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啊?還有這事?”韓宇聞言疑惑的看了寧平一眼。寧平見了微微點頭,承認喬布斯說的是實情。不知出於什麼緣故,聯盟一直在禁止民間對於科學方面的研究。想研究也不是不行,但是必須爲聯盟效力。可但凡是有才能的人,總是有着傲氣的。別看眼前的喬布斯是個侏儒,不過那種科學家的傲氣,他還是有一點的。

“那你爲什麼要搶我的魚?”韓宇又問道。

“厄……那個,我餓。”喬布斯聞言不好意思的答道。

寶寶帶我混豪門 韓宇一聽這話不由氣道:“你餓?那你不會自己去抓啊?”

“韓宇,這話過分了。”寧平在一旁插嘴說道。

韓宇聞言一愣,隨即醒悟了過來。看侏儒不到一米的身高,讓這種傢伙去溪水裏抓魚,不知道最後是他抓魚還是魚抓他?

撓了撓頭,韓宇伸手解開了喬布斯身上的繩子,示意讓他坐下後說道:“回頭給你兩條烤魚。不過說實話,你不是科學家嗎?難道你不會做個抓魚的工具?”

“厄……材料都用在機器人的身上了。”喬布斯難爲情的撓撓頭答道。

對於眼前這個侏儒,韓宇已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好在菲爾德此時從埋伏的地點回來了。韓宇見了連忙說道:“菲爾德,剛纔好槍法啊。”

“過獎了。”菲爾德微笑着答應了一聲。眼睛一瞥坐在韓宇對面的喬布斯,頓時一愣,仔細辨認了一番後試探的問道:“你是,喬布斯先生?”

“唔?你是誰?你怎麼認識我?”喬布斯納悶的問道。

“這是喬布斯先生,你怎麼在這?聽大家說你不是回自己的母星了嗎?”菲爾德奇怪的問道。

“厄……我在安庭樹海做一些科學研究。”

“菲爾德……”韓宇指了指機器人所在的方向提醒菲爾德道。菲爾德會意,敢情剛纔自己攻擊的就是喬布斯製作的機器人。隨即有些不好意思的對喬布斯說道:“對不起,喬布斯先生,弄壞了你做的機器人。”

喬布斯聞言連忙答道:“沒事,沒事。壞了再做一個就是了。再說了,也不是壞了,只要換個接收天線就可以了。說起來我還要謝謝你,要不是你的這次攻擊,我還想不到機器人還有這個弱點存在。倒是你們,你們到安庭樹海來做什麼?而且還帶着一個女孩子來,這裏可不是旅遊的好地方。”

“哦,是索菲婭出事了。她中了毒,需要三眼短尾貓的血液做藥引。”菲爾德聞言答道。

“這樣啊,我記得三眼短尾貓的活動區域是在內西區。你們是打算去哪裏嗎?”

“嗯。”菲爾德聞言點頭道。

“那你們可要小心點。貓鼬海盜團的巢穴好像也是在內西區。”

“貓鼬海盜團?”菲爾德聞言一驚,忍不住重複道。

“對,就是貓鼬。我曾經在內西區見過他們的人。”喬布斯一臉肯定的點頭答道。 “吹牛。”韓宇不相信的說道。

“我說的是真的。”喬布斯一聽頓時不幹了,瞪着眼睛叫道。

“那你說說,那些貓鼬海盜團的人都是什麼打扮?”韓宇聞言問道。

“厄……”喬布斯一聽這話頓時露出一副被噁心到得樣子。韓宇見狀連忙叫道:“看看,說不出來了吧?我就知道。”

喬布斯聞言急了,連忙叫道:“誰,誰說的?我就是知道。那些人的打扮和平常人沒什麼差別。只是,只是,每個人的頭上都戴着一副貓耳的頭飾。”

韓宇等人愣住了,忍不住在腦海中幻想,一個大老爺們戴着貓耳扮萌……惡~真心的接受不了哦。

喬布斯一見韓宇等人的表情,立刻就像是解了氣一樣的說道:“看看,你們也接受不了吧。當初我看到的時候差點還以爲見鬼了呢。”

“那你又是怎麼躲過對方的察覺的?貓鼬海盜團不至於連你做的那個大傢伙都發現不了吧?”韓宇問道。

喬布斯聞言白了韓宇一眼,“我又沒開那個大傢伙去。再說了,我們侏儒一族有特殊的隱匿手段,你剛纔不也是在我的提醒下才發現我的嗎?”

對於喬布斯的話,韓宇沒有全信,扭頭看了看菲爾德。菲爾德見狀點頭答道:“韓宇,喬布斯先生沒說錯,侏儒一族的確擅長隱匿行蹤。”

衆人正在說話的工夫,晚餐準備好了。別看喬布斯這個侏儒個不高,飯量倒是不小。飯後韓宇看着喬布斯微微隆起的小腹問道:“喂,你幾天沒吃了?”

正在剔牙的喬布斯聞言臉色一紅,訕訕的答道:“三天。”

“嗷唔~”

遠處的一聲獸吼打斷了韓宇的話。在場所有人都戒備了起來。唯有喬布斯擺擺手對韓宇等人說道:“不用緊張,那是鐵背蒼狼的叫聲。這段時間正好是鐵背蒼狼交配的季節。你們要是遇到了鐵背蒼狼,只要不驚動它們,它們是不會攻擊你們的。”

“你倒是挺了解的。”韓宇聞言說道。

“那是當然,我好歹也在這裏待了三年多,對於這裏的一草一木還是瞭解一些的。”喬布斯一臉得意的答道。

遠處的叫聲越來越淒厲,喬布斯的眉頭也越皺越緊。韓宇等人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喬布斯,難道這些鐵背蒼狼要交配一晚上嗎?”韓宇低聲問喬布斯道。

喬布斯聞言搖搖頭,“不對勁,按往常來說,鐵背蒼狼的交配時間很短,最多半個小時以後就會停止。等休息一陣之後纔會繼續進行交配。這個叫聲,怎麼好像是在呼喚同伴的救援?”側耳仔細聽了聽後,喬布斯自言自語道。

“救援?喬布斯先生,難道你說的那個鐵背蒼狼遭到了什麼動物的襲擊?在這片森林裏,還有主動招惹鐵背蒼狼的動物?”一旁的菲爾德聞言有些驚訝的問道。

“按道理來說,應該沒有。鐵背蒼狼是一種羣居性的野獸。除了挑選頭狼的時候單挑之外,其他時候一般都是一擁而上,從來不講究什麼規則。也正是因爲這樣,鐵背蒼狼一般沒有什麼動物願意招惹。現在這樣,我還真不好說。”

“要不,我們去看看?”韓宇出聲建議道。

“韓宇,不要節外生枝,我們還有正事。”寧平出聲反對道。

一聽寧平這話,原本動心思想要去看看的韓宇隨即老實了下來。的確,抓三眼短尾貓比去查探鐵背蒼狼要重要。

“天不早了,都休息吧。今晚我感覺有點異常,就不要睡帳篷了,都上樹休息吧。韓宇,你守前半夜,我守後半夜,記得叫我。”寧平起身對衆人說道。

喬布斯見衆人都休息了,自己留在這裏也沒有意思,隨即選擇了告辭。韓宇等人也沒有挽留,喬布斯對他們來說本來就只是一個路人,走了也就走了。沒必要挽留。

夜深人靜,韓宇叫醒了寧平換班,自己爬上一棵樹剛剛閉上眼睛。就聽寧平傳來一陣急促的示警聲,“韓宇,林珂,菲爾德,趕快醒醒,有情況!”

韓宇連忙睜眼一看,就見寧平幾下跳到樹上,落在自己的身邊。“什麼情況?”韓宇低聲問道。

“你看那。”寧平衝韓宇的右手邊努了努嘴。韓宇扭頭一看,一對對小綠燈一閃一閃的望着自己這邊。韓宇知道,那不是燈泡,是野獸的眼睛。

“韓宇,那些動物好像很憤怒。”離韓宇不遠處的一棵樹上,林珂對韓宇喊道。

“寧平,你去菲爾德那邊。”韓宇聞言對身邊的寧平說了一聲,縱身跳到林珂的身邊落定,問道:“可以和它們進行溝通嗎?就說我們只是過路的人,沒有惡意。”

“我試試。”林珂答應一聲,一刻鐘後,林珂沮喪的說道:“不行,它們好像不願意和我交流。我只知道它們現在很憤怒。”

“……看來今天這場架是非打不可了。”韓宇聞言皺眉說道。

林珂見狀連忙說道:“韓宇,要不我再試試吧。”

“暫時不用了。等我收拾它們一頓,讓它們先冷靜冷靜,然後你再跟它們好好交流一下吧。”韓宇微微搖頭說道。

“可是,現在下去很危險的。”林珂聞言急道。

“放心,我不下去,瞧我的。”韓宇拍了拍林珂抓住自己衣袖的手,右手比劃了一個手槍的姿勢,對準了樹下的一對綠燈泡。比作槍管的食指指尖前端形成一個小火彈飛了下去。

“嗷~”樹下傳來一聲慘叫。

藉着火彈的光亮,韓宇等人看清了樹下的襲擊者都是什麼模樣。

“韓宇,那些就是鐵背蒼狼。”另一邊的菲爾德衝韓宇喊道。

“鐵背蒼狼?”韓宇聞言一愣,原先自己還想要去看看那些鐵背蒼狼到底是出了什麼狀況,沒想到現在它們竟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菲爾德,能幹掉對方的頭狼嗎?”韓宇揚聲問另一棵樹上的菲爾德道。

“不行,頭狼很狡猾,我還沒有發現對方的蹤影。”菲爾德聞言答道。

“這樣啊,那就只能讓我來試試了。寧平保護好菲爾德,菲爾德,你繼續找對方的頭狼,我來讓下面的狼羣混亂起來。”

聽到韓宇的話,菲爾德不由納悶,他怎麼讓下面的狼羣混亂起來?剛想到這,就見韓宇手中火彈連發,不斷地落在下面狼羣不同的地方,果然,狼羣真的亂了。爲了躲避韓宇隨手扔下的火彈,鐵背蒼狼原本那種迫人的氣勢蕩然無存。

“嗷唔~”鐵背蒼狼羣中突然傳來一聲狼嘯,原本有些混亂的狼羣頓時安靜了下來,死死的盯着讓它們慌亂的罪魁禍首,韓宇。

韓宇壓根就不害怕,隨即發出一個更大的火球,直奔剛纔發出聲音的地方扔了過去。這回鐵背蒼狼沒有再躲避,有三隻狼同時躍起迎着火球衝了過去,瞬間變成了烤狼肉。肉香頓時在空中瀰漫開。也就是這個時候,韓宇等人看到了鐵背蒼狼的兇殘,面對自己同伴的屍體,它們沒有憐憫,蜂擁而上,三兩下的工夫就把死掉的三隻鐵背蒼狼給分食了。

“真,真殘忍。”林珂有些不敢相信的說道。

“看來今天必須把這些狼給消滅乾淨,要不然我們隨後的幾天會很麻煩。”韓宇也是眉頭皺着說道。

“寧平,菲爾德,你們負責漏網的。”韓宇揚聲衝寧平和菲爾德叫道。

“韓宇,你打算做什麼?”寧平聞言問道。

“我在莫託洛山的時候領悟了一招,今天正好試試靈不靈?”韓宇站起身答道。

菲爾德拿出狙擊槍,上彈,瞄準。寧平也跳到了另一個樹下,集中精神注意着樹下的鐵背蒼狼。而此時的鐵背蒼狼已經開始了攻擊,因爲樹很高,它們無法爬上樹,但是這點困難難不住它們。各個張開大嘴瘋狂的啃着樹幹,彷彿要把樹咬倒一樣。

此時此刻,就見韓宇深吸一口氣,暴喝一聲,渾身上下開始顯現出一層紅色的微光,待在一邊的林珂可以清晰的感覺到韓宇此時身上的高溫。 名門隱婚 就見韓宇扭頭叮囑林珂道:“林珂,不要亂動。”

“你小心……”

沒等林珂說完,韓宇縱身跳下了樹,直奔鐵背蒼狼羣的正中跳了下去。對於這個從天而降的人類,鐵背蒼狼羣刷的一下讓出一個空地,等到韓宇剛一落地,鐵背蒼狼就發動了進攻,猛地撲向了韓宇。

“火山噴發!”韓宇大喊一聲,一道火柱以韓宇爲中心,猛地向四周擴散開來。正打算飽餐一頓的鐵背蒼狼躲閃不及,頓時就被炙熱的火焰吞噬。拜鐵背蒼狼的攻擊習慣所賜,這回出現的鐵背蒼狼直接就被韓宇的一擊給幹掉了九成,剩下的一成也被早就準備好的寧平和菲爾德給消滅了。

“韓宇,這一招你是怎麼想出來的?”寧平跳下樹,看了看被韓宇的火焰給破壞的地方問道。以韓宇所站的地方爲中心,方圓十五米的範圍內變得焦黑一片。

“寧平,你還記得我們第二次進莫託洛山的時候,途中我被一隻大蜘蛛給拽進土裏嗎?”韓宇聞言問道。

“記得啊,不過那次的威力比這次要大得多啊。”

“那是當然,當時關乎我的性命,自然沒有掌握好力度,而這次,我可不想因爲我的緣故引起森林大火……”

“韓宇!小心!!”就在韓宇和寧平說話的時候,不遠處的菲爾德突然驚呼一聲,一隻躲在黑灰下的物體猛地躍起,直奔韓宇的後背撲了過去。 “砰~”

死屍落地。但是這救命的一槍卻不是菲爾德開的。韓宇眼神警惕的掃視四周,原本已經熄滅的火焰再次在手中爆發。

“別亂來,是我。”不遠處的樹叢中傳出一個男子的聲音。

韓宇等人循聲望去,就見先前離開的侏儒喬布斯懷裏抱着一杆比他身高還要長的打槍晃晃悠悠的從樹叢中鑽了出來。

見是認識的人,韓宇遂放鬆了警惕,轉身想要看看最後想要襲擊的自己的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雖然身上大部分都被燻黑,但是從哪依稀可見的毛皮上可以判斷,這是隻白色的鐵背蒼狼。

“看來這傢伙就是這羣鐵背蒼狼的頭狼。”菲爾德上前看了看後說道。

“你怎麼看出來的?”韓宇好奇的問道。

菲爾德聞言一臉肯定的答道:“鐵背蒼狼會在月圓之夜進行選擇頭狼的儀式,一旦被選中爲頭狼,原本渾身灰色的皮毛就會蛻變成白色。所以白色的鐵背蒼狼,必定是頭狼。”

“就是不知道這些鐵背蒼狼爲什麼會想要襲擊我們?”韓宇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語的說道。

菲爾德聞言點頭說道:“嗯,我也有這個疑問。要說鐵背蒼狼雖然兇猛,但是在不覓食的時候,它們是不會主動攻擊別的生物的。除非是有人主動招惹了它們。”

話音剛落,韓宇等人的目光幾乎同時看向了喬布斯。在場的幾個人中,除了這個侏儒,沒有別人有時間去招惹那些鐵背蒼狼。也就是說,這些鐵背蒼狼,十有八九也是這個侏儒給引過來的。

美男個個好過分 “你,你們這樣看着我做什麼?”喬布斯心虛的問韓宇等人道。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上前說道:“喬布斯,來,咱們好好聊聊。”

……

下一刻,喬布斯被五花大綁的架在了火堆上,韓宇正在準備點火。喬布斯見狀連聲叫道:“救命啊,救命啊。”

“別喊了,在這種地方,就我們幾個,你能喊出誰來幫你?還是老老實實的交待問題比較實際一點。” 婚外密愛 韓宇把玩着手裏的一根乾柴,漫不經心的對喬布斯說道。

“什麼問題?你什麼都不知道。”喬布斯嘴硬的叫道。

“是嗎?那真遺憾。都說侏儒聰明,在我看來,也不過如此啊。我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不見棺材不掉淚。”說着話,韓宇點着了篝火。

一開始喬布斯還可以忍耐,但是時間久了,喬布斯就受不了了。扭動着身體求饒道:“我錯了,我不該把那些鐵背蒼狼給引來這裏,你們就饒了我吧。”

聽到這話,原本還對韓宇的做法有些不滿的菲爾德頓時沒有不滿了。憤怒的瞪着喬布斯喝問道:“喬布斯先生,我們和你往日無怨,近日無仇,你爲什麼要這樣害我們?今晚還好寧平他們夠機警,否則我們豈不是就要被你給害死了?”

喬布斯聞言慚愧的低下了頭,沒一會就擡頭嚷道:“我錯了,我錯了,求你們先把我放下來吧,再不放下來,我就真要被烤熟了。”

林珂看到喬布斯的慘樣,於心不忍的上前替他求情道:“韓宇,就把他先放下來吧。我想他之所以會這麼做,應該是有原因的。”

“對,對,對對,我是有苦衷的。”喬布斯聞言忙不迭的叫道。

“閉嘴!”韓宇不耐煩的喝罵一聲,看着林珂埋怨道:“你呀,就是那麼好心。這人剛纔做的事情差點害死我們,你知不知道?”

“可他最後還是救了你一命呀。”

“你……”韓宇被林珂一句話給駁得無話可說,無奈的搖搖頭,伸手將喬布斯從火堆上拿了下來。隨手扔在了地上,把喬布斯給摔得齜牙咧嘴,卻又不敢發出一絲的抱怨。

“說吧,爲什麼想要害我們?”韓宇冷冷的看着喬布斯問道。

“那個,和你們分開以後,我就想要去看看那些鐵背蒼狼爲什麼在那裏慘叫,結果不小心被那些鐵背蒼狼發現了行蹤,我想向你們求救,就往你們這裏跑了。我是真的沒想要害你們。”

看着喬布斯一張誠懇的臉,韓宇總有想要給他一拳的衝動。你不想害我們領着鐵背蒼狼往我們這裏跑?還好寧平和自己輪流守夜,要是全都睡覺,到時候真是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但是這個喬布斯畢竟最後關頭救了自己一命,韓宇也不好再多說什麼,轉頭問一旁的寧平和菲爾德道:“你們怎麼說?”

“喬布斯,把你看到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不要有一點隱瞞。”寧平瞧着喬布斯說道。

“啊?什麼事?”

雖然喬布斯的表情很無辜,可惜寧平根本就不吃他那一套,冷着臉說道:“不要耍滑頭,把你離開我們之後去查探鐵背蒼狼這段時間看到的事情全部說出來。”

見沒有糊弄過去,尤其是看到韓宇在一邊躍躍欲試的表情,他想幹什麼?把自己放在火上考唄。喬布斯可不想要再體驗一把那種痛苦的感覺。只能老實的說道:“我在查探的時候發現那些鐵背蒼狼正在和一種沒見過的動物大戰。在打到最後的時候那個動物落敗而逃,在那個時候,我的行蹤恰好被一隻鐵背蒼狼發現了。於是……”說到這,喬布斯沒繼續說了,韓宇等人也明白,於是就是鐵背蒼狼一路跟着跑到了這裏,最後全軍覆沒。

“那隻和鐵背蒼狼戰鬥的動物長得什麼樣?”寧平問道。

“嗯,當時離得比較遠,具體長得什麼樣沒有看清,只知道它的體格是一般鐵背蒼狼的三倍,可以直立行走,而且好像有四隻眼睛。”

寧平一邊用一根木柴在地上比劃一邊繼續問道:“四隻眼?體格巨大?還有別的嗎?比如它的四肢是什麼樣的?”

“唔……四肢很長,都很粗壯。哦對了,它的皮很厚,我看到有好幾次鐵背蒼狼從後面跳到它背上卻沒有對它造成傷害。”

“……”寧平在地上畫了半天,卻始終無法看出地上自己畫的那個不知名的動物是啥。只能無奈的扔掉木柴,問喬布斯道:“那個動物最後往什麼地方跑了?”

“一直往內西區的方向跑了。”

“這樣說來,我們還很有可能會碰上。”寧平自言自語的說道。

“那個,如果沒有別的事了,我是不是可以離開了?”喬布斯小心翼翼的問道。

“先別忙走,你還沒有賠償我們的損失呢?”韓宇攔住喬布斯的去路說道。

“損,損失?你看我像是個有錢人嗎?”喬布斯無奈的看着韓宇問道。

可惜韓宇不管這些,搖頭說道:“那我不管,你給我們惹來這樁麻煩事,不放點血就想走,門都沒有。”

“那你就說吧,你看看我身上有什麼值得你拿的?”喬布斯倒也十分光棍,直接問韓宇道。

Wшw •тt kǎn •℃O

“唔……我看看。”韓宇倒也不客氣,上下打量了喬布斯一番後對一旁的菲爾德說道:“菲爾德,那把槍和你的槍比起來,哪把好?”

“當然是喬布斯先生的那把好。不管是射程方面還是威力方面來說。”菲爾德立刻答道。說心裏話,他對喬布斯禍水東引的做法也是很不滿的。所以對於韓宇敲竹槓的行爲,他表示了贊成。

“拿來。”韓宇衝喬布斯一伸手說道。

喬布斯無奈,解下背在背上的槍遞給了韓宇。韓宇接過之後扔給菲爾德,跟着又是一伸手:“還有子彈。”

喬布斯:“……”

從喬布斯那裏拿到了一把槍的補償,韓宇等人沒有再爲難喬布斯,任由喬布斯離去之後。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凌亂的營地,韓宇抓緊時間要補上一覺,整個晚上就他沒撈着睡,不抓緊時間睡一會可不成。

趁着韓宇睡覺的工夫,負責守夜的寧平和睡不着覺的菲爾德、林珂坐在篝火旁聊着天,打發着離天亮還有幾個小時的無聊時間。

“寧平,你和韓宇是怎麼認識的?”菲爾德出聲問道。

寧平聞言一愣,隨即想了想後答道:“在西里斯星的一家快要倒閉的飯館裏。當時我正好錢包被人偷了,沒錢付賬。而這傢伙則是本來就沒錢,準備吃霸王餐。”

“然後呢?”

“然後當然是一起在那家飯館打工還賬。也是那個時候,那小子對我發出邀請,讓我跟他一起結伴旅行。這一晃眼,也過了有好幾月了。”寧平頗有些感慨的說道。

“那你覺得韓宇這個人怎麼樣?好相處嗎?”菲爾德追問道。

寧平聞言看了菲爾德一眼,反問道:“你覺得呢?”

菲爾德被問得一愣,隨即笑道:“我感覺這人有時候有些傻乎乎的沒溜。”

“呵呵……我也有同感。”寧平附和了一聲,緊跟着又說道:“不過和他作伴,我感覺旅途倒是挺快樂了。永遠不用擔心會沒事做。”

“寧平,你這話到底是在誇他還是在損他啊?”一旁的林珂輕笑着問道。

寧平聞言一愣,緊跟着也笑了起來。 進入了安庭樹海的內東區,一路走來,韓宇一行人竟然連一隻動物都沒有發現。在森林裏,出現這種情況只有兩種可能,一種就是這裏原本就是沒有動物生活的地方,不過這種可能基本上不可能,另一種可能就是原本生活在這裏的動物都逃走了。而之所以會逃走,要麼,是即將要有滅頂之災會發生,要麼,就是有危險的動物靠近,讓它們不得不選擇避讓。韓宇等人自問自己還沒有那麼大的威力,可以讓動物們退避三舍,而安庭樹海也不像是要發生天災的樣子,那就只剩下一種可能,這一片森林來了足以威脅其他動物生命安全的動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