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直到她考慮要不要回家做飯的時候,才有兩個客人進店來。

葉靈看她們終於動手拿起衣服來看,才走近她們,詢問需要。

客人購買的想法不多,葉靈仍然面帶微笑的為她們作介紹。

兩人總挑不到滿意的,看著就要往門口走去。

葉靈掃了掃她們的身形,禮貌的詢問:「您要不試試這件?」

客人目光移到她拿的衣服上。

「這平時不太穿這種……」

「可以試試,看看效果嘛。」

葉靈鼓勵道,同伴也支持。

於是客人試著穿上。

還是不太滿意的樣子。

葉靈笑著說沒關係,然後把衣服掛了起來。

原主進貨的都是比較保守的款,客人看起來的穿搭都比較前衛些。

葉靈拿著一件亮眼的建議再試試。

客人明顯猶豫,畢竟剛才那件上身的確不太好看。

葉靈也沒有勉強的樣子。

「這件我不能穿吧?」客人的眸子明顯亮了些。

「這件造型還是蠻好的,款式也舒服,你試試看?」

可能客人的時間也是寬裕,倒也真的嘗試了葉靈的建議。

效果是滿意的。葉靈發現了這點,但沒有開口勸說客人一定要買。

買東西的決定權在客人手裡,她若喜歡就買去應該是好的。

兩人眉來眼去的商量了一會,最後還是沒有出手。

葉靈微笑的把衣服掛了回去。

一天的時間就這樣結束了,葉靈回到家的時候,家裡一片漆黑,只有女兒房間的房門透著光。

葉靈壓住心頭那簇要上來的火,一下有些負面情緒像控都控不住就要往上涌。

她在門口站了一下,看了一圈整個家,跟平時沒什麼兩樣,所以為什麼要生氣呢?

是期望回來的時候看見自己女兒奔跑過來迎接自己,像小時候一樣嗎?

可那個女孩已經十八歲了。

希望蘇紫玥體貼的做好晚飯等她回家一起享用嗎?

那是個寧願吃快餐也不要去做飯的女兒呀。

所以氣什麼呢?

這不都是一直如此的嗎?

葉靈作了個深呼吸,然後打開燈,走了進去。

往飯桌上看了一眼,看樣子,蘇紫玥自己吃過東西了。

葉靈沒有去敲她的門,既然吃過了,現在在房裡做什麼,她不想理。

當初要求女兒不住校而在外面租房的時候,蘇紫玥就要求一定要自己一個房間,再也不要跟媽媽睡同一個床了。

其實住閣樓的時候也是兩張床,不過是並在了一起而已。

蘇媚也想著女兒長大了,咬咬牙,也就租了個兩房一廳,雖然窄,但是女兒開心的樣子還是讓她覺得欣慰的。

大概是還在享受獨卧的日子吧。

回到自己房間,葉靈放下身上的東西,這個屋裡最值錢的,大概就是那個保險柜了,其它的都是簡易的,包括那個布衣櫃。

這樣的生活,蘇媚並不覺得有什麼,畢竟那麼多年都過來了。

葉靈自己弄了點吃的,或許是有響聲,蘇紫玥終於從她房間出來了,臉上還帶著笑意。

「吃了嗎?」葉靈順口問道。

蘇紫玥看看自己還沒有收拾的碗筷,嗯的應了一聲。

葉靈回頭看了人一眼,倒是還知道自己做的事。

葉靈也不說,仍然煮著自己的面。

「要再吃點嗎?」

兩人的生活,並沒有把蘇紫玥培養成獨立又乖巧懂事的那種,反而做母親的包辦了很多事,這麼多年都以女兒為中心的蘇媚,即使自己忙得沒時間吃飯,也要幫女兒把外賣叫好的那種。所以蘇紫玥看見葉靈下的面似乎很好吃的樣子,下意識就點點頭:「好。」

葉靈又另起一鍋,燒開了水多放了個面。

看著葉靈的動作,蘇紫玥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媽,我的也要雞蛋!」

伸手拿雞蛋的葉靈愣了一下,自己不是正拿雞蛋給她嗎?

「你那一鍋里還加了什麼?嗯,我也要火腿腸,雞蛋,青菜……」

聽著蘇紫玥的數點,葉靈忽然明白,難不成她是以為自己用另一個鍋再給她分開煮嗎?難道她不知道煮麵也是看時間的嗎?她這個已經先煮了幾分鐘,如果這時再加面下去的話,一種太熟一種半生,都會不好吃不是嗎?

她本來是打算用另一個鍋把面煮好再加在一起調味的呀。

葉靈的眼神有些異樣,可能是自己的舉動讓她誤會了吧,看來蘇紫玥同學的常識好像有點少的樣子……

不管如何,做了她「媽媽」,怎麼也要把一些東西教給她才是。 「好好好,你快說到底打什麼賭。」吳夢雪直接妥協了,鄭小小的死纏爛打絕對是海枯石爛的級別。

「夢雪姐,你不是說中醫哥不可能在金衡大學上學嘛?那我就打賭他能在金衡大學上學,你看咋樣?」鄭小小豎起手指頭說道。

聽到這話吳夢雪眉頭一皺,說實話,她一萬個不信這小子正取進了金衡大學。

高考的消息已經出來了,金衡市加上周遭縣城一共八個高中,除了金衡高中之外沒有任何一所學校有學生考進了全國前十的名校。

所以想要進去,只能依靠家中財富、權勢。

這人只是余陽鎮縣城的,能有什麼權勢?能有什麼資本讓他走進金衡大學?這可是真正的名牌大學,幾乎都是精英,倘若不是鄭小小的爺爺在金衡市影響力很大,鄭小小也是沒有機會進去的。

所以,吳夢雪肯定這個小子在說謊裝逼!

「好,你說怎麼賭?」吳夢雪輕哼一聲,這個賭她贏定了。

鄭小小眼睛一亮。

「夢雪姐啊,你看中醫哥人這麼好,給吳爺爺治好了病,咱們本來就要感激人家不是?結果夢雪姐你還看不起人家,這可不是心地善良的小仙女應該做的事情,我……」

「停停停!」

「鄭小小!有屁快放,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打的什麼算盤,少給我灌迷魂湯!」鄭小小話還沒說完,吳夢雪就直接打斷,狠狠瞪了後者一眼。

「嘿嘿,夢雪姐輸了,就給中醫哥當一天的女朋友,敢不敢打賭?」

鄭小小挑了挑眉,終於是說出了她的目的。

「噗~」秦毅端起水杯,一口水還沒咽下去,直接噴了出來,這兩個女人……

「鄭小小!我看你今天是真的找抽是吧?」吳夢雪也是被氣的講不出話來。

「我看夢雪姐也是膽子小嘛,之前還信誓旦旦,現在……」鄭小小若無其事的掰著手指頭,玩著手指甲,無所謂的說道。

「停!別說了!我賭!」吳夢雪深深吸了一口氣,硬是沒有爆發出來,若不是習慣了鄭小小的脾性,非得被這樣的閨蜜給氣到吐血。

「嘿嘿,夢雪姐果然是善良的小仙女。」鄭小小點了點頭,眼角不由得露出奸計得逞的笑容。

「我說你們兩個……」秦毅就搞不懂了,這兩個女人在這自顧自的嗨了起來,有沒有顧忌他的感受?還當他一天的女朋友?

秦毅承認,這種傾國傾城的女人絕對是每一個男人夢寐以求的對象,可他更知道,這種女人意味著數之不盡的麻煩,到時候他會不得安寧。

惹上極品冷少 「閉嘴!」

秦毅話還沒說完,兩人直接瞪了他一眼,那種眼神彷彿再說,我們姐妹說話你乖乖聽著就行,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了?

秦毅嘴唇一抿,眼角肌肉微微抽搐,心中別提有多鬱悶了,可他有什麼辦法?作為一個男人總不能跟兩個女人過不去吧?只能老老實實坐在沙發上,目光糾結的落在電視上。

不一會功夫,鄭家下人準備好了飯菜,不算非常豐盛,但色香味俱全,五個人吃不多不少。

圍在一張小桌子上,分外有格調,但是對於食物這種東西秦毅總是點到即止,並沒有太過貪嘴,即便是再美味的東西。

倒是二老喝了兩杯陳年小酒,相聊甚歡。

飯後吳震功私自找到了秦毅,鄭雲傅在一邊撇了撇嘴,不過倒是沒有不識趣的跟上來,他完全知道這老傢伙找秦毅是什麼意思!

倘若是吳震功強行撮合吳夢雪跟小秦,他還真沒辦法,吳家的權勢太厲害了,人脈寬廣,吳老爺子曾經在軍區中還培養了一批新秀,現在估計各個都成長了起來,成為獨當一面的人物,是一批不小的助力,因此能夠扳動吳家的勢力,在整個江南行省都找不到多少,除非是真正的鐵腕大鱷站出來。

真正的鐵腕大鱷,那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接觸到的。

說實話鄭雲傅是真的看上了秦毅的才能,想著能不能把這個年輕俊傑招過來,也好讓頑皮的小小未來有個依靠。

只有他們這種老一輩成了精的人物,才知道秦毅的潛力有多麼可怕,在某些方面的能力,連他們老一輩都拍馬不能及,絕不是那種庸浮的富二代能夠相比的。

但是年輕人可不會這麼看,鄭小小跟吳夢雪都還年少,再加上傲嬌的大小姐脾氣,還真不一定能看得上秦毅這種小人物。

……秦毅隨著吳震功一起到了偏房,原本吳夢雪也想跟來的,可是被吳老爺子給拒絕了,他有些話想單獨跟秦毅談談。

「秦小友,實不相瞞,我身上這個毛病惡化我自然知道是由於什麼引起的,可是這麼多年並不甘心,想要窺探一下武者世界的神秘,可惜啊可惜,資質愚鈍,即便是有祖上傳承下來的功法在身,同樣不能得償所願。」說著吳震功目光微不可查的瞥向秦毅,似乎想從後者臉上看出什麼東西來。

可惜秦毅聽到這番話,面色沒有絲毫波動。

「秦小友,今天你給你治病的時候,我有一瞬間還真覺得你是不是內家高手,我還從沒見過扎針扎的這麼神奇的中醫高手。」吳震功目光灼灼,秦毅給他扎針之時,那種從銀針上散發到他身體中的若有若無的力量,當真是神奇無比,普通人決然領悟不到。

可他現在想起來,又覺得是不是當時疼痛產生的錯覺,所以他想確定一下,倘若這小子真是內家高手,那可就了不得了,他吳震功說什麼都要把這種人才給拉攏過來,整個華國,內家高手都是稀缺的人才,更不要說秦毅還這麼年輕。

可也正是秦毅的年輕,才讓吳震功否定了自己的猜測,即便是打娘胎開始修鍊,這種年紀也不可能修鍊出內家本領的,這是武者世界的常識。

「吳老爺子說笑了,那只是銀針的一些小手法,不足為奇。」秦毅笑著說道。

內家高手?或許吧,對於普通人來說修鍊出「氣」這種東西,便觸摸到了內家功夫的門檻,吳老爺子這麼多年也僅僅達到吞息吐納,在體內醞釀氣息的地步,還遠遠沒有修鍊出真正的「氣」,也不懂何謂「氣」。

但是對秦毅來說,他的境界卻是遠遠不止於此……

當然,他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東西直接暴露在別人的眼皮底下。

因為他不知道吳震功心中想的到底是什麼。

在現代社會,能夠威脅到秦毅性命的東西,太多太多,三年的黑暗生活,讓他養成了這種謹慎小心的性格。

「是嗎?不過秦小友中醫手段確實高超,秦忠老兄有個好孫子啊。」吳震功眼中精光不易察覺的隱匿了下去,隨即淡淡說道。

從秦毅的話中他並沒有聽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要麼就是對方真的不懂,要麼就是對方隱藏的太深,反正吳震功並沒有打算追根究底,那樣只會起反作用,得不償失。

兩人聊了一會,一直都是吳震功在單方面的打聽秦毅的一些消息,而不想說的秦毅總是輕輕繞過,語言巧妙,倒是沒讓吳震功看出什麼不對勁來。

只是這老頭子最後一個勁的給自己介紹工作是什麼意思?雖然他秦毅沒錢,可是現在也並不缺錢啊,有管吃管住的地兒,還有什麼地方需要花錢呢?

不過想了想秦毅還是同意了,他需要購置一些特殊的藥材,而且在修鍊上面肯定會有大量花銷,他不可能問家裡要。

而且看樣子這老頭子來頭也不小,介紹工作肯定不會虧待他的,畢竟他的病可全得靠秦毅。

秦毅不知道的是,吳震功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他給秦毅的一張金卡都是無價之物,又何必多此一舉給秦毅介紹工作?直接給他錢不就行了?吳家會缺錢嗎?

快到晚上的時候秦毅離開了鄭老爺子所在的平安小區,這個時候他才知道,這個小區住的確實都是大人物,在這裡圖的都是修身養性,平安小區是國家建造,如同是豪華版的養老院,各種服務都是頂級。

這裡的房價已經堪比天都市內環的房價,在二線城市是極為逆天的存在,說是寸土寸金都不為過,一般的富豪根本沒有資格在這裡擁有一套房產。

等到秦毅回去濟世堂的時候,診所還有病人,江承恩江老爺子目不轉睛的幫著對方把脈,而秦毅閑來無事,則是站在一邊看著,並沒有打擾。

江老手法正確,只是可能並沒有那麼高深的中醫知識,所以深深皺著眉頭,這麼久了還是沒有看出來這個病人病症所在。

貴妻不爲妾 「江老醫生,我最近雙眼發昏,臉紅髮熱,心跳加速,有時還頭疼的厲害,您有沒有看出來這到底是什麼毛病啊? 重生皇后愛種田 去醫院檢查也沒個結果。」這名病人面色苦惱的說道,顯然最近被這種情況折磨的無法忍受,否則這種現代年輕人是根本不願意相信中醫的,也不會來濟世堂這種地方。

「你的情況應該比較複雜……我看你脈象平穩,不像是大病徵兆。」對這種情況江老也覺得一籌莫展,他根本沒有碰到過這種例子。

重生之再覓良人 這個世界上怪病太多了,中醫知識更是淵博,一個人幾輩子都別想精通學習完,他不可能全部病症發病原因都了解清楚,他只是一個普通的老中醫。

「應該?不像大病?」這青年一愣,旋即臉色立馬不好了起來。

「我都成這樣了你還說我沒有大病預兆?你這老人家到底會不會看病啊?」青年態度變了變,雖然沒有說出什麼出格的話來,可是明顯有了一絲不耐煩。

果然中醫就是騙人的,什麼濟世堂,也就騙騙那些老頭子老奶奶的錢,現代社會應該相信的還是各大醫院,要不是醫院也沒有查出來他的病症,他才不會來這裡。

而江老對於這種話只有露出無奈的苦笑,這個時候他餘光才注意到秦毅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回來了。

「回來了啊小毅,我在給人看病,你先自個進去坐吧。」江老隨即說道。

秦毅點了點頭,剛剛走出兩步忽然停了下來。

「江爺爺,我聽爺爺說看病不光是把脈,望聞切診,各有不同的優點,有時候病人的情況是不會表現在脈象上面,這些方法不妨都試試,或許會有不同的發現也說不定。」秦毅笑著說道,他覺得有必要提醒江老爺子一下,他就住在這裡,什麼都要麻煩人家,人家有困難不幫助從哪都說不過去。

可老人家都愛面子,他總不能直接去搶了人家的風頭,奪了人家的飯碗。

這種提醒的方式無疑是最好的。

「望聞切診?」

江老爺子一愣。

他看過不少中醫書,自然知道望聞切診代表什麼意思。

望也就是看,聞則是根據某些氣味來判斷病情,而切自然就是切脈,來達到診斷的效果。

想到這裡江老爺子忽然眼睛一亮,他剛剛還真是陷入把脈的死胡同里了,畢竟中醫中普遍使用的診斷方法都是把脈,把脈也能最直觀的觀察到患者的情況。

翻了翻患者的眼皮,果真從裡面看到了一顆紅痣,隨即又讓患者張開了嘴,伸出舌頭,舌苔上面布滿了疹子,不到幾秒時間,一股惡臭從中散發出來。

看到這種情況江老幾乎已經確定了這位青年患者到底是什麼病因,可他現在心思完全都在秦毅那番話上,猛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朝著秦毅看去。 兩人吃完了一鍋麵。

蘇紫玥看完葉靈的操作,並沒有什麼態度。

葉靈說了一句:「把碗洗了吧。」

蘇紫玥訝異了一下,有些支吾的說道:「我還有作業……」

「作業?」葉靈看了她一眼,大學生,還會像小學生一樣布置家庭作業?

「是啊,老師留了一些課後作業,還沒有做完……」

葉靈看著蘇紫玥的臉色,哦了一聲。

兩三個碗而已,洗了有多難?

葉靈洗好后,並沒有馬上做別的事,而是在客廳坐了下來。

她們並沒有買電視,只給蘇紫玥買了一部台式電腦放在她房間里。雖然蘇媚有些後悔這個決定,因為蘇紫玥有了電腦有了自己的房間,一放學回家就扎在房裡不出來了。

蘇紫玥出來洗手的時候,看見母親坐在客廳看書,有點意外。

湊近一看,是一本時尚雜誌。

「媽,你什麼時候也學會看這種書了?」

「看看最近什麼衣服好賣。」

「嗯。媽,我就說你應該多看看,你店裡那些貨,就是一些中年老婦人的貨,你看有哪些時髦的人進去買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