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王總,難不成,是王部長那邊的事情?我這段時間,一直心神不寧,卜算了幾卦,發現天象異變,似是有詭異的事情發生,不知道,是不是有關係?”

一名看上去花白鬍子的老師傅,走上前來,淡淡地說道。

“裘老,你算出什麼了?”

辦公室裏頭,有人開口問道。

這裘老,是個雜家學派的人物,野路子出生,卻是學了不少正派的東西,道教五術,也精通一二,在這羣人裏頭,有些輩分,許多人都尊敬他。

只見裘老面色嚴肅,說道:“我上個月,夜觀天象,看東南方,天星異變,似是有奇異之景,也不知道東南方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這近幾個月來,天象常常大變,也不知道各地區,是不是有什麼怪事發生。”

裘老所說的,便是當初至尊渡劫之時,蜀川之地發生的異象。

只不過,這種異象,絕非常人能推演得知出來的,像裘老這樣的民間術士,能看出有所差異,已經是本事不小了。

衆人七嘴八舌,一時之間,都議論起來。

王浩軍見這些人講來講去,都講不到自己心裏去,一時之間有些不耐煩,開口說道:“都被瞎猜了,今日我找你們來,是因爲我家裏頭的事情。”

“家裏頭的事情?”衆人頓時安靜下來,微微一怔。

王浩軍深吸了一口氣,將王老爺子的病症,說了一遍。

刀子聽罷,眉頭一皺,說道:“生死有命,富貴在天,王總……現在科技醫學如此昌盛,若是都診治不好,恐怕……我們也無力迴天。”

王浩軍聽完,臉色陰沉下來。

衆人一見,心中一顫,連忙都不敢再開口。

這樣的事情,確實超出了他們的能力範圍。

要在場的這些人,捉鬼驅邪,他們尚且還能做到,要他們救一個病重之人,如何能行?

畢竟,逆天改命這樣的事情,怕是人世之間,沒有多少人能做到,閻王讓你三更死,誰能留你到五更? 王浩軍冷“哼”一聲,從衣袋之中,取出了那張李長生給他的符紙,說道:“今早,我遇到一個陌生人,給了我這張符紙,說是燒成灰攪拌在水裏,讓老爺子服用之後,能有好轉,我今天找你們來,就是來幫我看看,這張符紙,有沒有問題。”

“噢?”

衆人一聽,都紛紛瞪大了眼睛,驚詫萬分。

喝符水?

刀子整個人臉色陰陽不定,似是想笑,卻又不敢,強忍着,好一陣,纔開口說道:“王總,我知道你心急老爺子的病情,不過……這喝符水的事情,恐怕都是那些江湖騙子弄的,切勿病急亂投醫啊!”

“對啊!王總,這符紙是真是假,都尚且不明,要是給老爺子服用了,萬一出了什麼事,誰能承擔?”裘老也開口說道。

王浩軍說道:“所以我讓你們幫我看看。”

話一說完,將符紙遞上前去。

衆人一個個面面相覷。

裘老走上前來,將符紙接了過去,細細看了起來。

一時之間,不少人圍了上來,查看裘老手中的符紙。

符紙是黃色的,不過,古舊的氣息,似是從符紙上透出來,硃砂畫下的符文,也像是有一些時日了,字跡早已經滲入了符紙當中。

“咦……”

裘老微微一怔,皺了皺眉頭。

“怎麼了?”

王浩軍心神一動,急忙看向裘老。

此時,只看見圍觀符紙的幾名江湖奇人,臉上也都露出了驚疑的神色。

“看這畫符人的功力,似是不淺,一氣呵成,筆下游龍戲鳳,熠熠生輝,這符紙裏頭,透着一股靈力,看這符紙不像是贗品,估計……這人真有幾分道行……”

裘老開口說道。

“有道理?”刀子一聽,“噗嗤”一下,笑道:“王總若是想要符紙,我們這裏,哪個不能畫?這符紙裏頭含着靈力,畫符的人有道行,有什麼稀奇的?關鍵是……這符紙能不能醫治王老爺子,這纔是重點。”

“對對對……”

衆人聽了,頓時恍然,紛紛應聲說着。

剛纔一時之間,只顧着分辨這裘老手中的符紙,是不是真的,倒是忽略了這符紙的真正效果。

像王老爺子這種病症,人到老年,也得安天命,可不是一張有靈力的符紙,能夠醫治的。 紀少輕裝上陣抓淘妻 要不然,生病感冒,都去求神拜佛得了,還去什麼醫院?

“要我說,這符紙,是真的不假,不過……要想治好老爺子的病症,恐怕……嘿嘿……”

人羣裏頭,一個大腹便便的胖子,突然陰笑了兩聲,開口說道。

“楊東,你怎麼看?”

王浩軍目光凝重,朝着這名胖子看去。

胖子叫楊東,據他自己說,是閭山三奶派傳人,學的是正統的法教。事實上,這楊東的本事,確實不小,跟隨了王浩軍多年,別看他講話不客氣,但實則,卻是真有幾分本事,要不然王浩軍也不可能養着他。

有一年,王府的人,外出度假,去了一個南美的森林裏頭玩探險,結果,一不小心,遇上了當地的土著,發生了衝突。

打穿steam游戲庫 土著裏頭,有詭異的巫師,一番做法之後,回來的人,一個個身上都長了奇異的疹子,奇癢無比,半個月不到的時間,疹子化膿,疼痛難耐,當時去了很多醫院,都找不到治癒的辦法,就是這楊東,出手幫忙,說是那土著巫師,弄了小鬼,一直跟着這些人,於是做了場法事,折騰了足足三天三夜,後來……這些人身上的疹子,才退去。

那一次,倒是讓王浩軍徹底大開眼界,對這楊東一直十分信賴。

王浩軍手底下養的這些人,足足有十幾號人,雖說都是江湖奇人,不過,有些人的本事,王浩軍也未曾親眼得見,但是楊東可是實實在在有本事的大師。

楊東見王浩軍問自己,禁不住一笑,說道:“王總,王老爺子如今的狀態,是不是救不了了?”

王浩軍聽罷,嘆了口氣,說道:“醫生說,我父親恐怕時日不多了,約摸也就一星期左右的時間吧!還讓我們儘早辦理後事。”

楊東微微點了點頭,說道:“王總,要我說,我們這些人裏頭,雖然個個都是高手,不過,道教裏頭五術當中,有‘醫’這一門,我們這些當中,恰巧所有的人,對這一門術法,都不精通,我看這符文,是道門符文沒錯,畫符的人,也必定學過道門的東西……指不定,對“醫”這一門術法,有所瞭解……”

楊東話說到這裏,在場的人,似乎都明白他想要說些什麼了。

裘老接話說道:“楊東說得對,王老爺子現在的病情,拖下去,也沒多久了,只能是死馬當活馬醫,試試一下,若這人真的有幾分本事,救活了老爺子,那自然是好事,若真是個江湖騙子,王總……要對付他,還不容易嗎?”

王浩軍聽完,陷入了沉思,半天沒有說話。

在場的這些人,所說的話,確實在理。

不過,他可不敢隨意拿王老爺子的生命開玩笑,要知道,王府之中,可不是他說了算,上頭還有兩個哥哥,只不過……兩位哥哥身處高職,沒有空閒時間回家照顧老爺子,所以家中的事務,才由王總來操辦決定。

“要不這樣,王總……我們隨你一同去,這符紙燒成灰燼,讓老爺子喝下,倘若真有什麼事情,有醫生在,有我們在,興許還能幫上一點忙,你看如何?”

楊東看着王浩軍,開口說道。

“對啊!我們一起前往看看,別的我們不敢說,要是真出了什麼差錯,憑我們的能力,穩住老爺子命魂個把時辰,應該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只要到時候及時就醫,王老爺子應該沒有什麼事。”刀子接話說了一句。

“好,那就這麼決定了,裘老、刀子、楊東,你們三人,今晚去我家裏頭找我。”

王浩軍面色一震,開口說道。

衆人聞言,紛紛點頭,許多都想要一同隨行。

不過在場人數衆多,若是都去了,恐怕打擾了王老爺子休息,商討過後,其餘的人,決定晚上一同前往,不過守在王府院子裏,一旦有什麼事情,也能隨時幫上忙。 夜晚,八點。

一干人等,來到了王府。

整個王府之中,王浩軍只留下了醫生護士,其餘的閒雜人等,一併都支開了。

王家勢力龐大,也受外界關注,人一多,難免口雜,傳揚出去,恐怕聲譽有損。

衆人都守候在王府的庭院裏頭,只有刀子、裘老和楊東,隨着王浩軍,一同去了王老爺子的臥房。

王老爺子的臥房,足足有七、八十平米,裏頭擺設清新淡雅,一張木製的長桌,供老爺子平日研習術法,不過……自從王老爺子病重之後,這張桌子,已經許久未曾用過了,好在下人們平日也經常打掃清理,上面依舊不染一塵。

靠着牆邊,連排的大書架,上頭擺放着許許多多的書籍,書架兩頭,擺放着盆栽,看上去格調高雅。

王老爺子的牀榻,在靠窗的位置,兩頭已經擺放滿了許多醫療的儀器。

三名護士,守候在王老爺子的牀邊,見王浩軍進來了,連忙打招呼。

“你們去外面等候,沒有我的吩咐,不用進來。”王浩軍輕聲地說道。

三名護士點了點頭,便離開了房間,順手將房門關上。

整個房間裏頭,剎那之間,變得無比的安靜,只聽得見心電圖儀器發出“滴滴”的聲音。

裘老三人,看了一眼昏睡當中的王老爺子,一時之間,都沒說話。

半晌之後,刀子開口問道:“王總,那道士,有沒有跟你說,這符紙的使用程序?”

王浩軍說道:“他只跟我說,盛一碗清水,將符紙燒成灰,放入清水之中,然後,讓老爺子將符水喝下去便可。”

“嗯!”

邪君的七夕皇妃 三人聽完,點了點頭。

一切準備就緒,一碗清水,拿了過來。

王浩軍小心翼翼,將符紙點燃,火苗“蹭”的一下冒起,燃燒在符紙上頭,一股煙火味,瀰漫在了整個房間之中。

沒一會兒的功夫,符紙便燒成的灰燼,放入了清水之中。

王浩軍看向三人。

裘老微微點了點頭,對刀子和楊東說道:“你們去將老爺子扶起來。”

“好。”

楊東和刀子,沒有遲疑,走到了王老爺子的病牀邊上,小心翼翼地將王老爺子的氧氣面罩取下,將王老爺子扶起半身。

王老爺子還在昏睡當中,渾渾噩噩,自然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要是知道自己的兒子要給自己喂符水,恐怕王老爺子寧願死,都不會喝。

王浩軍端着碗,走到了王老爺子的身旁,謹慎小心地給王老爺子灌符水。

一時之間,空氣似是凝固一般,房間裏頭的幾人,如同要窒息一樣。

裘老、刀子和楊東,更是做好了準備,一旦王老爺子出現什麼異常,他們便會馬上施法,穩定住王老爺子的命魂。

說句實在話,王老爺子現如今三魂七魄,已經去了兩魄,是半隻腳踏入棺材的人了,一命嗚呼也是遲早的事情。

剛纔裘老三人一進屋子,看到王老爺子的狀態,心裏頭已經明白了幾分。

若不是王老爺子這般,恐怕王浩軍也不會用這種辦法,死馬當活馬醫。

“咕嚕……咕嚕……”

清水灌入了王老爺子的口中。

不多時,碗中的清水,已經快要見底。

王浩軍這纔將碗放下。

刀子和楊東,急忙將王老爺子平躺而下。

幾人等了一會兒的時間,沒見發生什麼不尋常的事情,頓時面面相覷。

楊東眉頭一皺,說道:“這符水,看樣子,好像沒啥用處。”

刀子聽罷,一拍大腿,說道:“我早說了,那道士,估計就是個江湖騙子……”

王浩軍眉頭緊皺,臉上神色凝重,看着自己的父親,緩了片刻,說道:“裘老,你怎麼看?”

裘老的臉上,也露出了驚疑的神色,卻是微微搖了搖頭,說道:“不對啊!這符文,明明有靈力蘊含在其中,若那道士……真是個江湖騙子,何必用一張真符?如果……真的救不了王老爺子,他這樣做,無異於是引火燒身,更何況……這道士平白無故,給了王總你一張符文,一沒要錢,二沒要利的,不應該是騙子纔對。”

王浩軍聽罷,點了點頭,也覺得裘老說的有幾分道理。

刀子卻是“噗嗤”一笑,說道:“要我說,那道士,就是想要碰個運氣,看看能不能有成效,若是運氣好,真將老爺子的病治好了,王總一定不會虧待於他,若是治不好……只要符文是真的,不會出什麼大事情,王總也不會追究於他。”

楊東說道:“刀子說的有理,現如今,投機取巧的人多了去了,這符文是真的沒錯……可未必真有用,要不然……我們這些人,人手一道真符,還用得着去抓鬼除妖嗎?賣符就足夠賺的了……”

裘老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人之命,乃天註定,非後天之力能改,王老爺子如今年壽不低了,要想憑藉一張符文的力量治癒病症,確實是有難度。”

見三人你一言,我一語,都說得有理,王浩軍心中原本燃燒着如同火苗一般的希望,也漸漸覆滅。

帝霸 看來這一次……他父親的病,就是神仙來了,也治不好。

想到這裏,王浩軍禁不住嘆了口氣。

幾人在房間裏頭,足足呆了快一小時的時間,病牀之上的王老爺子,依舊在昏睡當中,沒見任何好轉的情況。

“唉……也罷,我們先離開吧!”王浩軍淡淡地說了一句,萬念俱灰。

說完,轉身便要朝門口的方向走去。

裘老三人,也嘆了口氣,徹底放棄,一同移步。

房間裏頭,平靜得很,只聽得見儀器“滴滴”的聲響。

王浩軍打開了房門,讓裘老三人先走了出去,自己依依不捨,回頭又看了老爺子一眼,隨後搖了搖頭,走出房門。

房門關上,屋子裏頭,一片祥和。

“咳咳”

一陣乾咳的聲音,突然在房間裏頭響起。

昏睡之中的王老爺子,身軀猛然一顫,如遭電擊一般,睜開了眼睛。

“來人……來……來人……”

王老爺子一伸手,似是用盡全力,喊了一句。 站在王老爺子房間門外,還沒來得及離開的王浩軍等人,猛然身形一顫。

一時之間,王浩軍臉上,露出了驚疑的神色,看向其餘三人。

三人也微微怔了一下。

王浩軍說道:“剛纔……怎麼好像?有聲音……”

裘老臉色大喜,說道:“莫不成是老爺子?”

“老爺子?”

王浩軍頓時反應過來,整個人也驚了一下,連忙轉身,將房間門重新打開。

一剎那,王浩軍整個人喜出望外,完全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之情,連忙將房門推開,疾步走到老爺子面前。

“爹……”

“水……口渴……”

王老爺子開口說着,整個人聲音有些嘶啞了。

“水……快……拿水來……”

王浩軍大喜,連忙扶住王老爺子的身子。

刀子和楊東,驚得連忙去倒水。

裘老整個人怔在那裏,看着眼前甦醒過來的王老爺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啊!

這符水,真有效果?

看老爺子的模樣,氣色確實好了不少,簡直出乎所有人的預料。

這事情,若非親眼見到,沒有人敢相信,原本中風癱瘓的王老爺子,現在竟然能動彈了。

刀子拿着水,連忙過來,說道:“水,老爺子……你要的水……”

王老爺子口乾舌燥,一把接過水杯,“咕嚕咕嚕”就狂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