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顧銘開口詢問,臉上露出疑惑之。

那邊說話的人,聽到顧銘的話后,扭頭看他看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

那個三品神境開口詢問,同時身子猛然間的顫抖了一下,臉上浮出出一股驚慌的神色。

顧銘見此,心中一驚,無比的疑惑,不明白這個人為什麼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我叫做顧銘,是從其他地方來到這裡的,只是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所以想要詢問一下!」

顧銘的聲音落下,那邊的三品神境心中一動,目光之中也有著一股怪異的神色。

「原來是這樣呀,你也是從其他地方來到這裡降龍國的嗎?」

這人說的放說完,抬頭看了一眼城池,目光之中閃過不甘。

顧銘聞言,微微點頭。

原來這個地方在降龍國,看樣子這裡應該屬於邊城。

「是的,只是為什麼他們不讓進呢?」

顧銘忍不住的開口,抬眼看去,便能夠看到前方的城牆上有著數道恐怖的仙力在涌動著,按照這個赤菩仙界的等級劃分,他們屬於九品神境,也就是實力最強者。

如果按照顧銘所在的紫雲仙界來算,他們有著靈神境的實力。

這樣的情況,引起了顧銘注意,為什麼這裡的仙人實力會高出紫雲仙界那麼多。

他必須弄清這個情況。

那個三品神境聽到顧銘的話后,不由一笑,「你不知道嗎?龍族即將過來攻打降龍國,這裡自然防守嚴密,普通人是絕對不可能進去的!」

那人說著,目光之中閃過一抹無奈之色。

顧銘聞言一怔,什麼情況,龍族?

他的神識早就這個赤菩仙界的查看清楚,根本沒有發生什麼龍族呀。

如果真的有龍族,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呢。

既然對方已經這麼說了,那他可要留下來看看,畢竟他的妻子和岳父大人可都是龍族,而且還是最為高貴的青龍一族。

「哦,原來是這樣呀,沒想到形勢如此嚴峻!」

顧銘緩緩的開口,眼中閃過一抹期待之色,他想看看這裡的龍族到達是什麼樣子。

那人聽到顧銘的話,眼中閃過不屑的神色,冷哼道:「哼,只知道閉關自守,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

這人的話說出,顧銘微微一笑,並沒有表達自己的意見。

城池守衛這麼做,自然有這麼做的用處。

不過,顧銘在那人的話語之中,聽出了一股恨意,非常很大,不由的引起他的注意。

「請問你是?」

顧銘開口詢問,對於這個人的身份,產生了一絲的興趣。

那人聽到顧銘的話,徑直開口說道:「我的名字叫紀景天,是這附近的散修!」

紀景天這話說完,目光之中閃過一抹怪異的神色,目光一瞥,隨即說道:「我還有事,就先行離開了!」

紀景天的話說完,徑直離開,速度飛快,直接離開了這裡。

八零農家小福寶 顧銘看到他如此乾脆的離開,目光之中閃過一絲疑惑之色,但是他並沒有在意,反而向著前方,邁步走了過去。

前方的城池之中,有著無數的仙人,全部聚集在這裡,一副憤怒的樣子,恨不得毀掉這裡一樣。

顧銘神色不變,繼續向前走去。

「我們要進城,讓我們進城!」

眾人都在那裡大聲叫喊著,一個個無比的憤怒,雙目噴火。

但是卻沒有一人敢上前,只是站在那裡過過嘴癮,他們的目光之中夾雜著一絲恐懼。

就在眾人在那裡大聲叫喊的時候,突然間看到前方的天空之中,猛然間有著一股恐怖的仙力,凌空出現。

在前方的天空之中,一股濃郁如同是血雲一般的恐怖仙力擴散開來,隨即著一道聲音,一道身影浮現出來。

那道身影凌空而立,在那天空之中,如同是高高在上的天神。

這人一出現,下方的眾人都忍不住的心中一驚,連說話的勇氣都沒有了,乖乖的把閉上,臉上滿是驚恐之色。

顧銘抬頭看了過去,這個人是九品神境,就是剛才城牆之上的幾個強者之一。

這個時候,那個九品神境目光睥睨,向著下方的眾多仙人看了一眼。

這一眼看過去,令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心中一驚,目光之中滿是驚駭的神色。

他那冷漠的神色,令所有人都忍不住語氣一滯,就連呼吸都感覺有些困難。

顧銘見此,淡淡一笑,這就是強者與弱者間的區別,弱肉強食,這一點在哪裡都能夠用的上。

「你們想要進城嗎?」

這時,那邊的守將開口,語氣十分的冰冷,好像是九天寒風吹地一般,令一些實力低的人忍不住渾身寒冰。

「這位將軍,我們都是附近的散修,聽說龍族即將攻打過來,還請將軍能給我們一條活路!」

諸天之最強BOSS 這個時候,一個白色蒼髮的老仙人站了出來,臉上滿是乞求的神色。

他的聲音出口,所有人都跟著附和。

而那天空之中的九品神境聽到這些人的話后,卻不由的冷哼一聲,眼中滿是冰冷。

「哼,你們這些傢伙,平日不服降龍國管理,逍遙自在。龍族來犯,你們想到了我們,前來尋求庇護,天下哪有這麼好的事情?」

那個九品神境的話一出口,周圍的人心中一驚,臉上浮現尷尬的神色。

他的話直接戳破了他們的心事一般,頓時所有人都低下了頭。 顧銘聽后,不由皺起眉頭,目光之中閃過一道怪異的神色。

在同情這些仙人的時候,同樣也很憤怒。

那個九品神境的話並沒有錯,天下沒有任何事情是不需要付出的。

你想要自由,那麼就會失去很多東西。

當你被束縛時,你也會得到許多享有的權利。

而這個時候,旁邊的那個蒼老仙人一臉的悲愴,再次開口:「這位將軍,我們都是仙人,同為人族,難道你要看著我們被龍族給殺死嗎?」

這話一出說口,那邊的眾多仙人,臉上立即露出悲憤的神色。

此時看著前方的守將,目光之中閃過一絲怒意。

那個九品神境,看著眼前這群人的目光,身上突然湧現出一股殺意出來。

顧銘見此,心中一驚,「這人要幹什麼?不會是想殺了這些人吧?」

顧銘不由的皺起眉頭。

就算是守將不想管這些人,他也沒有權利殺死這些人,哪怕是讓他們自生自滅,也是他們的權利。

顧銘不動聲色,站在那裡默默的注視著眼前的一切。

天空之中的那個守將,目光一瞥,凌厲的目光落在了那個白髮仙人身上。

「你是什麼人,竟然敢在這裡挑動事端,我看你是龍族派來的姦細!」

那守將說完,旋即從天空之中一閃,一股強大的仙力向四周擴散,直接向著那個白髮仙人籠罩而來。

這個時候,眾人心中不由一驚,臉上滿是驚恐之色,瞬間向四周散開。

顧銘也向後退去,畢竟這裡不是紫雲仙界,這裡是赤菩仙界,他剛剛來到這裡,對這裡非常的陌生,既然那人不是對自己出手,他也沒有必要去冒頭。

愛你之前情動之後 「這位將軍怎麼連一位老人家都不放過?」

看到這一幕後,有些仙人目光之中滿是疑惑之色,沒想到那個守將會直接出手。

而那個九品神境聽到他們議論后,嘴角一瞥,滿是嘲諷之意。

下一刻,無數的仙力直接轟擊而去,令周圍的天地都開始震動起來。

轟隆隆!

天地之中,一股仙力突然炸天,而那邊的老仙人猛然間仙力一變。

只見他那原來蒼白的身軀瞬間消失不見,此時卻顯露出一股凌厲之色,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

顧銘見此,神色不由一動,目光之中閃過一抹奇異之色。

「沒想到那個人竟然隱藏了實力,竟然連我都沒看出來!」

顧銘很是震驚,目光落在那個老仙人的身上。

吼……

接著那個老仙人直接仰頭大吼,身軀上散發出恐怖的仙力。

砰!

這股仙力跟前方那個九品神境的仙力碰撞在了一起,瞬間形成一股風暴,迅速的向四周擴散。

那邊的天空上,九品神境臉色猙獰起來,不由的冷哼道:「哼,你這個老傢伙,果然是龍族的姦細!」

九品神境這話說出,再次出手,一拳轟出,周圍的虛空彷彿都要被撕毀一般,強大的仙力直接激蕩面出,向著那個老仙人沖了過來。

老仙人淡淡的瞥了一眼,不由冷哼一聲,隨即用著一股奇異的波動冷聲說道:「降龍國荀瀚,你們給我等著!」

他的話音落下,旋即這人身軀之上,閃過一種龍族特有的波動。

「這人是龍族嗎?為什麼我剛才沒有感覺到他的氣息呢?」

顧銘在旁邊看著,目光之中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

而那邊的九品神境荀瀚聞言,不由的冷哼一聲,手臂一揚,一股仙力直接打出。

「你們這群龍族,真是該殺!」

這話說出,周圍的天地不由一變,強大的力量激蕩而出。

就在這個時候,那邊的天空之中,一道鮮艷的紅光瞬間浮現,一道更加強橫的波動從遠處滾動而來。

「荀瀚,我的手下,也是你能殺的嗎?」

這股波動來的極為迅速,就在眾人眨眼的時間裡,天空之中便出現一股仙炎,將半邊的天空都染紅了。

「炎寧龍將,你竟然還敢來我這裡,真是找死!」

那邊的荀瀚見到這火焰出現后,立即開口說道,此時身軀之上,無數的仙力開始凝聚,令周圍的空間開始崩碎。

「哈哈,我來了又如何,想要動手嗎?」

那邊的炎寧龍將冷哼一聲,一股強大的龍力向著荀瀚衝來。

顧銘站在下方,默默的看著這一場好戲。

此時兩人已經站到了一起,或者是荀瀚害怕傷到無辜吧,一直引著那個炎寧龍將向著遠處飛去。

炎寧龍將的龍力在虛空之中化成一道道恐怖的火焰,不過相比於顧銘的火焰來講,差的可不是一點半點。

「炎寧龍將,看來應該是龍族的一個強者吧!」

顧銘看著這幕,目光之中閃過一股疑惑的神色。

為什麼這裡會有龍族,而且他並沒有發現呢?

難道他們生活在秘境之中嗎?

顧銘一邊思考著一邊看向天空。

只見天空之中,火焰肆虐,恐怖的火光將周圍的環境,盡數籠罩,彷彿陷入了火海一般。

而那邊的荀瀚,卻是一拳轟出,極為恐怖的仙力,直接湧現。

轟!

兩人的力量再次碰撞在一起,發出一聲巨響,令天地為之一抖,他們周圍的虛空,彷彿被崩碎了一樣,出現一個個黑洞,但是很快便恢復了原貌。

就在這裡,火焰之中閃現出一條龍影,一聲音悶哼傳出,顯然那邊的炎寧龍將並不好受!

「哼!」

炎寧龍將再次冷哼,身子一轉,一道更加恐怖的火焰燃燒起來,如同是一條長長的火舌,直接向著那邊的變化成白髮仙人的龍族包了過去。

「荀瀚,我們來日戰場上見!」

炎寧龍將這話說出,隨即一股火焰直接衝天而起,彷彿要將這周圍的環境給遮蔽一股。

荀瀚見狀,目光一凝,臉上滿是憤怒之色,怒吼道:「想走嗎?哪裡那麼容易!」

荀瀚這話說完,眾人便看到天空中,有著無數的仙力直接湧現。

又有著數道仙力從城牆上衝出。

顧名看到這一幕,不由的微微搖頭。

「既然想要留下對方,為什麼在才出手呢?」

顧銘想不通他們是什麼意思,給人的感覺好像在故意隱瞞實力。 只見那邊的天空之中,數道身影直接跨步而出,整個天空,便被仙力給籠罩了起來。

「孽畜休走!」

就在這個時候,那邊的天空之中,便有著有一股仙力閃現,接著一個臉色猙獰的九品神境邁步走了出來。

「大將軍廉山!」

顧銘聽到周圍人的話,目光中不由的露出一絲驚訝。

似乎這個新出來的九品神境,還是一個名人!

但是就在這廉山出來的時候,那邊的恐怖火焰卻開始漸漸的熄滅。

顧銘看到這一幕,自然明白,那位炎寧龍將,恐怕是已經逃走了。

轟隆隆!

一陣爆炸聲在這個時候炸響,整片的天空都彷彿被炸開一般。

但是那兩個龍族的人都已經離開了,讓那個叫廉山的攻擊,完全落空。

這個時候,顧銘抬頭向前方看去,幾個九品神境,露了一面后,便盡數的回到了城中。

轉眼間,就只剩下了荀瀚一人,此時他的臉色十分的難看。

顧銘看著這個人,目光過一絲疑惑。

而身邊的眾多仙人,此時卻低下了自己的腦袋,就像是犯了錯的孩子一樣。

荀瀚看著這群人,冷哼道:「哼,你們這些人,難道仙人和龍族都分不清嗎,竟然連龍族混入你們當都分不清!」

荀瀚的話一出口,周圍的人臉色再次改變,他們也明白自己做錯了事情。

如果他們真的進了城,讓那些姦細混入,他們那可是千古罪人。

荀瀚看著這群人,目光之中再次閃過一抹不屑的神色:「一群廢物,還想要進城,都給老老實實的呆在外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