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服務員記錄下來后,便十分恭敬的退了下去:「好的先生,請你們稍等一會。」

隨後三人便在酒店裡等著上菜,許曜則是跟自己的妹妹聊了一下在校的情況。

「我最近在學校還好,老師和同學們都對我挺好的,哥哥呢?哥哥在醫院裡工作還好嗎?」

聽到妹妹提起了自己,許曜也不打算隱瞞的說道:「最近哥哥混的還算不錯,工資比以前高多了。所以不用擔心付不起錢,想吃什麼你就點什麼。」

「哼,裝逼。好在我剛剛已經吃過了晚餐,不然可就得餓死在這裡了。」

不負情深不負婚 孔晴看著許曜心中升起了一絲不屑,在這裡吃一餐起碼也要上萬,剛剛她看到許曜居然就點了三道菜,心中更是鄙夷。

這裡足足有三個人,而他居然只點了三道菜。難道讓他們一人吃一盤青菜,?然後就算是在這個大酒店裡吃過了嗎?

就在這時,一排穿著古裝的服務員手上正端著精緻的小碟子,上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菜,他們排著長隊井然有序的朝著整個酒店繞了一圈。

「哥哥,他們這是在做什麼呀?好像很隆重的樣子。」許琳睜著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的看著周圍。

而孔晴卻是眼前一亮:「這個是敦煌飛天圖!這可是店裡的招牌菜!只要餐廳里有人點了這道菜,所有的店員都會覺得踩著周圍轉一圈,這樣一來就能讓菜的香味溢滿整個酒店,並且讓所有人都知道是誰下的單!」

「就這一道菜可就得三十萬,你看看他們手中的碟子,上邊那一個碟子都造價可就是你一年的學費!不知道這是誰下的單,就連我爸媽也沒點過這道菜。」

看著周圍那麼大的陣勢,彷彿整個酒店的人都在圍著你轉。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是孔晴最想要也是最羨慕的。

隨後當店員們都拿著菜來到了他們的面前,並且將那造價不菲的小碟子和海鮮放到桌面上時。孔晴的目光從羨慕,變成了恐懼。

而許琳則是從好奇,變成了驚訝,最後臉上浮現出了受寵若驚的笑意:「哥哥,這菜是你點的?」

「是的,就是我點的,我還點了另外兩道菜,一個叫做什麼敦煌月牙泉、還有一個叫敦煌佛跳牆。」

許曜思索了一下,他似乎是將這個大酒店裡價格最高的菜都包了。雖然一向貧窮慣的許曜有些心疼,但是一想到自己難得請妹妹出來吃一趟好菜,也就釋然了。

而聽到許曜的話后,孔晴臉都嚇白了。這三道菜的價格她想都不敢想,就連她爸媽都吃不起的,許曜居然一開口就點了三道。

「天啊……瘋了,瘋了。許琳!你知道你哥幹了什麼事情嗎?」她一把抓住了許琳,有些害怕的搖晃。

「他點的菜價值上萬,都足以在江陵市的郊區買一套房子了!你知不知道,要是你哥付不起錢,我們都會被酒店留下來洗一輩子碗的!」

而許琳卻是不慌不忙的拿著筷子夾了一條炸龍蝦放入嘴裡,咬了一口后稱讚說道:「好好吃啊!」

另一邊的許曜則是已經開口吃了起來,他拿起了幾個生蚝兩三下就解決了,還不忘擦了擦嘴提醒道:「放心吧,這餐我請客,多吃點。」

「你知道你點的東西,要花多少錢嗎?這些錢很有可能你這個窮鬼一輩子都還不上!」孔晴已經瘋了,一想到待會酒店的人會跑過來追債,她就已經想要立刻離開這裡了。

聽到她的話,許曜並沒有生氣,他一早就看出了孔晴的性格。

接近自己的妹妹,也只不過是為了故意炫耀,然後通過貶低他人來抬高自己,讓自己那涉世未深的妹妹當個跟屁蟲一樣把她當做朋友。

於是許曜面帶微笑的故意問了一句:「哦?很貴嗎?也不算很貴吧,一道菜七十五萬而已,味道還不錯。孔大小姐的家不是很有錢嗎?吃個飯而已,不用那麼驚訝吧?」 雖然嶗山底蘊磅礴,但是面對一個獲得陰之極致的羅方,絕對抵抗不了。

羅方這小子打起來倒是一點都不留手,一個勁的猛攻,我又不想真的傷到他,所以時間稍微一長,也是有些吃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突然我想起之前,剛纔羅方入魔清醒了一次。

趙雅紫的眼淚讓他清醒了過來一次。

我心裏嘀咕起來,難不成只有趙雅紫才能讓他清醒?

這個念頭一出現,我便覺得可以嘗試一下。

畢竟現在壓根不知道讓羅方清醒過來的方法,索性也就死馬當活馬醫吧。

想到這,我就衝青鸞火鳳喊道:“你們趕緊去找唐唐,告訴她,讓他把趙雅紫帶過來!”

青鸞火鳳一聽,轉頭就朝着嶗山派的方向飛去。

羅方則又衝了上來,拿着刀不斷的朝着我砍來。

我只能不斷後退抵擋。

又打了三分鐘左右,天邊,艾唐唐抱着趙雅紫朝着我飛來。

艾唐唐還在天空的時候,就喊道:“阿秀,你讓我帶趙姑娘過來做什麼?”

我打開羅方劈過來的這一道,轉頭喊道:“還記得之前羅方醒過來一下嗎?是因爲趙雅紫的眼£,..淚滴在了羅方的手上。”

我還沒說完,羅方就又衝過來了。

艾唐唐飛在半空,也不敢靠近我們這邊,喊道:“你的意思是,讓趙雅紫多哭點眼淚,然後朝着羅方潑過去?”

我頓時無語起來:“不是!具體該怎麼做我也不知道,趙雅紫,你應該是唯一能讓羅方清醒過來的人,不過你一旦靠近,也有可能會被髮狂的羅方殺死!你自己考慮清楚。”

趙雅紫聽了我的話,毫不猶豫的說:“讓我試一試!”

“送她下來。”我喊道。

艾唐唐在距離遠一些的地方,把趙雅紫放到了地上。

此時,我也一邊打,一邊帶着羅方往趙雅紫的方向靠了過去。

心裏也是撲通撲通的直跳,我也拿不準,如果說羅方真的發狂,還殺死了趙雅紫的話,那我罪過可就大了。

但現在沒有別的辦法!

很快,我倆就漸漸靠近趙雅紫,而艾唐唐也飛離這裏,躲了起來。

趙雅紫此時距離我和羅方只有三米遠,我揮舞三清化陽槍都收斂了一些,怕傷到她。

可羅方絲毫沒有在意,雙眼泛着紅光。

“羅方哥哥!”

突然,趙雅紫朝着羅方大聲喊了一聲。

羅方的動作竟然停了下來,愣在了原地,扭頭看向了趙雅紫。

有戲!

我心裏一喜。

可隨後,羅方竟然擡起刀,朝着趙雅紫的額頭就劈了過去。

速度極快,我想阻攔都來不及。

趙雅紫雙眼一直看着羅方的眼睛,站在原地,也不躲,就這樣看着。

刀鋒在距離趙雅紫額頭還有十釐米的時候,停了下來。

羅方喘着粗氣,死死的看着趙雅紫。

“哥!”趙雅紫緩緩吐出了一個字。

羅方的手鬆開,手中的百里魔刀鐺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小,小丫頭。”羅方站在原地,雖然他抱住自己的腦袋,大聲的吼叫起來:“滾出我的身體,滾出去!”

羅方不斷在地上打滾,掙扎,痛苦無比,脖子青筋都鼓了起來,臉上充斥着煞氣,看起來兇悍無比,雙血紅。

“羅方!你能戰勝他的,你一定要贏!”我朝着他吼道。

“哥!”趙雅紫看着羅方說道。

羅方一拳又一拳的打在自己的身體上,漸漸的,他的身體竟然涌出金色光芒,這些光芒慢慢變成了一股拳頭大小的人。

他看起來和羅方長得一模一樣,而這股力量,我自然也是熟悉無比,陽之極致!

對了!

當初師父說過,我練成陽之極致後,身體裏面極陰的那一部分,會在某個時候從我身體裏面逃走,讓我一定要斬殺那一部分。

而剛纔,控制羅方身體的,難不成就是羅方身體裏面的陽之極致這一部分?

我一看到這個小人出現,也不顧羅方的情況,衝上去就一槍朝着這個小人刺去。

這個小人力量卻也不弱,雖然看起來身體很細小,但是卻輕易的擋開了我這一槍,然後轉身便跑。

“青鸞火鳳!”

“照顧好羅方。”我朝着天上的艾唐唐喊了一聲。

隨後我踩着風火輪,就朝着那個小人飛去的方向追去。

嶗山的護山大陣結界,卻絲毫沒擋這個小人。

嶗山的護山大陣應該只會擋住陰邪之物,而這個小人是陽之極致,結界自然不會阻攔它離開。

它的飛行速度並不快,或者說是風火輪的速度太快了,很輕易的就追上了這個小人,隨後,我右手雙指輕輕的觸碰了一下額頭,緊接着,我的天眼打開。

一道銀色光芒,朝着這個金色小人就射了過去。

那個金色小人直接被這道銀色光芒射中。

我可是很清楚天眼的威力。

果然,這個金色小人被射中後,竟然砰的一聲,直接爆開,消散在了空氣中。

我看着金色小人消失的地方,心裏鬆了口氣。

雖然這金色小人渾身都是陽之極致,不過卻只是剛從羅方的身體裏面脫逃出來,本身脆弱無比,能這麼輕易的擊殺它,倒也不算奇怪。

消滅這個金色小人後,我又在原地等了五六分鐘,就是怕這個金色小人還有什麼復活的辦法,不過等了一陣,它都沒有再出現,我纔算是真正的放心了下來。

然後轉身就朝着嶗山飛去。

飛進嶗山後,先去了嶗山的後山,不過那裏已經沒有艾唐唐她們的人影,我來到了嶗山派中,這才終於在我們居住的院子找到他們。

我推開門走進去。

此時孫小鵬,艾唐唐還有趙雅紫都一臉擔憂的看着羅方。

羅方睡在牀上,緊閉雙眼,一時半會不會醒過來的樣子。

“怎麼樣了?”我開口問。

孫小鵬說:“你剛纔和羅方打的事情我都聽艾唐唐說了,後來出現那個金色小人,就是你師父那次和你說的吧?”

我點頭:“沒錯,不過可以放心,我已經將它擊殺了,羅方不會出什麼問題的。” 聽到許曜這句話,孔晴才猛然間注意到自己的失態。她看向了正吃得津津有味的許琳,強裝冷靜的說道:「我只是覺得你們吃不起而已。」

「怎麼可能會吃不起呢,這不就是一餐飯嘛。待會吃完了,我們去服裝店吧,哥哥一會給你買幾件新衣服。」

許曜眯著眼睛看著孔晴,這個小姑娘既然看不起自己的妹妹,那就讓她好好看明白,到底是誰能看不起誰!

「服務員,你們這的蝦烤的不錯,給我們再上兩份。」

此時許曜說話的語氣像個闊佬一樣,花了錢后他整個人都飄了起來。

此刻就連酒店的老闆都被驚動了,他開著寶馬走來還想要見一見這位大老闆,去看到了在酒店裡吃相有些難看的許曜。

「這位先生……就是在這裡一下子消費了上百萬的顧客?」

服務員點頭說道:「是的……就是他,剛才我還以為是他旁邊的那位小姐。觀察了好一會後,我才確定金主就是那位先生。」

「老闆,這會不會是一個想要來吃霸王餐的?你看他吃得特別快,這個敦煌飛天一下子就被他給幹掉了。」另一個服務員警惕的問道。

老闆看著許曜,皺著眉頭說道:「有可能,派點人盯緊他。上廁所也要找人跟著,別讓他溜了。」

而許曜全程都沒有表現出來任何一絲慌張之情,許琳也一邊吃一邊評價著蟹蝦肉嫩,完全沒有一點著急的樣子。

倒是孔晴有些急了,越是到後邊她發現周圍的服務員就越多,此刻她已經想好了,要是許曜被留在這裡,她就告訴服務員自己是無辜的,跟他們並不是團伙。

雖然她也吃了點東西,但是總有一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終於許曜算是吃飽喝足了,叫來了服務員要求買單。

服務員一算價格:「先生,由於你在本店所消費的金額過大,所以老闆給你減了個零頭,總共是一百五十六萬元。」

許曜拿出了銀行卡遞了過去,此刻所有的服務員,包括酒店的老闆都在看著他。萬一許曜找借口說什麼沒注意到銀行卡里的現金,或者說什麼銀行卡出了問題,他們就會第一時間攔下許曜,並且選擇報警。

而服務員拿出了pos機一刷,機器上就顯示著156萬元已經到賬。

「咦?」服務員發出了不太相信的聲音,這時其他服務員也圍了過來,看了一眼,就連酒樓里的老闆也不由的伸出了頭。

「還有什麼事情嗎?」許曜問道。

「沒……沒事了。咳咳,歡迎先生,下次光臨……」服務員臉色僵硬的回答道。

而許曜也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後邊跟著的是在向許曜抱怨著物價昂貴的許琳,還有大腦一片空白的孔晴。

「怎麼可能?他們不是農村人嗎?平時那個許琳不是窮得連早餐都不捨得吃嗎!?為什麼他哥突然那麼有錢?」

接下來,許曜帶著自己的妹妹去逛了手機店,為她買了一個最新款的智能手機。隨後又去了服裝店給她買了四五套新的裙子和數十套新的衣物。

「這件衣服你覺得好看嗎?」

「很好看啊。」

「服務員,這件衣服包了。」

基本上只要許琳一句話,許曜就拿出卡來給她買買買。孔晴的目光漸漸的從鄙夷,變成疑惑,在變成恐懼,最後變成了羨慕。

一條步行街逛下來,許曜的手中已經多出了幾袋包裹。一路下來,許琳的臉上都填滿了笑意,這是她十六年來最快樂的一天,也是她最奢侈的一天。

一直到了近鄰學校門禁時,許曜才帶著自己的妹妹回到了學校。孔晴早已說不出話來了,原本她覺得自己與許琳是兩個世界的人,現在才發現,她們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

只不過原本自己在上,許琳在下。現在反倒倒了過來,自己在下方,而許琳在上層。

「快到門禁了,我們快回去吧。」許琳拉著自己好姐妹的手,就準備要回去。

許曜卻突然開口說道:「等一等,琳兒你先回去。我跟你朋友有話談一談。」

聽到許曜居然要單獨點名,孔晴這才回過神來:「我?」

「是的,有些事情想要拜託一下你。」 芳心暗度 許曜面帶微笑的看著她。

原本孔晴根本看不起許曜,要是沒去酒店前,她是連多看一眼都會覺的心煩,但是現在她不得不正視這個吃得起敦煌飛天的大哥哥。

「有……有什麼事么,曜哥?」

看到自己的妹妹走遠后,許曜才收起了笑容,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孔大小姐,我妹妹把你當做唯一的好姐妹,希望你也能真心待她,至少只是表面上的姐妹也好。」

「以後在學校,如果有誰欺負我妹妹,我希望你能幫她出頭。可別讓我知道你敢欺負她,我可就這麼一個妹妹,誰欺負她就是跟我過不去!」

許曜用著十分認真的目光盯著孔晴,目光中的鋒芒嚇得孔晴連連點頭。

「那就好。」許曜微笑著目送她離開了:「那麼,一路順風。」

人心實在是過於險惡,攀比之心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會出現。在這浮躁的社會中想要結交到真正的朋友,談何容易。

許曜這麼做,也只是想要讓自己的妹妹在學校能過得快樂一些。他還不想讓自己的妹妹過早的接觸到社會的殘酷,只能勉強的維持著她這份虛假的友誼。

就在這時,許曜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那頭的聯繫人正是黃家家主,黃正平。

自己剛剛購物用的就是他的卡來刷錢,黃家肯定是得知了自己的經濟動向,才突然打電話來進行問候。

「喂?許醫生,近來可好啊?」

許曜回答道:「還好,黃老闆有什麼事情嗎?」

「許醫生今天花錢蠻多的啊,最近手頭上的錢還夠用嗎?」

「勉勉強強吧。」許曜掐指一算今天花了大概也有幾百萬,現在回想起來,就有些心疼的暗罵自己敗家。

「是這樣的,我有件事想要麻煩你。」

「有事不妨說說。」

「想要你代替我參加一個會議。」

「算了吧……你開會關我什麼事?」許曜可不打算多惹麻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