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嘿嘿,這可不是我對不住他,我可是一直在支持他啊,就算到時候出了問題也不能怪我不是麼?”

宋陽滿不在乎的與白殼烏龜交談,但是心中卻頗爲警惕,畢竟當初岐山龍獸的實力他是知道的,據說之前有兩個堪比宗師的龍獸,但是有一頭被青山宗給擊殺了,只剩下一頭了。

重生九零:我家嬌妻超甜的 這還是九大神龍之中最爲年幼也是最後才被擊殺的存在啊,而白龍與黑龍則不痛,黑龍可以說是始祖了,隕落那麼久,界中界裏面的龍獸到底發育到什麼地步也很難說。

說不定裏面宗師級龍獸都有不少,甚至有着超越了宗師境界的龍獸,堪比雪神!

“既然他喜歡出風頭,我就讓他出個夠,可不是做了老大就可以謀得更多的利益啊,有時候衝在最前面的只是炮灰!”宋陽頗爲得意,至少現在支持陸啓元對方還會對自己有所鬆懈,不會處處針對自己,這就足夠了。

等到進了結界,一定有機會進入界中界的,到時候就要麻煩白殼烏龜了,等到自己進入界中界得到了屬於黑龍的傳承,說不定可以邁入宗師境界。

“宋大師說的太好了,宋大師說的對啊,論起威望,這燕京之中有誰敢於陸大師相提並論,拜月宗更是強大無比,足以橫推過去,我等都要仰仗陸大師,唯有陸大師帶領大家,我元天青纔會放心!”

元天青睜着眼睛說瞎話,也不管宋陽在說什麼就是一味的附和,他太瞭解宋陽了,這個傢伙從來不會讓自己的對手好過的,既然這樣力挺陸啓元,絕對是有什麼鬼點子了。

“不錯不錯,宋大師說的有道理,宋大師說的太好了,我餘寒霜也是無條件的推舉陸大師作爲此次行動的武林盟主,唯有陸大師纔是最佳人選!”

餘寒霜也是站起來說道,原本他還需要狐疑躊躇的,但是一看宋陽和元天青都堅持,就連落花宗的仙子也都附和,他就沒有什麼疑問了,就算有疑問也沒用啊,多數服從少數。

“不錯,陸大師德才兼備,的確是不二人選,由陸大師帶領大家的確是最好的選擇!”

作爲與陸啓元有貓膩的點蒼門黃大龍自然也不會落後,趕忙開始附和起來,說的那叫一個好啊,讓陸啓元點頭,但是並沒有太過表現出興奮,雖然他的心裏早就樂開花了……

“小女子也認爲宋大師說的太好了,宋大師說得對,陸大師作爲這一次的武林盟主是最好的人選,還請陸大師出手!”

花閉月再一次開口,與之前一樣堅信不疑,雖然有了之前的事情,但是衆人還是有一點驚訝,畢竟太過稀奇了,不是人間煙火的仙子居然會力挺陸啓元,附和宋陽。

聞聲,陸啓元有一點飄飄然了,在這之前還擔心因爲乾坤門門主的原因,自己想要爭奪這個位子很是麻煩,所以特意的與黃大龍通過氣,必須要拿下這個位子,誰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多此一舉啊!

重生嫁給前夫死對頭 這樣一來,幾乎所有人都同意自己作爲領頭人,成爲武林盟主,帶着大家一起進去破敗結界,去探索,尋找機緣。

這時,陸啓元裝模作樣的躊躇片刻方纔道:“既然如此,那麼老夫倒是可以嘗試一下,若是不行的話老夫願意隨時退位讓賢,天河大師您的意思是?”

陸啓元將目光落在天河大師的身上,對方依舊是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至始至終都沒有露出一點的意見,完全是贊同的樣子。

之前天河大師就一直看着宋陽,嘴角總是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這個笑容頗爲有深意,似乎是看穿了什麼一樣。

“既然大家都這麼認爲,也就是說全票通過了,這樣一來這個武林盟主的位子就有你來擔當吧!”

天河大師微笑道,當這聲音落下,陸啓元心頭的大石也算是落下了,開心的點頭,極力忍住了自己內心的喜悅,說道:“既然如此,大家這麼擡愛陸某,老夫也就不再推辭了,那麼這一次的武林盟主就由老夫來擔任吧!”

陸啓元可以說是激動的說出這麼一句話,差點沒蹦起來了,這是他經歷過最順利的事情了,根本就不需要擔心啊,實在是太簡單了!

衆人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宋大師說的太好了,宋大師說的對”,附和宋陽的說法,而宋陽則是支持自己,也就意味着自己是“衆望所歸”啊!

一想到這裏,陸啓元就不進開始臆想自己進入結界找尋到大機緣,第一個開始享受那種快感說不定還可以成爲宗師強者。

“看來宋陽這個小子還蠻識時務的嘛,既然如此……老夫暫時倒是可以不爲難他了……”陸啓元心中暗道,決定暫時的不去刁難宋陽,除非是涉及到自己的利益,否則還不會發生什麼鬥爭。

但是就在陸啓元飄飄然的時候,一道陰測測的聲音卻是陡然間響起來:“嘿嘿,一個小娃娃的愚見能有多大的參考價值,依照本大師來說……武林盟主這個位子你根本不夠資格做!”

此話一出,衆人皆是將目光看向那黑袍之人,正是對方說的話,與陸啓元爭鋒相對。

果然,陸啓元心中那叫一個窩火,差點沒跳起來暴揍對方一頓,而是強忍着怒火道:“這位朋友,你是……”

“我是誰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一點就行了,這個武林盟主的位子,你不夠資格坐,在場除了本大師之外,沒有人可以勝任這個位置!”

黑袍男子氣息陰冷,十分狂傲的說道,此話一出,陸啓元不幹了,心中那叫一個怒啊……

“你說什麼?”陸啓元咬牙切齒,有種爆發的趨勢!

(本章完) “我說什麼?我說你不夠資格坐上武林盟主這個位子,在場除了本……大師之外,沒有任何人有這個資格,你……有什麼不服的麼?”

黑袍人陰測測的說道,絲毫不給陸啓元面子,當頭就是一盆冷水潑下來,讓陸啓元臉色鐵青,之前在宋陽身上的仇恨直接轉移到了黑袍人的身上,鬍子都倒豎起來。

“你說老夫不夠資格?哼,難道你一個連真面容都不敢露出來的縮頭烏龜有資格麼,簡直就是笑話!”

陸啓元沉聲道,非常的不爽,自己如此順利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結果這個傢伙居然當頭就是一棒子,拆自己多的臺子,一點不給面子,這個怎麼能忍?

聞言,衆人都覺得有點道理,這個黑袍人只不過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強者,而且陸啓元知道,對方的身份極其可能比較特殊,不便以真面目示人,所以纔會穿着黑色長袍。

而且根據陸離的說法,這個傢伙很有可能是……如果真的是那樣的話,自己想要解決對方也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這是一個可怕的對手,極有可能比起宋陽還要麻煩太多了!

“嘿嘿,本大師不是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而是你們都沒有那個資格見到本大師的真容,還是讓你們的長輩過來吧!”黑袍人十分的狂傲,口出狂言,一下子讓陸啓元、黃大龍以及餘寒霜都是站起身來,露出不善之色。

“好一個狂徒,居然敢口出狂言,你這種小角色不用我等的長輩過來,我一人足矣滅殺你!”黃大龍喝道,面色有點不爽,身上可怕的氣息散發出來,頓時將這裏的空氣都變得粘稠起來。

這就是屬於大師級巔峯強者的實力,每一個人都擁有屬於自己的道,甚至可以說已經是大成了,。接近完美,一旦施展出來十分強大,巔峯強者的對決絕對是災難性的。

聽着黃大龍的聲音,黑袍男子卻是不屑的笑了笑,嗤笑道:“就憑你區區一個點蒼門的黃大龍?在本大師眼中,你不過就是一個螻蟻,也想與本大師爭鋒,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

這話一出,黃大龍更是怒不可言了,衣袍獵獵作響,渾身上下散發着可怕的氣勢,足以驚人,周圍的空氣十分的粘稠,宋陽等人渾身一震,將那股壓迫力震散了。

“實力可不是憑嘴說出來的,手底下見真章,如果你只是嘴皮子厲害,可莫要怪黃某手下不留情,讓你付出慘重的代價,告訴你我點蒼門可不是輕易就能侮辱的!”黃大龍喝道,身上氣勢十分強大,而且越來越強,整個人就像是一柄武器,越發的鋒利起來。

感受着這股強大的氣勢,宋陽都是忍不住正色了,露出凝重之色,這個傢伙看起來不咋樣,但是他的道韻居然十分的完滿,而且雄渾,就像是大山一般連綿不絕!

“居然是山的厚重,這種道韻倒是有點意思可攻可守,但是防守多於進攻,僅僅是這樣的話你還不夠資格與本大師一戰,三招之內敗你!”

黑袍人狂傲的說道,渾身一震,整個人的氣勢陡然間不一樣起來了,之前那種陰冷而

且詭異的氣息消失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充滿了毀滅力量的氣息,這種氣息極端可怕,彷彿可以顛覆一切。

這股氣息與宋陽的無堅不摧無物不破又不同了,這種氣息實在是太過可怕了,令人心驚,就算是落花宗的仙子也不得不動容了,露出震驚之色。

“好可怕的氣息啊……似乎已經不是一般的大師級巔峯了,恐怕都比得上頒佈宗師強者了,而且這個道韻……似乎比起黃大龍的還要可怕,雖然還沒有完美,但是已經無限的接近了!”

宋陽心中暗道,有點摸不透這個傢伙的了,之前雖然與他交手,但是也只是打賭而已,並沒有正面對拼。但是現在不同了,黃大龍可是與這個傢伙證明交手,可想而知壓力有多大。

宋陽覺得自己已經感受到了可怕的壓力了,還僅僅是餘波而已,如果正面對上的話必然會更加的吃力,就算是自己的道韻與之相比都沒有任何的優勢。

“我的優勢就在於道韻……同時領悟了逆和破的道,甚至還參雜了一些幻術的道,這三種道都已經大成趨於完美了,但是因爲實力的緣故,總是存在瑕疵……但是這個傢伙卻不是這樣的,似乎更加的圓潤!”

宋陽咋舌,不禁覺得這個黑袍人隱藏的有點可怕啊,居然現在展露出這麼一手實力,簡直厲害,誰都沒有想到,這個不起眼的傢伙現在出手了。

“奶奶的,白龍大人發現了什麼……天哪,這個傢伙的道根本不是達成,而是已經完美了,也就是說……這個傢伙是一名宗師級強者麼?”

白殼烏龜的聲音傳來了,發現了一些端倪,用精神波動傳給了宋陽,後者頓時如遭雷擊。

宗師級強者?!

宋陽不禁有點傻眼了,這個……怎麼會這樣,完全是超出了事情發展的預料啊,之前宋陽可沒有將宗師級強者考慮進去啊,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在場誰還是這個傢伙的對手?

“這下麻煩大了,宗師級強者……難道說這本就是一個陰謀?不對不對,這個傢伙如果是宗師級強者的話……這根本不可能啊,如今因爲協議的緣故,宗師級強者都是不能夠出手的,這個傢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陽納悶的問道,如果說是宗師級強者的話,現在應該遵守約定而不是大搖大擺的走出來,還出言挑釁黃大龍。

不過宋陽已經在位黃大龍默哀了,惹誰不好,偏偏招惹這個煞星,對方可是總是境界的強者啊。就算點蒼門最強的那個人過來也不是此人的對手,如果黃大龍對上的話肯定是悲劇了。

“不對不對……有古怪有古怪,這件事情不簡單啊,這個人……也不簡單,他的斗篷似乎來頭很大,本大人似乎見過……”

白殼烏龜狐疑的說道,一句話讓宋陽再次心境,這個傢伙見過的東西,那豈不是說來自於古代麼?

難怪宋陽感覺對方的斗篷很奇怪,居然連神識都無法穿透過去,查探不到對方的真正面容以及實力,這是一個不好的事情。

“這個傢伙不是宗師

級強者,而是……一個半步宗師,但是奇怪的是,這個傢伙的道真的是完美的道,也就是說此人絕對達到過宗師境界,並且將自己的道完美了!”

“一個強者居然從宗師境界跌落到大師境界……看來這個黑袍人的來頭不小啊,就算是宗師境界想要將自己的道韻徹底完美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個傢伙卻做到了……有點麻煩。”

聽着白殼烏龜的話,宋陽不禁嘴角直抽,但是好歹鬆了一口氣了,畢竟對方不是真正的宗師級強者,這樣一來就威脅不到自己了,是一個好消息,但同時也有點麻煩,一個宗師級強者跌落到了大師級,但是實力比起一般的大師級強者強大太多了!

“這個人很強大很強大,臭小子你要是與他交手應該不是對手,但是對方想殺你應該也不是簡單的事情。對方的道韻實在是太可怕了,你根本不是對手的,但是好在你這個傢伙領悟的東西比較多,一次性領悟了逆轉的道韻、幻道以及破滅道,如果邁入宗師境界還可以借用紫焰神龍本源之中的火焰之道!”

對方雖然隱藏的很好,但是依舊被白殼烏龜發現了,但是宋陽沒有說出來,他想要靜觀其變,畢竟這是一個機會,或許會有什麼重大的發現。

“這個傢伙的氣息有一點熟悉,但是想不起來在哪裏了,不對……這種感覺怎麼有一點類似於鬼道?難道說……我知道了,此人很可能是他!”

宋陽眼前陡然一亮,想起來了這個傢伙的氣息到底是誰,同時心中震驚,對方的實力居然現在這麼可怕,簡直比起陸啓元還要危險啊。

淺情人不知 思索之間,黃大龍已經於黑袍男子開始交手了,只見黃大龍一聲低吼,一道道雄渾的氣息開始呈現你出來,幾乎化作一道防護開始阻礙黑袍男,他知道這場戰鬥將十分困難,但是沒有退縮。、

“雕蟲小技……不愧是廢物,這點手段就想要阻止本大師,實在是異想天開了!”黑袍男子冷笑淡淡的站在那裏,似乎在等待黃大龍的攻擊到達,這種樣子實在是太過狂妄了。

“你這種實力根本不行,哼,打敗你甚至連強大的武術都不需要使出,哼,既然如此戰鬥到此結束吧……”黑袍男子陰測測的一笑,隨即向前輕輕一點,也僅僅是輕輕一點!

一道道漣漪快速分散開來,化作水紋,陡然間爆發,將這個地方震裂,那股粘稠而可怕的氣息幾乎壓迫的黃大龍喘不過氣來,這股氣勢實在是太可怕了,根本不可能力敵!

“這到底是什麼境界,半步宗師麼……但是怎麼會如此強大!”

黃大龍瞳孔皺縮,已經生起了悔意,覺得根本不能力敵,對方的實力比起自己強大太多了,那種道幾乎要讓自己被毀滅掉。

砰!

黃大龍倒飛出去,嘴角出現了血跡,不甘的看着黑袍男子,同時心中震驚,這個傢伙如果剛纔要下殺手的話,自己已經必死無疑了!

當黃大龍倒飛出去,一道道目光震驚的看着黑袍人,而花閉月則是露出思索之色,詫異的看着對方。

(本章完) 從黃大龍出手,到落敗,一共持續了也不過幾秒鐘的時間,雙方對拼了一記便是結束了戰鬥,因爲黃大龍已經直接擺落下來了。

“燕京六大強者之之一,黃大龍就這麼輸了?這怎麼可能……”宋陽心中震動,這個結局實在是有一點出意外了,當初他的計算就是當自己與這些強者混熟之後再搞定,

但是現在,黑袍人的出現,是一個可怕的傢伙,極有可能是自己猜測的人,如果真的是的話那就麻煩了,到時候自己可能也會遇到危機的。

“好強的傢伙,一早秒殺了點蒼門的黃大龍,這個黑袍人到底是什麼實力,難道他真的已經擁有了一部分的宗師實力了?”

元天青也是震動,覺得不可思議,畢竟是黃大龍啊,巔峯強者,燕京的聲明如日中天,身爲六大強者之一,實力可以說根本不需要懷疑。但是現在卻被人一招擊敗了,難以想象。

“咳咳咳……”黃大龍大口咳血,但是他可以感受到自己並沒有受太嚴重的傷,對手顯然是控制了實力,否則很有可能做到秒殺自己的地步。

黃大龍不甘的看了黑袍人一眼,隨即再次坐下,他知道自己失敗了,對方不僅僅是狂妄,更是擁有可怕的實力,在他卡萊,或許這個實力根本不弱於陸啓元纔對!

“現在誰還有什麼話要說的麼?你們這種實力也妄圖與本大師爭鋒,簡直不知天高地厚,既然是武者就應該以實力爲尊,而你差太遠了!”黑袍人冷冷的說道,讓黃大龍感覺臉上青一陣紅一陣的,有一點不好意思了。

這一次失敗對於黃大龍的打擊有點大了,根本不好意思開口,目光閃爍,剛纔那一瞬間,自己居然能有一種要被斬殺的錯覺,這種感覺很不好,對方隨時可以殺死自己一樣。

“在結界之中還需要你,所以本大師暫且不殺你,若是再敢對本大師不敬,本大師必然斬殺了你!”黑袍人冷哼道,黃大龍沉默,這個傢伙實在是太霸道了,但是自己又不是對手,只能忍氣吞聲。

“還有誰有意見的儘管站出來吧,本大師接着!”黑袍人傲視四周,尤其是在看向宋陽的時候多停留了一段時間,似乎在向宋陽挑戰。

餘寒霜臉色冰冷,心中很不是滋味,但是他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眼前這個怪胎的對手,如果交手的話自己是必死無疑的,所以只能選擇沉默,畢竟自己的實力跟黃大龍可以說差不了多少的。

“宋大師,剛纔你的一番話不是說的很有道理麼,怎麼……現在本大師要坐上武林盟主的位子,你可有什麼異議?”

黑袍人故意向着宋陽挑釁,似乎從一開始來就一直在針對宋陽,對此,其他熱將視線落在宋陽的身上,元天青皺眉,這個傢伙根本就是針鋒相對啊,可能是在瑪娜大會場門前的時候,宋陽與他打賭擊殺了李道鵬,現在這個傢伙在報復宋陽。

可以想象,一旦宋陽有什麼意見的話,兩人交手之下,死傷的很有可能是宋陽,即使元天青對於宋陽的實力一直很有自信……

“我說的很對不行麼?因爲陽哥我一開始就沒有將你放在眼中,你有什麼意見麼?”

總裁爹地 宋陽滿不在乎的回答,挑釁的看着

對方,眼中還有一絲冷笑,眼珠子直轉打量着對方,神識探出來在感覺對方的情緒波動。

但是宋陽很快失望了,那件黑色斗篷實在是太奇怪了,就連神識這種存在都可以屏蔽,所以沒法探查道對方的真正實力。

聽着宋陽囂張的話語,男子陰測測一笑:“桀桀,有意思,宋大師果然很有意思,不愧是六大高手之意,讓陸啓元這個傢伙都束手無策,不過這一次你錯了,本大師可不是陸啓元!”

聞言宋陽無語,直接懶得鳥他,對方剛要追究,卻是面色一變,因爲陸啓元已經怒氣衝衝的走了過來,身上那股屬於巔峯強者的可怕氣息也是一瞬間涌出來了。

不僅如此,陸啓元的氣息也是更加可怕一點,甚至超越了大師級了,半步宗師強者!

“你這狂徒,居然敢侮辱老夫名聲,還敢在這裏動手傷人,好好好,老夫都要看看你這個外來人員是怎麼維持秩序的,之前不是說以武爲尊麼,既然如此,這個武林盟主的位子本大師坐定了!”

黑袍人冷笑道,十分的自信,一點都不覺得這個想法有什麼問題,讓陸啓元更是心中惱怒,恨不得立馬一戰、

“你我二人都是巔峯強者,甚至已經是半隻腳邁入了宗師境界,實力可怕,如果在這裏交手的話難免會將整個會場都打的支離破碎,不如還請幾位練手壓制一下這裏的氣息,我路某人今天就要好好地收拾這個狂徒!”

陸啓元也是被氣狠了,現在直接與黑袍人對上了,身上氣息若有若無,但是很快的,一股無比雄渾的氣息陡然間爆發開來,伴隨着潮水般的殺意,簡直令人心境!

“這是……殺戮的道麼?”

有人震驚,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陸啓元的道,居然與殺戮有關,這是一種兇殘至極的道啊,一旦施展出來必然是血流成河!

“殺戮的道麼,有點意思……”黑袍男子冷笑,但是並沒有太過的在意,依舊是一拳轟出,周圍的空氣陡然間破碎開來,可怕的勁風幾乎將這裏給年歲了,好在有幾位強者同時出手方纔穩住,沒有讓這裏出現什麼傷勢。

否則這種級別強者的對決,很有可能將整個瑪娜大會場打的支離破碎!

“哼,讓你猖狂,要你知道什麼叫實力,給老夫敗!”陸啓元大喝道,身上氣勢十分可怕,這是一名半步宗師的強者比起大師級巔峯強者都要更加可怕,足以碾壓了。

隨着陸啓元聲音落下,一道道流光飛出,十分絢爛,呈現乳白之色,讓人幾乎看不清楚裏面的景色,但是宋陽卻是將神識散開開始觀察,頓時面色一變。

在流光之中,隱約間似乎有一個符文凝聚的小人一閃而沒,看不真切,朝着陸啓元的方向跪拜下來,光芒奪目,餘寒霜等人後退,就連元天青也是心驚肉跳。

元天青目前也只是後退中級而已,與宋陽一樣,堪比大師級巔峯強者,大師比起宋陽的逆天來說差了不少,根本承受不住,哪怕他的肉身比起別的巔峯強者都要強大許多,但是依舊感到壓力了。

這不是肉身的問題,而是一種對於道的理解,霸劍的道很難領悟,就算元天青走上了古人的道路,畢竟還沒有成功,

所以感到靈魂都是一陣刺痛,身體似乎受到了影響要從內部開始裂開,至於黃大龍和餘寒霜就更不用說了。

落花宗的仙子也是俏臉微白,露出凝重之色,顯然也有點承受不住這種衝擊了,宋陽一步邁出,自己的道開始運轉,這是逆,可以將一切逆轉,即使境界上差了一點,但是依舊減輕了七七八八的壓力,使得元天青與花閉月輕鬆了許多。

花閉月投來了感激的目光,這個仙子似乎對宋陽的映像不錯,這點讓宋陽都是感到有一點不可思議。

“這個是修仙者的仙術,根本不是一般武者的古武,看來陸啓元是動了真怒了,也感覺到了黑袍人不好對付,居然一上來就使出了這招……”

宋陽對元天青傳音道,陸啓元以刺目的光芒掩蓋住自己的仙術,施展出來,對抗黑袍人,可怕的威壓幾乎讓巔峯強者都覺得渾身刺痛,就像是面對了高高在上的王者,那是仙人麼?

面對這一招,黑袍人也是面色大變,露出震驚之色,駭然失聲:“你……很好,有點意思!”

顯然,他意識到了這一招的不凡,絕對不是一般的古武,甚至超越了這個範疇,但是他也不是省油的燈!

“既然如此,本大師就告訴你什麼叫做實力……天燈十二式!”

黑袍人低吼出聲,可怕的力量一下子爆發開來,充滿了陰冷的氣息,隱約間似乎有一盞古老的油燈浮現而出,散發着幽光,雖然說帶着光芒,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比陰冷的氣息,十分難受。

當這盞古老油燈浮現而出,衆人感覺自己的靈魂都開始受到了影響,比起之前陸啓元那種手段還要可怕,就像是要被拘禁一樣,難以承受。

宋陽全力將自己的道施展出來,陰陽逆轉,周圍的空氣不斷顫動,將一股股力量化解開來,寶體發光,展露出可怕的實力,但是僅僅是防禦,並沒有一點介入戰鬥的意思。

“這到底是什麼招數……”宋陽心中駭然,那一盞古老的油燈迷迷濛濛,充滿了滄桑的氣息,讓人心中有一種說不清楚的難受感覺,想要嘶吼發出聲音,但是卻難以開口。

“點天燈!”

黑袍人低吼,那盞古老的油燈輕輕一顫,散發出可以讓靈魂都碎裂開來的光芒,伴隨着陰冷的氣息衝擊陸啓元,後者頓時無比的凝重,也是低吼一聲,光芒之中的小人再次朝着陸啓元一拜!

拜月宗,有一種傳統便是拜月,就像是當初宋陽面對陸鼎的時候,對方的拜月仙典,朝天一拜是宮闕!

但是這一次陸啓元施展出來的,那個符文凝聚而成的小人卻是對着陸啓元跪拜,每一次跪拜都會引發一種可怕的力量,生生將古老油燈的力量給震碎了……

至此,宋陽心中已經確定了黑袍人的身份,這個傢伙一定是鬼陰宗無疑了,那個從妖刀村正之中解封出來的可怕存在,沒想到居然已經恢復到了這種地步,接近宗師!

一旦這個傢伙真正成爲宗師強者,很難想象會可怕到什麼程度。

“天燈十二式,鬼燈明路!”

這時,鬼陰宗喝道,目錄精芒,那盞古老油燈散發着青芒,有一種可怕的力量在散發……

(本章完) 天燈十二式是鬼陰宗的拿手絕技,每一招一式都擁有着可怕的力量,傳聞一旦修煉到極致可以直接將一個人的魂魄拘禁出來進行鞭撻,從而殺死對手!

當然這也僅僅是傳聞了,畢竟天燈十二式創出來的人雖然是鬼陰宗,但是理論上有十二式,鬼陰宗也只是修煉到了第九式而已,而且以大師級的修爲也只能施展前三式。

但是僅僅如此威力也極端的可怕了,而且鬼道武者本就逆天,據說魂魄很難擊散,當初鬼陰宗被擊殺的時候,也可以讓魂魄逃離,封印在妖刀村正之中,依靠着斬殺生靈得來的獻血去衝擊封印,以魂養魂。

“天燈十二式,鬼燈明路!”

鬼陰宗喝道,那盞古老的油燈頓時散發出可怕的威壓,逼人魂魄,元天青倒退,他不想被捲入這場戰鬥之中,若不是因爲宋陽的逆道,現在需要承受好幾倍的壓力。

落花宗的仙子花閉月也是後退,這種衝擊力有點可怕,她只是巔峯強者,並沒有接觸到宗師境界,面對這種級數的戰鬥有點扛不住,顯然差了一個等級,更何況,這兩個傢伙一個是鬼道修者,一個則是修仙者,與普通的武者比起來強大太多了。

“真是令人震驚的力量,這就是鬼修與修仙者的實力麼……”

一旁,乾坤門門主天河大師目露異色,震動不已,他也沒有想到這兩個傢伙會在這裏大打出手,現在看來別說什麼維護瑪娜大會場不出問題了,根本不切實際啊,修仙者與鬼修戰鬥,動靜太大了!

乾坤門門主是什麼人,眼力極端可怕,早就發現了黑袍人的身份,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至於陸啓元的身份他自然不會吃驚,因爲拜月宗在典籍上面就有記載,以乾坤門的古老道統,自然知道關於拜月宗的事情。

“拜月宗爲修仙宗門,與當年天地霸主真武者同一個級別,但是數次爭鋒都輸掉了,卻並不是因爲修仙者不如真武者,只是每一次都會出現武道的妖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