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中尉是一名月靈人,卻沒有普通月靈人那樣老老實實的氣質,反而帶着一些朋人的傲氣,一開始見到此人的時候,空幻等人到時奇怪了一陣子,不過在對方習以爲常般地做出解釋之後,空幻等人也就釋然了。

這和他的教育、以及生活環境是分不開的。

在最開始從繁殖巢穴繁殖出現之後,陳曉就擁有靈魂級中期的實力,這也是靈族纔有的特色。

因爲實力不錯,加之朋族開始加速對月靈人的融合,在完成繁殖基地的一年半忠誠和常識教育之後,他被直接抽調到朋族軍事大學從基礎開始學起,幸運地成爲月靈人之中第一批進入朋族大學的學生。

此時的軍事大學的學生,主要還是由朋人組成,甚至主體還是翼人。其中的遁甲人和月靈人數量都差不多,在上千人的學校中,這兩個物種的學生都不過十幾人數量。

當然,遁甲人人數少,是因爲他們的身體素質原因;而月靈人,單純是因爲他們是第一批選擇過來的,出於謹慎,朋族沒有弄太多而已。

在整體由朋人組成的環境之中,本來這些人都可能受到鼓勵。

不過爲了避免這種情況,心理學小組早早就提出了預警,並由高層囑咐校方,爲此甚至有幾名心理學家進駐學校擔任職務。

如此一來,這些月靈人非但沒有受到任何歧視,反而得到了大部分學生的接受,享受了一個良好溫馨的學校生涯。

他們的地位等同於遁甲人,甚至因爲大腦和實力水平都比遁甲人高,在學校中很快融入了各自的團體,僅次於翼人。

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這一批的月靈人學生,自覺地將自己當做朋族一員。

當然,也因此感染了朋人的各種好壞習慣。

其中之一,大概就是這位月靈人中尉,在知道被空幻抱在懷中的楚霞是女神時,也沒有普通月靈人一樣的敬畏,反而與朋人一樣,露出了好奇和友好的神情。

這種結果,空幻也不知道是好是壞,只能等待後續發展。

然後,一行人便跟着臨時更換的嚮導陳曉,開始遊覽這一段城牆。

不過在此之前,空幻還是先聯繫了一次工業區中的城防總部,雖說升級武器是件好事,但突然間撤掉所有武器,想要一次性全部升級換裝,先不說武器廠能否應付過來,單單要是蟲子在這時候降下來,豈不就杯具了!

接到城防總部會立即將改裝好的武器安裝,並在以後注意這種情況之後,他才滿意地回過神來,隨後看向中尉。

“陳曉,你不是說來了一批裝備半自動武器的部隊嗎?帶我們過去看看,最近事忙,都沒時間去看看武器廠的進度。”

“如果是長老的話,當然可以。”中尉恭敬地敬禮,隨後卻又顯得遲疑:“不過……”

有些不好意思地轉頭指向一旁的甲言,月靈人是沒有眼睛的,所以轉頭的意思很明顯是和手指指向某個方向一樣。而且這種習慣,還是在瞭解到周圍人大都有眼睛之後,才形成的。

對方的意思很清楚,空幻長老、楚霞女神、兩名侍從都有足夠的保密等級,但甲言只是一個普通人,即便有一個侍從好友,卻也不代表他就擁有參觀保密區域的等級。

“你們先去看看吧,這兒風景不錯。”甲言機敏地微笑着說道。

“長老,要不我留下來。”

不愧是好友,雖然一個是朋人,一個是遁甲人,而且還都是男性,但卻無法阻止兩人的純潔友誼(無誤,真的是純潔的)。

面對這種情況,空幻也不是不識趣。

點頭表示同意之後,剩下三人跟着陳曉,步入了被士兵打開的城牆入口。

然而就在關閉了城牆大門後,陳曉中尉卻突然變得嚴肅起來:“長老,事實上我們覺得,城牆的防禦恐怕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城牆的防禦起不了多少作用?這是怎麼回事。

緊皺眉頭的空幻,並沒有因爲這話而產生太大的不滿。

來自人類社會的經驗,使得他更清楚城牆這東西,在人類步入炮火時代之後,就開始被各種臨時或永固防禦工事取代。很多時候,城牆已經成爲一個象徵、或者對內的工具,而非對外防禦工事。

但這些東西,他在當初設計城牆的時候並沒有說出來,只是稍稍提了一下當前武器與城牆的相互效果。

並非隱瞞,而是不需要。

畢竟,這裏是雙月星而不是人類社會,衆人所面對的敵人,也是有不少以近戰和中短距離戰鬥爲主的蟲族,而不是因爲身體脆弱,而全員裝備遠距離熱兵器武器的人類。

真要打起來,一直狗狗就能對付十幾名失去槍械武器的普通人類士兵,以他們的軍刀等武器,很難對狗狗造成傷害;而一名原人卻可以對付兩三隻狗狗的圍攻。

當然,這並不是說朋人中的原人就能在與人類士兵對抗時,以1人之力對抗幾十人了,這東西不是這麼換算的。

隱婚厚愛:江少的神秘丑妻 同樣的,誰又能說清楚,扛不住多少熱兵器火炮的城牆,在面對蟲子時,就不能產生有用的效用呢?

至少軍事院分析的分析當中,考慮了當前蟲子標本的情況之後,曾得出過:城牆在面對蟲子衝擊時,位於城牆上的防守方,可以獲得很大的優勢。

不過作爲一線士兵,很多時候他們的想法,甚至比大部分時候悶在後方,只有需要纔出來看看的專家們要準確很多,所以空幻並沒有制止陳曉中尉,而是讓對方做出解釋。

“長老請看……”對於空幻能夠讓自己繼續說下去一點也不意外,不願廢話的中尉輕輕拍了拍路過的城牆牆面,一面帶路,一面開始自己的解說。

“我們的城牆,因爲體積的原因,一開始就根本沒法用鋼筋水泥的方式來建設,那消耗的鋼鐵是個天文數字,即便是現在水泥消耗,據說也挖出了很多大坑,弄沒了多座大山,拓寬了N條大河。”

“咳咳,畢竟我族的鋼產量有限,很多都另有他用,而城牆一開始的設計目的也是隔離內外與阻擋動物,所以這方面也是沒法的事。”

這方面空幻作爲長老當然瞭解,因爲很多文件雖然不需要他批示,卻也看過。

朋族才發展了這麼點時間,鋼鐵工業與其他工業一樣並重發展的同時,因爲科技和工業的發展是個整體,不可能厚此薄彼。

以現在建成的各個工業區以及G01鋼鐵工業區計算,全年鋼產量之中,粗鋼產量也才勉強擴展到100萬噸,各類合金鋼產量更是隻有7萬噸左右。

然而,各地的建設都需要鋼鐵支持,特別是浮空要塞和戰艦用的特殊合金鋼更是屬於其中的大頭。

現如今,單單一艘第二代戰艦所需的合金鋼,就需要幾千近萬噸,浮空要塞那就更別說,那東西是以六位數的特種鋼鐵需求爲基礎計算的。

而其它零零碎碎的鋼鐵需求也不在少數,領土浮空島需要加固、電磁武器需要材料、永固建築需要鋼筋……別看這100萬噸產量貌似還行,可這東分一點、西挪一點,幾乎是眨眼之間就沒了。

可想而知,朋族現有的鋼產量缺口有多大。

而現在這點鋼產量,要什麼事情都滿足顯然非常不夠。

即便是各地製作工廠加班加點,但工廠的建設需要時間,不可能一蹴而就。

對於這些問題,朋族當然也認識到了,並且也在積極地尋求解決途徑。

只是,因爲各個工業區都需要擴容,忙不過來,若非現在月靈人技工的培訓體系已經建立,使得朋族不至於出現人員缺口,否則政府很多管理者恐怕都會急的跳浮空島。

“現如今的工業是一個整體,鋼鐵的問題要解決,其它產業的問題也要解決……”

稍稍說了些廢話,一次夾雜核心內容之後,空幻才說道實質內容:“G01的鋼鐵工業正在擴容,預計在今年年中就能夠達到年產150噸的設計水準。不過,即便擴容,到時候大部分產量恐怕也會……”

投給中尉一個你也要理解的表情,空幻顯得很是無奈。

因爲劍魚暴露出的衆多問題而需要重新整修的第二代戰艦第一型號,現在就需要近3000噸特種鋼需求;而修改設計之後,已經開始在船塢中搭建骨架的第二代戰艦第二型號,也需要近6000噸特種鋼,以及其他原材料想消耗。

但看這些,空幻就知道,大部分鋼鐵產量,恐怕都會轉入戰艦的建造;即便是重要的浮空要塞,恐怕都只能排到第二位了,畢竟那貨的鋼鐵需求量太大了。

因此,城牆這種鋼筋消耗極大,實際效果卻又不是很大的東西,恐怕在短期內是別想獲得足量的鋼材。

所以,空幻只能搖頭。

“城牆用鋼筋恐怕短期內沒有辦法,還是說說你們現有情況,亦或者有什麼實用方法吧。”

雖然心裏恐怕也有得到這種結論的準備,但陳曉中尉的臉上還是露出了一絲失望。他們作爲城牆防衛部隊,可以說這城牆就是他們的生命保障。

城牆越完善,他們也就越安全。可有些時候,真的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還是那句話:錯的不是我,是世界啊!

這可惡的世界爲什麼要弄個蟲子過來,讓朋族慢慢發展不好嗎?

搖頭將這些遺憾揮去,中尉調整情緒繼續解說。

“現在的城牆是純水泥防禦的,防禦性能也只是比岩石強上那麼一些,即便是添加了一些諸如:竹筋,韌性廢渣,固體水泥柱等物質,並設計了特殊的建築結構,以提升城牆的防禦力。遠遠看來,城牆就像綿延的整齊山脈。”

“不過,這些高大的城牆,在試驗之中實際防禦力,也只能抵擋200mm城防炮某一點連續射擊5次;至於500mm超級炮,雖然不知道那種炮的具體實力,大概也就一炮了事。”

(500mm啊,真是讓你失望了,現在我族還麼做出來。)

空幻鬱悶地偏頭看向它處,因爲能量輸出功率的問題,500mm炮的能量需求太大,這不是提供多少電核的問題,而是需要能夠承受如此大能量衝擊的線路等材料,朋族還沒能力製作出來。

現在朋族的最高水準,也就251mm炮,那個1還是莫名其妙被添上的誤差值。

不過沒注意到空幻的表情,同時也沒去等空幻幾人的詢問,中尉就已經就自己之前所說的東西,自覺地做出瞭解釋。

“實際上,主要還是因爲體型和鋼筋的問題,現在的城牆實際上就是一個沒有骨頭的軀體,建造到這個高度已經接近極限。若是再高,那麼寬度也必須更高,坡度卻也必須放緩,否則一旦某個區域碎裂,影響的就是一大段整體。”

“先不考慮寬度增加的水泥需求那個天文數字,單單坡度放緩,就會導致城牆的意義消失,雖然看起來像,但我們造的不是山脈,而是城牆。”

無論是空幻還是楚霞,在聽到這些之後,都開始皺眉。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貌似巍峨強大的城牆,沒想到更像是一個豆腐渣工程。

更鬱悶的是,這工程成爲豆腐渣的原因,還不是貪污腐敗偷工減料之類可以避免的,而是受限於朋族現在整體的工業水平。

說簡單點,那就是朋族這幾個工業區的城牆,因爲高度、對抗的敵人考慮、以及長度等問題,實際上已經超出了朋族現有工業水平所能達到的程度。

但是,靜下心來仔細想想,朋族現在又有多少東西不是這樣呢?

浮空要塞,一羣人小心翼翼地計算着要塞所增加的每一兩重量,對要塞產生的影響,即便細心到這種程度,依然問題不斷;

浮空戰艦,作爲核心的浮石,其驅動原理,事實上都沒有任何一位科學家找到頭緒,人們只是會用,不是瞭解。而作爲朋族自己設計的、戰艦移動動力的提供者——磁場引擎,也只能驅動戰艦橫移,而無法在失去浮石動力的情況下,支撐飛船浮空,強度不足;

電磁炮,這東西看起來衆人瞭解的最多,但實際上現有電磁炮設計,更多是源自高能量的朋人個體們,在使用電磁炮時所總結的能量驅動經驗,從而做出的外置版本,雖然原理簡單,但材料限制很高;

……

不過,即便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面對當前蟲族的步步緊逼,朋族也不得不站起來,利用一切能夠利用的東西,爲對抗蟲子做戰爭準備。

問題,只要不是緊迫的,只要不會在蟲子出現後產生麻煩的,都可以推後。

無論那些奇怪的東西,朋族對其原理能否理解,只要知道怎麼使用,只要不會對朋人產生現實的傷害,只要能增強朋族在對抗蟲子時的實力,都可以拿來使用。

其中一個數據:60%的朋族工業生產,也可以說雙月星60%的工業生產,都已經轉向了軍工。

由此可見朋族爲抗戰所做的準備。 思緒轉回城牆,空幻想着中尉之前的對比,就不由地撓頭。

蟲族常規的能量球(戰錘長老在隕石內部遭遇的那種)的轟擊力,就已經不下於朋族的100mm級城防炮;蟲族高級兵種(現在遇到的)腐蝕龍,其腐蝕球產生的傷害力度,也與100mm級城防炮差不多;至於那個隕石基地中秒殺第一代民用浮空船的電漿炮,其殺傷力更不下於200mm城防電磁炮;

何況,朋族現有武器的攻擊方式:外置武器基本上是物理轟擊;個體成員則基本上是肉體和能量兩種;

而蟲族,卻有着能量球侵蝕、腐蝕球腐蝕、電漿球融化、鋒利砍殺等等各種類型。

相比起來,朋族的武器問題,恐怕除了射速、威力之外,還有着單一這種致命缺陷,而要解決,可不是一句兩句能夠完成的。

“真是麻煩。”

以手捂額,空幻習慣性地招手,想讓身旁的侍從記錄,突然想起對方已經被自己給留在了外面,照顧對方的遁甲人好朋友。

“還是我來吧。”

相當瞭解空幻習慣的楚霞笑了笑,將手中的書本放下,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掏出一本小冊子。仔細一看,竟然就是記錄了空幻一路上,讓侍從記錄的問題點這些內容的冊子,這不得不讓人感嘆。

“果然還是女人心細些啊。”

如是讚許了一句,空幻繼續抱着在書寫中的楚霞,轉頭看向陳曉中尉。

“聽長老你們的想法,想來未來的我們能夠發展地更好,而城牆這種問題,相信長老們其實也想到了吧。”

稍稍恭維了一下,聰明的月靈人中尉正好走到一個射擊口。他遲疑了一下,隨即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外面的世界。

這種孔洞,在城牆外部的開口很光滑,大小也不過拳頭,而且還裝備了鋼化玻璃作爲防護。

平時作爲觀察孔,射擊時可以將阻攔的玻璃取出,以方便射擊。外部的開口離地至少也有17米,一般也不擔心會出什麼的問題。

此時的空幻通過中尉刻意留出的空間,也透過射擊孔望向外面的世界,不過除了能看到開闊的平原區域(被朋族清理出來的)外,就只剩下白茫茫的一片。

城內有清掃過白雪,城外卻沒有,城裏城外就成了兩個世界。

放眼望去,只透過視覺,空幻似乎都看到了影影綽綽的建築痕跡,但那不過是一種心理作用。

在地面世界,現在除了工業區,外界那些曾經作爲朋族的村落、小鎮甚至城市的地方,已經被懷舊的朋人們或者整個搬遷,或者完全掩埋,曾經朋人的痕跡,只剩下正在被大雪和植物掩蓋的道路而已。

許多年後,如果朋族還存在,和平的人們或許會將這些地方挖掘出來,作爲珍貴的歷史見證;

若是朋族已經不在了,那麼,也會成爲‘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失敗而滅亡的種族,它叫朋族’的證據。

“我想這些幹嘛?”

苦笑着搖頭收回視線,重重地摸了摸臉後深吸一口氣,空幻換上一副堅毅的面容。

至少,自己要對自己有信心。

這東西,他早就知道,而且,也已經漸漸理解。

這時,中尉的解說還在繼續。

“事實上,各個工業區的城牆,主要作用,還是能用來阻難蟲子的底層地面兵種。如爪子也只有半米不到的純近戰用狗狗、跳躍高度只有15米以下的跳蛛、腐蝕液強度不過20mm電磁炮殺傷力的毒刺蛇等等這些中近距離戰鬥兵種而已。”

“而且,城牆更大的作用,還是用於降低蟲子們的衝擊速度,擠壓蟲子們的相互間隔,一邊我們大殺傷性的電石炸彈等武器使用。”

哈嘍,鬼小姐 總裁溺愛請剋制 如是說了一句,中尉突然補充到:“在考慮到這些問題之後,我們已經和工業區管理者討論,並準備提交防禦修改計劃。計劃中,我們城防部隊將降低城牆的純防禦作用,將更多的力量集中在其它幾道防線。”

說到這兒,中尉露出一個嗜血的微笑:“也就是說,我們考慮將城牆作爲一種攻擊輔助。”

“啊?”

愣了一下,空幻和楚霞相互對視,漸漸露出欣慰的笑容。

而這次,換成了楚霞發言:“想法很好,這方面我們會督促軍事院儘快做出決定,並推廣各地,多謝你們爲大家所做的事。”

“這是我們應該的。”謙虛地接受了楚霞的讚許,中尉心知此次的表現不錯,也難免有些興奮起來。

“事實上,城牆問題很多人都有發現。城防部隊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演練,時間久了,這東西即便沒有明說,但大多數人也都能感覺得到,我們也只是先提出來而已。”

“哦,繼續。”空幻點頭。

“嗯,所以大家的主要想法:以城防武器的殺傷力,在遠距離消滅敵人;以城牆的阻敵能力,在近距離狙擊敵人;以工業區內部設施爲依託,在零距離蠶食敵人……”

繼續開始帶路,衆人的眼中已經出現了道路盡頭的大門。

大門上方有兩個編號,一個,是中尉此時所負責的這個城牆段的;另一個,則是大門另一邊城牆段的。

平時,城牆內部這種隔離大門是敞開的,只有在特殊時候(例如某個城牆段被攻破)之時,這種如同氣壓密封大門纔會被關閉。

而現在,顯然還不是戰時,這裏的大門卻處於關閉狀態,那麼顯然只有一個原因:裏面有保密部隊。

“一開始面對記錄中所說的蟲子蟲海戰術,不瞭解情況的我們就申請了幻界製作者,爲我方與蟲族戰鬥,進行了一次攻防演習,可結果很不好,我方基本上是一觸即潰,城牆的作用的確擋住了很多地面蟲子,可天空……”

猶自搖頭,直到發現空幻幾人擔憂的神情,這位中尉才突然醒悟過來,這可不是打擊上層信心的時候,急忙做出解釋。

“不過,有了那次的經驗,我們當然會對各種問題進行改進,而且現在,有了這些半自動武器,也算是讓我們看到了一個希望。”

停下腳步,前方的道路已到盡頭,氣密大門的門鈴被中尉輕輕暗下,這一面聽不到聲音,但不一會兒,大門上一個裝有鋼化玻璃的窗口,覆蓋着對面窗口的鐵板被掀開,露出一對深黑色瞳孔。

“是……哦,是中尉啊,什麼事?”

語句聽起來倒是很平和,還帶着親切,可語氣卻顯得有些冷冰冰的,讓人無法親近。

向此人說明身份,主要是空幻等人的身份,並經過驗證之後,大門才緩緩開啓。

隨後,陳曉中尉卻向空幻三人點頭示意,隨後說道:“這裏已經離開我的防區,一般情況下,沒有城防指揮部的允許,我是不能過去的,所以請長老見諒。”

“沒什麼的,這一路多謝了。”

“應該的。”

隨後,此人就向接待空幻三人的朋人說明了一些事情,揮手之後,返回自己的防線。

※※※

隕石事件之前,有軍事院的參謀曾經宣稱,有了單兵電磁武器,朋族將整體步入靈魂級的殺傷力階段(只是殺傷力),並一舉成爲雙月星最強種族。

私底下,更是有人大膽地認爲,全面換裝第一代電磁武器(單發單裝)的朋族,已經天下無敵了。什麼惡之月,都不過土雞瓦狗爾。

但很快,隕石事件就給了這些人重重地幾道耳光,至於其中被扇的有沒有空幻等人,這裏就不提了。

隕石事件之中,雖然朋族獲得了最終勝利,但損失也是極爲慘重的:不過幾日戰鬥,其產生的傷亡,已經比得上當初朋靈戰爭中平均一年的傷亡數,更是超出了朋黑戰爭時期那幾個月產生的傷亡總數。

這其中,電磁武器的確產生了很大的輔助作用,若是沒有它,朋族的傷亡肯定會成倍增長,甚至有可能導致第一次接觸戰的全面失敗。

但是,所謂的‘無敵言論’卻因此也土崩瓦解,朋族內部不在少數的自大者們剛剛冒頭,就被隕石蟲子們狠狠一擊,其中甚至包括空幻。

這麼看來,不知道是不是應該感謝一下那可隕石。

而在戰鬥中,電磁武器爆發的問題層出不窮,這種當前對抗蟲子,普通人使用起來最有效的武器,受到了更大的重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