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得知懺悔迴廊被毀的聖堂人員一個個羣情激奮,但真當有人振臂高呼要去找那兩個始作俑者算賬的時候,卻應者寥寥。憤怒歸憤怒,但也不能因爲憤怒就失去理智。捫心自問,就算這裏所有人都上去了,會是那兩個破壞王的對手嗎?答案是肯定的不是。

而藉着雙頭霸王龍毀掉懺悔迴廊這件事,聖堂的分裂第一次表面化,逃出來的聖堂人員因爲各自的想法不同,分道揚鑣,前往投靠自己認同的聖堂繼任者。在有心人的宣傳下,教皇跟十三教徒的死已經弄得人盡皆知。稍微有點腦子的已經開始爲自己的將來打算,正在猶豫以後堅定的站在誰的身邊。這是一件事關以後前途的大事,一旦隊伍站錯了,那將來能得一個善終那就是最好的結果。

聖堂中有實力的人也很清楚這個時候拉攏人的重要性,紛紛派出自己的得力手下,開始在還沒有做出選擇的人羣中展開了遊說。到最後,聖堂被一分爲三,一派是擁立聖子聖女的正統派,一派是十三教徒手下得力干將臨時組成的聯盟派,還有一派則是哪邊也不想摻合,對爭權奪利已經失去了興趣的中立派。中立派的人基本上都是年歲大的老人,這部分老人已經沒有過多的精力去名利場中打滾,他們想的更多的是找個山清水秀的地方,不需要太繁華,只要生活還過得去的地方,安安靜靜的過完自己餘下不多的人生。

對於中立派,不管是正統派還是中立派都沒有打算去招攬。因爲這些中立派根本就對權利不再感興趣,招攬了他們,壓根就對自己沒有任何幫助,而且爲了照顧他們,反而會拖累自己這一派。

見沒有誰來爭取自己這些人,中立派的二十來個老人紛紛走出人羣打算離開。只是還沒等他們走出多遠,就被人給攔住了。老人們看了一眼馬車上的標誌就知道是聖堂的聖女。不過他們不知道聖女爲什麼要在這裏攔住他們這些已經不中用的人。

“衆位爺爺奶奶,你們這是打算去哪?”聖女跳下馬車向二十四個老人問好道。

聖女的年紀不大,在這些中立派的老人眼裏,也就和自己的孫子孫女一樣。其中一名老人溫和的答道:“回稟聖女,我們打算回到家鄉去渡過我們的餘生。”

“這個,能不能別走?”

“……聖女,我們已經對聖堂沒有用了。”

“誰說的?拉出來打他們的屁股。爺爺奶奶爲了聖堂辛苦了一輩子,我們不能忘本。爺爺奶奶,請跟我走吧。讓我來安排你們日後的生活。其實這也是教皇冕下在世的時候總是時不時教導我跟聖子的話。冕下說,做人不能忘本。爺爺奶奶爲了聖堂奉獻了自己的一生,我們不能對爺爺奶奶的養老坐視不管。”

“……多謝聖女美意,只是我們……”

“爺爺不要說了,事情就這麼決定了。爺爺奶奶請上車,我這也是在完成教皇冕下在世時所留下的一個心願。”

說到了這份上,二十四個老人架不住聖女的熱情,只能答應了聖女的邀請,準備由聖女來安排他們日後的生活。聖女隻字不提讓二十四個老人幫忙的事情,只是一臉恭敬的將二十四個老人送上馬車,隨後帶着他們準備去和支持聖子聖女的正統派匯合。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這話誰都明白什麼意思?但要讓人真的去照顧家裏的老人,那各種推脫的理由也就出現了。有抱怨家裏老人不讓人省心的,也有抱怨自己事情多,忙不過來的。說這些話的人真的應該好好想想,在你還是連話也不會說,就知道哇哇嚎哭的時候,是你的父母不辭辛苦的抱着你哄,直到哄得你滿意爲止。在你從小長到成人,能夠自食其力之前,是你的父母毫無怨言的付出,哪怕再苦再累也沒有對你提起。將心比心,那些不孝順自己的父母的人,還能算是人嗎?我們不排除這世上有那種不拿自己子女當回事的父母,但那是別人的父母,跟你又沒有一毛錢的關係,總不能別人對子女不好,你就對自己的父母不好吧。人,要有感恩之心,禽獸尚有烏鴉反哺,羊羔跪乳,難道一向自認爲是世界主人的人類卻連個禽獸都不如?

更何況老人就真的是子女的累贅了嗎?

每一個老人,從出生到衰老,這一段人生走下來,所經歷的事情,所認識的人,那都是一筆用金錢無法來衡量的寶貴財富。二十四個老人在正統派跟聯盟派的眼裏是累贅,是隻能給自己帶來一點好名聲的廢物,但在聖女的眼裏,這二十四個人才是最大的一筆財富,比起哈伯特從聖堂寶庫中帶出來的各種奇珍異寶都要來得珍貴。也正是因爲這個認識,聖女纔會力排衆議,親自出面去接二十四個老人。目前看來,二十四個老人對聖女的態度很是滿意。

可就在聖女打算再進一步跟二十四個老人拉近一點關係的時候,地面突然產生激烈的震動,並且還伴隨着一陣陣的巨響。

“怎麼回事?”聖女急忙拉開馬車的窗簾問外面的人。卻見外面的人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快,一眨眼的工夫就跑出去老遠。就連馬車伕,此時也正在手忙腳亂的解拴着馬的繮繩,卻沒想到越急越辦壞事,原本是活釦,硬是被馬車伕給解成了死扣,氣得馬車伕恨不得直接上牙咬。

聖女見狀剛要開口說話,又是一聲巨響傳來,聖女扭頭向發出聲音的地方看去,就見距離自己所在的馬車不足三百米的地方,破壞了聖堂山的兩個“破壞王”正在那裏交手。聖女一下子傻眼了,她明白了自己身邊的人爲什麼會丟下自己逃跑,也明白了馬車伕爲什麼會那麼着急。可明白歸明白,面對這種情況,聖女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這時就看出老人的處變不驚了。一個老頭從另一側的馬車窗戶那裏也看到了這一次的危機,當即頂替了馬車伕的位置,一抖馬繮,空中爆喝道:“駕~”

由四匹馬拉着的馬車隨即行動了起來,馬車伕見狀急忙叫道:“等等我,等等我……”只是剛纔馬車伕就顧着自己逃命,現在又有誰會去管他。不過人在遇到危機的時候,那潛力還真是可怕。爲了不被踩成肉餅,馬車伕兩腿一個勁的倒騰,竟然硬生生的追上了馬車,坐在了馬車的後面。手抓着馬車車廂外的扶手,馬車伕心有餘悸的看了看還在戰鬥的兩個大傢伙,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令馬車伕感到慶幸。 雙頭霸王龍的強悍有些超出韓宇跟查巴的預計,在引着它毀掉了聖堂的骨山之後,雙頭霸王龍依然體力充沛,興致勃勃的跟着查巴的後面追殺着查巴,而查巴因爲身體的原因,移動速度並不是太快,只能邊打邊撤,儘量往離開這裏的那個洞口處移動。

只是這樣邊打邊撤的待遇讓韓宇有點不爽,逃跑不可恥,但這樣被追着屁股攆着打的經歷卻讓韓宇心裏的傲氣被激了出來,在又一次打退雙頭霸王龍的糾纏之後,韓宇決定不跑了,就算要跑,也要徹底幹掉那個雙頭霸王龍再跑。對於韓宇的這個決定,查巴是堅決的贊同,這一路跑下來,查巴也厭倦了那種邊打邊撤的事情。

而雙頭霸王龍這邊見目標終於不再逃跑,當即大喜的直奔查巴衝了過來。可真正認真起來的韓宇跟查巴卻與之前截然不同。先前的韓宇跟查巴並沒有把心思全部放在雙頭霸王龍的身上,他們要考慮除了雙頭霸王龍以外的其他外界因素。這個世界可不止雙頭霸王龍一個敵人,查巴身上所擁有的東西足以讓這裏的人做出任何瘋狂的事情,即便是曾經跟韓宇合作過的皇權派,韓宇也不敢保證他們會不動心。利益這東西是最容易讓人泯滅良心的,不是有句老話這麼說嘛,人之所以忠誠,只是因爲讓他背叛的籌碼沒有達到他心裏的要求。韓宇不指望那些人會幫助自己,但也不想跟那些人動手。雖然韓宇知道這種希望能夠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韓宇還是希望着。

可當韓宇跟查巴決定解決雙頭霸王龍的時候,除了除掉這個惹人厭煩的尾巴之外,韓宇也希望可以通過這件事來警告那些想要對自己下手的人,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

不過不管是哪種原因,雙頭霸王龍此刻很興奮。似乎天生就是爲了戰鬥而誕生在這個世上的它不會去考慮那些複雜的事情,它只關心一件事,跟強者戰鬥,享受戰鬥所帶給自己的快感。至於其他的,不在雙頭霸王龍的考慮範圍之內。

“吼!”雙頭霸王龍深紅色的腦袋發出一聲大吼的同時向查巴噴出了一道火焰。韓宇立刻控制着查巴的身體往前一衝,讓開火焰的同時縮短了與雙頭霸王龍之間的距離。可還沒等查巴手裏的大刀片子捅向雙頭霸王龍,就見雙頭霸王龍那顆水藍色的腦袋就發威了。爲了躲避噴過來的白色寒氣,韓宇控制着的查巴又不得不放棄原定計劃,再次後退。

像這樣的攻擊已經有過不下十次,雙頭霸王龍的兩個腦袋,深紅色的主攻,水藍色的主守,二者配合默契,破解了查巴數次眼看着就要成功的攻擊。

兩個腦袋始終是見麻煩事。想要幹掉雙頭霸王龍,那就必須解決霸王龍兩個腦袋的緊密配合,如果給韓宇多一點時間,說不定還可以想出對付的辦法。如果這時有人配合,那更是再好不過。

如果……

如果……

……如果的意思就是不可能實現。

用力的搖了搖頭,韓宇將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趕出了自己的大腦,兩眼緊緊的盯着再次衝過來的雙頭霸王龍,突然問查巴道:“查巴,你信任我嗎?”

“……我信你。” 鬼魅新娘 查巴短暫的沉默過後,對韓宇堅定的說道。

韓宇聞言微微一笑,緩緩的說道:“好,既然你信我,那一會就照我說的做,一會咱們先這樣……”

查巴不知道韓宇的計劃有沒有成功的可能,也不知道一旦失敗自己會變成什麼,反正在韓宇說完自己的計劃以後,查巴是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就那麼短短的一霎那,韓宇跟查巴之間似乎有了一種心意相通之感。不過還沒等韓宇跟查巴回味一下那種感覺,不識好歹的雙頭霸王龍再次衝了過來。

“真是一個煞風景的混蛋!”韓宇罵了一聲,控制着查巴就正面迎向了雙頭霸王龍。這種正面相遇的機會可不是經常可以碰到,雙頭霸王龍見狀心裏大喜,當即加快腳步,腦袋一低,如同攻城槌一樣的筆直着衝了過來。

查巴可不想再被撞得四分五裂,雖然那種狀態對自己的損傷很小,但查巴不想讓韓宇太累着。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查巴在心裏已經認同了韓宇,將韓宇視爲了自己的同伴。

面對衝向自己的雙頭霸王龍,韓宇暗暗嚥了咽口水,心裏不由自主的感到有點緊張。畢竟自己的計劃也是頭一回用,萬一不能成功……此刻跟韓宇心意相通的查巴立刻就發現了韓宇的情緒,在顯示屏上安慰韓宇道:“我相信你。”

簡單的四個字讓韓宇感到有些感動。原本緊張的心情也在這時逐漸的恢復了平靜。深吸一口氣,韓宇控制着查巴突然做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舉動。此時的查巴的四肢其實完全都是依靠韓宇的火焰才能聯繫在一起。而韓宇此刻要做的,就是控制着查巴的四肢,讓它們可以活動的範圍變得更加的廣。

正在低頭猛衝的雙頭霸王龍還不知道目標的變化,依然低着頭勇往直前。它沒有看到查巴突然躍到空中,如同一隻大蝙蝠一樣張開四肢,呼的一下落在了雙頭霸王龍的背上。直到感覺後背上多了一點什麼,兩頭霸王龍這次意識到不對勁。方纔低頭猛衝的時候,那個目標距離自己並不是很遠,可自己已經衝了這麼長時間,怎麼還沒有撞到。

雙頭霸王龍正在納悶,就感到自己的脖子被一雙有力的雙臂勒住了。就算是有兩個腦袋,可脖子卻只有一個,只不過雙頭霸王龍的脖子要比普通霸王龍的脖子要粗得多,大概是普通霸王龍的一倍半。

仗着皮糙肉厚,雙頭霸王龍倒不是很害怕自己的脖子被勒住,但這種受制於人的感覺卻讓雙頭霸王龍想起了以前被人類抓住時的情形,那種情形雙頭霸王龍可以說一輩子都不想回想起來。但現在,雙頭霸王龍怒了!

瘋狂的擺動身體想要趴在自己後背上的查巴給甩下來,查巴就像是一隻身處暴風雨中的孤舟,隨着雙頭霸王龍的搖擺而上下起伏,可不管雙頭霸王龍如何努力,就是沒有辦法擺脫趴在自己後背上的查巴。此時的查巴就像是一塊狗皮膏藥,任憑雙頭霸王龍怒吼,扭動,就是不下來。而且不僅不下來,查巴身上冒着的火焰也在不斷侵襲雙頭霸王龍的身體。一開始雙頭霸王龍還不在乎,但時間久了,關節處傳來的痛覺就讓雙頭霸王龍越發的憤怒。

在雙頭霸王龍眼裏,跟自己戰鬥的那個傢伙並不是自己的對手,但恰恰就是那個看上去不如自己的傢伙,現在卻逼得自己有種走投無路的感覺。這前後的反差太大,讓雙頭霸王龍的怒火愈燒愈旺。

可不管雙頭霸王龍如何憤怒,打不着就是打不着。雙頭霸王龍的兩個腦袋正在不斷的噴出火焰與寒氣,但想要轉個一百八十度攻擊自己的後背,那幾乎就是不可能的。而且雙頭霸王龍的大腦袋也經常容易在轉動的過程中撞車。火焰與寒氣碰撞在一起之後產生劇烈的爆炸,不過這些爆炸全都被雙頭霸王龍自己享受了,而且由於距離太近,雙頭霸王龍的兩個腦袋此時已經被薰得快要看不出原來的顏色,但這不是雙頭霸王龍最鬱悶的,那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纔是讓雙頭霸王龍最無奈的。

“吼~”鬱悶的雙頭霸王龍忍不住仰天發出一聲巨吼,緊跟着做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猛地原地躍起,將後背狠狠的向地面砸去。只是早在雙頭霸王龍發出仰天一吼的時候,韓宇控制着查巴就已經脫離了。雙頭霸王龍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因爲對查巴的恨,雙頭霸王龍很用力,卻沒想到查巴竟然在這時竟然鬆開了自己,結果那股巨力全被雙頭霸王龍自己消受了。

反震力震得雙頭霸王龍五臟六腑都感到難受,不過天生的警覺讓雙頭霸王龍在第一時間原地打了個滾,隨後用最快速度站了起來。可它剛一站起來,早就等在一旁的查巴就再次落在了雙頭霸王龍的背上,而且這次勒住雙頭霸王龍脖子的不再是查巴的雙臂,而是大刀片子。

雙頭霸王龍很清楚那個大刀片子的威力,當即一縮脖子,用下巴夾住了大刀片子,緊跟着也不起跳,乾脆就地往地上一趟,緊跟着開始打滾。還別說,這一招還真就破解了查巴的攻擊。

韓宇跟查巴都沒有想到雙頭霸王龍竟然會使出這種無賴招。現在看來,人不可貌相這句話,用在動物的身上同樣適用。

被雙頭霸王龍的無賴招給逼退的韓宇跟查巴落在雙頭霸王龍的不遠處,看着躺在地上還在打滾的雙頭霸王龍,而雙頭霸王龍在發現自己擺脫了韓宇跟查巴的糾纏之後,喜悅之情倒是沒有多少,反而惱羞成怒的意思更大一些。

被逼得如同得不到糖果的孩童那樣滿地撒潑,這嚴重傷害了以強者自居的雙頭霸王龍的自尊。爲了挽回顏面,雙頭霸王龍將行李的怒氣盡數撒在了韓宇跟查巴的身上。而面對雙頭霸王龍的瘋狂攻擊,韓宇控制着查巴節節後退。倒不是韓宇跟查巴頂不住了,而是韓宇跟查巴打算引着雙頭霸王龍前往葬身之所。

想要解決雙頭霸王龍,光靠韓宇的力量跟查巴此時的狀態,是很難完成這一項艱鉅任務的。必須要借力纔可以。但要借什麼力?這就需要好好考慮。

韓宇跟查巴的打算是借用自然之力。而雙頭霸王龍卻不知道這種事情,眼見對手招架不住自己的攻擊,自己即將勝利在望,自然不肯輕易放過對手。在韓宇控制着查巴的引導下,雙頭霸王龍隨着查巴走進了森林深處的一處沼澤地。

破碎的身體讓韓宇有辦法讓查巴的身體浮空,而雙頭霸王龍就沒有這個福利了。正熱衷於追殺的雙頭霸王龍一腳就踩進了沼澤。不過雙頭霸王龍還算是機警,在發覺不對勁以後,立刻就想要從沼澤地脫身。只是沼澤地這種地方,一旦陷進去,想要單靠自己的力量脫身,那是很難很難的一件事,可以說自身的力量越大,反而越容易越陷越深。

雙頭霸王龍不知道這些,仗着力量強大,雙頭霸王龍瘋狂的活動着,可結果卻讓雙頭霸王龍感到恐懼,自己的力量不僅沒有幫助自己離開這個可怕的地方,反而讓自己的身體越陷越深,原本只是兩隻腳陷進去,但隨着自己的掙扎,自己的大腿現在也陷進了沼澤中。雙頭霸王龍不知道如何從沼澤裏脫身,它只感到有什麼東西正在用力拖拽自己的雙腳,將自己一點一點往下拉。面對死亡的威脅,雙頭霸王龍終於慌了神,有生以來頭一次發出了哀鳴。只不過它的哀鳴發出了對象,韓宇可不是好好先生,可不會因爲聽到了雙頭霸王龍的哀鳴就出手相救。

那就不是一個能夠去救的存在!韓宇一遍一遍的在心裏告誡自己,控制着查巴一步步後退,打算趁此機會離開。現在不落井下石就已經可以說明韓宇的善良了。不過雙頭霸王龍卻不這麼想,見查巴對自己的求救無動於衷,雙頭霸王龍體內的狠勁再次發作。

就算是死,你也別想好過!

抱着這個想法,雙頭霸王龍拼盡全力的向着已經背對自己的查巴吐出了有生以來最後也是威力最強的一次攻擊。

火與水的聯合攻擊在這一刻變得完美,兩股互不相容的力量呈螺旋狀的交叉向着查巴飛去。而韓宇在雙頭霸王龍發出這生命中最後一擊的時候,也被兩股不相容的力量那種緊密的配合給震驚了。可就這麼一愣神的工夫,韓宇爲這次的愣神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查巴胸口位置的控制室被打了個正着,就原本就不怎麼結實的控制室給打飛了出去。失去了控制室的查巴身體頓時失去了依靠,變成一頓廢銅爛鐵的散落了一地。目睹了這一切的雙頭霸王龍沒有遺憾的沉進了沼澤。

而此時此刻,韓宇卻爲了保護查巴的控制室而正在拼盡全力的動用自己的力量與來襲的力量抗衡。爲了保護查巴,韓宇這回承受了雙頭霸王龍臨死前的最後一擊的全部威力。當兩股力量相互抵消完了的時候,韓宇已經累得筋疲力盡。

打開控制室的艙門,韓宇爬出了控制室,一翻身趴在了地上。韓宇一邊喘氣一邊對查巴說道:“這下好了,你的身體算是徹底報銷了。”

“……以你的力量,明明有機會逃走的。”

“對,是我跑掉,不過讓我扔掉你獨自逃跑,這我做不到。”韓宇靠坐在控制室的外壁上說道。

“爲什麼?”

“這還用問我?咱們是同伴呀。”

“……我可沒說要加入你們。”

“現在說也不晚嘛。”

“在這之前,我們好像還有一點麻煩。”

“對哦,咱們現在筋疲力盡,那些先前一直躲得遠遠的傢伙這是打算趁火打劫了。”韓宇聞言笑道。

“……你現在怎麼還笑得出來?”

“總比哭喪着臉要好吧。”

“……把我交出去,他們應該不會難爲你。”查巴沉默了一會,緩緩的說道。

韓宇聽後卻搖頭說道:“這可難說,不管從哪方面看,我都應該比你有拉攏的價值纔對。”

就在韓宇跟查巴說話的工夫,那些來撿便宜的傢伙露面了。來得人一共有兩夥,一夥看穿着應該是屬於聖堂,不過看這一夥人涇渭分明的站法,韓宇覺得這一夥人可以再分成兩夥。而另一夥人則是韓宇的熟人,霍雲的心腹愛將,龍騎士軍團的團長漢尼頓。他的身邊是他那五個兒子,看他們的樣子,似乎有點不好意思跟自己碰面。

“這個東西和這個人都是聖堂的!”

“胡說!這是我們的戰利品!”

兩撥人爭鋒相對的宣佈着對韓宇以及查巴的擁有權,而韓宇則是很鬱悶的說道:“在你們宣佈對我跟我同伴的擁有權之前,你們是不是應該先徵求一下我們自己的意見?”

“哼!就憑現在的你們,又有什麼資格?”聖堂方面的人一聲冷哼,不屑的對韓宇說道。而漢尼頓則是看着韓宇張了張嘴,最終一個字也沒出口。

韓宇看了一眼聖堂的人,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說道:“喪家之犬又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說話?”

喪家之犬,失去了聖堂山的聖堂的確配得上這個稱呼,但這個稱呼是很得罪人的,看聖堂方面的人此刻一個個兇相畢露的瞪着韓宇就可以知道。

漢尼頓見狀誤以爲韓宇會跟自己這些人離開,卻不料韓宇在罵完聖堂的人以後,又扭頭對漢尼頓等人說道:“別高興得太早,我看不慣聖堂那些人,也不見得就會選擇跟你們進行合作。”

一句話,韓宇把兩邊的人都給得罪了。

漢尼頓的臉上有點抽搐,似乎也沒想到韓宇會這麼不給面子。不過正事要緊,漢尼頓還不想跟韓宇翻臉。別看韓宇此時筋疲力盡,但漢尼頓卻相信韓宇一定還有後手沒有使出來。而且韓宇怎麼說也算是跟自己相識一場,漢尼頓不想把事做絕。

“韓宇,只要你交出你身後的那個東西,我就可以做主把你放了。”漢尼頓開口對韓宇保證道。韓宇聞言搖頭說道:“我來這裏的目的就是這個,你說我會同意你的提議嗎?”

聖堂的人很是不滿漢尼頓無視自己這些人的行爲,當即紛紛鼓譟着要先下手爲強。可一想到韓宇是幹掉了雙頭霸王龍的人,卻又有點投鼠忌器。雖說是利用沼澤才幹掉了雙頭霸王龍,但誰又能保證這個韓宇的手裏沒有留下什麼殺手鐗。

三方就這樣陷入了僵局,韓宇一邊繼續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跟其他人周旋,一邊心裏祈禱奇蹟的降臨。要不然韓宇真的就只能學習雙頭霸王龍臨死前的行爲了。

好在聖堂跟漢尼頓兩邊都不想當出頭鳥,然後便宜了對方,雖說言語很激烈,誰都看誰不順眼,但在行動上還算是剋制,雙方都距離韓宇跟查巴的控制室不到二百米。目前階段,雙方還在試圖用語言說服韓宇,但當韓宇真的做出選擇的時候,那就是雙方撕破臉的時候了。

韓宇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並沒有着急拒絕任何一方的拉攏,只是不斷的跟對方扯着皮。但扯皮也總有扯完的時候,在韓宇說的已經口乾舌燥了以後,聖堂跟漢尼頓那邊終於不再願意跟韓宇扯皮,打算使用武力。

但讓韓宇感到意外的是,這幫傢伙竟然無視了自己的存在,都將攻擊的首要目標放在了對方的身上。看來兩邊都不是東西,淨想着吃獨食了。

“打吧打吧,都打死了也就不用自己擔心了。”韓宇看着交戰中的雙方,心裏默默祈禱道。

就像是多年的仇敵終於有機會算總賬了一樣,漢尼頓帶領着手下跟聖堂死磕到底。聖堂很顯然沒有料到漢尼頓這夥人的膽子會這麼大,竟然敢向聖堂動手。可現實就是落魄的鳳凰它不如雞,聖堂山的被毀可以說是聖堂被一腳踹下了神壇,早就對聖堂心存不滿的漢尼頓這些皇權派今天可算是找到了發泄的機會。以往被聖堂給壓得擡不起頭的怨恨,在今日終於有了一血的可能。

但聖堂終究是聖堂,多年來積累下來的底蘊讓聖堂在經過一開始的慌亂之後,逐漸穩住了陣腳,與漢尼頓這幫皇權派展開了對攻。一時間雙方倒是鬥得旗鼓相當,看樣子暫時是分不出勝負了。

韓宇饒有興趣的看着打鬥中的衆人,肩膀突然被人從後面拍了一下,把韓宇給嚇了一跳。扭頭一看,韓宇頓時露出了見到親人的表情,一臉激動的說道:“你怎麼來了?”

“你的同伴很擔心你,所以我就來了。”來人微笑着答道。

“走,咱們回去。對了,這個控制室有辦法帶走嗎?”韓宇聞言眼睛有點發酸,連忙昂着頭髮出一聲感嘆,將眼眶裏的眼淚給逼了回去,隨即看着來人說道。

聽了韓宇的話,來人微微皺眉,一指還在廝殺的衆人問道:“不管他們嗎?”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答道:“自相殘殺的事情我很少管,現這種人還是死絕了好,那樣大家都可以安穩過日子。”

“你這樣是不對的。既然你不願意管,那就由我來管好了。”

見來人走向戰場,韓宇開口問道:“喂,將臣,帶吃得了沒有?我快要餓死了。”話音剛落,一個不明物體扔了過來,落在了韓宇的手裏。韓宇一看,心裏頓時一喜,是一大塊烤肉。

韓宇顧不上去考慮將臣爲什麼會隨時帶着一塊烤肉,當即坐在地上吃了起來。由於沒有水,韓宇只能一點一點吃,免得自己被烤肉給噎着。至於聖堂還有漢尼頓,韓宇很清楚,那幫人不是將臣的對手,就是給將臣提鞋都不配。

“住手!”將臣一聲輕喝,聲音雖然並不是很大,但在人喊馬嘶的戰場上,卻很清楚的傳進了每個人的耳朵裏。聽到耳邊傳來人聲,所有還在廝殺的人們不約而同的停下了手頭的工作,紛紛看向了聲音發出的地方。

很滿意自己這個效果的將臣微笑着一步步走到戰場的中央,開口問衆人道:“爲什麼要互相殘殺,彼此友好相處不可以嗎?”

衆人紛紛神色怪異的看着將臣,心裏暗道:“這貨哪來的呀?”

將臣頭一回後悔自己擁有讀心術的能力。想想也是,同時聽到幾百人在心裏一起罵自己,那的確叫人有點難以接受。不過就算是再難以接受,此時的將臣也只能忍着,誰叫他閒着沒事非要管這個閒事呢?

“你哪來的?趕緊從哪來回哪去。少在這裏礙手礙腳!”聖堂一方的負責人瞪着將臣喝道。

將臣倒是好脾氣,也沒有生這個人的氣,只是微笑着說道:“我不希望看到人類之間的自相殘殺,這也是我出面的最主要原因。看在我的面子上,今天就此罷手如何?”

“你算老幾?我們憑什麼要聽你的?”

聽到這話,將臣也沒說什麼,只是扭頭看向漢尼頓那一邊,結果漢尼頓的一個手下叫道:“你丫算個球?趕緊打哪來回哪去?”

將臣的脾氣並不是很好。這些年在玄女的影響下已然改變了許多,但這並不代表將臣就沒有脾氣。面對爭鬥雙方不識好人心的行爲,將臣滿臉微笑的說道:“我一向不太會說話,要是有什麼冒犯的地方,你們他媽來打我呀!”最後一句話一出口,包括韓宇在內,所有人都愣了。全都望着變臉比翻書還要快的將臣。韓宇更是擔心的看着將臣,心裏擔心將臣會不會是因爲總被玄女給拒絕而患上了人格分裂症。

想到這裏,韓宇再次看向將臣,卻見將臣正一臉微笑的看着自己,嘴脣微動,韓宇知道說的是什麼,“你丫才人格分裂。”

原本交戰的雙方因爲將臣那句你他媽來打我呀給激怒了,雙方頭一回放下了彼此之間的仇怨,準備先放倒這個說話不乾不淨,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攪屎棍,然後再就韓宇跟查巴控制室的所有權進行一次爭奪。

將臣看了看漸漸靠過來的人們,嘴角上翹,感慨的說道:“有多久沒有像今天這樣痛快的揍人了。感謝老天送給我的人肉沙包。”

見將臣一副神神叨叨的樣子,漢尼頓一方跟聖堂一方都在心裏暗罵一聲瘋子,隨後便向將臣發起了攻擊。

韓宇不忍的閉上了眼睛。倒不是擔心將臣的安全,而是不想看那些被將臣給揍得鬼哭神嚎的倒黴鬼。

……

漢尼頓躺在地上,看着距離自己不遠,同樣躺在地上的五個兒子,滿臉的不敢相信。誰能相信高速行進的迅猛龍竟然撞不過一個看上去像是人類。對,只是看上去像是人類,否則這不科學!

高速行進的迅猛龍就如同撞倒了一座大山的山壁上,大山巍峨不動,而迅猛龍卻是撞得暈頭轉向,趴在地上好半天都緩不過來。而坐在迅猛龍背上的漢尼頓等人卻是倒了血黴,誰也沒有想到事情會大大出乎自己的預料,全都毫無防備的摔下了坐騎,跟漢尼頓一樣的趴在了地上。

看到漢尼頓等人的狼狽,臨時聯手的聖堂人員當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可好景不長,他們很快也遇到了漢尼頓等人的遭遇。或許說更悽慘要更加合適一些。漢尼頓等人只是從迅猛龍的背上摔了下來,只要多在地上爬上一會也就不會再有事。但聖堂人員卻是被將臣一個個揍趴下的。拳拳到肉,也不知道這個混蛋是怎麼做到的,每個聖堂人員渾身上下都疼,但卻傷勢並不嚴重。就是疼,哪怕是稍微動一下,也會有種疼徹心扉的感覺。

看着被自己盡數打倒的衆人,將臣又說了一句讓人七竅生煙的話,“我是最討厭暴力的,你們下回不許再這樣跟我說話。”

技不如人,漢尼頓等人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個神祕而又強大的傢伙將韓宇連同那個查巴的控制室一起帶走了。就那麼從眼前帶走,憑空消失。

……

有了將臣的幫助,韓宇沒有費什麼勁就回到了林珂等人的身邊。見到沒見面數月的韓宇終於回來了,林珂拋去了矜持,一頭扎進韓宇的懷裏,雙手緊緊的抱着韓宇就是不鬆開。好在韓宇回來之前吃了一點東西,要不然還真禁不住林珂的熱情。

輕輕安慰着懷裏的林珂,其他人雖然也有很多話想要跟韓宇說,這時卻也識趣的準備先離開一會。只是韓宇卻沒有讓別人走,叫住喬嫣兒說道:“嫣兒,你過來。”

喬嫣兒在衆人曖昧的眼神注視下,慢吞吞的走到韓宇的面前問道:“什麼事?”

“這個就是查巴的控制室,很抱歉,完整的查巴我沒有帶回來,也只好把查巴最重要的部分帶回來了。”

研究狂喬嫣兒一聽這話,頓時就把羞澀丟到了一邊,兩眼一個勁的上下打量查巴的控制室。韓宇見狀提醒道:“嫣兒你記住,查巴並不是一般的機器人,他是擁有與人類思想相類似的另一個生命存在。你在研究它的時候,我希望你可以給與他對待人類的尊重。有什麼想做的,最好先徵求他的意見。”

“好,好,我記住了。”喬嫣兒一邊回答一邊鑽進了查巴的控制室。

見喬嫣兒已經不理會自己了,韓宇也沒有不識趣的去打擾,招手叫過寧平等人問道:“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辛苦你們了。在我不在的這段時間裏,有什麼事情發生嗎?”

寧平聞言答道:“我們這裏能有什麼事情發生?有將臣跟玄女這兩個大人物坐陣,誰也不敢亂來。”

“那些遷移到這裏的天宮界人現在如何了?”

“已經安置妥當了,他們現在已經渡過了一開始的適應期,能夠正常生活了。對了韓宇,那隻翼虎已經帶着它的家人離開了,臨走前讓我轉告它對你的謝意。”

“哦,原來那傢伙已經跑了。知道是什麼原因嗎?”

聽到韓宇問起這個,菲爾德忍不住笑道:“還能是什麼原因?主要是那隻翼虎的風流債太多,結果那些人妖狐狸精找上門了。”

“什麼?那幫傢伙竟然也找過來了?”韓宇吃驚的問道。

“可不是。當初它們一露面,頓時就把我們都給驚着了。不過好在有將臣跟玄女坐陣,現在那些人妖狐狸精已經改了,至少讓人見了不會再有驚悚的感覺。”菲爾德笑着說道。

“那就好,你們是不知道我跟翼虎頭一回見到那些人妖狐狸精的第一個感覺是什麼。算了,不說那些傢伙了,還有什麼事情發生沒有?”

衆人聞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韓宇見狀就知道有事,連忙追問道:“你們這是怎麼了?怎麼好像有什麼事在瞞着我?”

“……韓宇,是有關寶兒的事情。”林珂低聲說道。

經林珂這麼一提醒,韓宇才發現那個寶兒小丫頭沒有露面。連忙問道:“寶兒怎麼了?”

“厄……這件事說來話長,其實這件事也不能怪玄女。要怪也只能怪寶兒自己不知深淺。”寧平一邊說一邊觀察韓宇的反應。韓宇見狀沒好氣的說道:“寧平你現在說話怎麼也變得吞吞吐吐了,難道我在你眼裏就那麼不堪嗎?”

“當然不是。其實這件事說起來也簡單。寶兒強行發動了自己還不能使用的仙術,結果陷入了沉睡,到現在也沒醒過來。”

“……仙術是玄女教的?”韓宇看着寧平問道。

“嗯。”寧平微微點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