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主子,有一段時間了。”

“你去找他吧,你們兩個就這麼拖着也不是個事,孫慕楓都這麼大了,還沒娶妻生子,孫家就他一個兒子,拖下去不是辦法。”

“主子,您這樣,我怎麼走得開?”

“有幻蝶幻影呢,我這輩子就害怕的就是耽誤別人,我壽命無限長,有的是時間,你去吧……”

傲雪看着小幽的側面,有些猶豫,早上接到採魅的電話,聽採魅透露的消息,鬼太子在長白山腳下的一個小鎮裏,和馨馨姑娘一起消失了。

不知消失去了哪裏,這件事告訴主子的話,她一定會跑去長白山,對於鬼太子,她從小到大都寵的緊。

可是醫生說,她最好還要靜養半個月,才能完全復原,凡人斷骨要重新養好,最少得兩個月,哪能東奔西跑呢!

小幽看見傲雪沒說話,側眸看她,見她雙目放空,若有所思。

問:“傲雪,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孫慕楓要娶妻了?新娘不是你?”

傲雪猛擡起頭,把小幽身上的衣服攏了攏:“主子,你說什麼話呢,慕楓哥哥上個月才向我求的婚,我沒答應罷了。”

“你怎麼還不答應呢,我說你們兩個拖下去有意思啊?你要知道,孫慕楓是凡人,凡人年齡只有短短几十年,他現在都多大了,你還要拖他到幾十啊,你趕緊答應下來,然後選個黃道吉日把日子辦了。”

“別跟我說什麼人鬼不同道的混話,不想耽誤他!你都耽誤他二十年了,還想耽誤一輩子……”

傲雪低頭,小聲道:“主子。”

“好了,你快去孫慕楓那吧,我給你三個月時間,把這件事定下來,要是結婚,你這邊的嫁妝我一手包辦,公司發展到如今規模,你有一半的功勞。我不能在耽誤你了。”

傲雪輕聲嘆着氣,猶豫許久才說:“主子,早上我接到採魅的電話?”

一聽採魅,小幽語氣凝重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傲雪幽幽的說:“鬼太子殿下,在東北……”

“東北,君凌上東北做什麼?”

“馨馨姑娘在東北,好像尋人,鬼太子跟着去了,他們二人在長白山腳下的一處地方,消失了,是一名叫寒意的年輕人,打電話給鍾毓的,現在鍾毓正趕往東北,而且馨馨姑娘收養的一隻小鬼,也在此處失蹤。”

小幽站起來,神色焦急道:“君凌怎麼可能無緣無故失蹤,在凡間,他鮮少有對手的,還有馨馨到底是出了什麼事,那小丫頭不至於惹上什麼不該惹的……”

“不對,莫不是馨馨的存在,被嵐宜知曉,想要除掉她?”

傲雪低頭:“採魅給我打電話時,也曾這樣說過,說嵐宜公主已經知道馨馨了,殿下明確的提出分手,嵐宜公主大怒,當殿下的面想要殺掉馨馨姑娘……”

小幽眉宇糾結,她就知道會發生此事,君凌明明就不喜歡嵐宜。

當時天界下詔書,君無邪怎麼就接下來。

這回好了,出事了。

“主子,其實鬼王大人也有爲難的地方,當年的九轉還魂丹,他被迫無奈必須娶冰瑤公主,但略施小法,撮合夏侯公子和冰瑤公主……”

“所以說,出來混遲早要還的,這回好了,還到兒子身上了,我就沒見過這麼坑兒子的。”

見主人這麼生氣,傲雪無奈說:“主子,現在不是生氣的時候,爲今之計,還要想想,鬼太子去哪兒,要不您跟鬼王大人和好吧。”

一提到君無邪,小幽就來氣。

“和好?和好什麼?兒子被他坑的都沒影了,要我原諒他,還主動去找他?他的那些糟心事,我當沒看見過?不行……傲雪,你馬上給我定去東北的機票,我等不急了,要立馬過去看看。”

“主人,這可使不得,您的病還沒看好呢。”

“行了,你別想說服我,都住了一個多月了,我身上難受的都起疹子了,今天就訂在東北的機票,馬上去辦。”

傲雪還想說什麼,小幽站起來,開始收拾東西了。

她退出去,去隔壁休息室打電話訂票。

心中,略隱隱不安,總覺這一趟會什麼大事。

打過電話後,發現去東北附近的幾趟航班,都沒飛了,要等到第二天。

回到房間裏,小幽還在收拾衣服。

傲雪站門口道:“主子,今天晚了,都下午快六點了,沒有航班了。”

“那就定高鐵票。”

“主子,高鐵要轉車和等車,也要十幾小時,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八點有一趟航班。”

小幽收拾衣服的手放下來,擔憂的坐在牀上,嘆氣。

“唉,傲雪啊,你說我這當媽的,是不是不夠稱職啊,兒子出了這麼大的事,我竟一點都不知情,馨馨多好的一姑娘,要是被嵐宜盯上,那不指定凶多吉少了,她哪裏能玩的過嵐宜啊。”

“主人,您別擔心了,鬼太子殿下一定會保護好馨馨姑娘的,您應該慶幸啊,他們兩人一塊失蹤的,就嵐宜公主對殿下的傾慕之情,不會傷害到殿下的。”

“但願吧。我這心裏一點都不踏實,一個月裏,我想了好多,我和君王想都二十多年來,突然發現他還有好多事情瞞着我,對他生前,我一無所知,現在就指望着君凌和馨馨,能夠平安回來,別在出事了。”

傲雪把電話收起,想着這段時間有點怪。

往常主子和大人吵架了,不出一個星期,大人一定會找回主子的。

現在都一個多月了,主子還沒挪地,也沒到處跑,大人爲什麼還沒找主人回去呢。

難道,大人被什麼事情耽擱了? 小晨這幾天感冒了,不是很舒服,早上起來晚了,沒及時給鳳子煜叫早餐,鳳子煜倒是不怪他,自己打電話訂餐了。

原本準備去紐約的,半路出事後,就在醫院對面的酒店住下來。

住的也是三層,和哪位小姐病房遙遙相望,每天起來,鳳少第一件事就是看病房裏,哪位龍小姐是否安好,病情是否有好轉。

有時候不放心,會派遣自己去醫院裏問,但大多時候站在酒店落地窗前遙望。

一個月時間,他出酒店日子屈指可數,紐約方面打了好多電話給他,催促他迅速前往,全部被他回絕,煩了乾脆不接電話。

這麼多天,小晨也看出來,對面那位小姐是鳳少的初戀,不過初戀結婚了,他不方便打擾,便在對面住下來,守候她。

這都天快黑,鳳少任舊坐在落地窗前,桌上拜訪的咖啡,已經涼了。

小晨問:“鳳少,要幫您重新沖泡一杯咖啡嗎?”

鳳子煜拒絕,並站起來:“小晨,她好像發生了什麼事,在收拾衣服,你過去看看。”

小晨回答道:“好。”

“晚上您要吃點什麼嗎?我方便幫你點餐……”

“不用了,你先去把她的事情瞭解了。”

“是!”

他其實能聽得到小幽和傲雪之間的對話,君凌出事,馨馨是那個小姑娘吧,都長大了,還和君凌成了一對。

君凌,印象裏還是個奶聲奶氣的一歲大的孩子,生具靈性,天賦異稟,修爲極高,似乎之前都到達了合體三層,現在恐怕合體圓滿了,就飛昇成仙了。

二十年過去,當年那個小孩子長成什麼樣了。

成爲頂天立地的大男人了?

心中,竟有些期待。

一個小時後,小晨帶了一包藥回來,敲門進去。

鳳子煜落地窗拉上了,但沒有全部合上,始終留有一條縫隙,小晨知道,是爲了預防對面出事時,他能第一時間趕到。

對面那間病房要是不關燈,他絕對不會早睡的,一個多月都是這樣。

小晨說:“那間病房不顧醫生的勸說,辦理了出院手續,主治醫師說,沒什麼大礙,但後期要是治療不到位,還是落下病根,讓她們帶了好些口服藥走。”

“看護的護士說,東西收拾好了,明天訂了去東北的票。”

鳳子煜站在落地窗前,繁雜街頭的路燈,透過窗簾縫隙,照到他消瘦清雋的臉上。

他眉目微垂:“我知道了,你去休息吧。”

“鳳少,那我們……明天要退房嗎?”

“退房,定機票……”

“定去哪裏的機票,去紐約還是……”

“東北,長白山最近的地方,不,不定機票,連夜把我的私人飛機送過來,在東北安排好直升飛機,長白山下有個長白山鎮,下了飛機有直飛長白山鎮。”

小晨:“好的。”

心中卻嘆了一口氣,這樣下去,恐怕去紐約遙遙無期了。

小晨關門,退出去。

鳳子煜看了眼對面玻璃窗,窗簾已經拉上,站起,進浴室沐浴。

十幾分鍾後,頭髮滴水,身上裹着浴巾,打開門……

一股陰鬱冰冷的鬼氣,瀰漫整個房間。

他站在浴室門,向裏面望來。

落地窗前,君無邪一襲黑色龍袍,狹長鳳目凌厲,冰雕玉徹的臉上冷峻,雙手打開,長長的廣袖落在椅架上。

眸底冷幽凝寒,直視對面醫院哪家病房。

“許久不見了,鳳子煜。”

鳳子煜走出病房,走到衣櫃前,打開衣櫃,拿出浴袍。

將圍在腰間白色浴巾落下,換上浴袍,走到君無邪身邊的椅子。

他問:“要喝點什麼嗎?”

君無邪目光含威,意味深長看他一眼。

“你,見過她了?私下見過面了?”

鳳子煜轉身,冰箱旁邊取出冰塊,酒瓶打開,紅酒斟上,拿了一杯放在君無邪面前。

給自己倒下一杯酒,飲下一口紅酒說:“見過了。”

君無邪站起,微怒道:“你……你和她說了什麼?這一個月來,你就這麼偷窺她?”

“無意中碰到的,是,這一個月來就這麼偷窺,原本該去紐約的,你遲遲不尋來,又擔憂她會出什麼事,就這麼拖着了。”

君無邪雙手握拳,瞳孔血紅:“她是我的妻子。”

“我知道,但你這個丈夫,未免太失敗了些。”

君無邪怒氣又被他挑起,怒道:“你給我閉嘴,本尊還由不得你議論是非。”

鳳子煜舉着紅酒杯,薄脣淺笑,問他:“君凌出事了,你可知道。”

“本尊已知道。”

“有什麼看法……”

君無邪目光落到對面房間內,躺在病牀上罵他的小女人身上,目光有幾分寵溺。

“我讓人查了,嵐宜公主所爲,有消息,說嵐宜公主知道馨馨懷孕,孩子是君凌的,她氣瘋了,大發雷霆,失去理智,私自動用了阿鼻地獄將馨馨吞噬,讓她在裏面受折磨,無法出來。”

鳳子煜將酒杯放下:“手段真是狠心,比當年凌幽更狠呢,阿鼻地獄,凡人進去屍骨無存,還是一個懷了孩子的孕婦。”

一說到凌幽,君無邪發怒了:“凌幽還不是你教的,別再跟本尊提起這個名字。”

鳳子煜淺笑:“事情發展呢?

“君凌當時和馨馨同時在長白山鎮上,二人當時鬧什麼矛盾了,正當君凌送馨馨去醫院產檢,恰巧醫院鎮壓的地獄入口封印,被人打開,裏面惡鬼大白天的被人放出來,醫院人多,病人醫生都慌忙四處逃串。君凌進醫院去封印,把馨馨留在車上。”

“這一進去,卻中了調虎離山之計,馨馨被瞬間轉移往上飄,好在君凌在馨馨入阿鼻地獄口前,將她尋到,兩人同時被阿鼻地獄吞噬。”

“他身邊帶兩位將軍,兩位將軍回來所說。”

鳳子煜口氣凝重幾分:“阿鼻地獄,進去就出不來了,魔域之所以被幻滅,數十萬人,全部關押在阿鼻地獄被,沒有一個放出來的。”

“那些飛昇成仙,爲上仙,上神的大能者,被打入阿鼻地獄,也沒聽說有人能逃脫,君凌和馨馨……”

君無邪雙手握拳:“本尊的兒子脾性,我最清楚不過,他的女人懷孕了,懷了着孩子,他一定會將馨馨帶出來。” 鳳子煜舉起紅酒杯,一下飲盡:“如果君凌能出來,最好不過,但是有什麼可以幫到他的嗎?”

說道這個問題,君無邪雙目冷凝。

“阿鼻地獄,是在魔域……”

“是,幾千年前就在魔域矗立至今,不過阿鼻地獄存在太久了,此時怕已變成遲暮老人了。要出來也不是沒辦法,除非裏面關押的所有魔域高手和神仙大能,聯合起來,倒是能闖過阿鼻地獄。怎麼,你想進入阿鼻地獄?”

“本尊想把阿鼻地獄轉移到冥界。”

鳳子煜站起來,直接拒絕:“不,當年魔域被幻滅,阿鼻地獄立了很大功勞,地獄之口一打開,方圓幾百上千裏的魔族百姓,被捲入阿鼻地獄中,現在阿鼻地獄被天界所控制,天界窺視冥界很久了,當年魔界不肯聽令合併天界,被慘遭滅族,今日你將阿鼻地獄放入冥界……”

“本尊把阿鼻地獄讓如火海中,把它煉融化了……”

鳳子煜凝眉。

“可行,但是太危險了,冥界火海溫度高達上萬度,足以融化任何金屬,只是融化後,裏面修真者和魔域子民,要是不能出來,卻被煉化了,你鬼王罪過可就大了。修真人沒有輪迴一說,只會魂飛魄散。”

“傳說,建築阿鼻地獄之時,封印了很多上古神獸進入阿鼻地獄,阿鼻地獄鐵塔融化,修真者死絕,那些惡獸飛出來,對冥界百姓來說,乃是一場浩劫。”

君無邪站起來,雙手背後,站窗臺前徘徊。

來之前,想過種種辦法,好像都行不通,阿鼻地獄當真是個棘手問題。

可是看着君凌,馨馨,在裏面受苦。

馨馨還懷孕了……

他日夜難安。

鳳子煜說:“好了,你不用在我這裏走來走去,我安排去長白山的飛機,你……”

“不用,明日本尊和小幽一道過去,時間不早了,本尊去看看小幽,你早日休息。”

君無邪站在落地窗前,打開窗簾。

“君無邪,慢着……”

君無邪回頭看鳳子煜。^

“明日,我不去長白山了,你好好照顧她,我準備去一趟南陰屍地,二十年沒去看舊部了。”

君無邪薄脣含笑,對他說:“你南陰之地的玉璽,本尊放在南陰大殿寶座下面的第三塊玉磚石下,一直等你回來取走。”

轉頭,又傲慢無比道:“本尊纔不會給你保管玉璽!”

瞬間消失在房間內。

鳳子煜看君無邪消失的方向,許久。將一瓶紅酒一飲而盡,手袖一飛,將房間內所有燈管關閉。

八點半,一個月來頭一次如此早睡。

……

小幽躺在牀上,想君凌生死未卜,她就心焦難安,一遍一遍的訕罵君無邪。

“坑娃,專制,自大狂……”

“要是兒子出事,我跟你沒完,哼,死騙子……”

“君無邪,你這個無恥的東西,太卑鄙無恥!”

君無邪站在房間內,聽着她的訕罵,每一句都帶着罵人的專用詞彙,單手負後,聽着覺得好笑,又可奈何。

靠近牀畔,站在小幽身邊。

小幽覺得背後冷冷的,冷的脖子雞皮疙瘩都起了,手摸摸後脖子,說:“傲雪,你把空調開的再大一點,有點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