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或許護航艦隊還能回馬一槍,而至於剩餘的商船船隊,就能跑多遠是多遠了,能撐多久撐多久,能跑幾個是幾個了。

反正西班牙大張旗鼓的來找場子,朱濆他們這細胳膊細腿的,還有大批的運輸船隊拖累,扛不住是正常。至於這樣做會不會顯得陳漢失信他們當初答應奧斯曼人的,可是保準把軍艦送到的。

一樣在船隊中的恩維爾帕夏是一點也不擔心,他相信伊斯坦布爾也不會擔心。

就訂購軍艦的這點小錢還不值得陳漢帝國去搭上自己的信任。這一次運送砸了鍋,奧斯曼人也有充分的理由相信值得信賴的中國人會在下一次運輸中更加‘努力’的補償自己,是絕不會讓自己吃一點虧的。

西班牙艦隊沒有繼續向着運輸船隊和掩護艦隊攻去,而是徑直調轉了方向,向後方兜回,要圍攻吃掉朱濆帶領的主力艦隊。

一艘一級風帆戰列艦和一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外有四艘三級風帆戰列艦,這塊肉太肥太肥了。

西班牙人捨不得。

跟這支主力艦隊相比,護航艦隊和運輸船隊都顯得不那麼重要了。

只是西班牙人想要一口吞吃掉獵物也不是那麼容易的。

陳漢的戰船上,絕大多數裝備的有短管的大口徑火炮,35斤重的炮彈可以把堅實富有韌性的橡木板砸開一個一人那麼大的窟窿。

對比法國人的軍艦上安裝的12磅、16磅、24磅、36磅長身火炮,35斤的短管炮彈,射程或許不如法軍的長遠,但破壞力絕對是巨大,射速也快捷不少。

再短再短的35斤短身管火炮,有效射程也是能達到七八百米的,恰恰可以滿足海戰的間隔距離。

這些沉重的短身管火炮本身就被安置在了最上層甲板,射角比之中、下層甲板要強得多,所以在戰鬥中多是能發揮出作用的。

強大的單艦火力,配合上水兵炮手們高出一等的素質,朱濆帶領的主力艦隊雖然是以寡敵衆,可也不能小覷。他們的火力也很兇猛的。

雖然是黑夜,可是各艘軍艦上的探照燈,讓它們彼此都那麼的顯眼。況且李廣號上還發生了一場很快就被撲滅的火災。

戰鬥當中,朱濆帶領的主力艦隊的炮擊水準明顯比直布羅陀海戰時遜色了一截,這隻能是他們精神緊張的結果。

但就算如此,炮擊效果也比西班牙人要強許多平均來說。

李廣號以大無畏的勇氣直衝向前方的一艘西班牙三級風帆戰列艦。

這是西班牙人關門打狗的一部分。後者時毫不示弱,一排排的炮彈向着李廣號砸來。

雙方距離迅速縮短,從一海里迅速變成了一公里,從一公里再度變成了七八百米,而且距離還在不斷地縮短。

“衝上去,衝上去。準備火箭彈”朱濆眼睛都紅了。本來就處在劣勢,要是還沒有拼命的勇氣,那就全完了。

他之前開會要求所有官兵做好與艦共存亡的準備,那麼他自己自然也有決死的決心。

在直布羅陀海峽跟西班牙打第一戰的時候,他的心態就迅速進行了調整。

在此之前,朱濆和下屬的官兵們一致認爲,西洋人不可能在這個時候來捋中國的虎鬚。可是西班牙還就來捋了,不僅如此,他們還準備把老虎的鬍鬚給直接剪了。

那麼,這一次任務就馬上變了性質。從一開始的‘長途旅行’,變成了危險重重的闖關遊戲。

“準備射擊”戰艦間的距離已經只剩下600多米了。

要知道,間距進入到500米的時候,火箭彈就可以發射了。

這年頭的海戰軍艦火箭彈對射,那是真正的拼命。一個運氣不好,一發火箭彈就能引爆半個甲板層。

西班牙軍艦膽怯了,它退縮了。

戰場上的西班牙海軍佔據着絕對的數量優勢,雙方主力艦比是2:1。

西班牙人可不想這麼早去見上帝。

所以那艘西班牙的三級風帆戰列艦退開了。

這就是突然變故了。

在戰鬥開始前的佈置中,作爲關門打狗的四艘戰艦,西班牙人也是要求他們務必完成任務的。結果這艘戰艦關鍵時刻掉鏈子。

它這一退不要緊,整個‘大門’就敞開了。

八艘主力戰艦從‘大門口’直直的鑽了出來,箭頭是直直撒丁艦隊。這個時候,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小時了。

所以說,這個年代的海戰廢時長呢。

一場戰鬥打下來,就算進程再順利,沒有五六個小時也白搭。

光是艦隊排成一線走一個來回,那就要半個小時、一個小時的。

朱濆靠着拼命的精神,成功的把撒丁艦隊給拖下了水。然後後頭的運輸船隊和護航隊伍就可以走人了。西班牙人沒有攔阻,或許他們真的很看重包圍圈裏的八艘戰艦吧。

畢竟有一艘是一級風帆戰列艦,這玩意兒在哪個國家都是一寶貝。如果能一口吃掉,西班牙海軍臉上也有光彩了。

雙方三四十艘戰艦在海面上展開了一場你死我活的爭鬥,一時間交戰海面被火炮發射所產生的濃煙所覆蓋,即便有着海風吹拂,但能見度依舊很低。而這種局面顯然對朱濆很不利,因爲那樣各艘船之間失去聯絡,陷入混戰。

時間走到10點20分,戰鬥打響整整兩個小時的時候,又一個突如其來的變故扭轉了這場海戰的進程。

已經離開的護航艦隊掉頭殺了回來。

後者的實力並不強大。就算他們傾巢而出,力量也相當有限。更別說他們還留下了兩艘速度相對緩慢的三級風帆戰列艦。

也就是說,回頭殺來的只有四艘四級風帆戰艦,兩艘千噸級的飛剪艏戰船和四艘五級風帆戰艦。

十艘軍艦掉頭殺回來了,而且是全部熄燈,所有軍艦都是閉着眼睛在黑夜中摸索的。

夜間航行,彼此間不掛着信號燈,那是很有可能走失或彼此相撞的。

但就像朱濆讓人逼近了西班牙人玩命一樣,護衛艦對也很清楚今夜的兇險,要是不抱着拼命的信念來打這一仗,到了明天天亮,那就真的有死無生了。

幸運的是,他們一路行來,平平安安的靠近了戰場。

……

“轟……”

又一發炮彈打中了“聖-帕德羅”號的艉樓,零碎的木頭嘩啦啦地碎了一地,船長室裏滿是狼藉。

但對於這艘鉅艦來說,這根本不影響什麼。

“司令官閣下,閃電號已經退出了戰鬥,船隻吃水線部分正在進水,情況看起來比較艱難。”一個聲音焦急的報告在西班牙海軍上將唐·胡安·蘭加拉的耳邊響起,經歷過一場場殘酷的海戰的上將閣下緊緊抿着嘴脣,沒有說什麼。

事實上也不需要他再說什麼了,中國人的炮手水準大大出乎他的意料,這些炮手的訓練水準比西班牙炮手高多了。總之在這場戰鬥中,西班牙並沒有如他所想的那樣,佔盡一切上風。

他們佔據上風的只有軍艦。

明明只有八艘敵艦,西班牙~撒丁的聯合艦隊數量是敵人的四倍,艦炮數量也是他們的兩到三倍,可兩個小時過去了,是西班牙~撒丁聯合艦隊就只能佔據上風,而取不到贏面。

中國人的旗艦被打的很慘,但就是這艘被打的很慘的三級風帆戰列艦,卻頻頻逼的西班牙、撒丁軍艦狼狽後撤。

蘭加拉並不主張無謂的犧牲,尤其是己方佔盡優勢的情況下。可是他現在卻寧願自己乘坐的“聖-帕德羅”號能在下一刻出現在那艘可惡的中國三級戰列艦的正前方,他一定不會後退。哪怕“聖-帕德羅”號是一艘昂貴的一級風帆戰列艦。他的艦長伊格納西奧·阿拉瓦海軍少將也一樣不會後退躲避。

強大的“聖-帕德羅”號會用火炮和火箭彈將這艘中國的軍艦徹底送入海底。

而如今頻頻後撤的西班牙軍艦已經不是在避免無謂的犧牲了,而是一種怯懦,而是一種恥辱。

不可否認,唐·胡安·蘭加拉的注意力完全被朱濆帶領的主力艦隊給吸引了。當兩艘飛剪艏戰船從黑夜中鑽出來,對着一艘三級風帆戰列艦發出一顆顆火箭彈的時候,他真的沒有注意。

他以爲那些中國的船隻已經逃之夭夭了。

蘭加拉一直考慮的是殲滅了眼前的八艘敵人的主力艦後,再如叢林中狩獵一樣,一點點吃掉實力銳減的中國船隊。

現在,被兩艘飛剪艏戰船集火的是聖安東尼奧號三級風帆戰列艦。他的艦長在兩艘飛剪艏戰船靠近之前到已經注意到了他們。

聖安東尼奧號也選擇了後退,但它的速度哪裏比得上飛剪艏戰船啊。

然後在飛剪艏戰船的火箭彈命中他們的時候,聖安東尼奧號上發射的火箭彈也命中了它們。

聖安東尼奧號爆炸了,悶雷式的轟鳴讓十幾公里外海面上的運輸船隊都能聽到,爆炸聲中,一團巨大的火球升起在海面上,船帆和屍體被拋到半空中,爾後落入海中,四周一片死寂。

非常不幸又偏偏具有很大可能性的一幕發生了,聖安東尼奧號發生了殉爆。

這個時代的軍艦甲板炮位旁往往會擺滿了火藥桶,而火箭彈的穿透力雖然不強,但爆炸後的覆蓋面積卻超級龐大。

而哪怕是一顆小小的火星,都能輕易地點燃一桶火藥,然後一桶接着一通。摧毀半個甲板層是輕的,重的就是徹底瓦解一艘龐大的軍艦。

聖安東尼奧號就是後者。

“轟轟……”的爆炸聲中,槍魚十一號,年輕的管帶整個人都被威力巨大的火箭彈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給掀了起來,就像有一支無形的巨手,拎起他這個人甩撞到了艙壁上。

整個指揮台裏一片人仰馬翻。

當管帶從爆炸中恢復過來,額頭不住流血的他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若風暴摧殘過一樣的指揮台,而爆炸的後甲板上更是還有火光燃起。

他的通信兵和侍從等,被衝擊波掃垃圾一樣被掃到了牆角。

“醫生,醫生?”

管帶高聲叫喊着,指揮台的人都是‘甩傷’,一樣在後甲板的大副卻在剛纔的爆炸中胳膊被一塊碎木片掃過了,就如同被刀子劃過一般,鮮血淋漓。鮮血把衣服都染成了紅色。

大副看到管帶後也不知道從哪裏來的力氣,兩個人相互攙扶着,踉蹌的走到一處缺開了一個大口子的船舷處,一腳把一桶封閉着的火藥桶從船舷的缺口處踢進了大海里。

這裏本來是一門12斤炮的炮位處,現在這裏的所有人,連同大炮都不見了,只剩下一個火藥桶。而不遠處就是熊熊火焰。

火藥桶沒有殉爆已經是萬幸了。

後甲板燃起的明火已經有人在撲救了,但這麼一桶近距離的火藥桶也一樣是威脅。而從他們這兒去看剛剛的聖安東尼奧號的時候,呈現在他倆的眼前的就是濃濃的黑煙。

兩艘飛剪艏戰船,只有一艘捱了炸,另一艘是毫髮未損。

挨炸的飛剪艏戰船挨的還不是一顆火箭彈,而是兩顆,艦艏處也被啃了一口。濃濃黑煙升騰,還隱隱有一片火焰繚繞。

槍魚十一號上的水兵已經在用水泵抽取海水救火了。

忙碌和黑煙在這一刻成爲了艉樓甲板和後甲板上的主題。

管帶並沒有爲損失感到痛心,他只爲自己的好運氣和敵人的倒黴悲催的感到慶幸。一樣是捱了火箭彈炸,自己這邊就沒啥事兒,敵人那裏就一下子爆炸了一艘三級風帆戰列艦。

這輕木做的火藥桶和船甲板,結實不結實暫且不提,只說這隔火隔熱,那的確是有些作用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李廣號帶着滾滾的濃煙從西班牙人密集的彈雨中衝了出來。

護航艦隊殺來的那一記回馬槍讓西班牙人的整個艦隊隊列產生了混亂,尤其他們先聲奪人一舉點爆了聖安東尼奧號,更是增添了西班牙軍艦和薩丁軍艦的惶恐。

朱濆不會放過這個良機的,立刻就帶領着艦隊向着敵人艦隊兵力最雄厚的東方衝撞過去。

奧斯曼一世號緊隨其後。

雙方軍艦間的彼此距離在接下的半個小時內拉近了很多很多,火箭彈不時炸響。

但最終李廣號他們還是從包圍圈中衝了出來。

雖然八艘主力艦隊的戰艦全都傷痕累累,每一艘戰艦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損傷,尤其是四級風帆戰艦張飛號,本來就被炮彈打的挺慘的,在突圍中又被一顆火箭彈給命中,整個後甲板都給炸飛了。風帆受損嚴重,人員傷亡更是慘重。

管帶、大副、帆纜長悉數陣亡,二副、航海長重傷昏迷,只剩下水手長代理指揮。

全艦中奧官兵330人,人員損失高達百人,其中有各階軍官近十人,傷亡不可謂不重。

只不過西班牙人和撒丁人也沒佔到便宜,特別是西班牙人,一艘三級風帆戰列艦的殉爆就讓他們一舉付出了560人的代價。再加上其他戰艦的人員傷亡,那總共損失能接近800人。

兩邊誰也說不上佔便宜。

魔妃她總想混吃等死 但是,海上的硝煙熄滅了之後,西班牙人和撒丁人卻誰也沒有輕易說出向東繼續追擊的話來。

因爲這一戰告訴他們,中國人是真的敢拼命地。

那李廣號還是一門的旗艦呢,竟然在戰鬥中第一個試圖逼近500米,火箭彈射程。不管那指揮官是不是真的那麼勇敢,可他在戰鬥中卻真真的做出了那樣的舉動。

奧斯曼一世號上的恩維爾帕夏就十分佩服朱濆的勇氣。

火箭彈這東西的殺傷力實在太大了。

聖安東尼奧號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槍魚十一號那真真是受到了神的祝福,同一時間捱了兩顆火箭彈竟然安安生生的活了下來,看看張飛號的下場。如果這樣的爆炸發生在槍魚十一號的身上,那麼,槍魚十一號就可以宣佈從艦隊中除名了。

不沉,也要立馬棄船。

所以,這一戰沉沒艦船的數量以及雙方傷亡的數字,並不能恰如其分地反應出中西地中海上的格局。這場夜中的戰鬥劃上了一個句號,但這只是整個戰爭中的一點,在朱濆船隊沒有通過突尼斯海峽,進入到克里特島海域之前,他們依舊要面臨着西班牙軍艦的瘋狂攔截。仍然艱險重重。

只是萬幸的是,西班牙海軍沒有英國人‘逢敵必戰’的傳統。而英國皇家海軍的賞金制度真的很令人瘋狂。

馬耳他島的瓦萊塔港碼頭,喬治·漢密爾頓正沉默地看着一支依次通過馬耳他海峽的船隊。

這支船隊規模龐大,其中更是有難得一見的一級風帆戰列艦,上頭更飄揚着奧斯曼帝國的星月旗幟。

馬耳他騎士團可是奧斯曼人的老對頭,對於那面星月旗,他們記憶猶新。

朱濆帶領艦隊再一次突破了西班牙人的阻攔後,剛剛從突尼斯海峽衝出來的船隊,掉頭轉進了馬耳他海峽。

朱濆並沒有向馬耳他騎士團請求靠岸,而是在馬耳他海域停留了兩天的時間,然後直接穿行而過。

突尼斯海峽之戰是朱濆與西班牙人的第三次戰鬥了,他們也第一次損失了船隻,而且一次就是兩艘。

再一次拼命的槍魚十一號沒有上一會老天爺庇護的好運氣了,它被三枚火箭彈擊中,艦上發生了可怕的殉爆,管帶、大副、二副等都當場陣亡,全艦二百五十人,只有七人逃脫了生天。

但是槍魚十一號的拼命也讓西班牙分艦隊的主力艦一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受損嚴重,然後在奧斯曼一世號的持續攻擊下,船隻側舷被擊穿,進水嚴重,已然是處在了棄艦的邊緣。

但是這艘二級風帆戰列艦最終還是逃出了當場沉沒的命運。

當戰鬥結局愈發明顯,西班牙人的這支分艦隊並不是朱濆船隊的對手。前文中已經交代了,西班牙人的地中海艦隊主力艦總共纔有22艘三級以上的風帆戰列艦,其中一級風帆戰列艦四艘,除了之前在直布羅陀海峽露過面的聖特立尼達號戰列艦外,其他的三艘一級風帆戰列艦裏有兩艘就在撒丁以北海域。

西班牙海軍在撒丁以北海域總數有16艘主力艦,而尼斯港外的那一戰中,西班牙只出動了10艘主力軍艦【三級以上】。一艘一級風帆戰列艦,一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八艘三級風帆戰列艦!

西班牙海軍另外的六艘主力艦就都集中在了突尼斯海峽。這裏有一艘一級風帆戰列艦、一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和四艘三級風帆戰列艦!

自從主力艦的數量上來看,這支西班牙分艦隊還沒有朱濆船隊多呢。朱濆船隊好歹也有八艘主力艦,還有六艘四級風帆戰艦。

所以突尼斯海峽這一仗,中方水師是正兒八經的打贏了。西班牙人在海面上堅持了七個小時,可最終還是沒有等到‘援軍’的抵到。

尼斯之戰後的西班牙~撒丁艦隊可沒有緊跟其後的追過來。

當這一戰結束的時候,朱濆才猛然發現,中彈至少有100發,還捱了槍魚十一號舍命一擊的那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居然拖着殘軀不知所終了,這令在場的中奧官兵無不大呼遺憾。

這場戰鬥中國訪奧艦隊一共擊沉了西班牙人三艘軍艦,其中三級風帆戰列艦一艘,四級風帆戰艦一艘,還有一艘只有一層火炮甲板的單桅縱帆軍艦。

而中國方面損失的另外一艘船隻是一艘運輸船,突尼斯分艦隊的主力艦是沒有陳漢的多,但是他們的小型軍艦可不少,七個小時的戰鬥力中還是讓他們瞅到了漏洞,通過小船,登上了一艘中方運輸船。

但是他們的軍艦隨後一艘陳漢四級風帆戰艦的猛烈轟擊下,不得不調轉船頭朝相反方向逃竄,已經登上中國商船的西班牙士兵見狀破口大罵,在殺死船員並引燃船甲板上的易燃物後,他們分乘十多艘小艇,朝遠離交戰區的方向瘋狂劃去。

整艘商船就此湮沒在了熊熊的烈火當中。

這是行動以來第一艘被焚燒的商船,船上的二百多名船員都隸屬於後勤部,可都是軍人。在西班牙人不斷地用大炮轟擊,然後通過小船靠近,爬上船甲板的過程中,他們的抵抗十分激烈。當然損失也很大。

上層甲板沒有一個活人,剩餘的船員都縮回到了下層甲板。

最後西班牙人縱火燒船,選擇撤離,他們才從底層跑出來,瘋狂的跳海。而最後統計,一艘船二百三十六名官兵,只活下了一百零三個。

經歷了又一場海戰後的朱濆船隊在馬耳他海域停歇了兩日,各艦船紛紛進行自我修補。旗艦李廣號和奧斯曼一世號受創都比較重,尤其是前者,船身、帆布、桅杆多次受損,只是能勉強航行。水手們在軍官的指揮下抓緊時間更換帆布、修理容易更換的船板、桅杆。

而西班牙人始終沒有追過來,這多少讓隊伍裏的氣氛輕鬆了一些。

但隊伍裏的氣氛並不高漲,雖然他們打贏了海戰。因爲他們對於之前的一戰並不滿意,船隊雖然拿下了三艘敵人的軍艦,卻讓槍魚十一號用‘生命’換來的熟鴨子從鍋裏飛走了,這讓很多人悶悶不樂。

但事實上他們卻不知道,那艘二級風帆戰列艦並沒有逃離戰場多遠,就不得不選擇向着海岸衝去漏水越來越嚴重,它必須選擇擱淺。

但是在衝岸的時候,這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卻再次遭遇了觸礁,雖然西班牙海軍在隨後一個月裏想方設法的對其進行修護,但始終沒能讓軍艦重新漂浮起來。在一個月後的一次強風暴中,這艘二級風帆戰列艦徹底宣告完蛋。

毫無疑問,這算是陳漢水師在此戰中最大的戰果了。

喬治·漢密爾頓是一個英國人,他雖然是馬耳他騎士團的一員,可他更爲倫敦服務。他知道眼前的這支艦隊是中國人的船隊,他們的目的地是前往奧斯曼帝國的伊斯坦布爾進行交易。而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和西班牙海軍的地中海艦隊,先後進行過三次交鋒。

以眼下的情況下,中西艦隊交戰的過程還是很激烈的,而結果應該是以中國人佔據上風而告終。這令許多人跌破了眼鏡,漢密爾頓就是其中的一員。

漢密爾頓實在無法想象,在他記憶中實力強大的西班牙地中海艦隊居然會‘敗’在一支實力弱小的,遠離國土幾萬裏之遙的中國艦隊手裏,這甚至令漢密爾頓感到了一絲不真實。

西班牙海軍擁有近五十艘的主力艦,其中大部分部署在了美洲和大西洋,而地中海里也有22艘之多,其中還有四艘一級風帆戰列艦。

西班牙人捨不得拿一級風帆戰列艦在大西洋中跟別國的三級風帆戰列艦,甚至是四級風帆戰艦比拼。

這支地中海艦隊可不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對手。

就連實力強勁的英國地中海艦隊,也要對其保持着極大地關注度。

可就是這樣的一支讓英國人都感受到威脅的強大艦隊,在連續的交戰中,竟然被一支實力還不及其一半的護航艦隊給佔到了便宜,這是多麼的匪夷所思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