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你叫什麼名字?”韓禮看了看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和莊超一樣如出一轍的表情。

“徐雨晨,下雨的雨,清晨的晨,”雨晨雙手合在嘴前,“恐怕事情不簡單,韓道長你要多多注意。”

“我自有…”韓禮話還沒說完,一道灰色的光飛速的從前面衝過。幾乎一眨眼的時間,從韓禮的肩膀邊一擦而過。

韓禮的目光隨着這道直線轉向了身後,背後一個剔着平頭的男人一下子被這道線打中。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以韓禮現在的實力也只能勉強的跟上。更別說做出什麼反應了,只能眼睜睜的看着。

“呃。”那男人的眼睛中一下子充滿了血絲,緩緩的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那個大洞。

“靠!”韓禮一下子罵出了聲,這他媽是玩真的啊!靈魂如果受到了致命的攻擊,那是神仙難救的。“快,扶着他!”

“衆位師兄弟!馬上拿出自己的師門法寶!”徐雨晨的表情終於有了變化,一臉懷疑的看着韓禮。“我們落入圈套了!”

韓禮看着那個漸漸消失的男人,腦子裏突然亂成了一團。一個大活人居然真的就這麼消失了!不過此時容不得他不想,韓禮的手一把握住了自己身後的桃木劍。

“你們相信我!”韓禮把桃木劍橫在了胸前,說完有搖了搖頭。“總之我們先過了這一關!”

現在說什麼都是沒用的,連他都不知道事情爲什麼會變得這樣。如果這真的是考驗的話,那簡直是匪夷所思。根本不給機會,上來就直接秒人,這叫個什麼事情?不過轉念一想,這裏可是黃泉路,誰又敢來這裏鬧事呢? 四周又恢復了一片死寂,韓禮的眼睛緊張的看着四周。對方的出手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自己這邊已經死了一個人,居然都沒能看清他的樣子。韓禮的心裏感覺到了一陣的不安,自覺告訴他,就在附近!

“咯咯咯咯。”

一陣響聲從遠處傳來,緊接着一條黑色的光從遠處一閃而過。

“快,佈陣!”雨晨看了一眼遠處,轉身大喊起來。“十八羅漢!”

隨着他的聲音落下,人羣開始攢動起來,每個人都擺出了相應的姿勢。

“降龍、伏虎…”

一陣陣的吶喊聲,夾雜着一道道的佛光,把原本灰暗的道路照的通明。韓禮掃了一眼身後,只見有四人孤零零的摻在人羣中,不知所措。其實就在聽到“十八羅漢”這個詞的時候,韓禮的心裏就升起了疑惑。這一行總共是二十三個人,死了一個還有二十二人,十八羅漢明顯是不夠用的。

“它來了,你們四人趕緊躲到陣法中去!”韓禮現在也無暇顧及這十八個人的祕密,總之先解決這件事情再說。

就在韓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背後一陣發麻。憑藉着本能的反應,韓禮迅速的向背後刺出一劍。劍鋒就在這一瞬間變成了金色,如同黃金一般,但是韓禮卻發現背後空無一物。

“天地無極,老君借法!”韓禮一口咬破了中指,在劍身上一抹。“靠!”

桃木劍毫無反應,韓禮愣了一下,馬上反應過來。現在自己是靈魂出竅,更本不能借助自己的精血來施展道法。就在這一瞬間,那道黑影再度出現,一張熟悉的臉一下子和韓禮貼在了一起。

“小子,我們又見面了!”

上古惡靈!上次那個把他表弟變成屍妖的上古惡靈!噌一下子,韓禮的火一下子冒了上來。桃木劍被他拽的緊緊的,身上的力量全部集中在了手臂上。一點金光從韓禮的眼睛中一閃而過,接着帶着一絲微弱的龍吟聲,桃木劍身上一條金龍一下子幻化了出來。幾乎是同一瞬間,十八羅漢陣的光芒一下子也強烈了起來。

“你們往後退!”韓禮大喊一聲,手臂向前一甩。“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那張說不出的蒼老的臉上毫無表情的變幻,對於韓禮的攻擊幾乎是毫不在意。韓禮的手臂大幅度的轉動,桃木劍從外而內的往裏面一夾。只聽見“唰”的一聲,剛剛還在臉前的惡靈一下子就消失了!

“年輕人,就是衝動!”不遠處一道黑影閃過,“你難道不想知道我是誰嗎?”

“沒興趣!”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韓禮的心裏一沉。“敢來地府鬧事,膽子不小啊!”

說實話,如果單單是韓禮自己一個,他倒也不擔心。可是看看身後的這一幫五臺山俗家弟子,十八羅漢陣雖然使得他們看起來一個個金光閃閃有模有樣的,但是有多少道行還是個未知數。至少韓禮覺得絕對不會太厲害,畢竟這個惡靈連鍾馗都不怕。

“哈哈哈,鬼門關我都走了兩遭了,就是是閻羅真君來又能奈我何?”狂妄!這簡直就是在打地府的臉,踏在黃泉路上連他們的頭頭都看不起,這需要多大的勇氣。

“少廢話!”韓禮縱身一躍,有金龍加身的桃木劍如同一杆長槍一般。兩步就跳到了他的跟前,緊接着一條金龍一下子向前衝去。

攻擊又落空了!眼前的人影一下子又消失的無影無蹤,韓禮的眼睛微微的向旁邊斜了一眼,緊接着又一劍向右邊劃了過去。一道黑影閃過,四周一絲的聲音都沒有。後面的幾個俗家弟子組成的十八羅漢,站在後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幾乎不知道怎麼做。

“我們保持陣形!”雨晨現在化身成爲了降龍尊者,一條金龍在他腳底下若影若現。“韓道長,小心你的身後!”

韓禮的反應極快,幾乎和聲音同步的時間,桃木劍已經橫架在了背後。接着桃木劍上重重的受了一擊,慣性一下子把韓禮甩出去三四米遠。 總裁閒妻不好當 韓禮弓着後背站在地上,剛剛那一下的力道非常的大,若是直接被擊中後果無法想像。

“小子,你怎麼一點耐心都沒有!”惡靈站在韓禮的身後,“我見你都是將死之人,想讓你聽聽我這個老人家的嘮叨!”

韓禮的眼珠在眼眶裏轉了三轉,這邊畢竟是地府的範圍以內,如果能拖延時間。地府必定是會察覺到這裏的異變的,雖然黃泉路有無數條,但是其中有一條老是沒有人進出總是有不對勁的。

“我就怕你說出來也是無爲之輩,髒了我的耳朵!”韓禮伸直了身板,把桃木劍重新換到了身前。

“那你聽說過東漢于吉嗎?”那個惡靈完全不在乎韓禮的表現,就好像只是想找個人聊聊天一般。

“呵呵,你不要告訴我你就是于吉!”于吉韓禮自然知道,三國時期的道士,道家經典《太平經》的作者。“我們道家可沒有你這種窮兇極惡之人!”

“哈哈,窮兇極惡!總結的非常好!”惡靈反而大笑起來,“自從盤古開天闢地我便存在與世間,什麼是善?什麼又是惡呢?”

“你的廢話說完了嗎?”韓禮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完全沒有準備攻擊,反而認真的大量起他來。

先前完全被他身外的邪氣所吸引了眼光,此時再認真一看,除卻身上的邪氣以爲,他還真是一副仙風道骨。莫非他真的是于吉?!

“我想要你的命就如同探囊取物,這次來我是和你做一筆買賣的!”惡靈于吉的語氣十分的堅定,透漏着一股不可拒絕的力量。

“買賣?你本事那麼何必需要和我交易?況且,你能開出什麼讓我心動的條件?”韓禮斜着嘴笑了笑,交易?他可是弄得劉斌魂飛魄散,此仇不共戴天!

“你懷了我的好事!本來我必將你打的魂飛魄散,但是如果你肯幫我做一件事情,我就姑且放你一馬。”惡靈于吉還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微微的撇了一樣不遠處的那幫人。“也放過他們,不然…” “你莫非是想讓我幫你查出孫策的下落?”韓禮的眉頭動了動,這惡靈于吉要他幫忙的事估計也就只有這一件了。

“你也太小看我了,區區一個孫策也能讓我記掛於心?”于吉一步一步的走向了韓禮,“當時若不是我正處於迷茫時間,他安能殺我!”

“那你想要什麼?”這下韓禮真猜不出來了,反正也是爲了拖延時間,乾脆就胡扯起來。“你不會是想要本門的至寶吧?”

“一把破劍,也就你稀罕!”于吉看了一眼韓禮誇張的表情,“我就直說了,我要山河圖的上卷。”

當聽到“山河圖”這三個字的時候,韓禮吃了一驚。“上卷”兩個字讓韓禮徹底的呆住了,這傢伙胃口可不小啊。這“山河圖”的上卷誰都知道,在天牢當中。豈是一般人,不對,一般神都休想看到!

“我看你是活的時間太久了,腦子壞掉了!”韓禮冷冷的笑了笑,“上河圖上卷一直在天牢當中,你認爲我能拿到?”

戰國大司馬 “那是個假貨,真的早就流落人間了。”于吉這個時候已經離韓禮非常的近了,“因爲它攜帶的因果量太大,所以縱使你有天大神通,也無法知道他的下落。天庭那幫傻子,還守着那個破爛玩意,真是可笑。”

“那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呢?”不可思議!聽到這裏,韓禮完全震驚了。如果真的如他所說,那麼有人一旦獲得能夠操控上卷的方法,那麼創造一個新的世界都是輕而易舉的事情。“莫非你的神通比滿頭的神佛都要高?”

“這個我自有方法,你的身上就有它的氣息,所以你肯定能找到!”于吉走到韓禮的旁邊,大口的吸了一口氣。“對!就是這個味道!”

山河圖的氣息?自己確實接觸過吳鵬的山河圖下卷,而且還在他的手上留下了一個太極的圖案。難道上卷和下卷的氣息是完全一樣的,讓他認錯了。韓禮站在原地,一聲不響的看着于吉,大腦飛速的運轉着。

“不怕告訴你,這次來原本我是爲了報仇的!是你身上的氣息保住了你一條小命!”于吉的身高大約只到韓禮的肩頭,不過他是懸浮在地面上的,所以和韓禮是齊頭的。“我知道你在拖延時間,不過你可以放心,地府的人一時半會來不了!就算這次被你逃過,你還能在地府躲一輩子?”

韓禮的心裏一沉,這老狐狸居然早就知道他的想法了!狠狠的瞪了一眼于吉之後,韓禮一下子跳回了羅漢陣的附近。慢慢的引導這身爲的陰氣進入到體內,然後全部一股腦的走向左手心的八卦當中。

“你說得是這個吧!”韓禮的身上一下子金光大作,一個八卦一下子出現在腦門上。“上卷的下落只有我知道,至於你,休想!”

“天道?!怎麼可能,天道居然在你的身上!”于吉的眼神當中充滿了震驚,身上灰色的霧氣翻起了一陣陣的波動。“快把山河圖叫出來!”

“哈哈!老東西,你想嚐嚐山河圖的滋味嗎?”韓禮邪邪的笑了笑,左手和右手同時握拳,兩個八卦一下子出現在拳鋒上。

緊接着,韓禮的速度一下子提到了極限。腳踩八卦一下子出現在了于吉的身旁,移動的時候連殘影都沒有。

“你的死期,到了!”韓禮的眼神一下子變得十分的銳利,左右手兩拳同時進攻,向上一個勾拳。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除了他連於吉都沒有反應過來。一聲如同打在沙包上的聲音,于吉一下子被打飛了出去。韓禮依舊不依不饒,一下子從地上躍起,緊緊的跟在後面。還未等他落地,手肘一齊扣在他的胸口,接着擡起右腳重重的一腳。

于吉幾乎被打蒙了,前後幾秒鐘的時間,韓禮一下子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幾乎連表情都沒有轉變,就被一腳踢出了八九米遠。于吉從地上一下子漂了起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臉色變得十分的難看。

“大膽妖孽!敢來地府作亂!”一聲厚重的聲音響起,降魔劍破空而來。

“你小子有種,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于吉惡狠狠的盯着韓禮,“是我小看你了,但是下次你不會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韓禮,你沒事吧!”鍾馗若有所思看着于吉消失的地方,“這傢伙不是上次那個惡靈?”

“啪嗒”

韓禮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拳鋒上面沾滿了鮮血,連肘部的衣服都破開了一個大洞。

“天師,你在晚來一步恐怕我就要露餡了!”韓禮現在感覺渾身都非常的乏力,剛剛他強行把八卦的力量開到了極限。于吉不光是速度快的詭異,而且身體的強硬度也十分的可怕,把本來韓禮就無法駕馭的力量一下子反彈了回來。

“不知道他用了什麼妖法,這條路的口子任何人都無法進出!”鍾馗把韓禮從地上扶了起來,大量了一眼身後的那幫人。“這些就是你找的新人?”

“嗯,是啊!”韓禮感覺四肢完全都不屬於自己了,就在剛剛的一瞬間,不論是速度還是力量一下子被提到了身體的極限。更加糟糕的是,那一拳完全就和普通人全力打在牆上一般。

“阿彌陀佛!”徐雨晨把雙手何在了胸前,身上的金光一下子就消失了,恢復的本來的面貌,其他人也紛紛合實了雙手。

“佛家,有意思!你怎麼不先找你們修道之人呢?”鍾馗一個手拎着韓禮,就和拎着小雞一般。“你不會也皈依我佛了吧?”

“天師說笑了。”韓禮勉強的露出了一個笑容,眉頭緊皺着。

“哎呀韓禮!你傷的不清啊!”鍾馗這才認真大量起韓禮來,這一瞧把他嚇了一跳。“趕緊去地府裏面,你們都自己跟上!跟不上的原路給我返回!”

話剛說完,鍾馗就一下子站到了降魔劍上。降魔劍一下子變的寬了許多,帶着紅色的光點,唰的飛向了前面。

“是兄弟們。趕緊跟上!”徐雨晨第一個反應過來,一下子就邁開了腳步飛奔起來。 韓禮平躺在降魔劍上面,緩緩的舒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剛剛鍾馗來的及時,估計現在自己也已經魂飛魄散了。讓他想不明白的是,于吉怎麼會知道他們此時會下到地府呢?不可能單單是湊巧那麼簡單吧?還有徐雨晨他們十八個人,剛剛的十八羅漢陣配合的十分默契,也就是說他們都對彼此十分的熟悉。佛家的陣法雖然韓禮是一點都不懂,但是隻要是陣法,施展的時候是需要每個人的默契的。如果這第一批人十八人之間有什麼密謀的話,後果實在是不堪設想!

降魔劍的速度十分的快,頃刻之際漫長的黃泉路已經飛過。接下來幾個急轉彎在一棟龐大,但是十分破舊的房子面前停了下來。降魔劍慢慢的降落到了地下,鍾馗明顯是着急了,一落地就拉起了韓禮往裏面跑。

韓禮現在是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但是眼角的餘光瞥見了遠處跑動着的一大幫人影。還真不賴!韓禮的嘴角露出了一個微笑。

“韓禮!你不會是傷到腦子了吧?”鍾馗正急着往裏面走,突然看到了韓禮這幅樣子。“傷那麼重,虧你還笑的出來!靈魂消散了,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

“喲!天師大駕光臨,好久沒來了啊!”屋子了的樣子雖然沒有外面那麼破舊,但是也好不到哪裏去。四周都擺滿了一些架子,整個屋子裏亂糟糟的。

“嗯,不過這次可不是我。鬼醫,你快看看這小子!”鍾馗的身材十分的高大,而此時面前站着的這個小老頭就和侏儒一般,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天師,你不要讓我爲難啊!”那個老頭大量了一番韓禮,露出了一個無奈的表情。“不是地府在職人員,我鬼醫是從不救治的!”

“你可看清楚了,這可是地府新上任的第十一殿閻羅!”鍾馗早就料到他會這麼說,“別說廢話了,趕緊的!”

鬼醫的眼睛一下子睜的老大,慌慌張張的轉過去了身。

“十一殿,我鬼醫居然能夠醫到閻羅級別的人!” 冷情總裁之嬌妻難馴 兩個手不停的在翻動着什麼。“這是要發啊!”

韓禮被鍾馗扶着,睜開眼睛大量了一下這個鍾馗口中的鬼醫。個子大概只有一米左右,身上穿着和孫偉差不多破舊的衣服,破破爛爛。右手的袖口出露出一隻爪子,看起來好像是老鷹的,而左手的卻是正常的人手。兩個腿更本就是空蕩蕩的,懸浮地面上。

“天師,你快扶陽間王去哪裏坐着!”說話間,鬼醫已經兩個手都拿滿了東西。

韓禮被鍾馗扶到了旁邊的一張破牀上,鍾馗向後退了兩步給那鬼醫讓出了一條道。

“陽間王,我鬼醫出手,保證藥到傷好!”鬼醫帶着着一臉得意的笑容,韓禮這是纔看清了他手上的東西。

既然鍾馗會把他帶到這裏來,說明這鬼醫確實是有幾分本事。

“有勞了!”韓禮忍着身上的痛,雙手抱了個拳。

一瞬間,韓禮就被一團溫暖的綠光所包圍。鬼醫站在旁邊,張開雙手把手上的東西好像被融化一般。綠色的光芒就是從那團一點都不起眼的東西當中散發出來的。

“這是地府所獨有的煉魂草,我把它煉化過之後可以用來強化魂魄和治癒魂魄!”鬼醫看到韓禮臉上有驚訝的表情,在一旁解釋了起來。“現在地府療傷所用的都是這一種藥!”

綠色的光越來越濃,密集的變成了一絲絲的線爲止。這些線條從韓禮身體的傷口處紛紛鑽了進去,傷口迅速的密合起來。

就在這些線條鑽入韓禮體內的一瞬間,韓禮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不會錯,這就是剛剛那個于吉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同一時間,鬼醫的表情也突然一變,好像察覺到了什麼。

“怎麼會這樣!”鬼醫喃喃的說了一句。

“怎麼了?”鍾馗站在後面,聽到了鬼醫的這句話,以爲有變故。

“沒,沒什麼!”鬼醫心虛的推託了一句,鍾馗也就沒有在意了,他現在的重心全部放在了韓禮身上。

這一切韓禮看在了眼裏,那個于吉和這個鬼醫絕對有關係!

整個過程很快就結束了,韓禮活動了一下手腳。覺得整個身體比以前還要更加結實了許多。

“韓禮,你沒事了吧!”鍾馗見韓禮恢復的非常的好,心裏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

“鬼醫…”韓禮張開了嘴,準備問一下於吉的事情。

“韓道長!”徐雨晨從門外跑了進來,“快去救我的師兄弟!”

韓禮的眼神一下子就變了,難道于吉又回來了!韓禮疑惑的看了鍾馗一眼,鍾馗一拍腦袋。

“哎呀,我怎麼把這事給忘了!”鍾馗一下子跑向了門外,“韓禮,你待在這裏,我去去就來!”

“外面怎麼了?”看着鍾馗一副翻然悔悟的表情,韓禮還是摸不着頭腦,只能問起徐雨晨來。

“地府把我們當成了孤魂野鬼,幸虧我跑出來了。”徐雨晨身上沒有一絲的疲憊,而且毫髮無傷。“不然韓道長就要去十八層地獄找我們了!”

“那到也不至於,“偷渡”最多讓你們去感受下油鍋的滋味!”鬼醫的身高站在邊上是毫不起眼,不出聲估計都沒人會注意到他。

韓禮越看這個徐雨晨就越覺得高深莫測,說是五臺山的俗家弟子,但是給人的感覺完全是得道高人。不管是遇到事情的冷靜,和他所展現出來的本事,這個人絕對不簡單。

你想想,他居然能突破地府的防禦,跑進來。這種本事可是爲數不多的有的。如果很多人都能,那地府早就亂了套了。而且更誇張的是,他居然毫髮無傷。就算是韓禮,估計沒使出八卦的話,也該累的夠嗆了。

“你放心吧,天師出馬肯定能把他們帶回來。”這一段時間的事,韓禮覺得自己的腦子越來越不夠用了。要是吳鵬這傢伙在就好了,可是這貨估計現在正張着嘴讓護士餵飯呢。

徐雨晨不再開口說話,只是合實了手掌閉上了眼睛。就衝這心境,就不是他這種年輕人該有的!

回去一定要好好問問清楚,韓禮的心裏想着。還有,這次說什麼也要把吳鵬從病房裏面拖出來! 接下來就流程全部由地府接手了,一時之間韓禮倒落得了一個清閒。地府倒是來過好幾趟了,但是都沒有好好的逛過。

“天師,你能帶我逛逛嗎?”韓禮看着被鬼差帶走的那幫人的背影,轉頭看向了鍾馗。

“好啊,保證你們看到很多你沒見過的東西!”鍾馗好像非常的有興致,“再說有些事情我想和你好好談談。”

“正合我意,那麼我們邊走邊聊吧!”韓禮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相比之下,韓禮還是覺得地府比較的親切,也許和他個人的體質有關吧。路邊不時的閃着一陣陣的綠光,把道路照的忽明忽暗。韓禮也饒有興趣的大量着四周,這一片的方的房子十分的密集,就好像是人間的小區一般。

“這裏住的全部都是有本事的人,他們不願意去投胎於是就滯留在了地府。”鍾馗看出了韓禮的疑惑,在旁邊解釋了起來。

“人不都應該輪迴轉世嘛?”這種事情韓禮還真是第一次聽說,原來有很多人還是留在了地府。

“你說的那是普通人,一般在歷史上留下名氣的人都是有背景的。”鍾馗看了一眼前面的那棟房子,“他們要是不願再去人間,閻王也得要賣個面子,所以索性就特意劃出了這一片的區域。”

”哦,那麼說剛剛那個鬼醫也是有名氣之人咯?“韓禮想到了剛剛鬼醫那邊熟悉的氣息,”他是哪位啊?“

”于吉,《太平經》的作者。“鍾馗怕韓禮沒聽說過,還特意補上了後半句。

”于吉?不可能啊。“韓禮脫口而出,怎麼有兩個于吉?

緋色豪門:通緝潛逃前妻 ”什麼不可能,如假包換!“鍾馗看着韓禮一臉驚訝的表情,“地府的記錄還能有假?”

“剛剛那個惡靈就自稱于吉,怎麼會有兩個?”韓禮停下了腳步,“不瞞天師,剛剛就在鬼醫爲我療傷的時候,我感覺到了他們兩個身上都有一股十分特殊的氣息。”

這回輪到鍾馗吃驚了,本來就很大的兩個眼珠瞪得跟銅鈴一般。

“不好,趕緊回去!”兩人四目相對,異口同聲的說出來了這句話。

走的也不算很遠,剛剛散步的速度走了大概十分鐘。此時兩個人火力全開,一眨眼之間又回到了那棟房子的門口。鍾馗搶先一步到達,一閃衝進了房子裏面,韓禮緊跟其後也衝了進去。

“天師,又怎麼了?”鬼醫正對着大門,坐在一個凳子上面,好像在等待着什麼。“哎!剛剛我碰到陽間王的傷口時,我就知道瞞不住了!”

“你就是那個惡靈?”鍾馗一下子舉起了降魔劍,“藏的好深啊!”

韓禮站在旁邊默不作聲,剛剛鬼醫碰到他的傷口的時候明顯是非常的吃驚。如果他就是那個惡靈的話,那應該是裝出來的,但是毫無意義啊!但是如果他不是,爲什麼會有如此相同的氣息?

“是我,但是又不是我。”鬼醫看了一樣降魔劍的劍鋒,“他和我原本爲一體,只不過我是善,而他是惡。”

“人的靈魂本來就含有這兩種元素,從未有人能分離,最多也就是拼命的壓制。”這就是道之根本,韓禮最清楚不過了。“所以修道之人都是和自己在對抗,你怎麼能把他驅除體外呢?”

“不是我把他驅除體外,而是他把我趕了出來。”鬼醫看了一眼兩人,“你們坐下吧,我給你們講講是怎麼回事。”

“黃巾之亂,張角濫用我的《太平清領書》,導致那一代的修道之人都受到了影響。而我則是被反噬最爲嚴重的人,特別是我發現我體內的惡居然有了自己的意識,用盡了方法都無法壓制。於是我想到了和他同歸於盡,免得自己變成第二個張角,但是他的能力遠遠超出我的想象。直到孫策將軍的出現…”

“你就是于吉?”小霸王孫策英姿颯爽的騎在一匹高頭大馬之上,一身銀盔閃閃發光。“聽說你懸壺濟世,我就江東上下都把你當成神仙一般。”

“閣下隱約之間閃着一股天地之氣,莫非就是孫策將軍?”于吉此時早已被惡折磨的快要心智全迷,孫策的出現一下子讓他清醒了許多。

“哼,性不改名,我就是孫策!”孫策一下子從馬上一躍而下,手持一杆銀色長槍。

“將軍,請你殺了我吧。”于吉的心裏下定了絕心,絕不能變成張角一般。

“你以爲我不敢?”孫策的氣勢一下子提升了上來,一般人估計感覺到這股氣息就要抱頭鼠竄了。“萬軍叢中取上將首級,對我來說都如同探囊取物。左右,把這妖道給我拿下!”

“萬萬不可啊,道長乃是活神仙,將軍三思啊!”在旁邊的張昭急忙跪了下來,替于吉求情。

“我意已決,誰再與這妖道求情,一併處理!”說完這句話,孫策翻身上馬準備揚鞭而去。

“哈哈,就你們幾個雜兵,也想捆住我!”不能再拖了,于吉感覺越來越不受控制了。“飛!”

只見于吉輕輕的扇了扇手,正靠近他的兩個士兵一下子就飛了出去。孫策聽到了身後的動靜,回過頭一看,頓時就暴跳如雷。

“妖道,敢傷我江東子弟!”銀槍一下子如同出海的蛟龍一把,脫手而去,接着一下子刺入于吉的胸口。巨大的慣性拖着他的身體,一直到釘在四五米遠的牆壁上才停了下來。

身旁張昭一干老臣紛紛搖頭,而於吉的嘴角卻露出了一個笑容。終於,可以解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