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趴在床邊的少年看見莫染的手指輕輕的顫動了一下,嘴唇微微蠕動著,口中不知在呢喃著什麼,少年冒著大不敬的罪名,直起身子湊到了她的面前。

「殿下您說什麼?水?您等一下,水馬上就來了。」少年忙著起身,不妨被床沿磕了一下。顧不上胳膊上的疼痛,急急忙忙的抓過雕花梨木桌上的茶壺,倒了滿滿的一盞茶水,用湯匙小心翼翼的喂著莫染喝了大半盞的茶水。

莫染被少年服侍著喝完水后,才感覺自己活了過來。待身體恢復了些許力氣、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雕著牡丹花紋的床頂,綉著鳳凰的紫色的紗簾。身上蓋著的是冰雪蠶絲緞做成的蠶絲被,其質觸感絲滑。身下是極為寬敞的檀木雕花大床。床邊還站著一位十五六歲的少年。

「我這是在做夢嗎?」莫染微微動了動身子,感覺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若是用一個字來形容她現在的感受,那就是:痛!好痛!

「嘶!」墨染低聲驚呼一聲,這做夢做的也太疼了吧!

「殿、殿下,您怎麼了?是不是傷口裂開了,我去叫太醫。」流桑望著莫染這副痛不欲生的模樣,還以為她的傷口又裂開了,急忙向太醫院跑去。

「別走,好痛!」莫染忍著掉眼淚的衝動,挪了挪胳膊,一把拽住了急著往外跑的流桑。

痛?為什麼會痛!做夢不是沒有痛感嗎?除非..這不是夢!

「殿下!」流桑被她拉的狠了些,身子踉蹌了一下,轉過身來直直的跪在了莫染的床前。

「這、這不是在做夢?那、那這是在兒?」

身上的痛好似被放大了千百倍,直教人痛的無法呼吸。此時,她抓著流觴就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床上的少女慘白著一張臉,眉頭微微蹙起,許是疼痛難忍,緊咬著的唇瓣竟滲出一絲絲血痕來。流桑抬眸望向莫染,眼底是一片焦急與惶恐。他竟然覺得床上的少女有些弱不禁風?他覺得不是自己是瘋了,就是這世道瘋了。

「殿下,奴該死,奴該死!您就饒了奴吧,奴以後再也不敢了。嗚鳴..」少年以頭抵地,撞的地板砰砰作響,血水順著他的臉頰滾了下來,滴落在了地板上。

莫染閉了閉眼,忍著眩暈扶著床沿慢慢的坐了起來,伸手撩開紗簾的一角,俯身看向流桑,到現在為止,她才算看清了眼前這個小少年的模樣。

只見是一位身著墨綠色輕紗,頭頂正中央處挽著一個典型的男子髮髻,上面只插了一根看不出材質的弦月簪子的十五六歲的少年跪在床邊,不停的磕著頭,血糊了一臉。

「啊!」望著跪在床前的流桑,莫染著實是被嚇了一跳。不是莫染膽小,而是這一幕太過驚悚了。任誰在陌生的環境,剛醒來便看到在自己床頭跪著位糊了滿臉血的不明人士。都要嚇一跳的吧!

「你,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這裡?」她忍著害怕,有些發怵的向地上跪著的流桑問道。

流桑循著莫染的聲音,抬起頭來,臉上的淚水與血水混在一起,看著著實可憐的緊。

他偷偷的瞄了莫染一眼,又迅速地低下頭去,顫抖著雙唇,哆哆嗦嗦的開口說道:「回稟殿下,奴侍流桑,是您的貼身奴侍,您三日前偷偷溜出宮去玩耍,被歹人偷襲,不慎滾落山崖,至今已是昏迷兩天兩夜了啊。」

「什麼落下山崖,我明明是在逛晉祠啊!你肯定弄錯了。」莫染有氣無力的對流觴開口說道。

「殿下,奴是萬萬不敢欺騙於您的啊!」流桑見莫染不相信自己,急忙澄清道,這可是欺君的大罪啊。

「等等!殿下?奴?這都是些什麼稱呼?我們這是在拍戲嗎?」莫染覺得自己的腦子有些不夠用了,難道自己逛晉祠時被某位劇組導演給挖掘了?可是自己一沒長相二沒家庭背景,三也不是影視專業生啊導演怎麼會看上自己,莫不是現在劇組挑演員都跟挑大白菜似的?小桃中文

「殿下,您是我藍月國的三殿下,奴則是我們這些做下人們的自稱,至於您說的什麼拍戲,奴不懂這是什麼。」流桑覺得莫染今天很是奇怪,莫不是殿下摔落山崖落了什麼後遺症?這可如何是好啊!

莫染覺的世界玄幻了,自己也玄幻了,現在若是還不清楚自己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她也就白在二十一世紀活了二十一年了!自己這是穿越了啊!

「流桑,你是流桑?咳咳,本殿可能是因為落下山崖撞到了腦袋,所以記憶有些混亂,你不要見怪。」莫染輕咳了一聲學著穿越劇里女主那樣假裝失憶,想著矇混過關。其實莫染根本不用擔心被認出,任他們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世上還有借屍還魂這種事吧!

「是,殿下!」流桑毫不懷疑,對著莫染又行了一記大禮。

「流桑,起來吧!男兒有淚不輕彈,男兒膝下有黃金,你是我的人,就不要動不動就哭哭啼啼,對人下跪。」莫染最煩的就是古人這些繁文禮節了,多跪幾次是會折壽的。

「奴謹記殿下的教誨。」流桑對著莫染又跪拜了三下,方才起身。跪的久了,雙腿有些僵硬,身子晃了一晃,差點又跪了下去。

「流桑,小心!」莫染看著他滿臉是血,搖搖晃晃的險些跌倒,不由的出言提醒。

「奴無事,謝謝殿下!」流桑兩個眼眶子里蓄滿了淚水,這不是嚇的,是感動的淚水。自打十歲入宮以來,想自己死的人有很多,卻沒有一個人真正關心過自己。做下人的賤命一條,死不足惜,可是殿下..

「流桑,本殿累了,你先下去吧,有什麼事我再吩咐你。記得去大夫那裡包紮一下!」莫染靠在床邊,以手覆額虛弱的對流觴說道。

「是,殿下!」若說流桑曾經對三殿下有什麼不滿或者私心,那麼從現在開始就算是有私心,也是希望三殿下好。

其實,有的人,只要你對他稍稍好一點,他就有可能會對你死心塌地。

流桑走後,莫染躺在床上,回想著穿越前的細節,到底是哪裡出錯了呢?自己為什麼會來到另一個時空?到底是怎麼回事?釵子,對,是那支龍鳳紫玉釵!當時就覺得不對,釵子是死物,自己卻從那釵子上感覺到了活人的氣息,莫非那釵子就是把自己帶到這個時空的媒介?如果要是能找到那隻釵子的話,自己豈不是就能回到二十一世紀了?

莫染想明白了這個關鍵點后,一掃先前的陰霾,竟難得的高興了起來,等找到了那支釵子就能回去了,這段時間就當是在古代一游吧。

「也不知道自己現在長什麼樣子,不會很醜吧!要是有鏡子就好了!」皇室中人再丑能丑到哪裡去?這是在懷疑天下人的眼光啊!皇室站在權利的制高點,要什麼樣的美人會沒有?根本不用擔心基因的問題。其實我們的莫染同學是被清朝的妃子們給嚇怕了。

身上各處雖然還是很痛,卻也沒有剛才那般痛了,往出挪了挪身子,雙手扣著床沿,赤著腳下了地。

她背靠牆面,單手扶額,在房間環視了一圈兒后,很快的便發現了梳妝台的所處位置。

莫染坐在梳妝台前,心中一陣忐忑,萬一自己長的不那麼如意怎麼辦?以後還見不見人了啊!她雙手覆在眼皮上,把整張臉遮了大半。指間僅留了一絲小縫兒。莫染偷偷睜開了一隻眼,朝鏡中瞥去。

「也不是慘不忍睹,最起碼這皮膚挺好的,白嫩白嫩的。」她放下覆在臉上的雙手,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只見鏡中端坐著一位膚若凝脂,眼角含帶一顆淚痣,美得不可方物的女子。看上去大約十五六歲。

小太監的日常生活 少女有著一雙狹長的丹鳳眼,眉間略帶英氣,此時正一臉的震驚的望向自己。

「也、也太美了吧!!!」莫染不由的吞了吞口水。她現在不得不再次相信,她是真的穿越了!還是現代引領潮流界的最時尚的魂穿!

雖然上天給的這副身體很是的完美,但莫染的心情還是十分的低落,雖然知道自己以後能夠回到二十一世紀,卻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有可能是一天,一個月,一年,也

可能是十年二十年或者是一輩子都無法找到。

在這麼大的一個世界里找一支小小的釵子,無異於大海撈針。

「這運氣也是逆天了,逛個晉祠都能穿越,也不知道遠在21世紀的曉曉怎麼樣了,找不到自己,會不會歇斯底里?還有最疼愛自己的母親,知道自己失蹤了會不會很難過?」

「嗚嗚…娘親,弟弟,染染好想你們啊……」

莫染趴在桌子上難過的大聲哭了起來,這一哭就怎麼止也止不住了。

莫染哭著哭著就睡著了,等她再次醒來已是黃昏時分了。 其實她是被餓醒的!

「咕…咕嚕嚕…」此時,莫染的肚子也不爭氣的響了起來。

「好餓啊!有沒有人啊!」她一手捂著空空如也的肚子,一手撐著額頭,微眯著雙眼有氣無力的伏在桌子上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時,莫染忽然想起流桑走的時候說他就在殿外,有十么事情可以立馬告知於他。於是她連忙坐起身子來朝著殿外大聲喊到:

「流桑,流桑!」

不過片刻,流桑便從殿外推門而入。

他於莫染三尺遠處站定,雙臂從兩側平行伸出,雙手交疊放於胸前,身子微彎,向莫染行了一禮。

「奴在,殿下有何吩咐?」

「流桑,本殿餓了!我要吃飯,哦不…用膳!」

莫染覺得自己快要瘋了,她毫不懷疑,若是自己再不吃飯絕對是那個穿越不到一天就被餓死的歷史第一人了!

「殿下,膳食已經備好,現在只等殿下您用膳了..」隨後,流桑便快速的退出了大殿。

不過須臾,流桑便領著十幾位藍衣少年從殿外挪步走了進來,他們每個人的手中都至少端著一道菜肴。有五香鱖魚、糊炒田雞、、酒醋白腰子、清蒸江瑤柱、什錦豆腐、、四喜丸子、蜜蠟肘子、江青蝦辣羹、祥龍雙飛、扒肘條兒、佛手金卷、鳳凰展翅,林林總總不下二十道。

「殿下,請用膳!」流桑立於莫染的左手側,仔細的為她介紹著每道菜的名字。

「哇塞!這也太奢侈了吧!」莫染心裡不禁感嘆道。只不過莫染是沒辦法說出來的。

「流桑,你先退下吧,有事我再叫你!」

「是,殿下!」

莫染此時是真的好餓,不管三七還是二十一,就開始狼吞虎咽的往嘴裡塞東西。不到一刻鐘,滿滿一桌子的菜就被她給吃的精光了。

「咯….好飽!」莫染吃飽喝足后,滿眼帶笑的躺到了不遠處的貴妃椅上。

「呵呵,當一個米蟲也不錯!」莫染心滿意足的說道。

不過註定她的想法是不會實現的。

正當她規劃著未來如何如何的美好時,她的腦袋就如針扎般的疼痛了起來。

忽的,她的腦袋裡竄出一大堆的信息。

「啊!好痛!」

她感覺她的腦袋都不是自己的了,快要被這龐大的信息給擠爆了。

……

「莫染,莫染……」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

……

待她恢復過來后,便一臉鄭重的說道:

「從今天起我就是鳳蘭夏央。你、安心的走吧!這仇我會報的!欠你的我會讓他們十倍百倍的還回來,害你的我會讓他們後悔生到這個世上來。」

記憶退回前一刻在線電子書

莫染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要爆炸了,這時她腦海里響起一個惆悵的聲音:「你,終於來了,我等了你好久了…」

「你,你,是人還是鬼!」莫染驚恐的問道。

「你別害怕,我是不會傷害你的。」腦海里的那個聲音盡量用她最最溫柔的聲音,對著莫染小心翼翼的說道。

「準確的來說,我是你在這個世界的另一個你,不過,現在的我只是一縷殘魂,不久就要去閻府報道了。」

「你這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說你是在這個世界的另一個我?」莫染還是很害怕,但又不得不硬著頭皮問道。

「換一種說法來說,我就是你的前世。」

「前世?」莫染有些不相信,心想著自己可是無神論者。

她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好似知道莫染心裡在想什麼。隨後,她語重心長的對莫染說道:「你不要不相信。如果你覺得這是假的,那麼現在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又作何解釋呢?你現在還不相信人有前世嗎?」莫染略微思索了一番,覺得也有些道理,但還是有些無法接受。正當她想著該如何反駁這一觀點時,對方又開始說了起來。

「莫染,接下來我要說的,你要記住了。我名喚鳳蘭夏央,小字弓雨,母皇一般都喚我雨兒。而我的母皇,也就是藍月國現任女帝:鳳蘭傲睿,她一生育有三位皇女,五位皇子。因我是母皇最為寵愛的莞貴君所出,又是最小的女兒,所以也最為寵愛我。

近年來,因為母皇愈加年邁,對待各事也愈發的不上心了,導致兩位皇姐也開始不安分了起來。而我就是因為此次出宮遊玩,一時大意,遭到了兩位皇姐的暗算,繼而魂歸西天的。我所創的..」正當莫染聽的認真時,述說的聲音便中途戛然而止了。

當她回身看向身後時,差點被嚇了個半死。只見在大殿窗口處飄著兩位面目猙獰,青面獠牙的鬼差,手中還拿著追魂鎖。

「鳳蘭夏央,逃避鬼差的追捕你可知該受什麼樣的懲罰?三天前你就該到閻府報道了,如今你已經遲了整整三天了。還不快隨我等速速離去,休在人間逗留。」

「差爺,通融一下,就半刻,半刻鐘。待我心愿已了,就和您回去。」鳳蘭夏央聲音中帶著一絲哭腔,顫顫巍巍的對著兩位鬼差說道。

「不行。爾現在必須隨我等速速離去。」兩位鬼差說罷,便向鳳蘭夏央甩出了追魂鎖。

鳳蘭夏央見此,覺得此次是真的非走不可了。她連忙回頭對著莫染說道:

「我的記憶已經存入你的腦海里了,你一定要替我報仇!還要記住一句話:心不狠,難立足!不管什麼時候,你都不要輕易相信任何人。一定要切記!。保重,我們下世再見!」

鳳蘭夏央說完后,便隨著鬼差一同消失了。

若不是現如今存在腦海深處的記憶,莫染怕是怎麼也都不會相信,剛才的事是真實的發生在了自己的眼前。

隨後,莫染又了解到,自己身處的這片大陸名喚蒼古大陸。今天下三分,呈三足鼎立之勢。

大陸的北邊是飛鳳國,西邊是瓊燕國,而中部則是為藍月國。其中,飛鳳國的版圖最小,經濟卻是最為發達,國家很是富饒。而瓊燕國則是身處在一片群山峻岭之中,地勢很是險要,易守難攻。並且伴隨著一條驪江自西向東斜穿而過,更是為這個國家增添了一道天然的屏障。而藍月國則佔據著大陸的最中部,領土面積非常廣大,自然而然,本國的人口相比起其餘二國來說也是多了很多,雖然這個國家兵力強盛,卻也是最為愛好和平,從不主動挑起戰爭的國家。

若非要給這三個國家的實力排名的話,藍月國則略勝一籌。此外,這片大陸還有另一股神秘勢力,世人名喚蒼雲。

此族中人,從不輕易現世,其蹤飄忽不定,世人皆不可窺探一二。

據傳,在八十年前,曾有人在雪山之巔發現過此族的蹤跡。當然,真假難辨。

不過,有一點可以確定:蒼雲嫡系,生帶神力。《大泱史書》中也是有相關記載的。

據說,在三百年前,大泱王朝還沒有滅亡,曾經發生過一場浩大的叛亂。那時的大泱王朝因黨派內部鬥爭而導致帝國幾近崩潰。這時,蒼雲族二公子星軌身為大泱王朝大祭司,以雷霆手段鎮壓了這場叛亂,使得大泱王朝起死回生,又延續了兩百多年的統治。

而星軌則在這場鎮壓叛亂中則使用了自己的神力,當然,那也是神力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的眼中。

這片大陸大陸名喚蒼古大陸,其緣由為人類文明誕生伊始,曾有一個帝國名叫蒼古,是最早統一了這片大陸的國家,自此之後,世人便把這片大陸稱之為為蒼古大陸。

而鳳蘭夏央所在的這個國家名叫藍月國,地處大陸中央,周圍還有許多依附藍月國,領土較小的國家。

藍月國是以女子為尊,男子為卑。當今女帝是鳳蘭夏央的母皇–鳳蘭傲睿。她一生育有三位皇女和五位皇子。而最為寵愛的郎君有鳳君,莞貴君與梅貴君。

在這片大陸上,除了藍月國之外,飛鳳國也是以女子為尊、只有瓊燕國是以男子為尊。而瓊燕國以天險為自然屏障,倒也無外敵入侵。 「來人,本殿要沐浴。」鳳蘭夏央半卧半躺,好不嫵媚。

「殿下,熱水已經備好了。請您隨奴來。」

鳳蘭夏央隨著流桑走出了殿外,穿過回字長廊,來到了一處宏偉的大殿。抬頭望去,只見在大殿上方的正中央處懸挂著一方高五米寬兩米的長方形匾額,匾額上龍飛鳳舞的刻著三個大字–月華宮。

鳳蘭夏央推門進去,只見月華宮內到處掛滿了紫色的紗蔓,而大殿中央有一個像現代游泳池那樣大的池子。而池子周圍是由由光滑潔白的大理石鋪就,不遠處的四角桌上擺放著皂角等沐浴用品。浴池邊半蹲著四名奴侍,此時他們正往池子里灑著花瓣。

「殿下萬福金安!」殿內負責洗浴的宮侍見鳳蘭夏央從殿外走來,急忙起身,規矩的站成了一排,微微躬身朝著鳳蘭夏央行禮道。

鳳蘭夏央點了點頭,示意他們起身。

「殿下,讓奴等服侍您沐浴吧。」其中領頭的奴侍上前,對著鳳蘭夏央說道。

鳳蘭夏央自知推脫不掉,堂堂三殿下沐浴是不可能沒有人侍奉左右的。

「你叫什麼名字?」鳳蘭夏央隨手指了身前的一個奴侍說道。

「奴喚依風。」依風上前一步,畢恭畢敬的回答道。

依風心中很是訝異,這是自己伺候三殿下以來,殿下第一次和自己說話。

「依風是吧?你留下,其餘人全部退下吧。」鳳蘭夏央不容抗拒的對他們說道。心想:姐可還沒有被一大群男人給圍觀的癖好。

「殿下,讓奴服侍您沐浴吧,..」

「不必了,你去外面守著吧,記住別讓任何人進來。」

依風的後半句話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里。「是,殿下。」隨後,依風便快速的退了出去。

「呼!終於都走了。」

鳳蘭夏央長吁了一口氣,一把扯下了頭上頂著的極為繁重的頭飾,扔在了地上。

「重死了,怪不得古人都短命!每天被這一頭金銀珠寶壓都壓死了,要是長命就奇了怪了。」鳳蘭夏央嘀嘀咕咕,小聲抱怨道。正欲伸手解開衣帶,便聽到外面有人大聲高喊:

「有刺客,快來人啊,快保護殿下。」

鳳蘭夏央不禁翻了一個白眼兒。要不要這麼俗套啊,穿越第一天就遇到刺客。老天爺你逗我玩呢吧!

突然,她感覺腰間一痛。低頭一看,只見一把寒光刺眼的匕首正抵在自己的腰身上。

「別動,再動我殺了你!」男人森冷的聲音在鳳蘭夏央的背後響起。那聲音彷彿是寒冬臘月的雪,冷的刺骨。鳳蘭夏央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

恰巧此時,屏風外響起了依風的聲音。

「殿下,宮中出了刺客,您沒事兒吧?」

此時,她感到腰間的匕首又近了幾分。鳳蘭夏央欲哭無淚,喊人的話,小命兒鐵定秒秒鐘玩完。

嗚嗚嗚……

「本殿沒事。你先退下吧。」鳳蘭夏央對著屏風外的依風說道。

鳳蘭夏央聽到外面的腳步聲漸行漸遠,長舒了一口氣。

「大俠,您.您先把..把您的匕首拿開好嗎?「鳳蘭夏央有些結巴的試探性的說道。

身後的男人並未回答她的話。

「嘭!」

鳳蘭夏央正在絞盡腦汁的苦想對策的時候,只聽見嘭的一聲響。回頭一看,只見一身夜行衣裝扮的刺客華麗麗的躺倒在了地上。肩甲處破著一個大洞,正舀舀透著濃黑的鮮血,看樣子像是中毒了。

「喂!」鳳蘭夏央踢了踢腳下的男人。

「不會是死了吧?」

「噔噔噔……」她連忙向後退了幾步,想了想又有些不妥當。

她來到男人的面前,一把扯下了他的面罩,面罩下的那是一張怎樣的臉啊,英挺的鼻樑,微微上翹的眼角,眉間還有一點硃砂,更為驚艷的是男人有著一頭銀色的發,此刻正散亂的鋪在腰際。若是忽略那因疼痛而略顯蒼白的面龐,到像是一位誤落凡塵的仙人。101中文網

隨後,她探了探男人的鼻息。雖然氣若懸絲,好歹還沒有死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