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那人聽到顧銘的話,目光之中閃動陰冷之色,向前踏出一步,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釋放出來,向著顧銘四人籠罩過來。

「我是烈火殿的執法長老火寒,特來取你的性命!」

火寒陰冷的開口,渾身散發著濃濃的殺氣。 「火寒?你就是火寒,這名字真他媽的別嘴!」

顧銘聽后,不由的大聲說了一句,絲毫沒將對方放在眼中。

不過,火寒的名字,他是剛剛聽到的,沒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來到了自己面前。

「你說什麼?」

火寒聞言,兩個眼睛瞬間瞪的滾圓,「顧銘,我勸你乖乖的跟我們回去,否則的話,你會死的很慘!」

火寒的聲音極其冰冷,令周圍的人那些烈火殿的人,不由的打了個冷顫,臉上閃過一絲恐懼之色。

顧銘就像是看白痴一樣的看著火寒,淡淡的問道:「我能不能死,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但是你們會死,而且就像你說的一樣,會死的很慘!」

一個三品神境,真不知道腦袋被驢踢了,還是被門夾了。

龍菁靈現在可是釋放著五品神竟的修為,難道火寒瞎了嗎,竟然沒有看到?

不過,顧銘也懶的跟他廢話,既然對方是來找死的,也就沒有必須提醒他了。

而就在這裡,在火寒的身後,一個老者緩緩上前,對著火寒說道:「長老,不要動手,有強者!」

經過老者提醒,火寒這才看向龍菁靈。

當看到她是五品神境時,恐懼的後退了數步,臉色蒼白,額頭上的冷汗直接流了下來。

他把目光一直都放在了顧銘身上,並沒有去現會他身邊的三個女人。

而此時,當看到龍菁靈的境界后,瞬間湧來逃跑的想法。

「現在怎麼辦?那個女人的實力和殿主差不多,如果我們冒然出手的話,我們全部會死在這裡。」火寒一時間拿不定主意,猶豫了起來。

那個老人看著面色平靜的夏小宇,小聲的對火寒說道:「拖住他們,只能通知殿主,如果殿主親來的話,我們還有勝的希望,否則的話,咱們今天全部都要損落在這裡。」

火寒聽后,重重的點頭,認可了老者的話,急忙掏出一個傳訊珠出來刻畫好內容后,便準備扔出。

然而他卻忘記對方有著五品神境的龍菁靈在,她怎麼可能會讓他把傳訊珠傳回去呢!

直接一道仙力打出,直接將傳訊珠擊碎。

「你……」火寒頓時大怒,憤怒的盯著龍菁靈,「這位仙子,這是我們烈火殿和顧銘之間的恩怨,我希望你不要插手!」

火寒雖然恐懼龍菁靈,但是臉上卻不能表現出來。

此時他的心臟快速的跳動著,恐怖對方一怒直接將他斬殺。

等了半天,也不見對方有任何的動手,心中不由的鬆了一口氣。

並不是顧菁靈不想殺他,而被顧銘給攔住了。

顧銘搖了搖頭,輕聲說道:「狗咬你一口,難道你還要咬嗎?」

「小子,你找死!」火寒憤怒的大吼!

顧銘瞥了他一眼后,向著四周看去,淡淡的說道:「難道你想人多欺負人少嗎?」

「是又如何,我們一共十二人,最差的境界也是一品神境,你認為僅憑一個五品神境,能夠抵擋住我們的嗎?」火寒冷笑。

顧銘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頭,「這麼說,人多就牛叉了唄,人多就可為所欲為了?」

火寒沒明白夏小宇是什麼意思,頓時大聲喝道:「不錯!」

「那好吧,希望你不要後悔!」

顧銘微微一笑,目不轉睛的盯著火寒。

火寒不由的打了一個冷顫,渾身顫抖起來。

隨即下一秒之的,火寒整個人從虛空之中掉到了地方。

只見他們的四周突然出現了兩萬人的大軍,他們統一的服裝,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威壓,令人喘不過氣來。

「弟兄們,他們說了,人多的就要欺負人少的,所在我把他們交給你們!」

顧銘的話說完,,兩萬華夏軍將士放聲大喊道:「是!」

話音落下之後,他們瞬間沖向火寒笑人。

殘血恐怕東陽和吳哲二人對火寒出后,率先沖向了火寒。

砰!

一聲巨響,火寒還沒應該過來,就被殘血一劍斬殺。

可以說,他是的死是最憋屈的。

連殺他的人都不知道是誰。

很快,火寒事來的人全部都被斬殺乾淨。

要知道那可是兩萬大軍,然而真正動手的,只有那麼十幾人罷了,根本不需要全部衝上去。

「走吧,我們總不能一直被烈火殿追殺,這樣太窩囊了。正好拿烈火殿為我們華夏軍揚名!」

顧銘這話一出口,兩萬華夏軍瞬間沸騰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透露著激動之色。

「不錯,我們打上門去,滅了他們!」龍菁靈激動的說道。

顧銘點了點頭,雙眸之中,一道洶湧如火焰的戰意浮現出來。

他舉起右手,瞬間全場安靜下來。

「出發!」

隨著顧銘一聲令下,兩萬華夏軍騰空而起,在顧銘的帶領下,殺向烈火殿東域的分殿。

許久之後,一座壯麗的仙宮院落出現在一片湖面上。

「這裡就是烈火殿東域分殿嗎?」

顧銘看著眼前的仙宮,眼中閃過異樣的神色。

龍菁靈點了點頭,目光之中戰意浮現,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

可是她知道,這種情況根本不需要她出手,就連身後的兩萬大軍也只是出動一小部分,就能將這裡踏平!

「殘血,派一隊人,將這裡給我直接打爛!」

隨著顧銘一聲令下,殘血手一揮,立馬一個小隊十人沖了過去。

十人小隊一路過去,見人就殺,見東西就毀,哪怕是仙宮內的一棵小草,他們都沒有放過。

徹底的執行著顧銘的命令,將這裡打爛。

「什麼人,敢來我們烈火殿分殿鬧事!」

就在這時,一道冰冷的聲音傳來,隨後數十道身影出現在虛空之中。

為首之人是一個中年男人,有著四品神境的實力。

當看到虛空之中的兩萬華夏軍時,臉色瞬變,眼中滿是驚恐之色。

「你們不是在找我嗎?我現在主動過來了!」顧銘向前飛出,距離中年男人百米之處停了下來。

「顧銘!」

中年男人無比的驚訝,他完全沒想到顧銘竟然會主動送上門來。

可是看到他身後的兩萬大軍時,他卻一點底氣也提不起來了。

心中無比的震驚,他想不通東域什麼時候出現了這種多的半神境和神境強者。 「該死,殿主為什麼要招惹這個傢伙!」

子安心中大罵。

身為東域分殿殿主,對於東域的情況,他比誰都了解。

然而現在,他卻傻眼了。

難道這些人都是九州帝暗中訓練的?

想了想,感覺不可能。

如果是九州帝暗中訓練的,為什麼在七年前的大戰之中,這些人沒有出現。

「顧銘,追殺你的人,都是總部的人,和我們分殿沒有任何的關係,還請放過我們一馬!」

子安看著顧銘,開始求饒。

此時如果不求饒的話,那就是傻子。

他雖然是四品神境,可是對方之中可是有著兩個六品神境強者,一個五品神境強者存在。

別說是打了,就是一人吐一口口水,都能把他們淹死。

顧銘看著子安,目光中閃過一絲嘲諷,淡淡的開口:「你倒是個聰明人,但是你認為我會相信你嗎?」

「不管是不是總殿下達的命令,你敢說你們東域分殿沒有參與嗎?另外,前往左征王府的人也是你們的人吧?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顧名的話一出口,那邊的子安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雙腿不由一軟,顯些跪下。

此時他的臉色十分難看,可以聽的出來,顧銘並沒有放過他們的意思。

「顧銘,你真的要和我們烈火殿做對下去嗎?你別忘了,左征王府的人可都在我們的手中,信不信我將他們全殺了?」

子安故作鎮定,希望能夠嚇住顧銘。

顧銘聞言微微一笑,一道冷厲的目光向著子安看了過去,玩味的笑道:「你覺得你有機會嗎?」

「就算是你把左征王府的人全殺了又如何,我會殺光你們烈火殿的所有人為他們報仇。」

「所以,你可以試上一試,看看是你的傳訊快,還是我們殺你快!」

顧銘的話說完,子安再也無法淡定了。

圈黎圈外,總裁不談愛! 本來剛才的話就是想嚇住顧銘,可是對方根本不怕這一套。

此時子安已經沒有了任何辦法。

「那就戰吧,殺!」

子安大喝一起,率先沖向顧銘。

他身後的數十道人影,也動了起來,他們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顧銘。

在他們看來,只要將顧銘斬殺,就算是自己等人死了又如何。

然而,還沒等他們靠近顧銘,就感覺一道無比恐怖的威壓直接將他們籠罩住。

砰砰砰……

一道道身影從虛空之中跌落,重重的砸在了仙宮的地面上。

顧銘身形一閃,出現在子安面前。

此時的子安口吐鮮血,趴在地上動不得分毫。

仇視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顧銘,臉上布滿了驚恐之色。

「顧銘不是二品半神境嗎?怎麼會如此強大,這威壓竟然比中域帝尊的威壓還要強大!」

子安心中暗道,無比的驚恐,眼中閃過一道死灰色。

「顧銘,殺了我吧,你殺了我的話,整個東域都不會安寧。中南西北四域是不會放過你們的,更不會放過整個東域的人!」

子安怒喝,憤怒的盯著顧銘。

顧銘搖了搖頭,微微一笑,「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我會怕嗎?正好我可以藉此機會統一整個仙界。」

「對了,聽說你們知道魔界的入口,告訴我在哪裡,我把魔族人帶到仙界來玩玩,正好我的手中的兵不夠用,讓他們過來當打手正好!」

聽了顧銘的話,子安不知道應該如何回答了。

眼前的顧銘的就是個瘋子,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如果真的讓他把魔族通道打開,那麼整個仙界可就萬劫不復了。

「顧銘,你殺了我吧!我是不會說的!」子安咆哮的說道。

「你不說的話,我相信其他人會說的!」

顧銘淡淡一笑,手一揮,數十道火焰打出,直接沖向子安等人。

瞬間他們變大火吞噬,化為灰燼。

「主人,我們發現了一個特殊的地方!」

這時,剛才派出的那個小隊隊長跑了過來,恭敬的說道。

顧銘聽后,點了點頭,跟著小隊長走進了仙宮。

龍菁靈和錦欣錦妍也飛了過來。

在小隊長的帶領下,顧銘四人來到了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看起來並不大,一進來后,一股灼熱的感覺撲面而來,彷彿突然間打開了烤爐一般。

這點灼熱對顧銘等人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的影響。

小隊長指著房間內高台,輕聲說道:「主人,就是這裡!」

顧銘目光一凝,隨即閃過一絲喜色,不過片刻之後,扭頭看向龍菁靈問道:「這是什麼東西?」

顧銘指著那個高台,十分的疑惑,他能夠感應到這個高台上存在著陣法波動,有些類似傳送陣,可是又和傳送陣不同。

龍菁靈向著高台看了去,臉上也露出一絲震驚之色,「這個東西,好像是虛空傳送陣!」

龍菁靈的話一出口,顧銘不由一愣,眼中閃過驚訝之色。

「你說這是什麼東西?」

顧銘十分的奇怪,如果這真的是虛空傳送陣的話,那麼他就可以橫跨虛空遊歷整個仙界了。

「這東西就是能夠橫跨虛空的傳送陣?」顧銘再次問道,目光之中滿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龍菁靈並沒有立即回答,反而是走向那個高台,開始觀察了起來。

片刻之後,她的臉上閃過一絲驚喜,急忙說道:「我想起來了,這確實是傳送陣,不過卻是一座固定位置的傳送陣。」

龍菁靈說著,目光之中閃過一絲失望之色。

固定傳送陣用處不大,並不能隨意傳送,距離也不長。換句話來說,只能用於短距離的傳送。

邪帝誘惑:俘獲蠢萌妻 這是顧銘第一次在仙界見到傳送陣,不由的產生了好奇。

「菁靈,你能看出這是通往哪裡的嗎?」顧銘問道。

龍菁靈點了點頭,「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傳送陣是用來溝通烈火殿總部和另外三個分殿用的,通過這個傳送陣,可以瞬間到達其他烈火殿總殿或者是分殿之中。」

「不過,這個傳送陣看上去已經許多年沒有用過了,到底還能不能用,我就不清楚了!」

龍菁靈說完,看向顧銘。

顧銘微微點頭,他能夠感覺到這個高台上的陣法是完整的並沒有破壞,也就是說,這個傳送陣可以用。 「我們走吧!」顧銘輕聲說道。

就算是這個傳送陣能用,顧銘也不會去用,誰也不知道會不會出現問題。

如果這是虛空傳送陣的話,那就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