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她整個人看起來,異常的性感火爆,一雙飽滿的人間凶胸,衣服再厚也擋不住。

「你找誰?」一名男子走過去,一臉提防地望著葉雄。

一般的人進來,都有熟悉的人打招呼,葉雄進來,沒有一個人跟他打呼吸,所以這個傢伙有懷疑。

葉雄看了眼他的衣服,見他穿著西裝,帶著眼鏡,人模狗樣。衣領下帶著一條紅帶,上面寫著伴郎二字。

還以為是新郎這麼拽,原來只是個伴郎。

「我找朋友。」葉雄道。

「誰是你朋友?」

「羅薇薇。」

伴郎眼神之中,分明閃過一絲提防,還有一絲怨恨。

這傢伙不會跟羅薇薇之間有啥關係吧?葉雄猜測。

「薇薇,他是你朋友?」伴郎朝酒桌上的羅薇薇喊了一聲。

羅薇薇抬頭,愣了一下,她根本沒想到葉雄會出現在這裡。

但是很快,她就低下頭,淡淡道:「不認識。」

葉雄早就猜到會吃閉門羹,任何一個女人,被睡過的男人扔下幾個月不理不睬,心裡沒氣才怪。

怪不得她,只怪自己太風流。

就這麼走了肯定不可能,怎麼也得哄回來是不是?

如果他現在轉身離開,那羅薇薇估計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他。

「兄弟,人家不認識你,麻煩你出去。」

伴郎把羅薇薇的話當成令箭,想將葉雄趕跑。

葉雄沒理會他,霸道地走到羅薇薇身邊坐下來。

伴郎當時就不爽了,今晚他可是跟人打了賭,要把這個波霸女警拿下。他好不容易搶到這個位置,跟羅薇薇坐在一起,準備搞好關係,誰知道才上一趟廁所,就讓人佔了,如何能讓他不憤怒?

伴郎走過去,指著葉雄大聲道:「我再一遍,請你馬上離開,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

現場的氣氛,因為他一句話,變得緊張起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葉雄身上。

新郎陸江跟新娘子正在唱歌,見這邊出狀況,連忙走過來,問道:「宋博,怎麼回事?」

宋博跟陸江認識很久,兩人是很親的哥們,不然的話,陸江也不會在結婚的時候請他當伴郎,還找機介紹羅薇薇給他認識。

宋博是個情場老手,人長得比較帥,家裡還很有錢。被他玩過的女人沒有一百也有好幾十。當他聽陸江他的同學之中有個女警,是當大隊長的,特別漂亮,馬上就動心了。

他什麼女人都玩過,就是沒玩過女警,所以他跟陸江打賭,一周之內泡到羅薇薇,誰知道才開始,就被葉雄搗亂計劃。

「江哥,這傢伙來鬧事。」宋博瞪著葉雄,心情很不爽。(未完待續。) 貴女不承歡 許玉揚、東方輝、胡慧娘、梁健再次回到了映日城的大廳之中,胖子仍然坐在那裡優哉游哉的嗑著瓜子,似乎對於剛剛的較量一點也不關心,因為他早已猜出了勝負。

東方輝臉色陰沉無比,他之前見識過胡慧娘的身手,他知道自己絕沒有半分勝算。

他更加驚奇胖子為什麼會不中截氣散的毒,他以為三個人中只有許玉揚的修為是最低的,所以他選擇了許玉揚作為挑戰的對手。

雖然他猜的沒錯,但是令東方輝始料未及的卻是自己竟然都不是這個修為最低的許玉揚的對手,非但不是對手,而且還是完敗,對方就只還擊了一劍自己便已一敗塗地。

這使平日里目空一切,桀驁不馴的東方輝內心真的無法面對這個現實,然而更加令他無法接受的是這一次失利同時意味著他即將失去家傳了二百多年的那塊天降神石。因此東方輝此時此刻的心情只能用鬱悶這兩個字來形容。

許玉揚卻抱了抱拳:「東方城主承讓了。」

東方輝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的苦笑,許玉揚接著道:「今天我們的事我們回夢異能定然守口如瓶。」

東方輝道:「玉揚大師言重了東方輝敗了就失敗了。」

許玉揚道:「東方城主何必拘泥於一時之勝負,之前玉揚曾經說過,待東方城主將神石贈與在下之後,便會與城主說個明白,在下因何要奪城主摯愛。」

東方輝強打精神道:「玉揚大師請便。」

許玉揚故弄玄虛的低聲說道:「神石現身。」

白小七很是明白事理的隱身飄出,而後將裝入自己乾坤袋中的那塊不斷閃爍著白色光芒的神石取了出來。

東方輝看著眼前這塊自己苦心參研了數十年的家傳神石,心中百味雜陳,不成想今日便在自己這一輩中拱手於人,眼中不免閃過一絲淚花,而梁健亦是眼圈紅潤。

許玉揚道了聲:「東方城主得罪了。」言畢之時探出左手將那塊正在閃爍著耀眼白光,鵝卵大小的神石掐在了掌中,然而那塊神石卻沒有發生任何變化。

許玉揚、胡慧娘、胖子三人不免都略顯驚奇,怎得今日這神石到手卻沒有半分變化?在旁邊一直看著的東方輝、梁健二人更是一臉懵逼,不知道這為玉揚大師究竟是要幹什麼。

而雲舒的聲音則在許玉揚的心頭響起:「玉揚大師發麻您能不能掐起指訣。」

許玉揚這才恍然大悟,於是急忙將右掌掐起指訣,隨即「呼」的一聲,左掌中的那塊鵝卵大小的神石便化作無數道白色光點,將許玉揚圍在當中,並緩緩的附著在了許玉揚的全身上下。

東方輝與梁健二人見此情形無不面面相覷,不知怎的,自己家中苦苦參研了數百年,竟然都不知道這神石竟然會有此變化。

東方輝情不自禁的站起身來,到在許玉揚的身邊向許玉揚身上的那團光點中抓去,卻不曾想手觸之時卻什麼也沒有摸到,只在空中一閃而過,而且那些白色光點竟沒有一顆落在東方輝的手掌之上。

而此時的許玉揚卻覺得周身上下陣陣溫熱傳來,通過周身經脈匯聚于丹田之中,而且隨著附著在身上的那些白色光點的不斷滲入自己體內的溫熱之感也是越來越甚,丹田中越來越熱,不經意間竟然已經不知不覺得閉上了雙目。

幾分鐘過後許玉揚周身上下所附著的那些白色光點終於盡數滲入許玉揚的體內,至此許玉揚丹田之內便似有了一條火線,在丹田之中稍作盤旋,便隨著體內經脈在自己的身體中運行了一周。 你好,我的上官先生 許玉揚只覺自己神清目爽,體內溫熱無比。

而眼前的東方輝則已癱坐在椅子上,看著眼前的一切,苦苦一笑:「不知玉揚大師是通過何種方法將這神石融入體內的?」

許玉揚微微搖頭:「說實話,玉揚並不知道?」

東方輝沉默無語,卻仍滿臉狐疑,許玉揚接著說道:「東方城主,時至今日玉揚自然沒有什麼好隱瞞的,自從玉揚第一次的一接觸這天降神石便是如此,只要微微觸手,神石便會緩緩滲入玉揚體內。」

東方輝微微點頭:「大師的意思是之前也是如此?」

「實不相瞞之前玄虛觀中的神石,與昨日在藏寶之地尋得的神石無不如此。因此在下才說與這神石的緣分非淺。」

東方輝微微點頭:「看來玉揚大師與這神石定然大有關聯,既然如此東方輝無話可說,只能恭祝大師再得神石,修為大成。」

許玉揚拱手稱謝,「東方城主今日之事想來還是只有你我幾人知曉,否則難免引人生疑。」

東方輝是個聰明人自然知曉其中含義:其一,許玉揚不願自己能夠將神石融入自己體內的事讓其他玄門眾人人知曉。其二,不大肆宣揚也可以令眾人不知映日城中已然再無天降神石,免得遭人輕視。其三,也可不將今日東方輝落敗之事公之於眾,免得墜了他映日城主的威名。

於是東方輝微微點頭,「多謝玉揚大師成全。既然如此東方輝便只道城中神石另尋他處存放了!」

許玉揚微微一笑,「如此最好,那麼在下就不再打攪東方城主了,就此告辭。」東方輝起身相送。

剛剛到在廳外,胖子忽然站住身子,指了指剛剛自己可出的,堆在桌子上大大的那一堆瓜子皮道:「對了東方城主,剛剛胖子不是答應您,幫您映日城的弟子去除體內蠱毒嗎?那就是解藥。」

東方輝與梁健二人回頭看了看一臉懵逼:那堆瓜子皮是解藥?開什麼玩笑?

胖子道:「你們中的蠱毒雖應該是飲食不潔所至,這些小小的毒物掛在了你們的腸子里,只待符咒響起立時便會生出來飲血傷人,所以胖子我剛剛在這些瓜子皮上都稍微加了點清濤潤腸的東西,東方城主只要將這些瓜子皮煮成水令每名弟子喝下,連喝五天諸位便可再無大礙。」

東方輝與梁健雖然聽得半信半疑,但是此時身中蠱毒,為了保住性命卻也不得不信,只得連連點頭稱謝,胖子嘿嘿一笑,隨即便化作一道青煙消失不見。

東方輝略顯吃驚,問起:「莽大師怎得不見了?」

胡慧娘道:「這小子懶得很想來又依附道玉揚身上睡大覺去了。」

東方輝微微點頭,不再多問,隨即許玉揚與胡慧娘出了映日城,東方輝一直送到城外,看著兩個人上了車開出甚遠,卻還立在原地,滿臉憤恨。

燈筆 許玉揚坐在車裡,返回到1102號別墅前,已是夕陽西下卻不知怎的別墅前後已然種滿桃花,遠遠望去當真絢麗無比,潔白的別墅掩映在花海之中入門如幻。

許玉揚心生疑惑「神仙姐姐這是從哪弄來的花海呀?」

胡慧娘笑道:「一會兒玉揚進了屋想來就能知道了。」

停好車后許玉揚急不可耐進入屋中,卻見色迷迷的黃三郎與美艷絕倫隨風兒談的歡快,看見許玉揚與胡慧娘進來這才收斂起了笑容,道:「慧娘、玉揚你們回來了,我跟風兒姑娘說好了,他願意來這裡與我們一起修行。」

而隨風兒則上前兩步,對著胡慧娘與許玉揚躬身施禮,「能得幾位上神垂青小仙感激不盡,日後還望諸位上神庇佑。」

還沒等兩人說話,胖子便已「呼」的一聲現出身來,笑嘻嘻道:「又來了一位漂亮的小姐姐,胖子實在是太開心了。」

對於胖子的出現隨風兒顯然並不感到意外,盈盈笑道:「隨風兒見過胖子神君。小仙怎敢擔得起上神稱為姐姐?」

「風兒小姐姐也好沒什麼擔不起的胖子就是喜歡叫。」說話時眼睛都要從眼眶裡飛出來了,看著胖子那副陶醉的表情許玉揚都覺得替他不好意思。

胡慧娘道:「風兒妹妹既然願意過來幫忙我等自是感激不盡,妹妹若是不棄便搬進屋中來與我們同住,若是還不習慣我看看前後桃花已然載滿,妹妹也可以宿居桃林之中。」

黃三郎呲著板牙嘿嘿笑道:「風兒姑娘就進屋來我們同住吧,我老黃對面的那間卧室都已經收拾乾淨了。」

隨風兒道:「能得諸位上神不棄,幫風兒整片桃林都搬了來風兒自然受寵若驚,而且此中還有兩位仙子幫忙照顧桃林,固我根本,隨風兒住那都是小事了。」

胡慧娘微微點頭,隨風兒接著說道:「隨風兒雖然修為低微,但也知道恪守本分是斷然不會為諸位上神添麻煩的,還請慧娘姐姐放心。」

胡慧娘微微點頭:「這個姐姐自然放心,不然也不會讓三爺去將你請來,日後我們不在之時此處一應生人的安危全仗你與另一位道友照拂了。」

隨風兒躬身施禮,「能與幾位上神於此同修,本就乃是莫大福份,如今又得姐姐信賴,小仙自當全力以赴,以報上神知遇之恩。」

許玉揚此時心中方才瞭然:怪不得今天三爺沒有跟著自己和神仙姐姐去映日城那,原來是神仙姐姐擔心大家不在的時候自己好朋友有危險,所以安排三爺去接這位桃花仙子了,神仙姐姐真是有心呀。

於是上前兩步與隨風兒稍作寒暄,隨風兒顯然依從黃三郎的口中知曉所有,對於許玉揚也是甚為尊重,寒暄后許玉揚問起張妍等人怎得還沒回來。

黃三郎道:剛剛已經通過電話了,告知他們在瞿府再住一宿。

胡慧娘微微點頭,道:「既然如此那便最好。」

言畢之時左臂一揮,紅光射出常碧瑤由紅光中現出身形,只見這隻修行了數百年的蛇妖已然幻化成一位身材婀娜修長的女人形態,只是臉型略顯扁平,鼻樑稍低,且眼角眉梢略帶幾分戾氣,遠不及隨風兒生得嫵媚俊美,但也絕對算得上是一位身材出眾背影迷人的氣質美人。

之後胡慧娘又將猴子張健與庄潔的亡魂喚來相互引薦兩位玄學真靈與兩道亡魂彼此接單打了招呼。常碧瑤不難聽出眼前這位桃花仙子修為遠在自己之上,而兩道亡魂與胡慧娘等人更是早就相識心中自是敬畏,之前在枯木林中嗜血魔性全然不見,言語恭敬。

張健與庄潔兩道亡魂,自然無法與這諸位真修相比,於是寒暄一陣之後便先行離去,許玉揚笑嘻嘻道:「猴子哥別忘了幫我向海哥帶個好。」兩道亡魂自然應下。

而後胡慧娘便又將牡丹、百合。白小七三位仙子與二人引薦,牡丹與百合得見一位幾乎修成成果的前輩心中自是歡喜,一見如故,盤談甚歡,唯獨白小七見了蛇妖常碧瑤心生忌憚,唯唯諾諾不敢多言。

見過眾人之後,胡慧娘便引著諸位神君、精靈來到別墅后桃花林中的那隻已經幻化成大泳池的圓鼎前,揮動左臂,赤金環上一道紅光射出眼見著那辦具龍骨輕飄飄飛了出來,懸在空中,擺成半條盤龍形狀,緩緩落入圓鼎之中。

圓鼎中那汪黑水泛起一陣波瀾,傳來陣陣腥臭之氣。

胡慧娘道:「這裡本是一灘毒水,我們又得了半具龍骨,無處安放便暫時藏在這毒水之中,你二人附在這龍骨附近修鍊定然事半功倍,道法自然大有所成。」

常碧瑤、隨風兒二人驚喜無比,急忙一併跪倒在地,連連拜謝:「多謝諸位神君助我二人修行。」

胡慧娘微微點頭:「碧瑤你本蛇身,且修為較淺,嗜血本性尚未徹底清除,未免擾亂你修行之心你便暫且住在這圓鼎之中,不但可以日夜與龍骨為伴,而且浸泡在這毒水之中也有易於你修為精進。」

常碧瑤連連叩首:「多謝上神成全,多謝上神成全。」

胡慧娘道:「你也不必這麼快就道謝,你在這裡住著也許護著房中眾人周全。」

常碧瑤點頭稱是,「碧瑤明白。」

隨風兒道:「姐姐這麼好的宅子后卻是一汪黑水不免煞了風景。」

其實許玉揚早已看著那汪又臭又髒的黑水不順眼,此時聽聞隨風兒說起於是笑道:「不知風兒姐姐有什麼辦法?」

隨風兒微微一笑:「且看小仙班門弄斧。」言畢之時雙臂一揮,夕陽下一陣清風飄過,萬朵桃花迎風而舞,輕飄飄灑落在圓鼎之中片刻后便已將那毒液上鋪了滿滿一層落花。

許玉揚呵呵笑道:「風兒姐姐幹得漂亮,這就好了當真是桃花林里桃花池呀,太好了。」

胡慧娘也微微點頭,胖子則笑嘻嘻道:「呵呵太好了這樣以後胖子就能在這裡洗桃花浴了。」

黃三郎眯著眼睛笑道:「胖子,以後這裡可不只是你自洗澡了,還有碧瑤那,你可要小心不能再裸遊了?」

胖子的大黑臉上一紅,:「三爺您說什麼那?胖子什麼時候裸泳了。」

常碧瑤臉上一紅,「胖子哥前來清修之時碧瑤自當迴避,萬萬不敢打攪胖子哥。」

胖子紅著臉說道:「小姐姐又再開玩笑了,咱們本是同宗,出生的時候不都是兄弟姐妹擠在一起,哪裡分什麼彼此,別聽三爺瞎說,胖子從來不裸泳的。」

眾人返還屋中,許玉揚電話下單點了無數吃食,尋寶這些天眾人風餐露宿難免腹中寡淡,加之隨風兒、常碧瑤許久未曾涉足世間,對於各色美食更感興趣,於是今日這一眾真身玄修享盡口福,直至凌晨方才各自休息。

燈筆 宋博是自家兄弟,陸江自然幫他,當下轉過身,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目光之中全是鄙視。

順著他的目光,葉雄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這才發現忘記換衣服了。

他本來穿的就是普通的衣服,先前跟柳晴打了一架,身上有幾處被劍氣刮傷,外衣破了幾個洞,露出裡面的打底衫,看起來挺狼狽的。

「兄弟,這衣服是今年新款的吧?」陸江一本正經地問。

周圍傳來一片大笑聲,所有人目光都落到葉雄身上,像看傻子一樣。

陸江不由為自己的幽默喝彩。換任何一個男人,被自己這樣羞辱,估計早就無地自容,灰溜溜走了。這裡除了羅薇薇之外,還有很多漂亮的女孩子呢。

「剛才跟人打了一架,衣服不心被颳了一下。」葉雄面不改變地道。

他剛完,宋博就抱腹大笑起來,笑得那叫一個誇張。

「衣服被砍破幾處,身上卻沒有一受傷,他當我們是傻的不成?」

眾人目光落到葉雄衣服身上,見衣服切口平整,別用刀砍,哪怕用剪刀都剪不出那樣的平口,絕對不可能用刀劈出來的。

「人家是來裝逼的,不化妝好一,能裝成功嗎?」

「這是我今年聽過,吹得最爛的牛逼。」

「兄弟,你剛拍戲回來吧?」

風言風語不停地傳出來,男人目光之中全是嘲弄,女人眼神之中全是鄙視,葉雄頓時被推到風頭浪口之上。

葉雄懶得跟他們解釋,他是來找羅薇薇的,只要能哄好羅薇薇,其他人才懶得跟他們。

「薇薇,好久不見。」

葉雄彷彿沒到聽宋博的嘲笑一樣,跟羅薇薇打招呼。

「沒多久,才三個多月而已。」羅薇薇淡淡回道。

「最近有忙,沒時間陪你,抱歉。」葉雄訕訕道。

「誰讓你陪,你又不是我的誰。」羅薇薇翻了翻白眼。

羅薇薇態度雖然很傲慢,不過周圍的人算是看出來了,原來兩人真的認識,而且看起來,關係還不普通的樣子。

「薇薇,你剛才不是不認識他嗎?」 田園蜜寵:山裡漢子追妻忙 宋博不甘心地問。

「剛才沒認出來,不行啊?」羅薇薇冷漠道。

宋博被嗆了一句,頓時非常尷尬,心裡生起一鼓嫉恨。

這裡的女人,哪個不給他面子?唯有羅薇薇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對自己愛理不理。

總有一天,老子會讓你在跨下求饒,宋博恨恨地想。

「既然認識,那就隨便坐,大家別圍著了。」

這時候,新娘子出來圓場:「薇薇,招呼你的朋友。」

「芸,你去忙,我們自個玩。」羅薇薇回道。

新娘芸是羅薇薇的中學同學,兩人關係比較好,差不多是閨密那種關係。這次羅薇薇也是看在芸份上,才來喝喜酒了,如果不是芸,她才不來呢!

對於芸嫁給陸江,羅薇薇是不同意的,因為她知道陸江是個花花公子,以前跟很多女人交往過。偏偏芸執迷不悟,一定要嫁給陸江。婚姻大事,心甘情願,她也沒辦法阻止,只能隨她。

芸知道宋博的風流史,對於陸江想將羅薇薇介紹給宋博的事情很反對,認為陸江把自己同學往火坑裡推,所以見到有個男人進來,跟羅薇薇認識,本能地出來圓場。

相識多年,芸一眼就看出來羅薇薇對這個剛進來的男人感覺不一樣,雖然依然一副冷漠的模樣,但是態度分明不一樣,那是閨密才能體會出來的眼神。

雖然不知道這衣服上全是破洞的男人是誰,但是芸知道羅薇薇眼界一向很高,能讓她動容的男人絕對不是簡單的人物,所以本能地出來打圓場。

葉雄目光落到芸身上,見她瓜子臉,桃花頰,長得挺漂亮。身上穿著晚禮服,臉上化了淡淡的妝,像鄰家女孩一樣溫柔。從第一眼,他就看出這是一個逆來順受的女孩,而且看她眉宇之間,並沒有平常女孩結婚的那種喜悅。

女人結婚應該是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但是在芸臉上,他根本感覺不到一絲喜悅,反而像強顏歡笑的樣子。

既然無愛,何必結婚?

葉雄暗暗嘆口氣,這種時候芸能出來為自己解圍,明她心地還是挺善良的。

聽新娘子這麼,宋博也不好再什麼,再就是不給芸面子,只能悻悻地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