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再封!」

封印了一部分經脈,至少最後不至於全身經脈都被毒素擴散。

「繼續封!」

封印了識海,這裡是最重要的地方,只要識海尚存一息,秦毅就還有機會。

封印了三處對於秦毅來說相對重要的地方,他睜開了眼,企圖用最後平和的語氣說最後一些話,可以看到,他的雙眼之中已經涌滿了血絲。

「各位朋友,這怪物是我打成重傷的,如各位所見,我現在也身中劇毒,我願意將這怪物無償送給你們。」秦毅強撐著笑容說道。

然而他話剛落音,那楊高就笑了,鄭安也笑了。

「這黑沙蠍王本來就是我們的啊?你都已經死了,你在說什麼夢話?」楊高樂不思蜀。

旁邊幾名女生除了沈雲兒之外,也是相視一笑,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笑話。

實際上確實很好笑,因為任誰都聽出來了秦毅話中的意思,是想將這黑沙蠍王拱手讓給他們,讓他們不要殺他。

即便是不殺他,他也沒幾個時辰好活了。

「好了,這裡是百里荒莫,說這些話顯得丟人,而且我們可不想發生什麼意外,讓我們天涯武道學院的名聲有污點。」那風衣男子走上前來,一道雄渾莫測的力量直接朝著秦毅壓來。

「雖然我很好奇你這種年紀的青年是怎麼把黑沙蠍王這種存在給重傷了,不過忽然我又沒興趣知道了,反正你死了之後,你的所有一切我都會知道。」風衣男撇了一眼秦毅手中的空間戒指,咧嘴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

黑沙蠍王的名頭馳名在外,便是他們導師都完全不是這種魔獸的對手,他石岩想不出這青年除了秘寶之外,有什麼法子能夠重創黑沙蠍王。

紅色皮衣美女眉頭皺了皺,似乎是有些猶豫,不過看到石岩已經動手,到了嘴邊的話也就沒有說出來了,有些事情就要果斷,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殺了他以後帶著黑沙蠍王的屍體去黑市之中,他們可以發一筆橫財。

可就在石岩手中的濃光壓過去幾乎接觸到秦毅頭頂的時候,秦毅雙目飆射出一道血芒。

「欺人太甚!」

「嘩~」宛如隱於荒野的巨獸猛然蘇醒,那龐大的殺氣釋放出來,石岩當場就被震懾住了。 不過石岩好歹也是天涯武道學院的導師,本身有著強橫的武道修為,不弱金丹,否則即便是看到受重創的黑沙蠍王,都會選擇遠遠離開,而不是想要據為己有。

所以短暫的震驚之後,他瞬間恢復了行動能力,手中濃光一往無前的壓去。

「啪!」

秦毅翻手將之抽開,整個人宛如迴光返照了一樣,手中接連斬出數道凌厲無匹的光輝,慌亂之中石岩被打了個措手不及,手臂多處受傷,血流滾滾。

「老子宰了你!」

石岩氣瘋了,這小子不乖乖受死居然還敢反抗?最重要的是,他石岩導師居然受傷了?

開什麼螺旋升天香蕉皮的玩笑?

柳菲也震驚在了原地,石岩什麼實力她是清楚的,金丹境界的修為不管在哪裡都是震懾一方的好吧?

而這個時候她也終於清醒過來,這小子能夠重創黑沙蠍王恐怕並不是憑藉什麼了不得的寶物,而是他的真正力量。

這小子才多大啊?已經金丹境界了?

他們手下帶的這幾名學生好說歹說也是天涯武道學院資質中等,算是不錯的小天才,其中鄭安馮凌峰距離金丹境界都還有一段距離呢,畢竟金丹境是一道門檻,限制著無數人,倘若人人都能輕易進入金丹境,那麼這個境界也就不是人人都夢寐以求的境界了。

即便是這個地方天地靈氣濃郁到無法想象的程度,境界的提升也不是一句話兩句話的事情。

境界跟力量並不是一個概念,境界往往指的是感悟,而力量則是單純的自身真元的雄渾程度,掌控武技、功法的凌厲程度。

面對石岩強勢攻擊,秦毅面無表情,雙目之中血芒湧現,一根冰火繚繞的雷矛被他握在手中,三種屬性的能量互沖,秦毅一瞬間抽乾淨了周圍的天地元氣,這雷矛膨脹數倍,直直的朝著石岩砸去。

秦毅不得不感慨,這裡的天地元氣是真的太濃郁,剛剛抽空,立馬就補充了回來,似乎用之不盡取之不竭。

「真是不怕死,居然將雷電、火焰、寒冰三種互不相容的能量煉化到身體中,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人?」柳菲冷眼看著。

秦毅爆發出來的能力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之外。

不過現在更加堅定了他們幹掉秦毅的決心,一旦這種人逃走了,萬一沒有死掉,後面可能後患無窮。

「轟!~」

石岩灰濛濛的雙手抓住了電矛,身體一震,雙臂被一層厚重的甲胄緊緊包裹,雷電並不能穿透這層甲胄。

這傢伙修鍊的有大地力量,大地乃是雷電絕緣體,也可以說是剋星。

「幸好石岩克制對方,否則還真不好對付。」柳菲鬆了口氣,隨即她也沖了上來。

「我來幫你,速戰速決,遲則生變,還不知道他有沒有幫手!」

柳菲的加入讓得戰局瞬間傾斜,兩人都是金丹境高手,而秦毅又不是巔峰狀態,目前能夠發揮出五成都已經是極限,而且身體內部狀況殘破不堪,換作一個人可能早就死了,留給秦毅的時間不多了。

「嘿嘿,你不上來我一個人也能收拾了他!」石岩強撐著說道。

柳菲沒有拆他台,手中多了一條火紅色的皮鞭,皮鞭閃動,宛如一道道紅色閃電,強橫的真元從皮鞭上激蕩出來,化作一條條火焰小蛇。

這些人的招數雖然不像靈雲大陸那些人動輒毀天滅地,可那種凌厲程度卻是不能相比的。

就像是我潑你一身水,而你給我一槍,前者動靜大威力小,後者直接致命。

而且靈雲大陸空間壁薄弱,隨隨便便就能夠製造出空間裂縫,這個地方,甚至周圍的天地力量都不允許你隨意調動,所有的東西都高出一個等級。

若是那些靈雲大陸的人來此,恐怕相比較這一男一女,都要弱上很多很多,根本不適應這個世界。

「呵呵,你身中劇毒,根本撐不了多久,無畏的掙扎!」

柳菲冷笑一聲,那些火焰小蛇極具靈性的在空中穿梭,撞在秦毅身體之中。

不過那火焰剛剛接觸到秦毅,便瞬間被秦毅吸收了過去,張口一吐,火焰化作利箭,直射柳菲眉心。

秦毅沒有說話,用力量還擊,雷矛一抽,朝著石岩腰身橫掃過去,巨大力量讓得石岩一個趔趄,身形控制不住的朝著一邊倒飛出去。

不過秦毅可沒有打算就這麼放過他,一記真武之術,掌寸擒龍,宛如發出巨龍嘶吼,一隻手纏繞著虛無龍氣,就像是真龍利爪朝著石岩抓住,拽住了對方的腳踝,巨大的力量從手臂迸發出來,秦毅騰空,掄起石岩的身體,狠狠的砸進了大地之中,沙土被劇烈揚起。

石岩太狼狽了,他倒栽蔥似的栽進了沙土之中,雙腳還露在外面。

「轟!」

方圓十丈沙土直接裂開了,石岩面色漲紅,他張口吐出一團灰濛濛的濁氣,忽然沙土凝成一條沙龍,這沙龍要比黑沙蠍王還要巨大。

「這小子還真有點能耐,幸好要死了,否則以後我們還真會有麻煩。」楊高摸著下巴,陰惻惻的笑道。

「中了黑沙蠍王的劇毒,給他一萬條命在這百萬里荒漠也不可能活下去。」旁邊鄭安冷哼一聲。

「不過中了毒還這麼頑強,呵呵,確實有點能耐。」

「石岩導師已經認真了,加上柳菲導師,他沒有機會!」作為眾人中實力最出色的,馮凌峰雙手抱在懷中,橫插一把劍,面色平淡說道,頗有幾分高手風範。

「人多欺負人少……我們天涯武道學院是不是太過分了……」沈雲兒從來都不覺得天涯武道學院的人會做這樣的事情,是黑沙蠍王太珍貴了嗎?還是說在這百萬里荒漠,碰到一個落單的人,所有的歹念都生了起來?

沈雲兒不知道為什麼,只是單純的覺得,這不是自己待的那個天涯武道學院精英班了……柳菲導師也變了。

「雲兒師妹,這個世界是弱肉強食的,而且誰能保證這個青年是不是好人?」鄭安笑著說道。

沈雲兒抿嘴不言,她看著秦毅那掙扎之中狼狽的身影,身中劇毒也要拚命活下去的倔強,有些心疼,她天性是個善良的人,看到這一幕,眉頭狠狠的皺了起來,乾脆別過了頭去。

因為她知道,她的任何話都改變不了這些人的決心。

……

喘了一口粗氣,秦毅緊緊咬著牙齒,他沒有時間跟這些人繼續磨蹭了,他已經感覺到,即便是封印也很難壓制那些劇毒在身體中亂竄。

神色中掙扎了片刻,秦毅身上有著數道火焰鞭痕,然而這些疼痛如若不知,他抓住了柳菲的火焰長鞭,朝著自己身體這邊一拉,長鞭脫手,被秦毅扯成了粉碎,而柳菲也在秦毅一掌之下吐血倒飛。

迅速拉開了距離,秦毅眉間的掙扎之色終於停止。

「不要讓他跑了,我一定要弄死這王八蛋!」

石岩狂吼,他駕馭著沙土巨龍,以極快的速度朝著秦毅撞去,這沙土巨龍上有著海量的真元纏繞,蒙蒙之中似乎有光輝閃爍,張口之間一道灰黃色的沙土龍氣噴來。

「跑?」

「誰說我要跑了?」

拉開距離的秦毅猙獰的臉上露出一道駭人的冷笑,手指上的空間戒指散發一道幽冷的光芒,他所處的那一塊區域瞬間被銀芒覆蓋,迎著石岩沖臉而來的攻擊,秦毅抽出了一把銀色長劍。

這銀色長劍出現的剎那,周圍似乎都繚繞上了一層血色,秦毅猙獰的臉上瞬間有著詭秘的紋路攀爬了出來。 秦毅能夠明顯感覺到,握著這把劍的時候自己的情緒已經不受控制了,那種強烈的悸動曾經從未有過。

飲邪劍經過那兩次的變化似乎已經發生了某種不為人知的異變,已經成為了秦毅心中負面情緒的引爆點,甚至到了一個臨界點。

這也是秦毅已經決定不再輕易動用飲邪劍的根本原因,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產生什麼難以想象的後果。

之前有大帥,有湯圓、月靈她們幫他,而現在,秦毅只能指望他自己。

現在已經是絕境,秦毅顧及不了那麼多了。

一道道密紋攀上了秦毅的臉,宛如兩對惡魔之角掛在臉頰兩側,眉心位置有著一個豎瞳,只是豎瞳沒有睜開,一瞬間秦毅就從一個正常的人類變成了惡魔一般。

「他怎麼回事?」

眾人驚呆了,而秦毅自己卻沒有什麼感覺,只覺得一股股強大的力量從金丹中涌了出來,這種力量跟之前完全不同,充斥著邪惡與毀滅,並且無法控制。

石岩首當其衝,雖然他也被驚訝了一瞬,不過良好的戰鬥素質讓他很快恢復了過來,沙土巨龍張開巨嘴,將秦毅整個的吞了下去,恐怖的咬合力瞬間就讓秦毅沒影了。

「成了!」

站在遠處戰鬥場地之外的那些青年男女臉上露出喜悅之色,如此一來,他們便正大光明的擁有這黑沙蠍王了,還不知道在黑市能夠賣出什麼價呢,很可能他們未來一年的花銷,都能從這裡誕生出來。

沈雲兒也是忍不住看了過去,「結束了嗎?」

果然,她沒有發現秦毅的身影,似乎已經在石岩的攻擊之下連身體都無法保存了。

不過那些青年男女臉上的笑容一瞬間就凝固了。

血芒與紅芒一瞬間從沙土巨龍身體中爆發出來,這光芒宛如要撕裂天地,虛空出現一道深深的劍痕。

「這是什麼?」柳菲大驚失色,那一瞬間爆發的恐怖力量,竟然將周圍的一切都撕裂開,石岩的這一招防禦力在金丹境可是足夠橫著走的,現在居然被撕裂的粉碎。

一大片鮮血灑落了出來,石岩一隻手臂被當空斬下。

秦毅站在虛空中,手中拿著一柄造型完美的長劍,只是他的狀態也是奇差,身上黑氣、血氣交織,幾乎將他折騰的已經不是個人樣,臉上的密紋都是血紅色的。

一劍當空,上百道劍氣橫擊,宛如無數的小劍穿透空間。

石岩還處在劇烈的疼痛之中,一隻手臂被齊根斬斷,可以說這已經宣告了他未來的成就將被限制住,更是再也不可能追到柳菲這種女神,他完了。

被這個將死之人換掉一隻手臂,他心中的懊惱可想而知?

可戰鬥還遠遠沒有結束,這人宛如感受不到毒素入侵的痛苦一樣,依然保持著極高的戰鬥能力。

百道劍氣以交錯痕迹射來,石岩渾身瞬間都被甲胄包裹住,單手橫在臉前,擋住了唯一的脆弱,可他小看了秦毅飲邪劍迸發出的劍氣。

一道道血光不斷的激射出來,從他前身破入,從他後身射出。

「糟了!石岩!」

柳菲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大喊一聲。

她可是從來沒有想過,這種戰鬥力居然還會出人命?

即便是面對黑沙蠍王,他們也有足夠的能夠保命離開的手段。

忽然柳菲反應了過來。

這青年只是中了黑沙蠍王的劇毒才落到了如此田地,可黑沙蠍王是實實在在的被他打的奄奄一息了啊?他們居然用黑沙蠍王的實力去評估這個青年的實力?這種低級錯誤他們居然也會犯,是被黑沙蠍王迷昏了腦袋?

只是現在已經遲了,石岩渾身都是血洞,岩壁從他身上脫落,露出了他那張不可置信的絕望的臉。

明明一切都是計劃好的,非常完美,為什麼會發生這種反轉。

再一次透支了力量,秦毅狂噴一口鮮血,他認真看了看這些人,似乎要把每一張臉都認真的記下來。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秦毅抽身朝著南地狂奔,速度快到不可思議。

「快追,一定不能讓他跑了!」

「鄭安,你把石岩送到天鳥上面!」

「馮凌峰,你把這黑沙蠍王看住,留在此地不要走開!」

鄭安以極快的速度掠了過去,將石岩帶上了天鳥的背上,其他人也迅速上去,在柳菲做出一道命令之後,天鳥騰空,朝著秦毅的方向狂追過去。

這天鳥乃是飛行坐騎,速度遠不是秦毅能夠相比的,更何況秦毅現在身體狀況已經糟糕到了極致,不管是體內還是體外,秦毅根本不知道自己之後能不能活下去,這是他第一次對於未來充滿了渺茫。

也是第一次認識到,這就是修真界,這就是修真界的殘酷,任何遇到的人,很可能都是殺死你的人。

不單單是人,這裡到處都充滿了兇險。

「柳菲導師,石岩導師快不行了,他身上受傷太嚴重,而且……而且他的傷口怎麼都無法癒合,用什麼葯都不行,對方用的武器有點奇怪!」

聽到學生叫喊,柳菲走了過去,她查看了一下石岩身上的傷勢,那些傷口都是一個個血洞,血洞快速放血,即便是用了珍貴的外傷葯也不見得血流止住,這確實非常奇怪。

「我們都低估了那個小子!現在麻煩了!」

柳菲面色凝重,石岩明顯已經活不下去,現在就是吊著最後一口氣,馬上血被放完也就死了,到時候回去學院根本沒法交代,必須要抓住這個小子!

柳菲看到前面距離已經很近的秦毅,眉宇之間露出一抹冷色,這種結果損失就太大了,為了一個黑沙蠍王居然丟了一條命。

「呼哧呼哧~」

劇烈的喘息是那麼的清晰可聞,秦毅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漸漸麻木,肌肉已經使不出來太多的力量,神經也在毒素的作用下開始麻痹,金丹上面也是一層黑灰色的毒霧,已經很難從裡面調動抽取真元出來,全靠這四周濃郁的天地元氣轉化,維持這最後的動力。

微微轉頭,看到了那已經很近,只有幾百米的巨大空中怪獸,秦毅體會到了修真界的殘忍,他再一次的到了極限,可若是就此停止,他必然性命不保,那個女人不會放過他。

所以他必須壓榨極限。

只是當秦毅目光朝著前方遠眺的時候,真正的絕望似乎才開始。

已經沒有路了,到現在為止他不知道自己已經跑過了多遠的距離,他也沒有計算過,只是拚命的跑,拚命的跑。

前方是一片虛無之地,異常空曠,空曠到秦毅根本看不到邊際,當秦毅愈發靠近的時候,才看到那是一個深不見底的深淵之涯,跳下去就能解脫的那種。

按照秦毅現在的狀態來說,一個百米山崖怕是都能摔死他。

「你無路可逃,前面是南地枯石域,不管是下去還是留在這裡,都必死無疑,而枯石域對於修士來說是一個比死還讓人無法接受的地方,你應該清楚才是。」

柳菲的聲音傳來,就像是一道催命符。

「我秦毅沒有招惹你們,並且甘願將你們想要的東西奉上,而你們卻要殺人滅口,很好,你們慶幸我會死吧,因為我若是沒有死,將會是你們的噩夢。」

秦毅仰天長笑,他就站在枯石域邊緣的那塊大石頭上,背對著後方一望無際的空曠。

竅穴、識海、經脈被他自己封印,金丹被毒霧籠罩,全身上下殘破不看,一把銀色長劍背在手后,因為秦毅的狀態,居然也失去了光芒。

「他居然真的跳下去了!」 柳菲也是愣在原地許久。

枯石域啊枯石域,真沒想到會有人主動往裡面跳,那裡可是出了名的圈養之地,作為武者即便是選擇死亡,都不會去那種下等的地方。

「可他還是跳下去了,柳菲導師,您也覺得我們這樣做是對的嗎?他要是沒有死呢?」沈雲兒望著柳菲導師的背影說道。

「沒死……」柳菲微微張了張嘴巴。

「不可能的,從這裡下去即便是金丹境也必死無疑,而且即便是僥倖沒有死,在枯石域也永無翻身機會,因為他根本沒有機會上來!」柳菲十分確定的說道。

什麼叫做下等之地?可以下去,卻永生沒有上來的機會,是一些種族曾經犯下不可彌補的大錯,被發放之地,因為沒有也不可能給他們能夠翻身的機會,所以才會有這些地方的存在。

對於所有修士,都應該知道這些地方是禁忌,生怕被自己碰到,更加不可能縱身跳下去,可秦毅不知道。

他即便是知道,今天也會做出同樣的選擇,原因很簡單,他想要活下去,秦毅比任何人都想要活下去,他身上承載了太多的東西。

「柳菲導師,石岩導師好像……沒氣了……」鄭安的聲音傳來。

一群人連忙圍了過去。

石岩渾身軟塌塌的躺在天鳥的背上,鮮血將那周圍盡數給染紅了,柳菲探了探他的手腕,旋即搖了搖頭,「已經沒救了。」

「那小子下手挺狠的,石岩內臟受損太嚴重,並非是止不住血的原因。」柳菲嘆了口氣說道,只是她並沒有因為石岩的死而傷心或者是什麼……兩人雖說算是同事,可是認識時間並不是很長,她是後來才過來的,剛過來就遭到石岩的猛烈追求,說到底她對於石岩並沒有興趣。

而這一次石岩死了,對於黑沙蠍王的處理無疑變得更加簡單,她將佔據大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