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這麼說,你不把我當朋友了?」百里圖繼續施壓。

人一旦有了權力地位,整個人說話都不一樣了。

在地球,這樣的人葉雄見識得多,沒想到在百里圖身上,充份體會出來。

換在以前,百里圖膽敢這樣跟自己說話?

「仙王身份尊貴,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散修,跟你做朋友,我怕高攀不起。」葉雄道。

裡面的人,全都豎起耳朵,聽著這外面兩人的對話,個個都感覺到心裡生起一股寒氣。

這兩人,似乎扛起來了。

要知道,這兩人可是仙界之中,最強大的兩個人,萬一打起來,無法想象。

百里圖看了眼葉雄,臉色崩著,下一刻,他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葉兄弟,我就一個玩笑,你何必這麼認真。前陣子我去了魔界,把魔界給收服,不在仙界,你就算通知我,我也來不了。回到仙界之後,我知道你兒子周歲宴,把所有的事情全都放下,專程跑了過來。」百里圖一邊說一邊話,那模樣,彷彿剛才全都是開玩笑似的。

「來人啊把禮物給我獻上。」百里圖大手一揮。

他的背後有名手下走進來,手裡舉著一個托盤,托盤上面,放著一紅色的盒子。

「葉兄弟,看看禮物喜不喜歡?」百里圖笑道。

葉雄指著自己的門口寫面寫著的幾個大字,說道:「仙王,不好意思,這份禮物我不能收,我已經訂了規矩,舉辦這個周歲宴,不是為了收禮的。」

「這只是我個人的心意……」

「仙王,你就別為難我了,這禮物我是絕對不會收了。」

葉雄指著周圍的人,說道:『你看這裡面的人,大家的禮我都沒有收。』

百里圖有些不悅,揮了揮手,那手下頓時將禮物收了回去。

「仙王,請。」

百里圖大步地走了進去,裡面的人,目光全都落在他身上。

「仙王,裡面坐。」葉雄將他帶到秦煌一桌。

秦煌,羅珂,還有羅通,一行人見百里圖過來,臉色都比較難看。

特別秦煌,似乎對百里圖很不爽的樣子,把臉別向一邊。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百里圖好像並不在意的樣子,坐了下來,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周圍的人看這情況,已經猜出現兩人不和了。

當初,關係不錯的兩個人,落得如此形同陌路的下楊,讓人看了,不勝唏噓。

突然,秦煌站了起來,直接走到旁邊一桌。

他站起來之後,羅通,羅琨,還有周圍幾大洞主,也紛紛站起來,離開那裡。

頓時,原本已經快坐滿的一桌酒席之上,只剩下百里圖一個人。

百里圖的臉色,瞬間變得有些難看,他目光掃過周圍,喊道:「何夢龍,過來,這裡坐。」

人群之中,一道高大的人影馬上站了出來,如蒙恩賜一樣,馬上來到他身邊坐下。

「趙中魑,李准,郭玉安,……」接下來,百里圖一連點了八個人。

這些人被點到名字之後,跟剛才何夢龍一樣,就像得到恩賜,紛紛走到百里圖身邊坐下。

百里圖昂起頭,看了秦煌一點,那模樣分明在對周圍的人說:「你們不稀罕,大把人在我身邊坐下。」

他可是堂堂的兩界之王,巴結他的人,搶都搶不過來。

葉雄正準備上前,慕容如音連忙拉住他,搖了搖頭:「今天是你兒子的好日子,別鬧矛盾。」

旁邊,楊心怡也說道:「如音說得沒錯,有什麼事情,過了今天再說。」

兩女都是信命的人,不想他在今天惹出什麼事情。

葉雄本來想將百里圖趕走,但是一想到,對方是仙王,如果把他趕走,今天會惹矛盾,所以忍了下來。

「大家落座,酒席馬上開始。」葉雄當下大聲說道。

接下來,酒席很快就上來了,周圍的人紛紛吃了起來。

但是氣氛顯然有些凝重,因為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好在葉雄的身份擺在那裡,這裡除了百里圖,沒有誰敢鬧事。

百里圖平靜地坐在那裡,跟幾個相識的人聊著,並沒有鬧事的樣子。

終於,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大家靜一靜,我有些事情,要宣布。」

葉雄雙手壓了一下,等周圍的人全都靜了下來,這才說道:「今天叫大家來,其實最主要的原因,不是為了讓大家給我兒子慶周,而是我準備金盆洗手,以後不再過問仙魔兩界的事情,跟老婆孩子好好生活在一起。」

此言一出,全都嘩然。

誰也沒有想到,葉雄會說出這樣的話。

這幾十年來,葉雄就像一個神話一樣,正魔兩道有什麼事情,他第一時間就站出來,是一個正氣凜然的人物。

今天,他突然說出這樣的話,當下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葉兄弟,你當真要這麼做?」秦煌首先發問。

「秦大哥,我已經考慮很久,決定了。」葉雄點了點頭。

「如果你不問兩界之事,再出現一個像魔仙王,甚至比起魔仙王還要喪心病狂的人物,那怎麼辦,就任由他將仙魔兩界大亂嗎?」秦煌崩著繼續問。

「這不是有仙王在嗎?」葉雄看了百里圖一眼,笑道:「仙王,你不會像魔仙王一樣,成為大魔頭吧?」

此言一出,周圍的人,全都倒吸一口涼氣。

沒有人想到,葉雄會當面問百里圖這樣的話。

「你覺得我會不會?」百里圖微笑地反問。

「希望不會,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天,我就算金盆洗手,也一樣可以復出殺了你。」

說這話的時候,葉雄臉色一直笑著,就彷彿在跟百里圖開玩笑似的。

百里圖也笑著,淡淡地說道:「就怕你沒這樣的本事。」

「當初,魔仙王在的時候,也以為我沒本事殺他,結果呢……」

他沒有繼續說話,但是周圍的人都知道他的含意,越是看不起他的人,死得越慘。

百里圖笑了笑,突然站了起來,說道:「你金盆洗手我沒意見,但是洗這金盆水之前,是不是把以前的恩恩怨怨全都給解決了,不然的話,誰得罪了人,犯了錯,一場金水洗手就完了,不用負責任,誰不會這麼干?」

「這麼說,仙王是準備找我算賬了?」葉雄冷哼一聲,問:「不知道仙王要怎麼跟我算賬?」

「上一次,仙界之王大戰,你沒有來,我當上了仙王。但是,我知道周圍很多人都不服,覺是因為你不在,所以我才能當仙王。所以今天你有兩個選擇,第一個,自己認輸,承認不是我的對手。第二,跟我打一場,如果你贏了,你就是仙界之王。」

聽到他這樣說,葉雄不由得啞然失笑起來。

「難道在你心裡,仙界之王就這麼重要,別人的看法,就這麼重要?」

「沒錯,說出你的選擇。」百里圖堅決道。

「看來這才是你今天過來的真正目的。」葉雄扭頭,問身邊的楊心怡:「老婆,你怎麼看?」

「今天是你兒子的周歲禮,不宜流血。」楊心怡說道。

「你們呢,有什麼意見?」葉雄目光落到周圍的人群。

周圍的人,全都不敢說話,害怕得罪百里圖,也害怕得罪葉雄。

「既然老婆都說了,不宜流血,那我選擇第一個好了。」葉雄看著百里圖,淡淡地說道:「我認輸。」

周圍,失望的聲音響了起來,很多人對葉雄的做法,看不慣。

就連秦煌,羅通,滄海居士,還有五行尊者,也有些不高興。

「識時務者為俊傑,葉雄,你做了很正確的選擇。」

百里圖哈哈大笑起來,就連他身邊的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酒也喝過了,菜也吃了不久,我還有事情,先走了。」

百里圖說完,得意之下,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他剛離開,另一邊桌子上,秦煌,羅通,滄海居士,三大化神,個個臉色難看,低頭喝著悶酒。

顯然,他們對葉雄的所作所為,很失望。

這時候,燕北書走了過來,悄悄地在他耳邊說道:「過陣子,秦煌,羅通,還有滄海居士,他們三個化神修士準備對百里圖出手,你要就手旁觀嗎?」

熱血校園 「他們三個對付百里圖,綽綽有餘,用不著我出手。」葉雄道。

「百里圖突破到化神中期,還得到魔仙王的神器,你覺得,他們能贏嗎?」

「果然如此!」葉雄嘆了口氣。

看來今天不出手,怕是不行了。

「徒弟,我對你金盆洗手沒有意見,但是能不能在解決百里圖之後,你看看秦煌他們,多失望。沒有你,他們一成勝算都沒有。」燕北書繼續道。

「師傅,這事情日後再說,你先入座,我去趟洗手間。」

葉雄說完,走進內院,然後化成一道流光離開了。

師傅說得對,在金盆洗手之前,有些事情,是必須要解決的。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觀看首發zui新章節請到堂客行—手機地址: 空無一人的宇宙之中。

百里圖化成一道流光,朝百花仙域遁去。

此刻,他心裡說不出的高興,因為他的心病,完全好了。

先前,他心裡有兩個最大的心病,第一是兩界之王的名號。

以前,所有人都覺得,他這個仙王之名名不符實,剛才葉雄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向自己主動認輸,此刻之後,以後就不會再有人質疑,覺得他不是葉雄的對手。

如果葉雄能打贏他,為什麼要認輸?

第二,他現在最擔心的是,葉雄會跟秦煌,羅通,還有滄海居士他們三個聯手對付自己,雖然自己突破到了化神中期,還有神器,但是他們四人聯手的話,他並沒有多大的把握能贏。

現在葉雄要金盆洗手,剩下的人,他一點都不擔心,他們根本不是自己的對手。

就在他激動趕路的時候,突然發現前面的半空,一道人影站在那裡,似乎等待已久。

一身青袍,身材欣長,身人有種淡淡的霸氣。

這種的氣質,整個仙界,除了葉雄,找不出第二個人。

百里圖瞳孔瞬間就縮了起來。

剛才他離開之前,葉雄明明還在宴會上,離開之後,他全速前進,他怎麼可能追上自己的速度。

一種不安感在他心裡生了起來。

不過很快,他就釋懷。

他知道,葉雄有一個分身,看來這個就是分身,可能是有什麼事情要跟自己說,先前有人在,不好意思說。

「葉兄弟,你派分身過來,是不是有什麼話不方便跟我說?」百里圖傲慢地問道。

「百里圖,你自廢修為吧!」葉雄淡淡地說道。

邪魅總裁:契約婚姻請執行 「你說什麼?」百里圖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讓你自廢修為,念在咱們以前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生路。」葉雄繼續道。

百里圖的所作所為,雖然葉雄沒有刻意去查,但是也知道得七七八八。

秦煌說得沒錯,他會成為一個比魔仙王還要喪心病狂的大魔頭,仙魔兩界落到他手時,遲早得完蛋。

在金盆洗手之前,這件事情,他必須要完成。

百里圖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來,聲音之中,飽含著諷刺。

好笑,真是太好笑了。

這個世界上最怕的是什麼,是無知。

「葉雄,難道你沒聽說,我已經進入化神中期了嗎?」百里圖止住笑問。

「聽說了。」

「那你有沒有聽到傳言,黑暗之心已經落到我的手裡?」百里圖又問。

「聽說了。看你臉色就知道你強行修鍊魔功,同修道魔兩道的功法,讓你處於走火入魔邊沿,所以我才讓你自廢修為。對你來說,也是活命的唯一辦法。」葉雄淡淡地說道。

邪王囚妃 「你懂個屁,我已經融合道魔兩界的功法,很快我就會成為仙魔兩界古往今來,唯一能將兩界功法融合併發揚光大的人,歷史會記住我的存在。」百里圖仰天大笑起來。

「魔仙王天才絕倫,震古爍今,都沒辦法融合道魔兩種功法,你算什麼東西。」

「他算什麼東西,他再厲害,還不是被我殺了。我不但殺了他們,還瞞了他們上萬年,他們做夢都想不到,我是萬年前滅了風家滿門的兇手。」想起風霜兒死前那種不甘,恨怒,無助,百里圖越想越激動。

「風家滿門是你滅的?」葉雄眉頭皺了起來,怒道:「你就是白山。」

「白山早就死了,是我殺死的,當初我跟白山將風家滿門滅了之後,我們得到了風家的傳承……你也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死人是不會說話了,所以我在背後捅了他一刀。」

說起這些事情,百里圖越說越得意。

萬年來,他做了很多的事情,每一次做的事情,都讓他突飛猛進。

這麼偉大的事情,不能讓外人知道,太可惜了。

現在,有個人知道,對於他來說,多麼的痛快。

看著百里圖那猙獰的模樣,葉雄原本還想放他一條生路的想法,徹底改變了。

「我之所以不在宴會上對你動手,一來是不想在宴會上流血,二來是看在咱們相識一場的份上,你又幫我照顧過我的女人幾年。沒想到,你居然是這樣喪心病狂的人,那我就更不能留你了。」葉雄殺氣大盛。

「就憑你,一個半步化神境界的修士?」百里圖冷笑。

葉雄不斷搖頭嘆息:「自大讓你變得無知,你認識我這麼多年,可曾見過,我做過什麼沒有把握的事情?」

話說完,他的化神境界修為,不再掩蓋,徹底釋放出來。

瞬間,半空之中,充滿五行法則之力,那些五色元氣就像彩划虹罩在他身上。

百里圖的笑容僵住了,一連退出幾步,臉色大變。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你的骨齡才多少。」

「你才進入半步化神期多久,怎麼可能又突破到化神期。」

「這是假的,這一定是假的。」

百里圖不斷地搖頭,不敢相信,雖然他感覺到,面前的五行法則確確實實存在,但是他真的不敢相信。

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花了幾千年都沒突破,要不是得到神器黑暗之心,藉助神器的力量,他不知道還要卡多久才能突破。

知道百里圖的真面目之前,葉雄徹底起了殺心。

他將五行劍拿出來,握在手心之中,頓時一鼓讓人不敢置信的威勢,衝天而起,整片宇宙,五彩流動。

「我道魔同修,兩界功法,加上神器黑暗之心,還有我境界比你高一級,我就不相信,殺了不你。」

震驚之後,百里圖恢復過來,伸出手,掌心一團黑色的火焰在跳動,正是神器黑暗之心。

只是,他施展的神器威勢,比起魔仙王明顯差了一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