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還沒等蘇瑾仔細的體味,他就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墜落感,這種強烈的反差讓人毛骨悚然,特別是蘇瑾這種有恐高症的,等到蘇瑾感覺腳下踩實的時候,整個人都蹲了下來。

“嘖嘖,這就是你去找來的人?有點……慫啊!”一個聲音在蘇瑾耳邊響起,他擡頭向周圍看去,只見周圍一排十幾個人,正像看猴一樣看着他,其中就有韓琳美。

韓琳美尷尬的朝蘇瑾笑了笑,然後瞪了眼之前說話的人,怒聲道“李金鵬,不會說話就給我閉嘴,蘇先生是完美攻略了甲級事件的高人,也是你能議論的?”

李金鵬皺了皺眉,有點不相信的看着蘇瑾道“就他,這個小白臉完美攻略了甲級事件?你不是被人誆騙了吧?”

韓琳美氣的不行,但這個李金鵬又是反抗軍裏一等一的好手,她也不能說太重的話,不過也正因爲李金鵬平日裏在反抗軍重是屬於超一流戰力,所以這次韓琳美向蘇瑾求援,讓他很是不爽,感覺是韓琳美不信任他。

蘇瑾摸了摸自己的臉,說實在的自己雖然之前是公司職員,但是和小白臉這三個字應該也搭不上邊纔是,不知道這李金鵬是怎麼看的。

“李金鵬,你再亂說的話,我就要懲罰你了。”韓琳美怒聲道。

李金鵬將脖子一梗,不服輸的道“反正我不能讓你被騙了,小子,你到底有什麼本事,拿出來給我們看看。”

蘇瑾見李金鵬的樣子,忍不住笑了笑,這個李金鵬似乎是對韓琳美有意思啊!這種莫名其妙的敵對,一般只有對情敵的時候纔會出現,看起來這李金鵬的對抗意識很強嘛。

李金鵬見蘇瑾發笑,以爲蘇瑾是看不起他,周圍可還有十幾號人呢,韓琳美爲了蘇瑾呵斥他就已經讓他很沒有面子了,現在這個小白臉又嘲笑自己,李金鵬怎麼能不惱怒。

“小白臉,你什麼意思?我告訴你,我們反抗軍可不是能夠隨意戲弄的,你要是敢騙我們,我讓你有來無回。”說罷,李金鵬從地獄手冊重召喚出一柄重劍,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韓琳美沒有辦法,走到蘇瑾身邊輕聲道“蘇先生,這次請您來花費了很多,所以有些人心裏……有些芥蒂,如果可以的話,希望蘇先生能夠讓他們見識一下。”

蘇瑾心中發笑,看起來除了這韓琳美,其他的反抗軍似乎對自己都不信任,不過這也不奇怪,如果是花野真衣忽然帶了個人回來,說這人怎麼厲害怎麼厲害,想必自己也不會立即相信。

“你想讓我怎麼展示?”蘇瑾反問,他掃過這裏的人道“我是剔骨刀小隊的隊長蘇瑾,這一次我是爲了我的隊員楚義而來,既然各位想讓我展示一下,不知道什麼樣的展示你們覺得合適呢?”

“簡單,和我打一場怎麼樣?”李金鵬隨手將那至少有百餘斤的重劍抓了起來,挑釁的朝蘇瑾揚了揚下巴!

“無所謂,你們高興就好。”蘇瑾雙手插在兜裏,一羣連被控制的楚義都對付不了的人,他們的實力恐怕真的如同向南所說,算不上強大。

“都給我列開!”李金鵬低吼一聲,周圍的人似乎都知道這個李金鵬好戰,也明白他的戰力確實強大,所以在李金鵬吼聲剛出的時候,所有人就自動列開了,給兩人留下了一個足夠施展身手的空地。

李金鵬出手很堅決,他持劍朝蘇瑾衝了過來,重劍無鋒,大巧不工!他的手段很簡單,強力鎮壓,一力破千巧!

蘇瑾的應對更加簡單,出手,單指,擋劍!一根手指,抵擋住李金鵬劈斬下來的重劍。

李金鵬一愣,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過這不妨礙他加大自己的力量,只見李金鵬將重劍抽回,以更大的力量劈斬下來。

蘇瑾不動,同樣是那根手指,這一次他連出指的動作都沒有,就那樣簡簡單單橫在那裏。

鐺……!

一聲金鐵交擊的聲音傳來,李金鵬反倒被自己的力量崩了出去,蘇瑾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李金鵬的肉身大概與被中級身體強化劑強化過後的自己差不多,如果自己僅僅是之前經過高級身體強化劑的肉身強度,雖然也能抵擋下來,但肯定不會這麼輕鬆。

但是地獄酒館老闆的那瓶酒確實厲害,自己如今已經全部服用完了,他有一種自己的身體強度又提升了一個檔次的感覺,只不過這李金鵬還測試不出自己的極限來。

周圍圍觀的人目瞪口呆,李金鵬是反抗軍裏超一流的好手,特別擅長近身搏鬥,這一次邪教派把楚義控制住對反抗軍進行殺戮,當時被楚義堵住的大部分人都死了,只有少數人活着逃離,這其中就有李金鵬的功勞,是他和另外幾名反抗軍一起拖住了楚義,才讓其他人有逃走的機會。

所以反抗軍的人其實對李金鵬還是信任的,絕對李金鵬就算不是韓琳美請來的高手的對手,但至少也有一戰之力,再怎麼不濟也不會像現在這個樣子,居然連蘇瑾的一根手指都無法突破。

“你結束了?那該我了!”蘇瑾將手指收回,猛的一指刺出,這一指對於李金鵬來說,就好像一杆長槍刺了過來,而且這一槍凌厲無比,以至於他根本沒有躲避的機會。

嗤!

一聲悶響,蘇瑾的手指順着李金鵬的耳朵擦了過去,只見李金鵬背後的一面牆壁直接被蘇瑾刺穿,而李金鵬的耳朵也流出鮮血,那是被蘇瑾這一指的指風擦破的。

蘇瑾收回手指,他這一指沒有任何的技巧,和李金鵬一樣,完全是以力鎮壓,不過他的力更快,更強。

“現在可以了麼?”蘇瑾隨意的說道。

李金鵬面露羞色,他心中憤怒,並不是惱怒蘇瑾,而是惱怒自己剛纔居然連躲閃都做不到,他將自己的重劍往地上一扔,一聲不吭的轉身就走。

韓琳美一臉無奈,歉意的朝蘇瑾苦笑,蘇瑾示意無礙,他能夠理解反抗軍這些人的想法,花了大價錢請來的人,如果沒本事的話,豈不是賠大了。

“蘇先生,您是休息一天?還是……?”韓琳美問道。

蘇瑾直接道“休息就不用了,楚義現在在什麼地方?直接帶我去就行了,這件事情早晚要解決。”

“好的,李金鵬你給我回來!召集咱們的人,咱們要出發了。”韓琳美朝着李金鵬就喊,然後氣呼呼的走了過去。

一個小時後衆人出發,一開始還好,衆人乘車前行,但當到了一個城市邊緣的時候,衆人就放棄了汽車,改用步行進入城市。

一行十人,韓琳美和李金鵬都在其中,進入城市之前韓琳美特意囑咐蘇瑾道“蘇先生,這城市是邪教派的地盤,楚先生現在就坐鎮在這裏,不過在我們到達目標之前,希望蘇先生能聽從我的指揮,不然被邪教派發現了,我們就危險了。”

“沒問題。”蘇瑾點了點頭,一行人這才進入城市。 城市中非常安靜,幾乎看不見什麼人,韓琳美取出一件亞麻寬布給蘇瑾,示意蘇瑾披上,而且不止是蘇瑾,其他人也都披上相同的亞麻寬布。

“這是邪教派的城市,邪教派的人要求在他們所控制的城市裏,所有人都必須信仰邪教派,不然的話全部都要被處死,而這種亞麻布正是邪教派信徒的象徵。”韓琳美低聲給蘇瑾解釋道。

蘇瑾有些疑惑,他低聲問道“一塊亞麻布就能確定身份?這麼兒戲?”

“當然不止是一塊亞麻布,邪教派的信徒還要求在臉上紋上邪教派的紋章,不過現在是夜裏,大家將頭埋深一點,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李金鵬在旁說道,他被蘇瑾擊敗後鬱悶了很長時間,但慢慢的發現蘇瑾和韓琳美確實沒有什麼關係,也就釋懷了。

蘇瑾點了點頭,韓琳美將十人分成兩撥,一撥的五人在外圍接應,如果他們遇到麻煩了,讓他們就地造成混亂,給蘇瑾等人逃脫製造機會,而蘇瑾,韓琳美,李金鵬還有另外兩人則負責進入城市深處,尋找楚義。

“蘇先生,這位是韓軍,他最擅長各種爆破,同樣是資深者,其靈能爲念力!”韓琳美介紹着身邊一位四十來歲的男人,男人行立坐走都對自己有嚴格的要求。

“韓先生是軍人?”蘇瑾問道。

韓軍點了點頭,向蘇瑾伸出手道“以前是華夏第三集團軍的軍人,不過已經退伍很長時間了,爆破的手藝也是當初在軍中服役的時候學到的。”

兩人握了握手,韓琳美繼續介紹另外一名女子“這位是林佳佳小姐,她不是資深者,但是她手中有一件非常不錯的裝備,很適合潛入工作。”

林佳佳非常漂亮,比一般的三流女明星還要標緻一些,特別是笑容很具魅力,如果是在正常的世界,蘇瑾相信稍微包裝一下,她一定能夠成爲影視界的一顆新星。

林佳佳也向蘇瑾伸手,握完手後她取出一張面具戴在了自己的臉上,只見她的臉上一陣幻化,直接變成了蘇瑾的模樣。

蘇瑾饒有興致的看了看,這件面具確實不錯,變幻後的細節非常精細,只是只能夠轉變面容,對身材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改變,比起吳辰的變化靈能就差的太遠了,不過深夜裏糊弄下人,或者在特定的場合下還是有些用處的。

“等下佳佳負責打頭,如果遇到邪教派的人,便由她負責應付,韓軍你負責在周邊安放炸彈,李金鵬負責給蘇先生支援,蘇先生你保留體力,準備一戰就是了。”韓琳美對蘇瑾說道。

蘇瑾沒有意見,小隊裏的人基本都是功能型的,擁有強攻正面戰鬥力的只有李金鵬和自己,李金鵬實力說實話也不算弱了,但想要對抗擁有內力的楚義還差不多,那麼自己就是殺死楚義唯一的希望了。

對於擊敗楚義,蘇瑾或許還覺得難辦,但如果單單是殺死就容易多了,擁有邪神長弓的自己連半神都殺的了,更別說是楚義了。

一行人緩緩在城市中前行,城市中燈火輝煌,但卻看不見什麼行人,偶爾見到幾個,也都和他們一樣,身上披着厚重的亞麻布,急匆匆的自己行走。

就在衆人已經走到了城市的深處時,忽然有一羣沒有披着亞麻布的人出現,他們直接擋住了衆人前行的方向。

“你們幾個站住,你們是什麼人?這麼晚了爲什麼還在這裏亂走?”來人一共七個,他們明顯與普通的教徒不同,蘇瑾眼皮微微一擡,這幾個可不是普通人,而是和他們一樣的宿主。

林佳佳立即向前一步,語氣虔誠的道“尊敬的各位大人,我們是虔誠的教徒,我們在外與其他教友聚會的太晚,現在正在回家的道路上。”

“擡起你的頭給我看看。”爲首的一人對林佳佳說道。

林佳佳不敢怠慢,立即擡起頭,露出了自己的臉,在她的臉上,那面具幻化出一片古怪的紋章。

幾人看見林佳佳的臉後,不由的一愣,林佳佳是貨真價實的美女,韓琳美雖然也長的不錯,但和林佳佳比起來就少了幾分精緻。

幾人點了點頭,又看了看蘇瑾四人,他忽然道“你們幾個,也擡起頭來讓我看看。”

“這就不用了吧!?”林佳佳心裏咯噔一下,蘇瑾幾個可沒有她的面具,一旦擡頭肯定是要暴露的,她對幾人輕笑道“幾位大人,我這幾個朋友的長相有些醜陋,怕污了各位的眼睛,就算了吧!”

“算了?可以啊!美人你陪陪我們就可以了。”說着爲首的一人便拉住了林佳佳的手臂,臉上露出一股**。

林佳佳立即慌張了,李金鵬將手輕輕按在胸口,那裏是地獄手冊所在的地方,他準備隨時動手,韓琳美與韓軍二人也微微攥住手。

“他們要看,就給他們看就是了。”就在這個時候蘇瑾忽然開口說道。

幾人一怔,暗道蘇瑾多事,剛纔他們大可以在對方沒有防備的時候忽然出手,現在蘇瑾一說話將他們的注意力都引了過來,再想動手可就難了,畢竟對方一共七人,能夠在邪教派的地盤不用身披亞麻布的可都是邪教派的宿主,五對四的情況下,他們固然能贏,但肯定也會驚動邪教派的其他人。

而蘇瑾已經走上前去,將亞麻布掀開,露出了自己的臉來,韓琳美幾人大驚失色,立即想要動手,卻發現自己居然動彈不得。

“怎麼樣,沒問題吧?”蘇瑾對那七人說道。

七人上下打量着蘇瑾,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韓琳美幾人道“你們幾個,把頭也擡起來!”

韓琳美幾人還驚訝在自己無法動彈中,忽然他們的脖子又不受控制的上揚,將臉露了出來。

邪教派的宿主又查看了他們,打量了一番後點了點頭,然後對林佳佳道“你說的沒錯,你這幾個朋友長的真tm醜!”

韓琳美幾人一愣,自己露出臉後對方居然沒有動手,這是怎麼回事?

“那我們可以走了吧?”蘇瑾抓住林佳佳的手臂,想要將她拉回來。

“等等,作爲教派的教徒,你有義務服侍我們,你們幾個可以走了,這個女人留下。”邪教派的宿主忽然說道。

林佳佳大驚失色,立即不停的掙脫,又向蘇瑾投去了求救的目光,這些邪教派的人無惡不作,如果自己落到他們手中,下場比死還慘。

韓琳美幾個皺眉,他們自然不可能讓這幾個人將林佳佳帶走,但他們的身體還是動彈不得,想動手都做不到。

蘇瑾也皺了皺眉,他無奈的道“本來想和平解決,現在看起來是做不到了,那麼……你們去死吧!”

“什麼?”七人一愣,隨即大怒,但他們還沒來得及動作,就一個個雙目圓睜,普通一聲倒在地上。

此時韓琳美幾人忽然間發現自己恢復了行動能力,幾人意識到應該是蘇瑾做了什麼,韓軍走到七人身邊,檢查了一番。

“都死了。”韓軍驚訝的對韓琳美幾人說道。

韓琳美,李金鵬和林佳佳都不敢相信,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幾個宿主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死了?

“蘇先生,是您做的吧?從剛纔讓我們擡頭給他們檢查,到殺死這幾個宿主,都是您的手段吧?”韓琳美疑惑的問道。

蘇瑾微微點頭,但沒有解釋什麼“收拾一下吧!我們還要繼續前行呢。”

韓琳美點頭,李金鵬幾人在震驚重開始處理這些宿主的屍體,他們心中除了興奮外還要一些恐懼,蘇瑾也太強大了,如果他想對自己這些人不利的話,他們恐怕不會比這幾個宿主好多少。

蘇瑾剛纔做的事情其實非常簡單,他先是用精神力影響了這七名宿主的視覺,在七名宿主的眼中,蘇瑾幾個不但臉上有邪教派的紋章,而且長的是真醜,醜出天際的那種醜。

實際上一開始如果就讓蘇瑾處理的話會更簡單,蘇瑾完全可以用精神力矇蔽他們的視覺,就像幾人隱身了一樣,可惜劉佳佳先一步和他們交涉,這種情況下就算是蘇瑾也不好再做手腳,不然對方很容易發覺不對,引來邪教派其他高手就不妙了。

至於幾人的死,那就更簡單了,蘇瑾的精神力直接阻斷了他們的腦神經,這一招除了對資深者不好用,對付普通的宿主非常有效,但對蘇瑾的消耗也不小,如果不是爲了儘快解決麻煩,而且不想驚擾到其他人,蘇瑾寧願用拳頭來解決。

李金鵬和韓軍將七名邪教派宿主的屍體拖入陰暗的小巷中,然後幾人繼續前行,很快他們就來到一處摩天大廈。

“蘇先生,如果我們的消息沒錯,楚先生現在就被安放在這棟大廈的頂端,不過大廈中有大量邪教派宿主駐紮,我們必須想辦法避開他們。”韓琳美說道。

蘇瑾微微點頭道“普通宿主我可以直接矇蔽他們的視覺,不過如果遇上資深者,一場打鬥是免不了的了。” 韓琳美有自己的計劃,她讓韓軍引爆安放在周圍的炸彈,韓軍在爆破上造詣極高,再加上地獄手冊提供的超越這個時代的炸彈,能夠造成的動靜就更大了。

幾分鐘後,炸彈被韓軍遠程爆破,他的靈能念力居然可以細緻到作爲定時裝置使用,甚至有些地方設下的炸彈並不會直接爆炸,上面有一股韓軍的念力絲,一旦有人觸動那些念力絲,炸彈纔會引爆,而且之前離去的那五人就是負責在城市外圍佈下有韓軍念力絲的炸彈。

近距離的情況下,就算是有些資深者也無法抵擋高能炸彈的殺傷力,蘇瑾不得不說這個韓軍簡直就是爲戰爭準備的,如果真的開始一場戰爭,自己在正面戰場的作用也不敢說比韓軍更強。

爆炸聲果然引動了大廈中的邪教派宿主,很快就有大量的宿主向城市的各個角落而去,但當他們剛一靠近,就觸發了韓軍設定的念力絲,產生新的爆炸,短時間內整個城市好像處於戰火中一樣,四面八方都開始爆炸起來。

很快大廈中絕大部分的宿主就都離開了大廈,到四方評定慌亂,蘇瑾向韓琳美點了點頭,身形一閃便消失不見。

蘇瑾消失之後,韓琳美見李金鵬一臉愕然,皺着眉頭敲打了他一下道“發生呆呢?我們也有事情要做。”

“不是,這個傢伙……好強。”李金鵬苦笑道。

“強?你之前不是感受過了麼?連人家一個小手指都突破不過去。”韓琳美白了李金鵬一眼。

李金鵬笑的更苦澀了,他轉頭看了眼已經消失在大廈中的蘇瑾,低聲道“我已經見過這樣的強者,在一次事件當中,同樣肉身無敵,那幾乎似乎叫什麼……姜離還是什麼離來着。”

“別磨嘰了,快點走!”韓琳美又給了李金鵬一個爆慄,拉着李金鵬離開大廈,他們要爲蘇瑾先拖住其他的宿主,至少不讓他們這麼快就回到大廈。

大廈中,蘇瑾如同魅影一般一直向上,他的速度想要躲過大廈中剩餘的宿主很簡單,再配合他的精神力,一路如入無人之境。

這大廈一共二十八層,蘇瑾在第二十六層的時候終於遇到了阻礙,那是一個天竺人,他雙目微閉盤坐在地上,雙手捏了個古怪的姿勢,似乎睡着了一樣。

蘇瑾停下腳步,如果他真的認爲這是一個睡着的天竺人,那就真的蠢到家了,這人渾身都散發着危險的氣息,即使是蘇瑾也要謹慎對待。

“客人在這個時候拜訪我們神教,似乎老者不善啊!”天竺人睜開眼睛,他年齡已經很大了,臉上都是溝壑一般的皺紋,但他的雙眼卻散發出一股銀色的光輝。

“精神力者!”蘇瑾雙眼微微一瞪,這個天竺人居然和自己一樣,同樣是精神力者,但很快蘇瑾就發現,這個天竺人和自己還是不一樣的,他的精神力並非地獄手冊中覺醒的靈能,似乎是天生就擁有的能力。

“客人好眼力,所以說你是自己退走呢?還是我……拿你入聖獄呢?”天竺人微微一笑,居然漂浮在了空中。

蘇瑾神色不變,他緩聲道“我倒是沒有想到你們神教居然如此和藹可親啊!遇到闖入你們教中的入侵者,居然還給以一次機會,可以從容離開!?”

“我們神教親和兼容,不願與人爲敵,所以客人如果自行離去,今天的事情我可以當做沒有看見。”天竺人向蘇瑾微微點了點頭,似乎真的一副親和之態。

蘇瑾聽完後卻露出一絲獰笑“嘿!恐怕不是你們神教親和,而是你心中覺得拿不下我吧?”

天竺人微微一怔,他一隻手忽然向前一拍,居然瞬間就翻臉出手,正如蘇瑾所說,這天竺人若是有信心拿下蘇瑾,哪裏還會跟他廢話,早就出手擒殺了。

如今被蘇瑾看破,天竺人悍然出手,這一掌拍來,蘇瑾只感覺身體不由自主的往後飛撞,這並不是天竺人力量強悍,他那一掌分明是在引動精神力,讓自己向後飛撞的是他的精神力!

天竺人面露喜色,他的精神力雖然和在地獄手冊中覺醒了靈能的精神力者有所不同,但力量一樣強大,一旦被其壓制,再想翻身可就難了。

蘇瑾像一個破布娃娃一樣,狠狠的撞擊在牆面,牆面上甚至被撞出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天竺人心中暗驚,暗道此人肉身好強,能夠在如此堅硬的牆壁上撞出這樣的坑洞來,這可不是自己的精神力能夠造成的,同樣的力量下,如果自己扔出去的是塊豆腐,那爛掉的可就不是牆壁了。

天竺人不敢放鬆,精神力操縱着蘇瑾到處亂撞,大廈轉瞬間便讓蘇瑾撞的支離破碎,天竺人最後一擊,精神力將蘇瑾鎮壓,直接向着大廈的地面砸了過去。

轟轟轟!

蘇瑾撞碎一塊塊地板,從第二十六層直接到了十六層,居然直接撞開了十層樓的地面。

“哼,應該是死了吧!?”天竺人臉色有些蒼白,他額頭汗珠滴落,剛纔他感應到蘇瑾的危險,便將力量開到最強,那一連串的撞擊足夠碾殺大部分宿主了。

“阿星,沒事吧?”一名妖豔的女子從二十七樓走了下來,她看見天竺人的模樣有些意外,這個阿星天賦異稟,又被地獄手冊選中,可以說遠比普通宿主強大的多,能夠讓他這樣的對手可不多見。

“孔雀大人,沒事了,來犯的敵人已經被我解決,您可以安心上去休息了。” 乃木阪物語 天竺人阿星恭敬的對妖豔女子說道。

孔雀微微點頭,但是她馬上臉色一變,尖聲一嘯,一道音波瞬間衝擊到阿星的身前,這一下將阿星嚇了一大跳。

轟……!

可下一秒,那音波直接震碎了一塊飛射向阿星的巨石,孔雀厲聲喝道“小心,那傢伙沒死!”

阿星大驚失色,他立即催動自己的精神力向周圍探去,可精神力剛剛展開,就好像被一柄大錘狠狠的砸了一下,受創的精神力瘋狂回涌,只見阿星臉色一白,一口鮮血便猛的從口中噴了出來。

“天生的精神力麼?強度還湊合,只是操縱似乎少了點技巧,完全是粗獷的衝擊,這就是天然精神力者和宿主精神力者的區別麼?”聲音傳來的同時,蘇瑾也出現了,他從地面上的坑洞緩緩升起,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你也是精神力者!”阿星搖搖欲墜,精神力反噬的傷害可是很嚴重的,當初蘇瑾爲了抵擋雪崩也品嚐過,說是生不如死也不爲過。

蘇瑾笑了笑,他轉眼又看到一旁的妖豔美女,招了招手道“孔雀小姐是吧?剛纔那手音波很驚豔,被我精神力控制的東西能夠發出多大的力量我很清楚,你的音波居然能夠輕鬆抵擋,看來在邪教派中,你的地位不低啊!”

孔雀臉色鐵青,她剛纔從二十七層下來,就是怕阿星應付不了蘇瑾,但現在看來自己下來完全是個錯誤,因爲面對蘇瑾這樣的強者,還不如讓阿星一個人去死比較好。

“這位先生太看得起我了,剛纔我只是破壞掉巨石,這要比阻擋容易的多。”孔雀露出個可憐兮兮的表情,即使蘇瑾看了也有一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咦,魅惑之術?這是你的靈能麼?那音波攻擊又是?”蘇瑾有些疑惑,剛纔他的精神被孔雀觸動了一下,不過以蘇瑾現在的精神強度,恐怕只有傳說中的九尾狐妖出手,才能用魅惑之術對他造成影響,這個孔雀自然就不可能了。

孔雀的臉色又難看了一分,蘇瑾此時恍然大悟道“原來如此,看來邪教派的高層裏,很多都是天賦異稟之人,音波攻擊應該是你的靈能,而魅惑之術則是你的天賦,我說的沒錯吧?”

孔雀乾笑了一聲“先生說的沒錯,雕蟲小技卻讓先生見笑了。”

“不見笑,看在這個阿星一開始讓我退走的份上,我也給你們一次機會,現在就走我不殺你們,不然的話……兩位黃泉路上倒是可以做個伴!”蘇瑾的表情一冷。

孔雀一副猶豫之色,她無奈道“先生,如果我們今天退走,明天教主就會取我們的性命,我們的性命全部都在教主的一念之間,實在不敢違抗,我們也是沒有辦法。”

“現在不走,不等明天,我先你們教主一步殺了你們。”蘇瑾有些不耐煩了,這兩個傢伙真要是拼起命來,對自己還是有些麻煩的,到時候如果讓楚義逃走的話,就得不償失了。

孔雀依舊一臉猶豫之色,好像進退兩難,但就在這個時候,阿星忽然狂笑一聲“哈哈,孔雀大人,成了,我們殺了他!”

與此同時,蘇瑾聽到自己頭頂的天花板一陣脆響,天花板瞬間破裂,一個身影從天而降,在塵煙之中緩緩向蘇瑾走來,等塵煙散盡的時候蘇瑾纔看清,此人不是別人,正是楚義。 楚義身着一身黑色外衣,打扮的好像電影裏的獵魔人一樣,配合他現在冷峻的表情,倒是超乎想象的酷炫,如果走在大路上,十之八九會引來一羣迷妹。

“靈魂確實還在,只是被囚禁在了深處,單純的作爲身體的能源麼?”蘇瑾雙眼微微一眯,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蠢貨,剛纔你直接逃走不就好了,現在還不給我們跪下求饒!”阿星狂笑,剛纔蘇瑾表現出比他強大的多的精神力,實在讓他心中壓抑無比,現在有楚義撐腰,立即就狂妄了起來。

“聒噪……?”蘇瑾雙眼中銀光一閃,那阿星立即臉色鐵青,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掐住了咽喉一般,痛苦的掙扎不停。

“動手!”孔雀低吼一聲,她張口一聲尖嘯,音波直接照着蘇瑾的腦袋轟了過去。

蘇瑾隨手一揮,一股勁風同意呼嘯而出,帶起大量的碎裂石塊捲了過去,將孔雀的音波攻擊攔住。

不過此時楚義也動了,他一動便如雷霆,直接一擊三重寸勁,開山鬼虎,雖然是被邪教派控制,但武道一途已經深深銘刻在了楚義靈魂的深處,鬥戰之時已經成爲本能,不需要任何計算的!

“好小子,真敢下死手啊!”蘇瑾身形一閃躲開楚義這一擊。

“沒用的,我已經給他下了必殺你的命令,你怎麼逃都沒用,今天你必死無疑!哈哈哈……!”阿星狂笑,之前蘇瑾給他帶來的挫敗感在這一刻讓他顯得有些瘋狂。

“原來如此,被複活的人靈魂沒有主導身體的能力,所以需要一位精神力者進行控制麼?”蘇瑾暗道,楚義的身體還保有對武道搏殺的敏銳,但他就好像沒有司機的跑車一樣,性能再好也沒用,而這個阿星就是車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