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皇帝叫魯仲陽做什麼?

萬曆爺的身體出了問題嗎?

幾個問題在朱璃和李瑩的腦海裏盤轉着。

看到了站在屋檐下的李瑩,朱璃皺了下眉頭,走上臺階,說:“天氣這麼冷,到這屋外,是嫌裏頭太熱了嗎?”

李瑩心裏念着他這是關心她身子,屈膝道:“妾身得知三爺回來,所以心焦了些。”

“有事嗎?”朱璃的視線,銳利地掃過她的臉上。

“三爺爲何這麼問?妾身是心繫三爺,所以,晚上向來都睡不好,一有動靜,就得起來了。”

“這麼說,本王早回來了,反而是驚擾了王妃的休息。”

“肯定不是!”李瑩道,嗓音不由提高了些。

朱璃終究是看到她隆起的肚子上,扶着她進了屋裏。

兩個人接着坐在了花廳裏,一陣子功夫都沒有話。

馬維進來的時候,李瑩彷彿被嚇了一跳。她那猶如小兔子般受驚的神情,盡數收到朱璃眼底去了。

“三爺。”馬維走到朱璃面前,看到李瑩在的時候,似乎有些猶豫。

“什麼事?”朱璃問,並沒有馬維的猶豫。

馬維稍微壓了下嗓音,道:“皇上出宮了,聽說帶了魯大人到了一家藥堂,接着,尹大人奉命,到了藥堂,把人護送到了護國公府。”

一句話,讓在場兩個人同時一驚。

李瑩來不及收拾臉上的表情,手裏捏的帕子直墜落到了地上。

似乎,比起她來,朱璃的表情還好一些。

不,這本來應該是他受驚,然後她看到以後,責罵他的機會。她經常這麼做的。追究他對於以前的種種感情瓜葛。對他挖苦至極。說是她愛他的緣故也好,可真沒有哪個男人能受得了的。

再說他是三爺,三皇子,哪個皇子家裏不是多少個老婆的。她李瑩憑什麼本事可以獨佔他?他想再有多少女人都行。

以前,還覺得她人挺可愛的,挺明智的,挺理智的一個女人。其實,什麼都不是,只是一個被妒忌衝昏了腦袋的女子,平庸至極。

相比她,李敏雖然也不接受這種一夫多妻制,但是,李敏端得起放得起,自己說走就可以走,完全不靠男子的那股底氣,才真正把男子給征服了。李瑩能做的,唯一能做到的,只是和那些滿大街的女子一樣,死抓住男人不放,和着男人一塊死的趨勢。

想到這裏,朱璃悶着吃口茶,同時,鋒利的眸光在李瑩臉上掃視着。

她這個反應不對!

明顯不對。

李瑩喘了幾口氣,渾身的冷汗都冒出來了,彷彿身體陷入了泥塘一樣,隨時被死神拉入了地府裏,抽身不得。

馬維剛纔說的話什麼意思?

李敏被皇帝發現了,被皇帝抓了?

那麼,豈不是說,皇帝早知道李敏回到京師裏了。如此一來,她之前會李敏的事兒皇帝知道不知道。要是皇帝知道了,知道了她想幫李敏跑,皇帝會不會拿她怎麼樣。

太可怕了,這是欺君之罪,是要砍頭的。

李瑩的腦袋裏都是懵的,完全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要是李敏再來個壞心思,把她供出來。不,她死活都不能讓李敏栽贓成功。

“這麼說,隸王妃是回來了嗎?”朱璃邊說這話,眼角不留痕跡地掃過身旁李瑩的臉。

馬維順着他的話,說:“如今探子回來的消息,好像是這樣的,沒有錯。”

“如果隸王妃回來的話,應該許多人都知道了。”朱璃道,眼角再瞟過李瑩臉上那末藏不住的驚慌。

馬維接到他的示意,把屋裏所有人都遣散了出去,自己也出去之後,關上了屋門。

朱璃站起身,在李瑩面前踱了幾步。

李瑩低着頭,糾結手指:“三爺?三爺有什麼話要單獨和妾身說的?”

“你昨晚去哪兒了?”

總裁愛我請PK:億萬明星妻 “妾身哪兒都沒有去,一心一意在屋裏守着三爺回來。”

“你這是要逼本王把綠柳她們懸掛在樹枝上打嗎?”

李瑩一驚,擡起頭,兩隻圓瞪的杏眸子看着他,聲音裏,卻怯怯道:“三爺,這是爲何?”

“說實話。”朱璃猛地頓住腳,目光彷彿在她裝無辜的臉上割着,是恨不得把她的臉皮當場撕了似的。

李瑩咬着嘴脣,道:“是,昨晚妾身得知二姐回來了,所以,匆匆忙忙去見了二姐。”

沒有想到是真的。朱璃猛然吸口大氣。

感覺到他怒氣要發,李瑩兩隻手抓住他袍角,淒厲地喊道:“這怨不得我,怨不得我!三爺,你想想,我爲何去找她?!”

“本王也很想知道,你何時何刻,才能收起你那顆滿是骯髒的容不得其他人存在的心!”

“那都是因爲瑩兒只愛三爺一個!”

愛?!

“瑩兒爲了三爺,可以去死的。三爺爲何不信瑩兒這話?!”李瑩歇斯底里叫了一通之後,兩道淚水忽然決堤而下,低頭,撫摸起自己隆起的肚子。

朱璃看見她這個動作以後,很顯然是受驚到了。其實,只要仔細想,以她那恨李敏早恨到不得了的程度,怎麼可能幫李敏做任何事。唯一能讓她暫時在李敏面前委曲求全的緣故,只有一個。

“三爺只要想想,那晚上,瑩兒冒着大雪到皇宮裏去見大姐最後一面。可是,華小主終究沒法扛過那一關。”李瑩一聲哽咽,是再也說不下去了。

朱璃良久之後,纔好像找到了自己的呼吸似的,呼出了一口長氣。接着,轉身。

“三爺——”李瑩一驚,抓住他袍子不放手。

朱璃回頭,看着她的眸光,儼然和剛纔那滿腔憤怒已然不同了,說:“爲了孩子,你都能委曲求全,本王,不能嗎?”

李瑩吸吸淚水,彷彿被他這話嚇住,說:“可是,三爺這會兒去找我二姐,合適嗎?皇上會誤認爲三爺對我二姐——”

“隸王妃如今是籠中之鳥,憑本王一己之力,能拗得過皇上嗎?本王還沒有眼瞎到這個地步。”說到這話的朱璃,眼睛又眯了眯。想着昨晚聽說京師裏都安安靜靜的那羣人,八成,都是和他一樣的想法。

李瑩聽他這口吻透露出了一絲冷酷,心頭反而踏實了。

想必,李敏回來的消息,不會兒,應該都傳遍京師了,是要傳遍天下大江南北了。

皇宮裏,一早,六宮裏都聽說皇帝召來了太醫。一羣妃子,都生怕皇帝是不是病了。現在萬曆爺年紀大了,身體有點風吹草動的話,都足以讓所有人心驚膽顫的。

萬曆爺的孩子多。誰當皇帝,還不一樣呢。

說到李華上回遺留下來的那個女兒,被萬曆爺賜名爲回明公主的小主子,後來,沒有被皇后收到春秀宮去。主要是,聽說那之前皇后收的九公主脾氣挺大的。萬曆爺到底生怕剛出生的孩子年紀太小,去到那兒以後,被九宮主欺負了去。

兩個女兒,都是手心手背,萬曆爺到時候也不好維護誰。終究,萬曆爺把回明公主送到了景陽宮。

從此,淑妃多了個女兒。固然,這個小公主,貌似剛出生已經一點都不受人喜歡。比如,萬曆爺從來,從小公主出生以後,都沒有看過這個回明公主一眼。

是人都知道是什麼緣故,因爲聽說,小公主剛落地,太醫把公主的眼皮子一扒,發現,這公主沒有眼珠子的。

等於說,回明公主從出生起,眼睛是瞎的。

一個瞎子。

和李敏說的一樣。

只要想到這兒,怎叫萬曆爺不心頭恨得半死呢?

李敏如果知道,李華生了個瞎子,倒是肯定不會說是自己預料中的事。畢竟,眼疾這個東西雖有遺傳,但是,就像李華遺傳了王氏,是色盲,和瞎子還差了十萬八千里遠。

說會生個瞎子出來,李華產前的身體,據李敏所知的,倒是個很健康的人,只能說是,李華在懷孕的期間,恐怕是吃錯了什麼東西,導致產下了一個瞎子。這纔是科學的大夫的推斷。

回明公主送到淑妃這裏來,固然這是不受皇帝喜歡的小公主,但是到底是皇家的親身骨肉,其身上出現哪怕一點兒毛病都好,都能直接連累她這個承擔撫育重任的養母。

有實無名,豪門絕戀 小公主在月子裏,又是十分脆弱的一個身子。淑妃幾乎是日夜未眠的,守在小孩子身邊。是人看着都會說,淑妃這是比小公主的親孃更甚更好的一個母親。想那李華如果活着的話,不一定看見孩子這雙眼睛後,會把這孩子恨到半死,因爲翻身的機會都沒有了。還不如讓這孩子跟了淑妃好過。

昨晚上發生什麼事,淑妃好像是都不知情的,只是一路守着小公主。

到了早上,皇帝回宮以後,上完早朝,突然朝她這裏奔來了。淑妃才彷彿聽說了李敏回京師的事。

萬曆爺踏進淑妃的屋子裏,那是一驚,只見數日沒到這景陽宮來,當然,他這都是爲了避免撞見到那個瞎眼的孩子給心頭添堵。沒有想到,淑妃的房間變了不少。

淑妃以前屋裏的擺設,全都是迎合他來擺的,比如桌上,必定擺有一盤香茗,知道他愛哪裏的井水泡出來的好茶,必定備着。

文房四寶,隨時放在他伸手可及的地方。因爲他這人,偶爾喜歡吟誦幾句詩,高興的時候,會寫下來,蓋上皇帝的寶印。她也會隨時把他寫的東西,讓工匠馬上裱好,珍藏好,等他興起時拿出來翻看。

博古架上,更有許多,他平常到宮外遊玩的時候,給她帶回裏的小玩意兒。

可是,現在,這些東西,彷彿都被淑妃忽略了,不是說在這屋裏不見了蹤影,只是,都被挪動到屏風後面去了,彷彿是被放進陳舊室裏遺落了一樣。

萬曆爺眉頭揪了揪,只見是一隻孩子躺着的搖籃,取代了他最愛的那隻貴妃榻,放在了屋裏最暖和最舒適的位置上。

一個小娃躺在搖籃裏頭。

守護娃兒的兩名宮女見到皇帝不打招呼突然來到,很顯然被嚇了一跳,跪了下來,說:“奴婢拜見皇上。”

“淑貴妃呢?”萬曆爺問。

那個年紀大點的宮女答:“淑貴妃去了內務府,說是給小主子找件好點的被子。”

小公主既然不受皇帝喜愛,內務府那種向來見風使舵的,當然,也不會給這個小公主太好的待遇。

淑妃心疼小公主,肯定是要給小公主用最好的。自己派出去內務府的人都沒用時,淑妃只好親自出馬了。

萬曆爺肯定不知道這事兒。不過,想想內務府那個德行都是自己給慣出來的,也就沒有話發。 三國隱侯 只覺得這個淑妃,和容妃那是太大相徑庭了。

寵這麼一個,是誰都知道不被他喜歡的孩子有什麼用。

淑妃的腦子可以說是進水了。

皇帝有些氣惱。走着走着,走到了搖籃邊,倒是好像忘了自己之前對這個孩子很畏懼似的。 凌天神帝 這會兒不巧一看,發現,躺在牀裏的小娃,皮膚白淨,嘴脣桃紅,眉毛長得也好看,一隻俏麗的小鼻子,更是惹人疼愛。

李華畢竟是個美女,再怎樣,女兒長得不會醜得不能看不能見人。

萬曆爺心裏這個一驚之後,仔細想來也是如此。

要不是這個孩子的眼睛有問題,確實是一個傾國傾城的美女。

屋外,淑妃回來了,看到皇帝突然出現在自己屋裏,明顯有些受驚,急急踏進屋裏,說:“皇上要來臣妾這兒,怎麼不叫王公公讓人來說一聲,臣妾這屋裏,都沒有收拾好。”

“嗯,朕都看見了,看得清清楚楚。”萬曆爺說,沒有在這屋裏找地方坐。

淑妃聽他口氣裏好像沒有責備,瞳仁裏轉了圈光,道:“皇上是來看公主的,還是——”

“隸王妃回來了。讓她來看看回明公主,你看如何?” 248 小公主的病

“皇上,如果隸王妃來看看回明公主,是太好不過的事了。”淑妃微笑着說。

萬曆爺的眼在她臉上掃了掃:“怎麼個好法?”

“回明公主的親孃是華小主。華小主與隸王妃是姐妹。回明公主也算得上是隸王妃的外甥女。這姨媽過來看望外甥女,不是好事嗎?”

“嗯,你這話說的沒有錯。朕卻是差點忘了這回事兒。”

皇帝真有沒有忘記,難說。

萬曆爺在搖籃裏那個好像不會睜開眼睛的小娃上看了又看,接着,轉過身,走出了屋子。

淑妃送他到了門口,站住了腳,目送皇帝越走越遠,直至消失在了景陽宮大門。

朱公公走了上來,詢問:“娘娘,這——”

“公公您親自走一趟吧。不是說隸王妃如今回到護國公府了嗎?你去把隸王妃親自接過來。”淑妃邊說,邊嘆口氣。

朱公公答應了聲,轉身出去。

臨近中午的時候,李敏和李老吃着飯,從宮裏來的馬車到了。李敏原以爲是皇帝派人來,像押犯人一樣把她押到福祿宮去,結果不是。來的人是景陽宮裏的朱公公。

朱公公見到她,磕了腦袋,行了拜禮,說:“奴才奉皇上和淑妃娘娘的旨令,接隸王妃到宮裏探望小主子。”

李敏一猜,知道是指李華的遺孤回明公主,問:“小主子如今如何了?”

“小主子如今,是在景陽宮裏,由淑妃娘娘照顧着,未滿月,剛出生二十二天。”朱公公說。

想這個皇帝不算滅絕人性,沒有直接把孩子扔了。

父母再如何,孩子都算無辜。來到這個世界上,其實什麼事情都不知道都不懂呢。

李老不會放自己孫女一個人進宮。李敏也想,讓爺爺先見識一下宮裏什麼環境也好。和朱公公說了這是自己的祖父一樣略懂醫術,解釋了一番。

其實無需多做解說,朱公公消息靈通,必定都知道李老的事兒了。李老如果願意跟來,朱公公知道皇帝八成更高興。因此,李敏與李老一起坐上車,進宮去了。

車子沒過多久穿過神武門,來到了景陽宮。

淑妃站在景陽宮門口迎候來客。

這是李敏第二次到景陽宮裏來,並不陌生。想着這位淑妃,如今從被遺棄的地方,到了受重視的位置,到這一刻,看來,皇帝對淑妃都很是放在心裏的。

李敏上前一步,帶着李老,衝淑妃行禮:“臣妾參見貴妃娘娘。”

“隸王妃身子不便,快快請起。”說完這話,淑妃甚至微笑着把手伸了出去,意思要給李敏扶着。

只有情感很好的人,在古代纔有這樣互相挽手的機會。

李敏當是不敢接過淑妃這隻手,說:“娘娘,請進屋吧。”

淑妃眸光裏好像黯然一閃,只好收起自己的手,但是,臉上似乎看不出太大的沮喪或是憤怒的情緒,嘴角微然勾着,說:“都說隸王妃有潔癖,可能只有王爺,可以挽王妃的手。”

李敏接着她這話:“是大夫都有潔癖。”

淑妃點點頭,領着她進屋。

屋裏的宮女們早都有條有理的,根本不需要淑妃特意吩咐的,把準備好的茶和點心端了上來。淑妃接着又說:“午飯的話,本宮今兒就任性一次,請隸王妃在這宮裏陪本宮解悶了。”

聽這話,貌似淑妃近來都是一個人吃飯的。

李敏覺得,在淑妃這裏吃,和在護國公府裏吃,其實也差不多,都是籠中之鳥,點頭答應了下來。

淑妃看向坐在李敏旁邊的李老,像是仔細地打量一番老人的容顏之後,說:“難怪皇上說王妃的這位祖父面善。”

怎麼,李老長得真是很像某人嗎?

李敏和李老一樣疑問。

淑妃舉起的帕子捂在嘴角邊,像是掩飾笑意,說:“這位老先生的鼻子,和王妃的鼻子,不是很像嗎?怪不得,隸王妃與這位老先生投緣,把其認爲祖父了。”

原本,穿過來的時候,古代的李敏和現代的李敏就基本一模一樣的。李老在現代,是現代李敏真正的祖父,所以,說與古代的李敏也長得像,真的一點都不奇怪。

李老和李敏對此只能是面面相覷。

“回明公主在暖閣裏,那裏最暖和。小主子剛滿二十二日,不宜吹風受寒。”淑妃解釋着,爲什麼不讓奶孃把小公主抱出來給李敏看。

李敏聽這話就知道,淑妃倒是把這個不受人待見的孩子當成寶貝了,捧在手心裏疼着。

難得淑妃居然有這樣的性情。看來,這個女子,恐是把什麼都看明白了。

李敏起身,李老也跟在她後面。兩個人穿過隔開暖閣與花廳的棉帳。進到裏面的房間,確實,比外頭更暖和,而且,不是因爲燒炭的暖和,只是單純的,這個房間的位置更好,向陽。

暖和的太陽,把冬季的溼冷,全部曬的乾乾淨淨。

從窗戶裏射進來的陽光,一縷一縷的,好像金線似的,照在小娃身上,彷彿給小娃穿上金貴的錦衣。

靠到搖籃邊去看的時候,李敏和李老同時心裏頭浮現的,大概與皇帝差不多。

淑妃看見他們的表情,似乎對於這種表情見多了習以爲常了,說:“華小主,之前在宮裏也是個精緻的美人兒。小主子長得像孃親。”

那是理所當然的。

李敏隨之,按照以往的慣例,抓起小娃的手看了看手診。

淑妃在旁邊等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