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本地?

本地是什麼鬼?

“我在和你說話,快把我也帶過去。”劉青玄出身尊高,祖輩是東北術法界金雷堂堂主,從小錦衣玉食,養成了高高在上的性格。

獨孤勝寒冷哼一聲:“除了主人,沒有人能命令我!何況,主人只叫我救這個女的,也沒說救你們。”

趙天驕笑道:“就是,我的勝寒寶寶最乖了。你這娘炮敢命令我的勝寒女帝,不治你個以下犯上的罪就不錯了!”

“你敢罵我……”劉青玄道:“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

趙天驕直接打斷道:“爺們纔不管你是誰,想活命,就給我擺正態度認錯,不然你們就繼續承受氣鬼的折磨吧!”

名揚道:“趙天驕我錯了,你只要救下我和玄少,我任憑你處置。”

“這還差不多。”趙天驕揮揮手。

獨孤勝寒水袖甩動,將二人也都拉在了近前。

隨後,趙天驕邁步走向氣鬼,在三丈距離內,停了下來,同時三丈移魂丹和一氣化三清拿在手中。

在宋雅詩家裏的時候,趙天驕就將鬼丹都煉製了一遍,但在那之後,一直都沒有使用。

“他們道行比你高,都不是我的對手,就憑你一個,帶着兩個小女鬼,就想對我出手麼?”氣鬼冷哼道。

趙天驕當然知道自己單憑術法,只能和鬼身境初期的鬼抗衡,可他有鬼丹還有鬼軍啊!

趙天驕沒有廢話,一把捏碎鬼丹,然後身影憑空消失。

“人呢……我知道了,一定是被我的英勇神武給嚇跑了,哈哈……”氣鬼得意大笑。

可就在這時,身邊人影一閃,趙天驕突然出現,露出賤賤的壞笑,一掌拍在了他的魂體上。

氣鬼一愣,還沒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突然的,魂體傳來撕裂一般的劇痛,接着嗖嗖兩聲,一左一右,竟然多出兩個和他一模一樣的魂體來。

這一幕,立刻讓衆人大吃一驚。就連氣鬼本身,也是懵了一逼!

趙天驕閃身挪移到三丈開外,然後喚出十八戰將,還有寧思靜以及卿伶。

“勝寒,你帶着十八戰將,對付左邊的。靜靜,右邊的交給你度化。”

李芷晴道:“姐夫姐夫,那我呢?”

“那還用問麼,當然是跳舞了。”

說話間,趙天驕掐訣一指:“彼岸焚天火。”

陡然間,趙天驕頭頂黑雲出現,飄在三個氣鬼的上空,化作彼岸花火之雨,落在氣鬼身上。

彼岸花火立刻開始燃燒氣鬼的道行,使得本就被分散的道行,再一次的下降,當黑火熄滅的剎那,氣鬼的道行,只有鬼影境中期。

“鬼軍出征,誰與爭鋒。揚我軍威,捨我其誰!”獨孤勝寒那邊,帶着十八戰將,氣勢滔天的衝了過去。

寧思靜則對着右邊的氣鬼,開口道:“天地有大愛,人間有大善,你脾氣不好,不是你的錯,也不是這個世界的錯,是你的心態不正。心態不正,所看所想,一切都將不正,所以你纔會生氣,對自己生氣,對別人生氣,對整個世界都有怨氣,所以你纔會被活活氣死。”

“別擔心,我會讓你把心態擺正,讓你正視自己,正視他人,正視這個有善有愛的世界……來,跟我念,天地有大愛……”

而卿伶則被寧思靜安排,去對付中間的氣鬼了。

使得趙天驕無事可幹,再一次成了吃瓜羣衆。

獨孤勝寒帶着十八戰將,圍攻一個鬼影境,那場面,妥妥的是亂拳打死老師傅的節奏。

只是片刻,左邊的氣鬼就被打蒙圈了。

趙天驕拿出拘鬼煉氣壺,直接將他收了。

中間的氣鬼和卿伶勢均力敵,可有李芷晴在一旁跳舞迷惑,就讓他的動作和反應都遲緩起來,沒多久,胳膊就被卿伶扯斷一條,道行再次跌落。

趙天驕看準時機,按動按鈕,中間的氣鬼,也被收了進去。

剩下最後一個,表情呆滯,可目光卻是閃爍着狂熱之芒,看着寧思靜,喃喃開口:“天地有大愛,人間有大善……我的心態不正,導致我氣性大,所以,我纔會被活活氣死……”

“死了,我還害了那麼多人。我有罪啊,我罪不可恕,我想贖罪,我要跟在女菩薩身邊,時時聆聽女菩薩……”

趙天驕一陣頭疼,這被寧思靜度化的小鬼,怎麼每一個到頭來都會變成第二個寧思靜。

使得他再不遲疑,將這最後一個氣鬼,也收入拘鬼煉氣壺裏。

“搞定收工!” 救下了民工,解決了氣鬼,趙天驕心情大好:“等回家了,爺們親自下廚,犒勞犒勞你們。”

李芷晴道:“姐夫,還有他們呢。”

說話間,李芷晴指向名揚三人。

名揚三人,直接看傻眼了!

他們三人合力都幹不過的氣鬼,在趙天驕手中,準確的說,是在他的小鬼手中,輕鬆加愉快的就解決了?!

這樣既有顏值,又有技能的鬼,爲什麼就便宜了趙天驕這個大壞蛋!

名揚還有劉青玄看着獨孤勝寒,以及寧思靜和李芷晴的目光,有驚豔,更多的則是貪婪。

一種想要佔爲己有的貪婪!

這眼神讓趙天驕超級不爽,直接用出最後的一次挪移,來到二人身邊,一人一腳,給踢了出去!

“羨慕妒忌恨可以,但不準有歪心思。否則,直接把你們仍在這裏,讓你們鬼氣攻心而死!”

名揚見風使舵,連忙道:“不敢了,不敢了。趙天驕你好人做到底,幫我們把鬼氣逼出來吧。”

趙天驕痛快的點點頭:“行。不過在這之前,你們要給我籤個字,畫個押。”

趙天驕覺得,如果光讓女人簽字畫押,那傳出去,他純潔之名就會不保了。

最主要的是,趙天驕忽然發現,自己對簽字畫押立字據這種事,竟然上癮了!

另外,在此刻的趙天驕看來,除了生死仇恨,沒有什麼是一張字據解決不了的。

試想一下,如果以後遇到的對手,在被征服之後,都給他立下字據,到時候拿出來,刷刷一抖,簡直炫酷!

就比如上次在工地遇到月季四個妞,直接嚇跑她們。

“別說簽字畫押了,你就是讓我給你寫借條,我都答應你。”此刻的名揚,感覺鬼氣已經要蔓延到五臟六腑了,再耽擱下去,怕是小命不保!

趙天驕拿出符紙敕筆,放在名揚身邊道:“你就寫:和趙天驕作對,是我這輩子做過最大的錯事。爲了彌補我的錯誤,此後見到趙天驕,會恭敬的叫一聲天哥。另外,天哥有需要,赴湯蹈火,決不推辭。”

名揚臉都綠了,這特麼的簡直就是不平等條約好麼!

你這妥妥的是趁人之危啊!

“在第六局你扣押我東西,今天你還陷害我……爺們救你已經是寬宏大量了,讓你寫個字據過分了?”

仔細想想,趙天驕說的還真沒錯,使得名揚憋屈的,只能按照趙天驕說得所寫,然後簽字畫押。

趙天驕拿起字據,看了兩眼,心滿意足的收了起來。

然後,他一臉壞笑的看向曉麗和劉青玄,再次拿出符紙和敕筆:“爺們不是厚此薄彼的人,你們也不能落下,一人寫一張吧。”

劉青玄道:“士可殺,不可辱。”

在劉青玄看來,一會趙天驕給名揚驅除了鬼氣,道行就會恢復,到那個時候,他就可以讓名揚給他驅除鬼氣,根本就用不着趙天驕。

“行,你不寫,爺們也不勉強你。希望你骨頭能一直硬下去。”

說罷,趙天驕轉頭看向曉麗,壞笑道:“美妞姐姐,你寫不寫?”

看到趙天驕這個笑容,曉麗本能的打了個哆嗦:“你讓我寫什麼?”

“就寫……你要把我當親弟弟一樣寵着、護着,誰要是再算計我,你就掐死他。”

曉麗一愣,本以爲對方會提一些過分的條件……好吧,雖然這個也有些過分,但還是在她接受的範圍內。

並且,異姓姐弟,那都是帶着一層曖昧的關係的。有這麼一個本事大的弟弟,從某方面來講,她還是佔了便宜呢。

使得曉麗目光異樣的看了趙天驕一眼,然後痛快的將字據寫好,簽字畫押。

趙天驕再次收穫一張字據,心裏這個美啊。

收好字據,趙天驕將曉麗和名揚身上的鬼氣吸收。

劉青玄見狀,叫道:“你們快來,把我身上的鬼氣驅除。”

趙天驕嘿嘿一笑:“小晴、卿伶,附身。”

李芷晴和卿伶趁着名揚二人還處在虛弱期,立刻附身在他們身上。

劉青玄一愣,嘶吼道:“趙天驕你太無恥了!”

現在,他身上的鬼氣,也已經蔓延到了五臟六腑,用不了幾分鐘,就會鬼氣攻心。

使得這個時候,劉青玄也急了。

“趙天驕,你若救了我,想要錢,我就給你錢,想要女人,我就給你女人,你喜歡美豔的女鬼,我也可以給你。”

趙天驕不爲所動,這個劉青玄看他的眼神,帶着生殺予奪的高高在上之意,隱隱帶着殺機。趙天驕知道,即便他救了劉青玄,對方也會報復他。

而趙天驕也不是嗜殺之輩,何況,這些都是第六局的人,他還從第六局得到過不少好處,尤其是劉越贈送的至尊卡,這是人情,趙天驕懂,所以他不會讓第六局的人,在自己面前死掉。

所以,他纔會要名揚三人,每人立一份字據。

趙天驕拉着獨孤勝寒的小手,道:“勝寒寶寶,累沒累?”

獨孤勝寒搖頭:“不累。”

“那給主人揉揉肩。”

“好。”

趙天驕盤膝坐地,享受獨孤勝寒溫柔服侍。

劉青玄咬牙切齒:“趙天驕,我是東北術法界,金雷堂堂主的親孫子,你救了我,就等於金雷堂欠你一個人情。”

“在爺們眼裏,人情比不過字據。”

劉青玄能感覺到,鬼氣蔓延的速度加快,令他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使得再不遲疑,憋屈的道:“你……讓我……寫什麼?”

趙天驕拿出敕筆符紙,丟了過去。

“寫:從此,我劉青玄是趙天驕的小弟,不會動用家族勢力,對他打擊報復,也不會買兇殺人,更不會做一丁點對不起他的事。否則,我就會丁丁不保,變成娘炮。”

趙天驕也看出不來了,這劉青玄最痛恨別人叫他娘炮,便以此來威脅。

劉青玄的手都顫抖起來,也不知道是氣得,還是鬼氣攻心所致。使得字跡歪歪扭扭,不過也能分辨出寫的是什麼。

趙天驕心滿意足的收起字據,然後將劉青玄的鬼氣吸收到體內。

李芷晴和卿伶,也都分別從名揚二人體內,飄了出來。

“好了,曉麗姐,你們先慢慢恢復,我先帶着外面的工人出山了。”說完,趙天驕攬着李芷煙的小腰,帶着自己的鬼軍離開了。 曉麗對趙天驕的感覺還好些。可名揚和劉青玄,對趙天驕簡直是恨到了骨子裏!

花掉1000000億 這人太可惡,竟然寫什麼字據,這以後就等於自己的把柄,捏在對方的手中了。只要字據在,只要趙天驕不死,一輩子面對他都很難擡起頭來。

“趙天驕……”劉青玄目光陰沉,散發着濃濃的殺機,在他心裏,趙天驕必須死!

因爲陣法還沒撤掉,趙天驕和李芷煙繼續坐在轎子裏。後邊拴根繩子,民工們牽着,不至於迷失方向。

等出了西鳳山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民工被鬼迷了魂,都很疲憊,回到工地就沉沉的睡下了。

趙天驕直接找到吳道子,叫他給李芷煙體內的陳圓圓弄走。

吳道子此刻也恢復了不少,聽說李芷煙學會了請神,神色上有掩飾不住的喜悅。

“這就對了嘛!養靈之體不修煉請神術,簡直是暴殄天物。”

趙天驕冷哼一聲:“對個屁啊,我現在都後悔了。能請神不能送神,你當初是不是就打得這個算盤,然後你好趁機將小煙收做你的弟子?”

“還有,說好的請神,爲啥小煙請來的是女鬼陳圓圓?”

吳道子一愣:“怎麼可能!一般來說,請神術只能維持十分鐘。請來的神都是隨機的,自然也包括歷史上的女鬼,還有一些狐仙黃仙……已經半天過去,陳圓圓還沒走,應該是養靈之體的原因。”

趙天驕冷冷道:“我不管啥原因,你必須把陳圓圓給我送走!”

這養靈之體吳道子也是第一次遇到,他也沒有完全的把握,便道:“這樣吧,我用送神咒試一下,如果不成,就需要回我師門,用師門法器了。”

趙天驕愈發覺得,這吳道子是費盡心機的想將李芷煙收入神門。至於什麼送神咒,不過是他的託詞而已。

不過,趙天驕生怕陳圓圓賴着不走,對李芷煙的身體造成傷害。使得眼下,只能對吳道子聽之任之。

可讓趙天驕意外的是,在吳道子畫符唸咒之後,李芷煙身體一顫,雙目猛地從方纔的柔情似水,恢復了原有的靈動狡黠。

“小煙?”趙天驕試探問道。

李芷煙忽然長出口氣,難得的爆了一句粗口:“可特麼累死我了!趙天驕你還當我是你親媳婦不,請一次神,我感覺身體都被掏空了。”

“當然是我親媳婦了,沒事,你被掏空了,晚上我給你填補填補。”趙天驕見陳圓圓走了,鬆了口氣,一臉壞笑的道。

“滾!”李芷煙沒好氣的道。

解決了氣鬼,救回了民工,還把陳圓圓也給送走了,趙天驕心情大好。

聽着李芷煙熟悉的語氣,趙天驕有種恍若隔世之感,笑道:“媳婦,咱們約會去吧。”

“不約!我累了,我要回家睡覺。”

“那就一起睡唄。”趙天驕賤賤的道。

李芷煙雖然被陳圓圓附體,但思維和感官都在,對於之前發生的一切,都一清二楚。包括陳圓圓撲倒趙天驕。

她本以爲趙天驕會趁機要了她,卻沒想到,這傢伙竟然在關鍵時刻,能夠剎住車,使得她對趙天驕好感大增。

“想一起睡?”李芷煙目中有春波流轉。

趙天驕原本以爲,對方會踹他一腳,再不濟也會懟他一句,卻沒想到,這妞竟然會是這個反應。

“想!”趙天驕連忙點頭。

李芷煙笑道:“那還等什麼,回家啊。”

趙天驕心裏這個激動,辭別了吳道子和張二狗,便回家了。

而在離開之前,趙天驕從吳道子那裏學會了送神咒和送神符。

路上,趙天驕給宋雅詩和柳滿香分別發了一條信息,通知他們事情完美解決,之後爲了不讓人打擾,更是將手機給關了。

剛一到家,李芷晴幾個小女鬼識趣的去了域界,給趙天驕和李芷煙騰出了二人世界,任由他們發揮。

還沒等趙天驕有什麼動作呢,李芷煙抓着趙天驕的手,就朝自己的臥室走去。

見李芷煙這麼主動,趙天驕反而還有些不適應了。

“小煙,你今天是咋了?該不會……你是陳圓圓吧?”

李芷煙呸了一聲:“你們男人不都喜歡溫柔的麼,我難得溫柔一次,你還不認識了?”

趙天驕也覺得自己是在犯賤,便也不去理會李芷煙的變化,直接攬着李芷煙的小腰,將她壓在牀上,張嘴就親。

李芷煙也不反抗,摟着趙天驕的脖子,生澀的迴應着。

當趙天驕的手,攀上她的雙峯時,李芷煙身體一震,依舊沒有拒絕。

趙天驕的膽子愈發大了起來,伸手去脫李芷煙的衣服。

卻在這時,李芷煙不幹了,將趙天驕推開,紅臉嬌豔欲滴,瞥了趙天驕一眼:“別得寸進尺。”

趙天驕有些懵:“我沒有啊,這不都說好了一起睡的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