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楊浩輕笑著開口。

學生?

有哪個學生,能夠影響到校董會的決議的。

鄭睿明苦笑著搖搖頭,然後看向倉庫裡面,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鄭校長,裡面那些人公然禁錮學生,甚至有些本身就是混混,這件事你們一定嚴肅處理。」

楊浩淡笑著說道,可是語氣卻帶著一絲不容置疑。

「好,這事我們會上心的。」

鄭睿明點頭應道。

「恩,既然唐老派你們來了,這件事我就不再多管了。」

楊浩笑著告辭,給豺狼使了個眼色,龍衛們有秩序的退了下去。

隨後他便帶著陳紹峰等人,漫步離去。

「我去,老大你是在是太牛逼了!」

陳紹峰瞪著眼睛驚呼,旁邊的關堂和熊子,也是崇拜的看向楊浩。

「切,我不牛逼,還能是你們老大嗎?」

楊浩咧嘴一笑,隨後就帶著熊子幾人開車前往校醫院。

「老大,俺身子骨硬,這點小傷沒必要去醫院的。」熊子瓮聲說道。

「屁話,手臂骨都折了還說沒事!」

楊浩瞪了熊子一眼:「筋骨乃是習武之人最重要的地方,熊子你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啊,等你身體調養好了,老大我就教你太極拳!」

「八極拳!」

熊子黝黑的臉龐上滿是震驚:「八極拳不是早失傳了,老大你真的會?」

「當然,只要你好好養傷,到時候老大就教你。」

楊浩笑著說道,熊子常年練拳,基礎以及打紮實了,練習這八極拳,也不是什麼難事。

「嘿嘿,還是老大對俺好。」

熊子摸著頭傻笑起來,八極拳可是華夏民間,最為霸道的一套拳法,民間一直有句俗語。

練拳不練八極拳,終究只算皮毛拳!

意思就是練拳之人,如果沒有修鍊八極拳的話,就算你其他的拳法再怎麼精通,都只能算是皮毛而已,可想而知八極拳,對於練拳人有多大的誘惑!

「老大,是不是修鍊了八極拳,就可以變得和你一樣厲害了!」

陳紹峰雙眼發光的說道。

「哇,老大,你也教教我們倆吧!」關堂也是一副期待的神情。

「你們倒是想得美!」

楊浩笑罵一聲,隨後語氣肅穆的說道:「八極拳不適合初學者,你們普通拳法都沒有精通,要是貿然修鍊八極拳,輕則肌肉損傷,重則會傷經斷脈。」

「啊?這麼嚴重!」

陳紹峰二人傻眼了。

「就是這麼嚴重,你們還是先把基礎打牢點吧。」

楊浩聳聳肩:「熊子打小就練拳,現在也只是達到修鍊八極拳的及格線而已,我也只敢教他前面幾層拳法。」

「老大說的沒錯啊!」

熊子瓮聲回應道:「俺曾經聽爺爺說過,八極拳雖然霸道絕倫,可是對於修鍊者的身體要求很苛刻,在古代,那可是只有拳法宗師才能完全掌握的!」

「額……那老大你,你是什麼開始修鍊八極拳的。」

陳紹峰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我啊?」

楊浩挑挑眉頭,咧嘴笑道:「老大我十歲就開始修鍊八極拳了,唉,沒辦法,誰叫老大我是武道奇才呢。」

「切,臭美!」

陳紹峰和關堂,齊齊豎了個中指表示鄙視。

「好了,到醫院了!」

楊浩停下車,扭頭笑道:「這段時間你們幾個都好好調養身體啊,過幾天,老大親自教你們練拳!」

「行!老大你說話可算數啊!」

陳紹峰擠眉弄眼的賊笑:「就算沒有老大你這麼變態,咱至少也要練一個金槍不倒對吧!」

「別貧了,趕緊去看看骨科!」

楊浩笑罵著一腳踢過去,將這幾個活寶趕進醫院。 幾個人在醫務室打了石膏,足足忙活了大半個下午,這才完事。

「行了,你們幾個回去休息吧!」

醫院門口,楊浩對著陳紹峰幾人笑道。

「老大你不回宿舍嗎?」

陳紹峰納悶說道。

「恩,老大我可是很忙的,唉,誰叫我魅力這麼大呢,天天都有美女邀請我。」

楊浩做出一副頭疼的模樣。

「切!」

幾個活寶豎起中指,齊齊鄙視。

將這幾人送回宿舍后,楊浩才驅車離開。

可是當他剛剛開車到校門口,一輛警車呼嘯著就衝過來,一個急剎車加漂移,橫擺著攔在楊浩面前。

吱嘎!

刺耳的急剎車聲音響起。

「恩?」

楊浩緊緊皺著眉頭,看著車窗外的這輛警車,他的心裡正惱怒,剛剛要不是及時剎住車,兩輛車就直接撞上了!

「喂,你怎麼開車的啊!就算你是警察,也不能……」

楊浩搖下車窗正準備理論幾句,可是他的表情,突然就變得怪異起來。

「哼!也不能怎麼樣!」

李詩詩打開車門,俏臉上充滿了寒霜!

噶!

怎麼是這妮子?

「咳咳……大胸美女,怎麼是你啊。」

楊浩尷尬的撓撓頭。

「哼!楊浩,你來的時候,難道就沒有聽到後面的警報聲嗎!」

李詩詩雙手叉腰,柳眉橫豎,不爽的看向楊浩。

她今天實在外面執行公務,恰巧就看見楊浩開車在路上,她原本是想找楊浩說些事情的,可是對方的車速實在太快,任憑她再怎麼加大馬力都跟不上!

甚至氣急之下,她將警車的警報器都打開了,這個楊浩都沒有絲毫要停下的意思!

「汗,警報聲?」

楊浩歪著頭想了想。

他來的時候,好像確實是聽到了後面的警報聲,可那個時候他滿腦子都是想著陳紹峰等人的安全,哪裡還管的了那麼多?

「楊浩,你今天已經完全是超速行駛了,這件事你算是被我逮著了吧!」

李詩詩氣得胸口鼓鼓囊囊的,

「我去,大胸美女,你不是刑警嗎?什麼時候變成了交警?」

楊浩納悶問道。

「要你管,反正你今天落我手上了!」

李詩詩瞪了他一眼,嬌喝道:「趕緊給我下車,不然我就以超速行駛抓你進局子!」

我擦!

這妮子今天吃火藥了?

「大胸美女,你不會這麼絕情吧?」

楊浩苦悶的打開車門,嘴巴里咕噥道:「咱倆也算是老相好了吧,好幾次我都幫助了你,現在就是這麼報恩的?」

「你……」

李詩詩剛準備反駁,卻又沒有說出什麼話來。

確實。

楊浩上次還幫中中海市局贏得了擂台賽,還有上上次,更是在暴徒手裡救下她來了!

「哼!一碼事歸一碼事。」

李詩詩邁著筆直的長腿,直接來到楊浩的面前。

「楊浩,你今天超速行駛,我的行車記錄儀可都記下來了,而且我都開了警報器你都不停車,這更是抗拒執法!」

「你說,這件事該處理!」

說完。

李詩詩雙手抱在胸前,一副老娘吃定你了的神情。

「額……那個,你說怎麼辦?」

楊浩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兩個選擇,一個嘛我把你車扣押,再把你的駕照吊銷,然後再以違反交通法把你拘留七日,等你拘留結束后,我再來和你算算抗拒執法的懲罰……」

「抗拒執法這就比較嚴重了,我先在全市發布通緝令,然後再派出一大波警察去抓你……」

李詩詩舉著玉手,一根根比試著。

「大胸美女,你還是直接說第二種選擇吧!」

楊浩汗顏道。

他算是看出來了,這妮子擺明了是沖著第二個選擇來的,就是不知道是什麼!

「哎呀,你選第二種呀?」

李詩詩得意的停止了胸脯,眨巴眨巴大眼睛說道:「第二個選擇就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不,兩個要求!」

兩個要求?

楊浩的神情怪異起來。

「我靠,大胸美女,你不是要強迫我和你做那種事吧!」

楊浩誇張的大叫一聲。

「啊?做哪種事?」

李詩詩一愣,沒聽明白什麼意思。

「我告訴你啊,雖然你長得挺漂亮,發育更是很好,可是那種事講究一廂情願,可不是強迫能來的!」

楊浩的眼神變得幽怨起來。

「臭流氓,你想哪去了!」

李詩詩瞬間聽明白了,俏臉上一片緋紅:「你再這樣無理取鬧,我就直接抓你了啊!」

「抓我?你是抓不住我的,同樣,我也是抓不住你的!」

楊浩一臉壞笑,擠眉弄眼道:「因為我們兩個的本錢都不弱啊,尺寸太大了,一隻手怎麼抓得住呢。」

說著。

他還故意用色眯眯的眼神,放肆的落在李詩詩的身前。

「啊!!楊浩!」

李詩詩咆哮一聲,瞬間就狂暴了。

唰!

一記凌厲的鞭腿呼嘯而來。

我擦,這妮子說動手就動手?

楊浩輕笑一聲,探出手微微一擋,直接就抓住了李詩詩的腳踝,同時一個滑步貼近過去。

「啊!」

李詩詩發出一聲嬌喝,臉色頓時不自然起來。

只見楊浩貼過來,可是並沒有把她的腿放下來,高高叉起搭在楊浩的肩膀上,在加上兩個人緊密的貼在一塊,這動作要多曖昧就有多曖昧。

「楊浩,快把我放下來!」

李詩詩怒嗔道。

「不放,反正我伸頭縮頭你都要整我,我還不如先佔點便宜呢。」

楊浩一副色眯眯的表情,作勢就要撲下去。

「楊浩,你要是敢亂來,我饒不了你!」

李詩詩俏臉上滿是憤怒,還夾帶著一絲緊張。

「嘿嘿,大胸美女,你現在還要威脅我嗎?」

楊浩踏前一步,兩個人的身體,貼得更加緊密起來,可是突然間,他的臉色就大變。

一隻白嫩的玉手,攀上了楊浩的腰間軟肉。

狠狠掐住,然後猛的一扭。

嘶!

楊浩頓時就倒吸一口涼氣。

「疼!疼啊,快住手!」

楊浩疼得齜牙咧嘴,趕緊鬆開李詩詩的長腿,整個人倒退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