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洋人性子這麼烈?這麼有原則?一言不合就要尋死?

他不信,洋人性子這麼烈,這麼有原則,他猜他們不跟他玩的真正目的不是想找死,而是沒有信心,覺得贏不了,所以先把醜話說在前面,實在不行,那就報警,畢竟現在他們,是無辜的,無理的人是他。

這樣可不行。

顧銘給機會道:「三個人加一起也不玩?」

「什麼意思?」光頭洋人問,腦子一時沒有轉過彎。

顧銘詳細說:「我的意思是說,你們三個人都參加,都舉重,重量加一起,算你們最終舉重的成績,我要是舉起的重量超不過這個,算我輸,馬上放你們走。」

「什麼?」

此言一出,全場嘩然。

震驚。

無比震驚。

他們目瞪口呆的看著顧銘,不敢想,顧銘敢放出這樣的……

狂言?

這已經不能用「狂」字來形容了,是「妄」,是妄言,是在神經錯亂之下說出來的話,清醒的時候,沒有人敢這樣說,說就是妄自尊大,不把別人當人看。

這能忍?

別說三個體格如山一般強壯的洋人,就是他們這小身板,他們都表示忍不了,想要跟顧銘較量一下,讓顧銘知道,什麼叫做人多力量大。

所以,見洋人遲遲沒有答應,立馬有人說:「我跟你比。」

「加上我。」

「還有我,正好三個。」

人數夠了,最先說話的男子又說:「小子,洋人認識你,給你幾分薄面,我們可不會給你面子,讓你在那裡裝~逼,有膽子跟我較量一下嗎?誰輸誰從健身房滾出去。」

「對,誰輸誰從健身房滾出去!!」另外兩人認可道。

顧銘:「……」 他都不知道說這些人什麼好,靜靜的看戲不行嗎?非要犯~賤,非要求虐?非要他狠狠的打擊他們?

既然如此,他選擇成全,說:「你們過來。」

那三個人過來。

來的路上,神氣的不行,摩拳擦掌,一副他們要大幹一場的樣子。

至於臉上,則是信心滿滿,一副勝券在握的樣子。

很快,他們就來到舉重區,帶頭求虐的,也就是第一個發起挑戰的男子,一邊綉著他身上的肌肉,一邊說:「我們來了,是不是可以開始了?」

旁邊男子接話說:「怕,現在後悔還來得及,可別等會輸了賴皮,讓洋人看我們華國人的笑話。」

「當然……」

最後那男子低聲說:「當然,你也可以收買我們,讓我們配合你裝~逼,但想要收買我們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不拿出百八十萬,門都沒有。」

此言一出,前面說話那兩個男子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立馬點頭表現,他們願意配合,跟洋人一樣。

顧銘:「……」

合著鬧了半天,這些人想求財。

當有錢人是傻子?

有錢人可能答應嗎?

他們啊!本事不大,心大,乃怕真敲了有錢人一筆錢,也拿著燙手,跟他不是一路人。

不多說。

不跟幾個小螞蚱浪費時間。

顧銘答應說:「我先來,你們看著辦。」

說著,他走上前。

前方,地上,擺放著剛才洋人健身用過的杠鈴,目測一個杠鈴的重量在兩百公斤以上,這要舉過頭頂,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但是,剛才那三位洋人無一例外都做到了,不僅如此,還持續性的舉重很多次,由此可見,兩百公斤的杠鈴,不是他們的極限,重量還能繼續往上加。

但對於普通人來講,這已經是只有仰望的存在了。

虧得這家健身房規模不小,有時候還有專業的舉重運動員來此健身,否則還真找不到那麼多的杠鈴片。

當然,這對於顧銘來講毛毛雨。

洋人知道,但他們不會講,也懶得看,知道顧銘舉起這個肯定沒有問題,在一旁輕聲交流,交流答不答應的事情。

「我們有拒絕的機會嗎?」

「我們要是拒絕,怕是他會直接動手,我們能打得過嗎?」

「別做夢了,那小子的身手之好,教官我估計都沒有十足的把握贏他,我們三個,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那怎麼辦?」

「舉重,是我們的強項,全力以赴,三個加一起,,乃怕沒有一千公斤,也無限接近一千公斤。」

「他能舉起一千公斤?」

光頭洋人發狠說:「我不信,他可以舉起一千公斤的杠鈴。」

「我也不信。」

寸頭洋人用誇張的語氣說:「那個重量,只有神才舉得起來,人是不可能辦到的。」

最後一個洋人拍板說:「既然如此,那我們跟他拼了,正好讓他領教一下我們熾天使傭兵團的厲害。」

「好!就這麼辦。」

洋人達成一致,顧銘心裡笑開了花,暗道逮兔子果真比守兔子好,輕輕鬆鬆,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重要情報。

熾天使傭兵團?

難怪這些人身上的血煞之氣如此之濃,原來是上過戰場的人,就是不知道他們為何來到港島,是自發前來還是受人指使。

最後,就是健身房眾人了。

看到顧銘居然不自量力的想去舉洋人剛才舉過的杠鈴,有些人忍不住發出嘲笑聲。

其中,聲音最大的當屬跟顧銘比試的那三名男子,他們不止笑,還說,說顧銘自不量力,也不怕閃了腰。

彎下,單手抓桿,起身,舉手過頭,顧銘的動作一氣呵成,顯然得是那麼的隨意自然,毫不勉強。

但,成績斐然,重達兩百公斤的杠鈴,就這樣被顧銘舉過了頭頂。

全場鴉雀無聲。

包括那幾名洋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著顧銘,不敢相信,顧銘單手便可以舉起超過兩百公斤的杠鈴。

這已經不能用嚇人來形容了,這簡直是恐怖。

咕隆!

咕隆!

暖婚蜜愛:BOSS大人難伺候 咽口水的聲音響起。

剛才,那些瞧不起顧銘的人,覺得顧銘除了錢一無是處的人,臉頰是火辣辣的疼。

如果,如果顧銘這樣的力氣都叫一無是處,那他們自以為是的強壯算什麼?怕是連屁都不能算吧!!

好殘酷。

現實好殘酷。

但他們心服口服,忍不住的拍手叫好,替顧銘喝彩。

啪啪啪!!!

現場響起震耳欲聾的掌聲,柳秀眉拍得最歡實,好似接受這份榮耀的人是她一樣,渾然忘記,顧銘越強,她越遭罪這事。

有人歡喜有人愁。

那三名挑釁顧銘的男人就愁了,愁得眉頭皺成「川」字,臉上的笑容也是蕩然無存。

此時,他們有抽自己兩巴掌的衝動,還想罵自己一聲賤~逼,好端端的惹什麼事,這下好了吧!踢到鐵板上了。

顧銘不管。

龍圖案卷集 更不會因為他們後悔就放過他們,看著他們,直接問他們,「認輸嗎?」

「這個……」

他們表示,他們不想這樣輕易認輸,覺得他們三個加起來,說不定還真能舉起兩百公斤杠鈴。

當然,這不能讓他們贏,但不是也還沒有輸嘛,萬一顧銘另外一隻手是廢的,毫無力量怎麼辦?

顯然,他們抱著僥倖心理,不甘心就這樣認輸。

顧銘看出來了。

不想給他們表現機會的他,要舉到他們認輸。

所以,他往前走,走到另外一個洋人剛才練習舉重的地方。

地上,同樣有著兩百公斤級的杠鈴,同樣是普通人望塵莫及的存在,可是他呢?再次單手舉起。

四百公斤。

顧銘舉起四百公斤,全場沸騰,比之過大年還要熱鬧。

洋人色變。

挑釁顧銘的那三位港島男子色變,臉色蒼白的嚇人,心中最後一點僥倖被顧銘的絕對力量摧毀,蕩然無存。

很久,喧囂停止。

砰!!

顧銘把手中杠鈴放在地上,目視那三人說:「認輸,那就趕緊滾,別在這裡礙眼,不認輸,那就過來舉,別說舉過頭,舉個肩都算你們贏。」

哭了。

他們哭了。

這他們也辦不到啊!!

吃瓜群眾見狀,起鬨道:「快滾吧!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

「是啊!快滾,我還等著看帥哥跟洋人的較量呢,你可別在這裡耽誤時間。」

從剛才的眾人期待,到現在的千夫所指,只用了短短几分鐘時間,人生的大起大落,著實令他們接受不了。 可是,接受不了沒用,輸了就是輸了,他們得面對現實,接受失敗者的懲罰,滾出去。

好難過。

好傷心。

好後悔。

剛開始就結束,連惜敗的機會都不給他們,直接碾壓他們,任他們是鐵打的漢子,也忍不住流出委屈的眼淚。

無人同情。

這是他們自找的。

有的只是陰陽怪氣嘲笑他們不自量力的聲音。

說得好像他們開始就知道顧銘很厲害一樣,其實呢?其實都一樣,只是比這些人冷靜一點罷了。

他們太衝動了。

現在,到了他們為自己一時衝動負責的時候。

無需顧銘提醒,他們趴在地上,開始滾,保留他們做為人最後的尊嚴。

可以預料,這是他們最後一次出現在這裡,往後餘生,不會在踏足這裡半步。

結束。

顧銘見他們開始滾以後,懶得看他們,把目光投向那三位洋人。

直接開始?

他有那麼傻嗎?

他才沒有那麼傻,不打自招,告訴洋人,他剛才聽到了他們的悄悄話。

他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問:「你們現在考慮的如何了?」

洋人:「……」

顧銘展現出來的力量讓他們心驚,說句老實話,此時他們贏顧銘的把握又少了一分。

不比了?

開什麼玩笑。

剛才都說了,他們要是不比,顧銘會直接揍他。

中午,作為旁觀者,他們還沒有切身體會,只覺得顧銘很強,但具體強到何種地步,讓他們說,他們也說不上來,只是心裡大概有譜。

但是此刻,直觀的力量展示,讓他們知道,顧銘強得過份,一拳下來,可以把他們打吐血。

這他們敢說「不」字嗎?

比,還有一線可能,不比,顧銘直接就是嚴刑拷打,該如何選擇,聰明人都知道。

光頭男子深吸一口氣說:「我們跟你比,但你得答應我們,說到做到,我們贏了,放我們離開。」

「這個肯定。」

顧銘答應,然後說:「華國有句古話,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希望我贏了你們以後,你們能夠識時務,老實回答我的問題,不受那皮肉之苦。」

洋人沉默。

表現跟剛才如出一轍,不敢輕易答應。

吃瓜群眾不一樣。

夢遇乾隆之清龍漢鳳全集 要是剛才顧銘說出這樣的話,他們會唾顧銘一臉,但是此刻,他們不會,甚至有些期待,期待顧銘問洋人問題?

有一點,不多,更想看的是顧銘跟洋人打架,錘爆這些壯如山的洋人,給他們一點厲害瞧瞧,讓他們知道,華國,卧虎藏龍,不是他們可以撒野的地方。

什麼?

吃瓜群眾現在想這個?態度跟先前截然不同?這麼的不要臉?

吃瓜群眾:「……」

他們哪裡不要臉了?他們非明要臉的好不好,否則剛才臉頰也不會火辣辣的疼。

但,這跟他們態度變化沒有關係。

他們是因為看到了希望,對顧銘寄予厚望,所以才會如此,不是剛才,都沒有想過顧銘可以給洋人好看。

不曾想過,他們又沒有實力,只能把氣憋在心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