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茅台看小說

我在二樓說了一聲,幹什麼呢?

婷婷再次大聲的喊,我在洗澡,忘了拿衣服了,給我拿一套新衣服,我靠,我一聽這話,差點趴在地上,這種事也能忘?這記性也太差了吧。

就在我尋找婷婷衣服的時候,忽然間,整個樓層好像又震動了片刻,我心中一驚,心說難道剛纔我們強行破陣,觸發了地底下的那個紅色光罩嗎?

又或者說我們的強行衝撞,讓紅色光罩中的東西知道了?此時要變被動爲主動了?

當下我挑選了一套比較清涼的衣服,又拿了一個紫色的胸罩,粉紅色的內褲,給婷婷拿到了衛生間,等我出來的時候,眼角餘光一撇,從樓道的窗口出望了出去,頓然我感覺事情不太對勁,可能真的要發生大事了!

因爲樹上的鳥兒,此時正慌忙的四散飛逃!我知道動物一般比人的感知能力更強,他們能夠很好的預測地震,風暴什麼的自然氣象。

我聯想到了這裏,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此時我心中浮現出了一個大膽的猜想!我心說現在容不得我浪費時間了,我馬不停蹄的朝着樓下跑去,一股腦的跑到了堂口的外邊。

找到了一片土地之後,我蹲下身子,靜靜的看着四周,就在這個時候,我身後三米遠的地方,正有一長隊螞蟻,排着隊往前趕,而且爬行的速度非常快,不像是搬家,倒像是逃命!

我砰然一震,回想起那個紅色光罩,我心說難道是有大法力之人,打通了地火岩漿?只要那個紅色光罩一旦被衝破,立馬就會有岩漿衝出地表,讓整個市區湮滅?

這個想法太大膽了,同樣也太震懾人了,如果衝破了光罩,真的會使岩漿噴出地面,湮滅整個城市,那這傷亡,絕對是世紀性的災難!

我不敢往下想了,因爲地面上不知有螞蟻在急忙的排着隊逃跑,而且一些不知名的小蟲子也在慌亂中四下逃跑,有些慌不擇路,直接爬到了我的腳面上,然後順着我的腳面爬向遠方。

師傅正坐在客廳裏看電視,而電視中此時正播放着新聞,說是地質學家預測本市區可能會發生地震,讓所有的居民做好防範準備!

我心裏非常恐慌,我心說如果只是發生地震,倒還好點,問題是那個光罩內千萬不要是地火岩漿,萬一真是岩漿,而又被冥殿十魂的十方乾坤大陣給強行衝破,那我可就成了劊子手,殺害本市區所有人口的千古罪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手機響了,拿出來一看,是我老媽打來的,剛一接通,她就急急忙忙的說,亮子啊,新聞裏說咱們市區會有地震啊,這幾天你可千萬不要在家裏打遊戲了,一定要躲在外邊啊,最好睡覺的時候也別在家裏,去賓館睡,一定要睡在一層啊,方便跑出來。

我說,好了媽,我在鄉下,這裏安全的很,晚上我都是鋪一張涼蓆躺在樹底下睡的,你放心吧。

老媽一聽我回到了鄉下,頓時誇讚道,寶貝兒子就是棒,真聰明,那好,我還得談生意,晚上再給你打啊,我說好,然後掛了電話。

我回到了屋裏,正在考慮要不要告訴師傅這件事情的時候,忽然我想起了當初去魔鬼之城時,師傅開天眼看清陷阱的情景,我心說,再讓師傅開一下天眼,然後看看那紅色光罩裏有什麼東西不就行了?

然後我讓自己所看到的,所猜想的一切,都告訴了師傅,師傅一聽,他連忙說道,格老子的,原來這麼嚴重?我原本以爲可能是某個厲鬼,一直藏在附近,難道地底下還真有地獄泉要噴出來?

我說師傅啊,那不是地獄泉,那叫岩漿,師傅沒吭聲,而是讓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隨後帶着我來到了二樓,他說,瓜娃子,我現在做法,你記得保護我!

我用力點了點頭說,好,師傅放心!一定要用天眼看清楚啊!

師傅盤腿坐在原地,雙手同時呈劍狀擋在雙目上,隨後念動咒語,過了許久,他猛然鬆開雙手,此時雙眼緊緊的閉合,他讓兩隻手重疊在一起,朝着額頭上猛拍了上去!

當他鬆開手的一瞬間,頓時在額頭上出現了一個金光閃閃的眼睛!

那眼睛中射出萬丈多長的金光,直刺地下,我心說這次一定能夠看清地面下有什麼東西,就等師傅的好消息了!

師傅看了許久,他臉上的表情越來越糾結,而且越來越無解,到了最後甚至還有一絲憤怒!

猛然間,師傅額頭上的天眼金光散去,師傅睜開了自己的雙眼說,日他先人闆闆的,這地底下那紅色的光罩到底是什麼東西?我的天眼竟然無法穿透!

我靠,此時我猛的一下蹲坐在地上,師傅的天眼都無法穿透,這…這他媽得有多大的法力?難道這真是我的人生大劫?

這他媽能叫大劫?簡直就是天劫,神劫!

忽然間,我振聲問師傅,要不求祖師爺吧?讓祖師爺現身下去看看,祖師爺神通廣大肯定能夠知曉地底下那紅色光罩到底是什麼東西的。

就在我話音剛落,忽然我們面前金光一閃,祖師爺出現在了我們面前,他出現的第一瞬間沒有說別的話,而是重重的嘆了口氣。

我心中一驚,心說難道祖師爺都沒辦法? 一看祖師爺嘆氣,我趕緊重重的跪在了祖師爺的面前,痛哭流涕道,祖師爺啊,你得救我啊,咱們開天教不能到我這就斷子絕孫了啊,哦不是,不能到我這就斷了香火啊,祖師爺啊,我愛你啊,你得救我啊..

我想抱住祖師爺的大腿,可祖師爺完全是由金光組成,那根本就是幻影,我根本就抱不住,祖師低頭對我說,你先起來,不是我不幫你,這是你命中大劫,我能幫你的僅僅是讓絕仙扇留在你身邊,如果我親自出手,這一劫就算躲了過去,你還會有下一劫,懂了嗎?

我一愣,心說,難道這劫難沒有想象中的厲害,祖師爺只是不能親自出手幫我渡過而已?

我趕緊站起身問,祖師爺,那我問您一件事,就是這地底下那個紅色光幕,憑您的本事,能進去嗎?

祖師爺點了點頭說了四個字,輕而易舉。

我頓時想不明白了,祖師爺能夠輕而易舉的進去?冥殿十魂的修爲也不低,可他們爲什麼費那麼大勁,卻還是進不去?

祖師看穿了我心裏的想法,他說,下邊那紅色光罩,並不是巫術,乃是失傳已久的仙術,所謂仙術,並非仙人之術,只是其法術力量強大,故而被稱作仙術。

我還沒吭聲,祖師爺又說,這仙術只是爲了對付妖魔鬼怪之類的強行進入,而我不同,我並非妖魔鬼怪的體質,所以我想進去,輕而易舉,妖魔鬼怪想要進去,那確實難如登天。

哦!

我和師傅同時長長的哦了一聲,敢情是這麼回事,還是祖師爺懂的多,我說,那祖師爺能給我指明如何渡過此劫嗎?

祖師爺沉思了許久,最後說了一句,最危險的地方,就是你渡過劫難的地方,自己感悟吧。

說完,祖師爺化作一道金光,重新飛回了神像中。

我頓時一咬牙,冷聲對冥殿十魂其餘的幾個兄弟說道,你們都從收魂戒中出來!

等他們出來之後,我說,現在給我挖地道,一直給我挖到那個紅色光罩的附近,媽的,我就坐在紅色光罩附近等着渡劫了!

師傅一愣,趕緊問我,瓜娃子,你想幹啥子?

我說,祖師爺剛纔已經明示了,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我渡劫的地方,那個紅色光罩肯定就是最危險的地方,我就坐在那裏,自然會渡劫。

師傅差點趴地上,他說,你就這麼確定?我說絕對錯不了,因爲那光罩是仙術,專門用來對付妖魔鬼怪的,而如果是要噴發地獄岩漿的話,幹嘛還要阻止妖魔鬼怪,所以設置這仙術的人,一定是邪道!而且還故意不讓我們奴役的鬼僕或者鬼將去破壞他的計劃!

我心中隱隱有了答案,估計這紅色光罩,就是卜善弄出來的!我懷疑他真的有九條命!

冥殿十魂在一樓一個隱蔽的角落裏開始挖地道,他們挖的速度更快,而我和師傅坐在大堂裏焦急的等候着張遼,過了沒多久,張遼就從土地裏鑽了出來,身邊還帶着另外一個兄弟。

張遼振聲道,將軍,冥殿十魂已經全部湊齊,是否要發動十方乾坤大陣來破解那個禁術?

我擺了擺手說,不用了,祖師爺說那光罩就是專門對付妖魔鬼怪的,這樣吧,你們挖通了地道之後,就跟着我一起下去,守護在那紅色光罩的旁邊,只要守在那裏,危險總有解除的一天!

我心說,冥殿十魂守護在我的旁邊,就算是卜善帶着天池七魔來了,我也不用懼怕,媽的十個打七個,怎麼看都得是冥殿十魂能打贏!

就在我領着冥殿十魂悄悄挖地道的時候,忽然一個不速之客來到了我們開天教,此人正是卜冤!

我心中一驚,心說這正是一個好機會!

卜冤到了堂口的時候,師傅冷聲問道,你來這裏幹什麼?

卜冤還沒來得及說話,我就從內堂裏走了出來,笑眯眯的看着他,卜冤指着我厲聲喝道,他殺死了我大哥!我今天要來找他報仇!

我坐在檀木椅子上,樂悠悠的晃着腿,笑眯眯的說,放你那五雷金光閃電拐彎屁吧,你大哥真的死了?裝逼也得裝的像一點行不行?你看看你那一臉老想笑出來的表情,就像中了五百萬大獎一樣,這像是死了大哥嗎?

卜冤被我嗆了個半死,他立馬咬着牙說,我大哥託夢給我,讓我幫他報仇!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頓時,我渾身一陣,忽然感覺事情不是那麼簡單,我眯着眼看着卜冤,我就這麼一直盯着他看,卜冤被我這麼一直看着,許久過後,他自己都感覺不好意思,不敢跟我直視了。

而我看了這麼久,慢慢的發現,卜冤跟卜善長的完全不一樣!這兩人雖然姓名聽起來像是兩兄弟,但實則絕對不是親生的!

我淡淡的說了一句,其實你可能不知道,今天卜善讓你來,就是爲了讓你送死的。

卜冤大吃一驚,他立馬反駁道,大哥絕對不會這樣做!

他這一句話說出口,我和師傅同時哈哈大笑了起來,這傻逼,我就是故意詐他的,他這句話就表明了卜善還活着,而且就是卜善指使他來這裏的!

想明白了這點,我估計紅色光罩裏邊的東西,應該不是殭屍王,畢竟那幾個殭屍王,除了該隱不知道被打了雞血還是吃了偉哥,見我就想殺我之外,其餘的殭屍王對我都還挺好,尤其是後卿,他還跟我說了實話,說是殭屍王正在做一件大事,不過這件事跟我沒關係,也沒害處。

而祖師爺的潛臺詞裏,就是說那紅色光罩就是我的命中大劫,所以,這跟殭屍王完全就撇開了關係,直接就可以鎖定卜善卜冤兩兄弟了!

我笑着說,好吧,卜冤,你想怎麼報仇?是跟我單挑,還是跟我那十個小弟單挑,還是跟我師傅單挑?

卜冤說,你讓我想一會!

我差點沒笑出聲,這特麼還得想一會,估計是想挑選一個比較弱的來打,也就是這個時候,張遼忽然化作一道微風飄到我的耳朵旁,小聲對我說,將軍,地下那紅色光罩,好像出現了劇烈的波動,似乎是有人在做法。

我一愣,我用腹語之術對他說,有人在做法?你們冥殿十魂現在就趕緊下去查查,到底是誰在做法,查清楚之後迅速向我彙報!

張遼振聲道,得令!隨後再次飄進了後堂的地道里。

卜冤眯着眼想了許久,一會看看師傅,一會看看我,愣是不說跟誰單挑,我說你丫的是不是怕了?怕了就趕緊回火星吧,地球是很危險的。

我剛說完,張遼就再次返回了,畢竟他使用千里遁術,行進的速度還是很快的,張遼這次幻化成一隻小飛蟲,趴到了我的耳邊對我說,將軍,在那紅色光罩的正南方,擺放了一張黃色的桌子,當初被我們十魂所殺掉的那個人,正在做法。

我一愣,趕緊就問,是不是那個手裏拿着骨灰盒,然後滿臉絡腮鬍子的人?張遼重重的恩了一聲。

我猛然跳了起來,用力的拍了一下檀木椅子,頓時大喝道,師傅,快讓卜冤抓起來!快!

師傅一愣,好像還打算再問我點什麼,我說師傅別愣了!他就是卜善派來干擾我們,拖延時間的!卜善已經在下邊做法了!你快抓住他,我現在就下去看看!

說話間,師傅大喝一聲,從供桌上抽出龍泉寶劍,朝着卜冤就進攻而去,師傅進攻之時,根本不是奔跑的,而幾乎是貼着地面朝着卜冤飛過去的!

而我當下跟進跟着冥殿十魂,使用千里遁術進入了地底下,當我們行進到紅色光罩旁邊之時,忽然聽到卜善雙手朝着天上舉起,大喊一聲,九天懸剎降人間,萬里疆土無生還!邪王啊,降世吧,降世吧! 一聽卜善這麼叫,我當即指着卜善大喝一聲,兄弟們,快給我阻攔他!弄死他!快!

冥殿十魂頓時在這地底下化作一道狂風,因爲大家都是使用的千里遁術,所以在土地中就像是在陸地上一樣,冥殿十魂朝着卜善襲擊而去,卜善哈哈大笑,似乎根本不去理會冥殿十魂的攻擊,任由冥殿十魂的招式打在他的身上,他也依然屹立在原地,口中不停的念着召喚咒語。

他那略顯臃腫的身軀,已經被冥殿十魂打的吐血了,但他還是咬着牙,掐着法決,盯着面前的紅色光照,不多時,他咬牙嘿嘿的笑了起來,牙齒上全部都是紅色的血跡。

他惡狠狠的盯着我說,你不讓我好過,我同樣也不讓你好過!邪王大人,降世吧!!!

隨後卜善擡頭仰天的這一聲暴喝,整個大地之下像是傳來了劇烈的地震,而且還充斥着卜善的迴音,此時那紅色光罩開始茲啦茲啦作響,上邊雷電涌動,黑氣繚繞,看起來光罩要慢慢破裂了!

我站立在原地,面如死灰,眼睜睜的看着那紅色光罩就像雞蛋殼一樣開始慢慢破裂,冥殿十魂也愣在原地不吭聲了。

咔…咔…咔..

光罩上的紅色光芒漸漸的被黑氣所包裹,光罩上邊開始裂開一道又一道的裂痕,從那些已經裂開的縫隙中,飄出了許多濃厚的黑煙,我知道,這不是一般的黑煙,肯定是煞氣凝結所致。

畢竟這是地底下,全部都是泥土,而我們又使用的千里遁術,那黑煙能夠保持像飄在空中一樣的形態,說明這就是煞氣!

卜善被冥殿十魂打的重傷,此時半跪在地上,看着那慢慢破裂的紅色光罩,咬着牙惡狠狠的笑道,邪王終於要出世了,哈哈哈,人間等着毀滅吧!

他剛說完這句話,那紅色光罩破裂的速度越來越快,裂縫越來越大,直到最後轟然一聲響,一團黑霧從裏邊炸開,等黑霧散盡,我猛然震驚在了原地!

面前這人,曾經在夢中殺過我一次!

沒錯,正是邪門歪道所供奉的邪王!這傢伙腥面獠牙,手持一把明晃晃的大刀,頭上還長着一堆角,看起來像是羊角,也像牛角,上一次這傢伙是在我夢中出現,砍我了一刀,而這一次竟然直接以實體的形式出現!

邪王剛一出來,周圍的煞氣迅速的朝着邪王聚集而來,冥殿十魂都驚訝了一跳,卜善跪在地上高呼,邪王降世,寸草不生!

腹黑校草的傲嬌甜心 那腥面獠牙的邪王有三米多高,他低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卜善,忽地擡頭吼了一聲,從嘴裏噴出了一團濃厚的煞氣,煞氣迅速的包裹住了卜善,卜善在煞氣裏邊瞪大了眼睛,驚恐的吶喊,邪王,我是你忠誠的弟子啊,邪王饒命啊,饒命啊..

在卜善大叫邪王饒命的時候,那團濃濃的黑霧不停的吞噬着卜善的肉體,就像是一個人掉進了硫酸池中一樣,血肉之軀瞬間變成了白骨,而當卜善的肉體全部被吃掉之後,竟然從他身上飄出了幾十朵閃爍着微光的羽毛!

我靠,這貨的身上竟然有這麼多的靈魂?!難道他真的有九條命?

當黑霧散去,露出了卜善的屍骨之時,我徹底震驚,地上的那具屍骨根本就不是人的!!!

那骨架看起來像是貓的,但比貓的屍骨要大很多,所以我估計應該是豹子或者是老虎!敢情這拜邪王的人,都是歪門邪道啊!

邪王吃掉了卜善之後,看到飄在空中的那幾十個靈魂,隨後一仰頭,用力的吸了一下鼻子,頓時兩道黑風包裹住那些靈魂,全部吸進了邪王的身體裏。

卜善從此就徹底死了!

我的仇人,最後沒有死在我的手上,而是死在了他所信奉的邪王手上,這真是可悲可嘆。

邪王收服了靈魂,此時轉頭朝着我和冥殿十魂看過來,張遼大喝一聲,擺陣!

頓時冥殿十魂化作十道颶風,在這地底下來回旋轉,不一會六個人組成了一個六邊形的大陣,張遼站在陣中大喝一聲,十方乾坤!

陣中每個人的頭頂上,頓時漂浮出一個太極陰陽圖案,十個圖案排着隊,一個接着一個的朝着邪王攻擊而去!

邪王好像不會說話,只會吼叫,他站在原地根本沒有動彈身子,任由那太極圖案打在他的身上,每一次的攻擊,都會讓邪王打的後退一步,但卻無法給予邪王造成重創。

我大吃一驚,這修爲,恐怕是祖師爺也難對付吧?冥殿十魂一擊落空,我當下從懷中抽出絕仙扇,猛然對着邪王扇了一下,嘴裏念出咒語,召喚金光萬劍!

當我念完咒語的一瞬間,從扇中射出千萬把金色光劍,朝着邪王攻擊而去,邪王皮糙肉厚,站在原地吼叫了一聲,動也不動的就這麼硬生生的被千萬把金劍穿身而過!

但金劍從他身上穿過之後,金色的光劍全部變成了黑色!而且邪王一點損傷都沒有!

我靠,這得多濃厚的煞氣才能做到這樣的地步?祖師爺絕仙扇中的金劍能夠沾染上如此濃厚的煞氣?!

我再次揮動絕仙扇,召喚出雷電,頓時在這地底下無形之中,橫着豎着劈出了許多紫色的雷電,那雷電劈在邪王身上,就像是撓癢癢一樣!

我徹底嚇到了,邪王夢中殺人之術,那自然是厲害的不得了,在夢中就能殺人,但邪王出現在人間之後,這更是無人能擋,如果我們死在了這裏,邪王從地下出現,來到市區,那可真是人間大劫!就邪王的本事,我估計一般的榴彈炮,迫擊炮什麼的,打在他身上連反應都沒有,估計仍核彈,才能解決他。

冥殿十魂和我都進攻完之後,邪王吼叫了一聲,此時朝着我狠狠的砍出了一刀,那把長長的大刀上,頓時飄出一道黑煙,朝着我席捲而來!

我趕緊念動咒語,使身子遁走,但那道黑煙像是長了眼睛一樣,緊緊的跟着我,冥殿十魂駕馭十方乾坤大陣擋在了我的面前,替我擋掉這一擊,頓時整個大陣都在顫抖。

我小聲問張遼,這貨到底是什麼東西?

張遼說,邪王據說是在西漢時期出現的,比我們所出現的時間更早,據說是當年秦始皇身邊的一個侍衛,功夫高強,秦始皇死後,他們也被迫殉葬,死後靈魂逃出帝陵,在深山老林中紮根,後來在林中教會很多動物修煉,所以很多妖道,基本上都是拜邪王爲祖師的。

我看了看地上卜善的那具屍骨,怎麼看都像是一隻貓,那胳膊和腿都不是人的骨頭,而是貓爪。

我說,那咱們有把握打的過他嗎?張遼說,我們冥殿十魂肯定殺不死他,畢竟他的修爲也在我們之上,但他要想滅掉我們冥殿十魂,自然也是不可能,可問題是,如果他就這麼一直糾纏將軍,或者直接衝出地面的話,那就太難辦了。

就在我們這麼說話的一瞬間,邪王眼睛中紅光一閃,看向了我,頓時我感覺大腦一陣迷魂,昏昏沉沉的就要暈倒了,那邪王趁機大吼一聲,從嘴中再次噴出一團黑氣,這一次的黑氣中的力量,比剛纔強烈百倍!

十方乾坤大陣都沒能擋得住!那團黑氣徑直就包裹住了我!我瞪大了眼睛,感覺自己的呼吸越來越困難,而且我驚恐的看着我身上的皮肉正在慢慢的被這團黑氣所侵蝕!

我大吃一驚,心說自己難道就是下一個卜善嗎!我也要落個形神俱滅的下場嗎? 就在我的皮肉剛被吞噬的時候,張遼猛然大驚,急忙招呼別的兄弟化作一陣狂風,吹散了我身上的所有黑氣,我僥倖逃了一命,但身上卻是血粼粼的,此時疼的我不停的倒吸涼氣。

夜夜纏綿:顧少惹火上身 我體內有金石太歲,以及飲血太歲,媽的,竟然還是被這股黑霧給吞噬的渾身疼痛,這邪王真心厲害。

就在此時,邪王忽然擡頭吼叫了一聲,然後舉起大刀朝着冥殿十魂攻擊而去,張遼振聲道,將軍請移步,讓弟兄們跟他拼上一拼!

說完,張遼等人再次幻化成一條黑色的風影巨龍,那龍嘶吼着咆哮着朝着邪王飛去,圍繞着邪王又抓又咬,狠狠的扯下邪王身上的皮肉,但那條風影巨龍也不好過,身上的黑風被打出了一個個破洞,我知道那正是兄弟們受傷了。

此時師傅估計還在與卜冤爭鬥,祖師爺也不會理會我的,畢竟這是我自己的劫難,他一個正道人士是不會幫我的,他如果幫我,那反而是害我。

我咬着牙不停的催動絕仙扇中所有的法寶,但那些法寶用我自己的法力催發出來,力量比不上祖師爺的,自然就傷害不到邪王,邪王鼻孔中噴出兩團黑氣,此時再次朝着我襲來!

風影巨龍一看黑氣朝着我飄去,趕緊在空中轉了一個身子,朝着我飛了過來,張口吞掉那兩團黑氣,但他們本身幻化出來的巨龍卻是越來越模糊,直到最後,那條風影巨龍斷裂成十段,而這十段再次恢復成了人形。

看得出來,他們個個都很疲憊,尤其是張遼,明顯受了傷,身上的黑風已經不像當初那麼濃厚了,這邪王的法力究竟有多高,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邪王想要收拾我,僅僅是打個噴嚏那麼簡單。

我說,兄弟們別打了,再這麼打下來,我們會全軍覆沒的,你們走吧,他不就是想殺我,我讓他殺,又能如何!

我心裏萬念俱灰,心說這輩子能活到現在也不容易了,至少追隨了我三世的女人又再次與我相遇,至少在這一世上學之時所暗戀的女神也告訴我,當年她喜歡我,還遇到了一個法力高深的師傅,我想我這輩子足夠了,唯一對不起的,就是我的父母了,我是獨生子,也不知道我死後,他們會傷心到什麼程度。

雍少撩妻盛婚來襲 不知不覺,我心裏雜七雜八的想了很多念頭,就在我往前跨了一步,正準備尋死之時,張遼忽然站在我的面前,臉上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他對我說,將軍,你可曾聽說過地獄魔刀?

我一愣,頓時搖了搖頭,張遼笑了笑說,將軍,我們本是你的兄弟,自然不會眼睜睜的看着你,地獄魔刀能夠誅仙斬魔,此等妖怪雖然法力強橫,但在地獄魔刀面前,仍然顯得薄弱了些。

我說,這…地獄魔刀長什麼樣,我也不清楚,難道你打算讓我去尋找地獄魔刀嗎?

張遼哈哈一笑,灑脫的說,將軍,末將自從第一天追隨你之後,便決定永生永世追隨與你,今日將軍有難,末將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幫助將軍戰勝敵手,在我心中,將軍永遠是不敗戰神!

我表面上點了點頭,心中卻是嘆了口氣,心說,不敗戰神,那都是當年的事情了,如今的我,在邪王面前就是一直渺小的螻蟻。

就在我這麼思索的瞬間,張遼轉頭對那幫兄弟笑道,兄弟們,沒想到這一天終究到來了,看來轉輪王說的不錯,我們命中,也該有此劫!

我渾身怦然一震,心說張遼爲什麼說這話?

忽然間,張遼大喝一聲,飛身到了其餘九個人的上空,大喝一聲,地獄魔刀,誅仙斬魔,我亦是刀,刀亦是我!

他說完這句話,冥殿十魂其餘的兄弟也順着張遼的漂浮到了空中,在張遼的腳下一個一個的往下排列,十個人在空中形成了一個豎着的一字!

冥殿十魂排列完畢的一瞬間,張遼灑脫的笑道,將軍,末將能夠追隨在你的身邊,永生無怨無悔,希望下一世,我們還能追隨將軍!

說完這句話,張遼和其餘的九個兄弟同時手掐魔決,口中念着咒語,那咒語聽起來像是來自遙遠的天邊,猶如梵音一樣。

猛然間,我瞪大了眼睛,我嘶吼着咆哮着喊,不要啊!張遼,不要啊! 你好往事先生 兄弟們不要這樣啊!

可任憑我怎麼喊,他們十人再也沒有人說話,同時閉着眼,用力的掐着魔決,口中的咒語越念越開,他們的身上也開始浮現出濃厚的黑霧,那黑霧越來越多,越來越密,直到最後,在這地底下出現了一根十幾米長,直徑兩三米的黑霧柱子!

忽然間,張遼他們停止了口中的咒語,整個柱子上的黑霧開始慢慢消散,慢慢消散直到最後,黑霧中忽然閃出一絲亮光,當黑霧徹底消散之後,一把曠世魔刀,漂浮在了我的面前!

地獄魔刀?!

冥殿十魂犧牲了自己的性命,合體召喚出了地獄魔刀?那把地獄魔刀漂浮在我的身上,刀刃之上流光四射,刀把上黑霧涌動,在這地獄魔刀的刀身上,還有十個凹槽!看起來倒像是專門用來放血的!

啊–!

我眼中噙滿了淚水,當下一把抓住了地獄魔刀,嘶吼着,咆哮着朝着邪王狠狠的砍出了一刀,這是我兄弟用生命召喚出來的魔刀,這是我的兄弟用自己的生命來保住我的生命!

我已經接近癲狂了,當下抓着地獄魔刀,咬着牙朝着邪王飛去,邪王揮動他手中的大刀,對我甩出一道黑氣,那道黑氣的攻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飛到了我的面前。

但下一刻,驚人的事情發生了,那道黑氣飛到我面前的一瞬間,地獄魔刀上光芒一閃,頓時讓黑氣吸收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