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於是12日日軍全線發動反撲,人見秀山大佐第一時間就親率19聯隊三千多人直撲對面的靜悄悄的中國守軍陣地,卻見炮火硝煙之中,中國守軍早跑了,真是浪費了帝國寶貴的資源只用了半個小時不到,19聯隊就攻佔了中國守軍寬約兩裏,縱深約兩公里的防禦陣地(哪裏有啥子防禦嘛?),面對其它部隊苦戰、血戰,19聯隊輕鬆取得如此佳績,把蘊藻浜北岸指揮的第九師團第18旅團旅團長井書寬時少將高興得連說“喲西、喲西”。

還沒有喲西完,情形風雲突變,傳來19聯隊的緊急要求指導(求援)。範哈兒師長的181師李豁嘴團與周大少團長的警衛營從左、右兩側開始迅猛的隔裂行動,乘進入凹形陣地的日軍立足未穩,迅速割裂了該部日軍與後續日軍的聯繫,封閉了這個千米左右寬的空擋。

其餘部隊按照事前安排,迅速進入指定位置,瞬間就將這突入的19聯隊三千多小鬼子在陣前,生生包了一個大湯圓嚴絲合縫湯湯水水都不得漏出一滴。

那還客氣啥充分發揮周大少團長所說得近戰優勢啥:迫擊炮,擲彈筒、炸藥包、手榴彈、平射高射機槍,密如驟雨的火力……半個小時不到,人見秀山大佐以下三千二百多進入了凹形陣地包圍圈中的小鬼子,全數被殲,連屍體都找求不到幾具囫圇的。

阻擊日軍瘋狂救援的隊伍也消滅了近千小鬼子。隨着陣前圍殲戰結束,匆匆打掃戰場,一聲令下,部隊交替掩護,全部回撤拉平防線。只留滿地小鬼子屍體給日軍收屍。

181師和川軍獨立旅以傷亡五、六百人的代價,殲滅日軍四千來人。一舉創造了淞滬抗戰的絕無僅有的敵我傷亡比例,完全反過來了:成了我陣亡一人,小鬼子得死十個而且,一次就幾乎消滅一個日軍精銳甲種師團一個聯隊,也是創造了淞滬抗戰以來的記錄。日軍瘋狂進攻遭到這沉重一擊,驟然停下,岌岌可危的大場一線戰線一時穩定下來。 最漫長的五年

川軍初戰淞滬戰場,一上來就取得驚人戰果:幾乎全殲第九師團第19野戰步兵聯隊。好消息傳到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和大本營,把最高領袖都整激動了

至今,淞滬抗戰已經血戰近三個月。日本人打累了,中**隊更是打得筋疲力盡。光是最高領袖的精銳中央軍也是折損近半。使他心疼地是大批黃埔軍校的學生,倒在了淞滬抗戰的戰場上,每每想起就使他黯然神傷

驟然間竟出人意料地傳來這個好消息,最高領袖看上去異常的激奮。聽完詳細戰報,他照例發表了一番慷慨激詞:

“川人驍勇,川軍能戰倭寇曾揚言三個月滅亡我中國,現在打了近三個月了,卻連我們上海還沒有佔去。我左、右兩翼(已經被最高領袖從左、中、右三路改成了兩翼)部隊,努力抵抗,不惜以壯烈犧牲,給予了倭寇以絕大的打擊。此種爲主義爲國家民族拼死奮戰之精神,從大場這數日的血戰中也充分體現了出來。

一般人看見中**隊裝備欠缺、武器不良,以爲一旦與倭寇開戰,必招致失敗。但這一回,我淞滬抗戰各軍,經過三個月戰鬥,仍能節節抵抗,按計劃做戰略的移動,而今川軍之奮勇超絕的戰績,將使中外人士,對於中**隊,不僅改變其輕視心理,而且都不能不表示非常之讚歎和欽佩。也證明了我中**隊已經建立在**基礎上從來未有的歷史之上方。

近三個月,我們雖然沒有大勝,但在我們預定的消耗戰(自己也消耗不少)和持久戰的策略之下,已經使倭寇受到了意料之外的沉重打擊,在精神上我們實在是打敗了舉世共棄的倭寇……”

最高領袖滔滔不絕講了半個多小時,可以理解:這一個月來,特別是進入十月底以來,由於中**隊的節節敗退的而受到的窩囊氣總算是出了一口。

其實,說句實在話,中**隊不管是精銳的中央軍還是各地方軍閥部隊,甚至於第一夫人的大舅哥宋子文的私軍稅警總隊(由黃傑率領,有六個相當於團的分隊,美式裝備,戰鬥力不錯)的在淞滬抗戰戰場上的表現都是可圈可點的。

淞滬抗戰從8月打到11月,已延續近三個月,在中**隊的英勇抗擊之下,日軍每前進一步都要付出較大的代價,中**隊雖然死傷慘重,已達三、四十萬人,但日軍也付出了近六萬餘人傷亡的代價,這對於小日本企圖速戰速決的侵華戰略,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另一方面,也成功迫使日本人把原來的戰略重點從華北轉移到了華東,中國達到了預定戰略的目的。

日本人現在並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日軍統帥部急於在華中上海方面取得預期戰果,於是在十月底,大舉從華北派遣軍抽調主力部隊:第6師團,第18師團,第114師團,第五師團的國琦支隊,獨立山炮第二聯隊,野戰重炮第六旅團和第1、第2後備步兵團,組成了龐大的第十軍,協助上海派遣軍進行淞滬地區作戰。隨即又令第16師團加入了上海派遣軍戰鬥序列。

到周大少團長等川軍上來的時候,日軍參加上海華中方面作戰的日軍兵力達兩個軍近十個師團,人數超過了三十萬人。此外,日本海軍也加強了華中方面的作戰力量,除了原先的第3艦隊,又編成第4艦隊,以“足朸”號爲其旗艦,含海軍第九戰隊的“妙高”、“多摩”;第14戰隊的“足朸”、“天龍”、“龍田”、“夕張”及第4、第5水雷戰隊等,兩個艦隊組成“中國方面艦隊”。長谷川清中將任總司令併兼任第三艦隊司令官。

興奮中的最高領袖叫參謀副總長白崇禧(參謀總長是何應欽)代表大本營去看望淞滬抗戰之大場一線新近上來的幾個奮勇作戰的地方軍。連日奔波於淞滬抗戰前線和南京之間的白崇禧雖然心中叫苦不迭,牢騷滿腹,但無奈在其位謀其政,只好應允了。

白長官帶着一批高級幕僚急急火火趕到南翔附近,召集大場一線各參戰部隊師以上會議,慰問各地方部隊。都是雜牌人士,自然親熱一些,這兩天打得灰頭土臉的幾支地方部隊的官長來了不少,偏偏立下殊勳的川軍21軍181師竟然指派了一個少校參謀來,開會的資格也沒有,被阻在外邊,結果人家少校參謀不以爲然,說巴心不得,甩腳就走了。

白長官也是聽聞這個“妖不妖”師(此大場阻擊戰後,其他中國守軍對181師的戲稱,甚至於日軍都知道了。因爲181師配屬的近四千人的那個師直屬防空團擁有近百門37mm高射炮,五百挺高射機槍,防空力量強大到比整個淞滬抗戰戰場上中**隊所有的防空力量加起來還強得多。兩天就擊落日本海軍航空兵輕、重轟炸機七架,搞得最後181師防禦陣地上空,小鬼子的飛機都不敢去轟炸了。而且,日軍的輕型戰車、裝甲車,那更是被防空團弟兄們當大火把點,離着幾裏地就遠遠地用高射炮平射,打得尤其準一天時間就把對面的第九師團配屬的一個戰車大隊打殘了,嚇得小鬼子的戰車大隊退避三舍,根本不敢露面了。) 婚意盎然 的師長範紹增,號稱哈兒師長,行爲舉事果然是不同於常人哈。

你哈兒師長不來,我白某人就屈尊去看你這個英雄嘛。晚飯都來不及吃,白長官帶着一幫子高級幕僚驅車前往,在川軍21軍劉雨卿軍長的陪同下,來到廣福南側一線的川軍181師防禦陣地。

白崇禧多精明啊,就軍事而言,中**隊中少有將領是其對手。一踏上181師的防區,白崇禧就眼睛一亮:丟老母,這支川軍部隊不一般他馬上注意到了幾個別人可能不太在意的細節。

新構築的工事,都非常規矩、標準。不像一路上過來的幾個別的地方部隊,由於到新防禦陣地時間不長,工事都是修的草草了事。其次,每處防禦陣地,多有警戒小分隊,非常警惕,連白崇禧這羣大官雲集的隊伍都要捱到檢查證件,即使是他們的劉雨卿軍長也不能減免……

白崇禧有些不太相信地問道:

“劉軍長,這真是哈兒師長的隊伍啊?”

劉雨卿軍長忙答道:

“是。範哈兒這支部隊別說跟一般隊伍不一樣,就是在我們劉鈞座手下的幾支隊伍中也算是個異類。據說,181師的中下層軍官受他們師直屬防空團的那個小神仙團長的影響頗大,凡事愛跟到起學。估計現在這些名堂,就是照搬照學防空團來的。”

“哦。”

白崇禧應了一聲,心說:但從現在這些細枝末節來看,這個什麼小神仙團長就是一個知曉兵事的少有的軍事人才,不知道是哪裏軍校畢業的高材生,有機會得挖到我們廣西軍去

到了181師師指揮部,警戒的一個排長報告說:181師正在開例行的戰後檢討會,總結經驗教訓。所有師團營級官長都在作戰指揮室裏。要去通報,白崇禧被這個所謂的“戰後檢討會”吸引了:國防部、大本營搞得勞什子,一個小師部弄得什麼?夠新奇哈。止住了排長去通報情況,說要悄悄去旁聽一下。

來到了181師作戰指揮室外,裏面是燈火通明,從窗外往裏望,只見一個瘦弱的小年輕人正在講話,衆人包括範哈兒師長都在或聽或記,十分認真。

劉雨卿軍長悄悄對白長官及衆人介紹:那個坐在頭裏的光頭稍胖的就是範哈兒師長。自己也納悶了,哈兒狗日的文化從來不及格的嘛,啷個何時也這麼愛學習了啊?

白崇禧,軍委會作戰組組長劉斐,軍委會辦公廳主任徐永昌等十餘個高級幕僚饒有興趣地站在181師作戰指揮室的窗外當了旁聽生。

這個在一張碩大的軍事地圖前,拿着根指揮棒,正侃侃而談的小年輕,不是別人,正是咱們的周大少團長。

“我剛纔說了今天戰鬥的戰前設想、具體部署及其理由。現在我有一個問題要問大家,今天我軍傷亡五、六百人,大家都知道。可其中181師參加戰鬥的兩個團就佔了這其中的大多數,我的警衛營和大學生軍訓團參戰的一個營總共才傷亡了二十幾名弟兄。

說起來,都是差不多的裝備軍械(都是周大少團長的兵工企業集團研製的重慶造),部隊訓練科目181師也是照搬照學,但一打起來,啷個實際效果反差這麼大?

李豁嘴團長,你別癟嘴巴,據說你娃連老子的十五大戰術原則的絕招都他**偷了去,啷個還把兵練成了這樣子?”大家一陣鬨笑。

下面的李豁嘴團長不服氣地叫起來:

“小神仙,你有辦法啥。說老實話,老子團裏頭,背不到你的那個十五大戰術原則,連排長都當不上,還能啷個樣嘛?”

說完,怕大家不相信,又示意旁邊的自己團裏的一個營長站起來,把那些偷學的絕招:周大少團長的十五大戰術原則一一背出來。(說起這十五大戰術原則,是周大少團長根據前世德軍的著名的沙漠之狐隆美爾的一些作戰經驗,結合了現在的情況,用非常淺顯的道理和語言編出來的一本步兵戰術原則小冊子,還舉了一些戰例。被防空團等自己隊伍的中下層指揮官奉爲經典,正好是十五條,就被稱爲十五大戰術原則。李豁嘴團長等181師的指揮官們費盡心思才把它弄到手,那自然全盤“周”化,也學了個有模有樣。夠唬住外人的了。)

這個營長也不含糊,張嘴就來:

第一,進攻,進攻,再進攻因爲進攻纔是最好的防守。正面不行,就側擊、尾擊,採取一切靈活的進攻方式。儘量避免做死打硬拼,人拼光了完事。 愛住不放,寵妻入骨 就是防禦作戰,也以多層次縱深彈性防禦,可做反擊、側翼出擊等進攻防禦。

第二,不管武器口徑多麼小,無論武器數量再少,要始終堅持用火力支援步兵的行動,在沒有有效壓制或消滅敵人的火力點之前,避免發動大規模的出擊特別是最後衝鋒。

第三,不管是進攻還是防守,都要儘量靠前配置武器和火力。在敵人優勢的火力面前,要做到己方的火力配置前重後輕、人員配屬前輕後重,切實掌握好預備隊,以防任何意外情況的發生。

第四,我方數量處於劣勢時,儘量採取更多的使用自己的武器,或者更加迅速地發揮火力的方式來壓制數量佔有的敵人。(聽到這裏,指揮室窗外的高級旁聽生們禁不住紛紛掏出筆和小本子就着屋裏投射出來的燈光記起來了。白長官腦子好使,再說這麼做好像有點掉份。但其實外表沒有什麼變化的白崇禧還是被這個劉雨卿軍長稱爲小神仙團長的瘦弱年輕人帶給了巨大的震撼:不得了,小團長?大人才啊一定得挖到我廣七軍來。)

第五,誰先開火,並能夠進行最猛烈地集火射擊,誰就能取得勝利。(這個今天的大場戰鬥足以證明,陷入周大少團長的預設包圍圈中的日軍19聯隊,就是被一開始的猛烈地集火攻擊打得完全失去了陣法,徹底亂了。所以,僅僅只用了半個多小時不到,就全軍盡墨。按第九師團的強悍戰鬥力,本不會如此。再說都有三千多人馬)

第六,只要有可能,就要儘量採取一切欺騙措施。(這就叫兵者詭道也)

第七,在所有戰鬥中,都要注意心理因素的變化。對於己方,就是鼓舞士氣;對敵製造恐慌。

第八,不管再多的諸軍兵種協同作戰,都要儘量用最簡單的聯繫方式,並做好周密的協調。

第九,只要有可能,就要利用一切手段和方法掩蔽部隊的行動。

逍遙醫少在都市 第十,每當部隊行動時,哪怕就是短暫休息,都要實施偵察,隨時隨地掌握周邊的情況。

第十一,不管在何時何地,也不管在進攻中,還是在防禦中,始終要派出警戒分隊。(這個就是白崇禧一行人在181師遇到的那些警戒小分隊)

第十二,部隊必須養成在悄無聲息中進行各種行動的習慣。

第十三,部隊只要在任何一地停留時間超過短暫時間,就應該修工事,哪怕是最簡易的掩體工事。

第十四,火力越強,工事越深,傷亡越小

第十五,戰鬥部隊的基層指揮官既要積極主動,靈活多變,又要判明情況,堅決果斷。

背完了,大家熱烈地鼓起了掌。

“文營長,確實不錯,說句實在話,考試能打滿分”

周大少團長也不禁稱讚道,這些文化普遍不高,有些甚至字都認不到幾個的袍哥弟兄能把這些記下來,那還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雖然是背到了,但實際用在生死拼殺的戰場上,這些人還是差火候啊。

“但根據你營在今天這場戰鬥中的表現,卻只能給你勉強打個及格雖然我們打勝了,還可以說是大勝,但實際暴露的問題和要總結的教訓也不少。文營長,你先別急,聽我說完,你再好生想一下是不是這個理哈。

wωω★Tтkā n★CΟ

首先,不注意充分發揮我們近戰武器的火力優勢,纔打了幾個排子槍,看到小鬼子的陣腳亂了,你營的正面的一些連排長等下級軍官就領着弟兄們往上衝,結果遭到日軍後備重機槍的掃射,傷亡不少,你營陣亡的基層軍官最多,而且這次戰鬥中唯一一個犧牲的那個連長就是你營的吧?你知道不,我曾經反覆強調,現在這個時期的日軍都是老鬼子,槍法神準,打靶十槍在八、九十環那是很普遍的,個人的軍事素質非常強。”

這時候,防空團的陳營長插了一句話,

“團長說得對大爺的,能用小鋼炮、火箭筒把這些老鬼子轟死,我都懶得上去用槍一個一個打得。”引起了大家鬨堂大笑。

周大少團長瞄了一眼陳營長,笑罵道:“瞎扯蛋”

又接着說道:

“其次,我的那十五大戰術原則的第二條,反覆說明不管在任何情況下,都要充分利用火力掩護步兵的行動。特別還提到在沒有有效地壓制住或者消滅敵人的火力點時,步兵不要做大規模出擊甚至衝鋒。”

文營長已經明白了,連連點頭,表示服氣,說道:

“是,是,是弟兄們當時都殺敵心切,哪還顧得誰去用火力壓制掩護嘛,幸好冒出來的兩挺小鬼子的重機槍很快就遭團長你的神槍手(周大少團長培養的阻擊手)及時打掉了,否則我營當時密匝匝衝上去,還不知道躺下去多少弟兄們啊”

指揮室窗外的白崇禧聽到這裏,不覺嘆道:

“川軍181師,一戰而殲滅三千日軍精銳,我信哉”

強烈推薦: 232章 高級旁聽生(下)

“劉軍長,這個周家欣畢業於哪所軍校啊?”白崇禧不禁問道。

“嗨這個小神仙啊,哦,我們劉鈞座所屬的川軍內部都這麼叫他,他哪裏去讀了啥軍校嘛,就是我們重慶本地一所兩年制技工學校畢業的。別看他今年十八歲,可現在已經是我們上、下川東首屈一指的大商人、大實業家,大大小小的工商貿企業上百家,身家數十億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物。他的故事編一部傳奇都夠了。”

“啊?”

連白崇禧在內的一衆人聽了都是大吃一驚:富可敵國的一個大商人、大實業家卻走上了血雨腥風中的抗戰戰場,光是這份愛國情懷就足以讓人動容啊。

軍委會作戰組組長劉斐突然說道:

“想起來了,這個周家欣是不是就是從山西戰場下來的那個很能打的川軍獨立旅的周旅長嘛?他的部隊後撤休整時,還哄搶了第二戰區的晉城後勤補給倉庫這個滔天大罪也是委座因爲其率部在山西抗戰戰場上取得駭人的戰功而大事化小了。

不過,他好像從少將降成了上校,還罰了幾十萬元做了賠償金。不是說他的川軍獨立旅這次跟隨川軍第23集團軍上來了,怎麼現在他在181師呢?”

“噢,他的那個川軍獨立旅中的防空團,也是181師的師直屬防空團編制,是一個娃兒兩個爹”劉雨卿笑着回答道。

衆人聞言,也不覺好笑起來。這個範哈兒和周家欣就是一對活寶

181師師作戰指揮室內,也是非常熱鬧。由於打了大勝仗,大家都對大場防禦作戰的信心大增,覺得頂上幾天、十來天的,就像之前的中央軍精銳那樣把日軍拖上幾天問題不大。

周大少團長卻做了一個手勢讓大家安靜一下,他嚴肅地說道:

“早則兩日,遲至三天,整個淞滬抗戰的局面將會發生極不利於中隊的驚天逆轉”

周大少團長一言既出,室內、外所有人全部大吃一驚,不敢相信,全部鴉雀無聲聽他接着說下去。

“大家剛已經聽我說過,小鬼已經把戰略重點做了調整,把主戰場從華北轉移到了華中上海,那力量已不是此前上海派遣軍的十幾萬日軍所能比擬的了。

就在近日,不僅又給日軍上海派遣軍調入了第16師團,而且還從華北戰場抽調了第6、第18、第114師團,第五師團的國琦支隊,獨立山炮兵第二聯隊,野戰重炮兵第六旅團等等,組成了十六、七萬人的龐大的第十軍,全部加入了華中上海戰場。

這支強大的日軍後備生力軍,並沒有從吳淞登陸,出現在蘊藻浜以北的地區。我們也知道,現在我們在蘊藻浜、大場地區面對的是日軍上海派遣軍的第九師團、第11師團、第13師團等原先就知道的日軍部隊。

這就奇怪了,日本人組成的這支強大的第十軍到哪裏去了?很顯然,鬆井石根大將爲了打破上海戰局的僵局,並沒有把這支強大的後備力量投入上海以北的正面消耗戰之中,否則早就上啦。

沒有在上海陸地戰場上出現,又結合日本海軍專門爲運送兵員成立了第四艦隊,我們大概就能判斷這支第十軍現在飄在上海的近海上。那是爲了選擇一個登陸場。

鬆井石根大將會選擇哪裏呢?我判斷:就在這裏---我淞滬抗戰中國守軍的戰略大後方”

周大少團長用指揮棒在巨大的軍事地圖上指點着上海南部的杭州灣北岸地區,

“這裏海岸線平直,沿岸有十幾米的水深,是淞滬地區良好的登陸場所。日軍那飄蕩在上海近海的第十軍登陸後,只須佔領松江等要點,即切斷了滬杭鐵路,形成與上海北面的日軍上海派遣軍的南北夾擊之勢,對淞滬地區的中國守軍幾十萬人構成了三面的戰略大包圍,即使杭州灣北部守備區的第八集團軍能夠抵擋幾日,四、五個師在如此廣闊的海岸線守備,根本就是堵不勝堵的,只能爲有計劃撤離贏得少許主動,也就是說,上海不可守了”

“丟老母糟糕”

窗外的白崇禧、劉斐等人可謂是人老成精,聽到這個份上,還不明白啊,不覺驚叫出聲:麻煩了,煩了

原來,周大少團長還小看了中國統帥部的膽現在的淞滬抗戰戰場上的中隊幾十萬人的戰略大後方---杭州灣北岸地區,竟然被統帥部抽調得只剩下兩個連,幾乎等於空空如也

要說淞滬抗戰初期,中國守軍爲了防備日軍在沿江沿海登陸,曾經是設置了杭州灣北岸守備區的(至今也沒有撤除),,並以第八集團軍的四個師1個旅五、六萬人擔任防守。這就是周大少團長所瞭解的情況。

但後來,隨着上海方面戰事緊張,這個杭州灣北岸守備區的部隊,第55師、第57師、第62師及獨立第45旅等先後抽調一空,被第三戰區的司令長官部和大本營盡數調往上海浦東一帶協助正面作戰。

周大少團長這個小旅長哪裏去知道這個變故嘛,想當然中國統帥部也不會做這種蠢事啥,這也是造成周大少團長隨後的極大被動的原因,否則按他的做事周密細緻的性格,知道這些,早就準備溜了,不會傻傻等着死局。

這就是說,如今,從全公亭到乍浦幾十公里長的海岸線上,僅有第62師的兩個連和一些地方少數武裝擔任着戰略大後方的守衛警戒任務。

這是中事統帥部在這場淞滬抗戰中犯下的一個不可以饒恕的嚴重失誤,作爲直接負責此次淞滬抗戰軍事的參謀副總長白崇禧等參謀高議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個失誤,直接導致了堅持了三個月的淞滬抗戰全面的失敗,又由於完全對這次突發事件沒有備有預案,沒有一有效指揮大撤離的方案,以至於引發了淞滬抗戰中國守軍的可怕的大潰敗你說,也徹底明白過來的白崇禧等人啷個不驚出一身冷汗,驚呼連連。

還聽個屁啊,白、劉等人迅速連夜返回南京統帥部,向高領袖緊急彙報。從黎明的熱被窩中被強扯出來的高領袖聽完後,也是嚇出了一身冷汗:完了

但是他仍然心有不甘地問道:“就沒有法補救了嘛?”

白崇禧說道:

“估計這幾天我們一直在尋找的日軍第十軍已經到達杭州灣北部地區海岸附近,登陸是毫無阻攔了。現在也只能病急亂投醫,從浦東一線全面撤離,急調第62師主力,獨立第45旅及到楓涇的第79師前往阻擊,並令在青浦的第67師全數推進至松江,防止日軍第十軍登陸部隊,速穿插切斷滬杭鐵路,完成對我淞滬抗戰戰場的近七十萬部隊的戰略大包圍。

事已如此,上海是不能再守下去了應該立時做有計劃的大撤離,以保存我軍有生力量向西,向南,分別逐次堅守吳福線、錫澄線這些國防預設戰略守備線,做有力抵抗,達到長期消耗日軍的目的。”

高領袖當下應允了,大本營即刻下達了各部隊分別有序撤離的命令。可是前面的命令下下去不到半天,各部正亂紛紛準備的時候,老蔣又改變了主意,又下命令讓部隊開回原防地,繼續堅守?

正爲周大少團長那神奇的判斷力而嘖嘖稱奇的,並按第三戰區司令長官部撤退令做好了梯次撤離準備的第181師衆人和川軍獨立旅衆哥弟兄們,又接到命令:不撤了繼續防守。

“這是錘事啊?”

周大少團長被氣得火冒三丈,這是哪個龜兒吃錯了藥嘛?

傳來的情況是日軍第十軍已經現身了:已經順利在杭州灣北岸登陸,並速正向內陸推進其中的第18師團登陸後,不待主力完全上完,就向滬杭鐵路挺進;第6師團(谷壽夫師團)則直撲松江,進逼金山縣城、鬆隱鎮、亭林鎮一線,其先頭部隊竟然已經到達米市渡口附近,開始強渡黃浦江,迅速向松江推進。

中隊統帥部急調回去的第62師、第79師一部已在亭林鎮、金山縣城等多處與登陸推進的日軍發生激烈地交火。但鑑於日軍來勢過大,第八集團軍負責在松江指揮的副總司令黃琪翔上將,下令黃浦江右岸的部隊爲避免各個被優勢日軍擊破,均回撤至黃浦江左岸,以黃浦江作爲阻攔,阻止日軍渡過黃浦江。

高領袖爲什麼明明已經聽從白崇禧的大撤離建議,卻又改變了主意了呢?這就是老蔣他一輩都是悲劇式角色的性格使然。

原來,老蔣把個人、國家民族、軍隊及上海的命運可悲地寄託在別人的身上:希望淞滬抗戰戰場上的中國守軍,即使在這種戰略頹勢之下,死頂到正在布魯塞爾開會的九國公約開會完畢,以期盼以英美爲首的九國公約會議拿出一份制裁日本的什麼協定出來,從而迫使日本人撤軍。

如果現在中國守軍就撤離了上海,上海陷落日軍之手就成了即成的事實,那就麻煩了啥。不能不說,是有些道理。

但事實是:在布魯塞爾召開的九國公約的會議上,一開場大會就否認了蘇聯提出的集體制裁日本的方案。會議到11月15日結束(中國守軍以每天傷亡近萬的巨大代價又堅守了兩天,問題是三面合圍的日軍大包圍圈也已形成了),總算是給高領袖一個面,對於東亞的這場大戰也是發出了一份不疼不癢的宣言:

“與會各國代表,現仍相信中日兩國,如果停止敵對行動,俾給與誠行斡旋之機會,則和平成功未始無望。”

就是這麼一份可謂低三下四的九國公約宣言,日本人當擦屁股紙都嫌不夠臭,那是對於日本人變本加厲擴大侵華戰爭還打足了底氣:以英美爲首的所謂維護世界次序的西方列強不過如此嘛

高領袖一盆冷水從頭澆到腳,氣得暴跳如雷:

“娘希匹誰能使日本人停止進攻?英、美算什麼朋友?”

其實老蔣也沒想到,滿心希望出面調停的英、美兩個自稱是中國朋友的世界大國,居然在咄咄逼人的小日本人面前表現得像個蝦爬一樣:所發的宣言是這樣,就是在淞滬抗戰期間,日本人炸傷英國駐華大使,炸壞英、美兩國的軍艦,一貫信誓旦旦維持正義的英美兩國也表現得像一個受氣的小媳婦一般低眉順眼的:英艦德和號、大通號,美艦瓢蟲號、巴納號,都遭日軍轟炸,還炸死、炸傷英美水軍官兵數十人。小鬼如此肆虐,英、美兩國竟然在小日本面前忍氣吞聲,表達了“強者”的寬容,使日本人加有恃無恐。

這也是其後,日本人在上海到手後,仍不罷休,大兵西進,直指南京。終上演人間悲劇的南京大屠殺慘案的一個不太爲人所知的外部原因。可以這麼說,正是英、美、日狼狽爲奸,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共同完成的,英美算是助紂爲虐的幫兇(就在此時大批戰略物質仍然源源不斷的運到日本,成爲殺害中民的兇器,一直持續到英美兩國自食其果的1941年以後結束)

老蔣跳起腳腳罵英美,周大少團長跳起腳腳罵老蔣

“這個龜兒老糊塗蛋今天這般危局,全是這個老神經病一手造成的

中隊本可以適時調整陣線,保存有生力量,卻把一批批精銳之師送上去添油送死;本不應該在這非常利於小鬼陸海空協同立體作戰的長江三角洲膠着太久,嘿,老蔣偏做了

靠山山倒,靠水水流,英美等所謂的國際朋友,一貫唯利是圖,隔岸觀火,典型的僞君,誰也不會出手幫助中國的,從清朝到今天,前塵今事都證明了這一點國際聯盟在31年的東北‘九一八’事變中就證明是瞎扯蛋,現在這個九國公約是扯鹹蛋

日他喲,老蔣卻把戰爭這一天都可能死傷成千上萬人的生死搏鬥當成了政治的附屬、陪襯、犧牲品,一手造成了今天的既緊張又被動的局面,非常困難的死局啊:這一下涌到上海淞滬抗戰戰場上的七十餘萬中隊,怎麼協調組織有序的大撤退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還他一會兒撤,一會兒又守,一會兒退,一會兒再戰。純粹腦殼有包,有大包”

大本營的白崇禧、劉斐等高級參謀人員也是氣急攻心,怒火沖天,但卻敢怒不敢言。前線的中隊的將領們,也沒人敢向這個意氣用事,像是着了魔似的瘋老頭進言,只敢在心裏狂罵。不像周大少團長還敢在自己的隊伍裏跳起腳腳亂罵一通。

中日雙方的形式,果然如周大少團長所言,在九國公約大會結束的11月15日。發生了驚天的逆轉,僵局被日本人在杭州灣北岸登陸的第十軍徹底打破了,中國守軍淞滬抗戰全局崩壞

在高領袖停止撤退非要死扛的幾天時間裏,日軍從杭州灣北岸登陸的第十軍十幾萬主力全部渡過了黃浦江,佔領了松江城,隨即佔領楓涇,直指嘉興、平望,至此,滬杭鐵路已經被切斷,而上海以北地區的日軍上海派遣軍也乘勢發動猛攻,突破了中國守軍佈置的大場、南翔防線,並渡過蘇州河防線。淞滬地區七十餘萬中隊腹背受敵,退路也即將被切斷,處境極其險惡

這兩天被三軍大元帥、高領袖一會兒撤,一會兒守的混亂的命令徹底弄得心慌氣亂的上海以北的中隊(就是淞滬抗戰戰場上的右翼部隊,含周大少團長的川軍獨立旅等增援上來的不到一週的很多地方部隊),原先的部隊熟悉戰場還好點,上來的各個地方部隊完全亂了套。

不僅是士兵們,就連一些中下級軍官都因不知是打是撤,又看到旁邊的友軍都亂成一團,謠言四起,而慌亂地失去了分寸。

當過兵的人都知道:部隊忌慌亂慌必怯,怯險、怯敵、怯死;慌必亂,亂心、亂智、亂謀。混亂中的大撤離使中隊完全沒有了初期作戰時候的英勇形象。

不僅是部隊,就是老部隊;不僅是地方部隊,就是中央軍精銳部隊。所有部隊爲了不使自己的隊伍陷入小鬼的包圍圈之中,爭相奪路,拼命西撤(只剩南翔至崑山一條可以撤離的通道了),已經完全失去了控制。竟然發生了奪路西逃的部隊的連長把維持次序的憲兵團長都給打死了的事情。

等到起高領袖猶豫三番終下定了大撤退的決心的時候,太遲了整個淞滬抗戰戰場上的中國守軍已經形成了潰敗大狂潮。那是官長找不到部隊,部隊尋不到自己的指揮官,輜重、傷兵等無人管,隨處可見,哭爹喊媽,那個亂這次淞滬抗戰終的大潰敗造成的損失超過了三個月淞滬抗戰戰場上的全部損失,非常令人痛心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困難之時彰各位書友的真情,多謝支持哈)。。

多到,地址 最漫長的五年

高領袖後下達大撤離的命令下達得太遲了

國防部參謀副總長白崇禧下達完大本營命令,一屁股坐下來,絕望地閉上了眼睛:中國守軍近七十萬人已經全線混亂了。(請記住我們的網址集團軍司令部找不到軍、師長,軍、師長聯繫不上下面的前線部隊。整個局面已經完全失去控制。在戰場上滾打了這麼多年,白崇禧知道這是全軍大崩潰的後信號,可此時他也無能爲力了。

大本營給第三戰區後的命令是:淞滬抗戰戰場上左、右兩路作戰部隊自15日午後…鍾逐次交替掩護,向青浦、白鶴崗一線轉移,並終堅守吳福國防線工事,抵抗日軍向西突擊。

右翼總司令張發奎上將指揮右翼作戰軍奉命先向青浦、白鶴崗一線撤退,但由於各部隊處於極度混亂狀態:各級指揮部根本無法掌控其部隊,完全不知道部隊去哪裏了。負責掩護的部隊看見左鄰右舍的部隊全在撤退,便不管不顧一起撤離了陣地。一時間,南翔至崑山的公路上是大家擁擠不堪,擠得水泄不通。身後的日軍窮追不捨,空中日軍飛機也來轟炸掃射,情形是一片混亂。結果右翼部隊根本無法在青浦、白鶴崗立足,繼續撤往吳福線國防工事。

左翼軍第15集團軍、第21集團軍則在涇河堅守到15日夜開始向吳福線轉移,由於稍有次序,當面之敵未敢窮追,情形稍好一點。

大撤退時,從大場已經後撤到蘇州河以南的川軍等幾支上來的地方部隊則加慌亂不堪。由於都不太熟悉淞滬戰場情況,各個地方部隊爲了使自己的隊伍不陷入日軍的包圍圈中,爭相向西奪路狂奔,完全失去了控制,就像一大羣無頭蒼蠅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