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嗯,那就這麼說定了,到時候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告訴我一聲,”聽了傅瑤的話,雲韶點點頭,又道:“壽宴那天,你也別擔心,我已經給皇上上了摺子,想讓你大嫂也去參加太后的壽宴。”

雲韶沒有官職在身,他的妻子本是不必要去給太后賀壽的,不過以雲家的地位,願意去的話,皇上和太后也不會反對。

傅瑤一聽看向了陳氏,陳氏笑着點頭,“我可是好久沒進宮了,弟妹可要照應點啊!”

傅瑤感激的拉住了陳氏的手,“那是當然了,謝謝大嫂。”

陳氏一直不喜歡交際應酬,此次願意進宮必是想照顧她。

接下來兩天的時間裏,傅瑤和雲熙都在安心調養身體。雲熙的身體一向很好,恢復的也很快。傅瑤跟他說了後他也同意等太后的壽宴過後再處理柳雪凝的事情。

這邊,柳雪凝擔驚受怕了兩天,尤其是她發現自己的行蹤被人監視了。在雲府還好,一旦出了雲府大門,立刻就有人跟住了,而且人家根本不怕被她發現,堂而皇之的跟蹤她。她心裏很害怕,又不敢逃跑,再說她孤身一人,也無處可逃。

她只好回去將此事告訴了馬慧嫺,並請求馬慧嫺送她安全的離開。馬慧嫺清楚柳雪凝這枚棋子已經無用了。不過,爲了能轉移傅瑤的注意力,她還是勸柳雪凝暫時留在雲府。

“你不是一心想嫁給雲熙的嗎?只有呆在雲府你纔有機會。”

這是馬慧嫺的話,柳雪凝無處可去,只能依附馬慧嫺。何況,她的確還沒死心,這次不就是讓她差點成功嗎?也許,下次她就真的能成功呢!

而且,據她所做的,傅瑤的身體可不像表面那樣好,萬一有個三長兩短……

自己的機會不就來了嗎?

這樣想着,柳雪凝就安然留在了自己院子裏。

兩天很快過去,太后的壽宴來臨,因爲是過的整生,皇上很是用心。前朝,大臣們恭賀,後宮,夫人們送禮。

一大早,太后殿外就烏拉拉站了長排的人,都是各府的女眷過來給太后祝壽的,排的靠前自然誠心也最足,說不準就能得到太后的青睞。

傅瑤早上起來的時候並不覺得有什麼不適,不過雲熙還是很擔心她,讓蓮蓉準備了一些小吃食,等進宮的時候餓了吃。蓮蓉她們不能進去,這些東西等下就是陳氏幫忙拿着。傅瑤很不好意思,雲熙放一樣,她就拿一樣出來。

“哎呀!宮裏那麼多人,我拿個東西出來吃,多丟人。”傅瑤嘟着嘴抗議,偷摸着將一袋酥餅拿了出來。

雲熙眼尖的捉住了她的手,“那有什麼,你現在是孕婦,怎麼能餓着了?人家要笑就笑好了。”

“可是大嫂拎着這些東西很累啊!”傅瑤還想抗議。

再次被駁回,這次是陳氏說話,“沒事的,我們的賀禮在宮門的時候就可以交給宮裏的宮女,我只要拿這點吃的就行了,一點不會累。”

雲熙又加了一句,“千萬不要吃宮裏的東西,這吃的也不要過宮女的手。”宮裏的人事太複雜了,難保誰就要對誰下手,今天人多,出了事也很難找到幕後之人。這也是雲熙堅持要傅瑤帶上吃食的原因。

最後,傅瑤的抗議全部被駁回,雲熙揀了幾樣輕便又飽腹的點心裝好遞給了蓮蓉。等下下馬車的時候再交給陳氏。

這樣,雲熙還不放心,將她們送到了後宮門口,跟王氏等人彙集後才整個安下了心。

今天這樣的日子,傅家的人自然也要去的。王氏早就提前跟傅瑤打過招呼了,她們在宮門口等她一起進去。

王氏品階高,閱歷又豐富,也很善於處理問題,傅瑤跟着她也不需要費太多心了。

同王氏一起來的是關氏,見到傅瑤和陳氏互相關心的詢問了一下,然後纔在王氏的帶領下進了後宮。

不知道是春嬤嬤的提醒還是太后真的看重她們,王氏等人一走到那條夫人們正在排隊的長廊處時,太后就派人過來請王氏直接進去。

王氏的地位尊貴,那些夫人們自是不敢非議什麼,乖乖的低着頭等着召見。

太后的寢殿裏更加熱鬧,裏面已經坐了好些夫人,俱是身份地位算高的,也只有她們有資格在今天有個一席之地了。

王氏帶着傅瑤等人從容的走上前給太后行禮。然後宮女呈上了她們送的賀禮,俱是稀奇珍貴的。太后喜歡這些奢華的東西,所以,傅瑤專門選了一個做工考究,外形也比較亮麗的頭面當賀禮。雲府的金店很多,這樣的賀禮隨便就能做出來,只要夠誇張,夠俗就行了,太后保證喜歡。

果然,見到傅瑤的賀禮,太后笑的眼睛都睜不開了,一個勁的誇王氏養了個好女兒。

王氏也只是謙虛的笑笑,祝賀的人很多,她們行完禮,送完東西就被人領到了一邊坐下。

隨後,是外面排隊的人依次進來道賀,不過她們的品階低。太后看着順眼的可以賞一個位置坐下,要是一般般的還得去外面站着等候太后什麼時候想起來了再召見。不過多數時候是想不起來的,因爲圍繞在太后身邊的人很多,奉承的人更多,一般的人很難讓她老人家想起來。

傅瑤在這麼嘈雜的環境下就覺得胸悶,好不容易挨着時間呆了半個時辰,她就不行了。整個身體都虛軟了,好像已經消失不見的孕吐又要來了。

“怎麼了?”還是陳氏發現了她的不妥,關心的問。

傅瑤搖搖頭,“沒事,就是這裏人太多了,感覺好悶。”

陳氏一聽就急了,她今天就是主要來陪傅瑤的,當然着急了。“那怎麼辦?現在可以跟太后說離開嗎?”

這怎麼可能?傅瑤搖搖頭,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她開了口,太后自然會應的,但是心裏肯定會有疙瘩,覺得傅瑤不給她面子。

所以,再難受也得撐着,要等太后自己發現了,讓她出去透氣。有的時候自己發現比別人說可好多了。也可以落得個衷心的名義。 224 宸妃其人

王氏自然也注意到了傅瑤的不適,聽到她這樣說遂點點頭,贊同的道:“的確是這樣,等下,我會讓太后注意這邊的,你先撐着點。”

傅瑤點頭,儘管不舒服,但她謹遵着雲熙的話,不敢吃麪前擺着的一點食物。雖然她很想吃個水果敗敗火。

哎!真是不方便,雲熙什麼都準備了就是沒準備水果。不過就算準備了她也吃不了,這麼多人,她怎麼搞小動作啊!

誰想到王氏還沒吸引太后的注意,倒是有人先看出了傅瑤的不適。

“太后娘娘,臣妾今天很高興可以來爲娘娘賀壽,只是臣妾身子實在不爭氣,有些難受了。臣妾是無所謂,可是就怕累着了肚子裏的小皇子。”周雪忽然對太后言道,又看了看傅瑤的方向,“臣妾見雲三夫人也是身體有些虛弱。臣妾就厚着臉皮在這討個賞,求娘娘賞我們倆去休息休息。”

周雪一直被禁足,今天也是因爲太后的生辰才被赦免了出來。此時說這些話是有些冒險的,她現在可不比當初獲聖寵的時候了。不過太后似乎沒有生氣,聞言笑看了一下她們兩人的肚子。

“是哀家疏忽了,你們都是有身孕的人,的確不適合在這麼多人的地方呆着。嗯,你就帶着傅家丫頭去你寢宮坐坐吧!”

看來太后還是跟從前一樣,倒並沒有討厭周雪,不過也可能是因爲她的肚子,要知道太后對子嗣可是很看重的。

傅瑤剛想起身道謝,外面宮人通報皇上來了。她只好跟隨着別的衆人一起起身給皇上行禮。

皇上並不是一個人來的,身邊跟着皇后齊靈兒和宸妃木娘。

這個組合可真讓人意外了,傅瑤不免擡起頭看了過去,這一看差點驚得張大了嘴。

纔多久沒見,怎麼這皇上看着老了很多?

據她所知,皇上跟雲熙差不多的歲數,也才二十多歲的樣子。以前看他,雖然長相不出衆,但也是年輕人的樣子!可是現在,變化卻很大。

他的身子變得極度瘦削,臉色也是蒼白憔悴的感覺,可是不同的是他的精神似乎很好,臉上也是帶着笑容,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

皇上這是怎麼了?難道別人都沒發現他的變化嗎?

傅瑤不由得將目光看向了別人,包括她母親。這才發現所有的人好像都沒她這麼吃驚,表現的都很平靜。

看來自己靜養的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事啊!

皇后和宸妃給太后行完禮後又接受了衆位夫人和嬪妃的行禮,周雪跟宸妃一樣等級,倒是不用跟她行禮,可是看向宸妃的眼神卻是憤恨的。

也對,皇上的身邊可一直是她的,現在卻被宸妃取代了。還害的被禁足,能不恨嗎?

這還是傅瑤第一次見到這個傳說中的宸妃,怎麼說呢?她長的很漂亮,鼻子挺立,眼睛很大,臉龐小巧。一看就知道不是中原女子。可是傅瑤奇怪的並不是她的長相,而是她身上的某種感覺……

似乎帶有一股邪氣似的,讓人……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過去。

這個宸妃,肯定有古怪,這是傅瑤的直覺。

那邊,皇上已經走到了太后身邊,立刻就被太后心疼的拉過去,有些惱火的道:

“怎麼又瘦了?那些人是怎麼照顧你的?每次見着都憔悴了很多。還有太醫是吃什麼飯的?”說着說着太后就生起氣來,非要將一干負責皇上飲食的宮女太監還有太醫叫過來責打一番。

還是皇上攔住了,“母后,孩兒沒事,就是這些天累了些而已,休息幾天就好了。今天是您的好日子,可別爲了兒子的這點事壞了您的心情。”

好說歹說,終於將太后哄住了。然後皇上在太后身旁坐下,皇后在太后另一邊坐下,宸妃直接坐到了皇上一邊。

傅瑤冷眼注視着,她發現齊靈兒跟宸妃似乎並不那麼好的感覺,見宸妃坐在皇上身邊還撇了一下嘴,按說她們應該是一個陣營裏的啊!沒道理這樣啊?

難道馬慧嫺並沒有將她們拴在一起?

傅瑤預留下了這個疑惑,假裝與其餘的人一樣恭敬的看着上首,其實是在認真的觀察她們。

然後她就發現太后好像也不喜歡宸妃,見她坐在了皇上身邊,就招手讓周雪也坐了過去。周雪跟傅瑤一樣的月份,現在都有五個月了,肚子也小突了起來。看到自己沒出生的孩子,皇上對周雪的責怪小了些。又想到了從前的恩愛,倒是對她和顏悅色了許多。

太后滿意的一笑,側身對齊靈兒道:“你這個做皇后的除了管理後宮的事,也要適時的多關心一下皇上的身子纔是。別被那些亂七八糟的人給糟蹋壞了。”說着話的時候她還特意看了宸妃一眼,好像就是讓衆人知道她說的亂七八糟的人就是宸妃一樣。

太后的確很不喜歡宸妃,可以說很討厭。她雖然不知道皇上到底是怎麼了?但是變化卻都是在宸妃來了之後發生的。她就本能的認爲是宸妃的問題。

不得不說,有的時候最笨的方法也是最接近事情真相的。

有了這個認定後,太后就愈加不喜歡宸妃了。曾經當着皇上的面要他將宸妃廢黜,或者是關到冷宮去,可惜一向孝順的皇上居然沒有答應。

這下,太后本來是不喜歡宸妃的,立馬就變成了討厭,並且是勢不兩立的討厭。她覺得宸妃威脅到了自己的地位:皇上竟然爲了她反駁自己的話……

可是再討厭,她也拿宸妃沒有辦法。太后本不是一個聰明人,自以爲能夠呼風喚雨也只是因爲她的地位而已。現在,宸妃有皇上保護,整天賴在大正宮裏,她就是想對付她也使不出什麼計策來,只能乾生氣了。

最後,還是皇上遭了殃。

今天,看到宸妃居然在自己的壽宴上出現了,太后是氣的。可是她最疼愛的還是自己的兒子,見到兒子瘦成了那樣,也就忘記找宸妃的晦氣了。

不過太后畢竟是好面子的,今天這個場合她也不想讓人看笑話,所以纔對齊靈兒說了這番話,想着讓齊靈兒幫她出口惡氣。

不得不說,太后在後宮呆久了,也會耍些小聰明瞭。

齊靈兒聽了太后的話,笑道:“兒媳謹遵母后的教訓,日後一定更加關注皇上的日常起居。對了,母后,兒媳聽說江太醫已經回來了,不如等下讓他過來給皇上請個脈?雖然皇上覺得自己身體好,但也要爲太后着想一下才是。”後面的兩句話是對皇上說的。

皇上聞言,倒是沒有反對了,點點頭,看了眼太后,“等宴席過後朕就宣他來看看。”

太后點頭,笑看了眼齊靈兒,對她更加親熱起來了,連帶着還不忘宸妃身邊的周雪。不時的噓寒問暖,直接將中間的宸妃當成了空氣。

宸妃朝着皇上撒嬌的搖晃一下,皇上衝她拍拍手,對太后笑道:“母后,前朝還有些大臣們正在等着朕呢!朕就先過去了,晚上再來陪母后用膳。”

太后早就留意到了宸妃的小動作,聞言立刻沉下了臉,對皇上不滿的道:“哀家難得過一個整生,你才坐了多久就不耐煩了?盡聽那些狐媚秧子的話,爲你生兒育女的你倒是狠心禁足了。哼!我看你哪天也將我禁足好了,反正,你現在也當了皇上,自是沒人敢不聽你的話了。”

太后對皇上不可謂不失望,曾經以她爲尊的兒子現在變了,處處聽個女人的話。以前周雪得寵的時候對自己也是阿諛奉承的,可是這宸妃呢?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裏。

所以,此刻,她也不想顧忌什麼皇上的面子了。

皇上一聽此言當即站起了身低下頭去認錯,“母后,兒子萬萬不敢啊!”

除了太后外其餘的人都告罪的站起身,陪着皇上認錯。

太后的確是氣着了,冷哼一聲,言辭犀利的道:“你不敢?現在,一個下賤的狐媚子都敢給我臉色,爲什麼?還不是你縱的?你還有什麼不敢的?”

皇上頭垂的更低了,一個勁的認錯。

傅瑤冷眼看着,覺得很好奇,宸妃就算是再得寵,也沒必要得罪太后吧!她畢竟是皇上的生母,也很能影響皇上。而且,最重要的是,太后並不難哄,送上幾個好東西,再說幾句奉承的話,再探知幾個八卦過來,絕對能讓太后對你掏心掏肺。

宸妃這樣,實在是沒道理。

除非她有什麼能耐不怕得罪太后。

那邊,太后並沒有因爲皇上的認錯而心情好,仍是面色怒火。其實很多人都猜出來了,太后是想皇上當場懲戒宸妃,爲自己揚威。

可惜皇上猶豫了半晌終是沒有說出懲治宸妃的話。最後,氣氛僵持了,太后畢竟是真心疼愛自己兒子的,也捨不得他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丟人。只好後退一步。

“柔嬪如今有了身孕,正是需要人關心的時候,她剛纔還說身體不適呢!你陪她回寢殿休息休息吧!”

這下,皇上倒是立刻贊同了。

傅瑤看向太后,發現她陡然間蒼老了許多。不知道母親是不是都這樣,全心全意的愛自己的孩子,可是孩子一旦長大,就會有自己全心全意愛着的人。母親,就被排在了後面……

不知道將來當她與兒媳婦之間發生衝突時,她的兒子會選擇維護誰?

彷徨間,皇上已經攜了周雪的手。不過他倒是沒有忘記宸妃,知道太后不待見她,也將她帶走了。周雪一見,恨恨的看了宸妃一眼,轉眼看到傅瑤,就對皇上道:“皇上,雲三夫人也跟臣妾一樣正懷着身孕,不如也讓她到臣妾宮裏坐坐吧!雲大人可是皇上的肱骨大臣,可不能讓他的妻子身體有虧啊!”

皇上順着她的目光也看了傅瑤一眼,點點頭,“就讓雲三夫人一起去吧!”

於是,傅瑤加入了這不和諧的三人組。

不過齊靈兒倒是留下來了,她作爲正經的兒媳婦要陪着太后。

“皇上,臣妾一直沒去過柔嬪宮中,倒是很好奇,不如臣妾跟你一起去吧?”一出太后的寢宮,宸妃就柔聲對皇上道。

看來這皇上還真的是很喜歡溫柔纖弱的女子,從前是周雪,現在是宸妃,傅瑤聽的雞皮疙瘩直起,這些女人能不能不要都學林志玲說話啊!

“好啊!朕本來就是想讓你跟朕一起去的,你也知道,朕可是一時都離不開愛妃呢!”皇上旁若無人的牽着宸妃的手笑道。傅瑤看了一眼,發現他的手指乾巴巴的,骨節分明,像是沒有了血肉般,只剩骨頭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對於宸妃想去自己宮裏,周雪早就能猜到了,所以她才拉了傅瑤同來。

皇上出行,自然是有御攆的,宸妃囂張的看了周雪一眼,在皇上的攙扶下同上了御攆。而傅瑤和周雪只能上了後門的轎攆。

一行三輛車往周雪的寢殿行去。

剛走到轉角處的時候,迎面居然碰上了江太醫,見到皇上停下,他並沒有下跪,而是看了眼後面落轎的傅瑤一眼,還衝她眨了眨眼,纔對皇上道。

“參加皇上,太后命微臣前來爲皇上把脈。”

在江太醫眼裏,沒有什麼皇上平民之分,只要是他的病人,他都看重。所以,對於皇上,他也少了恭敬,如常人般對待。這也是他受人尊敬的原因,而且,有真本事在,他也不怕上位者報復他。

再厲害的人,誰不得生病?

所以,他雖然一直瀟灑隨意着,倒也真的沒人太過在意。皇上顯然也習慣了,笑着道:“母后也是太過擔心了,朕先送柔嬪回寢宮再說,你先到大正宮等着吧!”

說完就準備上轎,江太醫卻嚴肅的道:“皇上且慢,我覺得皇上還是立刻去大正宮的好!”

江太醫也跟傅瑤一樣好久沒見過皇上了,這一見也是嚇了一大跳。不過他並沒有如傅瑤那樣想太多,他只是以一個醫者的眼光來看,覺得皇上患了重病,必須得馬上診脈。 225

皇上倒是很相信江太醫的話,聞言考慮了片刻就要答應,宸妃卻涼涼的道:“皇上,太后娘娘還讓您親自送柔嬪回去呢!咱們要是回去了,有人可又要說我目無尊長了。”

這話說的顯然是周雪,周雪和傅瑤早已走了過來。正站在後面,聞言立刻走上前衝着皇上柔柔一拜,“臣妾請求皇上讓江太醫看看吧!臣妾雖然有的時候不懂事,但是最在意的還是皇上的身體。如果因爲臣妾耽誤了皇上的診脈,臣妾就是萬死也不能心安。只要皇上平平安安的,臣妾怎麼樣都無所謂。”

這話說的就很高明瞭,周雪在吃了這麼大一個虧之後倒是快速變聰明瞭。既沒有指責宸妃爭對自己,而是主動承認了以前的錯誤,但是卻把皇上擺在第一位。這跟宸妃的小心眼一比較,誰真心誰假意,立刻就分明瞭。

皇上看周雪的眼神裏再次充滿了愛意,伸手將周雪攙了起來,拉到自己身邊,柔聲道:“朕知道你的心,放心好了,朕現在就回大正宮讓江太醫把脈。你回去也要多照顧好身體,朕晚上陪母后吃完飯再去看你。”

皇上對周雪並不是沒有感情的,有了這一出,從前的深情厚愛就都回到了腦海裏,看向周雪的眼神就更柔和了。

宸妃在一旁臉色蒼白,嫉恨的看着周雪。

看吧!小白花兒可不是那麼容易被打敗的,傅瑤在旁邊幸災樂禍的想。

她本來以爲沒自己什麼事的,誰知江太醫卻突然將目光審視的看了遍她,之後又用同樣的目光看了遍周雪,越看神色越嚴肅。

“我看柔嬪娘娘和傅y頭身體也有些不妥,既然快到柔嬪宮中了,不如就先去給她們診脈吧!”江太醫道。

這話一出,在場的人俱是一愣,畢竟,皇上的身體可是最重要的。沒道理爲了她們而讓皇上讓路,宸妃就即刻道:“皇上可是萬金之軀,太醫剛纔不是說了要幫皇上把脈的嗎?難道皇上的身體還比不上柔嬪的珍貴?”

“太醫只是這樣說而已,臣妾剛纔已經說了,最在乎的就是皇上的身體,自然不會因爲江太醫的話而改變的。”

不管是怎麼樣的,周雪都不可能讓江太醫先去給自己診脈,否則,她剛剛所做的努力就白費了。所以,無論如何,都要這麼說。

皇上聽到她的話更加滿意了。

傅瑤卻是狐疑的看了眼江太醫,她不可不會像周雪一樣爲了討皇上的喜歡什麼都不在乎,她對自己的身體可是緊張的很的。

剛想出聲,周雪卻已經在催促了,“皇上,還是讓江太醫快去給您診脈吧!等下能不能派個人過來告知臣妾一聲,也好讓臣妾心中安心。”

而那宸妃竟然也贊同了,“是啊!皇上,臣妾也認爲您應該趕快讓江太醫跟着去,您看看您現在,臉都通紅了。”

其實是曬的,今天是冬天裏難得的一個大晴天,可是皇上穿的太多,又站了這麼久,自然熱了。

不過皇上卻是覺得宸妃是關心他,當下點點頭,對江太醫道:“太醫這就隨朕來吧!”

江太醫猶豫着看了眼傅瑤。

周雪卻是直接拉了傅瑤道:“恭送皇上!”

щшш_ttκa n_C 〇

這下沒辦法了,不過臨走時,江太醫鄭重的道:“你們倆在宮裏呆着,哪兒也別去,等我幫皇上診完脈就過去。”

江太醫這樣嚴肅還是第一次,傅瑤不自覺的就點了頭。

皇上又跟周雪互相囑咐了一番後,兩方人才分開而去,當然,跟剛纔相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起碼周雪高興了,宸妃氣悶了。

周雪心情好了,連帶着對傅瑤也親熱了起來。進到自己寢宮,就拉着傅瑤到上首位上跟她同坐。

傅瑤連忙拒絕了,“娘娘,您身份尊貴,我還是坐下面吧!”該恭敬的時候還是要恭敬的,傅瑤對周雪的態度一向是不沾染、不親近、也不交惡。

周雪笑笑,倒是不勉強她。“既然這樣,咱們就進去我內室躺着聊天吧!這樣也自在點。”

這下傅瑤不好再拒絕了,兩人遂在丫鬟的攙扶下往寢宮的內室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