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皇甫明耷拉着腦袋,哪還有先前的意氣風發。現在只要有人再給他數落一下,他能立馬一蹶不振,就此心灰意冷。

“明兒,振作點! 穿越成爲女兒身 就這麼一點打擊就受不了了?外公我當年受到的挫折比這個還嚴重,可不也挺過來了嗎?

還有兩局,只要在接下來的兩局中獲勝,你還是很有希望的。難道你忘了否極泰來的含義了嗎?當所有的壞運氣都離去的時候,就是好運氣來臨的時刻!

振作精神,好好努力,外公和你的母親,還有大家都在給你加油!”

乾陽恰到時機的對皇甫明隔空鼓勵了一番話。心思縝密的他明白,若是讓別人搶了先,自己的這個外孫恐怕就要毀了。

果然,在收到了乾陽的鼓勵後,皇甫明的眼神漸漸有了神采。他轉首向着乾陽坐的位置望了過去,隨後向外公露出了一個釋然的笑容。 皇甫有德在宣佈這輪結果的時候,臉上的神情並不好看。雖說他想讓太子獲勝,但四皇子和八皇子的狩獵實在是太糟了。

同爲自己的兒子,做父親的又怎會希望孩子的差距太大呢?

自己也是過來人,想當年就因爲是最耀眼的存在,才讓其餘的兄弟們聯合起來爭對自己。這也使得在最終奪得皇位後,不得不無情的將他們給殺了。

皇帝也有皇帝的悲哀,只是能懂這悲哀的只有皇帝。

“父皇,兒臣有話要說。”

突然響起的聲音,把皇甫有德的思緒拉了回來。

“從龍,你說吧!”

“父皇,兒臣覺得接下來的狩獵規則需要修改一下。不然,對四弟和八弟來說就太不公平了。”

“嗯?你這是何意?難道是在質疑朕嗎?”

皇甫從龍單膝跪地,將自己的誠意展現在皇甫有德和大家的眼前。隨後,深情不變的回道:“父皇,您誤會兒臣的意思了。兒臣之所以提出這個要求,正是爲了父皇着想。”

“繼續往下說。”

“在狩獵開始時,父皇就定下達到皇境修爲的人不可參加此次狩獵。兒臣也正是因爲這一規定,而主動退出狩獵活動。

可在第一局的狩獵結束後,太子的身邊出現了一個皇境小成的契約妖獸,再加上一個隨時能爆發出皇境實力的妙俊風。這樣的結果,會使得在接下來的兩局狩獵中,太子仍能以無可睥睨的優勢保持到最後,成爲最終的狩獵第一。”

“朕明白你的意思了。這的確有失公允。既然你站出來指出了這一點,想必也應該有應對的方法了。說出來吧,若是可行,朕可以採納。”

“父皇,兒臣不才,在短暫的片刻只想到兩條建議,還請父皇在聽後給予批評指正。

兒臣的第一條建議是,在進行接下來的狩獵中,太子的契約妖獸不得跟隨,同時在妙俊風的身上設下禁制,使其在接下來的兩局狩獵中,最多隻能爆發出王境圓滿的實力。”

皇甫從龍在說這條建議的時候,雙眼時刻關注着皇甫有德的神情。在沒有收到父皇任何迴應的情況下,他知道這第一條建議已經被父皇否決了。

“兒臣的第二條建議是,在接下來的狩獵中,太子可以帶着契約妖獸,妙俊風的修爲也可以不必封禁,但四弟和八弟的身邊可以多加一人。

增加的人員修爲不得超過皇境小成。這樣方能確保三個小組的實力在同一水平線上。

兒臣說完了,請父皇做最後的定奪。”

皇甫有德端起酒盞,輕飲一口美酒,心中打消了以往對皇甫從龍的所有看法和觀點。

這是一條蟄伏的蛟龍,只會在關鍵時刻露出他的爪牙。他很聰明,知道如何進退,知道如何利用複雜的局勢。

只要給他時間和機會,他就會化蛟爲龍,成爲真正的皇者。只是他的心機太深,手段過於陰狠,若是真讓他當了皇帝,那其他的皇子們只有死路一條。

“不對,他真的是從龍嗎?還是說以前的從龍已經死了,這是一個披着從龍軀殼的另一個人?”

皇甫有德一時間思緒萬千,想了很多。但很快就用自己的智慧對皇甫從龍說道:“從龍說的有道理,但完全依照你的意思,朕覺得不妥。

經過朕剛纔短暫的考慮,朕覺得在接下來的兩局狩獵中,太子的身邊只允許跟隨妙俊風一人,新收的妖獸就留在這,不用隨他們一起。

皓兒這邊將孟浩換下,由孟青風陪他一起。但不到緊要關頭,孟青風不得出手。

重生之貴女不賤 明兒這邊,仍然由諸葛太保陪同。不過,朕會請諸葛王爺解除他身上的禁制,讓他恢復到王境圓滿的實力。 先婚後戀:邪魅首席的小新娘 同時,朕也會賜予明兒一件寶物,可以在危急時刻保命一次。

這樣一來,三組人員的狩獵比試應該處於同一起跑線了。朕希望你們能夠儘自己最大的努力,把應有的實力和潛力全部發揮出來。

在場的除了朕,還有你們的親朋好友以及朝中老臣。你們的表現都會被他們看在眼裏,記在心裏。”

皇甫有德這邊剛說完,那邊就大手一揮,撒出一片流光,將他們盡數包裹。

諸葛峯巒也是配合及時的對着諸葛水雲打出了一道手印。

“嗖嗖嗖…”六道光芒劃破天際,再一次被送往狩獵場地。而這一次,是真正的實力比拼,更是三師之間真正的較量。

皇甫從龍擡頭仰望天空,嘴角輕輕上揚,露出一抹微笑。

“父皇就是父皇,看破了我的明謀。但他的安排,卻將我的暗意發揮到了極致。太子與他們的爭鬥那是小孩子過家家,只有三師之間的爭鬥纔算是皇儲間真正的爭鬥。

重生-將門千金 三方若是拼的頭破血流,對我來說是最好。若有一方勝出,兩方失敗,對我來說也不錯,讓我可以集中力量將這頭受傷的猛虎給收拾了。

哼哼哼,我希望最後勝出的人是妙俊風。不然,接下來的遊戲可就不精彩了。”

北方,冰封高原的一座山峯上,迎來了兩位客人。

兩個人身上穿的衣服與這片天地環境顯得格格不入。難道他們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答案只能是不。

“老師,我們被傳送到北方的野路了嗎?我們的運氣真是太好了,書上可是說了,越往北野路中的鬼物越少。”

“呵呵,書上只說對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沒告訴你們這些愛讀書的人。”

“老師,您能別暗藏譏諷嗎?有什麼話您就直說吧!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人。”

“小凱,書上說越往北野路中的鬼物越少,這句話沒錯。可能生活在北方野路中的鬼物,個個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它們不僅要適應這裏惡劣的生存環境,更要能在物競天擇的大勢中不斷的自我超越,自我突破。

換言之,這裏的鬼物已經不存在魑魅魍魎這種級別了,最低等級的都是夜叉。

按照狩獵規則,我們需要捕獲十頭夜叉統領。在這裏捕獲夜叉統領的難度不大,但就怕把夜叉王給招來!”

“老師,有您在,我們不怕!”皇甫凱走到妙俊風身旁,拍着他的肩膀笑道。

“你不怕!我怕!”妙俊風一閃,向他遞去了一個嫌棄的眼神。 皇甫皓和孟青風在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是藍茫茫的一片,一望無際。

“太師,我們這是被傳送到哪兒了?”

“南方的無盡之海。

無盡之海就算是皇庭派出去的戰艦,在行駛了一年後,都沒有到達海洋的盡頭。

我們出現的地方還算好,離大陸較近,不會迷失在海洋中。”

“太師,海洋中也會有野路嗎?茫茫大海,鬼物在這裏也不能生存啊!”

“這也許就是聖上的本意。他讓四皇子來此,正是爲了彌補書本上的欠缺。

傳說海洋中的野路是從黃泉界中蔓延出來的。走入海洋中的野路,一不留神就會步入黃泉。其中的兇險程度可是陸地上野路的好幾倍。”

“不會吧!太師!幸好有您在我身邊,不然這一次的狩獵我直接棄權得了!”

“四皇子此言差矣!正所謂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既然我們離陸地近,那我們爲何不去陸地上的野路呢?

狩獵規則中只提到了被隨意傳送到皇庭境內的野路中,但並沒有明確指出必須在指定的傳送位置狩獵。”

“太師高明,聽您的,我們回大陸。只是需要您帶我飛了!”

“四皇子,老臣在帶您翱翔天空之時,您也要細心體會和感悟老臣在飛行中運用的身法。這對您將來邁入皇境有很大幫助。”

“是,太師。我一定好好體會和感悟。”

………………

“太保,我怎麼感覺這裏跟十萬荒山的環境差不多啊!難不成我們被傳送到荒山中的野路了?”

“不!八皇子殿下。準確的說我們是在荒山的外圍。荒山內是沒有野路的,那些妖獸之王是不允許有鬼物出現在它們領地內的。”

“那爲什麼我們這一次又被傳送到這個位置?”

“我想這應該是聖上的一番良苦用心。他希望八皇子殿下從哪跌倒就從哪爬起來。”

“好!這一次我一定不會讓父皇失望的!不就是十頭夜叉統領嗎?說不定我們倆還能捕獲一頭夜叉王呢!”

諸葛水雲笑了笑沒有回話,但在心裏卻對八皇子多了一層看法。

………………

凜冽的寒風“嗖嗖”的吹着,兩個衣着單薄的人,一前一後的走在白皚皚的雪原上。

妙俊風文武雙修,即便不激發體內的修爲,對於這迎面而來的寒風也感不到絲毫的寒意。

至於他的學生皇甫凱,此時是一副鼻涕四流的模樣。臉上也是青一塊紫一塊,額頭的髮梢上還點綴了些冰晶。

“老師,我實在是扛不住了,能用修爲驅驅寒嗎?”皇甫凱顫抖着問道。

“不行,這是在修行!平日裏你在皇宮中養尊處優慣了,不錘鍊一下,你以後很難再有進步。”

“可是老師,我真的好,好,好冷啊!”皇甫凱開始連說話聲都變得斷斷續續。

“得!允許你動用修爲,但只准使用一半。剩下的一半給我儲存起來。接下來,我還要給你找陪練,讓你好好地練練手。”

“哎呀!舒服多了,謝謝老師。”

妙俊風看了一眼沉醉在舒暖中的皇甫凱,臉上是微微一笑。也許自己對他的期望太高了,接下來,步子要放緩一點。

“靈鶴引路,敕!”

一個紙質的千紙鶴在妙俊風的掌心中緩緩騰起。它散發着柔和的光芒,充滿了生命的氣息。

“老師,您這是在做什麼?我們不是已經在野路中了嗎?”皇甫凱不解的問道。

“這裏那麼廣闊,想要讓你短時間內尋到夜叉統領,你覺得可能嗎?”

“老師,不是還有你嗎?你一定可以比我提前發現它的蹤跡。”

“小凱,這一次聖上舉行的狩獵比賽,若是我猜測不錯的話,應該是和太子位有關。

聖上想讓前來參加宴會的朝中老臣,還有後宮的那些娘娘們親眼見識一下,你們幾個人的實力。

這麼多人一起見證的事實,就算日後有人想要從中作梗,推翻之後定下的結論,也會有人站出來,甚至是爲此而發生大規模的流血衝突。

先前的那一局,皇甫明輸得很慘,皇甫皓平平淡淡,你這邊因爲有我而勝出一局。可就是因爲這勝出的一局,反而拖累了你現在要面對的和即將要面對的下一局。

小凱,這是你的狩獵,也是你的歷練。你要將自己最出彩的一面展現出來,讓大家知道你這個太子不是浪得虛名的。

在那羣人當中,肯定會有人認爲這是三師之間的競爭較量。可實際上在我看來,三師的重要性遠遠低於你們每一個人的個性和實力。

諾大的皇庭不會讓一個唯唯諾諾,沒有實力的人來做接班人。更不會讓他背後強大的外戚來做皇庭的實際掌權者。

小凱,你的戰鬥已經開始,今後的你將踏上一條由鮮血鋪就的路。在這條路上,你沒有父母老師,沒有兄弟姐妹,更沒有朋友。

這是一條註定孤獨的路。”

“老師,若這條路真的如此冷酷,寂寞,滅絕人性,那我寧願不踏上這條路。”

“我知道你是一個好人。但你的出生讓你沒有選擇的餘地。你若不想選擇,等待你的只會是死路一條。

可若你有了選擇,在堅持自己強大理想又擁有強大實力的基礎上,說不定可以微微改變點什麼。”

“我已經沒有母后了,父皇在我心中雖是父皇,但跟陌生人沒什麼兩樣。至於兄弟姐妹就更不必說了。

所以,我希望在今後的這條路上,能夠有老師陪同我一起。無論我成功了或是失敗了,我都希望老師能夠站在我的身邊。”

“你就不怕老師奪了你的江山嗎?”

“不怕!老師不會!就算老師今後想要我的江山,我也會心甘情願的雙手奉上。”

妙俊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知道皇甫凱說的是實話。可就因爲是實話,才讓自己的心蕩起了一層層的漣漪。

“趕緊去追吧!靈鶴已經飛遠了。這是你的狩獵,不要對我過度依賴。我會在一旁遠遠的守護,除非你遇到了真正的生命危險,我纔會出手相助。

你明白了嗎?”

“是,老師!我不會讓您失望的。太子之位我會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誰也別想搶去!

錦繡江山雖好,可又怎比得了我的老師!

老師,我去啦!”

總裁傾心愛戀之3個寶貝 皇甫凱召喚出式神厚德,騎在它的身上,向着只剩下一個光點的靈鶴飛奔追去。 “老師,靈鶴髮現目標了。不過這夜叉的數目也太多了一點吧!”皇甫凱的聲音由驚喜直轉驚愕。

“哦?有多少?都是什麼級別?”

“一二三四…,一共有十個夜叉。看樣子都像是您給我介紹過的力夜叉。”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我還在琢磨怎麼遇見它們呢!小凱,不要害怕,勇敢的往前衝。將你的修爲壓制在侯境圓滿境界。”

“爲哈?我看它們當中實力最強的也就王境小成。若是讓我火力全開的去迎擊它們,我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把它們全部拿下。”

“這一點我相信。但你知道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嗎?耐抗又是怎樣訓練出的嗎?”

“還請老師解惑。”

“鋼鐵是千錘百煉錘出來的,耐抗也是在雨點般的拳打腳踢下練出來的。想要耐抗,就必須先學會捱揍。

在你面前有十位極佳的教練,它們可比太保要強多了。保證每一下都會讓你疼在身體上,記在心眼裏。”

“老師,您真狠!”皇甫凱只來得及說這麼簡短的一句,就不得不迅速的投入到戰鬥中。

十名力夜叉,每一個都是肌肉隆起,充滿了爆發力和毀滅之感。

在見到只有侯境圓滿境界的皇甫鎧靠近它們後,它們是“嗷嗷”直叫的,揮起拳頭,向着皇甫鎧就衝了過去。

身爲文者的皇甫鎧,在身體素質上本就處於劣勢。即便有厚德輔助,也是時不時的就會捱上一兩腳,三四拳。

半個小時後,原本還英俊不凡,器宇軒昂的他,身上是青一塊紫一塊。英俊的臉龐是高高的腫起,鼻樑的下方,掛着兩道鮮紅的印記。

“老師,可以了嗎?再被它們羣毆下去,您心愛的學生可就要一命嗚呼了!”

收到皇甫鎧的悲催之聲,妙俊風很無情的回了一句,“繼續熬,熬到不能熬爲止。”

皇甫凱很想狠狠地罵老師一句,但尊師重道的他在這念頭升起的一剎那,迅速的將它給掐滅了。

十個力夜叉,一人一式神,在這方圓百里之地,盡情的搏鬥着。

力夜叉們是越戰越興奮,拳頭的揮速是越來越快,力道也是在一點點的往上提升。

在它們的心裏,很高興能有一個這樣靈活又耐打的沙包,讓自己可以盡情地揮拳。

可作爲沙包的皇甫凱,心裏卻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強烈的自尊心讓他在不斷被捱揍的同時,也在不斷的總結,不斷的推演和感受這些拳頭揮來的軌跡。

又過去一個半小時,十名力夜叉,整齊的停下了攻擊。

它們將皇甫凱圍在中間,瞪大了眼睛,肆無忌憚的打量着破衣爛衫的他。

感受到這種眼神的皇甫鎧,心裏是瞬間毛了。他當即厲喝一聲道:“你們要幹什麼!我可是有老師保護的。”

“小子,你不要緊張!我們只是好奇,你爲什麼那麼耐揍!”

“沒錯。要是換做其他人,早就被我們的合擊給揍成肉泥了。你到好,除了發胖一圈,整個人的狀態看起來極好。”

“說!你是不是隱藏了修爲,在逗我們哥幾個玩呢!”

皇甫凱深吸一口氣,再緩緩的呼出。之後,他嘆道:“那個你,對,就你,說的很對。我的確隱藏了修爲。是老師讓我這樣做的,他說耐抗是被揍出來的。”

“哈哈哈…,你的老師很合我們胃口。我們力夜叉只崇拜力量,和那些只知道食肉飲血的鬼物不一樣。

你既然能抗到現在,也算是通過我們的考驗了。你可以走了,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再往前走一百里,可就是血夜叉的領地範圍了。

它們跟我們不同,越是強大的血液對它們的吸引力就越大。你和你的老師好自爲之,最好能夠調頭返回。

雖然你只是我們的陪練沙包,但我們也不想你就這樣輕易地死去。”

“謝謝,我會將你告訴我的轉告給我的老師。我老師可是很厲害的。”

“有多厲害?”

“上能手摘日月,下能腳踏黃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