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程水這才收回目光,他看向程火跟程木:「秦小姐以前是不是在M洲待過,我感覺她對這邊地形很熟悉。」

程木沒說話,他低著頭。

程火搖頭,篤定的開口:「不會,如果是那樣,我不會沒聽過她。」

「是嗎……」程水站在原地思忖了一會兒,沒再說什麼。

只是拿著車鑰匙出門,去解決明天大堂主跟二堂主等人的事。

**

翌日中午,大堂主跟二堂主等人被放出來。

程溫如出去見他們,在馬修大樓面前,他們也沒聊幾句。

M州的事情,程溫如也說不上什麼話,知道的消息比幾位堂主還少。

她簡短的了解了消息,就坐著程木的車子回來了。

程木開著的車依舊是那輛黑車,後視鏡邊插了個黑色的旗子。

幾位堂主站在路口目送程溫如離開。

等看不到車之後,一行人才劫後餘生的鬆了一口氣,「沒想到還能出來……」

「找個地方休整休整,各位以後行事不能太衝動。」

「……」

其中一位記性好的管事看著車離開的方向,他遲疑著開口:「大堂主,二堂主,你們有沒有覺得剛剛程木先生開的那輛車上的旗子有點熟悉……」

「旗子?」大堂主有些大大咧咧的,「什麼旗子?」

二堂主神色嚴肅,「我記得M洲有些勢力會掛旗子的,你形容一下,剛剛看到的是什麼樣的旗子?」

黑色的旗子,本來就小,根本就不起眼。

除了這個管事,還真沒其他人看到。

管事眯眼:「黑色的……好像有紅色的記號……」

「看錯了吧。」大堂主直接擺手。

管事把這件事記上。

大堂主跟二堂主他們這一行人這一次主要是探路跟收集消息,出來后只要不惹事,人身安全至少能保證。

這次又有程水暗中看著也不會出什麼大事。

第二天,上午十點,程雋、秦苒、程溫如還有程木一行人再度飛回京城。

京城機場。

秦苒穿了件黑色的羽絨服,袖口邊有紅色的彼岸花紋,這是程水給她準備的羽絨服。

她一下飛機,就扣上了頭頂的帽子,低著頭,只露了精緻的下頜。

程雋落後她一步走在後面,手上隨意的拉著黑色的行李箱。

秦苒拿出手機,先給秦漢秋打了電話。

「我還擔心你過年回不來……」秦漢秋非常高興,說了一堆,到最後,有些吞吞吐吐。

秦苒伸手把帽檐往下拉了拉,「你說。」

「就……你舅爹,他想見見你跟小陵,你要見一見你舅爹嗎?」 “空幻慢走哦,在外面玩的開心!”

很是留戀的話語,如果讓空幻聽到的話,也許會感動也說不定,但現實是,此時的空幻早飄到沒影了。

所以,我們就不得不懷疑說話猿的誠意了。

“不過,誠意是神馬東西?”小靈韻站在樹頂一手指天,毫無壓力的開懷大笑:“啊哈哈哈,這下木有空幻管着,咱可以爲所欲爲啦!”

聞聽此言,周圍的一衆翔翼嘎嘎猿頓時猿軀一震、再震、多次震動,最後近二十的翔翼嘎嘎猿只留下了幾個,餘者皆以工作爲由逃之夭夭。

楚霞、楚琴對此表示毫無鴨梨,口乾。

平領、平石、平明對此表示鴨梨很大,嘴小。

於是,再送走了外出尋找“農耕”關鍵物品的空幻,見證了另外十幾位翔翼嘎嘎猿毫無義氣的落荒而逃,最終在責任的激勵下留下來的平領頭領,帶着兩明忠心耿耿的屬下平石平明,膽戰心驚的一步步接近了樹幹上的小靈韻。

雖然對其工作能力甚是懷疑,但至少在個體實力方面,平領巢穴的翔翼嘎嘎猿們,都已經毫無疑問的拜服在了小靈韻乾淨的恐龍皮裙之下。

“靈韻……大祭司,這個,現在我們要做什麼?”無視掉依舊在自我陶醉中的小靈韻,那不時冒出,看似威力很大的話,平領身爲這兒的老大,自覺應該負起主人的責任來,代表所有巢穴成員向靈韻大祭司靠攏。

“嗯……”手指無意識的捲了卷散發着微光的觸手,靈韻看了看周圍的情況,眼珠左右亂晃,很明顯心中沒什麼腹稿。

這時,她感到口中一陣乾渴。

“趕了這麼久的路了,先來碗熱湯吧。”

見平領露出迷惑和猶豫的神情,靈韻眨了眨眼睛,收起觸手,彷彿下了重大決心一般,在平領變得緊張的神情注視下補充說明:“那個,如果麻煩的話,來碗熱水也可以啦,不過冷水不行,空幻說冷水不能喝多了。”

說完,靈韻還用‘我是在爲你考慮’的眼神看了看平領,讓平領這方三位身高馬大(相對的)的翔翼嘎嘎猿冷汗直冒。

頭腦還有些隱隱作痛的平石,小心的碰了碰身旁的同伴,以讓這位從小長大的同伴都無法接受的微弱聲音問道:“喂,平明,熱食我是知道,就是烤肉嘛,但這熱水……難道把水拿來烤,還有那個熱湯、碗,什麼東西,怎麼沒聽過?你見過?”

天可憐見,對於巢穴內部的瞭解僅次於頭領的平明,此刻聽見靈韻隨意的話語也是滿頭霧水,無奈之下,他只能將求助的眼神投向平領,再怎麼說這位頭領很久前就認識那個夢神,已經是被大家承認的現實。

但平明的眼神卻讓平領沒來由的一震惡寒。

“好了,靈韻,之前你應該也用精神力掃描過了吧,所以就不要玩他們了,正事要緊。”

“切,看在楚霞的面子上就饒了你們。”

快步走到一棵掛滿燻肉的大樹邊,靈韻指了指上面被露水潤溼的肉塊,點頭嘆息着開始打擊衆猿的事業。

在小靈韻看來,反正這些傢伙也對自己沒什麼好印象,而從空幻那裏得知,自己一行在這片巢穴區域所待的時間並不多。

那麼在靈韻的理解之下,就順順利利的得出,在完全任務的前提之下,自己可以肆無忌憚地行事的說。

“吶,那個平領,你們的燻肉是不是存不了多久就會壞掉呢?”

面對靈韻狡黠的眼神,雖然明知其中有問題的平領,爲了解決困擾着巢穴的麻煩,也只能鬱悶的點頭確認。

“所以說啊,你們這些傢伙還真笨,當時空幻……也就是你們叫的夢神(你不久前也是這樣叫的=。=),肯定是告訴你們將燻肉掛起來吧。”見平領略帶驕傲的點頭確認,靈韻鄙視的撇了撇嘴:“哼!只懂得運用,不知道變通的傢伙。像這種溼潤地區,燻肉居然就這樣堂而皇之的掛在這兒,嘖嘖,難怪會存不了多久。”

“你們難道不知道燻肉需要通風?需要乾燥?需要放蟲麼?”

面對靈韻的數落,三猿羞怒的低下腦袋,同時在心中羨慕起那些已經跑掉的同伴們,他們真是幸福啊,這位大祭司的威力太大。

“不行,回去要把他們都修理一頓,嗯……就讓他們負責獵物的下半身的內臟處理吧。”

“……”

……時間飄飛中……

何止是不小啊。

小靈韻可愛的眨了眨眼睛,如同雷達般掃描四周,很快眼前又是一亮,而見到靈韻反應的平領三猿眼前更是一黯。

“壞了,又找出什麼毛病了,這平時怎麼就木有發現這麼多問題捏?”

盛氣凌人的指着不遠處的一塊熄滅的火堆,靈韻露出驚訝和嚴肅的表情看向三猿,這倒是小靈韻今天多次挑刺中,第一次露出嚴肅的神情。

而本來打算再次將小靈韻拉回正途的楚霞,在順着靈韻的眼神看向火堆之時,也稍稍同樣嚴肅起來。

火的問題,在部落中與火焰形態的戰鐮進行了友好交流,其後更是與來自電石礦的幾猿長久生活的靈韻等猿可是感同身受。

龍魂戰尊 至於楚琴,她很好的表現出一位幹實事的人民幹部的形象,此時正自顧自的在着巢穴各處查看總結情況。

“你們居然把火堆點在離樹木那麼近的地方,這還真是無知者無畏啊!嘖嘖,要是引起森林大火,這三百多嘎嘎猿恐怕就這樣搭進去了。”

“……”

三猿淚流滿面,頭低過膝,木有辦法啊,不是吾輩不行,而是對手太強,咱哥三不佔理啊。

於是,整整大半個上午,三猿都在小靈韻不斷的挑刺、數落,以及楚霞的安慰、鼓勵這冰火兩重天的煎熬之下,一點點度過。

相信有了這一次經驗,以後他們再也不會對任何看似不厲害的傢伙產生藐視情緒了吧,所以說都是吃一塹長一智,吃不下就遭罪。

“啊……好了,大概就這麼多吧。”

雙手後撐舒展肢體,小靈韻如同剛剛做完愛做的事一般,露出滿足卻又勞累的表情。而一上午腰就木有直起過的三猿,此刻終於如蒙大赦般重重的鬆了口氣。

此刻的他們,只希望能以最快的速度,完成這位大祭司的巢穴改造工作,然後立馬揮淚送別對方(激動的)。

見楚琴也回到了身旁,靈韻向對方點了點頭。至於她曾經與楚琴的小小不愉快,現在看來對她倆的關係是木有什麼影響。

“楚琴,有什麼想法麼?”

看起來小靈韻是主要負責人,但實際上的工作,最終還是交由楚琴來規劃,這是個體能力的侷限。相對於具體規劃管理,靈韻更適合對付那些小孩子和祭司。

在實際管理上的能力上,整個嘎山部落恐怕除了靈雪和空幻,幾無能與楚琴相比。

想當初在電石礦,五六百的嘎嘎猿都是交由楚琴來管理,而且還秩序井然,內部從沒有什麼大問題產生,這就可想而知楚琴的能力如何了。

不過,自從到了嘎山部落之後,因爲蛹化相對偏後,以及一些特殊原因,楚琴的存在感漸漸降低,並淡出管理圈,但這並不妨礙楚琴能力的繼續提升。

所以,這一上午的觀察,加上之前剛到時收集的信息,楚琴的腦中已經有了大致的計劃。

“通過我這一上午的粗略觀察,再結合當前主要的食物問題,我認爲,倉庫的建設應該被放在首位……”

“等等,楚琴,首位不應該是神殿麼?”打斷楚琴的話語在靈韻看來並沒什麼,因爲自己此時所說的關係到很重要的神殿:“要知道,神殿可是保護亡魂的重點,空幻不也說過,一般情況下它應該作爲首要建設目標麼?”

“但那是一般情況下,如果食物問題不解決,就算神殿建成,到時大部分嘎嘎猿也都餓死變成亡魂了。那這個神殿還有什麼意義,空幻需要的可是活着的嘎嘎猿巢穴,而非死掉的一堆亡魂。”楚琴的話雖然有理,但卻有些刺激靈韻甚至楚霞,將亡魂當成另一種同類生命的兩猿現在在這方面與楚琴有些分歧。

重生未來都市仙遊 微微皺眉,楚霞看了看眼前的楚琴,回想起自從那次之後,楚琴就漸漸從管理者退開,而現在看來,造成這些的原因,應該就是楚琴這種性格吧。

靈韻很生氣,但她卻沒有爆發出來,而是氣鼓鼓的盯了眼楚琴,就稍稍吸了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

即便看起來是蘿莉外形,心智也類似幼兒,但再怎麼說來靈韻也是和靈雪同齡的,而且曾經也是一個頭領,要誰將小靈韻真當幼兒對待,那他應該纔是真的幼兒吧。

“那麼,楚琴你說說,爲什麼首先要建的是倉庫呢?”

隱婚蜜愛:墨少,寵上癮! 其實這大部分是氣話,靈韻最開始指出的問題就是燻肉的存放,而面對此時平領部落的最大問題食物,可以更有效的擴大燻肉存儲作用的倉庫,顯然很是重要。

但在靈韻看來,這還不足以使其壓下神殿的優先級,成爲最先建設的東西。

果然,楚琴開始的回答也同靈韻相同。

只見她定了定神,清冷的雙眼掃視了一下感到氣氛不對而謹言慎行的三名雄猿,然後才同樣指向樹枝上的燻肉,又指了指樹洞中的種子。

“無論燻肉還是種子,按他們現在的存儲方法都不行,修建倉庫的同時,也在其中修建壁爐用於乾燥倉庫空間,再加上倉庫的通風作用,就可以有效的延長這些食物的存儲時間。”

稍稍頓了頓,楚琴看了看雙眼毫無波瀾的小靈韻和依舊微笑着的楚霞,繼續說道:“我們嘎山部落的都知道,狩獵也是要分季節、時間和對象的,並不是要直到沒吃的了,纔出去碰運氣般的狩獵。”

“有了倉庫,平領巢穴既可以向我們那樣每天狩獵幾頭恐龍;也就可以從容的選擇合適的時間,一次性大量狩獵;甚至可以以付出一些較小傷亡的代價,圍獵大型恐龍羣,從而一次性獲得一個季度甚至半年的食物。如此一來,在配合些其它小東西,他們就可以在短時間……至少幾年內吧,依靠這種方法,在這個地區繼續維持生存。”

說到這兒,楚琴看了看依舊面無表情的靈韻,心中也知道對方肯定想到了這點,所以才表現的如此平靜,這麼看來,要說服小靈韻這個名義上的主事者,自己就得更加深入才行。

思及於此,楚琴有些落寞的嘆了口氣,“那時候,空幻爲什麼就是不認同自己的行事方法呢?”

而瞭解內情的楚霞,此刻看着楚琴的表情,雙眼也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至於三位原住民,他們只有執行的權力。

帝少強勢寵:夫人,求名分 晃了晃腦袋,楚琴將腦後的觸手放好,然後看了看周圍好奇的嘎嘎猿們,有些還隨手在樹洞中掏出幾顆種子解解饞,沾滿泥土的臉上,一雙雙好奇的眼睛正打量着中間這六名強大的同類。

“我認爲倉庫首先建設的主要目的,就是推行……”

“食物配給。”

正是食物配給制度,清楚這東西是什麼的靈韻和楚霞,此刻都有些意外的看向滿臉嚴肅的楚琴,而另外三位原住民領導,大家請繼續華麗麗的無視吧。

話說之前空幻在離開時,就已經用精神力告知了己方人員,自己使用農耕解決食物問題這一方法,最早也需要等到兩三年之後,這只是空幻讓平領等猿的安心之舉,而非當下實際。

而在此期間,空幻的計劃是通過在這個巢穴推行分工制度,減少食物消耗的同時,也組織幾次對大型恐龍羣的狩獵,想來以空幻和衆多翔翼嘎嘎猿的實力,再配合嘎嘎猿應該能較爲輕鬆的完成這項任務。

如此一來,平領巢穴應該就能支撐到空幻的農作物基本試驗成功。

但這在楚琴看來,空幻的方法不是不行,只是不夠。

所以,在考慮各種問題之後,楚琴想到了利用倉庫對主要食物的集中,來實施食物配給制度,而在倉庫延長食物保存期的作用之下,這可以進一步有效的減少食物浪費,從而另一種意義上增加食物量。

“可是,楚琴,你也知道‘食物配給’的問題,這會帶來那些麻煩。”

此時的靈韻,從內心上其實已經不再反對楚琴的提議了,但想到當初在嘎山部落試運行只有不到十天就不了了之的制度,無論是她還是楚霞都還有些猶豫。

並非這個制度不好,而是實施上會帶來很多麻煩。

“這些我們都清楚,但是現在的平領巢穴,實施食物配給是關鍵。至於隨之而來的那些問題,我們大可以加大監管力度,甚至用翔翼嘎嘎猿和我們配合守衛。嗯……只要度過這段緩衝期,或者空幻的大型狩獵計劃能夠成功,到時候不也可以放鬆這種制度不是嗎?”

到後來楚琴還是稍稍鬆了鬆口氣,畢竟這個制度在實行起來問題的確很多。

首先是習慣了公有的巢穴成員們,對於不能自由的取用自己狩獵而來的食物,肯定會產生不滿情緒,甚至出現怠工的情況。

這從當初在嘎山部落,即便有空幻坐陣之下,依然埋怨四起就能看出箇中麻煩。

不過,這在楚琴看來也就是習慣的問題,同時還有其它嘎嘎猿都太閒了的因素。想想如果大家都很忙碌,那誰還會有時間時不時的跑去找吃的,甚至亂嚼舌頭;

其次是守衛的問題,因爲無論選誰,這守衛倉庫的總還是部落成員。

對於習慣了散漫的他們而言,很多時候他們都不知道該如何拒絕其它同伴的取食,甚至自己也經常性監守自盜,而爲了守衛這個倉庫,他們就要脫離狩獵隊伍……

但這一點在楚琴看來,要解決也不難,嘎山部落無法實現,更多的是因爲空幻的仁慈導致她們都不能對制度的執行下狠心罷了。

最後,纔是最重要的影響。

嘎嘎猿蛹化的食物需求雖然各不相同,但大致上還算是相近的,如果使用配給制,這會導致大部分成員因無法獲得足夠的食物,而影響可能的蛹化。

這平時雖然看不出來,但通過空幻的描述和她們的總結,還是能看出,至少在現在,這一制度對蛹化是會產生負面影響。

而正是這最後一點,纔是楚琴也對配給制有些猶豫的原因。畢竟,翔翼嘎嘎猿可是嘎嘎猿羣體的重要組成部分,而從上次獸潮就能看出,幾道防線上的翔翼嘎嘎猿幾乎都是決定性的力量。

“這個制度按空幻的計劃表,應該只會實行兩年左右……兩年,剛好最近一批嘎嘎猿完全成年,可以開始蛹化,所以這個制度的影響應該不大。”

似是爲了說服自己的話語,同樣也說服了靈韻和楚霞,如此一來,在旁邊三猿滿頭霧水之下,首先建設倉庫的安排就這樣定了下來。

“如果真的要實行配給制,那麼管理制度就必須同時進行改革,這對之後很多東西都有促進作用。”

想了想配給制對一個有力的中央管理機構的強烈需求,楚琴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這次靈韻和楚霞都直接同意了這項建議。

於是,經過三猿圍坐着,以99%無視平領等三猿的態度(1%是讓他們去找點吃的=。=),六猿整改團(其中三名醬油衆=。=)做出了能影響到整塊小平原的決定。

首先建設倉庫,同時進行管理制度改造。

然後陸續建設神殿、小隊房屋、各附屬設施。

而三名最後終於被靈韻想起,乖乖的烤好晚餐的頭領三人衆(平領、平石、平明)終於能夠從楚霞處瞭解大致的計劃了。

看着舒舒服服睡下的靈韻等三猿,平石從楚霞清麗可人的面容上收回視線,然後嚴肅的看向平領。

至於靈韻交給他們的計劃表,由於某些不好說的原因(不識字),這張畫滿奇怪圖形的皮卷被平領放到了一旁。

“頭領,雖說我不太明白她們弄出來的計劃,但我也不是咕咕獸那樣會自己撞樹的傻子,從她們下午的話,應該能聽出,那個夢神的‘農耕’,還要等上很久,他們可信嗎?”揉了揉有些不舒服的左眼,平石將唯一能夠工作的左眼視線投向了平領。

“又有些模糊了。”無奈的嘆了口氣,平石依然專注的盯着自己的頭領。

“夢神是不用懷疑的,我很清楚夢神的實力(=。=),而且……”

指了指相互依靠着睡在火堆旁的三女,平領卻並沒有什麼雄性慾望顯露出來:“從她們的話裏,我們也能知道,在那個‘農耕’實現之前,還是有其它辦法能暫時解決我們的問題的,就像那個什麼……‘配給制度’。”

總裁不吃窩邊草 這時,平明卻皺起了眉頭。

“頭領,一直盯着那個楚霞的你,不可能沒看到她們說到這個‘配給制度’時的表情,很明顯這不是個多好的東西,甚至連她們這些跟着夢神的猿都對其感到棘手,而現在卻要在我們這兒用,總感覺不怎麼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