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心中一感慨,這個乾坤子母書的弱點又呈現出來了,沒有如玩家通訊那樣會有歷史記錄。一個晃眼字體就沒了。

這也可能是常胤徐影他們都有重大的事情需要稟報,林牧剛回來,他們都集合在這個時間段發信息過來。

林牧無奈之下,給大家回復一句:等我返回應龍谷地,我再一一詢問大家最近發生的事情。

果然,不一會,書頁就停止了震動。

返回應龍谷地,林牧心中琢磨著,有幾件大事需要處理。

第一件,巡視領地,把握領地發展狀況,以備籌謀。

第二件,開啟青龍鎮親屬的遷移計劃。

第三件,就是納100名龍鱗馬騎兵進入兵符內,準備遠行。

第四件,海軍起航。

……

林牧路過那個黃泉隧道的時候,稍微感應下,發現沒有當初那麼冰冷刺骨,只是冒著絲絲寒氣而已。林牧心念一動,就知道徐原這個宗師級的堪輿師已經搞定那個旋渦泉眼。

行走一段時間后,應龍谷地的洞口就在眼前,洞口處有數十個士兵在訓練駐守。一看到林牧出現,都上前行禮:「領主大人,歡迎回來!」

林牧目光環繞一圈,這邊的洞口,常胤他們無需建造房子掩蓋,只是在旁邊建立一些民居而已,方便駐守的士兵休息。

林牧點點頭回應:「辛苦大家,三天內大家都加餐,就說是我的命令!」對於士兵,林牧沒有其他嘉獎的東西,目前就加餐這一個單調而務實的獎勵。

但是對於他們來說,也許就是最好的認可。士兵們一陣歡呼,感謝林牧。

林牧在士兵中間,看到兩個中級的堪輿師,領地所有的堪輿師,林牧見過,堪輿師都與林牧混過熟臉。

「徐峰,徐離,你們兩個怎麼留在這裡?」林牧走近他們身邊問道。

「回稟主公,徐原族長在黃泉隧道盡頭的黃泉之眼,布置好【青龍吸水陣】后,怕會有意外,就留我們兩個在此隨時關注【青龍吸水陣】的情況,保證陣法正常運轉。」年紀稍高的徐峰迴答道。

青龍吸水陣,對於堪輿一道沒有研究的林牧不知道這個陣法,也沒多問,只是記住這個名字在腦海中。

「好,欽天監的堪輿之士,這段時間肯定辛苦,回去后,論功行賞。」林牧準備回去再舉行第二次犒賞大會,犒賞上次剿滅五山賊匪的將士、欽天監的堪輿之士,還有就是最近兢兢業業的常胤等人。

辭別這些駐守士兵,林牧回到了真龍鎮的議事大廳前。

此時的議事大廳,已經改名了,林牧看到朱紅大門上掛著一個巨大的牌匾,上書【真龍閣】,龍飛鳳舞,一看字跡,就是徐原寫的。

看到這個牌匾,林牧笑了笑,以前的自己,在經歷重生的巨大機緣,喜不勝收,心中難免會有點驕傲自滿,起了這個『真龍』之名,雖有點過分,但也符合當時的心理狀況,林牧沒有懊悔,只是感慨,彷彿能通過真龍二字,見證自己的成長。

懷著成長的感慨,林牧被常胤風仲徐原等人迎入真龍閣。

「主公大人,歡迎回歸!」大家十分熱情。

「多謝大家,多謝大家在我離開的這段時間內,兢兢業業,為我們領地發展不辭勞苦,鞠躬盡瘁。在此,我這個不合格的領主,為大家鞠一躬!」林牧莊重鞠躬,其他人本想客氣,但被林牧真誠的目光阻止了。

「主公大人無須如此,這是我們應該做的本職工作,真龍領地就是大家的根,根深,我們才能葉茂,對不對!」常胤輕鬆說道。

林牧點點頭,回身坐在大廳首座。其他人在林牧入座后,也一一坐好。

「首先,因為突髮狀況,我離開三個多月,當時才剛完成五山任務,在外征戰的士兵們還沒有得到我這個領主的嘉獎,我就離開這麼久,現在提起,希望將士們不要嫌棄太遲!」主公回來第一件事,就是提起這個將士的嘉獎問題,可見他對這個非常看重。

「主公無需介懷,這些兵蛋子,領地已經大大獎勵過,將士們的士氣嗷嗷的,非常期待下一次軍事行動,建功立業呢!」風仲豪氣說道,對於自己培養出來的士兵,他非常滿意。

「沒事,領地獎勵過就獎勵過,將士們的犧牲和付出值得我這個領主再獎勵一番。我準備舉辦第二次犒賞大會,第一次的犒賞大會已經過去快一年,我們領地內沒有太多大型聚會,這個犒賞大會就成為今年最大的領民聚會吧。」林牧高聲說道。

「主公英明,我和奉津初十他們也商量過這個問題,也準備了一番,想不到主公一回來,也提起這個,英雄所見略同,那我們下去后就馬上準備舉辦這個犒賞大會。」

「好!你們的管理籌謀能力,我深信!」林牧對於他們的管理才能非常認可。

「下面,遠建,你說說最近領地人口的變化和領地建設吧。」林牧問道,本來他是可以通過領主面板查看的,不過他就想要和常胤等人討論,盡量能從中得出更多的客觀信息。

「因為天地規則有變化,我們領地內的流民營地、難民營地、貴人館等刷新人口的地方都翻增兩倍,目前就貴人館的八階領民,就足足多了三萬,他們的出現,彌補了很多職業的底蘊不足,等他們成長起來,必然能給領地帶來另一個發展蓬勃期的。」

「總的來說,這段時間,我們領地人口增多334890人,目前領地共980569人。」

「這次的天地規則連人口刷新效率都能增加2倍,厲害。」這個百領第一成就果然厲害,前世獲得此榮耀的區關於人口這一點,丁點消息都沒傳出來。

「近百萬人口,領地內貨幣流通、商業狀況如何?」林牧沒等常胤彙報完,插了一句話。

「一切都正常,大寶商會這段時間也不斷發展,除了異人生意,也開拓其他商脈。貨幣充足,商道廣源。」常胤說道。

「好,那你繼續說。」林牧點點頭。

「領地建築方面,根據主公離開前的囑咐,我們大力發展【溟力水手營】、【祈福營】、【諸子百家學院】、【魯班戰艦船塢】等多個建築。目前【溟力水手營】已經達到校場級別,可訓練二十萬溟力水手,只是因為士兵天賦、水性等問題限制,目前已經轉職的溟力水手才只有7800人,遠遠達不到計劃目標。」常胤略有失望道。

溟力水手營是徐福鎮早前建立的,是徐族為出海而準備的特殊水手軍士。他們是海軍的利器。

(感謝【熬夜的蛋蛋】500幣的打賞,【無奈的星】、【萬星宇】、【愛戀純白色的】、【胖哥1993】等100幣的打賞!謝謝大家的票票支持,繼續求票!) 只是因為溟力水手要求比較高,目前轉職的士兵較少,才7800名。

「至於【祈福營】的發展,就比較順利,10000名祈福童子集聚起來,已經訓練有一段時間了,他們都轉職為道徒級【祈福童子】。他們已經學會有一個特殊的祈福技能,【祈天求雨】。這個技能能為領地向天祈雨,對領地的土地澆灌有巨大幫助。目前領地已經施展三次了,效果非常明顯。這些孩子可是目前農業部的寶貝疙瘩啊!」常胤想起那些稚**氣的孩童,非常欣慰。

「另外一個好消息是【魯班戰艦船塢】,目前已經鑄造完畢的魯班戰艦有63艘,加上徐福鎮遺留下來的都天戰艦,共有64艘可在海洋上作戰的巨型船隻了。配合7800名溟力水手,初步完成主公大人的開發海洋島嶼的準備計劃了。」常胤說道。

「咦,徐福鎮不是遺留下兩艘都天戰艦嗎,怎麼只有一艘可作戰?」林牧對這個都天戰艦可以印象深刻,從徐原口中得知,這個戰艦可是神階戰艦,是大秦帝國耗費巨大人力物力鑄造的。當時共鑄造二十四艘,徐福東渡動用五艘,其他的不知蹤跡。

在東渡的艱辛過程中,其中三艘已經沉沒******中。而且這三艘的沉沒地點徐福鎮有航海圖,到時候有條件可以去撈其遺骸,聽說那三艘戰艦裡面寶貝更多。

保留的這兩艘主要是運輸人員的,其他三艘運輸的是各種寶貝物品。

「經過我們領地首席造船師,大師級的魯皓的觀察后,斷定其中一艘都天戰艦無法用作戰艦,否則其壽命非常低,不出三年就可能解體,它受到的損壞非常嚴重,已經不可挽回。」常胤早有準備說道。

「不過這艘都天戰艦無法用於戰鬥,卻可以改裝成為運輸船,一艘可以容納三十萬人的神階運輸船。」

三十萬人,就這一艘!林牧瞳孔一縮,有些震驚。

也就是說,青龍鎮的軍屬一趟船就能運送回來了,節省大量成本。林牧一聽到這艘改裝船的信息,馬上想到接下來這個親屬遷移計劃。

從長遠來看,對於遠程靠海靠河作戰的靈活性也有巨大作用。

林牧沉默著,手指不斷敲打著桌面。

常胤繼續說道:「至於諸子百家學院,目前沒能建立起來,雖然有圖紙,但缺少一種特殊的木材,五品【金芯楠木】五萬單位,西面的山脈雖然已經派遣伐木匠去尋找,但毫無消息。」

「五品【金芯楠木】,確定是這個?這種木材我知道那裡有,風仲,你下去后,安排一個部曲的士兵協助二十位高級以上的伐木匠去一個地方,到時候具體的路線私下再給你。」林牧記憶靈躍,很快就想到了一個出產這種木材的山峰,這座山峰位於東冶縣東邊靠海的方位。

「哦,主公竟然已經有解決方法。要是早點,說不定這這些天已經建好了學院。」常胤有些鬱悶。

林牧搖搖頭,想不到這個初級的諸子百家學院都要用到五品木材,以後中級、高級等等不就需要更高階!

「人生充滿意外,這樣才精彩。」旁邊沉默的徐原突然出聲說道。

林牧轉頭望著他,微微一笑,欽天監基本沒啥事,林牧暫時沒問。

「遠建,農業部的情況如何?」林牧回過頭問道。

「農業是我們領地最發達的產業,目前應龍谷地除了少數規劃好的田地外,其他田地都已經開荒完畢,並且等級都是黑土級別的肥沃土地。」

「目前領民十之七成都是農夫,生產類領民,我都把他們的籍貫重新加入徐福鎮,等級達到專家級的農夫佔五成,高級農夫佔據四成,其他的就是中級農夫。」

「生產類領民都加入徐福鎮,那不就有大師級的木匠了,可以製作琅琊水車了吧。」林牧想起了一個地階水車製作圖鑑,是在東冶縣交易市場購買的。

「琅琊水車已經製作七架,地階的水車,架構非常精密,其灌溉的土地可達到方圓三百丈。」常胤如此說道。

「方圓三百丈,那麼灌溉整個應龍谷地,需要64萬架。」林牧沉吟一聲道。

「排除一些貼近應龍河與其支流的土地外,應龍谷地約摸7萬架配合起來就可以完全滿足。」常胤對於這個數字明顯已經估算過,脫口說道。

「地階琅琊水車製作的木材品級如何?」

「都是5品木材,沒有特殊要求,我們在谷地西南方向的山脈中發現有三座4品普通木材【紅桉靈木】的林地,經過加成后,暫時完全能滿足5品木料的消耗。琅琊水車的成本除了工人的工錢外,基本為零。」

「那好,繼續打造琅琊水車,這個可是農業方面的利器,到時候讓大寶商會販賣出去,聚攏財富,定價就按每架1500金。」林牧沉聲道。

常胤等人沒有反駁,對於外面的商業情況知之甚少,一直都是徐寶在負責,徐寶都是直接對林牧負責的,所以很多信息他們都不知道。

對於地階水車的定價,林牧還是有點經驗的,1500金並不會太貴。

等到天象變幻的時候,各州土地乾旱少雨,作物減產,到時候這個水車就是救命的道具。

教育、農業、畜牧業、武器裝備製造、行軍囊製造、靈獸棲息令牌製造、道理建設等等,常胤不斷把一些重要的產業一一說明,林牧對於特別的產業都詢問一番,在心裡留下印象,等決策的時候會有參考。

在林牧離開這段時間,常胤把各種產業重新調整,讓生產類職業轉到徐福鎮的戶籍,讓畜牧業集體搬遷到龍馬鎮,這樣才導致真龍鎮非常空虛,只有士兵的戶籍還保留著。

這也讓林牧知曉真龍鎮排在十名之後的原因。常胤本來還想要建立一個軍事類型的領地,讓士兵入籍於此,惋惜的是沒有適合的高階建村令。

真龍鎮漸漸成為一個象徵的存在,一個不可或缺的存在。

這種狀況的出現,就是因為黃龍令的領地屬性問題。在系統更新后,靈地系統也開啟,整個應龍谷地都是中級靈地,所以其他鎮子的屬性經過鏡像設置后,會出現第一條屬性無用化,就可保留原來一項領地屬性,這樣的話,竟然比黃龍令建立的真龍鎮更好。

聽取常胤的稟報后,大家也討論了一番,林牧也對領地的發展有大概的了解。

搞定民事,那麼就是軍事。林牧轉頭望向風仲說道:「奉津,我們領地軍部建設的如何?」

沉默多時的風仲開口說道:「目前領地還是只有一個軍團【真龍軍團】。大家最近都非常刻苦,藉助天地變化,靈氣充足的福利,晉陞也非常快。軍團內,玄階武將一人,柳風;黃階武將四人,何淵、王升、張小虎、山鞏;高級武將十二人……中級武將二十七人……初級武將五十九人……」

「普通士兵方面,六階士兵80000人,五階士兵70000人,四階士兵50000人,三階及以下都編為城衛軍,有60000人。」風仲對於自己麾下的士兵情況,掌握的非常精細。

「軍士能增加的如此多,多虧五山任務繳獲的俘虜,他們轉化為士兵的概率非常大!」風仲彷彿想到了什麼,鬱悶說道:「主公,你可要給我們軍部做主,神級建築【貴人館】中刷新的三萬8階領民,都被遠建包攬了,都包攬了,一個人都沒漏給我,還說貴人館出現的領民都只適合領地建設,不適合從軍,這不是強詞奪理嘛!」

風仲怨念非常大,在林牧回歸,忍不住『告狀』。

「哈哈,奉津,貴人館出現的領民,多數都是生產類人才吧,我聚攏他們有理吧。至於剩下的,順手牽羊而已,從軍這粗活不適合『貴人』。」常胤聽到風仲告狀,哈哈大笑道。風仲聽此,哼了一聲。

林牧一聽,原來是為了這個他們二人才有『矛盾』。

忍俊不禁說道:「貴人館因為特殊隱藏屬性,刷新出來的領民適合領地建設方面的,奉津你就不要勉強,我承諾,到時候下一個神級建築就選軍事方面的,如何?」

「下一個神級建築,得等到猴年馬月! 我對錢真沒興趣 早知道我就建議你選軍事類型的建築了。」風仲忍不住吐槽一句。

林牧聽到這樣的話語,也哈哈大笑,看到常胤和風仲拌嘴,有追求,而不是高高在上孤寂的無敵者,林牧非常欣慰。

「好了,奉津,你繼續說說軍事的情況吧,那個海軍溟力水手他們訓練情況如何?」

「好,溟力水手有7800名,目前水手們已經開始熟悉魯班戰艦和都天戰艦的各種性能,再有一個月,基本就可以出海了!」風仲迅速調整好說道。

「好,目前我們的軍事目標只有兩個,一個是軍屬遷移計劃,一個是出海開發島嶼計劃。專註準備好這兩方面即可。」林牧作出戰略指導。

「軍屬遷移計劃派遣一個部營配合夜影部即可,到時候出動那艘神階運輸船,直接從海上運輸回來。」林牧說道。 「那個,主公,現在大漢皇朝不是頒布剿匪任務嘛,我們軍士不參與?」風仲對這個非常疑惑,不由問道。

「那個剿匪任務我們就不參與了,完成兩個軍事戰略后,我們就需要對上會稽郡的霸主許詔了,我們已經與他沒有和解的可能,你死我活之地,暫時把我們的實力隱藏起來,不可被當成出頭鳥打掉。」

「我猜測這所謂的剿匪任務就是引出一些隱秘勢力,達到某些不為人知的目的。而且盤踞多年會稽郡的許詔,必定會派出細作觀察這次活動的。」

「上次我們五山剿匪行動已經引起有心人注意了吧。暫時就避避風頭。到時候等許詔叛亂的時候,出其不意,給他致命一擊。」林牧沉聲道。

「而搞定許詔后,我們領地內的那個秘境也將開啟,想必又是一場硬仗。」林牧沉聲說道。

「奉津,遠建,我們領地的建設已經進入正軌,我們也開始大量招募士兵。以後轉職為軍士的領民資質要求將限制降低,初步就定為4階,4階以上的領民都可以參軍。如果有相關經驗特長技能的,都無需解甲歸田了,直接充實軍部,遠建你以後可得多多協助下奉津,不要又起矛盾!」林牧調侃笑道。

風仲和常胤都點點頭,知道主公的意思。現在領地百萬領民,基本可以算是進入整體發展的正軌,就算是2階的士兵,也無需再特意把一些士兵解甲歸田。

「好,領地事務和軍部建設就到這裡。對了,奉津,我要的100名弓騎兵準備好了嗎?」林牧想到自己要遠行,自己的遠古空間兵符有100個士兵名額,盡量配備騎兵,就吩咐風仲為其準備。

「早就配備好了,100名弓騎兵,都是6階實力,弓馬嫻熟,訓練有素,他們配備有:坐騎為普通龍鱗馬、四十八格大行軍囊、黃階紫檀弓、玄階百鱗鋼盾、玄階百鍛黑鋼鎖甲、玄階百鍛黑鋼盔、玄階百鍛黑鋼槍、黃階牛皮靴、靈獸棲息令牌。」

「另外,每個四十八格大行軍囊中,配備有秘制的五彩錦雞蛋100單位、精製的烤肉乾500單位、3品特制止血散30單位、黃階凝血丹10粒、精製的米餅3000單位、精鋼箭矢100蔟……」風仲把準備好的東西一一說給林牧聽。

林牧聽到這些弓騎兵竟然如此精銳,裝備配備如此豪華,升到玄階,都頂得上前世公會後期中最精銳的士兵配備了。

「以領地的底蘊,這些弓騎兵的配備是否可以把其他的士兵都裝備備上?」林牧不由問道。

「可以是可以,不過太消耗領地資源了,這樣會對領地的持續發展造成巨大影響,直接消耗領地的後續軍事潛力的,不可取。」風仲還沒開口,旁邊的常胤卻搶先回答,這些東西都是經過他的手,所以十分清楚。

「這樣,那算了,為了一時之快,而損耗領地潛力之事,不可為。一切以穩為重!」林牧沒有失望,反而有些驚喜,領地20多萬的士兵,竟然都可以配備上如此物資,雖勉強,可也說明領地的底蘊和軍事潛力真的很強悍。

和風仲常胤相商一部分事務后,林牧轉頭詢問徐原。

「初十,幽冥密道的那個泉眼如何?聽徐離說,布置好青龍吸水陣,可壓制其多久?」林牧沒有完全壓制其的想法,這不現實,幸好有徐原這個宗師級的存在不然定然後患無窮,自己領地在龍廟中已經有一個巨大的隱患,現在又出現一個,真是福禍相依。

「青龍吸水陣乃聚福聚財之陣,因材料等限制,就布置此陣法。它被我等堪輿師改造一番,運用於泉眼之中,聚攏黃泉寒氣,封閉其空間通道,以夷制夷。」徐原沉聲說道。

「具體堅持時間,得根據這個通道另一邊出現的黃泉冥兵的實力來估計。若是出現的黃泉冥兵實力達到天階,基本一捅就破,若是地階,還可以堅持七年,若是玄階以下,基本不會破陣。」徐原臉上有些陰鬱。

「以我等之能力,無法探測出泉眼所通知處,但據我等猜測,這個泉眼通向黃泉河那邊的地方,應該是比較偏僻,暫時沒有出現黃泉冥兵。所以短時間內不會被破陣,但這個都是預計,如果哪天運氣不好,一位天階黃泉冥兵路過,隨便揮揮手破壞,那就無奈。」

林牧一聽,沉吟一會,也感覺有些無奈,這種只能寄託運氣的事情,有點令人窒息。

「隨時關注好,一有變動馬上回稟於我。」林牧把這股窒息之感驅逐出去,暫時不想,他相信運氣,但卻不能完全依靠它,目前他的勢力中一個天階的實力的武將都沒有,底蘊還是不夠頂尖。

「真是多事之秋,飼養應龍、剿滅八岐大蛇、幕府秘境、黃泉入侵等等,都是巨大的壓力,雖然我有幸參與進此等天地巔峰因果之中,但如果一個不小心,必然身死道消。不知道夜影部分散出去后,探索的名將名士如何了,希望早點找到那些神將吧。」林牧無奈想道。

他不是沒有信心,而是感慨時間太短了,雖有應龍龍褚在應龍谷地多年的布局幫助,自己目前順風順水,但未來如何,已經開始迷霧重重,困難重重。

他前世的經驗,也就只是一個中等偏上的玩家見聞而已,很多隱秘的信息就連最巔峰的玩家也無法知尋吧,他又如何知道。

林牧想起以前自己的那個勢力內所謂的神將稱號,土雞瓦狗而已,心中苦笑不已。

他的實力和底蘊暫時都無法在巔峰因果中佔據主動,這是可悲的。

林牧把心中那股可悲壓制下去,臉上神色淡然,給他一點時間,他定然會成為棋手,而不是棋子。不管如何,堅定一步一步走好即可。

……

「遠建,外面的文淵村,由於地勢較高,取水困難,目前那邊非常艱苦,要是把那個琅琊水車運送一兩架過去,是否能解決缺水問題?」林牧對於文淵村的建設也有點想法,既然琅琊水車製造出來,是否可以轉為運送水源的道具呢?

「這個我們可以嘗試下,應該可行。」常胤對於沒有十分把握的事情,都持有謹慎態度。

「那好,你吩咐木工坊,稍作修改一番,運送兩架過去嘗試,若是能成,想必又增添一個用處。到時候文淵村就能加快速度建設了。」林牧知道,如果是低階的水車,用作運水的道具比較容易,而地階的琅琊水車,結構複雜精密,灌溉田地就容易,但遠程運水不知道能否可行。

……

「好,今天的會議就到這裡,大家去忙活,準備宴會。我也去巡視整個領地一番。」林牧和常胤他們把部分重要事務商量一番后,就各自散開,都忙活開來。

林牧先去靠近真龍閣的私塾巡查一番。教育事業,十年樹木,百年樹人,林牧最為重視教育。

私塾學堂內,孩子們都非常認真,不管是臉上掛著鼻涕的六七歲的小屁孩,已經十歲有點大人模樣的小正太,還是已經成年卻沒上過學的工匠,都在聽著教書老師的錚錚教誨!

林牧這個領主,本來是需要在私塾建立的時候過來宣教一番的,可惜他一直奔波在外,就沒有參與領地私塾開啟典禮。這個開啟典禮,聽常胤說,整個領地的人都來參加,萬人空巷,熱鬧非凡。

看著這些認真的學子,林牧深呼一口氣,軟實力硬實力都發展得非常好,非常滿意。

之後林牧巡視了青牛獸欄、五彩錦雞舍、造紙工坊、七彩蠶坊、溟力水手營、海水曬鹽坊、龍鱗馬場、船塢等等,大概把它們的產量和工匠情況一一銘記於心。

老實說,林牧對於那些特產已經沒有領地第一次出現特產的那種欣喜若狂的感覺,反而覺得平淡。

以前的他,把領地特產看作是下金蛋的雞,異常稀罕看重。可如今,在林牧心中,習以為常,把他們看作是戰略中的一個棋子,一種手段。

……

巡視好領地,林牧與整個領地的民眾歡慶度過第二次領地宴會,在期間,林牧大賞特賜,把徐寶帶回來的,在外交易得來的珍稀酒水、物品、道具都賜予下去,極大增加大家的熱情。

宴會後,林牧就準備出行。進入神話世界一年多,才入世,進入他計劃的節奏中,真是太慢了。他有時候都擔心別的玩家把記憶中的那些寶藏都開啟呢。

林牧把背包的東西清理一遍,背上一個四十八格的大行軍囊,另外特別準備很多探險的道具,如【攻城鋼爪】、【七彩蠶絲繩】、普通麻繩子、普通解毒散、火把等等,這些東西都是他特別吩咐工匠坊鐵匠鋪特製的。

可惜沒有行軍帳篷,林牧一直想要擁有這個野外居家必備道具。

準備妥當后,林牧騎著變異龍鱗馬小騏,通過幽冥密道,出世!

(求票票!) 現在林牧也擁有靈獸棲息令牌了,就能把小騏帶在身邊。

神俊英偉的小騏,一看就不是凡物,很容易被人覬覦,就算是原住民面對如此神驅也會動心的,所以就沒帶它出來威風。

領地的靈獸棲息令牌本來材料不足,不過在徐福鎮秘庫中獲得數萬單位的空間材料后,加上風仲帶兵到祁連山脈中擊殺了一頭王級虎獸后,獲取其血液,鑄造有近千枚靈獸棲息令牌,目前都分配給有功勞的將士們。

林牧手中的遠古兵符內,每位弓騎兵也都擁有一枚靈獸棲息令牌,可見林牧對自己『親兵』的厚遇。

摩托換飛機,有小騏當坐騎,林牧比往常快了一倍多的時間就達到了東冶縣。

在去尋寶前,林牧得去一趟東冶縣,見見這個新晉縣令許安。

靠近縣城的時候,林牧就下馬,把小騏收進靈獸牌中,不想張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