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李詩詩氣鼓鼓的叉腰喝問,這個動作雖然霸氣,可也將她胸前那火爆的身材顯露無遺!

「額……要不這樣吧。」

楊浩撇了一眼對面胸前的雄偉,這才心虛道:「要不……過段時間? 聖者降臨 等忙完走私武器的事情,我在教導你怎麼樣?」

「哼,這還差不多!」

李詩詩滿意的翹起小腦袋,這才放過了楊浩。

其實按照她的性情,能這麼反覆的要求一個異性,這還是第一次,雖然這種要求的方式……有些霸道絕倫。

「放心吧,你不就是想加入龍刺嘛,有我教你,鐵定能通過考核的。」

楊浩笑眯眯的開口道。

霸情總裁追逃妻 身為華夏龍首,龍刺就是他一首創辦的,這點自信還是有的。

來到路口,倆人閑聊幾句,楊浩就先離去了。

現在的當務之急可不是泡妞撩妹啊,京都周家的動作不斷,他這裡也要再加一把勁了。

「喂,豺狼!」

楊浩撥通電話,沉聲道:「你那幾個手下都已經被滅口了,周家的人動用警方消滅了蹤跡,你去給我盯緊一個人!」

「老大,什麼人?」豺狼沉聲問道。

「中海市局的大隊長廖文智,這個人肯定和周家有聯繫!」

「還有,讓青狼那邊加快進度,同時讓暗影盯緊東南亞各大武裝勢力,我倒要看看,有誰敢在華夏境內買走私武器!」

昏暗的車廂內。

楊浩的語氣冰冷冷的,不帶絲毫感情,將一條條精密的計劃下達出去……

「行,老大,我知道了!」

電話那頭的豺狼凝重點頭道:「我現在就去辦!」

「還有,通知邵兵,將那倆波誘餌扔出去,周家想要隱匿起來,我就要逼他們出來!」

掛斷電話后。

楊浩眼眸銳利非凡,一腳油門轟出去,吉普車閃電般的疾馳而出。

……

……

另一邊。

皇庭大酒店最頂層的套房內。

偌大的客廳內,只有兩個人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一個是周耀傑,另一個,卻是一名滿頭銀髮,眼眸內閃爍著精光的老者!

真是周家的高級供奉,趙志天!

在這名老者面前,周耀傑也收起了那套玩世不恭,端坐在沙發上,驅散了客廳內的所有人。

「趙長老,我聽說今晚出了意外,是怎麼回事?」

周耀傑沉聲問道。

「二少爺放心,意外是有一些,不過都已經被我滅掉了!」

趙志天端著茶杯,抿了一口道:「不過是幾個混混而已,應該是湊巧闖進了倉庫。」

「解決了就好,這件事情關係重大,還望趙長老多多上心啊。」

周耀傑聞言,立馬露出微笑道。

「這個我知道,我們在中海市警局的暗智,也已經把蛛絲馬跡都清理乾淨了,只不過……」

趙志天沉吟一會兒,繼續開口道:「只不過為了萬無一失,我還是準備換一個區域藏貨!」

「換個地方?」

周耀傑無所謂的聳聳肩:「這好辦,市政府那邊有幾塊荒地,我託人去打理一下,貨就放在那裡吧,交易也可以在那裡進行!」

「唔,現在也只能這麼辦了。」

趙志天點點頭,深思道:「我來的時候,老爺交代這件事宜快不宜遲,那邊我已經聯繫上了,儘快交易吧!」

「哈哈哈,既然是爺爺交代,又有趙長老坐鎮,這件事十拿十穩了!」

周耀傑哈哈大笑起來。

這件事情是他來監管的,只要完成這單任務,他在周家的地位就可以再進一步!

如果獲得家族裡面族老的支持,爭取一下家族繼承人的身份,也不是不可能!

「行!那我這就去安排!」

趙志天點點頭,旋即又看向周耀傑:「對了二少爺,我聽下人們說,你要準備對付一個學生?還派了周鋒親自處理?」

「嗯,就是一個小螻蟻而已,趙長老不必多慮,估計是周鋒忙著協助你那邊的事有些拖延,我已經叫另外一批人過去了。」

周耀傑無所謂的揮手道。

嗯?

趙志天的眉頭微皺起來。

「二少爺,周鋒不是前幾天就去幫你辦事了嘛?這段時間他並沒有協助我啊?」

趙志天疑惑開口道。

「啊?前幾天?」

周耀傑微驚開口道:「可是他……他也沒有回來向我稟報啊?我還以為他一直在你那邊呢!」

「這個……你說會不會是出事了?」

趙志天眉頭擰了起來,沉聲開口道。

「出事?不會出事的,我要教訓的人也就是普通學生而已……」

周耀傑笑著搖了搖頭,可是他的話語還沒說完,客廳外邊,就響起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媽的!」

「是誰這名不長眼,不只是溫和趙長老在商量要事嗎!」

周耀傑本來就被周鋒這事搞得不爽,現在被人打斷,自然惱火非凡!

門被推開,一名黑衣的中年男子低聲道。

「長老,少爺,門外有個叫周宏斌的旁系,說是有重要事情稟報,好像是……好像是周鋒出什麼大事了!」

周鋒出事了!

周耀傑和趙志天兩人對視一眼,都滿是震驚!

「媽的,快叫他滾進來!」

周耀傑眼皮子一跳,怒喝道。

他的話剛一落地,還沒等哪個黑衣男子出去稟報,就有一道著急的人影沖了進來。

正是周宏斌!

「二少爺,不好了!出大事了!」

「周峰死了!他和他的手下全都死了!!」

周宏斌嚎叫著匍匐在地,嘴巴里發出驚恐的嘶吼! 什麼!

死了!

周耀傑神情狂驚,滿臉都是不敢置信!

呯!

一聲脆響。

趙志天手裡的茶杯直接被捏碎,落在手上的茶水也是瞬間就被氣勁給彈開!

「你說什麼!周鋒死了?」

趙志天陰森著臉說道:「他是怎麼死的!」

「趙……趙長老!」

周宏斌看見老者,匍匐在地的身體顫抖得更加劇烈。

「快說!你要是不說清楚,老夫第一個宰了你!」

趙志天沉聲喝道。

周鋒是他的徒弟,雖然修鍊天賦不佳,可是人很機靈能幹,深得他的器重,可是現在,竟然死了!

「趙長老,事情……事情是這樣的。」

「前段時間他不是去執行一項任務嗎,可是卻神秘失蹤了,連同他帶去的所有人全部不見蹤影,可是就在剛才,中海市局的廖文智打電話來說,發現了周鋒等人的屍體!」

「根據警方那邊的報告來說,周鋒等人已經死去有些時日……算算時間,正是行動的那天晚上啊!」

周宏斌語氣慌亂的訴說著,不知怎的,竟有種極度恐懼的感覺環繞著他!

轟!

一道巨大的悶響。

趙志天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厚重實木的桌子竟然瞬間垮掉。

「什麼人,連我趙志天的徒弟都敢下毒手!」

趙志天眼眸里閃爍著厲色,扭頭看向周耀傑:「二少爺,你那天讓周鋒去執行的任務,就是你口中那無足輕重的螻蟻?」

「這……」

周耀傑也是沒反應過來,按照他調查出來的檔案來看,哪個楊浩不像是個高手的模樣啊!

「二少爺,就是楊浩!」

「這一切都是江南大學的楊浩乾的啊!死去的不僅僅是周峰,還有鐵手和劉濤師兄弟!他們也是去滅殺楊浩,卻反遭殺手的啊!」

周宏斌嘶啞著嗓子嚎叫道。

「楊浩!?」

轟!

這個名字一出現,趙志天瞬間瞪大了眼眸,整個人氣息翻滾奔騰不止,眼眸里透露出無窮的怨恨和惡毒!

三年前,被楊浩斬殺的四大家族供奉中,就有一個是他趙志天的親弟弟!

「周少爺!楊浩再度出現,這名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向家族報告,而是擅自行動!」

趙志天通紅著雙眼,看向周耀傑質問道。

「趙長老,你先別激動啊,這件事不是你想的哪個樣子!」

周耀傑內心很是不爽,可是笑道周鋒畢竟是因為自己的任務死的,他也不好發作!

「哼!那到底是什麼意思!」

趙志天冷哼出聲,整個房間內的溫度都是陰冷下來。

黃階高級的古武修為,這在世俗中算得上是很高的武力了,偌大的京都周家,也只擁有十二名高級供奉!

「趙長老,此楊浩非彼楊浩啊!」

「三年前的那個人,被逼走海外生死未卜,可是這江南大學的楊浩,卻是實打實的中海市人,我調查了所有的檔案甚至還動用了天網哪個,都沒有發現不對勁!」

周耀傑悄聲解釋道,這也是他為什麼敢私下裡動手的原因!

如果他要是知道楊浩就是龍首的話,肯定二話不說跑回京都周家去。

因為,三年前的那個人,可是活生生的踩碎了他的一條腿!

「不是那個人?」

趙志天的眉頭緊皺起來,懸起的心也是微微松下來了:「可……那又會是誰呢!」

周耀傑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而是扭頭盯著周宏斌,陰著臉問道:「你確定?他們都是那個楊浩殺死的!」

「二少爺,我……我確定啊!」

「劉濤那天晚上出門的時候,還對著我冷嘲熱諷呢,誰知道……誰知道他們一出去就再也沒有回來!」

「肯定是楊浩乾的,上次在班級里他就放下過狠話,誰要是再去整他就滅了誰,肯定是他!」

周宏斌驚恐的叫道,眼眸掩飾不住的驚駭!

他現在的內心,是極度的恐懼,還有一些慶幸!

恐懼的是哪個楊浩看似普普通通,竟然有這般強大的能力,連京都周家的兩撥人都能滅掉,至於慶幸,那更是簡單!

本來去滅殺楊浩的任務,周耀傑是交給他的,要不是他極力推脫,現在死的人就是他周宏斌!

「周峰,鐵手和劉濤都死了!下一個會不會輪到我?」

「不行,楊浩必須死,只有他死了我才能放心!」

想到這裡。

周宏斌驚慌的抬起頭道:「趙長老,二少爺,這件事你們一定要做主啊!」

「楊浩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竟然敢動我周家的人,更是和莫語嫣有著說不清的曖昧關係!」

「這簡直是我京都周家的恥辱,這個人必須要死!」

周宏斌緊咬牙關,紅著雙眼低吼道。

「媽的,原本我還想著打斷他的一條腿,現在看來,這個楊浩簡直就是在自掘墳墓!」

周耀傑陰森的眸子里閃爍著精光:「敢殺我周家的人,那就讓他血債血還,不得好死!」

「二少爺說的正是,這個楊浩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一個普通學生而已,找死!」

「事不宜遲,我建議早點解決早點了事,左右不過是個螻蟻,二少爺要他命,他敢不死?」

周宏斌掐媚笑道。

可是他的話語剛一說完。

「哼!一個螻蟻,能夠殺得了周鋒?」

趙志天冷哼出聲,一揮手就是強勁的氣勁席捲而來,將周宏斌的身子掀翻砸在牆壁上。

「老夫勸你,還是先去仔仔細細的將對方的真實身份查清楚,否則,我第一個殺了你!」

噗嗤!

周宏斌一口鮮血噴出,恐懼的看著對面的趙志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