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於是晚上吃火鍋的時候,大家喝的醉意朦朧時,程勇表示要退出了。

大家不歡而散。

呂受益一個人略顯委屈與無奈的也離開了。

怎麼就成了這個樣子?

眨眼一年後。

程勇開了縫製車間,直接搖身一變成為了大老闆,結果正當他離開的時候呂受益的老婆找到了他。

出事了。

原來張長林跑了,呂受益也停葯很久了,所以呂受益的老婆想問一下程勇能不能找到印度葯。

彷彿像個瘋子一樣的呂受益老婆跪求程勇的幫忙。

陪客戶的程勇上網查了一下,才現張長林果然跑路了。

他來醫院看望呂受益。

此時的呂受益已經不成人樣了,但還依舊望著程勇露出了笑容。

……

「我操,呂受益竟然死了???」

「尼瑪,跳樓死了???」

「這,這,這……」

……

影廳里很多人炸了鍋,大家覺得程勇說不定能帶來葯呢。

可是沒有想到。

已經進入急變期了,藥物化療完全的不起作用了。

硬上骨髓移植成功率也非常的低。

結果呂受益在夜晚,望了一眼自己的妻兒,最終選擇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朱北望到這裡的時候神情已經有點控制不住了。

電視劇世界 他想起了自己的父親同樣是癌症,目前每一天都是化療,甚至是硬挺著。

沒有任何辦法。

葬禮上,程勇想要給呂受益的老婆一點錢,但是呂受益的老婆卻並沒有接受。

離開時,望著走廊里戴著口罩的病人,尤其是看著坐在台階上的黃毛,程勇也是有些悲痛。

回想印度時,廠長對於他說的話。

目前瑞士諾瓦正在阻止印度生產廉價葯,而且也沒有國家敢買了,程勇最終做出了決定。

重新賣葯。

他來找黃毛,不過黃毛沒有搭理他。

畫面一轉,程勇把其它人都叫了過來。

「人都到齊了,我這裡有一份舊的名單,我知道這上邊有些人已經不在了,大家回去統計一下,看看誰還在,集中起來交給思慧。」

程勇朝著眾人說道:「從下周開始,我們重新賣葯了,但是我只能保證以前的病人有葯吃,大家不要聲張,體諒一下,我不想坐牢。」

「你這次買多少錢?」

「500.」

程勇淡淡的說道。

此時,鏡頭轉到了程勇用車拉葯,黃毛也是過來幫忙了,同時程勇也是對黃毛說讓他回家看看,走前把頭髮剪掉了。

「你是不是特看不起我啊。」

「是。」

黃毛淡淡的話讓程勇有點難過,結果黃毛加了一句:「以前是。」

兩人回去,夕陽西下,其它人覺得也算是美好了。

只有餘林生明白。

美好個屁。

接下來就要完蛋了。

……

「領導,我就是想求求,你,別再追查印度葯了行嗎?」

「我病了三年,四萬塊一瓶的正版葯我吃了三年。」

「房子吃沒了,家人被我吃垮了,現在好不容易有了便宜葯,你們非說他是假藥,那葯假不假,我們能不知道嗎?」

「那葯才賣五百塊一瓶,藥販子根本沒有賺錢。」

「誰家不遇上個病人呢?」

「你們就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啊?」

「你們把他抓走了,我們都得等死。」

「我不想死,我想活著。」

「行嗎?」

……

在警察局,一位老太太朝著曹斌說的這翻話瞬間讓影廳里的眾人淚奔了。

朱北也沒有控制住。

是啊。

誰家還不遇上個病人呢?

曹斌把人放了,但是局長依舊讓他必須抓人。

另一邊,張長林找到了程勇。

「你要二十萬,這裡邊是三十萬,拿錢跑路,葯的事情爛在肚子里。」

程勇朝著張長林說道。

「哎,聽說你這次不掙錢,挺仗義的啊,不過哥得勸你幾句,我賣葯這麼多年,發現只有一種病沒治,那就是窮病,這種病你沒法治,你也治不過來,算了吧。」

「說完了嗎?」

「保重。」

……

可惜張長林最終還是沒有跑掉,直接被警察抓了。

很多人覺得張長林估計要把程勇供出來了。

不過他竟然沒有說,一個人打算把事情給扛了。

可是葯的事情還在查。

黃毛死了。

為了救程勇,發現警察的黃毛開著車一路橫衝直撞,最終被撞死了。

醫院裡,程勇整個人都是崩潰了,他朝著曹斌怒吼道:「他二十歲,他只是想活命,他有什麼錯?」

是的。

沒錯。

但是這就是現實。

整理物品的時候,程勇發現了黃毛竟然已經買了回家的車票,望著那張車票,程勇泣不成聲。

最後程勇也是被抓了。

當電影結束之後,影廳里的一些人也都是眼淚還沒有干。

感動。

感人。

虐嗎?

虐。

真他媽的虐。

余林生望著前排那情侶也是邊擦淚邊說道:「為什麼就不帶紙巾呢?」

其它人也都差不多。

廢柴五小姐之魔尊快下榻 至於沒有哭的,在出去的時候也是對於《我不是葯神》進行了高度評價。

「我覺得這真的是一部好片啊。」

「誰說不是呢,這部電影雖然真的很虐,但是其實還不錯的。」

「沒錯,電影確實不錯啊。」

啞妻 ……

眾人這個時候對於電影都是覺得不錯。

但是就像首映場里大家說的那般。

太虐了。

狂少獵寵:囂張迷糊妻 在中午的時候,網上也是直接炸了鍋了。

「媽蛋,劇透一下,呂受益死了,黃毛死了,程勇被抓了,你說虐不虐?」

「我是看到那個老奶奶說話的時候哭的,靠,賺我眼淚。」

「哈哈哈,我一開始就說了,建議大家帶紙巾,結果你們還不聽。」

「但是我真的沒有想到這麼虐啊。」

「那些劇透狗你們不要走,簡直太過分了吧。」

「操,氣死人啊,好好的幹嘛尼瑪劇透呢?」

「徹底無語了,去你妹的吧。」

……

網上對於《我不是葯神》討論的很多,而且豆豆網上,這部電影的評分也是達到了恐怖的9分開端。

虐歸虐。

但是電影很現實。

誰家還沒有個病人呢?

更重要的是不少的人對於電影裡邊的社會現象進行了討論。

有人就表示這個社會就是這樣,有錢人可以拿錢買命,但是沒錢的卻只能等死。

前一段還有個新聞,父母都是檢查出來了癌症,但是他們卻是害怕給兒子添加負擔,於是雙雙的跳河死了。

有時候真的。

這樣的新聞讓人絕望,但是又能怎麼樣?

這個社會,只要不得病,那麼你就可以過的不算錯,但是一得病,那就真的讓人回到了解放前了。

一天的時間,熱搜上除了《我不是葯神》就是《我不是葯神》。

關於《暗戰風雲》的宣傳卻是半點用都沒用,直接被壓制了。

至於影評有部分已經出來了,不過余林生二刷完之後準備再看一下。

因為對於《我不是葯神》裡邊的一些小細節,余林生還是拿捏的不太准。

所以有些小細節,他需要仔細的看一下。

於是,在三刷之後,余林生終於寫了一篇細膩的影評。

……

…… 「對於《我不是葯神》這部電影引起的熱議相信不用我多說了,這應該是近年來惟一一部零差評的電影,是的,零差評,截止我寫這篇影評為止,目前可以說《我不是葯神》依舊高居9分。

為什麼這麼高的評分?

我想還是因為電影的真實,現實就是所有的人都不敢病,因為在你有病的時候,你會發現想要活著真難。

像電影里的老奶奶說的那翻話:「我不想活,我想活著」。

可是對於電影里的慢粒白血病來講,4萬塊錢一瓶的葯他們真的吃不起啊。

在這裡要說一句,那就是哪怕在現在,4萬塊一瓶的葯很多人也都吃不起,更何況那可是2002年,當時的物價是多少?當時魔都的房價均價也不到4000啊。

關於電影的人文情懷,關於電影的現實我們暫且不提,咱們只說一下電影的本身。

很棒。

肖平這個導演我之前聽說過,他是拍攝微電影起家的,也是林塵一力挖他出來的,但是當我聽得他執導拍攝《我不是葯神》的時候還是有點擔心。

不為別的,微電影畢竟是短片,我很擔心肖平拍攝的時候會中途崩塌,但是真的讓我很意外,或許是因為秦朗天的監製,總之《我不是葯神》是處處見細節。

一開始程勇賣葯只是為了掙錢,他對著印度的廠長說自己不要當什麼救世主,他只想掙錢。

可是後來程勇為了呂受益再一次的前往印度時,當時程勇在印度的街上遇到的迷霧,彷彿是置身虛幻之中。

這一前一後的相呼應讓人感覺到真的是彷彿是命運的呼喚一般。

除此之外,關於電影的細節描寫也是略讓人感覺到心疼。

首先就是程勇對於劉思慧的情感,我個人覺得劉思慧由始至終就沒有喜歡過程勇,她只是因為孩子需要吃藥所以不敢拒絕。

但是那天晚上程勇最終還是沒有敢推劉思慧,而看劉思慧柜子里的情趣內衣,再看她的女兒的眼神,可想而知劉思慧並不是第一次做那些事情。

不過細想下也正常。

畢竟劉思慧的女兒需要格列寧的葯是4萬塊一盒,就憑藉著劉思慧每天在酒吧跳鋼管舞,他也根本就不夠。

所以,和別人睡覺也就成了劉思慧的惟一出路了。

因此,劉思慧才能那麼的淡定,彷彿認命一般的告訴程勇不要浪費時間了。

這是其一。

還有一個細節就是程勇準備再賣葯的時候,結果人已經少了很多,而且程勇說有些人名單上已經不在了,那不在的意思說的什麼大家可想而知。

總之,如果大家看的話,會發現《我不是葯神》裡邊有很多這樣的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