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所以,現在別人都可以聖地如何聖地如何,獨獨你們二位,還是消停些為好。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殺聖地的人了,說實話我不介意再多殺兩個。」

語落,全場死寂。

其實沒人相信這話,畢竟聖地之主聖地守護者的強大,在場都清楚,絕對不是輕易就能被殺的。

人群只是感到震驚,因為此人太過大膽,居然連這等驚世狂言也敢信口開河。

林昊也難得解釋,口風一轉,笑道:「其實這些你們信不信都無關緊要。

我想說的是,你們趁現在走還來得及。

要不然這一個個印堂發黑,煞氣纏身,怕是很快有滅頂之災啊……」 「印堂發黑,哼,我看印堂發黑的是你們兩個吧!」

「吾輩修士,我命由我不由天,爾卻在此說什麼印堂發黑,煞氣纏身,是想要笑死我等嗎?」

「的確有滅頂之災,可惜,有滅頂之災的不是我們,而是你二人。

再說一遍,中殿得到的東西交出來,否則,殺無赦!」

「沒錯,之前被你們跑掉了,這一次,你們無路可逃!」

「雖然不知你們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得以瞬間將中殿的東西收走,但是,本聖子肯定東西都在你們身上,且數量不會低於十件!」

「交出來!」

「交出來!」

「最後說一遍,交出來,否則,死!!!」

「……」

說的都是大實話,奈何根本沒人相信。

甚至於到現在,這些人還是不願意正視林昊的實力,固執的以為他是投機取巧,將中殿那些東西竊走。

眼下林昊這話說出來,一個沒勸退,反而成功轉移了注意力,將所有人的目光都牢牢拉了回來。

靈月又緊張了。

這麼多人,不是聖子就是聖女,雖說得了一條很強大的火龍鞭,可她還是不太有底氣。

林昊依然鎮定,面對周圍的喊殺聲,他理都不理,抬頭看了看穹頂,道:「差不多可以收網了吧,你還打算看戲到什麼時候?」

什麼意思?

這反應完全不對,突然冒出來的一句話,所有人都愣住了,下意識抬頭看。

除了靈月。

中樞大殿,張無敵也愣住了。

他能看見畫面,但是聽不見聲音,原本還在奇怪怎麼回事,到底要不要提前收網,忽然就發現後殿所有人都抬起頭。

怎麼回事?

難不成他們都發現我了?

心頭狐疑,這個時候他也不猶豫了,心念一動,瞬間斗轉星移,原本還在後殿的所有人都被傳送到中樞大殿。

「是你?」

「是你?」

古玄聖子等人的聲音,張無敵的聲音,同時出現。

區別在於,古玄聖子等人的目光齊刷刷落在張無敵身上,那個「你」指的是張無敵。

重生煉寶女王 張無敵卻看著林昊,目光痛恨,咬牙切齒,顯然,他所謂的「你」指的是林昊。

場面有些詭異。

對於古玄聖子等人來說,不論林昊還是張無敵,都並不熟悉。

偏偏就是這兩個大家都不熟悉的人,彼此好像很熟,淵源頗深。

短暫的靜默后,古玄聖子冷聲道:「這到底是什麼地方,為何我等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這是所有人心頭之惑,是以都豎起耳朵在等待答案。

張無敵卻根本不答,目光逼視林昊,冷冷道:「林昊,你還真是陰魂不散,哪裡都有你。

說,你是何時進來的,你又是怎麼進來的?」

林昊淡然一笑:「我跟在你後面進來的啊,話說,你趕路的時候都不回頭看看身後是不是有人么?」

回頭是看鬼,不是看人!!

張無敵勃然大怒,「你跟蹤我?」

林昊搖頭:「想多了,這是命。

其實是我乘坐的星際艦船出了點小毛病,正好降落這個星球。

然後我掐指一算吧,正好發現你也在。

所以我就來了,畢竟還有一筆賬沒跟你算,上次被你跑了,這次你應該不會跑了吧?」

聽起來很可笑,同時也很可怕。

且不說這話有幾分真假,事實就是身後一直跟著這麼個人卻沒有發現,明明有精神印記在他身上卻毫無感應。

最為可怕的是,哪怕已經掌控青雲殿,此前他也無法通過水晶球去窺視分毫。

不過很快他又放寬心了,哈哈大笑道:「沒錯,你說對了,這就是命。

命中注定我們會相遇,命中注定你會死在我手上,成為我踏足無上仙道的墊腳石。」

林昊沒出聲。

張無敵又道:「其實你有無數次的機會可以置我於死地。

你一路跟著我,我卻至始至終不知道你的存在,當時你真的可以輕易殺了我。

可惜,你犯蠢了。

你沒有動手,你選擇了悄悄尾隨,如此,你錯失了身為勝者的最後機會。

你不是喜歡布局嗎?

其實這也是一個局,他們這些蠢蛋,都是被我誆騙而來,為我打通來到此處的路。

而今,我來了,我是青雲殿之主,這青雲殿的一切盡歸我手。

而來到這裡,你們也徹底入局了。

你也不例外,一頭扎進這破不開的死局,自此生死無法自控,是死是活,全都要看我張無敵的心情。」

志得意滿,說完滿臉戲謔道:「當慣了獵人,而今卻淪為獵物,不知你現在作何感想?」

眼裡已經完全只有林昊了,其它所有人都不被他看在眼中了。

報告總裁:你的摯愛剛離婚 林昊還沒出聲,當即有人暴怒:「混賬,你說什麼,這是一個局?」

全都怒了。

一股股強大的氣息伴隨著滔天的怒火升起,那架勢,看上去要吃人。

張無敵也沒當回事,嗤笑道:「沒錯,這從頭到尾就是個局。

話說若不是有你們耗盡十年之功打通這條路,現在我還來不到這裡呢!

所以……」

微微一頓,面色古怪道:「為表示感謝,我決定給你們一個機會。

你們這些人,男的,都臣服於我,女的,都成為我的女人,這樣我就不殺你們。」

好生狂妄。

每一個聖子聖女都是獨一無二的,每一個聖子聖女都是無比驕傲的。

此言一出,人群暴怒,古玄聖子當先出手,一拳狠狠砸了過來。

以他的實力,正常情況下目前的張無敵完全不是對手。

奮鬥在美國 可張無敵只是拍了拍額頭,一臉頭疼狀隨手一伸,古玄聖子就被掐住了脖子。

「我說你們這些人,為何就不能放下那些沒用的自以為是的高傲呢?」

「古玄聖子是吧?聽過你的故事,很傳奇,很勵志,說起來我還是你的繼任者。」

「可話說回來,你看看你,這麼弱,這麼沒腦子,哪有跟我大聲說話的資格?」

「你不覺得自己很可笑嗎?

我才是青雲大仙選定的繼承人,這裡的一切現在歸我掌控,你憑什麼覺得自己能跟我動手,你哪來的膽子對我出拳?」

撩妻成癮:餓狼前夫請剋制 「……」

張無敵一臉好奇,那表情搭配上嘴裡出來那些話,倍顯張狂。

頓時人群火氣就上來了,也就這個時候,「咔」的一聲,古玄聖子直接被捏斷了脖子。 殺雞儆猴。

張無敵這一動手,不但壞掉了古玄聖子的肉身,緊跟著連其元嬰都被毀掉了。

一代聖子就此隕落,徹徹底底,無比窩囊。

直到這個時候眾人才發現,原來他們也是很脆弱的,死起來真的很容易。

安靜!

這時終於沒人敢隨便開口了。

縱然心裡有火,有恨,都還要老老實實壓著,不讓表現出來。

若說原本還不肯正視,若說原本還不太相信張無敵有那個實力,那麼現在,再也無人敢於懷疑。

現在所有的聖子聖女都知道,他們被人下套了,此刻他們的生死由不得自己,而在於他人之手。

這種情況下如何抉擇是個問題。

重生九零之神醫商女 要麼臣服,要麼死,若臣服,放不下矜持與驕傲,若死,自然是沒人願意死。

是以氣氛陷入持續的沉默之中,所有人都盤算著,盤算著逃出牢籠的可能,盤算著等待他人的決斷。

張無敵也不著急。

此生踏上修鍊之路,雖然進境飛快,可要說快意,當真沒多麼快意。

總共也就這十來年,不是處於林昊的壓迫之下,就是被籠罩在林昊帶來的陰影中。

好不容易等到林昊消失了,他也終於有個過得去的身份了,偏偏林昊又跑了回來,害他不得不提前離開古玄星,來到此處收網。

不過那都過去了,現在他得意,快意,現在,當是他此生最為輝煌榮耀的時刻。

所有的聖子聖女都在下面戰戰兢兢,俯首聽命,就連宿敵林昊,此刻也身在瓮中,插翅難飛。

他並沒有刻意去逼迫,因為他相信時間會讓這些人做出最為明智的決斷。

相比古玄聖女等人,此刻他對林昊更加感興趣。

見林昊依舊一臉淡然,絲毫無懼,他禁不住笑道:「林昊,此時此刻,你該不會依然覺得自己有勝算吧?

我承認你很強,換一個地方,我不是你的對手,可是這裡,說真的,我不覺得你有什麼機會。」

林昊也不生氣,悠然道:「那是你以為,事實上,這地方困不住我,你也殺不了我。

若我想走,我有至少一百種方法,若我想殺你,其實也很簡單。」

張無敵嗤笑:「你還是那麼喜歡開玩笑,話說你覺得這話我會相信嗎?」

「信不信是你的事,與我無關。」林昊一臉淡然,說完看了看古玄聖女等人,道:「做個交易吧,你們之中,若誰願意將全部身家交出,我便保他一命,如何?」

兩個人,誰也不比誰好。

一個是處心積慮布下這個局,要將男的收服,要將女的佔有。

一個則是當面挖牆腳,以保命的方式將所有人的積蓄底蘊掠奪。

區別在於張無敵已經通過擊殺古玄聖子證明了實力,但是林昊沒有。

張無敵沒出聲。

他只是靜靜看著林昊,他很想知道他哪裡來的底氣,他也很想知道他是故弄玄虛還是真有那個本事。

卻有人高聲道:「如果真能保我等一命,付出全部身家自然也無不可。

現在的問題是,你憑什麼說能保我等一命?

若我等付出全部身家,最後卻依然要死,那麼我等的付出又有什麼意義?」

此言一出,頓時眾人紛紛擁護。

「沒錯,交出全部身家不是問題,但你首先要證明自己的實力。」

「不是說能殺了這張無敵嗎,那就殺了他,若你果真能殺,我們就信你,否則免談。」

「想要坐地起價沒問題,問題是你首先要展現出應有的實力。」

「若你能殺了張無敵,別說交出全部身家,就算臣服於你又如何?」

「沒錯,若你能殺張無敵,別說區區全部身家,本聖女便委身於你,連人一起給你。」

「……」

都在質疑。

但質疑不是目的,真正的目的是激將,是激林昊與張無敵動手。

倒不是說多麼看好林昊,覺得林昊能將張無敵斃於掌下,這些人只是單純覺得林昊跟張無敵動起手來對他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一旦動手,不論成敗,多多少少能為他們拉扯出一些時間,使得他們能有更多時間來思考,臣服還是逃亡,亦或者抗爭。

若是林昊真有那個實力與張無敵勢均力敵,甚至斬殺,那就更好了。

那樣的情況下張無敵必死。

而一旦張無敵死了,他們是走是留就從容多了,畢竟林昊並沒有掌控這裡。

就是這樣,除非不動手,否則百利而無一害。

這份心思還是很好解讀的,雖然說的都很有道理,但意圖是人都懂。

張無敵似笑非笑看著林昊,想看他如何決斷。

靈月則直接道:「別信他們,他們只是想要你跟張無敵動手,他們根本沒想過要把全部身家交給你。

這幾個女人更是謊話連篇,她們根本不可能也不甘心輕易將自己交給一個男人。」

簡單幾句話,把古玄聖女等人全都得罪了,當下不少人惱羞成怒怒斥,也不少人繼續激將林昊。

林昊也不生氣,淡淡笑道:「既然你們不相信,那就算了。

你們身上的東西本帝不是非要不可。

事實上,那些東西你們早點交出來晚點交出來,於本帝而言是一樣的,因為歸根結底,那都是屬於本帝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