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不由地。幾人紛紛點頭。

血龜笑道:“在這裏第九層本就是那老傢伙地地盤,他可不會願意讓自己的地方變成烏煙瘴氣。這裏真正要說的話,應該是屬於那老傢伙地家。一直以來,除非是他願意,不然沒有人能進入第九層,好了,不說這麼多,我還是帶你們去見見他吧?”

剛說完。一個聲音突然插了進來,罵道:“你這只不死的王八。竟然在背後編排我。下次你來的時候,別想再讓我給你百花仙釀。”接着黃鵬等人連反應的時間也沒有,瞬間出現在一個巨大的樹面前。那樹枝葉茂盛。遮天蔽日。

而在這大樹下面,一個小屋,一張桌子,一隻酒壺。幾隻木杯,這就是這裏的全部。而在桌子上,一個老者坐在上位。微笑着看着血龜。血龜也在瞬間發生了變化,光芒一閃,一個老人模樣地血龜出現在面前。直接走到桌子前面。坐下道:“你這老東西,竟然如此吝嗇。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見上一面。你要是不給百花仙釀的話。我可不答應。”

說着有對黃鵬和古霸天道:“你們過來吧,這老傢伙叫元木。你們叫他木老就可以了。”

黃鵬和古霸天剛剛試探了一下,發現根本就看不穿元木的修爲,心中知道他確實有大能力,連忙叫道:“見過木老。”

元木點點頭,指着前面道:“好了,你們坐吧。我這老傢伙這裏難得來一個客人。你們算是第一批。來,嚐嚐我的百花仙釀。”

黃鵬直接顯現出肉身,和古霸天一起坐了下來,而血龜看到,眼中一亮,心中暗道一聲原來如此。幾人再次聊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木老問道:“是你們想要闖這最後的第九層是不是。”

“不錯。”黃鵬點點頭,答道:“鎖妖塔中雖然自成一世界,但這裏再好也不是我的世界。這裏再好也沒有我的親人。在大地方面來說,這裏不過是一個牢籠而已,被困在牢籠中絕對不是我所希望的。所以我要出去,哪怕是死在回家的路上,我依舊無怨無悔。”說這話的時候,他地神情是那樣的專注。那樣地神聖。

就連元木看向他的眼神也多了一絲變化,多了一絲讚賞。點點頭道:“確實,這鎖妖塔說起來就是一個牢籠,其實你就算出去又何嘗不是進了另外一個牢籠呢。人生就是如此。你想出去,別人也想出去。我也想出去。可這出去卻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可被這幾個問題困繞了幾千年。”

說着語氣中出現一絲蕭瑟。黃鵬微微一皺眉,道:“木老,不知道那最後一關是什麼,究竟是要挑戰,還是什麼結界。機關?”

血龜搖搖頭道:“小傢伙,這些還是又我來回答吧。這第九層一出去就是外面,也就是說第九層就是最後一層。這些年來,能出鎖妖塔的人並不少

修爲的更多。但你知道爲什麼千百年來,爲什麼沒有去嗎?”

“不知”

“這卻不是因爲各人修爲不到,而是這第九層根本就不是什麼修爲的問題,就算你沒有修爲,只要你能找到方法,一樣能出去。所以說,這裏看的不是修爲,而是智慧,可惜,我們這麼多年來,一直被這幾個問題所阻擋。無法破解。”說完嘆了一口氣。

黃鵬微微皺了一下眉頭,問道:“二老,這第三層的關鍵究竟是什麼。還望能明示。”

“第三層在出口處,只有三個問題,只要你能完全回答出三個問題,鎖妖塔自然會打開通向外面的出口。那些問題完全是隨即的。你今天回答的,未必是明天的問題。千變萬化。真是窮我們這把老骨頭也難以明瞭問題的真相。希望小友能有此大智慧。”

黃鵬一楞,和古霸天對視了一眼,都是疑惑不解。血龜再次道:“罷了,我現在就把以前我遇到的一個問題說出來,讓你們猜猜。如果能猜出,那還有希望,要是不能,那隻能長住鎖妖塔了。”



“我當年遇到的問題是:有一隻狼,突然掉到冰海之中,請問,冰狼在撈起來之後,應該叫什麼?。這個問題始終困擾着我。你說,狼掉進海了,撈起來,不還是狼嗎?老龜確實想不出答案。唉!”說着還嘆了一口氣,一副苦惱的樣子。

但黃鵬的嘴巴卻慢慢的大張。這哪裏是什麼問題,這根本就是腦筋急轉彎嘛。不由苦笑道:“龜老,我想這問題我可能知道。這問題根本就不能用常規的思考方式去思考,用的是急智。”

血龜眼睛不由一亮,急切的看着黃鵬道:“難道小友真的知道答案。希望小友能解我心中之惑。”

淡淡一笑道:“這問題你如果不會轉彎的話,你一萬年可能也不會知道真正的答案,這些問題在我們現實世界來說,叫做腦筋急轉彎。剛剛一隻狼掉進冰海中。撈起來不就是冰狼嗎,冰狼、冰狼最後諧音就叫——檳榔。這就是問題的答案。”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如果這就是這裏的問題的話,那他可不怕。腦筋急轉彎對他來說,確實沒什麼難度。

血龜聽到,思考了一陣,突然仰天哈哈大笑。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沒想到這些問題竟然是如此解答的。沒想到啊,這樣的問題竟然困惑了我這麼多年。真是佩服啊。”

元木一看到黃鵬竟然能解答血龜的問題,眼睛看向他馬上就不一樣了。連忙也問道:“小友,既然如此,你也幫我解答一下我的問題,我的問題是:白色的馬叫白馬、黑色的馬叫黑馬、黑白相間的馬,叫斑馬,那黑色白色紅色相間的馬叫什麼馬

黃鵬淡淡一笑,對出去更是有把握。道:“答案就是害羞的斑馬。如果這裏的問題就是如此簡單的話,那對於出去,我想我有九成的把握。”

血龜和元木對望一眼,眼中都出現一絲欣喜的神色。大笑道:“小友果然是福人啊。看來我們幾個老傢伙出去有望了。哈哈!”

“其實這些問題真的不算什麼,如果你出去有機會看看十萬個爲什麼和腦筋急轉彎,就都可以猜到這些問題的解答方法。二老,不知道現在可不可以帶我們去出口呢。晚輩已經迫不及待要出去了。這該死的鎖妖塔還不知道困了我多長時間。”

血龜兩人當然不會有什麼問題,只見元木對着身後的那顆大樹一指,霎時間那大樹就化成道光影進入他的體內。而在同時,他身上的其實陡然增加,那種屬於妖聖所特有的威壓直讓黃鵬等人感覺身處風尖浪頭之上。

還好,這氣勢不過是一放即收斂。但也讓他們看到了元木的強大。原來元木卻是一顆樹精,自身不知道生存了多少年,所以修爲恐怖也可見一斑。妖王和妖聖是無法相比的,兩者的差距只能用天地來比較。

黃鵬心中對這二老的恐怖心中終於有了一個大概的概念,不由暗自想,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纔能有如此力量。就接着二老就直接帶着衆人來到了最後的關卡。

只見一個充滿飄逸之氣的道士盤坐在空中,閉目不語。訪若仙人。那道人感覺到衆人,緩緩睜開了眼睛。兩到神光從眼中一閃而過。 道人看到血龜和元木帶着衆人上前來,嘴角露出一絲人就是鎖妖塔所化,可以說,他凝聚了鎖妖塔中所有的力量。所以在這裏,他是不可戰勝的。當然他也無法離開這裏。稱之爲——鎖妖道人。

鎖妖道人微笑着看着面前的人道:“血龜、元木,你二人帶這麼多人前來,是不是已經想出問題的結果了。要知道在這裏的人,闖關只有三次機會,你們前面已經用了兩次,還剩最後這一次,要是你們還答不出來的話。那今後你們就將永遠在在這裏陪我。”

元木聽到,一陣吹鬍子,瞪眼,但也知道自己雖然厲害,可也不是鎖妖道人的對手,只是冷哼一聲道:“哼,你這老不死的,想讓我們在這裏陪你,你等下輩子吧,今天我們可是找了一個高手前來,你的那些問題,在他面前不過是簡單的不能在簡單了。今天,就是我們出塔的日子。這鎖妖塔還是你自己坐吧!”

血龜也點點頭道:“不錯,在這裏這麼多年,老龜我也受夠了。今天就看小友如何破你的問題。我們選擇的是多人闖關。”

在這裏有兩種選擇,一是單人,這種只需要回答三個問題,三個問題過後,就可以出塔,而多人就不是那麼簡單了。而是一次性回答九個問題,就個問題全部回答出,才能算過關。這多人是不計算人數的。但只要參加,就只有一次機會,只要這次失敗。那就將永遠在鎖妖塔中。不可離去。

鎖妖道人聽到。眉頭一挑,點點頭道:“多人的後果我想你們應該知道。要是沒能回答出,那你們將永遠困在此處。除非鎖妖塔碎。不然不可出。你們在決定之前可要想好。要不然再後悔可就來不急了。”

黃鵬聽着幾人說話,上前一步道:“我們已經決定是多人闖關,我們一起來,要出去自然也是一起去。你有什麼問題,只管使出來。”語氣中帶有一絲不屑。如果只是腦筋急轉彎地話,他還真沒怕過誰。

鎖妖道人眼中暴出一道奇光。看了他半響,最終點點頭道:“好,既然如此,你們就聽好了,多人闖關,問題爲九道,九道答出,我立馬打開通向外面地通道。如若不能。那今天只能長存此地。聽好了,現在是第一道”

“老虎死了,誰最高興?”

黃鵬聽到,心中道了一聲果然。不屑的答道:“所謂山中無老虎。 重生之農家小悍婦 猴子稱霸王。老虎死了,最高興的。當然是猴子,隨意答案就是:猴子。不知我說地可對。”

鎖妖道人眼中出現一絲異樣的神光道:“不錯,答案就是猴子,沒想到你果然有兩下。不過希望你下面還能有如此智慧。這裏考驗的不是修爲,考驗的是智慧。第一題算你過。”

元木一聽,猛的像個小孩子一樣跳了起來。神情興奮無比,口中得意的道:“鎖妖道人,這次我找來地人不差吧,今天我就看你如何被小兄弟壓下去,看你還囂不囂張。小兄弟,我們可全靠你了。”元木興奮的拍了拍黃鵬的肩膀。看到他果然能回答鎖妖的問題,眼中看他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黃鵬笑了笑,道:“前輩放心,爲了出去,晚輩一定會全力以赴的。如果這裏的問題都是這樣簡單的話。那出去已經是板上丁丁了。”語氣中相當的自信。

鎖妖道人聽到,並沒有生氣,淡淡地道:“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道人也想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此智慧。不要急,這纔是第一道。現在第二道題,請聽好了。”

“什麼路最窄?”

黃鵬微笑着看着鎖妖道人。道:“如果問題就是如此,那鎖妖塔不過如此。有道是:冤家路窄。這就是答案。不知道我所說的可對。”

鎖妖道人點點頭,眼中出現一絲讚許,道:“不錯,看來小友確實有大智慧。 萌娃來襲:魔性媽咪 好了,第三題來了,請聽好。”

“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請對出下一聯。”

黃鵬眉頭一皺,沒想到到這裏,問題竟然一轉。變成了對子。這卻有點難度。魑魅魍魎,四個字雖然不一樣,但本質卻相同。要想對出下聯,首先就要對上這四個字。

突然元木一聲大笑道:“哈哈,鎖妖,今天我總算達上一題了,這一題由我來答。你聽好了。魑魅魍魎、四小鬼各自肚腸

梅蘭菊竹、四君子各具風采

不知道我對的可算工整。”說着自得地屢着自己的一縷長鬚。臉上滿地得意。

鎖妖道

,眼中閃過一絲驚奇。點點頭道:“很是工整。元木第三題算過。也許你們真的能成爲第一批出鎖妖塔的人。不過下面的題可要聽好了。”



“寵辱不驚,任庭前花開花落。對下聯。”

黃鵬思量了一會,笑着道:“去留無意,看天上雲捲雲舒”

“印月井,印月影,印月井中印月影,月井萬年,月影萬年”

再次一笑,這些對聯雖然難,但在黃鵬看來卻不過如此,不是他有此才情,而是現在是什麼時代,現在可是互聯網時代,在網上,這些詩句,對聯可謂是數不勝數,當年他對這個有點興趣,一些難對,他都有看過,生生記在腦海中。

歲他而言,現在不過是再次回憶一下而已。想了想,接着道:“難。賽詩臺,賽詩才,賽詩臺上賽詩才,詩臺絕世,詩才絕世。”

黃鵬看着鎖妖道人道:“現在已經過五題,還有四道,你一起說出來吧。我正好一起回答。省得如此麻煩。”

鎖妖道人皺了皺眉,最終還是點點頭道:“好,既然如此,你最後四道題你可要聽好了。”

“第六題:水有蟲則濁,水有魚則漁,水水水,江河湖淼淼。第七題:晶字三個日,時將有日思無日,日日日,百年三萬六千日。第八題:寸土爲寺,寺旁言詩,上,有男人也有女人,請問,世界上是先有男人還是先有女人?這就是最後四題,如果你們能答上來,鎖妖塔大門自然爲你們而開。”

鎖妖道人說完之後就靜靜的看着黃鵬,想看看他究竟如何回答。

黃鵬想了想,嘴角露出一絲笑意道:“第六題:木之下爲本,木之上爲末,木木木,松柏樟森森。”鎖妖道人點點頭,叫聲:“好。好對”

“第七題:品字三個口,宜當張口且張口,口口口,勸君更盡一杯酒。”

“第八題:雙木爲林,林下示禁,九題更是簡單。在這世界上當然是男人先生,君不聞男子有先生之名。”

鎖妖道人眼中閃過一絲佩服,點點頭道:“小兄弟果然大才,這裏面的問題就連我也是隻知其結果,而不知其意義。沒想到小兄弟竟然如此智慧,你們已經過關了。鎖妖塔已經沒有可困住你們的理由。道人馬上就爲你們打開通向外面的通道。”

元木和血龜嘴角也是露出一絲笑意,眼中滿是興奮,血龜突然對着黃鵬一鞠躬道:“小兄弟,今天能離開鎖妖塔全拜你所賜。老龜我恩怨分明,你對我有恩,我一定會報答你的,今後只要你有事,只要給老龜我帶個消息,老龜我一定立馬趕來。”

元木也點點頭,說道:“不錯,我們二人困在這裏這麼多年。今朝能出,完全是小兄弟的功勞,不論何時,元木都會爲你做三件事。這是信物,只要你對着樹枝叫上三聲,我就能知曉。”說完手中出現一枝小樹枝。交到了他手中。而老龜給的卻是一片血紅色的龜殼。

黃鵬沒有推辭,慎重的接過這兩件信物。道:“多謝前輩厚賜。”

鎖妖道人確實有信,轉身對着身後一揮手,霎時間一道金色的門出現在眼前。從那門中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象。道:“好了,鎖妖之門已開,你們可以離去了。恕老道不送。”

元木等人點點頭,沒有多說,紛紛走了進去。霎時間光芒一閃。幾人就離開了鎖妖塔出現在離蜀山幾千裏的地方。血龜和元木看向周圍,微微嘆了口氣道:“三千年了,整整三千年了,沒想到我還有出來的時候。果然不一樣啊,感覺連空氣也完全不一樣。真舒服。”所謂千載困鎖妖,一朝得脫出啊。

元木深深的呼吸了一下,道:“好了,現在我們已經脫困,也是該去地仙界找白眉那臭道士算帳了。你去不去,老傢伙。”說着看向血龜。

血龜笑着搖搖頭道:“都這麼多年了。老龜我現在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睡上一覺。至於報仇,還是算了吧,那臭道士現在也不知道到了什麼境界。我們去也討不到什麼好,還不如好好的誰上一覺,老龜我去也。”

說完血光一閃,飛天而去。元木看到,連忙叫道:“死王八,你等等我。”說完一閃跟着消失不見。 說黃鵬和古霸天等人出了鎖妖塔,心中終於大大的鬆對於回家的渴望再無法抑制。看着古霸天道:“大哥,現在我們出了鎖妖塔,我想先回家看看,不知道你打算去什麼地方。如果沒事的話,一起去我那坐坐如何。”

古霸天笑着搖搖頭道:“不急,這羣兔崽子一起跟了進去,還不知道家中變成什麼樣了。我先將他們帶回去,然後再找時間去看你和弟妹。”

黃鵬點點頭,知道這確實是個事情,也沒在說什麼,直接道:“既然如此,兄弟先行一步。我在家中等待大哥。”在古霸天點頭之中,黃鵬一腳踏進了世界之中。

在鎖妖塔中,世界竟無法進入,不然,以前他就出來了,當時他就肯定,鎖妖塔中一定有什麼封印之類的。這也讓他很長時間沒進入世界中。這一進,卻讓他大吃一驚。只見世界中早就不復以前荒涼的景象,各種花草樹木在世界中到處都是。而且還多了不少現實中的生物。

什麼狼啊,羊啊、牛,狗之類的,竟然連國家保護級的獅子、老虎也有。而且他們繁殖的還飛快。在他的感知裏面,已經比之現實世界中多了好幾倍。各種植物,多的數也數不清。其中最大的變化就是,世界樹已經比以前高大了許多倍。世界比起以前更是大了好幾倍。

到現在已經有一百多公里。世界樹也有了千丈大小。上面蘊涵着生命的果子也多了許多。只是至今依舊沒有誕生。這世界之中靈氣充足。世界樹每天都在吸收世界邊緣的混亂靈氣。一點點地壯大世界。

不單如此,在世界中,黃鵬還發現不少由天地靈氣孕育出來地天地異寶。心中大喜。就連天界與下面的九幽也有了誕生的苗端。恐怕過一段時間。這兩界也要誕生了。到那時,也是世界樹上面生命開始誕生之時。

笑了笑。帶着喜悅地心情,直接從世界中出現在了莊園的房間裏面。看到房間之中並沒有多少改變。一種熟悉的體香在房間中流轉。霎時間。黃鵬只感覺到自己的身心一陣輕鬆。直接躺在了牀上。耳朵卻仔細的聽着外面的情況。

一陣談話聲傳到了他地耳朵裏。

“姐姐,今天我進姐夫的世界看了一下,那裏的老虎又生了三隻小老虎。那小老虎真好玩。”玉舒快樂的聲音傳了進來。最近雖然黃鵬不在家中,但她也沒閒着,利用關係,從東北走私了兩隻老虎。還有利用其他關係,購買了不少的動物。

那些動物一進去也都生存的很好。在世界中充足的靈氣之下,一個個都健壯無比。繁殖也快。一時間世界中陡然增加了不少生氣。玉舒每天必要進去看一看。看着這些都是在自己手中誕生的,心中就有說不出地滿足。

“是嗎,有時間姐姐也進去看看。想想裏面的動物現在可不少。你看看你買了多少,又想從非洲買大象,買美洲豹,都快把裏面變成一個動物園了。”玉倩笑罵着她。這些她都看在眼裏。但卻沒有阻止。自己妹妹好不容易對一件事起了興趣。她想幹就幹吧。反正世界中也確實荒涼的很。

“不來了,姐姐你笑話啊。妹妹是想讓姐夫回來,能看到一個漂亮的世界,反正妹妹平時也沒多少事情。做做這個。也可以讓我感覺到自己有點用處。”

“唉,也不知道你姐夫現在怎麼樣了。現在我感覺世界可能出什麼問題了。問紫鈴,紫鈴只說讓我們不要去管這些事情,說過一段時間就會平靜下來。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接着兩人說了一些無關緊要地事情。玉倩也向房間走了過來。黃鵬聽到,心中突然想給她一個驚喜。輕手輕腳走到了門後。

玉倩進來,關上門,剛要轉身,突然一雙手從後面將她緊緊抱住。那火熱的手掌還直接按在了她豐滿地雙峯之上。她心中一驚,身體一僵硬,猛的一掙,想要將其掙脫,沒想到那雙手彷彿有千鈞之力,竟是動彈不得。不得已,剛要叫喚。一隻手掩住道:“玉倩,別叫,是我啊。”

聽到這個熟悉的聲音,玉倩本來僵硬的身軀慢慢的放鬆下來,轉頭一看。眼睛不由一紅。轉身撲到他懷中,一雙小手不停的錘打着他堅硬的胸膛。口中嗚咽道:“你這死人。還知道回來啊。你回來還要捉弄我。我讓你捉弄我,讓你捉弄我”眼淚不知不覺就落了下來。

黃鵬心

,連忙抹去她臉上的眼淚,柔聲道:“別哭了,玉倩回來了。你再哭,我的心都要碎了。”

玉倩緊緊的抱着黃鵬的身體,不放手。頭埋進胸膛之中。那樣子,直讓人憐愛。兩人靠在一起許久。看着玉倩完美的身體。黃鵬不由一陣情動,手慢慢的放到了玉倩豐滿的雙峯之上。輕輕的揉弄。

“恩——”玉倩感覺到,臉上突然出現一絲紅色,發出一聲呻吟聲。連忙抓住那隻做怪的手。叫道:“你作死啊。現在可是白天。你要的話。晚上再給你。”說着她不由紅着臉,低下了頭。

黃鵬現在可不會放過。頭慢慢的靠近她的耳邊。小聲道:“玉倩,我現在就想要你。”手不知不覺伸進了衣服裏面,攀在雙峯之上。嘴巴輕輕的含了一下那晶瑩玉滴的耳垂。玉倩也沒有太過阻止。眼睛水汪汪的。明顯已經情動。要知道他們已經分開一個多月了。

“不要在這裏,到牀上去。”說完就將頭埋在了他胸膛中。黃鵬微微一笑,反手將她抱了起來。放在了牀上。兩人身上的衣物迅速減少。一眨眼就變的身無一物。

一時間翻雲覆雨,不知道梅開幾度。直到玉倩口中直求饒,黃鵬才施放雨露。風雨過後,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玉倩身上更是散發出歡好好特有的潮紅。臉上出現滿足的神色。溫柔的趴在他身上。



兩人歇了一會,黃鵬問道:“玉倩,我走這段時間,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你給我說說。”說着,手卻不停的在玉倩身上游走。

玉倩眼睛發出媚絲道:“鵬,你別在挑弄我了,玉倩真的受不了了。”聽到,黃鵬笑着將手放在了她光滑的背上,沒有再動。

“在你走之後。好象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只是聽說,在儷山突然被軍隊給封鎖了。之後世界上人口失蹤的事情也少了很多。其他的到沒什麼。”

黃鵬聽到,點點頭,儷山既然被突然封鎖了,那肯定是出現了什麼事情。而且依他看,這世界雖然表面上看很平靜,其實不過是表面而已,在下面肯定是波濤洶涌。這些也不會是玉倩她們能打聽到的。

接着兩人說了一些溫馨的話。一直躺到快要到傍晚。這期間,黃鵬又要了她好幾次,直讓許玉倩至今還身體軟軟的,沒有什麼力氣,身上散發着一陣懶散的氣息。使得她看起來更是風情萬種。魅力四射。

兩個各自穿好衣服,一起從房間裏走了出去。卻看到玉舒正坐在沙發上,出神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兩人出來的腳步聲也驚醒了她。玉舒看到兩人走在一起,眼中也沒有太多意外,只是臉突然紅了一紅。低聲叫道:“姐夫,姐姐。你們來了。”

原來在下午,她本來打算去房間裏面找玉倩的,但走到門口卻聽到裏面一陣陣呻吟聲。哪裏還不知道是黃鵬回來了,所以羞紅的坐在大廳,一直出神想着什麼。

玉倩本就聰明,看到玉舒的表情,哪裏還不知道今天下午的事情全部妹妹知道了,臉色也不由紅了一下,但馬上回過身來,上前拉着她的手,說着話。

就在這時,婷婷拉着吳媽的手也走了回來,看到黃鵬,又是一陣好鬧。把婷婷安撫下來後,一家人安靜的吃完了晚飯。坐在一起。

玉舒看着黃鵬道:“姐夫,你不在的這段日子,我把姐夫的世界放了許多動物進去。你不會怪我吧。”

“呵呵”黃鵬搖搖頭道:“怎麼會,我早就說過,在世界裏面你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在之前我也看了一下。很不錯。謝謝你玉舒。”

“這段時間我不在,想想,真的很慚愧,在家陪你們的日子真的很少。要不是你和玉倩支持着,家中還不知道會怎樣呢。”語氣中也有一種慚愧的神色。想想也是,他一直以來,不是跑這裏就是跑那裏,沒一天消停過。這種日子,讓他也有一種心累的感覺。

一直以來,他想要的生活都不是這樣的。他只希望能一家人,開開心心的過每一天。輕鬆的生活。不需要去管別的太多。可命運總是跟他開玩笑。沒讓他真正的平靜過。以爲得到世界可以過上理想中的生活。沒想到這世界卻是一個小世界。想要成型還要等候。不得不說造化弄人啊。 人坐在草地上,玉倩靠在黃鵬肩膀上。而玉舒拉着婷着兩人。一絲落寞在眼中閃過。

黃鵬看着星空,嘆口氣道:“要是能永遠和你們靠在一起,欣賞月色。那該多好。別人羨慕的是驚險刺激的生活。熱血沸騰。巴不得做出一番事業。誰又知道不管你曾經再有名望,再驚險、刺激。最真實的卻還是平淡。熱血遲早有冷卻的一天。刀口舔血誰又知明天的生活在哪裏。等到老去的時候,纔會發現。平淡的,纔是真正的生活。”

玉倩聽到,不由笑道:“你啊,現在還不到三十歲,就有這樣的感嘆。本來年輕人誰不想做出一番事業的,也就是你纔會這樣想。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不知道爲什麼,最近感覺心很是疲憊。是啊,熱血總有盡的時候。在商場這麼多年,見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黃鵬聽到,眼中射出一道疼惜的神色,攬住她的小蠻腰,帶入懷中,緊緊的抱住,柔聲道:“玉倩,這些年真的是苦了你了。家裏的生意要不是由你撐着,早就不知道怎麼樣了。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沒用,什麼也沒法給你們。還整天讓你們擔驚受怕的。”

“恩”玉倩用手放在他嘴邊,阻止道:“鵬,你不用說,玉倩都明白的,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在商場這些年,我也不是不懂這些。而且你做這麼多事情,也是爲了我們的將來。我想等你的世界完全成型之後,我們一家就全部搬進世界裏面。外面地生意交給信任地人打理。你覺得怎樣?”

這些年許玉倩再也沒有什麼打拼商場的雄心。她只是個女人。雖然外表堅強,但內心照樣脆弱。黃鵬何嘗不知道。點點頭道:“恩,我答應你。說起來。世界我已經還沒取名字呢,今天我們就取一個怎麼樣?”

說着看着玉倩,玉舒她們,玉舒一聽,臉上也出現一副興奮的神色。想了想道:“姐夫,莊子曾說: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遊無窮者,是爲逍遙。姐夫嚮往逍遙平靜地生活,不如就叫逍遙界吧。姐夫覺得好不好?”說完就看着黃鵬。

黃鵬聽到,眼睛一亮。笑道:“玉舒,你果然是我們家的大才女,乘天地之正、御六氣之辨,以遊無窮者。是爲逍遙。好個逍遙,既然如此,就叫逍遙界吧。玉倩,你覺得怎樣。”

玉倩笑意的點點頭道:“逍遙界。這個名字很好,我沒意見。這一個名字。也道出了我們心中的渴望。逍遙啊,誰能真正逍遙。”

黃鵬抱着她,眼睛看向虛空,心中對他們始終有一種愧疚。想了想。突然道:“玉倩,玉舒,現在我回來了,我想這段時間也不會有太多事情,不如我們一起去環遊世界吧。也好陪陪你們。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這種機會。”

玉倩、玉舒還沒說,坐在旁邊的婷婷就叫了起來道:“好啊,好啊,婷婷也要去。婷婷要看大海。”說着抓住黃鵬的手嬌憨地搖來搖去。

黃鵬笑着點點頭。玉舒、玉倩也點點頭,愛憐的看着婷婷。黃鵬突然一笑,想到被留在世界中的綠兒,也有一段時間沒見了。現在正好拿出來和大家見見面。手對着虛空一抓,霎時間手的一節就消失在了衆人眼中。

玉倩、玉舒也不見怪。只是盯着他的手,看看他想做什麼。沒一會,黃鵬手就縮了回來,手中赫然出現一隻翠綠色的鳥。正是綠兒。綠兒本來在逍遙界中飛的歡快。逍遙界中靈氣充足,更有一顆巨大的世界樹,讓綠兒都不想離開。很喜歡現在地世界。

本來她正揮動翅膀在天空快樂的翱翔,沒想到,一隻手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連反抗的餘地也沒有,就被抓了出來。睜眼一看,發現是黃鵬後,不由叫道:“壞人,綠兒就知道你是壞人,這麼久把綠兒一隻鳥扔在裏面。綠兒恨死你了。”說着還不停的用嘴巴啄着黃鵬地手。

黃鵬笑着道:“好了,綠兒,是我不對,我這不是將你弄出來了嗎。來,過來見見我的家人。相信你一定會喜歡地

玉倩她們好奇的看着被黃鵬抓出來的鳥,奇怪的問道:“鵬,這是——?”

黃鵬也不隱瞞,笑道:“這鳥叫綠兒。她幫過我不少忙。你們認識一下。”說着放開綠兒,對着玉倩她們介紹道:“這是我妻子,玉倩,這是玉舒,這是我女兒婷婷。”

綠兒飛在幾人頭頂,馬上就姐姐、

叫了起來。小嘴甜的跟抹了蜜似的。一眨眼就打的火和婷婷。不知道爲何,綠兒很是喜歡婷婷,直接就停在她的肩膀上。不停的逗婷婷開心。

深夜之後。幾人一起回房睡覺。當然,又少不了一番翻雲覆雨。顛雲倒月。也是久別重逢。玉倩也完全放開了,接連試了好幾個姿勢。最後經受不住,連後面也不保。第二天起牀,只覺得後面火辣辣的。惹得她在黃鵬身上連掐了好幾下。

這天黃鵬可是全家出動,昨天商量好要來個環遊世界,好好的遊玩一下。今天也都行動了起來。許玉倩開始調動關係買下了一艘豪華遊艇。取名爲逍遙號。開始準備起需要的物品,其中船員,船長都是有豐富航海經驗的老手。

預計在一星期後就能完全準備好。可以起航。也就是說,距離起航的日期只有一個星期。逍遙號是最新,最先進,也是最豪華的一種。裏面各種設備齊全。富麗堂皇。玉倩她們對逍遙號心中也很是滿意。

黃鵬在吃完早飯後,卻沒有和他們一起收拾東西,而是一個人,開着車,向龍組基地而去,最近他一個月沒有出現,被困在鎖妖塔中,現實中的各種消息完全不知道。許玉倩她們所能知曉的不過是非常有限的一點。

具體發生了什麼事,依舊要到龍組才能真正的知道。再說,他也一個多月沒有露面,再怎麼樣也要去龍組走上一趟。至少他名義上也是龍組的一員。

不一會,就來到了龍組基地,經過一系列的驗證,終於踏進了下面基地。只見此時的基地裏麪人數少了許多,但在的人,身上都多出了一種不一樣的氣息。感覺比以前強大了好幾倍。微微一皺眉,心中知道果然出現了變故。

突然前面一個身影印入眼中,一身短裝的小雨正一臉無聊的到處閒逛。在黃鵬看到她的時候,小雨也同樣看到了他,一看到,臉上馬上出現一絲喜悅的神色。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叫道:“黃大哥,你今天怎麼有空來基地。是不是想小雨了。”說着狡黠的眨了眨眼睛。樣子很是可愛。

黃鵬笑了笑,拍拍她的肩膀道:“是啊,一個多月沒見,小雨又長漂亮了。大哥看的可是眼熱的緊,說不定什麼時候也要追求你了。呵呵。”

小雨聽到,臉上一陣欣喜,女孩子誰不希望被人稱讚,高興的道:“大哥就會騙人。你有玉倩姐在,哪裏還看的上我這個醜小鴨啊。”



“呵呵”黃鵬笑了笑。道:“對了,小雨,今天我怎麼感覺龍組裏面的人好象不一樣了,怎麼在一個月時間內提高了這麼多。”

小雨一聽,看着他神祕的笑了笑道:“這個我可不敢說。你要是想知道的話,就去找局長吧。告訴你,這個月可是發生了不少大事,你沒在,還真是可惜。要知道我還見到了華夏的始皇帝。千古第一帝贏政。他真的是好威武,好酷,好帥。”說着眼睛中隱約有星星在閃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