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現在怎麼辦啊?原來那幾個人不是陰陽道派的啊,還來騙我們。”我嘟囔道。

“這樣也好,我們正好抽出時間來觀察一下這雲脈山,我估計暫時是不會有老祖的人過來了。”軒轅上祁說道。

我們沿着山道,直接上了山,一入眼的就是一個很宏偉的道觀,大門上面寫着陰陽道派幾個字,不過門前有人守着,我們要是想要進去的話,只能趁着被人不注意了。

當下,也沒有猶豫,雬月和軒轅上祁分別默唸咒語,直接將我們帶到了陰陽道派的道觀之中,看到院子裏面正有人在盤坐唸經。

我們繞過人羣,直接到了後院,看到了先前被帶過來的幾個人,他們正在院中站着等着。

而有幾個陰陽道派的也在外面守着,想必裏面的就是陰陽法王了。

雖然現在還進不去,但是至少已經看到希望了。

我們趴在道觀的院牆上面,不過這個地方正好位於前院和後院之間,所以一不小心很容易就會被發現了。

不知道那夥人嘀嘀咕咕說了什麼,反正最後把那幾個道士帶走了,之後後院裏面一個人都沒有了。

“我們不如進入看看吧。”蘇溫柔指着陰陽法王的那個房間說道,不過,是不是陰陽法王我們也是推測。

“好,我進去看看,速戰速決。”雬月說完,已經飛身上前了。

但是,還未等上前,我就看到雬月的身體像是受到了巨大的衝擊一般,被直接給打了回來,他一下子被打到地上,軒轅上祁上去幫忙,但是在我們的前方好像是有一道巨大的屏障一樣,根本就進不去。

過了好一會兒,我發現那個房間的門被打開了,從裏面走出來一個老者,一眼就看到他的眼神十分的有神,好像一個眼神就足以將所有的人都給征服一樣。

“陰陽法王!”我和蘇溫柔齊驚呼道。

陰陽法王出來之後沒有停頓,他連連的朝着雬月和軒轅上祁出手,根本不給人任何的反擊的機會,眼看着雬月和軒轅上祁都要落入他的手中,我慌亂之中,從懷中拿出四面佛牌就朝着他們衝了過去。

而陰陽法王的一掌全數落到了我的拿着四面佛牌的身上。

只是,似乎在這過程我看到陰陽法王看到我手中的是四面佛牌的時候,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

接着,他退身到了離我們有十幾米的位置,冷聲問道,“來者何人,膽子不小啊。”

我和蘇溫柔將雬月和軒轅上祁從地上扶了起來,好在他們沒有受大傷,各自恢復了一下就好多了。

“敢問尊者就是陰陽法人嗎?我們幾人歷盡萬苦,正有一事想要求陰陽法王。”雬月說道。

陰陽法王冷笑道,“要見我的人多了。”

這一句話把我們給堵死了,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你身上的佛牌哪來的。”他又開口問道。

我便將我的師父遭人陷害,在臨死之前將四面佛牌修復之後給我的事情告訴了陰陽法王,反正現在我們都只能看着陰陽法王的心情了,真擔心他一不高興的時候,回頭再把我們給全殺了。

想到這裏,我渾身打了一個寒戰。

不過,他聽完佛牌的事情之後,卻沉默了一會兒,這才說道,“那你們來到底是爲了何事。”

聽到他問話,我不敢耽誤,趕緊的將一路上被老祖追殺然後現在來向他求救的事情也說了一遍。

陰陽法王在聽到老祖的時候,臉上好像露出了一抹憤怒的神情,但是隨即,那表情又不見了。

他頓了一下說道,“這件事情,恐怕我不能夠幫你,我跟老祖之間已經有了約定,百年之內不再相互爭鬥,若是我先破了規矩,就會遭到天譴的。”

陰陽法王說完,就上前來推我們,好像是想要讓我們出去,但是就在這會兒,我好像是感覺陰陽法王在我的懷中塞了什麼東西一樣。

然後他又接着說道,“既然你們是向我來求救的,而且身上又帶着仙物,雖然我不能夠幫你,但是也不能殺你們,現在就助你們出了雲脈山吧,出去之後,你速速的從哪來再回到哪裏去。” 在雲脈山見陰陽法王趕我們趕的急迫,雖然我心中有很多的疑問。但是卻沒再敢多問。

知道陰陽法王的一股法力。將我們整個人給周了起來,然後恍惚間。發現在自己又回到陸地的時候,我才睜開了眼睛。

看到雬月他們也都在我的身邊,

“怎麼回事兒?我們剛纔是不是見過陰陽法王了,我怎麼覺得像是在做夢一樣呢。”蘇溫柔在旁邊揉着肩膀問道。

我們幾人都沒有說話,現在人多口雜。恐怕不是說話的地方。

“現在怎麼辦?”我問道。

雬月沉思了一會兒說道,“回家。我覺得哪裏可能有事情會發生。”

我聽後也是一愣,想到剛纔見到陰陽法王的時候。他跟我們說話的樣子,竟然像是有人在監視着他,他纔不方便跟我們說話一樣。

實在想不通這其中的緣由。

“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吞天神皇 這個時候軒轅上祁也說道。

大家都同意沒有意見之後,找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雬月和軒轅上祁默唸了咒語,等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別墅中。

而豔姬好像是早就知道我們會回來一樣。 妖顏禍水:腹黑小魔妃 不僅在別墅裏面等着我們,而且還把別墅裏面打掃的非常乾淨。還準備了食物。

只不過這纔再看到豔姬的時候,卻總是能夠想到上一次,她聽從老祖的話。差點把我們給害了的事情。

豔姬好像也知道一樣。她從始至終沒有說話,她跪拜了雬月,但是雬月卻並沒有說話。

軒轅上祁和蘇溫柔當然只是當做沒有看到了,畢竟是雬月的家事。

吃過飯之後,他們商議,接下來他們有很多的事情需要準備,又在外面勘察了一番,回來之後,決定讓我和蘇溫柔先到學校中上學,當做是普通人的模樣,城中暫時還是安全的。

接下來的幾天,雬月和軒轅上祁給我和蘇溫柔安排好了學校,因爲原來的學校已經沒有了,所以這次上學的地方,是一所城西的私人學校,當然了,私人學校也就意味着是貴族學校,每年只我和蘇溫柔的學費就需要上百萬。

不過,私人學校有個好處就是我和蘇溫柔都可以得到適當的照顧,畢竟我們兩人現在都在懷孕。

我的預產期就剩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蘇溫柔的預產期還得一段時間,不需要着急,不過我已經開始準備寶寶生下來之後的事情了,學校對於我和蘇溫柔來說不過是個掩飾罷了。

辦好了手續之後,我們湊了一個週一的時間,就去上學了。

去學校的時候,是蘇溫柔開着她的一輛棗紅色的牧馬人去的,也是本着低調的原則,不想開好一點的車,到時候在吸引別人的注意。

不過,很快到了學下我們就知道了,根本就是我們多慮了,因爲在學校的停車場裏面,普通的車子都是上百萬的跑車,再好的就是上千萬的了。

我和蘇溫柔的棗紅色牧馬人在裏面顯得十分的扎眼,原來這也是一種搶眼的方式,看來我們是註定不平凡了。

果然,還沒有進教室的門,就已經停到裏面有人在討論我們了,說我們是窮屌絲什麼之類的,看來是他們早就有消息知道有新同學要來上學,所以早就在暗中盯梢了。

不過,進到教室之後,很快就有人認出了我們,所以這件事情算是扯平了。大家既沒有小看我們,也沒有把我們當成是什麼大富豪。

上課都是頂沒勁的,我和蘇溫柔一直在網上找關於寶寶的一些吃穿用的東西,還有需要注意的事情。

上課的第一天就這麼平淡的過去了。

回到家之後,發現雬月和軒轅上祁已經在家裏面擺起了陣法。

我在家中看到的風水陣和符咒的禁制。先前回到家的時候,我就已經把陰陽法人交給我的那個東珠給了軒轅上祁和雬月,心在他們的陣法的中心正是那個東珠。

顯然他們是在實驗這個東珠的作用。

回到家之後,我和蘇溫柔打開電視之後,從新聞上面看到的是王星靈又幫一個一線的美女明星捉了鬼。

娛樂新聞上面的畫面顯示,美女明星家裏面出現了鬼挪物的現象,然後請了王星靈,據說捉到的是一個冤死的女鬼。

新聞介紹很短,很快就過去了。

不過這王星靈的出現倒是引起了我的注意,出現的好巧啊。

難道他已經知道了我們回來的消息了?

反正王星靈對我們也造不成什麼影響,不過我現在馬上要面臨寶寶出世的情況,還是有一些多疑,若是王星靈明着來,我們當真不怕他,怕就怕他會暗地裏使壞。

從看到王星靈之後,我就一直悶悶不樂的,先前雬月和軒轅上祁一直在研究陣法和東珠的事情,根本沒有注意到我。

直到了晚上的時候,他才察覺出不對勁來,

“小胖妞,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晚上我們進了臥室之後,雬月開口問道。

我把白天的時候,碰到王星靈的事情跟雬月說了說。

雬月沉思着點點頭道,“若是你不放心的話,我明天就去探探他的底細,單單是一個王星靈的話,不管是明着來,還是暗着來,我們都不怕的。”

雬月的話也是爲說盡。

晚上睡覺的時候,就覺得十分的不安穩,總覺得有人來搶走我肚子裏面的寶寶一樣,半夜的時候,醒來我就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而就在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看到眼前站着一個人,那人在月光的照射下,冰清玉潔的,隱約的看起來竟然像是我的媽媽。

但是她的面容卻十分的模糊,不管我怎麼努力想要看的清楚,仍舊沒有辦法看清楚,最後只得放棄,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起來。

穿成團寵后她努力掙錢 知道凌晨,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想到這件事情愈發覺得不可思議。

我將晚上發生的事情告訴雬月,並告訴他我要這幾天抽時間回去一趟看看我的媽媽。

況且,當日我離開家的時候,姐姐還在生病,現在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了,想到這裏,就越想越覺得擔心。

雬月和軒轅上祁商量之後,決定要明天帶着我回家,今天的學校也暫時不去了,他跟學校的老師打過招呼了,現在先收拾一下回家的東西。

第二天一早我就催促着雬月動身,其實我們動作很快,雬月只念了一句咒語之後,我們已經到家了。

回到家之後,只有姐姐在家,姐姐熱情的招待我,一直說想我想的不行,可是當我問他爸爸媽媽的時候,她卻有些沉默。

“媽媽呢?”我一再的追問。

“爸爸媽媽出去辦事了,要下午纔回來呢。要不我給他們打個電話?”姐姐問道。

我點點頭,催促她趕緊打電話。

姐姐打通電話之後,在電話裏面說了一會兒,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多半是在問他們忙的怎麼樣了,要什麼時候回來之類的。

不過,聽電話裏面的聲音,好像是媽媽聽到我回來之後,就已經要趕緊的回來了。

姐姐放下電話,給我們洗了水果。

“媽媽說,她一會兒就回來了。”姐姐說道。

“他們去哪兒了,我們去接接他們吧。”不知道爲什麼我這會兒就是十分的急迫,好像必須要馬上見到媽媽,一刻見不到媽媽就會怎麼樣一樣。

姐姐最終纔跟我說,媽媽最近好像是參加了什麼神祕得組織,她和爸爸也不太同意,但是卻怎麼都說服不了媽媽,讓我們過去看看的話,也好,只是媽媽一直都交代給姐姐和爸爸說,不讓他們把事情告訴我。

一聽神祕組織,我腦袋就有點發蒙,看樣子事情不太對頭啊。

趕緊的跟姐姐了要了地址,我和雬月就朝那個地方趕去。

這是城市的一個郊區的地方,眼前是一個大院,周圍都沒有其他的房屋建築,甚至連人煙都沒有,只有這麼一處荒院,看着着實的讓人有點心慌。

我和雬月對視了一眼朝着院子裏面走去。

院門沒有上鎖,我推開門就進去了,進去之後,聽到從裏面傳出來一陣唸經的聲音,我對經紋十分的敏感,一聽到這聲音就覺出了不對勁。

這不是正常的經紋,甚至也不是我們平日裏所聽到的任何正法和黑魔法的經紋咒語,而是一種十分奇怪的像是某種動物的叫聲的經紋。

他們用人唸經紋的聲音形成了一種動物的叫聲。

這種經紋着實讓我感到驚奇,也隱隱的感到不安。

而就在我們踏入院中沒幾步的時候,就聽到了一陣哐當的聲音,原來是本來還敞開着的屋門和窗戶這會竟然一下子全關上了。

我和雬月對視了一眼。

雬月口中念出咒語,我從懷中拿出了四面佛牌,口中也開始念起了咒語。

我們慢慢的朝着門口的方向走去。

就在我們靠近門口,準備伸手去將門打開的時候,這個時候,就忽然聽到一聲怪叫,接着門砰的一聲被打開了,從裏面扔出了一個東西來。

我定睛一看,身上立即驚出了一身的冷汗。 朕有眼疾 從房間裏面被扔出一物來,一看之下我大吃一驚。因爲被扔出來的竟然是個人。

房間裏面的唸經的聲音。這會兒已經完全消失了,我看了一眼雬月。他正從懷中掏出自己的軟劍來。

此時,房間打開,我們也顧不得剛纔被丟出去的那個人,正準備往裏走進去。

“嘻嘻——”

一陣詭異的笑聲傳來,把我身上的雞皮疙瘩都笑起來了。

忽然我的眼前白光一閃。我竟然看到我的媽媽正站在門口朝着我揮手呢,我高興的朝着她跑了過去。

但是。媽媽雖然一直在衝着我笑,但是。身子卻離我越來越遠,我只好小跑着朝前面跑去。就在我跑着的時候,忽然感覺眼前不在是剛纔光亮的模樣了,一下子變得灰暗起來。

而身後只聽到。“砰”的一聲。

我好像整個人一下子被這關門的聲音給驚醒了一樣,這才睜開眼睛看周圍的事物,發現自己竟然好像是被關到了一個小黑屋裏面一樣。房間裏面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到,我摸索着往前走了走。

“有人嗎?”

雖然心裏面害怕。但是我想着雬月現在應該就在我的附近,還不至於會發生什麼事情吧。

“雬月——”

我扯着嗓子喊了幾聲之後,發現周圍好像還有回聲。

有回聲的話。說明這個房間的密封一定是非常好的。什麼地方的密封這麼好呢?

我又試着朝前面走了走,摸到一個木板一樣的東西,好像是門。

門上陰氣森森的涼,我只摸了一下就沒敢再摸。

“嘻嘻——”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那一陣詭異的笑聲又傳過來了,我感覺自己身上的汗毛立時就立了起來,身子連連後退,這到底是什麼東西,還有我現在到底是在什麼地方。

剛纔的時候,自己明明還跟雬月在院子裏面的,一會兒的功夫,卻跑到這種鬼地方來了。

“誰?”我顫抖着聲音問道。

那笑聲好像就在我的身旁一樣,時小時大,就在我的周圍來回的兜轉。

我手裏面緊緊的攥着四面佛牌,口中慌不擇口的念着咒語。

手心裏面全是汗,攥着的四面佛牌都是黏糊糊的。

可是不管我怎麼念,周圍的笑聲就一直在,只聽得我毛骨悚然。

忽然,那笑聲一下子停了下來,不知道爲什麼笑聲一停,我反倒是一下子警惕了起來。

有一道細微的呼吸的聲音,在我的眼前想起。

就在這個時候,一陣毛茸茸的感覺,好像掃在我的臉上,惹得我連連後退,我伸出手來猛地將眼前的東西抓住。

就在這個時候,眼前的燈猛地大亮,杵在我眼前竟然是一個黃色的毛茸茸的尖嘴猴腮的東西,我再仔細打量的時候,發現這不是個黃皮子嗎。

心裏的石頭纔算是落了地,總比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心裏面害怕要強的多吧。

聖皇起源 不過,很快,我就發現事情不像我想的那麼簡單,這黃皮子拿出爪子來直直的就朝着我的臉上抓了過來,我急忙的堪堪躲過。

心下狐疑,爲何這黃皮子對我忽然發難。

從懷中拿出四面佛牌之後,我一邊躲着眼前的黃皮子,一邊開始唸咒語。

不過,跟先前一樣,念出的咒語對黃皮子沒有任何的影響,反倒是他對我手中的四面佛牌頗爲忌憚。

須臾的功夫,我見從暗處走出一個人影來,心中暗驚,莫不是有人來救我,便開口問道,“誰?”

那身影漸漸的從暗處現出身形來,原來是一個消瘦的老嫗,我趕緊出聲提醒,“老人家,這裏有個黃皮子詭異的很,您可以注意,你知道這裏怎麼出去嗎?”

我看着老嫗問道,那老嫗朝着我笑了笑道,“莫怕,這黃皮子是我的寵物,不小心讓它跑出來的,我這便帶他走,你若是想要出去就跟我來吧。”

我心中雖然有些狐疑,但是心想,一個老嫗還能對我怎麼樣不成。

眼前的黃皮子見到老嫗之後,一下子跳到了老嫗的肩膀上,好像是爲了驗證老嫗的話一般,我則跟在老嫗的身後。

不過,這會兒,我忽然聞到了一股子十分重的尿騷味,這小黃皮子的身上剛纔也有這種味道,但是卻根本沒有這麼重,我仔細聞了聞,發現這尿騷味驚人是從老嫗的身上散發出來的。

心中更加的吃驚了。

跟着老嫗走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鐘,我見這裏面竟是越來越昏暗,根本沒有光亮的跡象,而且地下的陰氣和溼氣也越來越重,心中暗道不好,多半是被這人給迷惑了。

說不準,這老嫗自己就是一個黃皮子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