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說凌大班長,這可不是古代,抓一下手就要一身相許的!」郭念菲打趣道。凌雪兒沒有在意而是貼著郭念菲的耳朵小聲說道:「劉明打架真的很厲害,你打不過他的我這是幫你解圍,你還嘲笑我!」

「不需要,作為一個男人怎會可能會讓一個女人給自己站出扛著!」

「好!好!好!」劉明連說了三個好又道:「是男人,那老子今天就告訴你什麼是真正的男人!要讓你看看什麼樣的男人才能配的上凌雪兒!」奇葩哥也才旁邊附和道:「就是,就是不要以為有兩個臭錢就不知道自己姓什麼了!」

「我姓郭!」 「你姓郭,我還姓」還沒等劉明說完,應該說是整句話都沒說出來郭念菲就動,動的極快但也僅僅是對於這些個小混混來說,對於真正的大師這不能叫做速度。「啊!」一聲慘叫劉明飛出去了,又是「砰」的一聲裝在了教室的門上,「嘩啦!」門上的玻璃受不了劉明飛來的重力碎了。劉明的奇葩小弟站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凌雪兒還保持剛才的支持,眼睛掙得大大的,嘴巴張的大大的。郭念菲拍了拍手道:「打你真是髒了我的手!」說完又回頭看向凌雪兒,一個標準而又精緻的微笑。此時的凌雪兒全被迷住,就差大聲喊道:「郭念菲,我愛你!你好帥!」凌雪兒張著嘴指了指劉明,郭念菲回頭望去劉明踉踉蹌蹌的站起來,他的小弟華子在一旁扶著。劉明用手抹了抹嘴上的鮮血,吐了口塗抹說:「小子,本以為你就是個小白臉!沒想到你還是個練家子!我承認打不過你!」華子一看這情況急忙說:「明哥,咱,咱們就這麼示弱,不是你的風格啊!」

劉明什麼都沒說只是拍了拍手,然後教室走廊上就出現了很多人直接衝進了教室劉明環視四周道:「今天明哥我被人打了!」

「誰,誰!是誰連我們的三公子都給敢打!站出來!」一群人嘰嘰喳喳道。

「兄弟們,怎麼辦!」劉明吼道。

「干他丫的!」「干他丫的!」「干他丫的!」音浪陣陣,劉明頓時感覺心血沸騰,頓時有了活力「既然要干,就給我干他!別不要幹了,給我弄殘廢他!老子要讓他生不如死。打完明哥請你們happy去!」此時劉明猙獰的狂吼道,他要人知道,要郭念菲知道自己是不能惹的,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這一腳踹咋超合金鋼板上,不僅自己得個殘廢還讓郭念菲成功的上演了一出英雄護沒人,成功抱得美人歸!

「謝三公子!」一群人蜂擁而至,郭念菲快速後退。劉明一看嘲諷說:「小子,怎麼了?慫了!知道害怕了,知道就給老子跪上磕幾個響頭,說不定老子我開心了就能放了你!」

郭念菲輕聲了一句:「你最真臟,早晨吃的什麼!在公共衛生間里就的餐嗎!」凌雪兒看到一群人衝進來的時候就很害怕,剛才看到郭念菲雖然厲害但是雙拳不敵四手啊!心裡一直緊繃繃的,可是郭念菲一句話就把她的壓力揮去,罵人都不帶髒字。

郭念菲後退到凌雪兒身邊挺了下來說將她抱住,凌雪兒忽然感覺一雙手從自己的腰部摟住了自己,並且還把自己朝著他的懷裡靠,本想掙扎奈何力氣敵不過啊!只好乖乖的依偎在郭念菲的懷裡,郭念菲用手輕撫凌雪兒的後背緊貼著她的耳朵道:「一會你就做在我的位置上,看書就好,看不下去就閉上眼睛,一定不要看這邊!」

「怎麼」凌雪兒吱吱嗚嗚的說。

「因為一會就將出現很黃很暴力的場面,少兒不宜所以你就不要看了!」說完郭念菲在凌雪兒的額頭上輕輕的吻了一下,郭念菲吻的原因是因為自己小時候害怕的時候自己的母親總會這樣,而自己也會減輕很多!但是他卻不知道這會對一個處於青春期的女孩產生什麼影響。凌雪兒感覺到額頭軟軟的,柔柔的!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但是她知道的只有郭念菲親了自己!心中頓時出現了兩種念頭,第一做到郭念菲的位置等著他打完這場不可能打贏的架,第二他要是沒事,自己一定要給他一巴掌!

「喂,你倆臭屁完了沒有!」一群壞壞的學生道

「明哥,他親了咱們的女神!」華子說。

劉明的感覺就是炸了!「我不是瞎子,我看的到!」

「給我上!」好幾十穿著學生服的高中生就上了,不僅如此還有源源不斷的學生從外面衝進來!郭念菲鎮靜的站在凌雪兒身前,他不想裝,他不習慣也不喜歡在女孩子面前裝,因為只有那些小孩子才會這樣做,在自己喜歡人面前無限的想把自己展露出來,就差把褲子里的小弟弟拿出來了!看著蜂擁而至的學生郭念菲不想把這些稚嫩的學生打傷而且打傷了自己一定不好收場。「既然如此,那就擒賊先擒王吧!」郭念菲伸出了一個食指,雙腳蹬地徑直衝向人群。

「明哥,你看那小子什麼意思!伸出來個手指頭是要投降嗎!」

「閉嘴!」

「~」

兩方相遇學生們出拳的出拳,踹腳的踹腳可是還沒有他們的肢體碰到郭念菲自己的手臂,大腿,脖子,前胸後背瞬間一陣麻木直接喪失了戰鬥力!走過就兩排都是慘叫。

「我的手!」

「我的腿!」

「我的後背!」

「我的腦袋!」

「啊!我的小弟弟!」一個長相還算帥氣的男孩雙手護著小弟弟在地上打滾!「咦!我有打到他哪裡嗎!」郭念菲自語道。緊接著又傳來:「剛才誰,一腳踹我小弟弟上了!疼死我了!」

「咯咯咯!」凌雪兒在一旁笑了起來。

郭念菲一步一步的走向劉明,此時已經沒人在上了,為了一個這樣普通的朋友搭上性命,哪怕是殘廢也是不值得的。劉明看著逐漸走過來的郭念菲已經完全崩潰了,他也逐漸明白!父親告訴他的一句話:不要以為狗在老虎的狂叫老虎就不會回頭,如果它回頭了那麼這條狗一定會死的很慘!

「華子!急著在哪昨天看的電影嗎!」劉明點上了一支煙問道

「蒼老師」

「滾,是七龍珠!」劉明費勁力氣的轉身,華子看著劉明的舉動很是不明回道:「怎麼!」

「今天我終於見到真正的超級賽亞人了!」

「~~~~~」倒!

郭念菲不知道他們倆在嘀咕什麼,「劉明!三公子是吧!」劉明渾身一顫道:「公子不敢當!」

「那你想當什麼!」劉明不到該怎麼回答,他現在想做的就是跑但是真的跑不動了,他懂的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的道理。

郭念菲有說道:「我得罪你了嗎!」劉明一聽這話就準備說:「你調戲我女神,非禮班長我就改路見不平一聲吼!」但是剛剛凌雪兒竟然說出他是自己的男朋友,哎得了!等死吧!劉明結結巴巴的回應到「沒,沒有!」

「那既然沒有就是你的錯了吧!」郭念菲話說的很親和就像哥哥對弟弟一樣,但是對於劉明來說就不一樣從小張揚跋扈,打架都是看誰硬氣,拼的就好骨氣。可郭念菲說的就和沒事人一樣,難道這就是暴風雨前的平靜!天啊!劉明徹底崩潰瞭然后急忙道:

「是是,菲哥說的是!都是我的錯,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不是狗眼是狗眼!」

「既然是你的錯,那你得向我道歉吧!」

「是是!」劉明急忙說:「對不起,菲哥是我的錯!」一邊說一邊打自己耳光「啪!啪!啪!」

郭念菲看著劉明,所有人都看著。凌雪兒不敢相信辦理的大哥大會這樣,那些小弟也明白劉明這樣的做的原因。

「行了行了!我就是讓你道歉而已!沒讓你自殘!」抽了一會子耳光的劉明楞住了說道:「菲哥!您打算」

「你走吧!」郭念菲微笑著,笑的很迷人。不僅僅是可以迷倒女人的微笑,那種微笑能帶給你自信,帶給你光!劉明很是驚訝

「啊?」

「啊什麼,帶著你的人走吧!記得以後別惹我就好了!然後再讓你老爸給你三爺爺帶個話,讓他給我弄兩好車過來!」

劉明不明白什麼意思又問:「這個菲哥,我!」劉明一聽他怎麼知道自己有個三爺爺,難道他還和三爺爺關係,那自己可真是死定了!自己的老爸在三爺爺面前都是乖乖的,一點斗不敢造次!

「好了!不要問了!三伯要是問的話就說我姓郭好了!」劉明一天這話蒙圈了心想:三伯!這意思是我今天把我小叔叔給堵了,還好給他幹了一頓!

「菲哥我知道了,不!菲叔我知道了!」說完劉明帶著那些小弟就走出去了!郭念菲來到凌雪兒身邊道:「沒吃飯吧!哥哥我請你吃飯去!」

凌雪兒聽到說:「解決完了!」

「恩啊!你沒看出來嗎!」郭念菲反問道。

「當然看出來了!」凌雪兒說著眼神,表情就開始發生變化。郭念菲看的直發抖說「你」剛說出個「你」字,凌雪兒一個巴掌就打了上來。 「啪!」清脆!利落!響亮!一記耳光打在了郭念菲的臉上,男人最忌諱的是什麼,是打臉!凌雪兒就這樣**裸的打在了郭念菲的臉上,郭念菲沒有躲閃,沒有阻擋,任由凌雪兒打在了自己的臉上。凌雪兒驚訝的嘴張的大大的!眼中布滿迷惑,她心裡則是在想為什麼他不躲開,為什麼他連阻擋都不阻擋一下。

「你」凌雪兒結結巴巴的道,就一個「你」字後面她真的不知道說什麼了,郭念菲臉上出先了一個清晰的巴掌印子。凌雪兒看著這掌印子不知道如何是好,低著頭雙手交叉扣著手指頭,也不再抬頭看郭念菲了!

「看著我!」郭念菲輕聲道。凌雪兒慢慢的抬起頭,像是做錯事的孩子。郭念菲低頭看著凌雪兒突然他抓住她的手,凌雪兒立刻大聲的叫了起來:「啊! 游移混沌 啊!啊!」

「凌雪兒你怎麼了!我沒抓疼你啊!」郭念菲情深的問道。凌雪兒如同一直受驚的小鹿到處亂撞,「凌雪兒手疼嗎!」

「嗯?」凌雪兒抬起頭注視著郭念菲道:「對不起!我剛才看你功夫這麼好,以為你會擋一下的,在怎麼你也要躲閃一下啊!我沒打疼你吧!」凌雪兒驚慌的心終於平靜下來,她伸手撫摸向郭念菲的臉,當手觸及到郭念菲的臉龐時,郭念菲身體稍微一晃.

「還說不痛!」凌雪兒怒斥道。

「哪有!我臉皮厚!」郭念菲抓抓頭髮笑呵呵的說道。此時凌雪兒的雙手已經從正面環抱住了郭念菲的腰,小腦袋緊緊的貼在郭念菲的胸膛,細聲細語的說:「我打了!那我請你吃飯,我沒那麼多錢只有飯卡了有錢所以只能」

「走吧!」郭念菲牽著凌雪兒的就向出教室然後沒走幾步就停下來說:「食堂在哪!」

「」凌雪兒拉著郭念菲轉了個頭就奔向食堂。此時食堂很多人正在吃飯,能容納將近千人的大食堂已經快坐滿了「踏踏踏踏」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本來喧鬧的食堂!原本嘈雜的食堂瞬間安靜下來,所有人停下了手中的筷子,勺子,嘴裡的食物都掉下來了!甚至飯碗都「叮叮噹噹」打碎N多個!不是莘莘學子們手中無力,而是剛剛出現的場面實在是讓人目瞪口呆,他們心中能想到的是:那可是學校三大美女之的凌雪兒!她竟然牽著一個男孩的手來食堂吃飯!還是這麼一個帥氣的男孩,英俊的面龐,挺拔的身姿更重要的是他那迷人的微笑!凌雪兒這是要公布這就是我的男朋友啊!

凌雪兒拉著郭念菲穿過人群去打飯了,兩人找了一個靠牆的角落下坐了下來開是吃飯,凌雪兒確實是餓了,也不在意什麼形象了吃飽飯才是王道!才是真理!郭念菲看著凌雪兒的吃相抿嘴一笑也開始大口吃了起來。兩人如此張揚,高調的走過去,自然自然的郭念菲就成了所有有錢有勢而又喜歡凌雪兒的人的眼中釘!剛吃沒多久就湧上了一幫人。

「喂小子!給你一百萬離開凌學兒,不然可別敬酒不吃吃罰酒啊!」說話的人只是家裡有點錢有點勢力,但是很多人都喜歡夜郎自大,喜歡在自己心愛的女人把自己最強勢的一面展露出來!但他們卻不知道自己只是無名的小丑罷了!郭念菲聽到后沒有抬頭吃這飯說道:「首先不叫我小子,第二凌雪兒不是我女朋友,第三我真的不差錢!」說完繼續開吃,說話的小子很是高興,但是凌雪兒聽到后心裡酸酸的感覺很不是滋味!於是朝著郭念菲道:「臭流氓,吃干抹凈了就不認我!」一語驚死一食堂人!郭念菲「噗」的一聲把飯吐了出去,還都吐在了旁邊那個小子身上!

「啊,我這限量版的范思哲!」

「凌小妮子!你可別這樣說,我什麼時候吃你的,抹凈你的了!」郭念菲問道.

「喏,你吃的我的飯吧!」凌雪兒指了指郭念菲吃的很乾凈的餐盤嬉笑道。

「~」

「停停停,還他媽給老子打情罵俏!小子今天你」他指了指郭念菲又道:「必須給我離開凌雪兒,然後我的這個限量版范思哲你要給我賠償,賠不起就給老子下跪道歉!」

「用手指頭指我的人能活下去的很少,就算或者也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種!」郭念菲擦了擦嘴站起來道。

「什麼,他說什麼!你們聽到了,啊哈哈真是笑死了人了!」旁邊幾個人也是隨聲附和道

「真他媽的能裝,龍哥弄殘廢他看他還怎麼猖狂!」

「弄殘有什麼意思,龍哥聽我的刮花他的臉!這種小白臉兄弟見多了!」

「就是就是」

武龍很是輕蔑的笑了笑把頭靠到郭念菲的嘴便道:「小子有種把你剛才說的話才說一遍!我到是想看看你是怎麼弄殘廢我,不是弄死我的!」說完武龍又用手指頭指著郭念菲,郭念菲沒動而是食堂外面的一道亮光望去突然他大喊一聲:

「不好!」吼完郭念菲就動,動的極快抱起凌雪兒就趴了下去!

「啊!你幹嘛啊!」

「小子,什麼意思慫了!怎麼趴地上了!」武龍很是得意以為郭念菲是被自己的王八之氣震懾到了,可他不知道的是下一秒他就將成為一具冰冷的屍體。

「砰!」一聲槍響,一顆子彈真正的劃破了原本屬於這中海七中的寧靜與祥和!子彈穿過了武龍的胸膛,打在了郭念菲的左臂上!郭念菲冷哼一聲,凌雪兒聽到了也看到了他是在保護我!

「念菲!念菲你沒事吧!你千萬不要是有事啊!我好擔心!」凌雪兒雙手緊緊的抱著郭念菲。武龍睜著眼就躺在了地上,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整個食堂也是「啊!啊!啊!啊!啊!」的尖叫聲聲,所有人都瘋狂的向食堂門口奔去,他們想一最快的速度逃出這個魔鬼之地,一個隨時都能要了自己小命的地方,剛才那一槍將武龍打死!誰又能確定,下一個目標不是自己!

於此同時!

「隊長!刺殺失敗!是否進行第二次刺殺,毒蠍隨時做好準備。」一個滿臉傷疤的人沖著對講機說道。

「毒蠍,抓緊時間撤離,在補一槍無異於畫蛇添足!能將他打傷就不錯了,這傢伙不愧是郭氏家族的希望!好了抓緊撤離,畢竟我們這次的主要目標不是郭念菲,而是凌雪兒!她才是這獨狼計劃中最重要的人物!」

「是,隊長!"毒蠍快速撤離,

「我是,隊長!現在正式實行獨狼計劃!所有人就緒封鎖整個中海七中,所有隊員全副武裝進入全面進入戰鬥狀態,進行一級戒備!」

「是!」

「是!」

美女愁嫁之我的上司男友 「是!」

「」

「所有隊員就位!請對指示!」

「好!一小組沖入食堂找出並控制住凌雪兒!至於郭念菲暫時不要去動,不然龍之怒不是我們這些凡人可以承受的!」隊長以警告的語氣說道。

莘莘學子爭先恐後的想校外衝去,可是他們從食堂出來的是看到的卻是一群蒙著臉,端著槍的凶神們!學生真的崩潰了這是什麼!真人CS還是反恐演練!

「我們真的遇到了!我們被綁架了!」

「啊!啊!啊!啊!」又是一聲聲的尖叫,學生嗎在遇到此種情況的除了尖叫也做不了什麼!

「全部抱頭蹲下!不然通通打死!」

「喂!我說哥們!你們這反恐演練也太逼真了!」一個剛從教學樓下來的染著黃毛,帶著鐵鏈的男孩說道,他敢這麼說是因他不知道在食堂里那個經常和他稱兄道弟的武同志壯烈犧牲,駕子彈西去了!

「突突突突!」一陣機關槍的掃射,那黃毛小鬼的胸膛被打穿了,腦袋被爆頭了!不能相信自己被爆頭打死了,他記得自己有防彈頭盔的!記得打死還可以復活,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這不是團隊戰死還能活著!

「一組速度找出凌雪兒!」

「明白!」

「二組!」

「到!」

「立刻通電,中海市公安局,國安局,NJ軍區,中海市市政府告訴他們!現在中海七中已經由黑奴特種雇傭軍完全控制!立刻通電NJ軍區的司令員凌風她女孩凌雪兒在咱們手上!想要他女兒活命,想要這四千學子活著就立刻從NJ軍區虎牢監獄釋放獨狼!」

「是!明白!所有人聽命!速度通電!」組長吼道

「明白,組長!」二組所通信對面紛紛撥打中海市所有領到班子的專用電話!頓時,整個中海就亂成了一鍋粥!

「喂!喂!喂!張亮!你他媽的!你這公安局局長是幹什麼吃的!發生這麼大的事情你他媽的竟然不知道!狗日的,要是這件事搞不好咱倆都等著喝西北風去吧!」狂吼的這人正式劉明的老頭劉一正!中海市市長! 「秦書記,你看這次怎麼辦!」劉一正與中海市的所有領導班子已經在政府大樓開會了,「一正啊!事到如今,我們做的只有等待,剛才我已經和NJ軍區的凌上將通過電話了所以我們先等他過來!」秦強身為中海市的一把手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自然他是要擔第一責任的,「張亮!」

張亮聽到後身子一哆嗦道:「是,書記什麼吩咐!」

「吩咐,你作為公安局的局長,這個安是怎麼治的!」秦強微怒道。

「我!這個」

「行了!你馬上帶著局裡的所有同志前往七中」秦強又道:「許勝文!帶著武警部隊維持治安,控制七中周圍所有地方拉上警戒線,對於那些趕來的同學家屬們一律不準進入!」

「是!」秦強吩命令完后所有人開始行動而NJ軍區也開始了行動了

「同志們!現在中海七中被****挾持,而且是我們的老對手黑奴雇傭軍,所以我們這次要做的就是給他們重重的一擊,讓他們不敢再踏進我們華夏的土地!」說話的人肩上扛著三顆將星他是NJ軍區的司令員也是凌雪兒的父親,凌風!

「時刻準備著!」

「出發!」狼牙特種部隊驅車趕往中海,中海七中的情況愈來愈差事情發展的更加惡劣,更加不可預料。

「媽的!這都找了半個鐘頭了,還是找不到凌雪兒這娘們藏哪去了!」一個拿著凌雪兒照片的隊員說道。

「我說二號!按照你這個挨個找的方法找再找上半個小時也不一定能找的到啊!你看這烏壓壓的學生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

「組長你說怎麼辦!」

「怎麼辦!就這麼辦!」小組長說完就扣動扳機向學生打去「突突突突!」一陣掃射,應聲傳來的就是學生們慘痛的尖叫「組長,萬一打死了」小組長沒有理他道:「凌雪兒,出來!你要是在不出來我就繼續開槍了,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同學因為你而受傷死亡的話就趕緊過來!」

一分種過去了沒有人站出來「看來你這是一點都不關心你的同學啊!我在給你三秒種不出我就開槍了,這次可是不是照著他們的手臂大腿打了!老子打他們的腦袋!」

「嗒」

「嗒」

「嗒」食堂里安靜到了極點,不僅僅可以聽到手錶指針走動的聲音,兩人靠近點心跳都聽得到!「一,二““」

「不要數了!我就是凌雪兒!」凌雪兒牽著郭念菲的手出現了眾人的視線。

「好既然出來了,那就跟我走吧!」小組長說完便向走向了郭念菲兩人,當距離郭念菲還有兩米左右郭念菲動了,速度極快瞬間移動到小組長面前一擊點在小組長的額頭,小組長死的不明白就一眨眼上天了。小組長噗通趟在地上其他對面沒有動,也沒有人將槍口指向郭念菲。郭念菲牽著凌雪兒走到每一個受傷的同學面前用點穴功法給他們止血。「疼嗎!」

「疼!」「等下就不疼了!」郭念菲手指發力點在傷口周圍的穴道上「真的不疼了哎!謝謝你,謝謝你郭念菲。郭念菲挨個給他們止血,受傷的大多是女孩子,因為她們在的位置不大好。郭念菲眼睛一亮看到一個受傷的男孩而且身體也是十分健壯快速走到他的面前給他止血然後道:「你的可能會有些痛,忍一下!」

「嗯!」男子咬牙,但是真的很痛,痛到心處。「好了同學,謝謝你!我叫郭念菲」郭念菲沖他笑了笑說道。

「沒關係我們更應該謝謝你,我叫秦墨!」郭念菲站起身拉著凌雪兒來到劫匪身邊說:「走吧!」

「可以,先告訴我殺死他的理由!」二號問道。

「威脅我的女人,比威脅我更可惡!」凌雪兒一聽這話心裡美滋滋的「我的女人,他是承認了,還是間接性的給我表白。」

「所有隊員,繼續保持警戒狀態!」二號說道:「兩位走吧!」郭念菲凌虛而還有一個雇傭軍走出了食堂來到雇傭軍臨時指揮部,被佔領的校長辦公室。顯然那位校長已經被打的不省人事了。

「我叫蒼鷹!黑奴雇傭軍一隊隊長」雇傭軍的隊長看著郭念菲說道。「我記住了!我會去找你們的!」郭念菲以同樣的語氣回道,但是這卻讓旁邊的凌雪兒看的傻乎乎的。「報告隊長,凌風帶人已經到了,所帶的是狼牙特種部隊!」

「狼牙!這下要是硬拼還真不好辦了,但是他女兒在我們手上他也不敢亂來,更何況還有這麼寫個高官子弟呢!」蒼鷹很是不屑的笑了笑道:「給我接通凌風的電話,我們得和他好好談談了!」

「是!隊長,電話接通了!」

「喂!凌風,我是蒼鷹,現在整個七中都在我們控制之中,學生老師加起來怎麼也得有幾千人了,當然你的女兒也在期內!所以你必須同意我提出的一下所有條件!」l凌風聽到后道:「蒼鷹!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要幹什麼!門都沒有,就算賭上我女兒的性命我也不會同意的!」此時的凌風不僅僅是作為一個父親,更是一名軍人,一名負責愛國的國家將領!

「凌上將!凌司令員我還沒說你怎麼就知道呢!我的條件很簡單就一個人,只要你釋放獨狼我們就立刻撤離!」

「還想撤離,你們都要死在這裡,不然你還以為華夏土地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更何況獨狼是國家重犯,要不是他有些秘密我們早就將他槍斃了!」凌風說完喊道:「犯我華夏著!」此時凌風把手機高舉,「雖遠必誅!」高昂的軍人聲傳來,通過電話也傳到了蒼鷹那裡!

「哼,我告訴你凌風,你要是不交人我每隔上半小時中就殺五十人,看看你耗的起耗不起!當然了還有你那寶貝女兒!」說完便掛了電話,「二號!馬上從食堂裡帶出來五十個學生,押到學校大門口,半小時內他們不把人交出來就全部殺掉!」

「是!」說完幾人就行動起來,將五十名學生帶到了大門口。

「凌將軍怎麼辦! 超萌龍鳳胎:狂拽爹地心尖寵 看他們的樣子可不是說著玩的!」秦強劉一正等人已經到了七中門口,所有人聚集在防彈越野車裡開會商量!

「能怎麼辦!我也知道這不是鬧著玩的,你們都說說你們的想法!」劉一正先開口了:「當然是立刻放人啊!不然怎麼辦,那學生可都是祖國未來的棟樑啊!」

「是啊!我同意!」「對,我也同意劉市長的說法!」幾人迎合道,他們在意的可不是那幾個學生他們在意的是自己的兒子女兒。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腦袋想的什麼。不就是怕兒女出事嗎!秦書記你說說。」

「我以為,獨狼是肯定不能放的!大家也知道當年他做的是什麼事情,生化武器入侵戰想想也知道後果,還好上次控制的早,要是這次放虎歸山可不僅僅是幾十人的事情了而且我兒子和凌將軍的女兒也在學校,更重的是凌將軍的女兒已經成為他們手中的人質,相信你們也可以想到到了凌雪兒就在那劫匪身邊。」

「那!怎麼辦,人不放半小時后他們就開槍!你們說怎麼辦!」劉一正著急道。

「唯一的方法就是,在這半小時發動突然襲擊,發動后武警配合我們保護學生。當然突襲的第一時間他們肯定是不會管學生的,他們必須要面對的是我們,不然他們的小命就不保了但是十分鐘后,他們有可能向學生髮動攻擊所以我們只有十分種的時間!」凌風說完又道:「現在開始表決,同意的舉手,不同意的槍斃!」

斯!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氣,作為政府官員也不能說被槍斃就槍斃啊!當然把你槍斃后肯定會把你的種種罪行公佈於眾,他們心裡也有數在坐幾位出了一把手秦強和個別幾個好官之外那肯定都是有不法的地方的,再說不成功死的也是學生,至少自己沒事吧。

「好,既然都同意了那馬上行動!凌不悔,你作為本次的突襲的總隊長馬上開始部署並通知蒼鷹我們已經答應他的要求,獨狼已經在路上一小時抵達!我只給你們半個小時,當然我會通知虎牢監獄暫時將獨狼帶出來,做就要做的真讓敵人相信。」

「是!」凌不悔說完便去部署這讓所在的所有人也如吃了定心丸一樣,凌不悔是誰啊!那可是凌風的兒子親兒子,如果沒有十層把握他也不會這麼做!凌不悔剛走出去沒多大會秦強的電話就想起了,秦強一看是陌生的電話道:「喂!誰啊!」

「秦書記嗎?」溫柔又**,親切有帶著命令的話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