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請下注。”

荷官微微一笑,開口說道。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一眼,點了點頭,說道:“下個‘平’吧!”

話一說完,拿起籌碼,丟了十萬上去。

“平?”

曲經理還沒反應過來,李長生的籌碼已經丟上去了。

曲經理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這……簡直攔都攔不住。

賭桌邊上,幾個賭徒,見到李長生下了個“平”,禁不住“噗嗤”笑出聲來。

點數比大小,一般來說,下注都是選龍,或者是虎,幾乎沒什麼人選平,一副牌裏,同時翻出兩張一樣的牌,這概率……

荷官保持着微笑,看了看李長生,眼神裏頭,似乎也有些驚詫,不過職業素養告訴她,千萬不能笑得太誇張。

眼前的這個年輕人,要不是個瘋子,要不就是個傻子,十萬籌碼玩龍虎鬥,還下了個“平”,一定是嫌錢多了燙手。

“李……李大師……這……你玩過龍虎鬥嗎?”曲經理一瞪眼,看着李長生。

“沒玩過……”李長生搖了搖頭。

曲經理差點被噎到,連忙又問:“那你知道怎麼玩?”

“不就是比大小嗎?贏了翻一倍。”

李長生平靜如水。

曲經理眉頭一皺,說道:“一副牌裏,除去大小王,相同的牌,只有四張,賭場裏頭,兩副牌拼成一副,也就是說,相同的牌,只有八張,但是一共有104張牌,兩次翻出相同的牌,每次概率爲二十七分之一,你爲什麼買了個‘平’?”

曲經理說到這裏,幾乎都有些要崩潰了。

還以爲李長生真有些本事,沒想到,這一上場,就露餡了,看來這個李大師……有些神奇……

“我知道啊!”李長生一笑。

“知道?”曲經理一聽,似是有些不解。

李長生用手一指,說道:“買‘平’要是贏了,有5倍呢!我們是來贏的,自然是選賠率高的。”

“牛逼!”

聽到如此強大的理論,曲經理一翻白眼,差一點倒在地上。

賠率越高,說明出現的機率越小,要是賭錢只押賠率高的……按照李長生這個賭法,沒多久,這帶來的一百萬的籌碼,就要輸個精光。

“買定離手!”

荷官微笑着說完,敲了一下鈴,示意停止下注。

荷官伸手去取牌,口中念道:“龍,三點。”

一張黑桃三,被放置在了“龍”的上方,荷官再伸手,去摸下一張牌。

就在曲經理心如死灰之時,猛然之間,眼神一亮。

這一刻,荷官似是也怔了一下。

“虎……虎……三點。”

荷官的笑容,像是凝固在了臉上,翻出了一張紅桃三。

兩張牌,點數相同,是平。

“平……平……真是平……”

上一秒還嫌棄李長生花錢大手大腳的曲經理,這一秒,倒是完全驚呼出聲,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不到幾秒鐘的時間,李長生的手中,便又多了五十萬的籌碼。

這一下,曲經理驚訝地張大了嘴巴,下巴都要掉在地上了。

賭桌邊上,幾個賭徒,看到這一幕,也完全怔住了。

荷官小姐深吸了一口氣,又開始下一輪的賭局。

賭場裏頭,輸贏皆在一瞬之間,錢來得快,去得也快,一時的輸贏,代表不了什麼,只有你次次都贏錢的時候,纔會真正被賭場裏頭的人盯上。

對於荷官來說,運氣好的人,見過太多了,李長生這胡亂下注,倒是蒙對了一回。 “曲經理,我說我這手氣不錯吧!”

李長生咧嘴一笑,開口說道。

曲經理嚥了兩口唾液,怔了怔,說道:“確實不錯,李大師……你這賭運,看來要比別人好得多……”

“請下注。”

荷官小姐面帶微笑,看着眼前的李長生和曲經理。

剛纔兩人一把就贏了五十萬,荷官小姐自然是不相信,李長生能夠連贏。

運氣再好的人,只要一直賭下去,也會有輸的一天。

圍在賭桌旁邊的人,都紛紛下了注。

別人的籌碼倒是不多,一次也就幾百左右。

李長生看了看,似是一下子沉默了。

“怎麼?李大師……這一回,押什麼?”

一旁的曲經理壓低了聲音,開口問道。

“十萬……平……”

李長生突然開口,話音剛落,抓起籌碼,“啪啦”一聲,又丟到了“平”字上去。

“這……”

這一回,莫說是兩旁的賭徒了,就連荷官小姐,也禁不住怔了一下。

眼前的這個人,難不成,真是個傻子?

這瞎蒙中了一次“平”,已經是運氣頂天去了,哪裏還有連續兩把開“平”的?這機率……雖然不像中六合彩那樣難,不過……要想被撞上,那簡直就比賣六合彩中獎還難。

“李大師……你這個……你……”

曲經理瞪大了眼睛,直撓腦瓜子,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

他自然知道,這兩次開出“平”的機率,小到幾乎爲零,就算是有,可不可能讓一個人運氣這麼好,連中兩次吧!

籌碼已經丟下去了,想要反悔,已經來不及了。

荷官小姐的心裏,似是冷冷一笑,臉上卻是依舊掛着淡淡的笑容,隨後開口說道:“停止下注。”

話一說完,開始去抽牌。

賭場的撲克牌,尺寸都十分大,用來裝牌的那個玻璃容器,叫“牌靴”。

許多人認爲,這個牌靴,其實是有暗層的,荷官在發牌的時候,能通過出千的手法,隨時拿到自己想要翻出來的牌。

但其實,雖然外面有很多藏有暗層的牌靴,然而,賭場裏頭的牌靴,卻沒有任何的暗層。

賭場也根本不需要通過出千的方式,來賺錢,而是通過抽水。更何況,從洗牌,到發牌,這其中,所有的程序,都掌握在荷官的手中,下注的人,根本無法出千,賭場自然也不需要出千,因爲,一個人的賭運再好,也總有輸的時候。

即便這個人能夠一直贏,但賭場只要贏其他人的錢,就足夠了。

賭場不怕你一直贏,他只怕你不再來賭。

所以,類似於澳門、拉斯維加斯這種地方的大賭場,根本不屑用那種下三流出千的手段,來贏這牌桌上的錢。

荷官小姐從牌靴之中,抽出了第一張牌。

龍:方片k。

報上了牌名之後,荷官小姐再次去抽第二張牌。

這一刻,曲經理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荷官小姐抽牌的手。

撲克牌翻出,所有的人,都幾欲窒息。

就連荷官小姐,在這一刻,也完全呆住着,怔了幾秒,才遲疑地開口說道:“虎,梅花k。”

平,是平。

點數一樣。

所有的人,幾乎都要瘋狂了。

荷官小姐,似是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

“五倍,五倍……哈哈哈……”曲經理心情激動。

李長生的臉上,卻只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似是一切盡在他的掌控之中一般。

才兩把,就賺足了一百萬。

而且,在這龍虎鬥的賭桌之上,已經算是比較少見的事情了。

才一會兒的功夫,就翻了一倍的賭金,這錢……簡直比天上掉下來的,還容易,曲經理心裏頭美滋滋的。

“開始下注。”

荷官小姐,平復了一下自己剛纔錯愕的心情,臉上擠出了一絲笑容,開口說道。

“這一回,押什麼?小兄弟……”

一旁的賭徒們,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倒是不着急下注了,反而詢問李長生。

現在,在他們的眼中,李長生成爲了明燈。

賭場之中,難免有一些人,手氣特別好,一般遇上這樣的人,大家都會跟着他一起下注。

“好說。”

李長生淡淡一笑,說道:“一百萬,買平。”

話音落下,面前的籌碼,一下子推了出去,落在了“平”字上。

這一刻,一旁的人,幾乎都呆傻住了。

又買平?

臥草……連續三把開平?

這……這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幾萬分之一的機率怕是都不到……

剛纔叫嚷着,要跟李長生下注的賭徒們,這一刻,都猶豫了。

連續三把開平的機率,基本不會在同一個人身上出現,又恰巧被這個人押中。

剛纔驚喜得還沒緩過神來的曲經理,臉上此時此刻,露出了苦笑。

這錢剛到手,還沒捂熱,一下子全押出去了?這……萬一要是輸了,這豈不……剛纔的功夫,都白費了?

“李大師,這……你你你……你……這錢……”曲經理着急得有些說不出話來,只感覺好像突然之間,呼吸困難。

荷官小姐,也完全懵了,感覺像是腦袋遭了重擊一般,不敢相信。

這人……

賭場之中,大小各路的賭神,見過不少……

可……可……也沒見過李長生這樣的龍虎鬥賭神啊!

關鍵是……這下注的方式,也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吧!專挑賠率高的下注?

“你們跟不跟我?”

李長生淡淡一笑,突然開口,詢問了一下賭桌旁的幾名賭徒。

幾名賭徒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尷尬地笑着,說道:“小兄弟……這一把,我們還是不跟了,我們再觀望觀望……觀望……”

廢話,這還跟?錢多了燒着嗎?

三把平,基本不可能的事情。

所有人幾乎都能遇見到,李長生這剛到手的一百萬,馬上就要送回去了。

這一次,整張龍虎鬥的賭桌上,除了李長生,沒有人下注。

周圍的人,有的想看看,這年輕人,是不是運氣真那麼好。

當然,也有的人不相信,心裏頭暗笑連連,等着看李長生輸掉這一百萬的樣子。 買定離手。

荷官小姐,心中忐忑,只覺得眼前李長生的模樣,讓她心中有些慌張。

難不成,這第三次,也是平?

可這……除非親眼見到,不然,這天底下,沒有人會相信。

這樣的事情,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荷官小姐,開始從牌靴裏頭抽牌。

所有的人,都緊緊地盯着,似是生怕眨眼的功夫,就會錯失任何細節。

只看見,第一張牌,翻了出來。

“龍,紅桃k。”

荷官小姐淡淡地說着,卻是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

沒了,這下沒了。

這一刻,周圍的賭徒,包括曲經理,要死的心都有了。

賭桌上,兩副牌,拼成一副。

也就是說,相同的牌,只有八張。

可是,上一輪,已經抽去了兩張k,也就是說,現在牌靴裏頭,只剩下六張k了。

這機率,簡直等於又小了一倍。

這個……要想再抽出一張k的難度,簡直比登天還難。

“沒了……沒了……”

周圍的賭徒,情不自禁搖了搖頭。

有的人,開始禁不住嘆氣,爲李長生惋惜。

這一百萬,來得快,去得快。

看着這個運氣好得不行,又自己喜歡作死的年輕人,真是讓周圍的人覺得打開眼界。

看來這賭場裏頭,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

這個年輕人,估摸着,就不是來賭錢的,是來輸錢的。

曲經理“唉”了一聲,站在那裏,一臉呆滯。

就這個樣子賭下去,只怕是輸個精光,都看不見秦先生的人影。

荷官小姐,翻出了第二張撲克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