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葉雄怕她跌倒,連忙上前扶住她。

一行三人,走出酒吧!

(PS:這幾天白天有事,只有晚上才能碼字,先發兩章,一會再搞一章去。)

(本章完) 走出酒吧,葉雄看了眼納蘭若雪,發現她正好看著自己。

目光碰撞在一起,然後很快地躲開了。

「這麼晚了,要不咱們找間酒店住下來,明天再回去?」葉雄聲音有些發顫。

這分明是一個試探信號。

納蘭若雪想了一下,小聲地說道:「隨便你。」

葉雄帶著兩女,去開了兩間房。

洛可兒喝的酒不算多,也不知道她怎麼會醉得那麼厲害。

回到房間,將她放到床上,洛可兒不顧形象地抱著枕頭呼呼大睡。

「就這酒量,也敢連開兩家骰子,真是的。」

葉雄拉過被子,蓋在她身上,正想離開。

突然,洛可兒雙手一扣,將他的脖子扣住。

「江南王,我不讓你走,留下來陪我。」

葉雄狂汗,沒想到她還會發酒瘋,連忙想推開她。

哪知道,洛可兒雙手扣得很緊,而且繞在他脖子後面,根本就解不開。

強硬推開,害怕弄傷她。

沒有辦法,葉雄只好用求助的目光,望向納蘭若雪。

「若雪,幫幫忙,把洛洛的手解開。」

納蘭若雪沒有過來,反而說道:「看得出來,洛洛很喜歡你,你幹嘛不陪陪她?」

「別開玩笑,我什麼心,你難道不懂嗎?」葉雄回道。

「誰知道你是什麼心,我怎麼會懂?」納蘭若雪臉上火辣辣的。

不過,她還是走了過去,將洛可兒的手輕輕扳開,再將她扶到床上。

「真不是個省事的主。」納蘭若雪轉身,說道:「你先過那邊睡吧,我會看著,不會讓她出事的。」

葉雄看著納蘭若雪那嬌艷模樣,有些捨不得離開。

他都不知道自己今晚發什麼神病,以前自己不是這麼沒定力的。

納蘭若雪被他看得心慌,不敢正視他的目光。

「若雪。」

「幹嘛?」她低聲問。

「要不,過我那邊坐坐?」

葉雄說這話的,喉嚨有點發乾。

這其中的暗示,再明白不過。

納蘭若雪原本緋紅的臉,紅得更加厲害,羞澀道:「我有點累,你也早點休息吧!」

如果不是洛可兒在這裡,葉雄可能已經主動出擊了。

因為他察覺到,納蘭若雪的抗拒,根本就沒有那麼激烈。

如果再加把勁,很有可能會成就一番好事。

「過去坐坐,我有些話想跟你說。」葉雄繼續誘惑著。

「不了,我真的有些困。」

葉雄正想繼續說話,突然通訊器響了起來。

他掏出來一看,上面有一條留言:老公,睡了沒有?

慾望,頓時向退潮一樣,瞬間就退得無影無蹤。

葉雄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自己都是有老婆的人,地球還有那麼多女人在等著他,他卻只顧著在這裡風流快活。

如果真的跟納蘭若雪發生關係,那應該怎麼辦?

「那早點睡,我先回去了。」

他的眼神,一瞬間變得清澈起來。

他轉身直接離開,沒有一刻停留。

納蘭若雪發著呆,她不是傻子,完全明白剛才葉雄的性暗示。

出於女人的矜持,她拒絕了。

她不明白的是,剛才到底是誰的信息,為什麼信息一來,他就完全變了一個人似乎。

她很想知道那信息是誰發的。

會不會是他心裡,最喜歡的人?

葉雄回到房間,把門關上,馬上將通訊器撥出去。

很快,電話那邊就傳出一個溫柔的聲音。

「老公,這麼晚還沒睡,在幹什麼?」那邊傳來楊心怡溫柔的聲音。

「在修鍊呢。」葉雄回道。

「不會是睡在那個女人身邊吧?」

「老公我是什麼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怎麼可能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

葉雄有些心虛,剛才差一點就把納蘭若雪辦了,能不心虛嗎?

「怎麼這久,才給我打電話?」葉雄岔開話題。

「離開北疆學院之後,我們就一直被南域通緝,幽冥怕號碼被鎖定,所以一直不停地換號碼。這裡的通訊器不好弄,有身份識別,所以我沒有找到機會打電話給你。」

楊心怡說完,聲音幽幽地說道:「老公,我好想你。」

葉雄內心最柔軟的地方被觸碰到了,激動地說道:「我也想你了,好想見你一面。」

醫妃權傾天下 「幽冥姐姐說,下個月有可能去一趟南域,咱們說不定可以見面。」

「真的?」葉雄大喜。

「這是她說的,去不去很難說,畢竟她是個隨時會改變主意的人。」

「你好好說服她,讓她來一次南域,咱們見個面;順便幫我傳個話,說我很想她。」

「我會承試說服她的。」

兩人聊了差不多一個小時,直到夜很深,才依依不捨地掛掉。

葉雄躺在床上,半點睡著都沒有。

荷爾蒙被楊心怡那纏綿的聲音,又撩了起來,處於暴走之中。

如果楊心怡現在在他身邊,他肯定不顧一切地騎上去,好好馳騁一番。

他不由得,又想起了隔壁房間的納蘭如若,如果能跟她來溫存一次,那該多好!

兩種聲音,在腦海里開始吵架起來。

「心不出軌就行了,身體出軌沒問題。」一個聲音說。

「你這樣做,對得起老婆嗎?」另一個聲音說。

「在地球,你做這種事還做得少嗎,喜歡就上,想上就上,想那麼多幹什麼?」

「你是男人還是種馬,忍忍會死啊?別害了人家女孩子?」

「你怎麼知道,她的生理需求是不是比你更強?」

葉雄翻來覆去,迷迷糊糊,各種思想,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睡著。

第二天一早,葉雄早早醒來。

洗漱完之後,他走到那邊敲門。

兩女已經醒來,在旁邊聊天。

納蘭若雪換了身新衣服,頭髮盤起來,看起來,有種性感成熟的味道。

葉雄有種錯覺,她是不是故意打扮成這樣子,就是想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江南王,我昨晚沒出什麼洋相吧?」

「沒有,你睡得很安穩。」葉雄回道。

心裡補充了兩個字:才怪。

洛可兒鬆了口氣,道:「還好,我真怕自己撒酒瘋呢!」

「走,咱們吃點東西,再回學院。」

一間三人,離開酒店,去外面吃早餐。 三人在吃早餐,洛可兒倒沒什麼,反而納蘭若雪,似乎有些尷尬。

她想起昨夜的事情,一遍遍地想,如果昨夜沒有拒絕江南王,去了他那邊房間,現在會是什麼樣的結果。

也許兩人之間,真的發生點什麼了。

豪門家族:替代你的新夫人 葉雄也有些尷尬,經過一夜時間,他的荷爾蒙也退潮了,沒有昨晚那麼衝動。

作為一個不合格的種馬男,葉雄無法做到跟一個女人發生關係之後,還可以當作沒事情發生一樣。

如果他真的能做到這樣,他不介意跟納蘭若雪之間,浪漫一夜。

昨夜回房間之後,葉雄認真想了下自己對納蘭若雪的感覺。

顯然,他對於她的**,更多源自於她那傲人的身體,不是所謂的喜歡。

「你們怎麼了?」洛可兒看看葉雄,再看了下納蘭若雪,奇怪地問。

「哦,沒什麼。」納蘭若雪連忙回道。

「我怎麼感覺你們兩個怪怪的,不會是我昨晚做了什麼吧?」洛可兒有些心虛。

「沒有……」

「你昨晚向江南王表白了。」

葉雄還沒說完,納蘭若雪就搶先說了一句。

「什麼?」

洛可兒刷地站了起來,臉上頓時泛起一片緋紅,一直紅到脖子根上。

「完了,我就說,喝酒一定會誤事。」洛可兒看了眼葉雄,急道:「江南王,我根本就不喜歡你……哦不,我喜歡你,不是……我……」

她語無論次了,如果地上有個洞,她會毫不猶豫地鑽進去。

「你別聽若雪亂說,她逗你了。」免得她尷尬,葉雄連忙解釋。

「好啊,納蘭若雪,你敢騙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洛可兒撲過去,兩女打鬧成一片。

看著她們吵鬧的樣子,葉雄不禁啞然失笑起來。

正在這時候,通訊器響了起來,他接過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男神投喂指南 「喂,哪位?」

「是我。」那邊傳來胡夫的聲音。

「胡導師,找我有事嗎?」葉雄問。

「告訴你一個好消息,你聽了之後,一定會非常興奮。」胡夫賣了個關子,吊足葉雄胃口之後,這才說道:「今年各星球升仙大會的名單之中,有你們地球的名單,我打聽到,他們已經到了集中營。」

「什麼?」葉雄刷地站了起來,十分激動:「你確定,他們都來了。」

「我不確定,怎麼可能告訴你?」胡夫呵呵笑道。

「謝謝胡導師,我有空,一定請你吃個大餐。」

葉雄急勿勿地掛了電話。

兩女自認識他以來,從來沒見他如此興奮過,洛可兒當下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上次的演講打動了南帝,她把升仙大會的規矩改了,以後所有星球,都是一年一度,今天咱們地球的人已經來了。你們慢慢吃,我先過去。」

葉雄說完,直接就想走,連早餐也不吃了。

「那麼焦急幹什麼,不如先把早餐吃了?」洛可兒說道。

「對啊,吃完早餐,咱們一起去集中營,我們也想見見我們的老鄉。」納蘭若雪說。

葉雄現在坐立不安,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女人之中,慕容如音絕對是排在前三位的,現在他聽說地球也有人來,哪裡坐得住?

不知道如音能不能勝出。

如果她不能勝出,兩人就得一年之後,才有機會見面。

「洛洛,不如咱們去集中營吃吧,那裡也有早餐。」

納蘭若雪見他焦急,當下跟洛洛提議。

「我也是這麼想,走。」

洛洛毫不猶豫就同意了。

一行三人乘坐飛行器,去集中營找人。

所謂集中營,就是每年各星球升仙大會,新人聚集的地方。

新人在這裡咱時住下,等到所有人來齊,再去黑暗森林參加比賽。

三人去到那裡的時候,正好是早餐時間,人山人海,一眼望過去,好幾百人。

葉雄目光在人群之中掃了一輪,並沒有看到地球人的蹤影。

反而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正是上一年升仙大會,作為地球的使者,羅娟。

他連忙走了過去,喊道:「羅娟姐姐。」

羅娟轉身,頓時眼前一亮。

「奧奧,我的好弟弟,士別一年,當刮目相看。」羅娟誇張地叫了起來。

江南王抨擊南域聯盟政府的視頻,現在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羅娟自然知道。

當葉雄被無罪釋放,而且南帝還因此修改了各星球升仙大會的規則之後,在整個南域掀起軒轅大波,誰都能猜想到,江南王已經成為南帝非常看重的新人,未來前途不可限量。

羅娟還四下吹噓,說江南王是自己作為特使身份,親自從地球帶回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