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大概都學會了。」楊桂華回答。

昨天她大哥拿著毛線鞋過來的時候,她都已經研究了半天,這再親眼看著怎麼勾織,自然而然也就會了。

這會織毛衣的人,學這個,肯定是上手極快。

「這是你剛才要的,這棗紅色的,還有這藏青色的,一樣一斤對吧?」硃砂利索的,將剛才楊桂華想要的毛線給拿出來。

楊桂華正要接過來,旁邊的劉金生咳了咳,這倒是在提醒了楊桂華。

楊桂華這才想起了正事。

她不是來買毛線的啊。

她和劉金生來,是主要想向硃砂討教一點致富經的。

於是,楊桂華縮回手,對硃砂笑道:「硃砂,這毛線不急,嬸這一次來,其實也就是有點事,想找你討教討教。」

「桂華嬸,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硃砂對於這楊桂華的印象,還是不錯。

當初李明蓉在騎鞍村,這兩口子一直照顧著,自己後來去騎鞍村落腳,讓幫忙打證明這些,人家也很利索的答應,沒有為難。

甚至連李青松跟朱淑華離婚,也是劉金生在這中間起了主要作用。

硃砂當然是會惦記著別人的這一點好。

有什麼事,她能幫的,肯定會幫。

「其實,我們就是想來找你討教一下,這如何做生意,怎麼發家致富的事。」楊桂華將來意說明。 劉金生也補充道:「其實,我們也不完全是為了自己。我是一個騎鞍村的村長,我其實也想找點門道,帶領全村的人,都發家致富,不說賺多少錢,可讓大家的日子過好一點,也是應該的,否則,我這個村長,當著還有什麼意思? 錯惹首席 天天看著村民上門來訴苦?來借糧?」

硃砂點點頭,對於劉金生的立場,頗為理解。

都說先富帶動后富,這村長帶頭,帶領全村人奔小康,這是好現象嘛。

硃砂就趁著這個空閑,替劉金生作著分析。

這騎鞍村地處山陵地區,連水田都少,靠種植糧食,是完全沒辦法發家致富。

就連以後農業實現機械化后,這山陵地區,也不適合種莊稼。

什麼青山綠水,才是金山銀山,這也是擱三四十年後的事了,等旅遊業蓬勃發展起來,才可以發展旅遊業。

現在騎鞍村也是發展不了旅遊業。

這隻能搞搞養殖,或者發展一下林業果木。

硃砂記得,自己這個縣,以後,就發展出了農業的五朵金花,就是以雞蛋、夏橙、西瓜、沙田柚還有漁業為拳頭的農產品。

那些都是經過農科人員經過驗證再推廣的,是有科學的依據。

硃砂感覺現在,將這些提前一點,也沒關係。

騎鞍村沒多少水源,也不能養殖漁業,只能在什麼柑橘、或者蛋雞之類的身上下功夫。

硃砂就跟劉金生討論了一番,讓全村人,開始養蛋雞,形成產業,這山陵地帶的土地,都種上柑橘。

「這個主意,還是不錯。」劉金生點點頭。

可是,這不管是養蛋雞,還是種上柑橘樹,這至少也是明年開春后的事,現在種果樹,成活率低得很。

「至於這一段時間……」硃砂沉吟著,還是給了一個主意:「你們看,是不是可以組織一下村裡能說會道的中年婦女,比如象桂華嬸這樣的人,都來做這毛線生意?」

楊桂華和劉金生一聽都愣了。

這介紹養蛋雞或者種柑橘,這跟硃砂沒有衝突,也是適合騎鞍村的發展,可這讓大家都來做毛線生意,這不是變相的搶了硃砂的生意嗎?

「不行不行,我們怎麼可能來搶你的生意。」楊桂華直接擺手拒絕。

硃砂好笑,知道她們理解錯了,她解釋道:「桂華嬸,我這不是要你們來搶我的生意。我的意思是,這個縣城,下面還有這麼多的鄉鎮,這鄉鎮上的人,也同樣可以買毛線來勾這拖鞋,你也看見了,我這毛線,兩塊錢一斤,比百貨公司的便宜多了,大家都是願意買的,你們在我這兒拿貨,拿去鄉下再賣,也可以賺些錢。」

「這能行嗎?」劉金生和楊桂華都有些遲疑。

「怎麼不行?鄉鎮市場,也一樣有購買力,開學前我做的書包生意,就全是在下面的幾個鄉鎮上賣的。」硃砂分析著下面的鄉鎮市場:「你想想,在我這兒,我按批發價算給你們,這市場價是賣兩塊錢一斤毛線,我批發價只給你們一塊二一斤,你們一斤可以賺八毛錢,到時候實在賣不掉,也可以拿回來退給我。」 這毛線拿去賣不掉,可以拿回來退,這可以說是一顆很大的定心丸了。

楊桂華和劉金生都心動了,決定還是回村去,組織全村的婦女都來做這個生意。

硃砂又道:「何況,拿去鄉鎮市場,你們還可以賣得稍高一點,賣二塊二,或者二塊五,那些人,嫌來縣城麻煩,也會買的。但是,最低價,不能低於兩塊錢,要是低於兩塊錢,以後我就不會再供貨。」

她這樣,也是為了避免產生一種無序競爭。

劉金生和楊桂華歡天喜地的回去了,組織村民來怎麼學做這個生意。

硃砂這邊,繼續經營著毛線攤。

臨著要收攤的時候,王健又過來幫忙了。

若說初初幫忙,還可以說是看在劉鳳英的面子上照顧一二,可這麼天天過來幫忙,硃砂心中也應該估摸著是怎麼一回事了。

上一世,被親媽給毀了容,她可沒有機會享受別的男人的獻殷切。

但這一世,她的一張臉,還是貌美如花,她也知道,少有男同志看著她這張臉不動心的。

大約,這個王健,也是對她有意思了,才一天幾次往她這邊轉。

平時她生意太忙,又有一大群的婦女圍在這兒跟她學勾毛線拖鞋,王健是沒有湊到面前來。

可往這邊轉幾趟,這是必須的,這也增加刷臉的機會嘛,這臨著關門的時候,來幫硃砂關門,也是最好的時機。

可落花有意流水無情,硃砂對這個王健沒有意思啊。

既然對人家沒意思,她就不會跟別人粘粘糊糊的,給人一些不必要的假象。

這什麼留備胎玩曖昧,這不是硃砂的性子。

所以,在王健再度過來要幫她關門的時候,硃砂婉言謝絕了:「不好意思啊,王健同志,今天我爸要來替我送貨,我這兒暫時不用關門,謝謝你了。」

「沒事沒事,那我等一會兒,等大叔來后,我再來幫忙。」王健也是樂呵呵的,沒感覺硃砂這一句話是託辭。

他甚至還想,一會兒硃砂的爸爸來了也好,自己把老人家也先哄好,對自己的印象也就好多了。

「王健同志,這個也不用麻煩你,我知道,你是看在劉姨的面上,要對我關照一二,可你是這市場的管理人員,總往我這邊走,難免讓人誤會,說些閑話。」硃砂無奈之下,也只能跟王健這麼說了。

沒辦法,人家是這兒管理市場的人員,她的攤位又還恰好在這兒,即不能跟王健太過走得近,但得罪了王健,於她目前暫時也沒有啥好處。

王健聽著這話,若有所思:「嗯,我懂了,你是個單身女同志,確實要注意影響嘛。」

硃砂聽著他的這番話,心中也是安慰,這跟聰明人說話,也算是好。

趁王健走開,硃砂就快些轉身,自己把門板給上了,回招待所了。

廢材王爺多面妃 剛邁進招待所的大門,蘇大姐就把一封厚厚的信,拿出來擺在櫃檯上:「硃砂,你的信。」

硃砂拿過信封一瞧,就知道是藍燁的信了。

說實話,對於這個存在感不強的男友,硃砂都有些將他給拋在腦後的感覺了。 沒辦法,硃砂太忙,忙學習,忙著做生意,還要拉扯著父親、小姑、甚至花山中學的那些同學,現在又算是順手要拉扯一把騎鞍村的人員,她要考慮的事太多太多。

而這個男友遠在天邊,除了時不時的一封信,真的沒有存在感。

硃砂也有些苦惱,要是這個男朋友,平時在身邊,她其實也可以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煩。

可想了一想,自己都重活一世,要是什麼事自己都不能學著擺平,還要把希望寄托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這也太過憋屈。

只有自己自強自力,才能處處立於不敗之地,一切靠別人,那還真的沒希望。

這麼一想,硃砂也就平衡了。

劉鳳英靠著過來,好奇問了一句:「硃砂,好象每個月,都有這麼幾封信?這是你哪家親戚啊?」

硃砂想了想,笑著對劉鳳英道:「不是,這是我男朋友給我寄過來的。」

她現在知道王健對她有意思,可人家沒有把這個意思說出口,她也沒理由去直接拒絕別人。

這借著劉鳳英的嘴,跟王健這邊透露一下,她已經有對象,這也少了一些尷尬和麻煩。

「哦,都有對象的人了?怎麼沒有見過?」劉鳳英驚奇。

這看著硃砂在這招待所也住了幾個月了,平時進進出出,都是一個人,可沒聽說有什麼男朋友。

「我這男朋友是在部隊的,平時是沒空過來,只有寫寫信。」硃砂這麼解釋了一句。

「嗯,找個當兵的好,實在,沒壞心眼。」劉鳳英這麼誇著,還隨帶往硃砂的臉上瞧了一眼。

這麼漂亮的姑娘,大約也只有找個當兵的,孔武有力的才能保護好。

硃砂拿著信,也沒有急著離開。

她還有別的事,要拜託兩位大姐呢。

「是這樣,劉所長、蘇大姐,有點事,我還想拜託你們一下。」 美味邂逅:農女小廚神 硃砂笑著跟兩位商量。

「說吧,有什麼事,直接說,我們現在是誰跟誰啊。」蘇大姐很爽快的回答。

硃砂跟大家都是相處得極好,有點什麼東西,都給帶點分給大家。

這不,這次做毛線生意,除了佔用招待所的倉庫,付了倉庫保管費,人家又是大方的,一人送了一雙毛線拖鞋,這讓招待所的各路人員都皆大歡喜,有什麼事,都是想著她。

「是這樣,我這毛線生意要經營,可我這學校的書,也還要繼續讀,所以,我在想,你們幫我物色一下人員,幫著我料理一下毛線攤子。」硃砂將她的想法說出來。

一來,確實她把這毛線生意理順后,主要的批發生意,就讓騎鞍村的村民來做,但這沙井市場的零售生意,還得繼續,請個人幫著照料再好不過。

二來,這沙井市場的攤位,請人照顧,她只管看看帳,時不時的過來看看,也減少跟王健打照面的機會。多接觸多摩擦、少接觸少摩擦、不接觸不摩擦這個道理,她還是清楚的。

「想找個什麼樣的人?」蘇大姐問她。

硃砂將自己所需要的人選條件,給提了出來。 這可不是隨便一個人就行了。

首先,這得能說會道,不求妙語如花,但至少,能跟人擺得攏龍門陣,而且,又還要織一手好毛衣,會勾好毛線鞋。

但最最關鍵,要知根知底,要人品可靠,還要有人能擔保這樣。

畢竟硃砂不在這兒,這錢財,是別人在經手,要是不知根不知底細,別人到時候卷著錢跑了,硃砂上哪兒找人。

所以這最後的這一條,倒是關鍵。

蘇大姐聽著這話,猶豫了一下,才道:「我感覺我媽倒是不錯,也能織一手好毛衣,當初在這招待所,跟這走南闖北的各路人員,也是能打得攏,可她的年紀有些大了,都四十多歲了。」

當初這蘇大媽,也是這招待所的正式工作人員,工作能力還不錯,只可惜,後來為了解決蘇大姐的工作,只有自己先退下去,把這工作崗位,讓給了蘇大姐。

這樣,蘇大媽就算是賦閑在家了。

劉鳳英點點頭,對蘇大媽的人品,作了一個肯定:「蘇大媽這人,確實以往工作能力不錯,責任心也強,跟你的要求,倒是挺符合。」

至少,這也算是知根知底了啊,這都是有正式工作單位的人,斷不可能拿了硃砂的那一點錢跑了,讓蘇大姐這些的正式工作都沒有了。

硃砂心中算盤了一下,這下就更好:「那行,蘇大姐,你回家跟蘇大媽商量一下,看看她願意不願意來干這個,你們招待所一個月是多少的工錢,我也按這樣算給她好了。」

安排好這一切,硃砂才回房間,拆看藍燁給她的信件。

滿滿三頁信紙,全是藍燁對她的思念之意。

他也寫了他在部隊中的種種趣事,跟硃砂分享。

硃砂對此,倒沒有十分的感概。

她跟藍燁的感情,並不很深,只能說,那時候的藍燁,追求她追求得熱烈,也幫了她不少,就恰好在客運班車上氣氛又到位,她才讓藍燁理所當然的牽了手,也算是初步的確立了一下戀愛關係。

但是,要讓她從此後就神魂顛倒,茶不思飯不想,就在想著藍燁,那還真是假話。

她可不會把自己的命運,系托在一個男人的身上。

硃砂提筆,給藍燁回信。

李青松幹完活回來,見得硃砂趴在寫字檯上寫著信,還關切的問了一句:「硃砂,你這又是在給你那個啥寫信?」

那個筆友,李青松還是記不得怎麼準確。

「嗯。」硃砂回答,卻是小心的拿著報紙,將信紙上的內容給遮了遮。

蘇大媽這賦閑在家,其實也閑得心慌,這聽著蘇大姐回來提起這事,二話不說就同意了。

第二天,蘇大媽就跟著蘇大姐,來到硃砂的這個毛線攤位上,幫著一起學習勾毛線拖鞋,學著這一行。

而楊桂華回騎鞍村組織了一批能說會道的婦女,也過來開始學這個勾拖鞋的手藝。

一時間,硃砂的這個毛線攤子前,又是人滿為患。

人就是這麼奇怪的生物。

越是人多圍觀的東西,越有人好奇,就越要買。 現在,看著硃砂的攤位前,這麼多人都在學著勾毛線拖鞋,哪怕最初沒有打算的人,也動了心思,跟著在一邊學勾針技術,然後買著毛線回家。

這又起了一種反向的促進作用,讓那騎鞍村的那些婦女,看到了希望,感覺自己學了這手藝,拿著毛線去鄉下,也一定能這麼暢銷。

一時間,是皆大歡喜,個個都在潛心學習,互相交流經驗,如何勾出更多好看的花樣。

相比這邊的融洽,朱家大灣,可就有人不高興了。

這不高興的,當然是朱淑華。

硃砂在這邊沙井市場折騰起這麼大的攤子,又教這麼多人學著勾毛線拖鞋,在這個小縣城,也慢慢的形成了一種氣候。

許多人閑著,都開始買毛線回來勾拖鞋。

這朱家大灣也一樣,有人去縣城裡看到了,也想跟著學一學。

到了沙井市場一看,這擺著攤,專門賣毛線,還順帶教這些婦女勾毛線拖鞋的,不就是她們朱家大灣當初離開的硃砂嘛?

這一看不打緊,這人回朱家大灣后,就把這事,跟朱淑華講了。

「朱淑華,我跟你講,你那個女兒,現在可不得了了,現在是當大老闆的人了。」這人見著朱淑華就嚷嚷。

這話朱淑華可不愛聽。

她只盼著硃砂還有李青松倒霉得喝水都塞牙才好。

她要讓硃砂和李青松知道,沒有她朱淑華庇護,他們父女倆在外面,只有喝西北風的。

這聽著硃砂當大老闆,這不符合朱淑華的預想。

「呸,少在這兒尋老娘開心,我早就不要李青鬆了,也不會認硃砂這個掃把星,你少拿這些話來酸我。」朱淑華沒好氣的回答。

「哎呀,朱淑華,我跟你說的正事,我拿這些話來酸你幹什麼。這硃砂現在真的當大老闆了,在沙井市場,可是擺著這麼大的攤子,專門賣毛線,不少人,都圍著她的攤子,學這勾毛線拖鞋的手藝呢。」對方說得繪聲繪色,還特意道:「朱淑華,你要不相信,你可以去縣城看看啊,就在沙井市場進口的那個位置,特別好找。」

另外就有人笑了起來:「硃砂還真有本事啊,幾個月前,記得還在賣冰糕,這轉頭就在賣毛線了?」

「朱淑華,你養的這個女兒不錯啊,這麼能掙錢,以後你就等著她孝順你好了。」

朱淑華聽著這話,更是黑了臉:「呸,我稀罕她來孝順我?這個剋星,剋死了她的弟弟,我只怕還享不到她的福,就被她剋死了。」

朱大娘聽著,倒是有些心動。

這硃砂,真的這麼賺錢了?

當初嫌棄李青鬆快要殘廢,就是她們朱家的拖累。

可這硃砂真要能掙錢,這也不錯啊。

朱大娘就跟朱淑華道:「朱淑華,你別聽這些人碎嘴,你就去縣城裡看一看,看看硃砂是不是真的當大老闆了?」

朱淑華才不接受這樣的事:「我不去,當初我就跟李青松離了婚,當著派出所的公安同志,都說好了,以後沒關係了,我可不會再去管。」

她這點臉,還是要的。

與其說她是要這一點臉,不如說她是根本不可能在李青松和硃砂面前低一下頭。 朱大娘就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她:「哎呀,你這人,怎麼就這麼一根筋?」

隔壁屋的朱貴明和張金芳,聽著這些傳聞,也有些意外。

硃砂不是已經在花山中學讀書嗎?怎麼又去當大老闆在做生意啊?

當初在花山中學想散布一點關於硃砂的謠言,哪料得,非但沒人信這事,反而被不少的學生家長給追著打,他兩口子是沒膽量再去這個花山中學鬧什麼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