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麗薩感覺又要回到以前的生活,她可是當過很久保鏢的,好容易出來自由點,現在又要忍耐平淡的生活,她還不知道要保護誰,也不知道本地即將發生更激烈衝突,餘飛給他們提了一些技術要求,“弄輛防彈車,車上至少兩挺機槍,下車在戶外的時候攜帶步槍,至少三百發以上子彈,進入建築物的時候要不方便帶步槍就拿上衝鋒槍,同樣子彈也要多。”

“到底保護誰,怎麼搞的跟去叢林裏圍剿叛軍一樣?”徐懷慶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餘飛說的這麼嚴重肯定面臨嚴重的威脅,餘飛告訴他,“我已經通過電視臺向本地的幫派勢力宣戰,這是我們用合法手段消滅他們的一個好機會,如果他們襲擊我們正好可以一網打盡,你去保護那個女警察,就是總跟我見面的那個,明天我就介紹你們見面。”

“原來是保護你女朋友,很有意思,我很喜歡這份工作。”徐懷慶很樂意做這份工作,乾的久了他是可以瞭解更多餘飛的私人生活,看看他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是人,是真的行俠仗義,還是喜歡打仗呢?

“這臺警車就是雯倩的,你打算怎麼對付他?”阮盈秀坐在自己的豪華賓利車上,宋綰也在她的車上,宋綰看清楚之後,“她死了我就有滅頂之災了,只能抓活的不能打死她,否則餘飛會不計後果的對付我。”

“你總算動了點腦子,那你打算怎麼辦?”阮盈秀問。

“派一百個人綁架他,這次有不少專業的僱傭兵,應該比小混混乾的順利。”宋綰拿過對講機,跟自己的手下人嘀咕了幾句,一輛集裝箱卡車忽然停在警車旁邊,集裝箱的門打開,全副武裝的僱傭兵和小混混都下了車把警車團團圍住,車裏的女警察蕭燕被嚇的不知所措,她當差這幾年還沒見過什麼大場面。

“不許動,放下武器。”快餐店裏走出一名穿制服的女警察,她掏出M9F手槍瞄準一大羣穿防彈背心的武裝分子。在車裏觀察街對面的阮盈秀說:“我只說那是她的警車,沒說車裏就是她,她早晨習慣買好早餐邊吃邊巡邏,她的搭檔在警車裏。”

“抓住車外的女警察,她纔是要綁架的人。”宋綰繼續指揮一羣烏合之衆對付雯倩,一輛經過改裝的雪弗萊SUV就距離警車一百多米,車頂窗打開之後麗薩用M249機槍對準武裝分子就是一陣掃射。

槍聲一響雯倩也沒法弄清楚怎麼回事,一百多個武裝分子調轉槍口瞄準越野車上的人機槍上裝着消音器,子彈潑水一般落下來也沒多大聲音,雯倩看了一下越野車上的人,武裝分子也有對她開槍的,她只好臥倒之後用手槍向武裝分子射擊,威力不足的警用手槍打光了彈匣裏的十五發子彈也沒擊斃幾個人,越野車上又下來一個人,趴在地上用機槍掃射武裝分子,街頭只能聽見武裝分子雜亂的槍聲,警察的火力一點也顯示不出來。

看到有人阻擋綁架警察,宋綰用對講機喊:“先保命。”

武裝分子紛紛蹲在地上射擊,沒受過訓練的小混混小流氓什麼都都不懂,全成了徐懷慶的靶子,彈盒子裏兩百發子彈頃刻打的精光。三方的混戰讓雯倩有空給手槍換彈匣,她繼續雙手握着槍向武裝分子射擊,蕭燕也從驚慌中緩過神來,她下了警車打開後背箱用霰彈槍射擊,雯倩打光隨身攜帶的三個彈匣後跑到警車裏拿出M-16步槍向武裝分子開火。

四個人打一百多人,顯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街頭的槍聲響了兩三分鐘依然沒有停止意思,改裝的防彈越野車已經被各種口徑的子彈打成花臉,車上密佈着彈坑不過輪胎和發動機沒被打壞,麗薩第一次跟這麼多拿着自動武器的人對射,對面的人槍法一般,她的防彈背心上只捱了兩發子彈。

“巡邏組受到襲擊,現在需要支援。”雯倩在戰鬥的間隙還用無線電呼叫支援,蕭燕打光了車上所有的霰彈槍子彈後拿着手槍躲在警車後邊,麗薩打完兩盒子彈以後回到車裏,關閉了車頂窗,換好機槍子彈以後她打開車門下來,臥倒在乾淨的馬路上繼續跟武裝分子戰鬥。

槍聲傳出去很遠但沒傳到兵營裏,餘飛暫時還不知道出事了,正在街頭激戰的徐懷慶給他打電話,撥號之後徐懷慶就把手機放在一邊,他還專心的用班用機槍掃射成羣的敵人,餘飛拿起手機聽見的是激烈的槍聲,他看號碼是徐懷慶的,心裏馬上明白出了什麼事,雖然工作到後半夜,他還是以最快的速度穿好制服,集合起睡眼惺忪的士兵立即去支援。

警察在接到警車上的無線電呼叫的立即出動十幾輛巡邏車支援,二十多個警察很快抵達現場,武裝分子非死即傷,徐懷慶一看支撐到了警察來了,加速向最後幾個敵人射擊,擊斃匪徒後警察也不知道他們是幹嘛的,很警惕的拿槍指着徐懷慶的越野車,徐懷慶回到車上,慢慢的開着車到了警察跟前,他把一張保鏢合同和兩份持槍證件遞給警察。

“你們是保護我的?”雯倩看完了就問。

“是的,女士,我是受憲兵的委託前來保護你個人的安全,你可以搜查那些人,肯定是他們要綁架你,餘飛不接受賄賂他們就企圖綁架你。”徐懷慶坐在滿是彈坑的防彈車上,也不下來查看現場,雯倩在幾個死人身上翻了翻,找到了她自己的照片,從照片的背景上看,是自己巡邏的時候被別人偷拍的,他們真盯上了自己,看來餘飛請保鏢還是很正確的決定。

憲兵的車隊抵達現場後餘飛以本案跟憲兵軍營被襲案有關聯爲由接管了這裏,警察各自散去巡邏,他挨個查看這些人的屍體,各種膚色和種族的人都趟在地上,身上沒有身份證和護照,不知道國籍和身份,當過僱傭兵的餘飛知道,僱傭兵出來做事就是不帶證件的,死了以後別人也不知道是誰死了,是誰派他們來的,很多外行認爲僱傭兵帶狗牌,那不就會出賣自己的老闆麼,即使你以前是正規軍,也不能這麼做,只要知道你的名字別人就能查出你的後臺。

“有僱傭兵,有本地的地痞流氓,一點也不專業,攢雞毛湊撣子。”文雍看完屍體後總結道,餘飛點點頭,“誰手裏有這些不明身份人員的證件,誰就是僱傭他們的人,不把幕後的人抓住,這事沒完。”他說完看了看街對面的賓利車,難道是車裏的人遙控這些人做事麼?

正文 第四節及時介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後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如果您喜歡,請,方便以後閱讀

更新連載

如果你對

有什麼建議或者評論,請 發表。

本站提供玄幻小說,武俠小說,言情小說,網遊小說,網絡小說,小說下載,小說導航,如本站無意侵犯到您的權益,請及時與我們聯繫!

本站所有小說的版權爲原作者所有!僅代表發佈者個人行爲,與本站立場無關!

歡迎您訪問8810讀書吧,7×24小時不間斷超速小說更新,首發站!

《罪惡之城(》 可疑的賓利車離開現場,餘飛沒繼續想車裏事什麼人,就向雯倩介紹徐懷慶和麗薩,“這是我給你找的保鏢,費用是我出,他們會保證你不會有危險,針對你的襲擊還會繼續的,除非我不再繼續抓賊。E3小說”

文雍檢查地上的屍體,從一個本地混混的屍體上他發現了雯倩的照片,照片後邊還寫着街道的名字,也就是雯倩要巡邏的區域,他把照片遞給餘飛,“巡邏區域他們都提前知道,以後會隨時可能下手,唯一安全的辦法就是停止巡邏,讓她換一份工作。”

雯倩也聽見了文雍說什麼,不過她感覺換個工作很難,其實她也不喜歡坐在辦公室,可自己幹什麼還是上級說了算,餘飛說:“我就找你的上司,我跟他談談,文雍你去國內收入署的資料庫查一下資料,看看警察局長有沒有可以的地方,再找個私人偵探查一下他是不是支出多於收入。”

雯倩感覺到餘飛的辦事效率很高,任何可能給他找麻煩的人很容易被他抓住把柄,他連警察局內的高級警官都懷疑,警惕性是在是高的過頭了,“我先回局裏領取子彈,先回去再說。”

“好,徐懷慶,她的安全就由你負責了,我還有事情,不忙的時候我會聽取你的報告。”餘飛還沒打算直接出面跟警察交涉,但是他已經提前做了準備,文雍去處理餘飛交代的事,憲兵處理着現場的屍體,繳獲的武器都裝了好幾箱。

徐懷慶看着雯倩,“你該換件防彈背心,龍鱗甲防彈衣不錯。”

“他們能不能用槍打着我還難說,來了這麼多人還不是被你們消滅,我相信你們的專業能力,以後我能每天坐這個防彈車?”雯倩打開車門坐在副駕駛座上,車裏瀰漫的很濃的燃燒火藥的味道,他看了看後排座,那到處都是子彈殼,密密麻麻的像一羣蝗蟲。

徐懷慶沒有馬上開車離開現場,他看了看周圍,發現剛纔的那輛白色賓利車不見了,他也感覺那個車裏坐的人跟這次襲擊有關係,他心想你們都先別死,也別被憲兵抓起來,只要你們興風作浪我就有機會玩槍,好好過一下槍癮,反正餘飛要把你們一網打盡,你們不死我還有錢賺呢,多會等我不想賺這個份錢再把你們一網打盡。

麗薩打開車門,清理着車內的子彈殼,把車打掃乾淨她纔回到車裏,機槍的槍管還沒冷卻,擰下槍口的消音器以後她帶上手套把機槍拆開,把滾燙的槍管換下來,找來備用的重新裝好,徐懷慶坐在車上看她也挺專業,把自己用的機槍也交給她更換槍管。

“你們剛纔打了多少槍,裝着消音器我都沒聽見你們開火。”雯倩看着兩個保鏢,他們可都穿着防彈背心,背心上還有很多彈匣袋裝着步槍彈匣,徐懷慶說:“有這個東西不必驚擾周圍的人,要是機槍一響弄的雞飛狗跳的那多亂。”

“我們回局裏拿子彈,我手裏的槍都是空的。”雯倩打開車窗玻璃,跟蕭燕也打了招呼,兩臺車一前一後直接返回警署。雯倩帶着保鏢進入警署,很多值班的同事都問:“他們是誰?”

“我們是她的保鏢。”徐懷慶主動回答問題,他把雯倩送到武器庫門口找了個椅子坐下,麗薩也坐着等,雯倩和蕭燕進去之後按照巡邏時候的彈藥儲備領取子彈,霰彈槍子彈和手槍步槍子彈都有,她們倆出來以後徐懷慶就跟影子一樣跟隨者,蕭燕還適應不了有人總跟着,雯倩說:“反正他們不跟着你回家,你不用感覺太彆扭。”

“是有點不習慣,不過我還很羨慕你的。”

“你找的人一百人還不如兩個人,那種人還自稱僱傭兵出身,走之前牛吹的很大,到那塊連人都人不出來,開了那麼多槍也沒見保鏢倒下,他們一個個跟活靶子一樣被打,你真是個人才,怎麼找的人一個不如一個呢?”阮盈秀看宋綰一點點出醜,一點點的消耗資源,以後她還少個競爭對手,所以故意這麼說讓宋綰着急上火。

“你們再去找人,多少幾個不是飯桶的。”宋綰把手下人都打發出去,辦公室裏就剩下了他和阮盈秀,阮盈秀比他聰明很多,所以宋綰就說:“你還有什麼辦法沒有,除了綁架女警察就沒別的出路了麼?”

“這是個最簡單的辦法,你把這個女警綁走餘飛肯定着急,我再拿着支票去賄賂他,跟他好好談談或許就沒事,這是個捷徑,要不你直接暗殺餘飛,或者去對付所有的憲兵,把他們統統都殺了,憲兵再派個小少尉過來,沒見過什麼錢沒見過女人,你一會就能搞定他們,大門一開所有的人都放出來那多好。”阮盈秀指的這個出路還不如剛纔那個簡單,倒不是因爲綁架比謀殺好做,主要是目標太多不好辦。

宋綰抓着腦袋想,“幹掉餘飛和文雍應該也很難。”

“那是自然,伍俊文的保安公司囤積的武器彈藥比憲兵還多,他認識的亡命徒比你見過的多,真要文雍死了恐怕伍俊文就要跟你對這幹到底,他們這些人之間的關係很複雜,你幹掉餘飛其他人一樣殺你,伍俊文雖然跟餘飛不是結拜兄弟,那也是一起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餘飛把很多項目承包給他,讓他賺到第一桶金,他基本沒什麼欠款,企業也要進入其他領域發展,你殺了餘飛就是毀了他的前途,他就是一個偶然當上老闆的僱傭兵,他不會跟你浪費時間直接就來找你報復,你說幾個方案裏那個辦?”阮盈秀把這些人介紹了一下宋綰就基本明白了。

“看來只能綁架一個相對容易的人,其他人不能殺不能抓,或許根本抓不住,你這麼聰明難道就沒有別的方法對付他們。”宋綰感覺她還有話沒有說完,阮盈秀說:“其他辦法只能轉移注意力,你的人去襲擊憲兵沒有攜帶打開大門的武器,破門槍榴彈、破門槍你們有麼,即使打到兵營門口,怎麼破壞門,怎麼在牆上炸開個缺口救人,裏邊的房間都是帶鎖頭的,都用的是鐵門,怎麼在兵營裏消滅抵抗的憲兵,如何安全的撤出來,你連需要的裝備都不清楚,即使你衝進去怎麼打掉門鎖,憲兵監獄的門和鎖需要什麼設備打開,你找不到鑰匙那不白忙一場。”

“對呀,我怎麼沒想到這些呢,你知道這些東西去那買麼。”宋綰連那賣專業武器都不知道,阮盈秀爲了利用他還是會告訴他的,“伍俊文的公司的武器庫裏什麼都有,以前他做非法的生意所以什麼武器都有,後來他轉到正道上發展,也就不賣武器,專門做保安業務,武器他有的是,但是你要去奪取他的武器庫也是不容易的。”

“他不就是十幾個保鏢麼,我先不打憲兵,先拿他下手。”宋綰叫進來自己的跟班,告訴他們再買一百支ak步槍,他準備先跟職業保安公司拼命,手下去分頭準備,阮盈秀說:“你是不是cs玩多了,怎麼不賣點別的槍,就知道買這一種。”

“找來的人什麼人都有,有的可能還不會用槍,這種槍雖然不好可很容易上手,我的人不行,給他們花大價錢買槍,還不跟打水漂一樣?”宋綰自己也會用槍,所以他也知道什麼好用,以前有人推銷m-16步槍給他,可他的人怎麼都學不會如何保養這種武器,射擊的子彈多了火藥的殘渣就讓槍不能正常射擊,太難保養的武器他也用不成。

宋綰的手下人效率還是很高的,一羣烏合之衆再次被聚集起來,這次十個人打一個人,不針對憲兵只對付保安公司,事前宋綰和阮盈秀反覆叮囑了細節,讓他們進去搶奪裏的武器,務必要消滅保安公司的人員。爲了不集中起來招人注意,他們弄來十輛貨箱車,還在車內加裝了鋼板,以增加防護能力,他們需要把車開到職業保安公司控制的監獄裏,保安們的武器彈藥全部儲備在裏邊。

其實阮盈秀做這些事情的時候已經提前知道了結果,但是她還是細緻的幫助宋綰策劃,借他的手實現自己的目的,雖然幹這麼多事情並不能打敗憲兵,要挾餘飛談判,但是給他找的麻煩足夠多自己就有了談判的籌碼,雙方各讓一步就行,她只想讓父親不被處以重型,儘量大事化小,可惜餘飛並不跟她談判,餘飛佔盡了優勢,她處於不利的地位,既然不能拿餘飛開刀,剪除他的羽翼也好,伍俊文豢養的那羣人也不是什麼好東西,都是作奸犯科之人,憑什麼他們逍遙法外,而自己家人被抓起來,還不讓探視,這也怪他餘飛做的太絕,你不給我好臉色看,我也不讓你過的舒服。

犯罪集團的打擊重點從餘飛和憲兵身上轉移到了保鏢身上,阮盈秀認爲那些人幫着餘飛就是跟自己作對,死了就死了,那也是他們應該得的結果,她暗下決心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把事情擺平。:罪惡之城 “這麼快又輪到我請客了,時間怎麼過的這麼快呢?”伍俊文坐在餐廳裏看着精美的餐具,雅雲說:“你怎麼總是這樣,我們倆還不是每天也請你呢,今天我要點最貴的菜,先來兩瓶香檳,要一瓶不夠喝,你們總把香檳當水喝,每次我都喝不上。”

“不夠喝纔對,夠喝了那不就都醉了,總要有個人醒着管事,雅雲,我授權你,再我不能履行指揮軍士職務的時候由你代理,這下你可以讓我放開量的喝酒了吧,監獄裏關押着幾千號人,那可都是咱們親手抓的,你去警察局看看報案記錄,連偷東西的都少了,我們給本地做出過貢獻,也該放鬆一下,這幾天臨檢的車輛很少有違法的。”文雍感覺他把城市治理的很好,可以執勤的時候打個盹休息一下。

“你這麼想可不對,賊是抓不乾淨的,慣犯好抓新手難抓,沒案底的人上那招去?”雅雲點好菜等着吃飯,此時雯倩和蕭燕穿着制服也進了餐廳,雯倩的保鏢徐懷慶沒進來就看見了防彈車,他知道是憲兵排的,所以走進來就來回招人。他看見伍俊文馬上走過去打招呼,“伍老闆好呀,今天怎麼有功夫上這裏來吃飯?”

“你行了,別捧我,我賺了幾個錢不假可我知道我自己是誰,你這是幹嘛,怎麼也穿成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爲是我們公司的,先坐下喝兩杯。”伍俊文主動給自己的兄弟倒上酒,“難得咱們三個聚在一起,以前人多在一起沒感覺不熱鬧,大家分開了我倒很懷念。”

其實雯倩不需要人介紹也認識這幾個人,文雍是餘飛的左右手,伍俊文是軍事項目承包商,餘飛每天離不開他,那個年輕漂亮的女孩是新來的士官,有後臺有背景,餘飛還給她請個保鏢,可見這些人相互之間關係的密切程度,可以說是誰也離不開誰,憲兵不但大量的抓人破案,還從警察分局和市區調出資料破很多年沒破的案子,連州司法部檔案庫都被他們翻了個底朝天,他們想把自己的監獄撐爆了不可。

“我給雯倩警官當保鏢,餘飛把人都得罪了,所以我就有錢賺,那天你到現場沒,我打了兩盒子彈才把那些滾蛋幹掉。”徐懷慶端起酒杯一飲而盡,伍俊文:“誰能起那麼早,餘飛半夜還往監獄裏關人,我還要給那幫混蛋登記,你這買賣算做好了,一時半會不用找事做。”伍俊文見到自己兄弟也就有什麼說什麼,他還多點了一些菜招待大家,反正平時這些人雖然不在一起可總能見面。

“老闆,他們都進了一家餐廳,可以確認兵營裏的憲兵只有餘飛一個,伍俊文不在兵營附近,正是動手的好機會,我們只要拿到伍俊文倉庫裏的武器,救人就很容易了。”宋綰身邊的人接了電話之後把情況告訴宋綰,宋綰看看阮盈秀,阮盈秀說:“就動手,再找幾組人向街頭的憲兵打冷槍,把他們吸引到檢查站那去,再想辦法拖住伍俊文他們,可以直接擊斃伍俊文和文雍,那幾個女的只能抓雯倩,其他的不用管,別弄錯了,你要得罪了總統他會派國民警衛隊控制整個地區,我們就麻煩了。”

“我知道了。”宋綰就跟阮盈秀的手下一樣聽話,乖乖的按她的意思下達了命令,這次他沒把所有人的人派到兵營去,阮盈秀用了兩招轉移注意力的辦法,這次伍俊文可吃不上安心的飯了。

伍俊文跟文雍總見面所以今天見面聊的少,徐懷慶跟他們總見不着,他總給餘飛祕密辦事所以兄弟們見面當着外人也不好說的太多,飯快吃完的時候無線電裏傳來呼叫聲,“一號,一號,營區遭到攻擊,完畢。”

“該死的是誰幹的,立即全部消滅,留幾個喘氣的交給軍方審訊,別都打死了,完畢。”伍俊文回覆了手下人就站起來準備走,“你那邊出事了,還是趕快回去看看。”徐懷慶提醒他,伍俊文頭腦一熱還準備走,不過文雍又說:“反正不是第一次,你手下那麼多能耐人,讓他們對付就行。”

伍俊文拿出衛星電話直接打給船上的職員,讓這些僱傭兵前去增援,他的僱傭兵公司可買不起土地弄個訓練場,所有僱傭兵多數時間在船上訓練休息,他們跟看守監獄的僱傭兵相互輪換,所以顯不出他們人多,更看不見他們有什麼家當,伍俊文要不調出船上正在休息的僱傭兵,沒人知道他實際有多少人,電話接通後他對着電話說:“船長,集合所有人,把直升機都派出來,去支援一下看監獄的兄弟們,動作快點。”

屬於職業保安公司的運輸船看上去是艘民船,可直升機甲板十分寬闊,還有改裝的機庫,接到支援命令的僱傭兵開始準備,先是一架小鳥直升機飛離甲板,飛機上有攝像機可以監視地面,飛機的武器掛架還沒安裝,飛機上只有一挺艙門機槍,小鳥直升機輕快的飛向戰場,機庫裏拖出來的兩架直升機也紛紛準備起飛,貝爾205直升機裝好了艙門武器也飛離甲板,最後一架是笨重的米8運輸直升機。

最先趕到出事地點的小鳥直升機上有兩個僱傭兵,副駕駛操作者艙門機槍掃射偷襲監獄的武裝分子,毫無防備的匪徒看見直升機便胡亂的對空射擊,守在監獄裏的十幾個僱傭兵看見援兵了心理也不緊張,安心的躲在掩體後邊射擊,貝爾205(軍用型號uh-1,著名的通用直升機)直升機圍着匪徒來回盤旋,用飛機上的機槍持續掃射地面,米8飛機姍姍來遲後降落在匪徒的後邊,飛機上衝下來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僱傭兵,他們立即包圍了偷襲監獄的匪徒,隨着槍聲和直升機的轟鳴聲戰鬥很快結束,飛機上的機槍擊斃了地面大多數敵人,站在兵營裏的餘飛纔有機會看見職業保安公司的真正實力,的確是僱傭兵公司轉做普通保安業務,他們的實力去非洲不愁找個金飯碗,看來伍俊文是厭惡了戰爭,喜歡做點合法的生意。

空中盤旋的直升機完成了支援任務迅速撤退,餘飛目送直升機飛向海面後走出兵營,僱傭兵抓住幾個受傷的匪徒拳打腳踢,然後押送到餘飛跟前,餘飛拿着記錄本問他們的名字,然後及時提取他們的指紋,僱傭兵們把屍體都擡到冷庫裏保存,餘飛挨個把死人的指紋全部保存,這些指紋對於破獲以前的疑案都有很大幫助,他雖然自己找人幹掉了不少囚犯,不過指紋都完整的保存,州司法部和警察局裏的那些未破的案件也就很快真相大白,這些已經死去的人以前都是無惡不作,真相大白他們死有餘辜。

宋綰依然派一羣飯桶辦事,街頭響起密集的槍聲,很多不會用槍的匪徒端着ak槍掃射憲兵,受過嚴格訓練的憲兵非常機靈的躲進了防彈汽車裏,然後打開射擊窗口用裝有光學瞄準鏡的步槍向外精確射擊。

憲兵排的班長錢士飛用無線電報告:“我們遭到襲擊。”

文雍在餐廳裏還沒出來,不過他在那裏不影響他的指揮,他用對講機命令,“所有士兵全部上車,就地防禦,儘量擊斃襲擊者,不許他們的同夥把屍體帶走,再重複一遍,立即擊斃侵犯者,包括他們的同夥,不要讓他們把屍體和武器拿走,那些都是重要證據,打開車上的監視攝像機,我一會要看實況錄像,完畢。”

“明白長官,攝像機不夠用,四面都有敵人。”

“很好,就是考驗你們平時訓練的好機會,受傷的一定是偷懶的,我一會就過去。”文雍還是平靜的坐在椅子上,他鎮定的把飯吃完。宋綰派出來兩路人馬都遭遇到了挫折,不過還有一路人是阻止伍俊文行動的,他們早就等不及了,幾個街區外的槍聲他們也都聽的見,這些人有點忍耐不住,有的擺弄起手上的步槍,不過一不小心走火了,ak槍嘭的一聲擊穿了車窗玻璃。

匪徒坐的車就在街對面,槍聲文雍馬上注意到了,此時車裏的匪徒也知道不能死等,他們紛紛下車用自動步槍瘋狂的掃射,西餐廳的招牌和落地式玻璃窗戶被打的粉碎,子彈掛着風聲飛進餐廳,不少服務生和廚師都被擊傷,餐廳裏分割廚房和前廳的裝飾牆很單薄,根本扛不住子彈。

受過訓練的雅雲本能的臥倒在地上,雯倩臥倒後拉個把椅子當掩體,掏出手槍向外射擊,沒有玻璃窗擋着她能清楚的聽見槍聲看見槍口的煙火,這真的永遠比假的恐怖,電影裏看了幾百次的槍戰都沒親臨現場這麼真實,伍俊文和文雍我倒後把桌子掀翻當掩體,以減少威力巨大的m43子彈的動能。:罪惡之城 形跡可疑的悍馬越野車出監獄附近,打掃戰場的保安根本沒空看周圍還有什麼人,總之戰鬥勝利了他們還活着,工資照樣拿獎金照樣發,對他們來說已經很不錯,餘飛看見悍馬車發現車窗打開,窗口裏有個東西反射着太陽光,不是望遠鏡就是攝像機,他們在偷看什麼呢。

“你這次看清楚了麼,他們的實力不在地面上,還在天上,我也漏算了天上的飛機,看來真是僱傭兵出身,如果你把他們惹急了沒準他們直接把坦克開到你家去。”阮盈秀放下望遠鏡不再繼續看,宋綰丟下望遠鏡直拍大腿,“他們怎麼什麼都有呀,真跟我打仗?”

“去看看其他幾路人怎麼樣。”阮盈秀髮話駕駛員立即開着悍馬車去市中心看熱鬧,臨時檢查站有輛防彈車已經被打成了麻子臉,好看的車身坑窪不平,油漆也全部脫落,金屬車殼被子彈擊穿,都能看見裏邊的複合陶瓷材料,憲兵都龜縮在車裏,打開後邊和兩側的射擊窗口用自動步槍向外射擊,機槍手從頂窗鑽出去用機槍掃射,一個班十二個憲兵擠在一臺車裏是在太受罪,班長拿着電臺的話筒一個勁的報告情況,其實他什麼都看不見,左右的車窗玻璃已經被打碎,防彈板升起來以後左右兩側什麼情況也看不見,前擋風玻璃中了幾槍,打碎的玻璃也沒掉下去,白茫茫的沒法觀察外邊,只能用車上的監控攝像機瞭解有限的情況。

車外的匪徒先是有耐心的用ak-47自動步槍點射,威力巨大的m43步槍彈不停的擊中防彈車,連輪胎都被打爆,後來憲兵拼命抵抗,憲兵班裏的射手調到射口前壓制匪徒,匪徒見自己的哥們弟兄被打死了他們也慌了,用ak槍連續掃射防彈車,很多槍的槍管都打紅了,子彈無法精確命中目標,不過四處亂飛的子彈也沒打着行人,街上的人早跑光了,不過周圍的建築物裏的人倒了黴,寫字樓的玻璃牆被擊穿,裏邊的公司職員傷亡慘重。

“槍的護木都打的快着火了這些人也解決不了他們,看來你要給他們賣點重武器,搶不到武器就買一部分,沒看新聞裏全球各地的戰場都有rpg麼。”阮盈秀知道槍和人已經解決不了問題,看來要換火箭筒。

宋綰認爲rpg是種電子遊戲而已,他可不知道什麼火箭筒,阮盈秀也沒過高的估計他的智商,直接拿了一張從雜誌上撕下來的彩頁遞給他,宋綰這才知道prg是什麼樣子,他繼續給手下人打電話,讓他們去買火箭筒。悍馬車繞過激戰的街頭去另外的地方看熱鬧。

其他地方大同小異,憲兵沒傷亡不說宋綰的人跟肉包子喂狗一樣扔進去一波又一波,縱橫本地二十年的幫派居然那三輛防彈車沒辦法,最後宋綰和阮盈秀來到最後的目的地,這裏槍聲大作,幾十個人藉助車輛的掩護向餐廳裏射擊,餐廳裏的武器也不停的向外射擊。

伍俊文把雅雲拉到自己身後,“你不要管他們,注意安全,你要傷到點皮肉總統會不高興的,我的公司聲譽就會全部毀掉,不需要你履行憲兵的責任,把你的槍給我,我來對付他們。”伍俊文邊說變用槍還擊,他們這些人有個不錯的職業習慣,進入餐廳吃飯的時候都帶着武器,爲了顯示公司很有錢伍俊文購買的是新型口徑的六點八毫米突擊步槍,梅薩達步槍有四種長度的槍管,還有轉換口輕的套件,可以發射ak-47和ak-74以及m4等多種武器的子彈,甚至還能發射點308口徑的大威力步槍子彈,不過用六點八毫米的槍彈更顯得公司有錢,追求高新技術帶來的殺傷力,全新設計的六點八毫米子彈動能比小口徑子彈更厲害,比衝鋒槍的手槍彈更容易穿透防彈背心。

伍俊文我倒在杯盤狼藉的餐廳地面上,把隨身帶的六點八毫米spc的中口徑子彈消耗一空,地面上到處都是混在食物殘渣中的子彈殼,雅雲第一次見到六點八毫米子彈殼,這種彈藥非常少見,很少有軍隊裝備,她隱蔽起來觀察着戰況,伍俊文手裏的梅薩達步槍裝的是11英寸槍管,步槍短小精幹,他已經用這支槍擊斃了好幾個匪徒,當子彈打完的時候伍俊文拿起來雅雲的m4卡賓槍,他對這種已經氾濫的槍支早就爛熟於心,單手都可以射擊,他認真的短槍瞄準,透過火藥燃燒後淡淡的煙幕瞄準對面的槍口火光,將威脅大家生命的對手挨個擊倒。

同樣被當成保護對象的雯倩被徐懷慶和麗薩擋在後邊,倆人拿着同樣出產於馬格霍爾公司的梅薩達步槍,不過爲了攜帶餘飛規定的子彈數量,他們倆的槍裝的是五點五六毫米ss109子彈,每人都帶了十個備用彈匣裝在防彈戰術背心的彈藥袋裏,他們倆也是積極的應對突然情況,徐懷慶知道餘飛跟雯倩的關係,這個女人以後就是餘飛的老婆,他肯出錢保護她那關係就不可能是普通朋友,他知道自己很想賺錢,發財也需要餘飛的信任,倘若這件事辦砸了以後餘飛不用他那他去那賺錢呢?

餐廳裏已經成了戰場,幾乎沒有什麼東西還是完整的,梅薩達步槍恐怖的射擊聲和對面ak槍的射擊聲混在一起,文雍臥倒在徐懷慶和伍俊文中間,他靠手裏的m4卡賓槍還擊,不過躲在汽車後邊的敵人很難被小口徑子彈擊斃,他急的沒辦法,真想把手裏的卡賓槍摔到一邊去,怪不得私營保安公司都賣口徑奇特的槍,口徑小的實在不好用,他隱蔽的桌子後邊,不過厚重的桌面已經被ak槍的m43子彈打出很多窟窿,都能從彈孔看到外邊的情況,由於槍不好使文雍滿身本事發揮不出來,只能精確的射殺躲在汽車後邊把頭露出來射擊的敵人。

看見戰鬥情況不太理想的雅雲想到了身上還有手榴彈,她自己就帶了四個,她掏出一枚手榴彈扔了出去,手榴彈成拋物線飛行,最後落在汽車後邊爆炸,她也不知道會不會傷害到無辜,希望匪徒身後沒有平民,她接着又拿出一枚手榴彈扔出去,手榴彈成直線飛出去,最後滾落在汽車底下,把匪徒藏身的車炸着了火,匪徒不得不躲避汽車放棄掩護,此時雅雲掏出m9f手槍向躲藏的匪徒開火,幾個倒黴的傢伙在幾支槍的射殺下紛紛倒地身亡。

宋綰和阮盈秀坐車抵達襲擊伍俊文的街道時發現戰鬥已經結束,宋綰手下人都躺在地上,他們開的車還在着火,餐廳裏出來幾個人打掃戰場,職業保安公司的軍用裝甲車也抵達現場,mt-lb型履帶裝甲車拖着被打壞的防彈車離開,文雍和雅雲沒了巡邏用的裝甲車,只好坐上保安公司的btr-80裝甲車,現場的匪徒都被擊斃,保安公司派出的冷藏車幫着往回運屍體,現場也不用怎麼勘察,收集起來匪徒的武器也就可以寫結案報告。

伍俊文剛回到兵營就告訴餘飛:“我的四輛車全壞了。”

“把你購車發票給我看一下,我給你結賬,租借合同系修改一下,至少需要四輛btr-80,裝好隔柵式裝甲,估計下一步他們要換火箭筒,他們的槍已經對我們不構成什麼威脅。”餘飛大把的花錢,買的是憲兵的戰鬥力,他們要坐卡車出去巡邏肯定會被打成篩子。

“btr-90沒問題,反正你們不用車上的武器,我就把車交給你。”伍俊文招呼他的僱傭兵把裝甲車開出來,停到了憲兵軍營的空地上,餘飛基本對車很滿意,防火箭彈的柵欄裝甲已經裝好,把車弄的跟大鳥籠子一樣,這東西可以化解rpg-7的威脅。

mt-lb履帶式裝甲車把報廢的防彈車拖了回來,憲兵也紛紛從裝甲車上下來,大家都覺得防彈運輸車不錯,只是不是軍用裝備,不過車裏的空調他們最喜歡,出士兵們面前的btr-80裝甲車,八個車輪的裝甲車可不是本國的制式裝備,上級也不給憲兵配備足夠用的武器,無奈有什麼用什麼,反正裝甲車也複雜不到那去,士兵們很容易學會怎麼開車。

雯倩坐在警車上繼續執勤,不過她已經有了新的工作,新來的局長還對本地情況不熟悉,警察被襲擊後補充的新人也夠多的,她如願的回到槍械庫,可以又坐在辦公室裏看報紙,她就回去把警車交給其他同事,她冒險的日子大概也要結束了。

冷梟絕寵契約妻 徐懷慶開着防彈越野車跟在警車後邊,麗薩繼續往空彈匣裝子彈,“你的車是在太簡單了,能不能改裝一下,在車後艙裝點東西,像電影裏的防彈車一樣,打開頂窗可以把武器升到車外,可以發射催淚彈和辣椒噴劑,最主要的還需要榴彈器和機槍,今天這樣的情況我們可以躲起來在車外遙控車內的武器射擊。”:罪惡之城 由於該死的沒死該綁的沒綁到手,阮盈秀的計劃很難得手,她繼續拿着dv機觀看手下人拍攝憲兵活動的錄像,她努力要從憲兵身上破綻,她很快的總結出對手的生活規律,這點小事對聰明的阮盈秀來說一點也不難。E3更好看E3GHK宋綰看她不說話有點憋不住了,“我聽說憲兵抓住人用膠布把嘴貼住,不許吃喝不許上廁所,鐵嘴鋼牙的人都會被他們折磨的招人,還有其他更殘忍的手段,那只是消極逼供的一種辦法,我擔心我父親挺不過去,不是被餓死就是被打成殘廢,然後上法庭的路上不知道姓名的人再打死他,一切真相我都不會知道。”

“你樂觀點,買來火箭筒沒?有了就準備動手,如果她女友被綁架,所有的保鏢都死掉,我出去見見餘飛一切的事情都擺平了,儘快收拾他們的爪牙就行,我保證不會有事,我們在外邊不停的鬧,裏邊的人自然安全,餘飛不會傻到跟我們翻了臉沒完沒了的打下去,他想對付的是所有幫派,也不光是我們兩家。”阮盈秀也感覺心煩,很少吸菸的她也無奈的掏出支菸點上。

宋綰派出去的手下兩人一組開着轎車已經抵達憲兵各個檢查站,讓他們驚訝的是憲兵沒有繼續使用銀行的那種押運車,已經不是防彈汽車,而是跟軍隊一樣的裝甲車,車外還掛着鳥籠子一樣的東西,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一般出來混的很少有把國中上完的,百分之九十的混混沒上過高中,稍微有點文化的都當了頭頭,手下做事的沒文化所以也不知道這個裝甲車到底能否擊毀。

賣火箭筒的軍火商給他們的貨是m72,只教了一個人怎麼使用,很多混混拿到火箭筒基本不會用,宋綰也是手下沒人才用他們,真正整天殺人放火的那羣人都死光了,用的人最多看過場子收過保護費,連大場場面都沒見過,有的甚至沒用過槍,他們十分緊張的拿出火箭筒,不少人都拿反了,火箭筒轟鳴着發射後火箭彈從後邊就飛了出去,拿反火箭筒的幾乎都看見了火光,還以爲自己發射了火箭彈,但是後邊的東西命中身後的建築物,巨大的爆炸導致很多無辜的人被炸死。

執勤的憲兵聽見火箭彈的呼嘯聲都蹲在地上,有反映快的看見了火箭筒射手,拿着m-4卡賓槍向扛着空火箭筒的敵人射擊,街頭響起密集的槍聲,總是很緊張的憲兵把扛火箭筒的人打成蜂窩,不過旁邊的汽車掛上高速檔拼命的逃,憲兵確認開車的跟剛纔的人是一夥的,否則他沒必要這麼心虛的逃走,卡賓槍繼續持續掃射,汽車也被打成篩子,街頭的行人已經習慣了槍聲,他們主動找地方藏好,直到所有事情都過去。

職業保安公司的臨時靶場上停着一輛越野車,看上去並無特別之處,蹲在戰壕裏的徐懷慶跟麗薩說:“你不是想要個有遙控武器的防彈車麼,看看這個,有自動駕駛功能,遙控駕駛功能,車頂上還能伸出武器,我就演示給你看。”他拿着個pda操作着遙控防彈車,車頂打開後伸出個遙控武器,一停m-2hb機槍暴露在車頂,隨後轉動了一週指向臨時的靶子,從遙控車輛的掌上電腦看,幾個空汽油桶被十字線對準,隨後徐懷慶點了一下射擊按鈕,車上的重機槍響個不聽,把幾百米外的汽油桶打的到處的彈孔。

“還真有跟電影裏相似的車呀?”麗薩好奇的看着遙控器。

“只是精度不是很好,雙向穩定很簡單,因爲便宜,要是能買到以色列拉斐爾公司的遙控武器站,我的車輛說明上就要寫着軍事用途了,你們滿意的話就開着他走,車上有大口徑子彈六百發,並列機槍子彈兩千發,自動榴彈器備彈一百發,它走在路上也不起眼,你們別把武器暴露出來就行,你們可以開着他走。”伍俊文介紹完了以後去忙他的事情。

大唐昏君 徐懷慶操作遙控器關閉了武器系統,讓車慢慢的開到他面前,“好了,這下我們不用帶很多武器,可以上車了,我們要早點去接她上班,然後你陪在她辦公室呆着,上洗手間你也跟她一起去,說不定很多罪犯還收買了警察,讓她的同事綁架她,我們還是要提高警惕。”

麗薩和徐懷慶早早的開着車去雯倩家,雯倩每天又要過坐辦公室的日子,她提前往自己的提包裏塞了幾本書,然後裝了些打發時間的零食,在麗薩和徐懷慶的保護下她穿着件龍鱗甲防彈背心跟着保鏢離開了家。

雯倩不巡邏了也不用開私家車,餘飛也就沒機會每天見她,他手上的事情還有一堆,黑幫的反撲就就是給他找點小麻煩,餘飛從嫌疑人身上又了足夠的證據,他讓一名僱傭兵開着btr-80裝甲車,他到街頭巡邏,準備調回一個班跟着他展開掃蕩,他決心把所有幫派的場子全部封了,斷了這些人的財路他們的組織自然瓦解。

btr-80裝甲車出來的時候伍俊文就跟雅雲坐一輛車上,後邊還有僱傭兵駕駛的重型卡車,餘飛也不跟身邊的人說幹嘛,他小心的駕駛着陌生的裝甲車走在市區街道上,雅雲還以爲他又要在街頭巡視檢查站,就問:“你又要看他們撈魚?”

撈魚的意思就是憲兵在街頭臨時設立檢查站,檢查車輛時候隨時拘捕通緝犯或者私藏武器和毒品的人,在餘飛剛來的時候社會治安不好,被通緝的人和混混們經常上街亂跑,還登堂入室出入大酒店,他們也跟正常人一樣,不看場子不收保護費的時候他們也去商場買些奢侈品,很輕鬆賺到的錢他們花起來也是很大方的。

“撈魚撈不到多少了,還是端他們的老窩去,挨個的抓他們的人就可以。”餘飛把車開到居民區裏,帶着一羣憲兵衝進一家小型賭場。居民區裏的賭場比公開的那些小很多,最多幾十張牌桌,除了些紙牌跟桌椅就沒什麼東西,不過賭場跟棋牌室還是有區別的,餘飛一腳踢倒了看門的打手,衝進去把窗口堵住,雅雲速度非常快的衝進去尋找後門,“不許動,手放頭上不要亂動。”

“全部帶走。”餘飛感覺自己的體力工作越來越少,動動嘴就可以,憲兵們習慣了抓人,按住這些看場子的全部給帶上手銬,武器全部沒收,熟練程度不亞於流水線上的工人,雅雲已經熟悉的餘飛的辦事套路,她是個比較簡單的人,拿着口袋把錢全裝進去,一手提着證物袋一手提着槍就往裝甲車上走。

本地人早都知道憲兵鐵面無私,不過還有不少人沒被抓過,被抓的賭徒從口袋裏摸出一疊鈔票塞給憲兵,當兵的抓過錢裝進一個塑料袋裏,“你還有什麼,都拿出來,進入拘留室以前所有私人物品都不許攜帶。”當兵的開始搜查,褲袋沒收,錢包沒收,鑰匙之類的零碎也不許帶,萬一他吞下去自殺可就麻煩了,被抓的人看賄賂也沒用只好垂頭喪氣的上了卡車。

簡單重複,很簡單總重複的工作幾乎不需要什麼創造力,餘飛整天就是在這個圈上循環,換成一般人早就沒了工作熱情,他還乾的十分起勁,因爲他的目標不光是抓賊整頓治安,他希望自己可以平步青雲,可自己做了這麼多上邊也沒嘉獎也沒晉升,看來那羣官僚太麻木了,等自己收拾完這些毛賊再對付他們。

“每天出來抓人可比呆在軍營裏舒服。”雅雲抓完人感覺還很好玩,伍俊文說:“你呆在軍營裏,很着你出來我神經總是緊張,你要是個普通士兵就好了,我還是想每天呆在辦公室裏,那多舒服,有空去玩飛機遊艇,你說怎麼樣?”

“長官沒說讓休假。”雅雲故意這麼說。

餘飛是多聰明的人,再他看來雅雲更多的用途是籌碼,是增加身價的籌碼,她可是總統的女兒,對她好點對自己的晉升也有好處,他麼身上說:“我也沒說不讓休假,你剛來這裏,你可以休假三天,熟悉下本地的情況,我可不是不給部下自由的人。”

“謝謝。”雅雲感覺剛來這裏什麼都新鮮,抓人巡邏檢查車輛,跟匪徒槍戰,可要每天穿着制服這麼單調就麻煩了,她心目中工作就是每天六七個小時,不管坐辦公室還是抓人,只要當個軍人就行,她不挑剔具體的任務,不過下班後的生活就越放鬆越好,本地遊艇很多,她很想去海上看看,她希望在這裏服役的時候可以把本地好玩的全玩一次,好吃的都吃個夠,這可是需要足夠的資金和空閒時間的。

“要去那玩呀,幾點出發,我好準備一下。”伍俊文問。

“我想坐總統那樣的防彈車,至於是卡迪拉克還是林肯我不挑剔,要去郊外玩找個林肯領航員越野車也行,不過要防彈,憲兵成了匪徒重點的目標,出去玩你也要準備好。”:罪惡之城 “今天開始我放假了,我不想住在兵營裏,我在軍校兩年了不喜歡這樣的環境,你不知道培養士官軍校跟正規軍校有什麼區別,培養軍官的學校看上去就像普通大學,漂亮的教學樓還有噴泉草坪,即使差一點的看上去就像是名牌高中,培訓陸軍士官的地方簡直就不是什麼學校,除了大門口的招牌,大多數時間在訓練場上,跟軍營是沒什麼兩樣。E3最新更新”雅雲整理着自己的個人物品,她打算休假的時候不在兵營裏住着。

“那你打算去哪,即使你每天休息我也會很緊張,把你丟了我了就麻煩了。”伍俊文沒有感覺到她休假自己有什麼好處,反而她離開憲兵隊他的工作壓力就更大了,雅雲從房間裏出來,身上已經穿的是便裝,一點看不出她是個軍人,跟街上同齡的女孩沒什麼區別,“我要住豪華酒店,到了那我再給家裏打電話,跟家裏要點零花錢。”

“你都工作了還要零花錢。”伍俊文故意這麼說。

“我哥博士都上完了還在上學,學費還是家裏出,他拿零花錢我怎麼不能拿,我們走吧,能不能不坐裝甲車呀?”雅雲可不想出了軍營就暴露身份,伍俊文說:“我有越野車、跑車、轎車,你到底要坐那個,有不少車是我新買的,要不坐個防彈車,看上去也很漂亮,去遠處玩也不用換車你看如何?

“不會是跟雯倩坐的車一樣,後邊還有可升降的遙控武器站?”雅雲怎麼也是個軍人,她立即說出了防彈車上的武器名字,伍俊文說:“如果你不喜歡我就弄個什麼都沒有的,就是一輛單純的防彈車,連射擊口都沒有,我們全靠手裏的武器。”

“好,就要個沒武器的,車後邊空着還能多放點東西。”雅雲提着自己的包走出兵營來到伍俊文的停車場,他管理的監獄分成兩部分,監牢所佔的面積很大,另一個院裏就是保安的駐地,各種軍用民用車輛停着不少,還有不少庫房,估計是存放各種武器和物資的,保安的房間很少,大概也就住着十來個人,房頂上有無線電通訊天線,還有衛星信號接收設備,也不知道是通訊用途還是其他用途,的確跟一般的保安公司不一樣。

伍俊文走到越野車旁邊,直接打開車的後門,“你仔細看看,後藏裏除了備用輪胎沒什麼其他裝備,槍支都是些很普通的,足夠我們對付狙擊手和火箭筒手,在酒店我們住頂層,周圍沒有一樣高的建築物就比較安全。”

雅雲把旅行包放在車後邊,放心的坐在越野車的副駕駛座上,伍俊文把車發動起來開離了他的駐地,雅雲有點擔心他留下的人不能完成好保護監獄和兵營的工作,“你的手下人沒有你在不會出什麼麻煩?”

“那裏有麻煩,工作日程表都排滿了,除了看家的就是出去協助憲兵執行任務的,很多嫌疑人已經招供,餘飛要帶他們見法官,我安排好了人供他調遣,另外文雍是我的兄弟,我手下人都知道,我不在的時候他可以負責指揮我的人,如果他不在軍中服役,我馬上把公司交給他,我還想做點其他生意,銀行的武裝押運任務我就很感興趣,風險比較低,不用幫着憲兵打仗,還有不少富商身邊的保鏢不合格,我想推廣一下保安顧問的業務。”伍俊文開着車打開車載電腦,數字地圖上顯示出本城所有的高級酒店,他還用電腦查閱酒店的管理公司,他不想住在本地商人開的酒店裏,伍俊文知道他幫餘飛打擊本地犯罪集團已經得罪了很多人,不少人企圖暗殺他扭轉頹勢。

“你找什麼呢,還不專心開車,找個酒店有這麼費勁麼?”雅雲發現他開着車擺弄車載電腦感覺很不安全,伍俊文乾脆把車轉入自動駕駛,專心操作車上的電腦,酒店的網站有簡介,他一定要找個外國人開的酒店才感覺安全,是這家外資酒店的員工也都不是本地人,他們的親友沒有被憲兵抓過,出於報復的目的跟憲兵有仇的人也可能暗殺他。

“找個外資酒店,跟本地的黑幫沒聯繫,他的員工也沒被憲兵抓過。”伍俊文終於這樣的一家酒店,直接開車過去,車還沒進入酒店停車場他就看見了促銷廣告,豪華套房的價格才五折,看來這個地方還不錯。把車停在貴賓車位上的伍俊文下了車,他幫雅雲提着旅行包走進酒店,酒店的員工的確都是些外國人,雅雲感覺這裏也很有意思,住在這裏有種出國的感覺,裏邊的裝飾風格也跟本地的酒店不同。

酒店的前廳站着幾個穿西裝的職員,伍俊文知道他們可能是酒店的管理人員,反正他也沒來過這裏,估計這些人也不認識他,他徑直走到前臺,“豪華總統套房多少錢,我要最頂層的。”

“這在所有房間都是五折。”酒店的職員正介紹着,正在前廳的酒店經理馬克看到了伍俊文,“天哪,怎麼是你,你怎麼在這個城市旅遊,我要早知道你在這裏就去機場接你了。”

“你好馬克,你改行了不用拿着穿着防彈背心了,我來這裏不是旅行,我就在這裏做生意,不要告訴別人我是誰,也別跟別人說我住這裏,小心有人拿機槍把漂亮的酒店打成蜂窩。”

“我會爲顧客保密的,這裏保安設備也不錯你儘管放心,你來了多給你打點折,你朋友多幫我招攬點顧客好麼?”馬克只專心做酒店,他也是當過幾天僱傭兵的,跟伍俊文算是老相識。

“好,房費多打點折我就每天點最貴的菜和酒,知道我愛喝什麼,我們一起聊聊。”伍俊文邀請老朋友一起喝酒,馬克知道賺他的錢也容易也不容易,倘若要多賣點酒必須陪他喝酒,自己喝的多他還請的多呢,“好,我帶你去房間。”馬克從酒店職員手裏拿過房間鑰匙親自送伍俊文上樓。

進入電梯裏就剩下他們三個人,伍俊文看看馬克,“你還鍛鍊身體麼,平時還去靶場打靶麼?”馬克點點頭,“當然,打仗可以不作爲職業,但是個不錯的愛好,我每天至少做一百個俯臥撐,還有慢跑五千米,本地沒有什麼好靶場,你打算開一個麼,他們那裏可沒什麼好槍可以玩。”

“我休息幾天開始拓展業務,警犬訓練中心,有移動靶和隱顯靶的大型靶場,職業保安培訓中心,顧問公司,個人保安服務全部弄起來,不過攤子大了未必賺錢,能拿到本地銀行的所有運鈔合同那是,成本低利潤高。”

“你還是那麼有進取心,我有點老了,要不肯定和你一起幹。”馬克說着電梯門就開了,頂層的服務生一看是經理來了馬上都精神起來迎接顧客,馬克把伍俊文送到房間後把服務生全打發走才問,“這位女士是誰?”

“我在軍方的朋友,也是我的顧客,我保護他,你們這有貼身管家麼,看看她需要不需要。”伍俊文打算找個貼身管家照顧雅雲,他也打算在此好好休息幾天,馬克用對講機叫來一羣貼身管家,男的女的都有,他們不光外形不錯,個人水平也很不一般,估計這些人的外語水平不再伍俊文上下,伍俊文可是滿世界坐着飛機四處做生意的。

“不喜歡貼身管家,萬一遇到特殊情況他們沒防彈背心也沒持槍執照,是他們幫我們還是我們保護他們呢?”雅雲坐在舒服的沙發上說道,馬克微笑着點點頭,他也曾經是個職業冒險家,槍林彈雨的生活讓他也明白身邊人多不是好事,“你們都出去吧,去拿些酒來,路易十三和軒尼詩理查各一瓶子,再來兩瓶最貴的香檳和白葡萄酒。”

貼身管家和客房服務人員都退出去,伍俊文笑着說:“你還記得我們愛喝什麼,幹嘛要兩瓶呢,你來了應該多要點,這麼久沒見應該我請客,誰讓我混的不錯呢,你跟大家還有聯繫麼?”

“發個電子郵件而已,大家各忙各的,林老闆他們都還好麼?”馬克以前跟伍俊文都在林飛宇的公司打工,伍俊文說:“我大哥混的不錯,他已經徹底進入正行,只有我還在這行裏的做的大,要不就是因爲不好做,要麼就是做久了不喜歡。”

服務生把酒擺到茶几上,隨後把菜單也放下,伍俊文拿起一份遞給雅雲,馬克知道伍俊文主要是請這個女的,這個年輕女孩即使是個軍人無非是個下士或者上等兵,這麼奢侈的款待到底爲什麼他也不敢問,雅雲很快的點好了菜,馬克就陪着他們坐在這裏喝酒,不過馬克也知道他們倆需要私人時間,喝了兩杯酒他就退了出去。

伍俊文把酒拿到餐桌上,“你總來這裏吃飯麼?”

“那有那麼好的命呀,也就你請客我才住的起這裏,這下我也不用跟家裏要錢了,看你這麼大方也挺不容易的,爲什麼剛見你的時候你那麼小氣呀?”雅雲好奇的問着,伍俊文故作神祕的說:“文雍也很有錢,餘飛也不一般。”

“是這樣呀,今天就在這裏吃飯?我還不知道他們的餐廳什麼樣子呢,下一頓換個地方,去酒店裏的餐廳吃,順便看看他們的健身房。”雅雲拿起刀叉開始吃飯,伍俊文說:“大小姐,這裏是豪華套房,裏邊有私人健身房的。”

“這裏就咱們倆,有點冷清,在房間裏呆不住就出去轉轉,這麼大個酒店應該去轉轉的地方還是很多的。”雅雲對這裏很滿意,主要是她沒來過,所以感覺很好,伍俊文都把世界排行前十名的酒店豪華套房都住過了,所以來了這裏也不感覺新鮮。 雅雲吃過大餐就躺在沙發上,“這不錯。E3更好看E3GHK”

“你還想每天住在這裏?”伍俊文拿着酒杯站在窗前,拉開窗簾他就看見漂亮的市區就在眼前,周圍果然沒有高大的建築物,這樣很安全,沒人能觀察到這面窗戶後的人,令人擔憂的狙擊手不會把子彈打進來,精通狙擊戰術的伍俊文也知道,除了狙擊步槍之外還有遠距離精確殺傷工具,那就是反坦克導彈,它可以打個四五公里遠,不過他所在的房間周圍四五公里內沒有適合觀察酒店的地點,即使他們扛着導彈過來也是白忙。

“不能每天住還不許想想,人總要有個奮鬥目標吧。”

伍俊文點點頭:“的確有難度,找個能每天住這的大款不容易。”

雅雲笑着問:“你不就是麼。”

“我那住的起這裏,先別說這個想想吃飽了去那玩,休假可是一眨眼就過去的。”伍俊文繼續往杯裏加冰塊倒酒,雅雲從沙發上坐起來,“你就知道喝酒呀,我想去海邊看看,我還沒去那玩過呢,這座城市三面靠海,不看看海就不好玩了,海邊能玩的東西很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