的感覺很不一般。如果真的對上了的話,他懷疑就算他們四個人聯手也不一定會是這黑貓的對手。

「作死!」黑貓臉色一沉,一雙藍色的眼睛中忽然迸發出兩道淡藍色的光芒,朝著浦雷衝擊而去。

浦雷正一臉的洋洋得意,正在幻想著自己將會有什麼什麼樣的未來。到了仙境以後,要如何如何的橫著走。

只是,卻猝不及防的被這兩道光給撞擊住了。

下一刻,浦雷徑直的倒在地上。一雙眼睛大大的瞪著,口中更是不斷的吐出鮮血來

「你很聰明,知道有些東西應該放棄。如果你跟他一樣的選擇,那麼就算你們的實力比他強,此刻也只能是一具屍體!」 豪門盛寵:總裁的蜜制新妻 黑貓的臉上露出沉靜的表情,對於秦毅幾人在剛剛選擇理智的站在一旁它也感到很滿意。

「我們走吧!」秦毅帶著一行人沒有任何猶豫的就離開了這裡。

只是一路上,紅塵和清水都是心有餘悸的跟在秦毅的身後。

其實,剛剛他們也確實對所謂的仙境產生了不該有的想法了。如果不是浦雷提前犧牲了自己,讓她們看清楚了下場的話,她們還真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也做出同樣瘋狂的事情來。

一路行進,在天色暗淡的夜空中,幾個人快步離開那棟樓。

這個地方絕對不是他們應該帶下去的地方!

「這裡應該就是黑貓說的清岩山脈了吧?」按照黑貓說的路線走出去許久之後,秦毅等人終於來到一座高聳入雲的山峰前。

看著周圍鬱鬱蔥蔥的環境,秦毅能夠感受到這個地方的元氣比上古秘境之中的其他地方要濃郁好幾倍。而整個上古秘境的元氣,卻是比外界的高出了許多。

符界之主 所以,來到這裡或許對於他們的修鍊還真是有不少的好處。

「我們先分頭去看一下周圍的情況,啞巴跟著我。」秦毅伸手抓住啞巴,臉上都是果敢。

「好!」

同意秦毅的安排之後,幾個人就急忙開始分頭行動。 秦毅一邊向前走去查看情況,一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查看周圍的情況。雖然對於紅塵和清水的實力他還是比較放心的,可是在這個地方,他還是不敢太大意了。

「秦毅?」尋找了許久之後,都沒有什麼發現。秦毅也沒有感受到紅塵和清水有什麼危險,所以幾個人也就繼續在這裡尋找著。

直到天色由昏暗變得明亮,再由明亮變得烈日炎炎的時候,秦毅這才在這鬱鬱蔥蔥的山坡上找到了一方清凈的地方。

「沒想到這山上竟然會有這麼一個地方?」啞巴跟在秦毅的身後,看著眼前的場景,心中忽然變得開朗起來。

這青山綠水之中,竟然有一座茅草屋坐落在這裡。而且,周圍就如同有人打理過一樣,滿是盛開的鮮花。

「喜歡的話,以後我們可以長來這裡。」秦毅寵溺的看著啞巴溫柔的笑臉,不自覺的伸手將啞巴攔入懷中隨後一個吻落在啞巴的額頭上。

「我們進去看看吧!」啞巴的臉色在秦毅這一連串列雲流水一般的動作中紅得如同熟透了的蘋果一般。

可是就在秦毅和啞巴剛剛靠近這座茅草屋的時候,卻被一股力量給彈了回來。

秦毅釋放出自己的元氣將抵擋這傷害,才勉勉強強的讓自己和啞巴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

「你們是什麼人?」忽然,剛剛看起來一片安靜的茅草屋周圍忽然出現一個個透明的人物。

「你們又是誰,這裡是什麼情況?」秦毅急忙拿出剛剛得到的那塊令牌,臉上的疑惑絲毫都沒有掩飾。

「哼!就你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有什麼資格接受上古秘境的傳承?」透明人中忽然走出來一個看起來年齡不大,但是脾氣卻不小的女子。雙手叉在腰上,鼻孔朝天的指著秦毅。

秦毅微微一笑,這段時間忙著和異獸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打交道去了。似乎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見到這種囂張跋扈的人了。

「所以你想要怎麼做呢?」秦毅釋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在附近尋找紅塵和清水。

這幾個人的實力可能會是他們囂張的資本,但是無論如何他都不會輕易向任何人低頭的。

「我們兩打,如果你輸了,就乖乖的把你手中的令牌給我。這上古秘境之中的傳承,由我們自己來安排。」女子任然是一臉的傲氣。

「如果你輸了呢?」秦毅眉頭一鎖,原來這傳承還是可以轉讓的。

「你在幻想什麼?就你這種實力的人類,我壓根兒就不放在眼裡,你也想打贏我?做夢去吧!」女子忽然一揮手,周圍的草木都折斷了不少。

腳下更是傳來一陣地動山搖,那一刻秦毅感受到自己的胸口一陣壓抑。就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快速調節氣息之後,秦毅依然平平淡淡的看著女子。

「如果你輸了要怎麼辦?」就算他贏的可能微乎其微,可是誰規定的他就一定會輸?

他秦毅能夠走到今天,從來就不是一個認命的人。

「你很自信嘛!既然這樣的話,如果是你贏了,我們自然會遵從這裡所有的規定和法則,讓你進入這神聖的地方,接受屬於你的傳承。」這時候人群中忽然走出來這鶴立雞群的女子。

她一身傲然的氣場讓人不忍將眸子從她的身上挪開哪怕只是一刻鐘。

而她身上的氣場和說出這話后,其他人都默默的點了點頭表示同意,讓秦毅很確定這個女人肯定是這群人裡面領頭的一個。

「那麼,就打吧!」秦毅冷靜的看著這群人,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這些人應該是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紀元裡面。

如今出現在這裡的,或許就只是他們的精神力所控制的一個身體而已。就像當初他在地球上看到的那個年輕人一樣。

那麼,這群人的實力應該是非常高強的。至少對於現在的他來說,完全就是一個可望不可即的存在。

畢竟精神力是隨著實力的增長而漸漸修鍊起來的,能夠將精神力給修鍊成這樣的人,可想而知他的實力是有多麼的強橫。

「找死!」依舊是那個狂妄的女子,一道強大的白色東西猛然沖向秦毅,那速度完全是秒到秦毅的身邊,秦毅急忙後退一步想要躲開這攻擊,只是卻沒有想到的是,這攻擊竟然還會轉彎、追擊!

「人類!今天你註定是走不出去了!」狂妄女一陣冷笑,隨後翻身追上秦毅的身影。就是一通亂七八糟的武器對著秦毅的方向扔了過去,她強大的元氣也沒有任何鬆懈的對著秦毅發起攻擊。

秦毅閃躲不及,被這密密麻麻的攻擊傷到了腰間。

秦毅忽然跳到高處,拉開兩人對戰的距離。然後快速調整自己的氣息,並應用青光快速的調理自己的身體。

「你做這些無謂的掙扎,無非就是能夠多活幾秒而已。」狂妄女落定在秦毅的對面,一雙眼睛如同皓月一般明亮卻又在這明亮中帶著陰謀算計!

而秦毅面對這強大的攻擊,快速運用自己的青光對自己形成保護。此後,更是利用自己渾身的元氣對狂妄女發出攻擊。

「愚蠢!」狂妄女整個人連同她的頭髮絲兒都是對於秦毅的蔑視和不爽。

飛身利用空中那些亂七八糟的武器,在她的元氣包裹之下對著秦毅一陣射殺:「狂妄而自以為是的人類,今天我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虐殺!」

頃刻間猶如萬箭齊發對準秦毅射擊而去,沒有任何規律。

在這錯綜複雜的攻擊之下,秦毅完全找不到一點兒的空隙針對狂妄女,似乎就連自我保護,都有一定的難度。

「死!」狂妄女瞅準時機,對秦毅猛然發起攻擊。那些密密麻麻的武器此刻忽然收縮了一下範圍,留給秦毅本就狹小的空間此刻變得更加狹小了。

而周圍的元氣更是如同源源不斷的一樣,朝著秦毅湧來,形成壓迫。

秦毅嘗試著將自己的身體與這裡的自然進行融合,盡自己最大的限度去調用這裡自然的力量來和狂妄女抗衡。

與此同時他還不忘記將自己的青光注入一部分到啞巴的身體裡面去。

「破!」在強大的壓迫下,秦毅終於爆發了自己凝聚的所有力量。

一瞬間將周圍的那些兵器都震得粉碎,只是他的身上卻出現了一道道的血痕。

秦毅急忙單手捂著胸口,調整自己的方向,不讓啞巴看到自己此刻的情況。

「你既然能夠挺得下來?」狂妄女對於秦毅能夠接下她這一下攻擊感到非常的不可思議。

「秦毅!」而站在秦毅身後的啞巴現在明顯已經感受到了秦毅的不對勁了,她運起身上的元氣,一雙眸子變得血紅,注視著前方一動不動的秦毅。

「小妹妹!他們當初可是說好了的,要單打獨鬥哦。如果你就這樣介入的話,我們可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答應的呢!」見到啞巴的動向之後,那個領頭的女人忽然走上前來阻止了啞巴的所有動作。

而啞巴雖然眼中都是憤怒,可是她的腦海中卻還保留著一絲清醒。這些人的實力,就連如今的秦毅都不是對手。她不知道自己出手會有多少可能活下來,如果失敗了的話,會不會讓秦毅更加分心了呢?

「就你們兩個弱雞一樣實力的人類,就算是你出手,也是於事無補的。不如趁著現在我們心情好不想和你算賬趕緊離開這裡吧!否則的話,一會兒可能就走不掉了。」人群中不知道是誰說了句話。

「就是啊,小妹妹,你何必為了這麼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這麼想不開呢?」

而周圍的人也正是因為這句話開始了哄堂大笑,啞巴卻緊緊的咬著自己的后槽牙。

秦毅是個驕傲的人,是個負責人的高人,她一定要想辦法保住秦毅。

「少他媽廢話!」秦毅忽然大喝一聲,腦海中回憶起啞巴當初為他付出那麼多的場景。他不願意再讓啞巴面對任何的危險,不願意再給自己留下任何的遺憾了。

秦毅的青光正在體內不斷的恢復著他如今的身體,而他卻是攜帶著強大的力量對著狂妄女就是一通猛烈的攻擊,沒有任何的停留和滯留。

「不知死活!」狂妄女忽然一個翻身,人就跳出去好遠。

「帝印!」秦毅快速收回自己的力量,猛然躍身來到高空之中。手指正在不斷的變換著指結,忽然一股強大的金色光芒沖著地上衝擊而去。

強大的金光落下的瞬間,周圍都是一陣強大的壓迫。剛剛還嘚瑟不已的人這一刻都目瞪口呆的看著秦毅打出來的這恐怖傷害。

「這、這怎麼可能?」領頭的女子簡單秦毅打出的這傷害時,整個人都震驚在原地。

從這小子的實力來看,是完全打不出來這樣的傷害的。可是,這卻又是他實實在在的打出來的東西。所以,唯一可以解釋得通的就是這傢伙利用的東西,一定是什麼曠古絕今的功法。而一個人的身上如果有什麼絕世寶物的話,就一定不會是只有單一的一件。

再加上這小子的身上竟然有著上古秘境的傳承之物,所以殺了這小子對於她們來說絕對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姐妹們一起上,將這個人手中所有的好東西都給我搶過來!」領頭的女子忽然站出來,一揮手所有的人得令之後,都虎視眈眈的看著秦毅。

「你們可還真是夠不要臉的,剛剛不是還提醒我這是他們兩個人的戰場嗎?」啞巴再也壓制不住自己暴怒的情緒了。

對於這群不要臉的女人,她就算是付出全部,也一定不會讓她們傷害到秦毅的。

「你是傻子嗎?這世界當然是誰強誰說了算了,如今的你和這小子在我們面前,不過就是螻蟻而你!」

眾人如同看笑話一樣看著啞巴。

「所以你們就選擇群毆他們兩個嗎?」這時候正好趕來的紅塵和清水也正好聽見這群女人不知死活的話語。

兩個人的表情都冷淡到了極點,身上那種歷經千萬年才歷練出來的大帝威壓瞬間釋放出來。

「又來了兩個大帝?」領頭的那個女子忽然眉頭緊鎖在一起,這一個她們是可以對付的沒錯。可是現在又多出來兩個,她們可能就不會那麼輕鬆了。

「兩位不知道來這兒是有什麼事呢?我們正在解決一些內部問題,還請兩位不要隨便插手!」領頭的女子忽然上前一步,施施然的對紅包和清水拱了拱手。

「你們快帶著啞巴離開這裡,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簡單紅塵和清水來到這裡之後,秦毅忽然感覺心中一塊巨大的石頭如同放下了一樣。

只要啞巴離開這裡,他就可以無所謂的和這幾個女人打一場。

「秦毅,雖然說你的機遇很好,剛剛成為大帝,實力就已經和我們差不多了。可是有些東西,還是需要經久不衰的鍛煉才能夠出來的。就例如,這大帝的威壓!」

忽然,紅塵和清水的身上迸發出一層淡淡的乳白色光芒,其中更是泛著一絲絲的金黃色光圈。

而這光芒一出來的瞬間,剛剛還狂妄不已的幾個女人急忙報團抵抗。

秦毅急忙掏出一瓶丹藥塞進自己的口中恢復自己的實力。

「秦毅,你剛剛進入到大帝行列。有些東西你還從來都沒有接觸過,今天就帶你好好利用一下大帝的許可權。」清水忽然飛身來到秦毅的面前,一伸手就將秦毅提起來一同來到紅塵的身邊。

運起你身上的元氣,然後將青光注入到你的元氣之中去。

清水認認真真的觀察了周圍的人許久之後,她清楚的看得出來這周圍的人實力都是非常強橫的。想要輕輕鬆鬆的對付了她們,似乎並沒有可能。

「這叫做大帝融合!」紅塵隨著清水的話語,緩緩運起身上的元氣,然後注入自己的青光進去。

而秦毅也跟著紅塵的動作,將自己的青光注入到元氣之中去。

只是隨著這進展的程度加深之後,秦毅的身體上忽然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劇痛。

什麼鬼?

剛剛看著紅塵這樣的時候,那可是輕描淡寫的就完成了。可是怎麼到了他這兒來了之後,就變成了無盡的疼痛了?

「嗯!」紅塵對上秦毅的目光之後,尷尬的低下頭去咳嗽了兩聲之後,才緩緩抬起頭來:「忘記告訴你了,這大帝融合因人而異。有些人會感覺到經脈寸斷的疼痛,而有些人則是無所謂的就進行了。當然了,這只是第一次融合的時候可能會發生的情況,以後就不會有這樣的情況了。」

秦毅深呼吸,急忙調整自己身體裡面已經開始紊亂的氣息。繼續將青光注入到自己的身體裡面去。

而紅塵和清水互看一眼后,也都分分利用自己的大帝融合之力,在身體的周圍形成一道強大的磁場。

「咋們速戰速決殺了他們其中一個,否則的話三個大帝的融合之力激發出來,我們再想要的對付他們可就沒那麼容易了。」領頭的女子見到這樣的情況后,立刻召喚出一根笛子。

忽然一陣悅耳的笛聲響起,這笛聲中似乎帶著些許歡樂,讓人聽了之後莫名的心馳神往。

「這笛聲,秦毅穩定心神,千萬不要被這笛聲給迷惑了。」清水快速利用水波在秦毅的周圍形成一道流動性的牆體,將秦毅保護在其中。

「你們幾個的實力在我們這裡任何一個人面前,還真是獨木不成舟的。想要通過你一個人的力量就保護住他,可能性為零!」忽然,領頭的女子將手中的笛子扔向秦毅的方向,飛身而起。

在空中立刻出現一架古箏,女子緩緩落座在古箏前,一雙纖纖玉指緩緩在古箏上面開始彈奏。

笛子撞擊在那道流動性的牆體上,立刻陷入裡面去了。而此刻她的古箏聲音更是形成一層層的光波朝著秦毅所在的方向衝擊而去。

秦毅因為剛剛受到笛聲的影響,所以融合既然中途停止了下來。現在反應過來之後,立刻閉上眼睛,主動屏蔽了外界一切的感染。忍受著劇烈的疼痛,將自己身上的青光注入到元氣之中去。

很快,秦毅的周圍泛起一層淡淡的青光而這青光之中竟然還夾雜著些許紅色和紫色。

而那古箏形成的一道道攻擊穿過透明的牆體,來到秦毅的身邊時,都被秦毅身邊的這層光給吸收了進入。很快,那些力量就融入到秦毅的力量中去。

秦毅身邊的氣勢忽然暴漲,發出一陣陣的碰碰聲。

「現在怎麼辦?」紅塵和清水一人站在一邊,可是任然沒有阻止住女子的攻擊進入透明牆體裡面去。畢竟這攻擊是來自於四面八方的,而且其他的人此刻也已經開始了自己的攻擊。

一瞬間,這一片天地一改往日的清凈祥和,樂聲四起。

「紅塵、清水你們不用管我,就讓她們的攻擊進入這裡面吧!」秦毅忽然睜開一雙明亮的眼睛。

這些攻擊他的力量,竟然能夠被他吸收了作為他自己的力量。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多來點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