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沒空,不跟你多說了,警告你,別欺負新人。」

甘靜跟葉雄打了下招呼之後,這才走出木屋離開。

甘靜剛離開,那男子立刻目露凶光,盯著葉雄,怒道:「小子,咱們族裡女人本來就沒多少,我警告你,想活久一點,離靜靜遠點,不然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欺負新人在什麼地方都有,沒想到這幻境之中,也不例外。

「公平競爭,懂不?」葉雄根本就不吃他這一套。

(本章完) 「小子,你再說一遍。」劉明走過來,一隻手抓住葉雄衣領,一副凶神惡煞的模樣。

可惜他的身材太小了,還不到一米七,在葉雄面前還矮了一個頭,氣勢上根本就壓不住。

「放手。」葉雄瞪著他。

自從成為北方尊者之後,葉雄的氣勢已經達到了一個頂點,舉手投足之間,已經形成一種霸氣,哪怕在這個無元氣的地方,依然讓人不敢直視。

劉明被他目光瞪著,本能地退出兩步,但是馬上覺得自己被一個新人嚇到,老羞成怒。

「小爺就不放,你又怎麼樣?」他吼道。

葉雄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捏。

身體經過鍛造過的人,腕力何等厲害,劉明痛得尖叫起來,感覺自己的四根指就像被一隻鐵夾夾住一樣。

「鬆手,快鬆手……」

「你再不鬆手,別怪我不客氣了。」

「大哥,求求你了,我錯了……」

劉明開始還很囂張,後來聲音越來越弱,最後求饒了起來,他根本就沒想到,這個傢伙外表俊朗,小白臉似的,手腕力這麼厲害,不科學啊!

葉雄鬆開手,將他推倒在地上。

劉明一屁股坐在地上,連忙站起來,遠遠地離開他,目光中露出忌憚之色。

對付惡人,就要用惡人的手段,不然他還當自己好欺負。

「過來,有事情問你。」葉雄朝他招了招手。

劉明弱弱地走過來,不敢靠得太近,說道:「我警告你,別亂來,不然我告訴族人,你沒有好果子吃的。」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別人要是敢欺負我,我會三倍還回去。」葉雄放了句狠話,這才問道:「你是想當我的朋友,還是敵人?」

劉明嘴角不停地抽搐著,他越來越覺得,面前的傢伙不好對付。

「老實告訴你吧,我對甘靜沒興趣,我對女人不感興趣,男人嘛……」葉雄目光落到劉明矮小的身材上,肆無忌憚地打量著。

劉明只覺得菊花一緊,本能地退出幾步,激動地說道:「你別過來,你敢過來,我喊人了。」

「瞧你那熊樣,我就算喜歡男人也不會挑你。」葉雄白了他一眼,這才說道:「過來,我有話問你。」

劉明剛才表現出很兇的樣子,但明顯是那種只敢在家裡凶的狗,沒啥用。

「你想幹嘛?」劉明弱弱地問。

一想到這個傢伙不喜歡女人,只喜歡男人,他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我問你,你在這裡住多久了?」葉雄問。

「誰還記得,這裡沒有時間觀念,不過我比靜靜早來。」劉明回道。

這麼說,他這裡也呆了幾千年了。

葉雄心裡有好多的話,好多的疑問想要弄清楚,但是一時之間,不知道從何問起。

「你來自那個星域,怎麼進來的?」葉雄繼續。

「我來自黃土星域,在修鍊的時候,進入一個秘境,無緣無故就來到這裡了。我剛來的時候,跟你一樣,想盡一切辦法想要離開這裡,但是後來就絕望了。如果你想離開這裡,我勸你別做白日夢了。」劉明說道。

遊戲里,每個人物都會這麼說。

葉雄潛意識裡,已經將這裡當成一個遊戲副本了,就像迷宮一樣。

凡是迷宮,都有出去的路徑,都有密鑰,問題是自己能不能找到。

至於那條黑石項鏈,他壓根就不相信是真的。

「這屋子讓給你,我去朋友那裡湊合著住,等你有了自己的房子,我再回來。」

劉明說完,一溜煙跑掉了,葉雄都就記不住。

一名同性戀男子呆在自己家裡,換哪一個男人都不會覺得好受,萬一對方半夜爬上自己的床……

劉明機伶打了個寒顫,不敢想象那畫面,跑得更快了。

幻境里的人物再逼真,也沒辦法跟真人相比,畢竟他們是人的思維意識創造出來的人物,怎及得上真正的人類。人類無窮無盡的智慧,都不是這些創造出來的人物能相比的。

葉雄強行讓自己相信,這裡是第四幻境,不是現實,只有這樣,他才能有勇氣活下去。

他走到床邊,坐了下來,將黑石項鏈拿出來,在面前細細地看著。

這是他在地球陰窟里找到的,是他得到的第一個法寶,但是得到之後,無論他的實力怎麼增漲,無論他看了多少書籍,翻了多少資料,都沒能查出這條項鏈的來源。

項鏈上面有奇怪的符號,連成一串串,遍布整條項鏈,一直延伸到中間那一顆指甲大小的石頭上。

定晴看去,黑色石頭似乎時不時發出一道道波紋狀的圓圈,剛看了片刻,就有種頭暈木眩的感覺。

跟現實中的黑石項鏈,一模一樣。

假的,一定是假的,這項鏈一定的是假的。

葉雄不斷的給自己灌輸這樣的念頭。

突然,他腦海生出一種想法。

如果這裡是第四個幻境,那麼這條黑石項鏈肯定是假的,自己肯定無法再進入幻境。

只要自己嘗試一下,能不能進入幻境,不就證明了?

想到這裡,葉雄當下將黑石項鏈拋向半空,嘴裡不停地念著啟動咒語。

黑石項鏈在半空滴溜溜地轉了起來,體表一連串奇怪符文亮了起來,化成無數符號,進入中間的黑色石頭。

黑色石頭髮出一束光,照射在他面前的地上。

葉雄想踏入光束照射範圍,但是腳步怎麼也無法邁出去。

黑石項鏈是他的法寶,給他帶來很多的收穫,但也讓他承受了很多痛苦。

他至今還記得,在第三個幻境善惡城的時候,他為了守得本心,熬了多少的折磨。

高冷前夫:約我請排隊 那只是三十年而已,而這一次,他很有可能要在裡面呆一百八十年。

他是真的怕了。

不到窮途末路,他都不會選擇再進入第四個幻境。

雖然他覺得這裡已經是幻境,但是萬一這裡不是第四個幻境呢?

黑石項鏈照不到人,滴溜溜轉了片刻之後,又掉了下來,落到地上。

葉雄走過去,正想撿起來,突然外面一道人影走了進來,搶先將項鏈撿起來。

「又在玩這東西,讓你給我玩玩又不肯,小氣鬼。」甘靜拿著黑石說道。

「還我。」葉雄回道。

甘靜知道項鏈對他非常重要,當下還給他,見劉明不在,奇怪地問道:「劉明呢,他沒對你怎麼樣吧?」

葉雄接過項鏈,決定還是先弄清楚這裡的情況,再慢慢啟動黑石項鏈驗證也不遲。

「他去朋友那裡住,說這裡讓我一個人先住下來。」葉雄回道。

「那個小氣鬼會這麼大方,將自己的房子送給你住,不可能吧?」甘靜睜大眼睛,不敢相信。

「他……確實挺大方的。」葉雄笑道。

(本章完) 「看來,我真要對他刮目相看了。」

「對了,你好好準備一下,一個小時之後,去村子廣場,我爹在那裡給你舉行一個歡迎的儀式,我們族裡所有人都會參加,你好好表現一下。」甘靜說道。

「你爹對我這麼好,真是謝謝他了。」葉雄說道。

「總要做些節目娛樂一下,不然怎麼在這裡活下去,阿雄,其實我爹舉辦這次儀式,是想你能給族人一些正能量,讓他們活下去,這裡的人少了一個就是一個,不能再少了,我希望這裡所有的人,都活得好好的,健健康康,快快樂樂……」

「好,我儘力而為。」葉雄點了點頭。

一個小時之後,在甘靜的帶領之下,葉雄來到桃花中間一個小小的廣場。

與其說是廣場,不如說是一塊空地,什麼都沒有。

此時已經有幾十人坐在草地上,有男有女,有老有少。相對來說,女的少一點,加起來也就二三十個,漂亮的就更少了,像甘靜這樣的姿色的,不足三個。

人群之中,有一道白色的倩影坐在那裡,氣質優雅,看五官,也是萬里挑一的美女。

比起甘靜還要漂亮三分,她身上有一種甘靜所沒有的,能引起男人荷爾蒙的氣質。

「那女的是誰?」葉雄忍不住問。

每一個人物,都有可能是破開幻境的關健,葉雄都不能放過。

甘靜臉上露出不高興的神色,低聲道:「你離開她點,她不是好東西。」

「為什麼,我看她挺漂亮的啊!」葉雄奇怪地問道。

「你們男人眼裡,除了漂亮,就什麼都沒有了嗎?」甘靜見葉雄這種態度,又是氣了,急道:「她是……她是……算了,你以後會明白的,不過我提醒你,如果你跟她之間有什麼關係,以後咱們就不是朋友了。」

自從認識甘靜之後,葉雄覺得她人挺好的,在自己受傷的時候,她一直照顧自己,是個挺心地善良的姑娘,現在她對這個女人成見這麼大,葉雄更加意外了。

最讓人不解的是,一般漂亮女人,身邊應該有很多男人靠近套近乎才對,但是這個女的,身邊一個男人都沒有。不但是男的,就連女的都離她遠遠的,彷彿她是一個瘟疫似的。

難不成,這個女人有毒?

這個小村子里,奇怪的事情太多了,等著自己慢慢去探查。

像是感覺到葉雄的目光,那女的朝他望過來,目光冷漠,沒有多大的情緒。

鬼使神差,葉雄朝她點了點頭。

她似乎有點意外,沒想到葉雄會朝她點頭,愣了一下,半晌才報以微微一笑。

剎那間,春暖花開,冰雪融化,周圍的桃花,似乎都因為她這一笑,而黯然失色。

不知道為什麼,葉雄心裡突然生起一種感覺,這個女人很有可能,就是整個幻術的關鍵。

玫瑰前的懺悔 「看什麼看,爹在那邊等你。」見葉雄居然還在朝那女人點頭,甘靜更加生氣了。

葉雄走過去,來到洛城身邊。

「來,這裡坐。」洛城指著自己身邊一個座位。

葉雄不客氣地在他身邊坐下來,甘靜跟著在他的身邊坐了下來。

周圍的人,目光落到葉雄身上,眼神里都是羨慕的表情,顯然對於他能坐在族長跟甘靜身邊,十分羨慕。

葉雄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突然明白,甘靜為什麼對自己這麼好了。

周圍的人,長得還能看到男人很少,像葉雄這麼帥的更是找不出第二個。

他分明感覺到,一些女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十分火熱,甚至還拋著媚眼。

在這個沒有元氣,極少娛樂,又不能出去的地方,男女之間那點破事,就成了非常重要的一環。

葉雄有時常想,如果自己當初不是跟幽冥在海島幻境,而是跟一個男人,不一定能活下來,因為沒有動力。

「人還沒到齊,咱們再等一等吧!」洛城說道。

葉雄點了點頭,目光在周圍看了一遍,開始沉思起來。

他回想起以前三個幻境的情況。

第一個幻境是小村莊,在那個幻境裡面,黑石項鏈製造了一個烏托幫的世界。

人人平等,沒有私慾,沒有私情,村民個個都純得像白紙一樣,那時他想辦法挑撥離間,讓裡面的村民產生了邪惡的心思,到最後殺人,然後整個幻境破了。

第二個幻境是海島,當時海島里沒有食物,也沒有淡水,生存到絕境,葉雄憑自己的生活技能,在裡面扛了五年,最後生存了下來。

第三個幻境,善惡城,裡面有一個複製的自己,擁有自己的一切神通,手段,是自己邪惡的一面,最終他守得本心,悟道三十年,突破境界,從而修鍊成梵聖功第三層。

前面三個幻境,似乎全都不同,但是細想之下,還是有關聯的,那就是精神層次的東西。

黑石項鏈就是通過這樣一個個幻境,轉達人生觀念,或者說,修道的觀念。

第一個幻境,說明人性,修真一道爾虞我詐;第二個幻境,堅持,修真一道只有堅持不放棄,才能活下去;第三個幻境,是守本心,在修真一道,肯定會遇到一些不順心的事情,一些負面情緒,在這種情況下,一定要守得本心,才能守得雲開見月明。

如果這裡是第四個幻境,那麼,它要轉達的是什麼修真精神呢?

「好了,人都來齊了,咱們開始吧!」洛城的話響了起來。

葉雄將思緒里拉回來,周圍已經匯聚了一百多人。

「首先,我來跟大家介紹一下這位來客,這是咱們這裡千年以來第一個來人。」洛城示意葉雄站起來,說道:「他姓葉,單名一個雄字,來自亂星海。」

「原來是來自亂星海的道友,不知道道友來自那方星域?」下面有人問。

「我來自南方星域。」葉雄回道。

「我是來自北方星域的,咱們這裡也有來自南方星域的。」

「好像有幾個,有空的時候,你們好好交流一下。」

場下竊竊私語起來,個個都在說著,開始套近乎。

「大家肅靜一下,咱們有請新來的朋友說一下話。」洛城目光落到葉雄身上,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說道:「葉雄,你給大家打個招呼,記住,正能量……」

來之前,甘靜已經跟葉雄說過,希望他的到來,能給死氣沉沉的族內,帶來一絲生機。

葉雄當下站了出來。

(本章完) 「各位族內的朋友,大家好,很不幸運跟大家在這裡相遇,咱們以後同是天涯淪落人了。」

場下傳來一片鬨笑,大家都被他自嘲的話逗樂了。

「俗話說得好,隨遇而安,我這個人什麼都不好,就是適應性強,只能有吃有睡,就能活到老死的那一天。」

「在這裡,你就別想著老死了,準備活到海枯石爛吧。」場下有人說道。

周圍的人,全都笑了起來。

「這裡的情況,我都聽說了,咱們就比,誰熬得更久。」葉雄哈哈地笑了起來。

接下來,他說了一大堆廢話,以他的口才,總算不付所望,將這些活得死氣沉沉的人,帶起一些激情。

接下來,是慶祝的時候,有魚有肉,還有桃花做的餅,食物非常可口。

所有人都大吃大喝起來,看得出來,這些人好久都沒有吃過這麼可口的東西了。

在這個食物匱乏的地方,想像在外面那樣大魚大肉,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食物不多,但是酒卻不少,帶著桃花的香味,顯然是用花釀成的。

一群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說說笑笑,都在拉著家常。

葉雄拿著酒杯,在周圍轉了一圈,跟一些族人打著招呼,便於以後的聯繫。

知道的越多,發現的秘密越多,離開這裡的可能性越大,所以,他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