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站立在下方的石人,個個都沒有頭顱,而且姿勢痛苦,有些半蹲,有些倒在地上,有些站在地上的石像,則是雙手捂着斷裂的脖子,像是要阻止鮮血的溢出。

我不知道那些吊在殛神殿穹頂上的頭顱有沒有應對下方這些石人的屍體,但這景象,多多少少讓我心理有點難以接受。

說的難聽點,這殛神殿就像是搞的某些邪教信仰一樣,我非常的看不習慣。

當即我問道幾人,趕緊尋找出口,快點收取東海石人中的元神吧,再停留於此,灑家真心扛不住了! 幾人帶着我來到殛神殿的角落之處,贏勾說道,大王,遁地之術,你也會吧?

我點頭道,這個我會,怎麼,要遁地嗎?

贏勾說道,對,我們使用遁地之術,離開殛神殿,直通東海的海底,在海域深處,遊不了多久,便能看到石人了!

我說行,咱們走人!

當即,我率先掐住法決,直接陷入青石板之下,只見一片漆黑之中,我慢慢的下落,不多時,渾身上下猛的被海水所侵襲!

我知道,我已經來到了神王宮之下,也就是東海之下,這裏仍然是海!

只不過這裏的海水似乎不是藍色,而是黑色,雖然不像墨汁那般黝黑,但在這裏邊,我也是看不到任何東西的,打開法眼,也就僅僅只能看到周身五米左右,再遠的,根本就看不到了。

我用法力跟殭屍王們交流,我說那東海石人怎麼會被雷神藏匿於此處呢?

後卿對我說道,那貨閒的沒事幹唄,就是不想讓你那麼順利的找到九大元神,不然正魔大戰會更早的到來。

我一愣,連忙問道,正魔大戰?怎麼回事?

後卿笑道,等大王找齊九大元神,再找到蚩尤肉身,以及最後的神王戰袍,當這些東西全部湊齊之後,大王的能力已經能和黃帝並駕齊驅了,要知道,現在六道輪迴之中的主宰,就是黃帝,我們魔族既然有這種實力,爲何不推翻神族,自立爲王呢?

我知道魔族就是弱肉強食的世界,若是我們擁有了超強大的法力,我們是不會甘願被別人指揮擺佈的。

但我若真的揮師作戰,統領百萬魔兵與神族開戰,那這就不是生靈塗炭的問題了,這對於六道輪迴而言,簡直就是一場史詩級的毀滅災難!

此時此刻,我不由得想起了燃空大師臨終之前對我囑咐的話語,他說希望我在擁有了天地之間無匹力量之後,不要濫殺無辜,難不成,燃空大師對我的底細已經是瞭如指掌了?

這個我不知道,同樣的,這個答案我永遠也不會知道,或許我成爲了魔皇之後,還有能力見到他吧。

別的不說,成爲了魔皇之後,我第一個要救的,就是我的天魔師傅,沒有天魔師傅,我就不會修魔,不修魔,哪裏會有今天的一切。

想着想着,我只感覺周圍的海水越發的冷了,我轉頭四看,發現殭屍王們也是神情凝重,料想應該是快到那東海石人的位置了!

由於這深海區域,一片漆黑,還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未知的危險,大家不敢加快速度,在遇到強烈的涼意之後,大家的速度反而同時降了下來。

我對他們說道,大家小心一點。

話音剛落,忽見海底之中,閃爍出一片淡淡的紅光,我心中一驚,想起了我第一次看到的畫面,那時候五大殭屍王同時發動巫術,探知海底,東海石人的眼睛中,確實有紅光泛動!

贏勾振聲道,大王,前方海底,正是東海石人所在的位置,只不過那元神略微兇猛,力量奇大,大王不可妄自近前,讓我等先試探一番!

說着說着,我們就已經來到了那石人的旁邊,此時我朝着石人仔細看去,那石人的造型就像是一個大漢一樣,手裏還持有兩把巨斧,一看就是蚩尤的造型。

我對衆人說道,神王石像,被雷神拋於此處,是對我魔族不敬,待我等取出元神,定要將神王雕像放回神王宮之中!

衆人頻頻點頭,感覺我說的非常有道理,當下我們緩緩的游到了石人的旁邊,那石人並非站立與原地,而是斜躺在海底。

我們先游到了石人的腳底附近,確定沒有危險了,五個人才繼續往前遊走,順着石人的腳脖,慢慢的游到了膝蓋,再由膝蓋慢慢的游到了前胸,當我們到達石人脖頸下方的時候,沒人敢再繼續前行了!

因爲那石人泛着紅光的雙眼,已經清晰可見了,在巫術預兆之中,我曾看到那紅光瞬間將魚類吸收進去,就好像空間力量一樣,非常神祕,非常強大,在沒有摸清之前,那是不能妄自近前的!

此時氣氛有些尷尬,贏勾說道,大王且等我片刻,我幻化出傀儡,前去一探究竟!

說話間,贏勾從口中噴出一團黑霧,那黑霧噴出來之後,約有一個籃球的面積大小,那一團黑霧就像翻滾的開水一樣,在這海底不停的蠕動,贏勾口中唸叨着一些我聽不懂的鬼文咒語,下一刻,那猶如籃球大小的一團黑霧,開始慢慢的擴散。

這種擴散並非是朝着四面八方,而是很有秩序的上下擴散,上邊的黑霧慢慢的凝聚出了人頭,下邊的黑霧慢慢的幻化出了雙腿,不一會,另外一個贏勾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贏勾對那個傀儡贏勾說道,去吧!

傀儡贏勾雙目無神,當即重重的點了點頭,就朝着石人閃爍着紅光的雙眼遊了過去,剛游到石人的雙眼之前,我們衆人就瞪大了眼睛,仔細的盯着傀儡,看看會不會出現什麼異動!

畢竟元神在體內的時候,是可以人爲操控的,但若是在體外,那就是元神自己操控自己,就像現在石人體內的元神一樣,他非常具有攻擊性,我們不可貿然上前!

那傀儡游到了石人眼睛面前的時候,剛開始還是好好的,衆人都心中一喜,我也感覺可能有戲,可能這元神能夠分辨出敵我雙方吧。

沒成想,這個念頭一閃即逝,我也就是剛想了一下,那傀儡驟然朝着石人的雙眼就飛了過去,這種飛,是很不自然的飛,說的難聽點,那就不是飛,那是被吸進去的!

東海石人體內的元神發力了! 超神學院之否定虛空 它再次釋放出了那股神祕的力量,將贏勾幻化出來的傀儡瞬間吸進了石人的軀殼之內!

我們一衆人都傻眼了,看這情況,還是不能貿然過去,那收取元神,就變成了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了。

我問道大家,這下怎麼辦?誰還有辦法?

衆人都沉思了許久,本來我們就身處海底,非常寂靜,加上沒人再說話,那就更靜了,這種安靜的場面,讓我有種發瘋的衝動!

見大家良久不說話,我一咬牙對衆人說道,媽的,豁出去了,實在不行我親自游過去試試,我看看這元神究竟有多強,畢竟我體內現在已經擁有了三個蚩尤元神了,我還能懼怕這貨?

我本身算是一個,馬瑟爾公爵身上的算是一個,婷婷家衛生間裏的算是一個,我自己體內有三個,我不信這三個還對付不了一個?

他奶奶個粗壯的小胸毛,三和一,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三最大!

皇后每天都在欺負朕 當然,鬥地主除外。

見我這麼說,大家連忙勸阻道,大王,萬萬不可啊,你若出現危險,那魔族的命運至少還得往後推遲一萬年,我們已經等不及了!

衆人急忙堵在我的身前,好像我真的要去送死了一般。

其實我也是熱血上涌,若是靜下心好好想想,我也不會去幹那些傻逼事。

我說那現在怎麼辦?傀儡術肯定是行不通了,我們的真身過去,也一定會被吸走,至於吸到什麼地方,那鬼才知道。

此時此刻,一直不說話,且又習得過蚩尤巫術法典的該隱說道,神王在身前沒有這種本事,至少我從未見他用眼睛來殺人,更或者用眼睛來收服別人,而他將元神分散開來之後,這東海石人軀殼內的元神竟然有了這等功效,不可否認,這很有可能就是神王故意而爲之的,就是不想讓普通修行者得到此元神!

該隱說的很有道理,我問道,那然後呢? 該隱此時對衆人說道,既然是神王故意而爲之,那我倒有一計,不知可不可行。

我直接揮手說道,儘管說來聽聽!

現在不管是騾子是馬,儘管往外拉就行,只要搞定了石人元神,別的都好說!

該隱點頭道,此法名爲聚身散魂術,是神王曾經傳授我的半部巫術典籍之中的神通,有此神通,我想應該可以收取石人元神!

見該隱說的信誓旦旦,我就問道,那這聚身散魂術到底有何神通,又該怎麼用?

此時該隱還沒來得及說話,將臣搶先道,此法我懂,我也會,只不過用此法來收服石人元神,頗具兇險,大王可能要以身犯險,這是下下策,我覺得不妥。

將臣如此一說,衆人再次沉默,亙古幽暗的海底之中,再次冒出一團氣泡,我問將臣,到底有何不妥,你速速說來,若是能行,我們就立刻開動,若是不行,就再想他法!

將臣振聲道,聚身散魂術,需要兩個人以上,才能發動,此巫術強大之所在,就是能匯聚所有參與巫術之人的大本事大神通!

我一聽,頓時來了興致,當即問道,那你說說看,如果我們幾個發動此巫術,會有何種情況出現?

將臣指着其餘四大殭屍王說道,我們六人,合力發動聚身散魂術,屆時將會六人合一,但這六人合一,只是說的元神!

這話說的讓我頓時來了興致,我笑道,你別賣關子了,快告訴我這巨神三魂之術到底怎麼使用!

將臣說,此巫術由該隱發動,我們六人蔘加,可選一個主體,其餘五人便是祭祀體,比如說大王成爲主體,我們五人便是祭祀體,當巫術發動之後,我們五人的元神將暫時的衝進大王的身軀之中,且無法自己控制!

我說我靠,那你們豈不是會有危險?

贏勾笑道,這正是巫術強大之處,我們雖然元神被大王的身體所收服,但是不會擁有任何危險的!

哦,這樣啊?

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將臣繼續道,當我們的元神進入你的身體之後,我們的五人的肉體,也會化作人體髮膚,與大王合併爲一體!說的簡單一些,就是說我們六人,都不會再是人,而是會變成一件肢體器官!

這尼瑪可真讓我說懵了,我真心有點聽不懂,當下索性也不管這個了,便直接問道,那發動此巫術之後,我們該如何取出石人中的元神?

該隱搶先道,發動此巫術之後,大王的身體之中,便可擁有我們五人的各種巫術,也就是說,我們的巫術,就是大王的巫術,我們的一切本事,一切神通,就是大王自己的本事,自己的神通!

我說我靠,這個屌!

該隱又說,只不過肉體將不會是我們某一個人自己的,而是我們六人拼湊起來的,大王可擁有此肉體,直接被那石人紅眼吸附進去,屆時與元神拼殺一番,憑我們六人的實力,想來收服元神不是什麼難事!

該隱的意思,我懂了,這聚神散魂術我也徹底懂了!

其實不難,意思就是說,集合我們六人的力量,直接與石人元神硬碰硬,大家就剛正面,我就故意被吸進去,吸進去之後,在元神設置的空間裏與元神搏鬥!

這個辦法有些冒險,但,我覺得可以一試!

思索良久,最後我咬牙道,他奶奶個胸毛的,這年頭不管做什麼事都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咱就他孃的再拼一次,要真不行,二十年後還他媽是一條好漢!

我激動的說話之時,滿嘴髒話,五大殭屍王沒人在意,畢竟他們能夠了解我的心情。

當即該隱問道,如此的話,大王,那我便發動聚神散魂術了!

我用力的點點頭說道,ok,搞起!

該隱漂浮在海底之中,本來他周身上下黯淡無光,海底裏本來就充斥着無盡的黑暗,無盡的幽冷,但在該隱發動聚神散魂術之後,尼瑪,這貨身上竟然隱隱冒出的黑光!

沒錯,就是黑光,他身上黑的發明,黑的發亮,那黑色光芒從他腦門之上升騰而起,當即呈作帶狀,朝着其餘四個殭屍王漂浮過去!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我知道這一定是聚神散魂術正在發動的節奏!

果不其然,其餘四個殭屍王看到那黑霧飄過來的時候,個個雙手朝天舉起,而且輕輕的閉上了眼睛,緩緩的張開了嘴巴!

由於大家都是修煉之人,在水中張開嘴巴不會灌入海水,如若不然,那一大口海水灌進來,別的不說,鹹都能讓人鹹死!

該隱身體裏飄出來的黑光,飛到其餘四個殭屍王面前之時,從哪些殭屍王的口中悠然而入,掉落進他們的嘴巴之中,只見他們喉結上下翻飛,須臾之間就將該隱釋放出來的黑光全部吞進了腹中!

該隱喝道,大家都準備的如何了?

殭屍王門其聲點頭,非常整齊!

該隱再次問我,大王,你且閉上雙眼,放鬆身體,由我來指引你完成這巨神三魂之術!

我用力點頭,當即也鬆開了雙手,然後靜靜的漂浮在海底之中,緩緩的閉上眼睛,然後擡起頭!

閉上眼睛的一瞬間,整個世界黑暗了下來,一股莫名的恐懼襲上心頭,爲了克服這種恐懼,我不停的告誡自己,我張亮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堅強!我要忍到最後一刻!

這麼一想,我心中也就釋懷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一個東西,像是一團棉花一樣的事物,緩緩的飄進了我的嘴巴之中,沒等我反應過來,那東西竟然順着我的咽喉滑落進了腹中!

Wωω▪Tтka n▪c o

我特麼真的沒鬧明白這是什麼,心裏還以爲是該隱從身體裏放出的黑光呢,下一刻竟然又有一團事物竄進了我的口中!

我眯着眼睛一看,臥槽,我特麼嚇得差點直接尿出來,那五大殭屍王已經完全找不到了蹤影,此時他們變成了一個個人體器官,有的變成了胳膊,有的變成了大腿,有的變成了上半身的身體!

而那些竄進我的東西,正是他們的元神!

剛纔那一團事物落入腹中之後,緊接着又是一團,而且我仔細一品,尼瑪,這些東西的味道還不一樣,有酸的,有甜的,有辣的,還有苦的!

我仔細想想,可能唯一比較甜的那個,應該是旱魃化作的光芒!

當五大殭屍王的元神都竄入我的身體之後,五大殭屍王化作的身體開始朝着我飄了過來,在剛纔吞嚥元神之時,我就發現了,此時的我,只有一個頭顱,我找不到自己的身體了,我的雙手雙腳還有我的身子,完全不知蹤影!

此時的我,就只有一個頭顱,靜靜的飄在海底深淵之處,但不知爲何,我還能感受到自己的雙手和雙腳,我甚至能夠吞嚥口水!

這巫術神祕之處,真乃令人匪夷所思,當將臣和贏勾化作了兩根胳膊,率先飛了過來,緊隨其後的便是旱魃化作的身體,再後邊便是該隱和後卿幻化而成的兩根大腿,這一件件肢體器官,慢慢的拼接在我的身上,就像是做了一次非常大的人體器官移植手術一樣!

但,沒有一點疼痛!

當我們六人合體成功之後,我的左臂和左手是血紅之色,但右臂和右手卻是漆黑之色,而且肌肉發達,比左臂還粗了一圈,我仔細想想,幻化成右臂的,是將臣,可能這貨殺戮之心極重,變成了胳膊,也是漆黑之色,由此可見,他的殺伐之心,着實不輕!

合體之後的身體,我渾身上下的器官組合起來非常怪異,但爲了節省時間,我還是問道,那我現在可以靠近石人紅眼了嗎? 該隱的聲音出現在了我的腦海之中,他對我說道,大王現在剛組合成功,若是貿然靠近石人的眼睛,則會出現不可預料的危險,爲了保險起見,大王還是先熟悉一下這個強大的肉身吧。

我問道,那我有多長的時間?

贏勾道,一炷香!

我用力的點了點頭,心說一炷香的時間已經足夠了,當即我揮手打出一團黑暗之力,這是我如今已經獨有的功力!

本來打出的黑暗之力,卻沒有出現我預料之中的樣子,而且黑暗之力自我右手之中打出去之後,尼瑪,威力大了不止一倍!

本來我感覺可能會出現一個約有椰子大小的法力團,沒成想這一揮手,一個直徑約有五十公分的黑色大球,渾身上下閃爍着電光,朝着海域深處就飛了過去,良久之後忽聽一聲悶響,遠處海底升騰起許多泥沙!

我靠,給力!

將臣此時笑道,大王這一刻的肉體,皆是我們五個人的精髓所在,所以擊發出去的黑暗之力,也會提升好幾個檔次!

我頓時明白了,五大殭屍王就是故意而爲之,這樣一來,我們尋找元神的機率就能大大增加!

當即我點了點頭,又試驗了幾下其餘的器官和法術,當我徹底瞭解五大殭屍王幻化成的肉體技能之後,振聲喝道,出發!

我此時就漂浮在石人的脖頸之下,我小心翼翼的順着石人的脖頸朝上游去,慢慢的來到了石人的下巴之上,我控制呼吸,降低自己的身體,將自己的身體輕輕的伏在石人的下巴上!

這石人雕刻的惟妙惟肖,因爲石人的模樣是一箇中年壯漢,且滿臉絡腮鬍子,很是雄壯威猛,我的雙手就按在了那石人的絡腮鬍子上,還別說,真他奶奶的防滑!

我按着石人的鬍子,慢慢的撥動身體,讓自己朝着石人的鼻孔游去。

說真的,要是一點都不害怕,那是扯淡,在這亙古幽暗的海底深淵,本來四周就黑漆漆的一片,現在五大殭屍王的蹤影也徹底找不到了,雖說他們就在我的體內,但我看不到他們,身旁沒有作伴的,心裏多少還是有點瘮的慌。

但瘮的慌,我也得繼續前行,這不是害怕就能解決的事情,我慢慢的來到石人的鼻孔下,此時石人的眼睛,已經近在咫尺了,我頂多再有三下,就會接觸到石人眼中冒出來的紅光,屆時我會被吸到何處,鬼才知道!

見我有些遲疑,將臣說道,大王儘管前行吧,有我們無人在此,定能保大王無憂!

我沒說話,但卻朝着石人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遊了過去,當我剛到達石人眼睛輻射面積之內的一瞬間,忽見周圍紅芒一閃,我渾身上下傳來了一種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壓力感!

那種感覺就好像我被塞進了一個狹小的空間,而且這個空間還在不斷的縮小!

這種感覺眨眼即逝,片刻後,空間轉換,我周圍的海水已然消失不見,而我也不再是處身於海底深處,此時的我,站在一個不大的石室之內!

這石室約有二十平米的大小,我站在這裏,朝着四周看去,四周黑暗無光,但同樣也沒有一絲海水,我振聲喝道,有本事讓我收進來,就有本事幹掉我!有種咱們就剛正面!

我剛說完這句話,忽然一陣粗狂的笑聲,從石室的四面八方傳了過來,那笑聲非常粗狂,非常囂張,像是吃定我的樣子!

但由於四周非常黑暗,我打開法眼,也頂多只能看到四周石室的牆壁,根本再無他物!

我叫罵道,笑個毛,有種就出來,咱們面對面打一場,誰害怕誰特麼孫子!

不知道激將法管不管用,但這一刻,也只能死馬當作活馬醫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無知小兒,身陷此處還敢口出狂言,看我如何教訓你!

這句話還是那粗狂之聲笑出來的,而且說的更加囂張,更加屌,彷彿他一出面,僅僅是瞪我一眼,就能秒殺我一樣。

我特麼的真是戰五渣?

就算我是,那五大殭屍王也不是吧?就算他們也是渣,五個渣加在一起,那也算是另外一個戰五渣吧?

兩個戰五渣加在一起,那不就是戰鬥力十的高手了嗎?

靠,這麼一安慰自己,我心說我還怕個毛?不服就幹,就是對着草,看誰夠猛!

天地無極,乾坤劍法!

我暴喝一聲,當即放出一把青龍偃月刀!本來想使用方天畫戟的,但現在感覺氣勢更加重要,所以放出了大關刀!

我倒提青龍偃月刀,頗有一種橫刀立馬,笑傲天下的感覺,當即叫罵道,出來吧!讓我看看你一個小小的元神能有多猛!

不知是我說錯了什麼,還是說出了那句小小的元神,話音剛落,整個黑暗石室之中,罡風四起,那風中竟然夾雜着黑暗之力!

尼瑪,我感覺汗毛都豎起來了,這石室之中,若是颳起陰風,那我還能接受,畢竟在豐都的時間久了,對陰風也多少有一點免疫,可現在石室之中,竟然颳起了含有黑暗之力的罡風,那罡風肉眼可見,風中帶着一絲一絲黑色的,猶如棉花絮一樣的東西。

我知道,那是精純的黑暗之力!

就在我驚訝的一瞬間,我的面前,忽然紅光一閃,竟憑空出現了一個手持雙斧,上半身赤裸的彪形大漢!

嘶!

我倒吸一口涼氣,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我不是害怕,我是驚訝,簡直驚訝的差點讓下巴掉在地上!

這手持雙斧的巨人,我特麼太熟悉了,這巨人曾經無數次的拯救過我弱小的生命!

在崑崙之巔,燃火神樹之前,那巨人暴喝一聲誰敢傷我,竟將三昧真火悉數吞入腹中!

在絕城大戰劍聖之時,手持雙斧的彪形大漢,剛剛一出面,就將四大宗主之一的劍聖秒殺,這貨的修爲究竟有多高,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確實很屌!

我強行壓制住心中震驚的心情,問道,你乃何人?竟敢冒充我的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