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白敏的技術局技術雖然沒有突破,但依靠現有技術,她們已經能夠建立起以【磁場通信】作爲中長距離通信手段、以【精神力通信網絡】作爲短程指揮手段,組合起來形成的,類似前世人類軍隊的【信息化指揮體系】。”

“只要讓軍事院與技術局合作,應該能在三年內讓這個體系趨於成熟。”

“當然。”笑了笑,暗血繼續說道:“重要的還是要能讓士兵們熟悉適應。”

“哦,這麼一來,朋族豈不是進入信息化軍隊了。”

笑着將報告上寫着這方面情況的筆記,用鉛筆劃上一條長線,空幻對於這種情況很滿意。

不過,暗血對此卻撇了撇嘴:“只不過是指揮信息化而已,論殺傷力,朋族的軍隊還是停留在冷兵器階段。雖然因爲朋族自身素質問題,這些冷兵器殺傷力都不弱於剛剛進入機械化時代的人類武器,但朋族的人可沒人類那麼多。”

“好了,然後是第三個問題,身體因素造成的部隊衝突問題。”

一塊麻將從暗血的眼前飛過,眼睛都沒有眨一下的暗血,依然自顧自地喝了口清茶後,纔將被自己念力捕獲的麻將放回了8051和雙月的桌上。

對此,空幻只能滿頭黑線地,看着‘麻將場如戰場’的兩位星球意志,你們是幼兒嗎?

然後,他果斷移開視線,繼續聆聽暗血的講述。

“現在部隊是以戰隊、軍團爲方式,雖然分出了遁甲人、原人、翼人,卻只在崖的規模上。”

“而從這次戰鬥情況,以及前段時間的幻界演習中看出,這中情況很不合理。因爲調動的時候,這種指揮機構會因爲三類人的身體原因而產生混亂,畢竟在緊急情況下,翼人的應急支援速度顯然比原人快上太多;而在地下攻勢上,遁甲人有無可替代的優勢。”

“除此之外,遁甲人在地底的戰鬥,也不好接受地面的指揮。”

“是嗎,這方面,我倒有個提議。”兩人的思維模式隨着這一生的成長,已經產生很大的差異,空幻將尾巴重新擺到身前,晃盪着說道:“翼人、原人、遁甲人,可以分開設立軍種,就像是空軍、陸軍、地軍之類的,你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吧?”

“雖然差不多,不過……”

停頓了一下,暗血繼續說道:“空幻你這種方法是一種方法,但還有一種方法,就是在【信息化指揮體系】完成之後,組成一翼人、原人、遁甲人融合形成的作戰單位。”

“那太超前了。”

“嗯?怎麼說。”

還沒說明就被反駁,暗血喝着手中的清茶,兩眼卻直直地盯着空幻,顯然有些不滿。

“嘛,眼神溫和點,我只是說超前,又沒說不好。”

很沒節操地軟化下去之後,空幻接住從麻將桌方向飛過來的雙月,將對方放到懷中,揉了揉小臉以示懲戒之後,才交給站在空幻身旁散發黑氣的8051手中,這纔對暗血說道。

“你想想,先不說【信息化指揮體系】建立至少要三年,而且要完善的指揮系統顯然要更久,但在這幾年中,我們朋族卻是多事之秋。”

“沒有信息化指揮體系支持,你所說的作戰單位能發揮的效果,恐怕和現在的戰隊軍團體系差不多,是吧?”

“這……”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暗血卻發現,自己的確忽略了指揮體系成形的這段中間期。 制霸豪門:重生最強神算 如果是和平時期還好說,但現在朋族卻正是戰時,任何一個細節都必須注意到。

“是吧,所以我說你的那個有些超前,可以讓三軍體系作爲臨時的使用。”

“好吧,我承認這有些超前,但提前研究研究總沒問題吧。”

“當然沒有,超前就是留作以後用,研究研究是肯定要的,嘎。”

沒有理會暗血的傲嬌,空幻笑着將因爲被空幻交給8051,而臉上被迫畫上一個大叉,此時正在空幻身旁追捕空幻尾巴的小蘿莉提起來,重新交給8051,然後繼續講述。

“所以,現在可以提議軍事院,保留戰隊的編制,但純化之後,設置成翼人的【翼軍】、原人的【陸軍】、遁甲人的【遁軍】,甚至以後月靈人的【靈軍】四個軍種。”

“在戰時,就能更靈活方便地進行調動。”

“好的,這方面我會通知軍事院。”

“嗯,那麼,還有什麼問題嗎?嘶!”

被不知道什麼時候,被8051放下的雙月,重重地踩了一下尾巴的空幻,鬱悶地瞪了眼毫不示弱的小蘿莉。

當然,一般而言,敗退的都是可憐的空幻。

對此,暗血採取了無視態度:“其它細節的問題有軍事院自己解決,剩下的就是要做好準備,我們需要動身去南面了。”

“南面?”

停下動作,空幻轉頭看向8051:“8051,那些黑骨人大部隊現在怎麼樣了,主要是他們的真神。”

聽到空幻的詢問,8051停頓了一下,懷中還抱着那隻小蘿莉,則在身後變出了一根尾巴,此刻正玩的不亦樂乎。

等到空幻和暗血已經吃下第三塊點心之後,8051才重新睜開雙眼:“黑骨族方面,在東線峽谷和西線黑森林的兩方都已經平靜下來,其中東線有五名真神、西線有四名真神、黑骨族內部還三名真神。”

“調動跡象呢?有沒有發現黑骨軍團被我們毀滅?有沒有大面積進攻的跡象?”

有關細節的情況,8051無法調查的更清楚,她也只能從大體的黑骨人分佈上來分析對方的情況,聽到空幻的問話,她想了想說道。

“兩面似乎都在整訓部隊,但攻擊跡象不怎麼明顯,倒是西面黑森林外的影族三個軍團都有調動跡象。”

“這方面我收到了通知。”暗血似乎這時候纔想起相關事情,急忙出聲補充道:“楚霞在早上已經通知了軍事院,影族會在正式進攻前,趁黑骨人內部的混亂之際,發動一次大面的刺殺行動,爲之後的戰鬥做準備。”

“是嗎?說起來,要不要在東線也調動些影族人過來對黑骨方進行刺殺,以便之後的行動呢?”

空幻的想法是,如果東線也有影族人,在長老院的人壓制對方真神的情況下,對對方始神、近衛隊長這些指揮者發動刺殺,對之後朋族的進攻顯然會有很好的效果。

不過,暗血卻搖了搖頭。

“軍事院也有人提議這樣,但被否決了。”

“原因?”

對此,空幻到沒有暗血之前那種,意見被否決的激動。

“很簡單。”

暗血伸出兩根手指在空幻眼前晃了晃,然後神色平靜的說道:“如果我們東線不能自己解決敵人,還讓影族幫忙,影族會怎麼看我們這個‘神之一族’?”

“什麼神之一族,還不是得我們幫忙,這樣的情況,還怎麼控制他們?”

“所以,重要的是在這一戰中,我們必須表現出朋族的實力,壓倒性的實力。這樣在以後的戰爭之中,我們才能處於主導地位,這不也是你提議將靈月戰隊駐守在影族不遠處的原因嗎?”

“不是還有楚霞嗎?”一旁的8051插嘴到:“現在雷神信仰在影族的傳播,已經無法阻止了吧。”

“宗教只是一個手段,爲了保險,我們必須讓朋族處於一個超然的地位,但這個超然的地位不僅需要個人的支撐,還要有整體實力,這樣才能長久。”

既然基調已經定了,空幻等人就不再談論這個問題。

在朋族看來,對付幽神級的真神,只能同樣幽神級的長老們出動,畢竟神庭的正神們除了楚潔,都無法離開神殿領域。

而之前說幽神級不動,鍛鍊並檢驗普通士兵們實力;現在就變成了陰神級不動,鍛鍊並檢驗幽神長老的實力了。該說自作自受麼?

“所以,我的想法是,我、空幻、靈雪、楚玲、靈韻前往東線,負責那裏的真神;流雲、戰錘、白農、靈月前往西線負責那裏的真神,楚琴要看住發改部,所以留守朋城。”

“這還真是看得起黑骨族啊,單對單,前往的都是至少能量化了大半的幽神級,嘎嘎。”

“我倒覺得,我們不能大意。黑骨族還是有很多奇怪的東西,就像圖騰棍,到現在爲止,我們也沒研究出個所以然來;而楚霞和楚潔那裏,也沒研究出對方邪神的那種發光生命。”

對此,暗血有些擔憂地皺了皺眉毛,不過很快又舒展開來。

“雖然如此,但我們單對單也不可能輸給黑骨人,那可就太沒面子了。”

“額,的確。”

這時,雙月蘿莉明顯帶着興奮的聲音傳來。

“胡!勝利。”

然後,空幻便發覺眼前一花,8051躲到了空幻身後,而雙月卻氣勢洶洶地站在了空幻身前。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嗎?)空幻滿頭黑線,(我說,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們兩個喜歡上把我做擋箭牌了。)

(啊拉,空幻還真是受歡迎啦,呵呵。)暗血偷笑中……

日常繼續…… 爲什麼會這樣?

許多年後,最後殘存的黑骨人們,在翻閱各族的歷史文獻之時,曾數次重複着這樣的話語。

這既是向自己的祖輩詢問;

也是向這顆星球的衆多文明種族詢問;

或許,還有向自己自身的詢問。

尋找歷史,總結歷史,辨析歷史,對其他文明種族而言,或是借古明今;或是明證統治;或者宣言偉大……或多或少帶着些現實利益,可以說,這世界上幾乎不存在沒有被篡改過的歷史。

但對於那時的黑骨人而言,他們卻不需要這些。

因爲,他們已經沒有了未來。

探詢歷史的過去,只不過是爲了給自己曾經輝煌的種族,留下一些存在的證據而已,證明自己的存在,無論對錯好壞……

因此,他們一族傳承到那時的歷史,反而是雙月星最爲真實的,雖然依然是相對而言。

然而,那時的黑骨人,事實上已經不能稱之爲族了。

因爲,他們的人口數量,應該以三位數計,卻因爲是智慧生物,而不可能享受珍稀動物保護法令,即便可以,他們恐怕也不會同意。

這無關對錯,只是成敗而已。

歷史記錄中,無論是《朋族正史》、《黑骨野史》、《影族野史》、《遁甲野史》和《月靈野史》等等各族各種歷史文獻,都對那個問題有着擁有統一的口徑:是黑骨族自己導致了這場毀滅。

至於是黑骨人自己的威脅性太大,被動導致毀滅;還是他們自己攻擊性太強,主動引來毀滅,人們沒有去評說。

這種結論讓黑骨人們更加絕望,其中一些選擇了瘋狂,瘋狂自我,瘋狂世界,然後很快被保護世界的人們予以清理;其中一些人選擇了放棄,放棄自我,放棄世界,然後很快被絕望的自己親自處理;最終剩下的,只是懷着最後的理念,爲了留下一些存在痕跡,而苦苦支撐的可憐人。

◆тt kān◆C〇

他們揹負着種族最後的痕跡,冷靜到極點也聰明到極點,只可惜,他們出現的太遲了。

最終,這些人選擇了歷史。

他們唯一存在的目的,就是將歷史引入正途,因爲只有在歷史中,纔有他們這些失去未來的人的過去。

於是,他們繼續查詢下去,以期獲得那可能早被發現的‘真相’。

這時,就有一名標準的黑骨歷史學家,懷着探究的心情,走進了雙月曆史影像館,這個雙月星最大的影像記錄部門。

這裏是記錄着雙月星大大小小的歷史影像的地方,曾經的黑骨人們懷着怨恨的心情,對這些通過其他種族大能的意識,轉化出來的固體影像資料不屑一顧,因爲他們很有理由懷疑,這種帶着主觀情緒的資料的真實性,但他們卻不願意去想想,這些大能還需要作假嗎?

不過,對於普通雙月民衆而言,這種資料顯然比文字記錄和網絡信息有意思,並且令人信服。

所以,單單進入影像館,這位黑骨人就排了十幾分鐘的長隊。

至於他身爲一個‘即將滅絕的、應該懷有怨恨的、作爲不穩定因素存在的黑骨人’,爲什麼會到這個被他的同類懷疑摒棄的影像館,並能夠獲准進入這個影像館,這名黑骨人並沒有心情去解釋。

在一堆幸福美好的雙月種族成員們,好奇的視線之下,他抽出了一位不知名朋人交給他的卡片。

卡片的作用似乎很大,雖然在使用了一次後,這張卡片就沒有再回到他的手中,但他還是順利通過了第一關,進行實力鑑定確認擁有閱讀這些影像晶體的最低意識水平之後,他才邁着緩慢而又堅定的步伐,走進了歷史影像館,完全沒有傳言中‘暴躁的黑骨人’的感覺。

他的目的地,是記錄着‘公元20—30年’的影像區域。

對於現在僅存的黑骨人而言,他們所認爲的黑骨毀滅的源頭,並不是被各族廣泛認同的‘古影族的毀滅’,而是‘對朋族的突襲’,他們固執地認爲,這纔是一切的【因】。

因此,這位學者首先找出的,是公元25年‘黑骨族突襲朋族’的大戰資料。

【望峽之戰】,這是每一個黑骨人都感到憤怒而又無奈的戰役。

已經完全證實這段歷史的他們,其中很多人都是明着埋怨當時的黑骨統治者,選擇了進攻朋族,而不是交好朋族;但暗地裏,事實上都在指責着黑骨族後方的真神們拖沓、各神國的內嫉、進攻軍團的猶豫不決、冶煉水平的差距等等。

這一大堆的理由埋怨,此時早已化爲一堆黃土,而留下的這位學者,只是靜靜地通過夢界,以旁觀者的視角親身感受着這一切。據說,這些影像是當時參戰的士兵,後來成長起來並存活到現在的長老留下來的。

對於朋族的實力,他已經沒心情去羨慕了。

在欣賞完這一戰的全部內容,並與自己所知歷史知識對照無誤之後,黑骨學者緩慢地睜開雙眼,靠坐在椅子上,然後將那塊影像晶體從夢界產生器中取出,晶瑩剔透的晶體略顯暗紅色,似乎預示着當時的黑骨人灰暗的未來。

重重地吐了口氣,他苦笑着搖了搖頭,起身將這塊晶體放回原處,然後通過精神力網絡查詢起自己需要的下一時間段的相關晶體。

“時日無多,就讓我好好感受一下一切的開始吧。”

這就是這位學者,此時唯一的想法。

這時,分爲兩個系列的晶體,出現在了他的篩選列表之中:【古峽之戰(東線)】、【落霞山之戰(西線)】。

時間開始回溯……

公元25年9月20日,黑骨族九神國聯軍已經整裝待發,他們將各自的軍團進行了整編,東線是四個軍團,西線也是四個軍團,加起來總計四萬人,在黑骨族內部算得上絕對的大戰了。

而此時,回到東線的空庭神國真神,剛剛得到了己方北部軍團全滅的消息。

“……”

整個東線的真神都陷入了一片沉默之中,當然,他們的反應各一:有幸災樂禍地打定一旁看戲,有心思活絡的開始瞄向憤怒的空庭真神,有思維冷靜的提高了對朋族的警惕……

不過,這些都阻礙不了這位空庭真神,對自己手下和北部朋族的憤怒。

“各位,按照協議,我們該進攻了。”

發泄了一陣之後,這位空庭真神咬牙切齒地說道。

畢竟是一位真神,這位空庭真神也不是傻子,能夠全滅自己一個軍團的敵人,即便能夠對付,自己的神國也會付出極大的代價,因此他現在所要做的,就是將所有真神都拉下水,至於所謂的聯軍盟約,從沒有那位真神當真過。

而現實的確如此,在聽到空庭神國北部軍團全滅之後,這些真神們就顯的有些意向浮動。

聽到空庭真神的話,孤雲神國的真神把玩着手中的飾品,轉頭看了看在場其它的真神,笑了笑,居然岔開話題:“說起來,空庭真神大人的空島,似乎很空曠。”

被他看到的另外三位真神都愣了一下,先後反應過來。

於是,這羣狐狸無視了激動地全身發抖的空庭真神,各自思考起,是趁機搜取更多現實的利益,例如土地人口;還是趁機配合孤雲真神,瓜分讓一衆黑骨真神羨慕的一塌糊塗的空島。

不過很快,他們就做出了決定。

相對於現實那麼點點土地和人口的利益,空島顯然更加吸引這些真神一些,因此,他們都微笑着附和道:“是啊,空庭真神,空島是很迷人的東西,偉大的你,應該不會獨享吧。”

後世的人們很難理解,爲什麼這些真神,要爲了一個浮在空中的小島一角,而放棄很可能得到的大量土地人口?難道這些真神腦抽了嗎?

但在此時的黑骨真神,或者說所有黑骨人看來,能夠讓真神佔據空島一角,都是賺了。

仔細想想黑骨族的統治體制就知道,黑骨族各神國,事實上都是真神的私產。

真神們以超脫普通人的神的姿態存在於世間,掌握了整個國家的信仰,但真神畢竟還是人,他們難免與普通民衆生活在一起,降低神祕度。

而空庭神國卻不同,他們擁有了那座浮在天空的島嶼,真神立於普通民衆無法企及的天空之中,反而讓神國民衆的信仰堅定程度遠超其它神國。

其它真神們一時想不通原因,於是歸結於空島的地利,因此都對空島垂涎萬分。

但真要動手搶,他們一時還做不出來,不是畏懼空庭神國實力,而是既擔心空庭真神玉石俱焚;又擔心自己爲他人做嫁衣。

畢竟這事情牽一髮而動全身,先動手的,如果成功,那麼其它真神不可能不復制他的成功,那麼這位先動手的,恐怕就是第二位因爲空島犧牲的真神了。

何況,真神是黑骨真神國立國之本,他們一般不能輕易離開神國。

因爲國內沒有了真神,很快就會被各種國內外勢力分割一空,此次聯合出擊,也算得上一次盛舉了。

所以,在得不到的情況下,對於空島的垂涎在衆位真神之中不斷攀升。

然而現在,終於有了一個兵不血刃的方法。

被衆人圍觀施壓的空庭真神很是遲疑,自己的確很憤怒,但爲了這個憤怒付出空島的獨有性是否合適。何況,自己如果悶着不出兵,大家也不出兵,那麼這次的聯軍還有何意義,到時候,唯一損失了一個軍團……不,是自己和火雲神國兩個損失較大的國家,會不會被吞掉。

這時候已經不是自己等人打不打,而是必須將這些人拖進去,至少拉平幾個國家實力的情況了。

至於空島,本來還有些不願的空庭真神,在見到周圍真神貪婪的視線之後心中一抽。

那東西,留着就是個禍害,還不如藉機分出去,多搜取點現實利益。

當天空從正午向黃昏轉進之時,這名空庭真神終於想通。

他先是怨恨地望了北方一眼,重重地嘆息一聲,轉頭看向等待自己回答的野獸們,然後做出很無奈的表情,最後在一衆真神期待的神情之下,微不可查地點了點頭。

“可以同意,甚至我們平分空島也可以。”

在場另外四位真神都露出了微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