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神無雙說完,一劍朝着我刺了過來,這一劍速度極快,我幾乎都還沒反應過來,這一劍已經刺進我的胸口之中。

頓時,我胸口傳來劇痛,疼得我渾身冷汗直冒。

“反應還是不夠。”神無雙微微嘆了口氣,說:“還是這麼弱,不過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只能殺死你了。”

說完,我心裏也涌起一股無奈,還是不行嗎?依然還不是神無雙的對手。

突然,一匹戰馬從遠處奔來,我和神無雙不約而同的扭頭看去,羅方!

羅方揹着百里魔刀,騎在戰馬之上,他還沒趕到,已經拔出了百里魔刀,朝着神無雙就用力的拋了過來。

神無雙迅速的就拔出了刺在我胸口中的劍,擡手一擋,打開了百里魔刀。

百里魔刀在天上轉了一圈,c在了地上。

“來了嗎?”神無雙臉上泛起笑容。

羅方趕到後,從戰馬上跳了下來,拔起c在地上的百里魔刀,隨後跑到我身邊,扶着我問:“阿秀,沒事吧。”

我捂着胸口,當然,僅僅只是傳來疼痛,並沒有流出鮮血。

我搖了搖頭:“沒什麼事,不過你要是晚來一步,我就死定了。”

“來吧,動手吧。”神無雙看着我倆道。

“神無雙,動手之前我有個問題想問你。”我開口說。

神無雙眉頭微微一皺:“什麼問題?”

“爲什麼你要我不斷的提升實力,一直不肯殺我,究竟是爲什麼?以前你不說就算了,今天不管如何,我和你都要死一個,而且更大的可能是我死。”

“既然如此,爲什麼不讓我知道爲什麼?”我問道。

神無雙一聽,卻坦然道:“原來是這個啊?”

神無雙突然擡起手,指着天:“你看到了什麼?”

我擡頭一看,說:“什麼都沒有,就只是天。”

“沒錯,就是天。”神無雙對我說:“我無敵於世,很久很久沒有過遇到對手的感覺了,直到我直到了命運的存在。”

“命運便是天道。”神無雙說:“我在如此多年,無數次和命運交手,雖然他都是落敗而回,可我直到,跟我交手的,不過只是命運的一道分身,我想真正徹底的贏了他,只有把你的三魂七魄跟我自己融合,這樣,我纔有可能贏真正的命運。”

羅方不屑的笑了一下:“這樣說起來,你還真是可憐,一直爲了戰鬥而活。”

“那你呢?”神無雙反而問羅方:“你不一樣嗎?你是爲了保護趙雅紫而活,而我爲了戰鬥而活。”

“雖然看起來區別很大,可實際上我倆的活法卻是大同小異。”神無雙道。

我對神無雙咧嘴笑道:“如果我真的死了,希望你能贏了命運吧。”

“你還不夠強,只有你越強,融合了你的三魂七魄勝算纔會更大。”神無雙盯着我的雙眼道:“來吧!”

“上!”

羅方說完,蹬腿就衝上去,一刀往神無雙劈去。

羅方這一刀氣勢很足,渾身上下爆發出了暴戾的煞氣,神無雙卻悠閒自在的襠下羅方一招又一招的進攻。

我立馬衝了上去,一槍又一槍的往神無雙橫掃過去,神無雙一個人,接連擋住我和羅方二人的攻擊,卻絲毫不費勁的樣子。

“你們兩人還可以更強一些,更強。”神無雙此時也終於露出一絲癲狂。

和以前不同,以前神無雙跟我倆打,更多是帶着一些戲耍的成分,可此時,他卻是認真了起來。

他手中的劍,每一招都很致命,好幾次我差點被神無雙攔腰殺死。

“萬魔無蹤。”羅方突然拿着百里魔刀大呵了一聲,頓時,百里魔刀涌出無數煞氣,而刀中,也翻滾出無數邪魔。

“這是?”我看着百里魔刀中涌出的邪魔,有些愣住了,太多了,而且其中實力強大的也很多。

密密麻麻足足上百的邪魔妖怪。

而且這些邪魔妖怪,沒有一個弱的。

最次的應該都是黑色妖氣巔峯,甚至一半,妖氣或者煞氣都是綠色。

“這就是你歷練了這麼久,悟出的招數嗎?”我開口問道。

羅方微微點頭:“我一直很疑惑,百里魔刀除了鋒利無比外,好像根本就沒什麼特殊之處了,可卻被譽爲第一魔刀。”

“我後來才明白,原來但凡是被百里魔刀殺死的邪祟妖怪,魂魄都會被封禁在刀中,雖然他們實力比起生前大打折扣,但也是極強。”

羅方說得沒錯,這些妖怪,一個個應該都有生前實力的一半,關鍵是數量多啊,足足上百的妖魔邪祟。

這些妖魔邪祟出現後,朝着神無雙就撲了過去,神無雙卻絲毫不在意的模樣,擡起右手的劍,一劍一個,跟切豆腐一樣,這些邪祟但凡觸碰到神無雙手中的劍,瞬間就會魂飛魄散。

即便是這上百的強大妖魔,也頂不住多久啊。

我看在眼裏,也心急起來,神無雙暴露出越強大的實力,我心裏就越是不安,沒有人願意死,我也不願意。

羅方看到那些妖魔被屠殺,也眉頭緊皺,在我耳邊小聲的問:“有沒有別的東西,神無雙太過強大了。”

不過一分鐘,上百妖魔被屠殺乾淨,神無雙笑呵呵的看着我倆:“就這點手段?”

我突然想起了十方仙人給我的那塊玉佩令牌,我急忙從兜裏拿出,然後用力的摔在地上,頓時,這塊令牌碎成碎片。

我心裏也祈禱起來,十方仙人可別忽悠我啊!

就在玉佩碎掉的瞬間,天空傳來了十方仙人的聲音。

“御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 雖然知道許曜身上絕對不簡單,但宋冰也不知道許曜的能耐在哪裡。當然不敢讓許曜出手來承受對面的妒火,只得低聲對許曜說道:「他可是練了三年拳擊的傢伙,你現在受傷,在他面前討不到好處。」

紹勢恭對著許曜訕笑著,居然直接比出了一個中指:「垃圾!」

「哦?是嗎?」許曜本不是喜歡惹事之人,但是誰要是惹他,他也不會輕易放過。俗話說得好,人不犯我,我必犯人,人若犯我數倍還之!

許曜就是這種不喜歡惹麻煩,卻也不怕麻煩上身的人。

見到紹勢恭如此囂張的神態,許曜反而是一手直接摟上了宋冰那纖細的腰肢,直接把她摟在了自己的懷裡,以更囂張的態度詢問道:「沒錯,她就是我的人!你說我是垃圾,但是你自己卻在嫉妒一個垃圾!那你豈不是比垃圾還要垃圾,簡直就是垃圾中的戰鬥機!」

「你……」紹勢恭沒想到剛剛還默不作聲的許曜,一開口就是一套素質打擊,這一下居然懟得紹勢恭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還擊。

不給他發言的機會,許曜又繼續指著他說道:「看你的樣子,應該追了宋冰很久了對嗎?她喜不喜歡你,你看不出來嗎?沒有明說,很明顯是把你當做備胎呀!舔狗!」

宋冰也沒想到許曜居然會配合自己出演,而且一開口居然比自己還要過分,聽著許曜說著粗鄙之語,完全不像平常那些即使十分生氣,也要保持著自己形象的公子哥那般虛偽,心下更是覺得有趣。

索性也就伸手也摟上了許曜的腰間,整個香軀貼在了許曜的身上,差點就讓許曜氣血上涌有些剋制不住自己了。

「這女人真是一個妖精……」許曜暗自為自己捏了一把汗,還好自己的定力足夠強大,否則面對這種情況,自己可就得栽了。

紹勢恭看到這兩個人的動作在自己的面前變得更加親密,氣得整個臉都漲通紅了,原本他就是世家貴族的公子哥,對於罵人這些事情怎麼可能比得過許曜這個鄉下來的粗人,還沒說幾句話,就被許曜罵得不知道該怎麼還擊。

「敢跟我搶女人……你活膩了!」紹勢恭才發現自己罵不過許曜,便直接沖了過來,一個十分標準的直拳朝著許曜的門面打去。

宋冰察覺到他想要動粗,皺了眉舉起了手,剛要做出一個手勢。

卻只見許曜抱著她,一個十分優雅的轉身如同跳著華爾茲舞蹈一般將她輕輕的帶離了原地,宋冰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下意識的抱住了許曜,回過神來的時候卻發現他們居然站在距離紹勢恭四五米遠的地方。

一拳打空的紹勢恭還沒反應過來,他只感覺到自己的眼前唰的一下,一道白光閃過,許曜就已經消失了。

等到他一轉身的時候,就看到許曜居然就站在他的附近。看著許曜臉上的笑意,紹勢恭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媽的,真能跑!」紹勢恭向後退了兩步,隨後一個小跑直接來到許曜的面前,揮起拳頭一個十分重的勾拳狠狠的砸向許曜的下巴。

許曜站在原地不動,抬起腿就是一腳,僅使用了一層的力量,就直接將他踹出了十米遠,直接趴倒在了地上。

「哇哦……真猛啊,我就喜歡像你那麼厲害的男人。」宋冰看到許曜居然可以一腳就將這個練了三年拳擊的紹勢恭踹飛,情不自禁的抬手鼓了掌。

「這個就當做是利息,收下了。」許曜看著她眉飛色舞的樣子,經不住的在她的腰後上輕輕拍了一把。

嚇得宋冰差點當場叫了出來,隨後有些嗔怒的看著許曜一眼:「沒想到平時看你挺老實的,居然那麼壞。」

許曜看到她一副吃癟的樣子,倒是笑了起來,還故意的搓了搓自己的手,作出了一副回味的動作:「手感還挺不錯的。」

這時躺在地上的紹勢恭發出了一陣陣的呻吟聲,他有些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看到兩個人在那裡打情罵俏,一怒之下拿起了電話。

「你們人在哪裡?全都給我過來!」

許曜看到他要喊人,由於不打算再惹麻煩,隨即從自己的手中射出了一根銀針。銀針準確無誤的刺入了手機充電口中,紹勢恭的手機瞬間關機。

「操!什麼垃圾爛手機!關鍵時刻怎麼就突然沒電了!」他有些憤怒的敲了敲自己的手機,不斷的按著開機鍵,但是他的手機卻一點也不給面子。

而許曜也緩步的來到了他的面前,紹勢恭看到許曜就如同見了鬼一般,捂著肚子想要逃跑。

許曜抬起又是一腳,直接踹他的后腰上,直接讓他臉朝地的摔了個狗吃屎。許曜走了上前又是一腳,直接將他踢翻過來,讓他臉朝天的躺在地上,動彈不得。

隨後許曜抬起腳踩在了他的肚子上,紹勢恭身體受到了幾處重創,已經完全無法抵禦許曜的攻擊,直到現在,他才知道自己惹上了一個不該惹的人。

「這位……大俠?武林高手? 一婚二寵,神秘總裁的蜜戀情人 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不該對你們動手,剛剛是太衝動了,我只是想跟你們開個玩笑而已……」

而許曜的腳一路往下踩在了他的腹部上,腳跟再次抬起來向下移了一點,正對準著小小鳥,這下可就直接將紹勢恭嚇得魂都丟了。

「這位爺爺,我求你了!這個地方你可不能碰啊,碰了之後我們邵家可就斷後了!」紹勢恭嚇得眼淚都出來了,甚至聲音中都帶著一絲哽咽。

「雖然你我算是無怨無仇,但是今天你招惹了我,也別怪我不客氣。 有種掰直 對一個女生死纏爛打,可不是什麼紳士行為,下次要是再敢惹上她,我就讓你這輩子都別想碰女人!」

許曜終是沒下殺腳,僅是將腿再次放了下來,踢了踢他的手臂以示警告。

「不敢了!絕對不敢了!借我一百個膽,我也不敢了!多謝饒命,多謝饒命。」紹勢恭此刻哪裡還有剛剛耀武揚威的樣子,在看到許曜放過自己后,他才慶幸自己保住了弟弟。

許曜來到了宋冰的身邊,對她說道:「雖然你是黃小姐的閨蜜,但我並不打算幫你擋桃花。可別再跟著我了。」

留下這句話后,許曜加快了步伐,想要回到茶樓上。

宋冰看著許曜的背影,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紹勢恭,輕笑搖頭:「我對你倒是越來越感興趣了呢,黃家的私人保鏢。」 「你撿回了一條命呢。」宋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紹勢恭,一揮裙擺,瀟洒離去。

此刻遠在1500米外的另一個大酒店上,有著近二十名狙擊手,正一臉緊張的拿著自己手中的狙擊槍,用著高倍鏡將所有的目光和焦點聚集在宋冰身上。

其中一位隊長式人物,對著掛在自己嘴邊的麥克風說道:「全員聽令,大小姐已經脫離了危機,現在進行輪班,記住了,要二十四小時全程注意小姐的安危。小天,大小姐已經談話完畢,立刻去跟小姐接頭。」

「小天收到。立刻進行貼身保護。」此刻在茶樓上方的一位身材高大的男侍,在得到消息后便來到了宋冰的身邊,低頭對宋冰說道:「小姐,剛剛我已經檢查過周圍了,沒有任何異樣。」

「那就好,最好整個宴會都能夠平安的繼續下去。」宋冰臉上的微笑收了起來,目光中蘊含著冰冷的寒意。

小天低聲問道:「小姐是擔心宴會要出事?」

「沒錯,今天來的人實在太多了,有些人的腦子不一定好使。到時候多注意一下來客。」

小天這是十分自信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放心吧,有我們暗刃部隊在,小姐完全不用擔心。」

這支暗刃部隊,是宋家自己進行訓練的保鏢團,擁有著屬於自己研發的武器,有著屬於自己的編製。個人能力和團隊協作都十分出色,能夠被選為保鏢的人,基本上都要去中難海進行訓練和測試。

而這個被稱之為小天的人,也是參與過中難海的保鏢訓練才來到宋冰的身邊,十分幸運的成為了她的貼身保鏢。

對於自己二十四歲就成功通過中難海訓練的小天來說,自己能保護著一個大美女,實在是上百年修來的福分。所以他十分的努力,曾經多次幫宋冰脫離危險的境地,也是宋冰最信任的人之一。

而他對自己的實力也十分的自信,只要有人想要對宋冰有任何不懷好意的想法,他就將代表暗刃部隊,將敵人一一斬除!

「剛剛你有看到那位保鏢出手嗎?」宋冰所指的人正是許曜。

小天點了點頭說道;「我看到了。」

宋冰繼續問道:「剛剛那位是我的朋友,黃詩秋的保鏢,你覺得他的實力怎麼樣,比起你來說?」

小天仔細的回想了一下剛剛的場景,他可以看得出那位紹勢恭是一個學過拳擊的高手,拳擊的姿勢非常標準,出拳也十分的快,但是因為憤怒過頭而提早暴露出了自己的敵意,給了他們做好了防禦的準備。

剛剛若是許曜沒有站出來,那位紹勢恭早就已經被他們暗刃的狙擊手當場射擊了。雖然考慮到邵家,不會直接取其性命,但手腳必定得穿孔,直接送到醫院。

而許曜的速度卻是比紹勢恭的速度還快很多,明明自己的身上帶著傷,還一手抱著宋冰,卻能夠用出了連自己都沒有看清的速度,躲開了攻擊。

在對紹勢恭的攻擊中,可以一腳將紹勢恭直接踢飛,並且在短時間內讓他失去戰鬥能力,這一點小天也是有自信能辦得到的。

思索了一陣后,小天心想著自己是從中難海上經過了特殊訓練后才能達到現在這般成就,即使是他一個人面對五個特警,或者面對多個特種兵,都能輕鬆應對。

像許曜這種平時名不見經傳的民間高手,看起來又那麼年輕,應該是比不上自己。

於是他對宋冰說道:「黃家的那位私人保鏢,應該也是有點本事的。但若真的比起來,對於我們這些從中難海里接受訓練而出來的專業保鏢來說,應該是有差距的。」

宋冰點了點頭,這個答案她很顯然的接受了。

此刻已經有許多富家貴族來到了現場,他們都無一例外代表著自己的家族前來為蔡老進行祝賀,基本上手上都拿著一袋營養品,什麼千年人蔘萬年雪蓮,各種奇珍異寶應有盡有。

許曜坐在位置上,用透視眼,隔著十萬八千里,看著他們袋子里的寶貝,只感覺自己的手一陣搔癢,心中比見到了美女還要激動。

「卧槽,這些富商身上的油水還真是多……」這麼多名貴的中藥擺在自己的面前,讓他有種全都要的衝動。

要不把這些東西全部都拿走,當作是慶功宴的獎勵算了。這場慶功宴反正也是來給自己慶功的,要是把這些藥物全都拿走,他又能再多練幾個大還丹,不僅可以治病救人,甚至還能提升自己的境界。

這些富商的身邊基本上都有這一群保鏢跟著,這群保鏢來到這裡,是為了檢查現場,在確認沒什麼事情之後,基本上只會留下一兩個貼身保鏢跟隨,其他的統一在樓下等候發令。

雖然這個茶樓十分的大,但這畢竟是富商們的聚會,萬一帶了太多的保鏢進來反而不妥。

現場也已經有許多荷槍實彈的傭兵,管理著周圍的秩序。這支傭兵名為「龍騎」,是負責整個現場秩序的傭兵,也是昨天夜裡蔡老指名要求的傭兵團隊。

龍騎傭兵團,是一個超大型的S級傭兵團,在傭兵界中十分的有自己的原則,成立的近百年來沒有過一次背叛僱主的行為,並且任務達成率高達80%,還對外宣布從不參與任何破壞性的活動。

更重要的是,這是傭兵團的創始人,是華夏人。在成立初期,就為整個傭兵團定下了一個規矩,那就是永不以侵害華夏來獲得利益。

所以蔡老十分的放心這支傭兵團,甚至就連華夏的高層也默許了,這支傭兵團可以隨意的在華夏境內出入。

「沒想到蔡老居然可以請到龍騎……要知道,到了S級存在的傭兵團,所在意的往往就不是金錢了,更多的是一些比金錢還要貴重的東西。蔡老到底拿出了什麼東西,讓這支傭兵團能夠來到這裡保護我們呢?」

宋冰拿著小天給自己的各個資料,不知道看著站在門口處,十分敬業的龍騎兵。

鐵拳諸天行 坐在宋冰一旁的黃詩秋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聽起來感覺好厲害的樣子,也就是說,這次的活動可以算得上是萬無一失了?」

宋冰點了點頭,隨後就看到許曜突然站起了身,一臉嚴肅走了過來,拉起了黃詩秋的手:「我們現在快離開這個地方,再晚就來不及了。」 我應聲擡頭一看,此時天際邊竟然飛來了無數飛劍。

粗略一看,最起碼也有上千柄,這些劍十分古樸,看起來有些像戰國時候的青銅劍。

此時,十方仙人張靈風站在一柄寬兩米,長六米的巨劍之上,揹着手,臉色淡漠的看着下方。

“玉牌摔碎了,是叫你過來?”我忍不住衝頭頂的張靈風問道。

張靈風怪笑道:“怎麼樣,是不是有一種驚喜的感覺啊?”

我乾笑了一下,拱手對他說:“還請幫我除去神無雙。”

此時神無雙面色嚴峻的看着天空上的張靈風,開口道:“終於來了一個真正的強者。”

“幾百年來,爲何我從來沒有見過你?”神無雙開口對張靈風詢問道:“你如此強者,不可能默默無聞。”

張靈風摸了摸鼻子:“那是你孤陋寡聞咯。”

神無雙笑了一下,沒有說話。

“行了,別廢話了,好久沒跟人真正鬥一場了。”張靈風說完,念道:“奇哉大道,壯哉大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寧,神得一以靈,谷得一以盈,萬物得一以生,萬劍訣!”

張靈風唸完之後,伴隨在他身邊無數柄飛劍竟然以極速,朝着神無雙飛射而去。

每一劍威力都是不凡。

我也看到神無雙真正的露出了嚴謹,認真的態度,右手拿着陰陽極致化作的長劍,擋開一劍又一劍。

神無雙竟然被這無數飛劍給逼得節節敗退,臉上狂喜道:“好!果然是絕世高手!”

隨後,神無雙拿着手中的長劍,便飛起,朝着張靈風飛去,張靈風面不改色,開口道:“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樂兮。”

“當人生門,仙道貴生,鬼道貴終。”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兇,高上清靈爽。悲歌朗太空,唯願仙道成,不願人道窮。 花瓶女配開掛了 北都泉曲府,中有萬鬼羣,但欲遏人算。斷絕人命門,阿人歌洞章,以攝北羅酆。”

張靈風以極快的速度唸完了這一段咒語,那上千柄劍開始飛到一處,在天上凝聚成了一把巨劍,這把巨劍長二十米,寬五米。

在神無雙朝着張靈風飛去的同時,那柄龐大無比的劍,朝着神無雙就緩緩的劈了下去,神無雙卻絲毫不躲避。

“好!”神無雙叫了一聲好,最後擡起右手的劍,朝着那柄巨大無比的劍便劈了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