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相公,我以前做了很多錯事,你會原諒我嗎?”

“會,會,我不怪你,我真的不怪你,娘子,你答應我,一定要好起來,行嗎?”印陽皮笑肉不笑的抱緊了唐瑤,眼角忍不住露出了淚痕。

“呵呵,我好不起來了。”唐瑤笑了笑:“想要控制修煉到巔峯的陰陽兩極功,只有以命換命。”

“什麼?”印陽如遭雷轟,道:“你怎麼這麼傻?”

“呵呵,相公,我不能看你死在宣妙手裏,咳咳……”唐瑤咳嗽了半晌,才道:“相公,你快走吧,我只能控制他的能量半個時辰,他很快就會追上來的,快走吧!”

“娘子,我們走!”印陽恢復了一點體力,抱起唐瑤上了馬,繼續向西蜀而去。

可是不多久,唐瑤就香消玉殞了,印陽頓時撕心裂肺,感覺似乎心臟被人插了一刀。

“娘子!”

印陽不能自已,淚流不止,停下了馬,仰天嘶吼,風雨雷電訣自行運轉,天地大變,風起雲涌,大雨瓢泊。

“瑤兒……”

“老天吶!爲什麼這麼對我?”

“啊……啊!”

不知過了多久,印陽抱着唐瑤,全身被雨水打透,不再吵嚷,失魂落魄的抱着唐瑤,呢喃道:“瑤兒,我要你永遠陪着我!”

無極陽火燃燒唐瑤全身,,印陽依然抱着,死不鬆手,直到唐瑤被大火燒成飛灰,印陽撕了一塊布,將唐瑤的骨灰包起來,輕輕一吻,淚水成河,將骨灰收在胸前,低聲道:“瑤兒,終有一天,我會替你報仇的!”

嘭!

天空突然降下來一道驚雷,直衝印陽劈來,印陽仰頭看去,雙眼充滿了恨意:“宣妙!”

印陽翻身躲過,騎馬便向西蜀方向而去。

嘭!

一道驚雷落在旁邊,馬匹受驚,印陽用力牽繮,才控制住馬匹,撕下一片衣服,將馬耳堵上,小心的看着天空中以及道路。

嘭!嘭!嘭!

驚雷接二連三,印陽時緩時急的躲避,一直被追出上千裏,印陽一點都沒有耽擱,漸漸的上到了臥龍坡,來到了隆重八卦陣的附近。

馬匹脫離,死在山下,印陽徒步上山,躲過幾道驚雷,來到了八卦陣附近,印陽鬆了一口氣,驚雷就此消失。

遠遠跟着的趙樂宏等人也上了山,圍到了印陽的身邊。

在半路上,印陽就碰到了他們,可是被驚雷追趕,所以避過了他們,以免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可是他們見到了驚雷,就一路追了上來。

“相公!”雪姬一把撲到印陽懷裏,大哭不止。“唐瑤姐姐她……”

“我知道,我都知道了!”印陽抱緊了雪姬,眼角也掛上了淚痕。“沒事了,都沒事了!”

“唐姑娘大義無限,讓我們欽佩不已,相信他一定會早登極樂,我們能做的就是替她報仇,殺了宣妙老賊!”

“是啊印大哥,我們應該化悲憤爲力量,爲唐瑤姐姐報仇!”

趙樂宏兄妹出言相勸,印陽搖了搖頭,笑道:“我沒事!龍天傷,你走一趟成都,如果碰到十八都尉,就帶他們來這裏!”

“他們去成都了?”

“我讓他們去搗毀宣妙的靈臺,此時應該有結果了,你去將他們帶來!”印陽心中希望他們能夠成功,拖延住宣妙的腳步,給他爭取最後的時間。

黑鐵明顯是在提示印陽,花風死在西蜀,而這裏就是最有可能藏有陰陽兩極盤的地方,印陽甚至懷疑真正的陰陽兩極盤可能就是當年諸葛孔明的八陣圖。

龍天傷離開,前往成都府去尋找十八都尉,印陽放開雪姬,看了看八卦陣,道:“我修煉一段時間,恢復實力,勞請幾位爲我護法!”

幾人各自散開,印陽便催動陰陽兩極功,開始修煉。

八卦陣附近的陰陽二氣十分密集,修練起來事半功倍,只是一個時辰,印陽便恢復了大半,此刻突然感覺四周的空氣有恙,連忙退出了修煉,擡頭看去,只見宣妙正凌空飛來。

印陽一驚,連忙反身而起,警惕的戒備着,宣妙落在了一旁,趙樂宏他們也飛身而來。

甜婚蜜愛:顧少,寵上癮 “呵,宣先生好啊!”印陽恨意萌生,撇嘴一笑。

“印陽,你竟然找到了這裏,雖然能夠限制我的陰陽兩極盤,但是依然無法改變你的命運!”宣妙看了看一旁的八卦陣,神色間有些驚恐,他剛纔追殺印陽的時候,當印陽來到八卦陣附近,陰陽兩極盤突然失去了投影,而且反噬了他,險些受了重傷。

“哼!”印陽冷哼了一聲,知道不可能是宣妙的對手,戰也不戰,轉身就闖進了八卦陣中。

依然是由生門闖陣,向休門闖去,有過一次經驗,印陽知道如何抵擋陰陽二氣的侵襲,輕鬆了不少。

趙樂宏等人看着宣妙,也是恨的牙癢癢的,但是沒有出手,戒備的避開,但是沒有離開太遠。

宣妙冷冷的看了他們幾眼,也沒有在意,似乎不願意爲了他們Lang費陰陽二氣,見印陽向休門衝去,便飛快的來到休門之前,等待印陽。

寵寵欲婚 印陽很快闖出陣外,宣妙便突然爆發,陰陽二氣衝出,直襲印陽面門而來,印陽一腳踢在陣臺上,翻身躲避,向向開門而去。

印陽明白,八卦陣似乎被修改過,但是也只能入陣之後再想辦法破陣,因爲他不知道陣法究竟是如何改變的,所以不可能有其他的方法。

嘭!

宣妙一掌劈來,陰陽二氣如大海波濤,恐怖無比,印陽躲避不及,只能強行抵抗,被遠遠的震飛,也靠近了開門位置。

哼!

宣妙再次一哼,雙掌一擦,陰陽二氣摩擦,四周的空氣幾乎爆裂,雙掌一推,將印陽遠遠的撞飛出去,從乾門進入了八卦陣內。

宣妙也連忙跟進,揮掌就向印陽殺來。

從乾門入陣,整個大陣的氣勢大變,磅礴的陰陽二氣鋪天蓋地的壓迫而下,宣妙一驚,連忙退出了大陣,而印陽跌跌撞撞的幾乎闖到中間去了。

嘭!噗!

一股大勢轟下,印陽被當即打中,張口吐出鮮血,險些昏厥過去。連忙運氣陰陽二氣,尋找起大陣的規律,向陣法中心靠去。

大陣的氣勢已經開啓,印陽不可能退出,只能向陣中闖去。

大陣中的陰陽二氣十分狂暴,但是印陽驚喜的發現,此陣的破除之法就在乾門,心中一喜,方纔被宣妙打入此地,方位有些偏移,連忙找到了正確的位置,陰陽二氣柔和了起來。

星雲控制體內的陰陽二氣與陣中的氣息融合,很快便安靜了下來,來到陣法中心,發現地面上有一個手掌大小的陰陽魚圖案,便用兩手中指按在陰陽魚的魚眼之上,陰陽二氣瘋狂的涌出。

陰陽二氣一連接起來,印陽發現整個大陣都震動了起來,陣勢完全打開,印陽感覺體內的陰陽二氣不受控制,源源不斷的被陰陽魚吞噬。

“喝!”

印陽心中一驚,連忙想要撤出,可是雙手牢牢的粘在上面,根本無法撤離,而且陰陽二氣也完全失去了控制,很快印陽體內的陰陽二氣便完全消失了。

印陽一驚,悔恨不已,可是令他驚喜的是,一股更加純潔的陰陽二氣正緩慢的涌入體內,這才發現整個大陣的陰陽二氣向天空拔升,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

漩渦升高到六十四米的高度,便掉轉而下,形成另一個倒漩渦,而漩渦的終點就是印陽所在的位置,強橫的陰陽二氣似乎強行灌入了印陽體內。 八卦陣中的陰陽二氣十分精純,印陽感覺陰陽二氣從靈臺灌入,分散到周身百骸每一個細胞,似乎每一個細胞都在吞噬了陰陽二氣之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像是在進化一般。

陰陽二氣灌注全身,慢慢的滋潤着印陽飢渴的身體,很快陰陽二氣便進入了經脈,慢慢滋潤着四十四條經絡。

手陰六道,手陽六路,足陰六經,足陽六脈,身陰六別,身陽六筋以及奇經八脈。

最先飽滿的是十二經筋,全身的皮肉骨骼飽滿之後,陰陽二氣便注入了丹田,丹田內的陰陽二氣球重新生成,漸漸飽和之後,陰陽二氣便衝破了十二經筋,將十二經筋完全灌滿。

十二經筋飽和之後,陰陽二氣便進入了十二經別,很快就將十二經別也滋潤一遍,就像是十二個瓶子,用水沖洗了一遍,然後灌滿了水。

水滿自溢,溢出來的水又流向了十二正經,八卦陣中的陰陽二氣十分驚人,就像是一個浩瀚的大海,海水不停的灌向印陽,很快十二正經也被注滿,然後就是陰維陽維、陰蹺陽蹺以及衝帶二脈。

四十四條經脈除了任督二脈之外,所有的經絡都被陰陽二氣灌滿,陰陽二氣便向任督二脈衝去。

一般來說,任督二脈是最難突破的難關,有仙凡關之稱,進一步則仙,退一步則凡。

一般人衝擊經脈關卡,都是用推蕩之法,將經脈之內的阻塞物推搡出去,擠到其他的經脈之內,等到其他的經脈突破之後,任督二脈中卻被阻塞物塞滿,成了堅不可破的牢關。

但是印陽突破的方法很特別,完全是將經脈之內的污濁物燃燒,化成別樣的能量,不僅不會阻塞後面的經脈,反而可以強化被突破的經脈。

感應到陰陽二氣向任督二脈衝去,印陽心中歡喜,感應到外界的陰陽二氣依然濃郁無比,印陽對於突破任督二脈,信心十足。

宣妙在外界看着,神色轉眼數變,其他人都遠遠的躲開,知道他們不說是否是宣妙的對手,根本就不是一合之將。所以也就不留在宣妙附近,推到了山下,全部上了馬,雪姬一直盯着八卦陣。

趙樂宏示意趙樂穎上前,趙樂穎攬馬靠近,道:“雪姬姐姐,我們還是走吧,印大哥很快就會突破,我們不要在這裏令他分心,不然反而會拖累印大哥。”

“我明白,我們走!”雪姬最後看了一眼八卦陣,扭頭就走,看向趙樂宏問道:“我們去哪裏?”

“去遼國,我們要繼續與宣妙糾纏,即便印兄今天不能斬殺宣妙,我們依然可以挽回局勢,絕不能讓宣妙汲取九州靈脈!”趙樂宏臉色陰曆,騎馬向東北方向而去。

雪姬看了看八卦陣,跟着離開了,最後就只剩下樑浩一人,翻身下馬,向着八卦陣的方向走去。

大家發現了這一幕,趙樂宏停下來看了看,嘆了口氣,道:“我們走!”

他們很快就離開了臥龍坡,而樑浩來到了宣妙附近,冷眼相視,喝道:“叛徒!”

宣妙看了他一眼,不屑的撇了撇嘴,注視着八卦陣,此刻印陽的任督二脈突破了大半,八卦陣的氣息越來越弱,宣妙猶豫了一下,從乾位邁步走進了八卦陣中。

轟!

感應到宣妙身上的陰陽二氣,八卦陣的氣勢再次混亂起來,宣妙胸前的陰陽兩極盤突然忽冷忽熱,一股極強的氣息爆發出來,將宣妙遠遠的震飛,跌落到百多丈外,神色有些驚恐的站起身來。

下一刻又怒吼了一聲,陰陽兩極功運轉起來,天崩地裂,石屑紛飛,很快揚風而起,形成了一道旋風,天昏地暗,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轟向八陣圖,天空都被塵土遮蔽,不見天日。

星際廢材:低調冷妻高調夫 風旋如同狂龍嘯虎,轟的一聲撞擊到八卦陣的防護罩上,臥龍坡隨之一震,幾乎山崩地裂,樑浩遠遠的站立不穩,險些滾落山下。

八卦陣的防護罩十分堅硬,風捲恐怖,但是沒有轟破防護罩。 絕代天師 印陽身在其中,卻受到了震盪,好在全身現在受到陰陽二氣的保護,很快便恢復了正常,連忙不計後果的控制加大吞噬陰陽二氣的速度。

轟!

大地再次震動,再次拔起七道山石土礫龍捲,分立八卦陣的八個卦位,接二連三的轟擊,整個臥龍坡都守不住打擊,下沉了十多米,八卦陣的防護罩也漸漸的出現了裂痕。

印陽敏銳的發現了這一情況,可是卻沒有辦法,只能全心力的控制吞噬陰陽二氣,樑浩再次回頭,發現了這一情況,提起了五尖四刃方羅戟,呼嘯着向宣妙殺了上來。

“哼,不自量力!”宣妙冷哼了一聲,揮手打出一塊青石,砸向樑浩。

樑浩彈腿躍起,一戟拍在青石之上,雖然不能阻擋青石,可是他卻借力彈起,雙腿一分一合,一腳踩在青石之上,殺向宣妙。

“今天就要替蜀山清理門戶!”樑浩知道不是宣妙的對手,但是爲了拖延宣妙,打算拼死一擊,五尖四刃方羅戟大勢驚人,掃向宣妙。

宣妙冷眼相看,激起更多的石塊,大喝一聲:“以下欺上,十惡不赦,不尊師長,今日就斬殺了你!”

微微頷首,石塊向樑浩砸落過來,樑浩左右橫戟,上下翻飛,將石塊掃飛,終於靠近了宣妙,揮戟斬向宣妙。

宣妙雖然將陰陽兩極功修煉到了極限,但是身手卻並不凌厲,因此不是樑浩的對手,樑浩近身之後,五尖四刃方羅戟十分凌厲,宣妙也不敢動用太強的陰陽二氣,以免傷及本身。

樑浩知道宣妙的弱點,所以近身之後,也不敢停頓,大戟連綿不斷的轟擊,逼得宣妙連連後退,沒有餘力攻擊八卦陣,樑浩見狀一喜,百餘斤的五尖四刃方羅戟轟殺起來卻輕盈無比,連貫非常,毫無破綻可尋,狂風被大戟掃起,落葉紛飛。

嘭!

印陽鬆了一口氣,任脈率先貫通了,所有的靈氣都衝向督脈,很快督脈的貫通也到了緊要關頭。

轟!

天地巨震陰陽二氣狂暴的運轉,天地黯然失色,大地崩裂出深長的裂縫,樑浩立足不穩,險些摔倒在地,宣妙頓時抓住了時機,陰陽二氣瞬間洞穿了樑浩的身體,樑浩全身一搐,五尖四刃方羅戟插在地上,搖晃了片刻,不甘的倒在地上,最後發出了一個嗓音,傳入了印陽的耳中。

“印大哥,替我報仇,清理……門戶……”

樑浩死不瞑目,雙眼緊盯着印陽的方位看着,印陽感應到一股執念,睜開雙眼,看到了最後一幕,眼神中帶有十分的傷感,十二分的仇恨。

“好兄弟,你看着,我替你報仇!”

印陽全身四十四條經脈同時一顫,八卦陣頓時崩碎,整個臥龍坡都在一股巨大的能量衝擊下,化成了齏粉,一面光芒刺目的陰陽兩極盤破土而出,傲立印陽頭頂。

“宣妙!”印陽嘶吼一聲,宣妙出現在印陽十里開外,印陽騰空而起向他衝去,陰陽兩極盤步步相隨。“拿命來!”

“想殺我?哼,你還不夠資格!”

宣妙大喝一聲,也取出了陰陽兩極盤,不進反退,揮手打開了陰陽兩極盤,一幅投影出現,宣妙頓時控制天地,一道道驚雷劈落,直襲印陽而來。

印陽一步十丈,陰陽兩極盤落到身前,外形與以前的那一個一模一樣,只是看起來古樸一些,歷史悠遠。

印陽大手一拂,陰陽兩極盤完全啓動,張開了一幅宣妙的情景,印陽很快發現了宣妙的動作。揮手控制,心中感應清晰,與天地大勢融爲一體,絲毫不顧及生命損耗,數十道驚雷出現,劈向宣妙轟來的雷柱。

轟!轟!轟!

兩種雷柱相撞,天地大變,風雲變色,能量衝擊,各自消弭。

嗡!

印陽投身幻境,竟然如真實一般,閃身出現在了宣妙不遠處,而遠處的印陽被無數驚雷劈中,消弭一空。

宣妙見狀一喜,可是很快發現了印陽,臉色大變。印陽心中也是驚訝,沒想到竟然會瞬移。

印陽控制陰陽二氣,掃動天地,所有的空氣都爆裂了開來,天地巨震,一股無法估量無與倫比的能量爆發開來,兩人各自彈飛數百里。

印陽內腑震盪一下,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投影之中的宣妙突然催動了天地,印陽也連忙照做,天地似乎瞬間被分割開來,一半陰霾森然,一半日光熾烈,兩種截然相反的能量撞擊,就引起了陰陽二氣碰觸的爆發,天地撕裂,大地崩碎,眨眼間,以兩人中間的位置爲線,整個地面分裂開來,轉瞬間形成了一個數千里寬的大峽谷,海水以及地底水涌入,形成了一個寬闊無比的大河。

嘭!

九州靈脈位於西蜀的龍脈崩裂,將整個西蜀分割開來,宣妙連忙向南方逃離,印陽全力阻止,宣妙不得不反抗,能量再次碰觸,將東吳靈脈撕裂,將整個江東分割了出去,形成兩千多裏的大峽谷。

宣妙再次躲開,向北方而去,印陽直接瞬移過去,接二連三,將九州靈脈完全分割,中原大地分成了九個分裂的大陸。

宣妙漸漸的降低了速度,印陽心中一喜,知道宣妙大限將至了,更是緊追着不放,全力催動陰陽兩極功,天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幾乎攪動了整個地球的板塊,一道無與倫比的能量柱降下,宣妙無法躲避,碎裂了陰陽兩極珠抵抗,陰陽兩極盤隨之破碎,宣妙慘叫一聲,被能量催成了飛灰。

下一刻,印陽突然笑了,落到地面,笑的無比開心。

“結束了,一些都結束了……”

陰陽兩極盤光芒逐漸微弱,印陽看到了整個天下,趙樂宏一行人一路北區,雪姬一直看着天空,眼神中帶着希翼。

龍天傷與十七都尉相遇,他們在向臥龍坡趕來……

“瑤兒……娘子……我替你報仇了!”

“樑浩,你看到了嗎?我替你報仇了……”

“花風、第五施琅、黑鐵,你們又看到了嗎……”

天下九分,趙樂宏開始了他新的腳步,所有勢力都在短暫的震驚中恢復了過來,開始了新的征戰。

天空突然金光大放,一個虛幻的人影出現在半空中,印陽擡頭看去,竟然一愣。“瑤兒?瑤兒!”

竟是唐瑤,印陽喜不自勝。

“印陽,你通過了考驗,護住了神州靈脈,現在可以走上你的宿命之路了……”

“宿命之路?什麼宿命之路?”

“神界與魔界的戰爭,需要一個人來推動宿命之輪,我帶你去找陰陽兩極盤,就是你宿命的開始,現在由你來終結……”

“如果我不同意呢?”印陽看着唐瑤,慘然一笑,沒想到一切都是唐瑤的算計。

“那時候毀滅的就不止是地球了,相公,帶上雪姬妹妹,我們可以上路了……”

印陽看了看唐瑤,又看了看手中陰陽兩極盤中的雪姬,開心的笑了,笑的十分神祕,讓人看不出他的想法。

“宿命,宿命,神魔之爭……”

【本文完www。Freexs。CN】【完本感言:這本書的成績慘淡無比,一則我不擅長寫歷史,二則我實在沒有了支撐下去的動力,所以纔會如此快的完本。我的下本書是玄幻,星空傳說類的小說《無限吞星》,如果有喜歡的朋友,可以看看,華夏墨香網簽約作品!】 八卦陣中的陰陽二氣十分精純,印陽感覺陰陽二氣從靈臺灌入,分散到周身百骸每一個細胞,似乎每一個細胞都在吞噬了陰陽二氣之後,發生了巨大的改變,像是在進化一般。

陰陽二氣灌注全身,慢慢的滋潤着印陽飢渴的身體,很快陰陽二氣便進入了經脈,慢慢滋潤着四十四條經絡。

手陰六道,手陽六路,足陰六經,足陽六脈,身陰六別,身陽六筋以及奇經八脈。

最先飽滿的是十二經筋,全身的皮肉骨骼飽滿之後,陰陽二氣便注入了丹田,丹田內的陰陽二氣球重新生成,漸漸飽和之後,陰陽二氣便衝破了十二經筋,將十二經筋完全灌滿。

十二經筋飽和之後,陰陽二氣便進入了十二經別,很快就將十二經別也滋潤一遍,就像是十二個瓶子,用水沖洗了一遍,然後灌滿了水。

水滿自溢,溢出來的水又流向了十二正經,八卦陣中的陰陽二氣十分驚人,就像是一個浩瀚的大海,海水不停的灌向印陽,很快十二正經也被注滿,然後就是陰維陽維、陰蹺陽蹺以及衝帶二脈。

四十四條經脈除了任督二脈之外,所有的經絡都被陰陽二氣灌滿,陰陽二氣便向任督二脈衝去。

一般來說,任督二脈是最難突破的難關,有仙凡關之稱,進一步則仙,退一步則凡。

一般人衝擊經脈關卡,都是用推蕩之法,將經脈之內的阻塞物推搡出去,擠到其他的經脈之內,等到其他的經脈突破之後,任督二脈中卻被阻塞物塞滿,成了堅不可破的牢關。

但是印陽突破的方法很特別,完全是將經脈之內的污濁物燃燒,化成別樣的能量,不僅不會阻塞後面的經脈,反而可以強化被突破的經脈。

感應到陰陽二氣向任督二脈衝去,印陽心中歡喜,感應到外界的陰陽二氣依然濃郁無比,印陽對於突破任督二脈,信心十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