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緩緩走進大營

「砰砰砰!」

….

一陣拳打腳踢的聲音傳來,一道道身影被轟飛而出,像一顆顆炮彈一樣被轟飛!

賀翎魔鬼般的身影從營帳中走出,再走向下一個大營!

這些大營裡面都是聯盟軍的指揮官和戰地高官,在賀翎的手下都活不過一個回合!

一會左邊傳來一道道慘叫聲,玩家們連忙去支援

可還沒去到地方,便又發現換了一個方向,速度太快了,根本跟不上

有人很聰明,叫這些玩家直接去指揮營等著,那裡是聯盟指揮營,賀翎肯定會去的!

一處不起眼的營帳之中,一位謀士正在此處研究兵法,卻發現一群玩家沖了進來

「你們這是?」

謀士眼睛微眯,手中的兵法不留痕迹的收了起來,問道。

「指揮使大人,賀翎殺過來了!」

玩家們一個個慌張的拿著刀,像是要埋伏在這營帳之中

謀士一驚,旋即嘴角微掀:有意思~

看了看周圍的玩家,這些廢物,還來保護自己,這是等著自己保護他們吧?

不時會有一些玩家沖入營帳,跟著這些玩家一起埋伏下來,人越來越多了,賀翎的身影卻是遲遲沒有出現

謀士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卻是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靠近!

「挺熱鬧啊!」

果然,賀翎走了進來,看到這裡這麼多人也是微微一驚

「殺了他!」

人多壯慫膽,這話不是白吹的,只見這些士兵像是打了雞血一樣,一個個殺向了賀翎!

萬界碰瓷王 「這是?」

賀翎面色微變,手中也是極為迅速,直接大手一揮,莫名的結界施展

「狗屁八卦陣之一拳一個小朋友!」

那些人就盡數被困在了陣法之中,身形也是被隱藏而去

營帳之中只剩下那謀士和賀翎二人

「厲害!」

腹黑王爺糊塗妻 謀士莫名的一笑,旋即手中收回不知何時點燃的熏香,對著賀翎微微一拱手:

「久仰!」

「不管你是誰,現在你立於賀某的敵對,我只給你一次機會,要麼臣服,要麼死!」

總裁的捉鬼新娘 賀翎眼睛一眯,果然是毒,怪不得那些士兵個個怪異的厲害

眼前這個謀士不是玩家,應該是某個會用毒的npc才對!

「大將軍殺伐果斷,賈某願意臣服!」

這個自稱賈某的謀士竟然直接就臣服了,有些出乎賀翎的意料,對著賀翎詭魅一笑:

「雖然您殺不了文和,但文和卻是久仰您賀將軍,願與您一同逐鹿天下!」

話音剛落,賀翎的面色就為之一變,文和!?

還是用毒的謀士…莫不是毒士賈詡!?….

怪不得如此有底氣

「恕微臣直言,將軍此番突襲,的確是出人意料,也能儘儘風頭,但於實際來說卻沒有什麼用處,這些玩家會死而復生,將軍的士兵也沒有在此守衛……」

賈詡對著賀翎分析道。

「吾要的,是立刻開戰!」

賀翎目光微眯,淡淡的說道,雙手之上的血滴掉落在地~

賈詡是個聰明人,聰明絕頂,歷史上的他幾次轉折後為曹魏開國功臣,后官拜大魏太尉,位列三公之首,還是魏文帝帝師,這可不是吹的,誰能想到他一個董卓的部下會走到日後那般厲害的地步?

看了眼賀翎一臉的殺氣,突然明白了什麼,賈詡又是一笑:

「若是將軍想要出一口氣,不妨聽聽文和的意見?」 「咔嚓!」

完顏康手中的酒杯瞬間變得粉碎,雙目射出令人心悸的殺氣。

「梁豹是賭王梁鴻的兒子?」

二王子完顏英點點頭,

「康伯伯,我難道會騙您嗎?不信的話,您可以親自派人去調查,這梁豹在飛豹學院潛心修鍊基因進化功法十多年,是飛豹學院戰力榜排位第一的人物,距離突破皇級境界也就只差一點點了。」

完顏康冷笑一聲,

「哼,這世界帝級巔峰的人大把,可是要想突破皇級境界,卻難如登天,即便梁豹是帝級巔峰境界了,他這一輩子都別指望可以突破皇級境界,

我早就忘記了二十多年前賭場的那件小事,沒有想到,我如此大度,他們梁家卻對此耿耿於懷,還想著找我報仇,哼,看來我這人還是太仁慈了啊!」

秦川看了完顏康一眼,淡淡地說道:

「康大人,對於您來說,殺一個人是小事,也許很快就忘記了,

可是,被殺人家的父母兄弟親人卻會永遠記住這個仇恨,一旦他們有機會報仇,一定不會放棄的,

我猜測那梁豹投靠在大王子完顏何的門下,一定是想藉助大王子的權力來對付您,完成報仇的計劃。」

秦川雖然不知道內情,但是他卻懂得如何推波助瀾,鼓動完顏康和大王子的對立。

二王子完顏英突然拋出這個爆炸性的消息,自然也是為了加深第一戰將完顏康和大王子之間的對立情緒,刺激他主動出擊,剷平大王子的勢力。

完顏康並不是蠢人,內心當然明白二王子突然拋出梁豹這條消息的用意。

可是,完顏康畢竟是飛豹帝國的第一戰將,平日里也是狂妄清高慣了的,即便知道二王子在激將自己,可是內心卻毫不在意,當即冷笑道:

「呵呵,梁豹想要藉助大王子的勢力找我報仇,簡直是做夢,別說大王子現在不是帝位繼承人,即便是帝位繼承人,更甚至成為了飛豹帝國的帝王,又能把我怎樣?

別忘記了,大王子現在不過帝級中級境界,連高級境界都沒有突破,他才加入皇家金牌侍衛隊不久,想要突破帝級高級都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

即便修鍊了飛豹神功,以他的資質,要突破到皇級,基本上沒有可能,

大王子敢抓我?還是敢殺我?」

完顏康霸氣側漏,絲毫不避諱。

二王子完顏英也是聽得內心驚悚不已。

現在有飛豹帝王壓著,所以完顏康還不敢怎樣,萬一哪一天帝王死去,飛豹帝國的皇級進化者就只剩下第一戰將完顏康了,還有飛豹學院的院長星海。

星海只是一個半官方人物,對於帝國王朝的爭鬥想來不願意參與其中,這麼看來,那以後的帝國王朝且不說都要聽從完顏康的擺布?

二王子內心真是細思極恐啊!

不過,這種心思卻不能表現出來。

完顏英呵呵一笑,說道:

「康伯伯,以您的功勞和地位,連父王都要敬您三分呢,大王子自然是不敢動您的,就怕到時候有些小人唆使,亂了朝綱,蠱惑人心,」

「哼,我看誰敢?到時候老夫見一個殺一個!」

秦川一愣,說道:

「我覺得我們還是早點想辦法對付大王子等人,不能讓他真的成為了帝位繼承人,到時候就有些難以收拾了。」

完顏康點點頭,說道:

「秦兄說的也有道理,對付大王子也簡單,趁他現在羽翼未豐收拾他,

梁豹現在不是他的第一猛將嗎?

那就從他下手,先殺了他,把他身邊的那些小夥伴一個個殺死,

嘿嘿,我倒想看看大王子有多大膽子,會不會被嚇得屁滾尿流,哈哈……」

秦川一聽,當即鼓掌道:

「妙啊,康兄這招妙啊,可以不直接動大王子,但是卻可以達到震懾的目的,讓大王子老老實實聽話,這樣也不會引起帝王的反感,妙!」

完顏康哈哈一笑,說道:

「大王子畢竟是大王子,現在又是帝王的心頭愛,我們暫時留點餘地,不要直接動他,如果被我們警告之後還不懂得收斂,到時候我自然有一百種方法讓他低頭認錯。」

完顏康霸氣側漏,一旁的秦川連聲叫好,唯獨二王子有些尷尬鬱悶。

完顏康是第一戰將,秦川是第一富豪,兩人都和大王子沒有生死仇恨,不一定非要和大王子對立。

兩人今天看到了帝王有意立大王子為王位繼承人的意思,內心的想法也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如果通過震懾,可以讓大王子聽話,又何必冒著惹怒帝王的風險去刺殺大王子呢?

在二王子和大王子之間,他們不一定非要二選一,他們選擇的是一個可以聽話受控制的人繼承未來的帝位。

必要的時候,拋棄完顏英,也會成為他們的選項之一。

完顏英明白這一點,也不能說破,只能強裝微笑,點頭稱讚道:

「康伯伯這一招果然很妙!」

……

楊嘯第二天和大王子等人遊玩了一天,跟大王子等人提出了自己想要在紫源星建立飛豹學院分院的想法,大家聽了都覺得不錯,完顏何也表示全力支持。

楊嘯離開飛豹帝國都城,通過傳送站來到了飛豹學院。

楊嘯從飛豹學院畢業之後,學院的身份門牌卡已經上交,不過楊嘯是個名人,守門的侍衛都認識他,見到楊嘯來了,立即恭敬地說道:

「哎喲,楊嘯同學,您回來了?」

「呵呵,是的,我回學院看望星海院長,順便辦點事情,可是我現在沒有門牌卡,」

「這個不礙事,我這裡有一張臨時門牌卡,你拿去用,離開的時候記得交給我就好。」

侍衛說著將一塊玉牌遞給楊嘯。

楊嘯接過來,說道:

「那就多謝了!」

進入飛豹學院,一切依舊,內心滋生起一股親切感,猶豫了一下,楊嘯走向學院行政大樓,準備去找肖玲。

楊嘯離開飛豹學院大半年了,內心對肖玲很是想念,肖玲是他離開地球之後第一個真正意義上的戀人,他對肖玲還是很有感情的。 洛陽的拍賣會總算是結束了

橘紅色的暖陽在高空中掛著,映射在這古老的城樓之中

曹操心滿意足的從拍賣會之中走了出來,嘴角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顯然是收穫不小,竟然買到了兩塊紫鐵血令,可以召喚紫金鐵騎了

這次全場拍賣的紫金鐵騎的紫鐵血令只有十塊,而自己得到了兩塊,張讓那個太監得到一塊,袁紹拿了一塊,剩下的好像都是不認識的玩家了

「主公,我們現下去何處?」

你敢天長我願地久 程昱緊隨而出,之前因為座位的事有些不爽,現在也已經被紫金鐵騎給衝散了

甩甩自己的衣袖,如今曹孟德有了誅殺黃巾的功勞,又坐擁著紫金鐵騎,怕是日後前途非凡,心中不由得更加肯定了要追隨曹操的想法

只見曹操一臉笑意的微微抬頭,看向天際,摸摸自己下巴處細密的絡腮鬍,像是自言自語:

「天色還早,玩家們應該不急著出發,那可是一隊隊威懾天下的特殊騎兵,怎能讓吾眼看著它們白白溜走?」

說著,眼中一陣精芒閃爍

轉過身,對程昱說:

「仲德,你拿此令牌,回營找夏侯,令他們速速去傳送陣處和城門處,就說吾發現了黃巾逆賊,我們城門處匯合!」

「是!」

程昱猶豫了一瞬間,忽而明白了什麼,微微一笑,連忙領命回營去了

曹操甩了甩衣裳,將兩枚血令藏進袖口,向著城門樓處走去

儘管之前因為黃巾之亂的緣故,大量的流民四散奔走,民不聊生,世態舉艱,但這洛陽城中卻是熱鬧的很

最近天氣涼爽,日頭正盛,卻也感受不到任何的熾熱

結束收拾完黃巾戰場的殘局之後,所有的部隊都班師回京,在城門外匯聚,要等待主將領賞封功,再回到自家封地區

而負責這次戰爭的盧植,皇埔嵩等將軍也在城外紮營,等待皇上的下一步指令和獎賞

曹操來到了盧植指揮大營,

「騎都尉大人!」

士兵們紛紛對曹操行禮,被曹操直接無視

一路走到大營之中,止步於營帳之外

「騎都尉大人!」

營帳外有兩名帶刀侍衛,乃是盧植的親衛

「孟德有事前來求見盧大人!」

曹操整理了一番衣衫,這才拱手道。

不等兩個侍衛稟告,只聽營帳中傳來一道略顯嘶啞的聲音:

「進來吧!」

病王每天都想討好我 曹操聞聲,連忙走了進去

營帳內空空蕩蕩,只有一個年邁老者和一卷卷書軸

老者正是此次身為中郎將大人的盧植,也是天下學士中的有名之人,師從大儒馬融,又是議郎將蔡邕的好友,不得不讓曹操為之畢恭畢敬

「參見大人!」

曹操對著盧植一個躬身行禮

「不必多禮,如今黃巾之亂已平,汝此番戰功赫然,定是無上前途,此時不在京中待賞,來我這作甚?」

盧植正拿著一卷刻著兵法書文的捲軸研讀,頭也不抬的問道。

「晚輩前來探望前輩,是一理由,有事稟告,又是一理!」

曹操沒有在意盧植的無視,彷彿早已經習慣了,人家有本事的端架子,自己就得恭敬的捧著~

「有何事,請直言!」

聞言,盧植這才緩緩的抬起了頭

已經有幾縷白髮垂下的褶皺老臉之上,雙眼卻是那般清澈睿智

「末將在城中發現似有黃巾賊人,特來稟告大人,請下軍令,允孟德前去捉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