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三個小時過去,節目組的其他人,除了皎若以為,都有收穫。

「咳咳,由於某種原因,你們還有一個任務。」主持人憋笑的看了一眼皎若,念出自己拿到的台本。

what!?

皎若驚訝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主持人,又看了一眼劉導所在的方向。

總覺得節目組要搞事情。

「新增的任務就是,兩兩分成一對,比拼尋找食材,找到最多那一組,在外來這期節目錄製期間,任意使喚其他人員。」果然主持人一念出規則,皎若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節目組擺明在搞事情呀,有一句mmp在心裡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噗呲」柳含玫更是在主持人說完之後,笑出聲了。

當她知道皎若在找食材的過程中經歷什麼之後,就一直憋笑,直到主持人說了新任務之後,她也忍不住了。

韓娛之勛 一時間所有人,同情的看了一眼皎若。

皎若:她太難了。

「兩兩一對,是抽籤還是自由組隊?」吳韻雨溫柔的開口問。

「自由組隊。」這個到沒有強制性跟誰一對,看自己的人緣。

吳韻雨了解的點了點頭,自言自語的小聲開口分析道「俞老師,我跟你一起吧,柳姐和張哥應該是一起,皎若姐和棠影帝兩人比較熟,他們應該是一起的。」

俞紅梅聞言隱晦的看了一眼吳韻雨,不過拉開與吳韻雨之間距離。

「那我可以跟俞老師在一起嗎?」吳韻雨膽怯不安的看了一眼其他人,開口說。

婚後才知顧總暗戀我 「我也選擇俞老師。」皎若也連忙說。

她才不要跟棠紀川一起,都是他害自己被人笑。

吳韻雨為難的看了一眼皎若,張了張嘴,看了一眼棠紀川,咬著嘴唇低下頭,一副好似被皎若欺負的模樣。 主持人看了一眼,連忙出來打圓場,也讓場面不那麼尷尬。

「看來俞老師的人氣很好哦,柳姐你不會也要選俞老師吧?」主持人笑著說。

「哎呀,你怎麼知道。」柳含玫配合著驚訝的看著主持人。

「哈哈哈,當然是我神機妙算。」主持人笑道。

因為兩人打岔,現場到不至於那麼尷尬。

「紀川呀,看來我們兩個是被嫌棄了,要不我們組隊,到時候贏了使勁使喚她們。」張俊彥走過去,手搭在棠紀川肩上,哥倆好的開口。

棠紀川沒有拒絕,最後的分組是棠紀川和張俊彥,皎若和柳含玫,俞紅梅和吳韻雨。

而這次的規則是,在規定的時間內,找到節目組藏起來的東西,多的哪一方獲得勝利。

這次沒有讓他們自己去找線索,節目組準備了線索,三個地方,抽籤決定每一組去的地方。

皎若和柳含玫運氣有一點不好,抽到的地方是稍微有一點遠。

「柳姐放心,這一次他們輸定了。」皎若眨了眨眼睛,打包票道。

如果沒有之前的事,或許柳含玫還會信,只是知道之前的經歷之後,皎若的話可信度不太高。

「那好,我們能不能贏就看你了。」柳含玫到沒有打擊皎若,爽快的回答。

屏幕前的粉絲,自然聽到皎若再一次誇下海口,都笑的不行。

『哈哈哈,我們能贏,可還行。你怕是忘了,自己前不久是如何被打臉的。』

『看到崽眼底自信的光芒,嗯,一定會贏的,就算沒有贏那一定是節目組故意的。』還有人已經開始替皎若甩好鍋了。

『看到柳含玫懷疑的目光,突然有一點心疼她。』

『皎若就是煩,連累柳含玫輸。』

『贏是不可能的,略略略……』

『柳含玫的情商真高,而且她跟皎若的相處,也很好,一個寵,一個鬧,被她圈粉了。』

『對對對,每次看到兩個人相處,就覺得很溫馨。』

『皎若就會添麻煩,心疼柳女神。』

……

皎若也知道柳含玫只是安慰自己的,她也沒有解釋,不可能告訴柳含玫因為信仰之力的原因,她恢復了一點實力,可以聽懂草木的話。

她敢說出來,明天就上頭條。

題目她都想好了#當紅女星皎若,因受不了輿論,精神恍惚胡言亂語。#

「我們往這邊走。」站在分叉路口出,皎若指了指自己前面的這條路。

柳含玫也沒有說什麼,看了一眼,本來任務只不過是為了開心,輸贏不重要,但是贏固然好。

柳含玫就跟在皎若身後,慢悠悠的走著。

「就在前面。」皎若說著,往前面跑去。

柳含玫微微一愣,精緻的臉上是懵逼的表情,她不知道皎若在說什麼,不過還是本能的跟了上去。

「找到了。」皎若從一堆乾草裡面,扒拉出幾顆雞蛋來。

柳含玫看著自己手中的雞蛋,還有些懵逼,詫異的抬頭看著皎若。

那張如花似玉的小臉上,是燦爛仿若星辰的笑,璀璨的宛若驕陽的眸子,流光轉盼間波光瀲灧。

嗯,柳含玫還有一點不敢相信,這麼快皎若就找到雞蛋了。

「前面還有東西呢,我們趕快,我們要趕著第一個回去。」皎若又催促道。

柳含玫回過神跟了上去,接下來她麻木的看著,皎若從各個角落,把節目組藏起來的東西一一找出來。

「皎若,節目組不會給你劇透了吧?」柳含玫有些不淡定了,主要是皎若的表現,就像知道節目組,把東西放在哪裡一般,等著她去撿。

「我都說了,我的運氣很好的,你覺得劉導不看我出糗就不錯了,會給我劇透。」皎若一副你想多了看了一眼柳含玫。

呵呵,她還不知道呀,這個任務就是專門針對自己。

可惜劉導這次要失望了,誰讓他恢復了一點妖力,雖然拿妖力找東西這麼簡單,有一點浪費,為了啪啪打他們的臉,值了。

直播間也炸了。

『我就說有劇本吧,看看,剛開始運氣差,現在啪啪打臉,只是想說還能再假一點嗎?』

『就是,這節目組故意安排的打臉吧?』

『皎若作弊,這樣對其他人不公平。』

『別人在努力尋找,皎若居然作弊,太過分了。』 『這個女人就是戲多,呵呵!』

『呸,那是我們家崽運氣好,怎不能有反轉?』

『就算是故意安排的,又怎麼樣,反正我是來看男神的,我也想看男神輸掉。』

『噗呲,樓上的怕是黑粉吧?』

『+1』

『我也想看男神輸掉,我這是不是黑粉?』

『哈哈哈,只想說乾的漂亮,好像看到男神輸掉時的表情。』

『棠紀川的粉絲,都是魔鬼吧?』

……

「也是。」柳含玫想了一下,按著劉導搞事程度,會這樣故意安排是不可能的。

只是這反差也太大了吧?

「嗯哼,我說過我運氣很好的。」皎若見柳含玫震驚的表情,嗯哼了一聲,傲嬌的開口說。

她都說過了,是他們自己不相信的。

「老婆,你們找到東西了嘛?要是沒有……」張俊彥和棠紀川他們兩人,也來到皎若他們所在的地方,本來張俊彥還想說如果她們沒有找到,偷偷作弊的,只是看到她們拿著的一堆東西。

emmmm……

懷疑的目光看了一眼攝影師「你們賣通了劇組的人?」

「乀(ˉεˉ乀)滾」張俊彥的話一出,柳含玫臉色都變了,忍了幾下,忍不住吐了一口字。

呵呵,這是什麼老公,乾脆丟了吧。

張俊彥訕訕的笑了笑,討好的湊到柳含玫身邊「老婆,別生氣,我只是……」

「你只是什麼只是,呵,男人!」凝視了一眼張俊彥,輕呵了一聲。

「看怎樣?我就說我運氣好吧,這些都是我找到的哦?」見到棠紀川,皎若走上去前傲嬌的開口,眼底滿滿是求表揚的目光。

棠紀川劍眉緊皺,目光落在皎若身上,好像在打量什麼。

沒有等到誇獎的皎若,被棠紀川看的有些不自在,尤其是他銳利的目光,彷彿要看穿她的本質一般。

皎若突然想到什麼,心虛的看了一眼棠紀川。

完蛋,她忘了棠紀川是捉妖師,她剛使用妖力,那棠紀川是不是發現什麼了?又心虛的瞥了一眼他,見棠紀川俊眉緊鎖,深邃銳利的目光灼灼,幽深眸底眼神還有些掙扎,最後會化為一句「嗯,你很厲害。」

皎若聽到棠紀川話,愣了一秒,臉上綻放出笑容。

等到最後宣傳結果之後,大家都對皎若他們一組刮目相看。

應該是不敢置信。

「沒想到皎若姐和柳姐,你們找到這麼多東西,比張哥和棠影帝還要多耶。」吳韻雨吃驚的說,只是卻不動聲色,往皎若她們身上潑髒水。

意思好像在說,皎若她們找到那麼多東西,都是棠紀川他們偷偷拿給他們的。

吳韻雨的話音一落,其他人的變色變的有一點難看,但是在錄製節目又不好意思撕破臉。

「這還是劉導安排的好,可能看我太慘,所以準備讓我翻身農奴把歌唱呢。」皎若不一樣,本來都很開心的,但是這個吳韻雨的處處針對自己,皎若也有些生氣了。

所以在吳韻雨話音一落,就接了一句,她不是想說有黑幕么?皎若就如了她意。

「啊,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沒有說有黑幕,皎若姐你是不是誤會了。」吳韻雨又委屈了,看了一眼皎若,咬著嘴唇解釋道。

「哦,原來你不是這個意思呀,我還以為你在懷疑有黑幕,或者我們找到這麼多,有其他人幫忙呢。」皎若裝傻,聽到吳韻雨的解釋恍然大悟的說。

吳韻雨咬著嘴唇,委屈的看了一眼其他人,但是沒有人出來替她解圍,對皎若的咄咄逼人又氣又恨,但是她不是皎若不怕被黑,所以只有打碎了牙齒往嘴角咽。

這個皎若怎麼回事,她不怕這段播出去,被人罵嗎?

「看來輸贏已經很明顯了,只是我很好奇,皎若你是怎麼做到,知道那些東西藏在哪裡的?」主持人及時出來打圓場道。

皎若她們錄製時發生的事,跟隨攝影師回來就跟劉導說了。

主持人好好奇,明明前一刻霉運連連,怎麼下一刻好似歐皇附體了。

「因為我運氣好。」

聽到皎若回答,主持人默了,運氣這個梗,看來是繞不過去了。

……

差不多傍晚,皎若她們終於回到家裡。

一個個都累趴了,回到自己房間的皎若,把自己攤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

太累了。

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迷糊間聽到有敲門的聲音,皎若煩躁的翻身,用被子裹好自己,不願意起來開門。

門外的敲門聲還堅持不懈的響「啊!」皎若煩躁坐起來,揉了揉自己的頭髮。

「誰呀?」兇巴巴的開口,起床氣超凶的。

拉開門,就看到棠紀川站在自己門口。

「棠紀川?」皎若皺了皺眉,心情煩躁的開口「你有事?」

棠紀川低頭看著一臉不耐煩的皎若,眼底帶著一點起床氣,睡意朦朧,精緻的眉皺在一起。

「我們談談。」知道自己打擾皎若睡覺了,原本理直氣壯,也有一點心虛,底氣也沒有那麼足。

「不要。」說著皎若就準備關門,棠紀川快一步擠進去。

皎若懵逼眨了眨眼睛,詫異的睜大眼睛,眼底睡意逐漸清明起來。

看了一眼賴在自己房間裡面的人,最後默默的關上門。

「要說什麼就快說吧?要是被人知道,棠影帝進了我的房間,明天我們的緋聞就滿天。」皎若抱著一個枕頭,軟糯的聲音帶著一絲慵懶。 「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不是為了在我屋子裡面坐著發獃?」皎若無語的看著棠紀川。

這人有毒吧,說是有事跟自己談,這怎麼進門之後一句話不說,坐在哪裡當木頭人?

問之後,棠紀川看了一眼皎若,還是不說話,皎若啐了,就在她以為棠紀川真的只是坐坐時,就聽到他的聲音了,嚴肅的聲音帶著一點冷清。

「你身上為何有妖氣。」棠紀川沉默片刻之後,抬起頭看著皎若,眉峰緊皺在一起,眼底是複雜的情緒。

皎若微微一愣,詫異的看著棠紀川,原本混沌一片的腦海,受到驚嚇一下徹底是清醒了。

她就說有什麼事忘了,原來是把這件事忘了,心虛的瞟了一眼,腦殼裡面飛速的運轉。

「啊?棠影帝你在說什麼呀?什麼妖氣?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皎若裝傻充愣的說,心虛的瞟了一眼棠紀川。

對上棠紀川的目光后,挺起胸膛,理直氣壯。

反正她就是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棠紀川也不回話,直白的目光,就那樣看著皎若,看的皎若心虛不已。

「你不要那樣看著我,我說就是了。」見瞞不過去,皎若索性就直言道。

諸天一頁 你說人家不反駁,就那樣看著自己,一句話也不說,真的如果跟自己吵一架,她還不帶怕的,但是他這什麼意思,啥也不說直白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的自己心裡直發毛。

「我不是皎若,不對,我不是原來的皎若,我乃天狐一族的少主,大概是一個月前,我渡劫時被天雷劈出了身體,來到這個世界,這具身體是小狐幫我找的。當然我進入這具身體,她已經斷氣了。」皎若娓娓道來。

「本來我應該回到妖界的,但是這具身體根本不能使用妖力,所以我不得已留在這個世界,還有一個原因,修行之人切忌有沾因果關係,但是我用了這具身體,就沾上了因果關係,不知道你聽沒有聽說,皎若得了抑鬱症的傳聞,我來之前皎若因為網上那些輿論,患上了嚴重的抑鬱症,最後自殺了,我佔了她的身體自然要幫她洗清身上的污點。」皎若說的時候很平靜,燈光照在臉上,渡上一層淡淡的光。

棠紀川靜靜的聽著皎若解釋,目光落在皎若那張漂亮的臉蛋上,若有所思。

他聽常洲提了關於皎若抑鬱症的事,當時沒什麼感覺,只不過從皎若的口中說出來時,尤其是看到她臉上平靜的目光時,心生出一股憐惜之情。

知道輿論多可怕,也知道輿論摧毀了多少人。

他當時剛出道,也遭受過,所以更加能體會那種心情。

棠紀川突然也明白了,之前他看皎若的面相時,為何顯示她生命線已經到了盡頭,為何她還活著,還來參加這個節目組,所以在第一次見到皎若時,眼底複雜的目光,不過放看到皎若懷中的那隻妖物時,原以為是皎若用了什麼邪術替自己改了自己的命。

不過現在看來,不是誰替她改命了,而且她已經換了一個芯子。

不過聽完皎若的坦白之後,棠紀川又有些難辦了。

他是該斬妖除魔?還是當著什麼都不知道。

「我已經說完了,你是想殺了我還是……」皎若坦然的對上棠紀川的目光,臉上一片平靜,漆黑的眸子清澈乾淨。

棠紀川楞楞的看著皎若,劍眉緊鎖,俊秀的臉上是為難的表情,薄唇抿在一起。

房間裡面也陷入了沉默中,皎若等待棠紀川的出手,棠紀川心裡還在掙扎。

「扣扣」門這是突然響起「小若,小若你睡了嘛?」門外柳含玫的聲音響起,打破了這份沉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